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奇幻小说 > 赤血龙骑全文阅读 > 第1600章 保卫世界和平任务的就给你了

第七百六十八章 和狐狸精斗争到底(万字)

本书类别:奇幻 作者:虎牢 书名:赤血龙骑
第七百六十八章和狐狸精斗争到底雷欧一推鼻梁上的蛤蟆镜,道:“来,嚣张,给我嚣张啊”雷欧手指点了点对面的雷闪人,道;“奶奶的,跟爷我比嚣张,我现在就来教教你们,这个‘死’字是怎么写的”那一众人等看着那嚣张无比的死胖子,当即也不禁面面相觑,然后自觉的都安静了下来那可全都是爆烈水晶,杀伤力巨大,拇指肚大的一块都能要了人的命投石机里面装了满满的一堆,那杀伤力还了得,一旦射出来,必然是死伤无数,起码这跟前的人一个也别想跑了但是现在,这种具有战略价值的大规模杀伤xìng武器,却掌握在一个胎毛刚退的屁孩子的手中在场的雷闪人都感到自己心里凉飕飕的而且看那流氓的眼睛闪闪放光,充满了兴奋很显然,只要一有动静,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那些爆烈水晶全都砸出去,放一个大大的烟花,顺便把在场的人全部绞成碎片那玩意儿掌握在他的手里,和一枚核弹掌握在疯子的手里并没有什么实质xìng的区别他们全都不懂的克制究竟是什么东西不懂得什么虚张声势,而是实打实地玩真的,因此根本估计不到他们下一刻会作出什么事情面对这种情况,就是最勇敢的战士也不禁一阵胆寒他们就是面对着地狱的魔兽也不会退缩,因为战死了,还是有英名可以流传下来但是万一死在这个屁孩子的手中,那就和被屁孩子的一泡niao给呛死了,没有什么区别死的实在是太冤,太没有价值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他们既不愿意放下武器,也不敢招惹对方,只有紧张的僵持住场面冷了几分钟,此时,那位一直没有话的西南军区总督佛朗明哥却是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抹了抹自己上的狗油胡子,冲着洛林他们淡然一笑,然后道:“我听人说,晋的闪族十大青年高手,灵闪族雷洛副统领,少年英雄,武艺高强,英勇过人,年纪轻轻就高居禁卫军统领之位在下不禁心生好奇,所以就没有打招呼,就冒然试探了一下,有得罪之处,还请阁下多多见谅今次一见,阁下果然名副其实,佩服,佩服,哈哈哈哈……”说完,仰天大笑不己那些西南守军的官兵们看了,知道这是老大认栽了,全都缓缓地将手中的武器收了起来但是却仍然一脸不情愿地瞪着洛林众人禁卫军带着胜利者的笑容,一脸嘲讽的表情看着对面的雷闪人,有的还向他们挤眉弄眼的笑话他们雷闪人也只能板着脸忍了洛林此时却也是哈哈一笑,道:“阁下,您的手下出言无礼,我代为管教了一下,希望阁下也不要介意只要您不介意的话,那我也就不太介意了”佛郎明哥怔了一下,皱着想了想,然后才慢慢的说道:“不太介意?那也就是说阁下还有些介意了?”洛林叹了一口气,道:“我们这些人不远千里来送亲,一路辛苦颠簸,日晒雨淋,阿德玲姐她们几个女孩子那受过这种罪但是你们这样一直试探什么的,我们这些人怎么受的了啊?我们奉大祭司的英明指示,抱着两族共荣共辱,同创辉煌的想法,怀着一片赤诚之情,将我族最为明艳照人,最为美丽的公主,就连天上月亮见了她的美貌,也会羞愧地躲在云彩后面的阿德玲姐送来但是我们的一片热情,却受到这样的待遇就像是一心的火焰正烧的旺呢,却受了兜头的一瓢冷水,这心里啊,瓦凉瓦凉的,唉,送亲团上上下下意见都很大但是我们仍然本着识大局顾大体的想法,依然认真执行大祭司的英明决策,一路上战流氓斗强盗,为了赶上婚期,辛辛苦苦死不辞……”洛林像是做报告一样,一直涛涛不绝地对着佛郎明哥大喷着唾沫,有意无意之间,甚至喷了他一头的脸佛郎明哥何曾见过这样能说的人,他惊的几乎都要傻掉了,只是张着大嘴,呆呆地看着洛林虽然听的自己都郁闷的都想要大吼一声,但佛郎明哥只能一直保持微笑的表情,点头,再点头,时不时还要附和洛林一句,一直笑的脸皮都疼了,在心里暗骂,这白脸那里是一个高手,分明是一个老道的政客吗基辈子看过几天那个什么什么的,这种话是张嘴就来,能滔滔不绝的说上两个钟头,和他在这里胡扯,洛林是想都不用想,看到佛郎明哥笑的比哭还难看,洛林心里很是快意,暗道让你这孙子给我装洛林又说了大半天,最后觉自己实在是吐不出唾沫来了,再说就该咽喉炎了,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总结道:“综上所述要知道,就是一个泥人,也有土xìng子呢,我们当然也是还有些介意只是你们不用介意就行了,哈哈,哈哈哈哈……”佛郎明哥掏出手帕,用力地在脸上擦了擦,然后随后一拧,当即就从那手帕上拧出了一大把水来他不禁暗暗感叹了一下:“那流氓真能吹啊要是去财政部,绝对一个注水的好手,那还用担心每年的jī的屁不够,他随便喷两句就有了”此时,就见不远处的那胖子也是高声大叫道:“就是,就是我们只是有一点点的介意,真是只有一点点,你们用不介意,真的不用介意的你们说,是不是啊,弟兄们?”