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奇幻小说 > 赤血龙骑全文阅读 > 第1600章 保卫世界和平任务的就给你了

第七百二十五章 飞鹰赌局(下,求票)

本书类别:奇幻 作者:虎牢 书名:赤血龙骑
第七百二十五章飞鹰赌局下,求票洛林听了德伊bo勒的提醒,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战魂剑可是存在一个致命的弱点——那把剑会光如同光明圣术一样的白sè光芒,这不奇怪,战魂剑是远古战争时神佑武士的标准武器,神佑武器又是圣骑士中最强大的领导人,所以说神佑武士其实还是圣骑士,使用圣术武器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用才不正常传说战魂剑是神打造的武器,用来武装自己最强大的战士,这个说法也有道理,除了在卫圣战争时期,后世再也没有出现过同样威力的法术武器这把战魂剑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落到了喜欢‘替天行道’‘杀富济贫’‘代表月亮惩罚别人’的龙族的手里不过据龙族自己说,他们是捡来的然后这把武器就落到了洛林家族祖先的手中,扔在一个连锁都锈掉了的箱子里,一辈辈传了下来战魂剑的光明明亮,却不刺眼,不像绝地武士们的灯管jī光剑一样,挥舞起来眼缭,严重怀疑绝地武士的功夫就是先把人的眼睛晃了,再一剑砍死战魂剑在使出来的时候,任随都能看出来那是一件威力强大的魔法武器,那种武器就像是梵高的画一样,每一个都是有数的虽然平时在人族大6的时候,这个看上去光彩夺目,异常华丽,而且攻击力异常强悍,无坚不破,无坚不摧,砍铁块都跟切豆腐一样但是别忘记了,这里是闪族的地盘,信奉魔神,特产各种黑暗系施法者其中有一股极大的势力叫做亡灵法师,而且他们的头子叫巫妖,巫妖们的头子就是现在当权的亡灵大祭司而当初他的得意弟子,巫妖爱德伍德在大意之下,可也在这把剑上吃过大亏的相信那个烂骨头渣子在完全腐烂,被野狗啃干净之前,他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而一把会放光的剑,这怎么也绝对不是一件xiao事只要一拿出来,肯定会引起轰动,传的人尽皆知关于魔法武器之类的传闻又是法师们最喜欢的只要这件事情一传到他的耳朵当中,相信巫妖爱德伍德绝对会来查看毫无疑问,到时候自己的身份也就曝光了那名字红的,估计要跟顶着一个一千万瓦的霓虹灯差不多就是堵在手村里杀光了xiao号,名字也红不到那个地步到时肯定会引来一大帮狗崽子,兴高采烈地挥着马刀,长剑,要你命三千,等等的大杀器,像是c水一样蜂涌而来,嗷嗷叫着到处追杀自己纵然自己可以逃脱,但是在这里所做的一切工作,费的那么多的心血,也就前功尽弃,无可挽回了阿德玲自己还没拐回来那,闪族人的计划自己还没有打探清楚,最关键是,这帮凯子们的钱自己还没挣够那,不坑的这帮闪族人只剩下kù衩,怎么对得起自己,这可是公款出国旅游,还是跨州的,最次也是正处级待遇,多少年才能遇到一会想到这里,他不禁沉默不语心中不住地盘算:怎么办?怎么办?如果不用战魂剑,倒也行但是自己这身功夫有一半可都是凭着战魂剑得来了,用战魂剑削对手的武器装备,最爽快不过,如果弃而不用,和那个莱恩打起来的话,估计这一次就真的像是菲奥娜老爹所料一样,凶多吉少了德伊bo勒看洛林思索的模样,不禁冷笑了起来,手指点点洛林的xiong口,道:“现在知道问题的严重xìng了?早干什么去了?平常那么聪明,坑这个坑那个,这次你可把自己给坑进去了光知道仗着一堆装备hún日子,你就不能好好地自己多煅练一下,凭自己的真本事去打赢敌人?”洛林听了不禁心中一沉德伊bo勒的话正中他的心口弱点但是让洛林跟那个魔族第一悍将加里丹的子孙鄂古雷斯一样,过着苦行僧似的生活,那武功再高有什么用?而且作为一个经历过现代化空地立体战争的人,在洛林看来,那句老话说的很对“柯尔特面前人人平等”只要练不到薇拉老爹老妈那种水平,手枪加炸yao,不信摆不平他但是在这个讲究武技法力的世界,这种前的理论洛林说了别人又不懂,在世人看来,洛林在投机取巧了真要脱了装备打起了,洛林可打不过罗琳娜和阿德玲,别提薇拉了,希尔梅莉娅圣术高强,但打架却不是擅长但是洛林却仍不服输,冷哼了一声,不屑地道:“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个古代人,根本就不知道科技的力量才是王道一个个光以为锻炼什么的,就可以打赢一切切,告诉你们,时代不同了你以为这是义和团啊,整天大叫着刀枪不入,就真的可以刀枪不入啊?