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奇幻小说 > 赤血龙骑全文阅读 > 第1600章 保卫世界和平任务的就给你了

第二百七十四章 雷霆救兵(求票,万字到)

本书类别:奇幻 作者:虎牢 书名:赤血龙骑

办林老讲灯火沥明的占领军总部大楼的时候。占领军入诸凡经到的差不多了。瓦巴多尔皱着眉,黑着脸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动不动,底下的将军们这时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洛林坐到瓦巴多尔身边的位子上,然后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瓦巴多尔愤愤地骂道:“那帮吃不够的狗崽子们,捞过界见鬼的他们拐到了斯法克斯省,结果被人给包园了,***,那帮家伙们怎么都贪婪的没有脑子了。”这是维尚侯爵也带着几名新军的将领走进了会议室。看到他们进来,占领军的诸将都站起来和他们见礼,然后大家重新坐好之后,瓦巴多尔将军一指身边的一个军官,说道:“给大伙介绍一下情况吧。

”“是的,大人”这个军官站起了身来,向他敬了一礼,然后说道:“本次撤军的队伍是由数省贵族组成的联合部队,总共有三千八百余人。他们在脱离了枫叶丹林指挥部的指挥之后,他们由各自的领指挥。”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道:“在经过斯法克斯省的时候,他们擅自想要进攻斯法克斯的府,在越过省界一百多里的地方被斯法克斯的总督率七千左右的军队包围。”众人听了一阵哗然。那军官苦笑了一下,然后道:“但是幸运的是,在包围他们之后,斯法克斯总督并没有动进攻。

我们一直也没受到他们被歼灭的消息,估计这些人现在还坚持着。得到消息,我们就赶紧来回报了。”洛林一听是那些贵族带领的杂牌军,心里恍然,暗道:难怪这样。这支队伍是由各个中小贵族们带着自己的私兵组成的,这个一百,那个三百这样拼凑起来的,他们是枫叶丹林联军里战斗里最弱的队伍,同时也是军纪最乱的,醉酒打架,骚扰妇女,入室抢劫,是宪兵队的重点照顾对象。大家也全都是看不起他们。而且在多次交战中,他们因为自己的军纪不肃,战斗力弱,也一直都是担任辅助任务。

所以相应的,在分赃大会中,他们得到的也最少。枫叶丹林联军严格的军纪也阻止了这些家伙去搜刮百姓,这些贵族们一直吵吵着闹情绪,但是没有人理会那些个下贱的痞子。现在脱离了宪兵队的管束,这些人原形毕露,想着去斯法克斯省一笔战争财,结果被斯法克斯的总督给按住了。占领军的诸将一听又是他们惹了麻烦,不由纷纷大骂:“又是这帮孙子,净***给老子们找事,当初就不该带上他们。”瓦巴多尔将军听众人的吵闹了半天,连喊了几次的弃静,但是大家全都是没有听到。

他只得是用力地敲敲桌子,然后大声说道:“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现在的关键是,关于这件事情我们要怎么处理?”“我管他们去死,让这帮家伙自生自灭好”一个将军恼怒的说道。“就是,谁会在乎他们死活,自己做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担着去。再说了,三千多人而已,对方要是杀光他们也用不了一天。”“妈的,活没多干,钱没少分,他们还想怎么样,我们可是和哈杜有协议的,现在是我们违反了协议,我们能***该怎么做?大伙都等着撤军,现在再让弟兄去为了这些狗崽子玩命,士兵们不会愿意的。

”一众将领们纷纷附合。“”瓦巴多尔听了,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看向了洛林,道:“伯爵,说说你的看法。”洛林略略地想了一下,然后谨慎地道:“先生们,我理解大家的情绪。但是救,还是一定要救不管这些人全军覆没了没有,我们必须去看看,这是我们枫叶丹林联军的态度问题,他们毕竟还是打着我们械叶丹林的旗号。三千八百人,确实是不多,但这已经是一个政治事件了,处理不好会对现在的局面造成严重危害的。现在的情况是我们退一尺,哈杜说不定就会进三尺。