那后面一句却是对着那一众禁卫军们说的那些禁卫们跟着他们久了,早知道这两位老大是什么秉xìng,岂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禁卫军这帮家伙们敲竹杠也敲上瘾了,这些痞子们当即也是轰然答应了一声,纷纷叫了起来:“就是,我们只是一点点儿的介意”“嗯,不大的一点点”“很的一点点”佛朗明哥滞了一下,然后看了那死胖子一眼,心中暗骂:这帮流氓痞子,要是真的不介意,你们说出来干什么?你们这群魂蛋,不是挤兑我吗他可是一个聪明人,知道洛林话中隐含的杀机m1gbd到时候,他们到了雷堡,然后见相大人,再来一句:“我们对于你们的接待一点儿也不介意了真的,在西南总督那里生的那一点点儿的,破坏两族联婚,试图毁了大祭司大人伟大宏图的事情,我们一点也介意了,就是回阿卡德琳了我们也不说介意”蓄意破坏两族联合的大事,破坏大祭司的宏伟蓝图,那个时候,堂堂的西南总督可就要老老实实地滚回家去,啃老欲米了就这还是好的情况,说不定,大祭司震怒之下,再要是派出亡灵巫师仔细地调查一下他在背后做的捣事情多了去了,那时候不仅仅是他,就连他背后的那些人那些势力可就全都得要暴露出来了以大祭司的脾气,那个后果他想都不敢想想到这里,他不禁感到后背有些凉,冷嗖嗖的这会颇有些后悔:为了争一时之气,结果得罪了这个家伙,那可真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奶奶的,阿卡德琳来的人都他娘的狡猾狡猾的他迟疑了一下,然后这才笑了起来,道:“雷洛将军,你知道我们雷闪一向是热情好客的,如果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还请恕罪在此我为刚才的唐突致以真诚的歉意请大人您谅解”说完,就在马上,微微地欠了欠身两军相争,最重气势尤其是灵闪和雷闪这种千年宿仇,双方是不打仗了,但还是谁也看不行谁见到自己的老大服软,一众西南守军官兵们全都是一愣,然后颇有些不自在,在灵闪人跟前丢人,实在是太窝火了而禁卫军们则是士气大涨,一个个腆肚叠肚,用眼角斜斜地看着那些守军,一脸的轻蔑洛林当即哈哈大笑,道:“老郎,老郎你这话就太见外了,我说了只是一点儿介意,你们不用放在心上的,哈哈,哈哈哈……”佛朗明哥差一点没有苦笑出来:m1gbd我都道歉了,你们还说介意这他娘的是我见外,还是你们见外啊?真是他奶奶的一帮该死的伪君子他直起身来,当即直截了当地道:“雷洛将军,咱们都是军人,全是直来直去的脾气,就不搞阿卡德琳那一套了,你有什么你就说直接告诉我,你要怎么样,才能不介意?”洛林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佛郎明哥将军,你这么直接地问,让人很有些为难的”佛朗明哥叹了一口气,道:“将军,你就说我一力应承下”洛林当即也叹了一口气,道:“将军,您是聪明人关于这个问题,自从那个万恶之源,使人变的贪婪,诱人犯罪的东西出现在人间之后,似乎就不需要另外一个答案了?您说是吗”说完洛林笑着看着佛郎明哥佛朗明哥愣了一下旁边有人低声提醒道:“将军,他是想要钱的”佛朗明哥顿时醒悟了过来他对送亲团在北面草原做的事情可一清二楚,佩德雷斯那个笨蛋落在他手里,被他们当作棍子使,硬生生被赶着榨了两百多万金币,送亲团胃口大的也吓了雷闪人一跳,张嘴就上百万,谁和他们玩的起他看着洛林的笑脸,不禁心中大骂:这个死财迷、伪君子,无耻的人但是此时,却是不得不陪着笑脸,道:“原来如此,将军,您早说嘛只要关系到钱的问题,那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好说,好说”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时却在心里估摸着,这帮人的胃口有多大洛林当即也是笑了笑,佛郎明哥的那话听着耳熟,好像在不久之前,刚刚有某一个雷族的将军说过,这句话好像在雷闪挺流行的可是就在刚才,说那话的孙子却是快马加鞭地逃跑了,像是一只屁股上被烧红的烙铁烫过的兔子一样,奶奶的,薄情寡义的雷闪人,老子可带他了一笔财那佛郎明哥当即豪爽地一伸手,道:“将军,请我们早就已经备好了酒宴,就等着给您,还有阿德玲姐以及这远道而来的一众兄弟们接风洗尘呢能接待阿德玲姐和诸位阿卡德琳来的大人们,是我们全省上下的荣幸而且,咱们饭后还有专为特使们准备的助兴节目”洛林也是哈哈一笑,道:“如此,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