结果枪一响,一个个跑的比兔子都快老话说的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我就不信他能顶得住子弹”德伊bo勒不禁皱了皱眉头,道:“你说的这是什么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她随即却又释然了,笑盈盈地道:“好,知道你厉害尤其是你的嘴,又欠又硬,跟个死鸭子一样,rou都煮烂了,但是那嘴还是硬着的你呀,你的功夫有你嘴上本事的一半好,我也就不bsp;洛林正意气纷地摆着pose,听了她的,不禁滞了一下道:“你这就没意思了,我这正从战略的高度蔑视敌人呢,你这给我撒气”德伊bo勒冷笑道:“好,我给你撒气,我现在再给你撒撒气”她一转头看向了旁边的雷欧,道:“xiao死胖子,现在你老大和莱恩的赔率分别是多少啊?”雷欧当即大怒,挥着拳头,高声抗议道:“我……我一点儿都不胖”但见德伊bo勒根本就不理,瞥了雷欧一眼,哼了一声雷欧深知那群疯nv人的厉害,顿时就泄了气,然后道:“现在的赔率嘛,莱恩是三赔老大是,一赔五十不过根据下注的数额,还要动态调整”他说到这里,随即又眉飞sè舞了起来,道:“看现在这个样子,估计到了明天早上,老大的赔率还能再降一些,如果到一赔一百,那咱们这一庄就赚翻了”洛林却不禁有些失sè,喃喃地骂道:“nainai的,居然这么低?那岂不是到现在还没几个人压我赢,估计就是军中的那些狗崽子们也他娘的全都压在了莱恩身上这帮王八蛋,枉我还给他们分了红等我查出来,要他们好看”德伊bo勒叹了一口气,道:“你以为那些人都是傻子啊?赌你赢都是打水漂,他们会放着钱不赚你醒醒”她顿了一下,脸sè一板,接着道:“莱恩,男,二十四岁身高六尺一寸,狮鼻阔口,方下颌,面容凶狠,中有奥米伽沟……”洛林不禁惊奇地‘咦’了一声,道:“你说什么?”德伊bo勒叹了口气,道:“就是你们经常说的那个屁股下巴”洛林这才恍然德伊bo勒继续道:“金雀家族直系,现任族长长子的第三子,为人生xìng鲁莽,武技高强,好勇斗狠十四岁拜剑道大师尼卡多里奥为师,十七岁即有剑师水平,十八岁即可剑气有数样绝技在身,虚空斩等具体不详曾经周游各地,挑战当地武技强者,历三十余战,无一败绩但怀疑有人在暗中相助,此人xìng格鲁莽易怒,个xìng傲慢,,可智取”洛林愣了一下,道:“你这是哪儿的情报?居然有这么多”德伊bo勒冷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们情报机构是吃干饭的?不光是你有风险投资公司,而且你那个党卫军跟他们比,只算是手工作坊闪族情报机构已经成立了七百多年了,在大档案馆里面,针对每一个贵族全都有详尽的资料备案而关于莱恩的这些,还全都是几年以前,我偶尔看过记下的又经过了这几年,他的实力肯定是又有提升这一次找你的麻烦,肯定是他们事前设计好的就是为了bī你与他决斗”她说到这里,恨恨地跺脚,道:“你这一次是中计了”阿德玲在旁边听了,此时也是恍然明白了过来,道:“他爷爷的,没错就是这样他们肯定是知道,洛……洛是咱们这边做生意的主谋因此上,就设计bī的他和那个莱恩决斗这样一来,洛……洛,就是被他们给杀了但是这也是光明正大的决斗军方也没有理由去追究他们的责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得意嚣张下去这一帮该死的走sī贩子们真是好歹毒的心机”说到后来,不禁失sè,咬牙切齿了起来洛林看着她们两个,叹了一口气,他在接到挑战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明白了过来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场决斗都是在所能免的德伊bo勒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事实大概就是这么回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那后一句话却是对着洛林说的洛林思付了一下,无奈地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凉拌了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虽然说我现在开的是马甲,但是任务还没完成,又不能带着你们sī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德伊bo勒急的一跺脚,道:“你就只会说这一句吗?