这个家伙可是瞄准皇冠的。只能我们耍横,绝对不能让那些军阀有一丁点儿的,“我们拿他们没办法,的想法,这对于现在局势来讲,是很危”维尚侯爵当下点头附合,道:“洛林大人说的很对。”他看了一众占领军将领们的脸色,然后不无担忧地表示,道:“先生们。虽然现在情况有所好转,但是我们都知道,皇室依然没有准备好。如果不能对此事件作出强硬表态,我恐怕,很快他们就会向沙里河流域渗透,当其冲的就是哈夫斯城。”众将听了,全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全都知道,哈夫斯城可是他们的动脉血管。一旦被对方拿下,自己也就成了瓮中之鳖,是做清蒸甲鱼,还是熬王八汤,可就全看了对方的高兴。洛林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但是现在也是很不好办大家都知道,现在兄弟们不想打仗了,大家都在等着撤军回家,这时候把队伍拉上去,难保士兵们不闹情绪。”瓦巴多尔将军不禁又是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如果不是考虑到士兵们的情绪,我就直接兵了。”他不无后悔地又补充了一句,道:“当初对于那些个痞子们实在是太过放纵了。

现在全都是惯出了脾”众将听了,无一不是在下面呲牙咧嘴地暗暗偷笑,将他们的目光向了洛林看去。要知道这里面可就是数了这位爵爷。他老人家的功劳最大,但是那脾气却也是最大。抢攻阿卜德瓦德,肆意抢掠贵族,可全是他先干的。这位爵爷了大财,富的流油。手指头上那硕大的钻戒散的先,芒,刺的人眼睛都睁不开。甚至有人传言说,现在他用的尿壶都是纯金(洛林道:诽谤,明显就是诽谤。那是雷欧干的,和我完全没有一点儿关至于说,为什么自己手下的一个小孩都富的能用纯金做尿壶这种小事情,洛林爵爷却是打了一个哈哈,然后悄悄地溜走了。

)维尚侯爵轻咳了一声,替了洛林解围,说道:“既然这样,我们的新军可以出动。”洛林低头思付了一下,然后道:“也许还有其他办法,我们都知道要消灭着三千人用不了多久,但是既然现在都没有传来他们被围歼的消息,我想可能他们也在等板叶丹林的态度。要是因此而惹恼了我们,枫叶丹林联军和新军一起和那些独立的总督们开战,将战争扩大化,这是那个哈杜将军不愿意看到的。”会议室内的诸将听了他这入情入理的分析,当下全都是点了点头,认可洛林的这一说法。

洛柑册石说道!“我们只要大张旗鼓摆出要和他们一战的恙尤饥许他们会退缩的。”瓦巴多尔将军想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维尚侯爵,道:“相大人怎么看?”维尚侯爵点头,道:“这样更好,皇后陛下现在只稳定了都附近地区,其他的地方要完全恢复最少要一年的时间,我们现在还打不起全面战争,只要时间足够,皇室有大义的名分,迟早能解决了这些军阀的。”“很”瓦巴多尔将军当下站起了身来,然后高声令道:“我命”一众军官当下“刷,地一声,全都齐齐地站了起来。

瓦巴多尔将军高声说道:“由我们械叶丹林和新军组成联军,用最快的度行军,赶往斯法克”众将整齐地一跺脚,然后轰然地答应了一声。道:“是,长官!”瓦巴多尔将军看了一眼洛林,然后又道:“洛林,还是你去吧,和那帮政客们斗智,还是你最拿手。”洛林举起手来,“啪,地敬了一个军礼,干脆地道:“是,将军!”维尚侯爵也向了旁边的军官说道:“哈塞尔将军,还是由你带领一万新军配合洛林伯爵的行动。毕竟你和洛林伯爵配合默契。”哈塞尔将军也站起来,说道:“遵命,先大人。

”瓦巴多尔将军道:“好了,散会,各自下去准备,洛林可以挑选你认为合适的队伍。连夜准备,尽快出”众将看了,当下全都是又是一跺脚上的马靴,然后这才散了开来。对于已经渐渐习惯了平静生活的阿卜德瓦德城居民来说,今夜阿卜德瓦德城里生的混乱又再次让他们忧心仲仲。枫叶丹林联军的骑兵们纵马在大街上呼啸来去,口令声此起彼伏。宪兵队在花街抄人而引起的大混乱,然后还是各路人马在大街上狂奔的声音。有些阿卜德瓦德城的居民大着胆子,纷纷打开家门,紧张地看着街上来去的身影,然后这些平民百姓不约而同的想着阿卜德瓦德皇宫的方向张望。

看到那如往日一样平静的阿尔摩哈德皇宫,使得大家心里好歹还有点底气一这不是又有人打进了阿卜德瓦德城。随着那些治安官们得到消息,阿卜德瓦德城里的平民终于安心了,原来和我们阿卜德瓦德城无关啊,那还是接着睡觉去至于是谁招惹了械叶丹林人,然后械叶丹林人要怎么报复回去,这些阿尔摩哈德人才不会关心,挺多明天去酒馆里扯淡的时候,听那些大舅哥的小姨子的表叔的表姐的大哥是大人物的家伙。扯一些所谓是内幕消息的二手的闲淡。洛林回到了自己的指挥部的时候,凯瑟琳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好加餐在等着洛林了。

洛林向着凯瑟琳略微解释了一下生的事情,随手抓着两把点心就急匆匆的赶往会议室去了。那些被宪兵从春梦中给揪了出来的家伙们,这时正不住的咒骂那些生线子没屁眼,还带着变态加三级的宪兵们。而其余那些家伙,一边庆幸自己今天晚上没出门的英明举动,一边放肆的嘲笑着这些穿着裤衩翻墙,结果还是被人堵着了的家伙们。更有几个喝多了的和没睡醒的,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样子。洛林走进会议室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种乱糟糟的样子。洛林叹了口气。

心里暗道:“都蹲着等着回家的家伙,就靠他们现在这种这种士气,还去打个毛仗啊,希望自己的变种空城计能够吓唬住那些家伙们吧,要不然就得靠那些阿尔摩哈德人?见鬼去”洛林现在依然还是彻头彻尾的不信任那些阿尔摩哈德人。虽然新军在抓皇帝的那一仗中表现的中规中矩。但是那却是一场顺风仗,天知道他们打起硬仗来的决心会怎么样?看到洛林进来,门口的军官大喊一声:“将军到,全体起立。”这些军官们立时呼啦的站了起来。洛林摆摆手,说道:“坐下吧。

”他走到自己是位子上,说道:“弟兄们,我们一支撤退的部队捞过界了,结果被哈杜的手下给围上了。瓦巴多尔将军命令我们去那些看看情况,如果他们还都活着就把他们救出来。如果他们都被人宰了,我们就要给那些阿尔摩哈德人一个好看。”下面的军官们立时一阵愕然。大家纷纷说道:“不是吧,这时候出这种事情?”“是哪帮王八犊子捞过界了?等见到他们了我先砍了他们。丢我们枫叶丹林的”更多的军官则是抱了脑县,然后扯着嗓子,大大地哀嚎了一声,显然对这时候,为了这种事情,再次出战而很不情愿。

洛林虽然也是万分的不情愿,但是身为军事主官却并不能表露出这种想法。他敲敲桌子,说道:“我了解兄弟们这时候的想法,都他妈要回家了,谁要是再在这个时候缺胳膊掉腿或者丢了性命的,真的是很冤枉。但是我们枫叶丹林的面子毕竟丢了,在阿尔摩哈德这片土地上,现在是只能我们耍流那些个阿尔摩哈德的狗崽子不光得忍了,还得陪着笑脸说很爽。下面的军官听洛林这么说,全都是呲牙咧嘴,面目狰狞地哈哈大笑了起来。洛林接着说道:“当然,为了照顾兄弟们,这次最好的情况,我们枫叶丹林人就是去摆摆架子,吓唬吓唬那些哈杜的小弟们,要是真打起来了,也是那些阿尔摩哈德的新军上去拼命。