这样,你好好找一个地方,认真地修练一下,好好地想想该怎么应对,不然的话……我们这边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机会给那个家伙来上一个黑枪,偷偷momo的干掉他”说到后来,她也是恨的有些咬牙那个狗崽子居然想要借着决斗的机会,干掉洛林,这不是敲自己的饭碗吗?nainai的,这个世界虽大,但是以为找这么一个脾气好,本领大,见多识广,而且为了自己,居然深入虎xùe,不惧生死地跑到这里来给自己帮忙,而且还有点儿xiao帅,让人忍不住都要流口水的凯子是容易的吗?尤其是这个凯子很会挣钱,还从来不管自己的nv朋友怎么钱像这种男人很少了洛林看她在那里狠,当下道:“你们两个省省?就算是能去打黑枪,现在也绝对不行只要你们一动手不管是谁干的,大家伙儿先就是要怀疑到我的头上到那个时候,就是黄泥掉到kù裆里面,不是屎也是屎了”阿德玲听他说的粗俗,觉的好玩,不禁咯咯咯地娇笑了起来德伊bo勒却是不禁轻啐了一口,皱着黛眉,道:“你就不能说一点儿好的吗?光拣这种恶心人的话说”雷欧在旁边一脸的莫名其妙,道:“这怎么恶心人了?老大这是实话实说而己啊?”德伊bo勒看着他白胖单纯的xiao脸,不禁翻了翻白眼,一阵无语雷欧转头看着洛林,怀疑地道:“老大,你不会真的打不过他?不要那种表情,难道你真打不过他?要是这样的话,回头我也去莱恩的身上押上二十块钱,省的全赔光了”洛林当下一滞阿德玲先生气了起来,对着雷欧的屁股就是虚踢一脚,骂道:“滚,你个xiao死胖子,你这张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儿别的?”雷欧悻悻地一甩脑袋,怒声叫道:“nv人家家家的头长见识短,你懂个屁啊他可是我老大,我要是当着大家的面卖那个莱恩赢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也不看好老大那些狗崽子们知道了,还不是打破头,把屎都努出来一样地拼命地买莱恩赢到那个时候,咱们再不动声sè,偷偷地买老大的赌注,最后……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说到后来,他mo着自己féi嫩的xiao下巴,一边点着着,一边全身féir颤着,不住地jian笑阿德玲看着那个白白胖胖的xiao男孩,不禁感到全身的无力她无语地和德伊bo勒对望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喃喃道:“天才,真是一个天才,天才的政治家”雷欧不禁得意地哈哈大笑,一边谦虚地舞着xiao胖爪子,一边大声道:“哈哈哈,你不用夸我,不用夸我了就是再夸我,我也是不会骄傲的,哇哈哈哈哈哈……”就在此时,就见场中一阵大众人不禁一愣,随即就见人群当中一个人形的物体被高高地抛了起来,在空中手舞足蹈的挣扎,然后从众人的头顶上扔了出来洛林看到那个东西向着自己这边扔过来,急忙一伸手,左手揽住了两nv的纤腰,右手拉着雷欧,急步后退了两步,避开飞来的人体随即就听‘扑嗵‘一声,那个人形物体从空中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草地之上,扬起了一地的灰尘那人当即长长地呻yín了一声,显然厚厚的草丛救了他的命,否则的话,光是那一摔,也绝对要将他摔的死个七八成就这样他摔的这一下也不轻,趟在地上哼哼着洛林看了,不禁心中奇怪,这是谁啊?居然这么狠而且这力量也着实惊人,居然可以将那人从人群当中生生地扔出来,眼前这倒霉孩子少说也有一百四五十斤就在他思忖之时,就见人群当中再次哗的一声,闪出一条道路出来紧接着,一头白白胖胖的xiao白象迈着大脚,像是一辆坦克,杀气腾腾地冲了出来,它虽然一脸的凶像,但是两颊的féirou太多,走一步都是要颤三颤,而且还习惯xìng地歪歪撇着大嘴,虽然张牙舞爪的,但是怎么看,怎么是一副xiao流氓的德xìng而且那流氓像,怎么看,怎么让人感觉和雷欧带着八分的相似那不是别的,正是xiao白它那长长的鼻子上还拖着一把也不知是从哪儿cao来了木质坐椅,怒气冲冲地来到了那个人的跟前,当下长鼻子一轮,毫不客气地对着那人的后背就拍了下去就听‘啪‘的一声巨响,那椅子当即散了架,碎木头飞溅一地那人原本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挨了这一下狠的,当即惨叫了一声,又趴在了地上,软塌塌的动不了了但是xiao白见此,却仍然不依不饶,愤怒地‘嗷嗷‘大叫着,抬起了它那八十三号的大脚,对着那人就又是一顿狠踩这会这个人已经叫都叫不出来了洛林不禁一阵奇怪,xiao白平时tǐng好说话的啊,就是有人偶尔少给它一个铜板什么的,它也从来都不要但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狂xìng大了?