但是,我要说的,战场的情况谁也说不了,到时候要走出现真需要我们上去拼命的时候,咱们这帮人却软了,我可是不会饶了他们的。”微心吧大人,真打起了,枫叶丹林人永远都是械叶丹林”下面的军官当下高声喊道。洛林看了众人的情绪高涨了起来,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很好,各位去集合部队,每人带上五天的口粮,现在就开饭,两个时后集合前往港口登船。”下面的一众军官们轰然答应了一声,道:“是,大人。”然后迅走出会议室,去召集部属了。

本次行动虽然是一次解救行动,但是为了可能出现的最糟糕情况,洛林不得不派出械叶丹林联军目前的最强阵容。不过阿卜德瓦德城这里却也是不能少了械叶丹林联军的人坐镇。洛林可是清楚地知道,自己面对的可是哈杜将军的一方。那位将军可是百战骁将,战功无数。为免于闹个灰头土脸的,洛林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万一对方出个什么调虎离山之类的计。豫了机会,在那坑了涤林他们把,那枫叶丹林联军礼浅纪最大的笑话了。为了谨慎起见,洛林特意拉上了全部的圣殿骑士团骑士,也带上了枫叶丹林联军内还未撤走的大部分骑兵部队。

但是法师们却不敢带多,只有七八十人而已,留下大部队依然盯着阿卜德瓦德城,加上阿尔摩哈德新军会派出的三四十名法师。这个阵容也已经很强大了。洛林回到自己的住处的时候,械叶丹林学员军的驻地已经热闹了起来,士兵们开始集合,准备自己的武器干粮,厨子们生火做饭,骑兵们喂马准备草料,后勤部队调集物质,先一步运往港口。洛林在凯瑟琳的陪同下,还算安安稳稳的充满吃完了自己的一餐,随后就前往驻地,准备带着士兵们出了。阿尔摩哈德新军也很快准备完毕,从军营里拉了出来,一万名士兵排着长长的队伍,走过阿卜德瓦德城的街道。

阿卜德瓦德城内的平民打开家门,默默的看着这些士兵从门前经过。在快走到城门的时候,哈塞尔将军转身看着自己的手下,大喊一声:“为了帝”冉尔摩哈德新军的士兵们也跟着山呼起来。“为了帝”“为了帝”洛林带着械叶丹林的队伍来到港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微明,还带着薄雾的河面上,数百艘大小不一的运输船和战舰密密麻麻的排列的,一眼看不到头尾。瓦巴多尔将军带着枫叶丹林的诸将,以及维尚侯爵带着阿尔摩哈德政府内的部分官员,在这里为枫叶丹林联军和阿尔摩哈德新军送行。

虽然是紧急作战,但是械叶丹林军仍然挥了自己可怕的战力。士兵登船,物资吊装,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洛林和哈塞尔将军向着送行的众人一敬礼,然后一转身,带着手下走上了战舰。在水手们的号子声中,船只拔钴,解缆,升帆,缓慢的离开港口,在水流的推动下驶向河道的中央。顺风顺水之下,舰队加很快。眨眼之间,那战舰的风帆已经吃饱了风,船头压过了波浪,深深地犁开了水面,在身后留下了长长的白色尾迹,向着下游快进。那支贵族联合部队出事的地方,离这里并不太远。

尤其在整个舰队度飞快的情况下,一天一夜之后,洛林他们已经到达预订的登6地点了。在派出的侦察兵将登6区域完全探测清楚之后,士兵们又在船上吃了早餐,洛林他们才开始靠岸登6。由于登6区域并不宽敞,这一行动花费了洛林他们不少的时间。甫一登6,由阿尔摩哈德骑兵组成的前锋队伍,就已经想向着目标区域前进了。在太阳升到了天空正顶的时候,洛林和哈塞尔将军才带着大部队,整齐的向着百余里之外的地方进。入夜之后,侦查骑兵回报,敌方还在交战区域停留,并且还能够看到枫叶丹林联军的旗帜。

洛林深感现在掌握的情报太少了,和哈塞尔将军讨论了半天之后,俩个人也无法确定对方的意图,只能决定明天集中力量,先给敌人来个下马威,解救出被围的部队,其他的到时候再说。第二天,浩浩荡荡的联军出现在战场双方的视线里。洛林和哈塞尔将军登上高处,看着数里之外的战场,都有点傻眼了。被围部队和斯法克斯军队所在的战场,是一个四地,中间还有一条很窄的小河沟,那支给洛林他们惹事的到霉军队就缩在四地的正中间。但此时看了他们的规模,不管是怎么看,却也是只有几百人的样子。

不过他们中间还竖着枫叶丹林联军的旗帜。战场的外围是斯法克斯省的军队,离洛林他们最远的是本阵,人数最多,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披叶丹林贵族联军。其他三面前是有千人左右的队伍组成的方阵,洛林和哈塞尔面面相觑。哈塞尔将军看着那个贵族联军挤做一团的小小人群,不禁喃喃地道:“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算是被人打了还是没被人打?对方要消灭他们根本用不了几分钟啊?”洛林看了看战场的环境,双方之间并没有战死者的尸体和到处散落的武器,战场很明显是被打扫过的。

而对方能有这种时间去打扫战场也不起消灭了这剩下的几百个贵族联军,看来自己对他们的估计是正确的,对面的那些阿尔摩哈德人却也是不想打仗的。他当下放下了心来。洛林他们的出现,给战场带来了极大的震动。虽然斯法克斯行省的守备军是早毛知道了洛林他们的到来,但是看到排列在一线的足足有一里宽的骑兵线,斯法克斯的士兵们还是出了些许骚动。而那些被包围的人,则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拼命的摇着枫叶丹林联军的旗帜,向着洛林他们高声呼喊起来。

“有救了,又救了。”“快来救我们,求你们了。”有人甚至是抱在了一起,失声痛哭了起来。洛林看了看战场的局势,然后很是干脆地对哈塞尔将军说道:“先把他们救出来再说,骑兵向着敌人包围薄弱处进攻,步兵准备与敌人主力交战,法师们在后方准备好。弟兄们,我们上”随着洛林一声令下,进攻的号声吹响。排列在最前面的骑兵呐喊一阵,纵马向着战场上杀去,后面的步兵列成方阵,在军官的口令下,整齐的开始推进。这时对面斯法克斯的队伍中传来撤退的号声,在其他三面包围贵族联军的千人方阵立时转身。

向着本阵退去。尤其是离洛林最近的斯法克斯队伍,士兵们争先恐后的想着侧面跑去,要躲开洛林手下那些如钢铁洪流一般的骑兵。洛林看着斯法克斯省军队在撤退时的散乱队形,就知道这支队伍并不是一支久经刮练的常备军那些士兵们根本不顾阵型。只是一窝蜂的向着后方逃去。洛林看了不由心头暗怒,这些贵族军真是有够饭桶的。居然被一支地方守备队给打败了,这真真是太过丢人,他们的指挥官应该上军事法看到隔在洛林和贵族联军之间的斯法克斯人撤离,这些贵族联军剩余的人赶忙向着洛林他们这边跑来。

看到敌人后退,自己人冲过来,洛林不得不下令骑兵停止进攻,收缩队形,退回自己身边。免的那些个饭桶们挡住了自己的冲锋路线。这剩余的七八百人叫喊着跑到洛林他们这里。他们当下抱着洛林他们这些援军的士兵,不住地欢呼,又跳又叫的。而门众帮援军对众此家伙们极其不感冒。个个冷着,日那种想抽他们一顿的眼神看着这些人。很快这些自讨没趣的家伙们都安静了下来,讪讪然地和援军打着召呼,然后灰溜溜地向着阵后走过去。几个贵族打扮的人赶到洛林的身边,这些人也知道自己办了件破事,上来先向着洛林他们敬礼,谄笑着对洛林说道:“感谢洛林大人的援助,给大家添麻烦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洛林看着为的几个贵族,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也知道啊!不遵军令这件事情可没完”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陪着笑脸,争相说道:“是,是,是,我们知道错了,听凭大人落。”洛林一指那稀稀拉拉的几百号人,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就只剩下这些人了吗?”那几名贵族全都点头哈腰地说道:“是,是,大人,其他的那些士兵,都投降了,我们几个可是知道自己代表枫叶丹林,当然宁死不降,在这里坚守待援的。哈塞尔将军一听差点从马上掉下来,惊讶地说道:“都投降了?”洛林问道:“还宁死不降,他们要是想要宰光你们,现在你们已经开始臭了。