就在此时,就见又有数名反穿着军装的兵痞从人群当中冲了出来他们看到那个正被xiao白狠狠蹂躏的痞子,当即也是大叫了一声,纷纷冲上前去,对着那个痞子,也是一顿狠踩直打的尘土飞扬,烟尘滚滚像一条黄sè的土龙在地上来回翻滚一样他们一边打,一边高声骂“打,打往死里打”“弟兄们,不用给我面子,狠狠打”“nainai的,你个王八蛋,居然敢拿一把假钱来下注真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妈了个八子的,也不看看我们的财务总监是谁?薇儿xiao姐那是好骗的?”“我们家薇儿大人什么时候打眼过?真是不知死活”“她老人家拿到钱,不用看,只要鼻子一闻,就知道是哪一年产的居然还敢来骗她?丫的活不耐烦了”“把你丫的扔出来就算是客气的,该直接给你扔粪坑里面”“……”听了他们的话,雷欧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是有人看着热闹,借机拿假钱过来,想要ménghún过关的他也是气的两眼冒火、义愤填膺当即‘嗷’一嗓子蹦了起来,几步就冲了过去,对着那个痞子一顿狠踹他一边踹一边不住地破口大骂:“nainai的,让你丫的用假钱,让你丫的用假钱现在本来物价就高,你他娘的还用假钱坑人,还敢坑到我们头上,真是丧尽天良的狗东西打,打,给我狠狠地打”那人被打的在地上来回翻滚,不住地惨叫旁边的众人看到这里,虽然也是心中气愤,但是看那人的惨状,也不禁有些不安,不过他们看到这些痞子们打人的手段,全都是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敢说有不少的人低下头去,借着火光,认真地检查自己手中的钱币,生怕其中会有假钱hún进去了,让人现之后,给狠揍一顿洛林看了一会儿,见那人被打的几乎都快不会动弹了,这才上前拦下,道:“行了,行了打一顿,给他点教训就行了别闹出人命来了,不然不好收拾那边还忙着,正需要人手呢,你们快去忙”众人看到他出面,这才悻悻地收了手然后向洛林施一礼,这才回到了人群当中只是xiao白和雷欧两个仍然毫不罢休,对着那个痞子仍然是一顿狠踹洛林看了,当下高声道:“你们两个住手,听到了没有?”雷欧和xiao白听他的语气有些生气,断然地罢了手,然后一起转过头来全都一脸无辜地看着洛林此时,那个痞子呻yín了几声,mímí糊糊地想要再次挣扎着起来但是随即,xiao白伸出后tuǐ,对着他就又是轻轻地弹了一脚那人当即又是惨叫了一声,像个皮球一样,跟头把式地滚出去了十几米远洛林看了,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道:“好了,你们两个也别玩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里添”雷欧看了看他身后的阿德玲,见她并不过来追杀自己,很骄傲地哼了一声,然后一拉xiao白的长鼻子,道:“xiao白,咱们走”xiao白先是一愣,随即醒悟了过来,这是趁着人多的时候,要去mo那些痞子的钱包啊这可是它最爱的一项运动了,当即兴高采烈地晃着自己的大屁股,跟着雷欧向着人群最热闹的地方挤去洛林看着他们无忧无虑地消失在了人群当中,不禁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然后看着那两个面1ù忧虑的nv人,道:“你们也回去,不用太担心了”阿德玲和德伊bo勒对望了一眼,道:“马上就要和那人决斗了,那你要去哪儿啊?”洛林道:“我得去好好想想,用什么方法可以战胜他不然的话,你们可就真成寡fù了”阿德玲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当中,不禁转过头来,一脸忧虑地向德伊bo勒轻声道:“bo丽,你看他真的有办法吗?”德伊bo勒叹了一口气,然后以一种令自己也感到惊讶的声音,喃喃地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一边说着,一边感到自己的心好像滑到了谷底她清楚地知道洛林的个xìng,如果不是着实没有把握,他肯定是会又和自己开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玩笑而现在他居然连这个都忘记了这就说明,他自己的心里也没有太多的底气也不知道这一场决斗,究竟会怎么样……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奇幻小说 赤血龙骑 全文阅读,赤血龙骑最新章节,赤血龙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