如实的告诉我,你们损失了多少士兵?有多少人投降了?”这几个贵族立时吱吱唔唔的互相看着,不说话。洛林当下气急,这里可是战场,军情紧急,他们几个。却还在这里拖延时间,不由怒声喝道:“再不说,拉下去军法从事。”旁边的一众军官们当下齐齐地怒吼了一声。这几个贵族当下连连摆手,道:“我们说,我们说。”其中一人苦着脸说道:“我们和敌人打了一场,损失了有百余个。人,然后他们就把我们给包围了,然后就这样了。”哈塞尔将军惊讶地嘴都合不拢了,大声说道:“损失了百余人你们就不突围了?”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我终于知道当初我们的军队有多无能了。

”洛林现自己很是丢了面子,立时气的脑门上青筋都蹦起来了。手摸着马鞭就想跳下去抽他们一顿。他很喘了两口气,瞪着那几个贵族,厉声说道:“那些人是怎么投降的?”“大人,我们丢了所有的插重,被包围了整整三天之后,那些阿尔摩哈德人在我们对面杀了几头猪炖肉,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家伙就叫嚷着要投降,我们网想稳定军心,那帮士兵们就都跑过去了。”哈塞尔将军和其他军官们这时已经呆住了,呆呆的看着这几个贵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洛林定定的看着这几个贵族,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就几头猪,他们就投降了?”这些贵族羞红着脸点点头。

洛林突然捂着肚子肚子趴在马背上大笑起来,其他的军官这时也回过劲来,被洛林感染的也笑得前仰后合。这几个家伙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壳子钻进去。洛林摇摇头,直起腰,对着他们几个,咬牙切齿地骂道:“滚,滚,滚,滚,滚到后面去,枫叶丹林人的脸让你们丢尽了,我没功夫收拾你们,你们就等着瓦巴多尔将军扒了你们的皮”这几个家伙如蒙大赦一样,迅转身想着后面跑去了。洛林这时喘了口气,说道:“哎哟,这个太可笑”说完之后,气极之下,厉声高叫道:“整队,整队,进攻,我们得把丢到冥王马桶里的面子给找回”悄令兵当下不敢怠慢,摘下了军号,然后鼓起了腮帮,拼了命地吹了起来。

军号那特有的嘹亮声音立时传遍了整个战场。一众枫叶丹林军官听了那军号声,当下对着自己手下的士兵们一阵怒骂踢打,让他们以最快的度整理好阵型。洛林他们这边开始重整队伍,在此同时,那些阿尔摩哈德的新军则是迈着整齐的步伐,有条不紊地向前开去,准备去进攻对面斯法克斯省的军队。这时,只见一队骑兵从对面的队伍中驰出,他们的骑枪顶端。高高地举着白旗,向着洛林他们这边快驰来。洛林看了,不由一皱眉头,然后对手下说道:“去看看。”一队骑兵向着他们迎了上去。

很快,两支队伍面对面站在一起,交谈了一会之后,又各自回到了自己这斑骑兵向洛林回报道:“矢人,对面的主帅想要和您谈一谈,就在双方之间,他不会带手下过来。”“哦?”洛林笑了笑,然后冷然说道:“哈塞尔将军,一起过去看看他说什么吧。”“是的,大人。”哈塞尔将军看了看他,然后答道。这时,就见一个骑士从斯法克斯的队伍中走出,向着洛林他们这边慢慢地走了过来。洛林和哈塞尔也一抖缰绳,也纵马迎了过去。不过洛林扶了扶腰后的短枪,在此同时,也是小心的将龙魂石攥在了手里。

他们来到了战场中央。走近之后,洛林看到对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壮汉,方正的脸庞,络腮的大胡子,身上套着一套华丽的铠甲,两手空空的样子。对面的这个人沉着脸,看着洛林和哈塞尔,在距离十余步的位置,当下一带战马,停了下来,然后高声说道:“可是洛林伯爵阁下。我是斯法克斯省总督宇尔涅德”洛林点头说道:“我就是洛林,这位是新军统领哈塞尔将军,宇尔涯德总督阁下您好。”宇尔涯德总督一指洛林,冷冷地大声说道:“你们械叶丹林人违反了合约,擅自侵入停战地区,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我们人民的安全。

我们要求你们枫叶丹林人对此作出鞘释。”洛林耸耸肩,说道:“好吧,我们就是越界了,但贵方的行为也出了合约约定的范围,我们保留我方自由行动的权利。”宇尔喔德大声说道:“你这是在强词夺理,我们斯法克斯人的行动完全是正确和有理的,反倒是你们,现在还不认账吗?”“关于我方越界的行为,你们应当先通知我们械叶丹林联军总部,由我们解决我方越界军队的行动,而不是擅自动进攻,现在所造成的局面,要由你方负全责。”宇尔涯德总督说道:“见鬼,你们都打进来了,难道我们还不能反击,你们枫叶丹林也从来没说过什么解决办法。

”洛林呲着白牙,一笑说道:“这个解决方式是我们械叶丹林制定了,没通知你们吗?哦,抱歉啊,我们给忘了。”宇尔涯德总督蓦然变色,厉声说道:“你是在嘲弄我们吗?如果不是我们宽宏大量,你们械叶丹林的这支队伍早就没有了。”二,二争了一声。毫不相跟着大声的说道!“如果不:二六。你们斯法克斯也早就跟着没有了。”宇尔涯德总督一滞,然后怒声喝道:“告诉你,我们斯法克斯人不吃威胁。我们战场上见。”洛林笑道:“求之不得,皇后陛下早已授予我们枫叶丹林联军在阿尔摩哈德的自由行动权利,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违抗皇命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宇尔涯德总督不由一顿,然后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我们背后有着”强有力的支持,你们枫叶丹林人现在这点兵力,讨不到什么好处。”洛林不屑地“切。了一声,说道:“不就是那个二五仔哈杜吗,你去给他当马前卒送死,我想他会很高兴的。我们枫叶丹林人虽说走了不少,可对付你们这些总卓们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哈塞尔将军可是很缺乏功劳的。”哈塞尔也僵硬着脸孔,点了点头,然后生硬地说道:“能扩大皇后的恩泽,是我们新军的荣幸。好像总督大人当年的任命,皇后也走出过力的。

”宇尔涯德总督恨恨的看着洛林和哈塞尔,说道:“我们怀着和平的希望来处理这件事情,你们却这样对待我们,这就是你们号声公平正义的枫叶丹林人的方式吗?”洛林愕然一愣,然后说道:“总督大人,您多大了年纪了?那些骗小孩子的玩意,你也信?好了,总督大人,我不想在这里和你玩什么外交游戏了,我女朋友还在等我回家吃饭那,我了解你们的想法,我想你也知道我们的意图,直说了吧,你把人放了,再道个歉,我们也就回去了。”宇尔涯德总督怒哼了一声,然后断然说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是受到损害的一方,应当由你们道歉。

”洛林一听他的话虽然强硬,但是却已经默许了放人的事情,当下心里底气更足了,暗叹了一声,心中想道:不管是从南极到北极,拳头硬才是真洛林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宇尔涯德总督大人,我们械叶丹林什么都吃,就是不会吃亏,我们枫叶丹林人丢不起这个人,如果您硬要落我们的面子,那我们枫叶丹林人只有自己找回来了。有句老话,脸是自己挣的,面子是别人给的。”宇尔谨德总督听了洛林话中的威胁,但是却也是毫不害怕,说道:“你们丢不起那个人,那我就能了?我要是照你们那么说的,一个家族的人就别想出门了,阿尔摩哈德人的吐沫能淹死我们。

”听到这个总督到底是服了软了,洛林也不强求,毕竟他也是真的不愿意打这一仗的。洛林说道:“那样吧,宇尔涯德总督阁下,我们各退一步,您放人,并对我们的损失作出补偿,我们就回去了。直说了吧,瓦巴多尔将军现在已经是功成名就了,顶着战神的光环,瓦巴多尔将军是不会让自己沾上这个污点的,无论怎么样枫叶丹林人是不会丢这个脸了,你们斯法克斯人一点机会都没有。您同意了,我们就回去,您不同意,我们就到斯法克城里去,将那帮贵族联军的擅自行动变为一次成功诱敌行动,您自己考虑。

”他顿了一下,然后冷然道:“我是怀着诚意而来,但是还请您不要让那代表了和平的橄榄枝从手中滑落”宇尔涯德总督看着洛林咬了咬牙,脸上数变,但是看到洛林一脸的冰冷。最终还是叹息一声,说道:“为了我们斯法克斯百姓,好吧,你赢了。”他顿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哈塞尔将军,又接着说道:“还有,将军,请转告皇后陛下,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我这里的一方百姓,尽自己总督的职责,对于皇后陛下的恩情,我宇尔涅德是一直铭记的,我们斯法克斯的税赋,一直都是缴纳给都的。

”说着,以手抚胸,在马上恭敬地低头行了一礼。哈塞尔将军点了点头,然后干巴巴地说道:“我会向相大人转达的。”宇尔涯德总督转而对洛林说道:“我会让我手下和您商量。再见吧,洛林大人,我们阿尔摩哈德为了皇帝和德斯皮的愚蠢已经付出了太多,但我们依然是伟大的阿尔摩哈德帝国。还有”宇尔涅德总督看着洛林,面上带着虚假的微笑,然后说道:“你们的人也太能吃了。”他最后想要呛洛林一句。但是洛林却是何等样人,岂会让他如愿,当下只是耸耸肩,然后微笑着冲宇尔涯德总督点点头,然后看着宇尔涯德总督转身离去。

洛林看到宇尔涯德总督的背影,不由伸手一指,然后恨恨地对哈塞尔将军说道:“这个家心…”哈塞尔将军笑着说道:“是个老狐狸,我知道。”洛林一愣,当下也是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对了,皇后陛下当年帮这个总督,是怎么回事?”哈塞尔将军大笑着说道:“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在任命书上盖一个。章,我那么说。只是给他一个台阶下而已,没想打这个家伙直接就坡就滚下来了。”洛林也跟着哈塞尔将军大笑起来。随后宇尔涯德总督释放了主动投降的那近三千名俘虏,派来了自己的手下。

到洛林这里商谈,对这支枫叶丹林的贵族联军,每人补了十几个金币之后,就咬牙切齿的对着洛林一顿咒骂,将军队收缩,看着洛林他们大摇大摆的撤走了。当下一众小贵族军被洛林众人名为送护,实为押送之下,全都是垂头丧气地来到了哈夫斯港口,然后坐上了运输船,返回械叶丹林。他们到了那里之后,还要进行集中休息整编,清点人数。然后认真地由枫叶丹林指挥部评定军功。该奖金的奖金,该奖状的奖状,当然了该打屁股的,枫军的宪兵队也是绝对不会手软。

等这一切全都结束之后,这支跑来拣便宜、横财的兵痞们这才会就地解散,各自回家。在港口之上,那些小贵族军们撅着屁股,闹哄哄地爬到了运输船上,然后站在了船舷甲板处。看着下面的楼军士兵,很是一脸的幽怨。因为,他们感到自己还没有捞够,就要离开了,白白地放弃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而在港口上站着的披军士兵们抬起头,看着船上的小贵族军士兵们,他们也是一脸的明怅。因为对方已经可以回家了,但是自己却还要留在这个地方,继续苦熬。再这样呆下去,家里的女朋友不知道守不守得住?会不会跟了别人跑了?家里的那头老母猪不知道下没下崽儿?田里的犁是不是该再回一下炉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奇幻小说 赤血龙骑 全文阅读,赤血龙骑最新章节,赤血龙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