佛郎明哥当即伸手一引,道:“请”洛林也是一伸手,道:“请”两个人哈哈一笑,并肩而行,好的像是结拜的兄弟一样但是在此同时,佛郎明哥却是心中暗骂:这个无耻的人,贪财鬼,伪君子洛林也是心中暗骂:这个软蛋,白痴,饭桶,脑子被夹过之后,又被驴给踩过,最后又进了三遍强硝酸的脑残……雷闪的军官和禁卫军也走在一起,双方隔着互相吹胡子瞪眼睛,时不时用肩膀顶上对方一下佛郎明哥一边走,一边向洛林介绍着当地的风土人情,中间还c两个笑话,极其的热情周到洛林有一答没一答地哼哼着,偶尔也是假装感兴趣地搭上两句话,双方都很讨厌对付,却又不得不客气的应付两人走了一段,洛林正觉的无趣之间,就觉的身边有人扯自己的衣服他回头一看,只见一双清澈如水的湛蓝色秀眸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洛林不禁苦笑了一下,然后声道:“薇拉,你也太心急了他既然已经答应了,那钱绝对是得给的,否则咱们就打他的报告,你就放心不用急于这一时”“谁……谁急这一时了……”薇拉被他喝破了心思,当即有些不好意思,原本如欲一般的俏脸上顿时飞出了两道红晕,低头扭扭捏捏的看着自己的脚尖洛林叹了一口气,然后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拧了一把,感觉到指尖传来的温如软欲的滑腻触感,然后道:“薇拉啊,有些人是永远学不会说谎的”薇拉当即有些气恼地一叉腰,结结巴巴地道:“谁……谁……谁说谎了我才没有呢是……是阿德玲姐,她说找你有事情,而且还很紧急的,所以要我过来说上一声少爷最好快点去看看她”洛林怔了一下,心中暗暗有些奇怪,她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但是无奈之下,他只得转过头来,向佛朗明哥打了一声招呼,道:“将军,阿德玲姐找我有事,您也知道,这女人们不管是老是幼,一向是麻烦多多兄弟我职责所在,告罪一下”佛郎明哥顿时心生感触,长叹了一声,道:“将军,你的真是一点儿错也没有‘做人难,做男人难’为什么难?还不是女人给难为的?今天要个饰,明天要个珠宝,后天又要什么化妆品大后天再要什么狐皮大衣,大大后天,又要什么深海海狗油唉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她们不需要的,为这个老兄我真是受尽了折腾行,你快去忙让女士们等久了,咱们俩的罪过就都大了”洛林这才纵马出了队列,然后调转了马头,逆着队伍,向着阿德玲的马车奔去佛郎明哥回头看了他的背影,狭长的三角眼睛微微一眯,顿时显出了凌厉森然的浓重杀机,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呼出胸中的憋闷但是随即却又感到有些不对,好像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自己他不禁一惊,然后回过了头来,就见那个蓝飘飘的shì女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好像觉察了什么一样他心中一凛,随即脸上堆起了笑意,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薇拉看了,当即后退了半步,然后不屑地道:“一个死金鱼佬,以为姑奶奶好骗吗?少爷说,你这种人全都是坏蛋不让我和你们这种坏蛋说话否则就扣我的工资,加收我的税哼”说着,长一甩,一脸傲娇的表情,迈着轻快的脚步,向着洛林的方向追了下去佛郎明哥一时气结,恨的牙根痒,堂堂的西南军区总督,居然被人指着鼻子骂成是一个猥琐变态的‘金鱼佬’,这传出去得要让多少人笑掉后槽牙啊但是,他却也拿薇拉无可奈何,跟一个女孩计较,传出去惹人笑话就在此时,旁边有人道:“大人,送亲团主使,萨其斯大人有请”佛朗明哥只得是苦笑了一下,然后跟着那人走了过去,只是心中已经打了十二万分的心这个送亲团着实是古怪,别那个萨其斯也是一个古里古怪的人才好,阿卡德琳的官僚们,真他娘的不好对付洛林纵马来到了阿德玲的车边,然后打了一声招呼,跳了上去他来到了车厢当中,现里面的其他人都已经被遣了出去,只有阿德玲,德伊波勒,与菲奥娜在坐洛林当即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刚才跟佛朗明哥扯了半天,浪费了不少脑细胞他大剌剌地走过去,看了看菲奥娜,又看了看德伊波勒,然后在心中略略比较了一下,最后还是身子一倒,倒在了菲奥娜的怀里,毕竟她的胸部比起德伊波勒来,大上了一些,那个弹xìng当然好一点菲奥娜立时笑逐颜开,然后双手搂住了洛林,生怕他会不舒服一样又扭了扭纤腰,尽可能地让洛林枕的舒服一些洛林满足的眼睛都眯上了,舒服的直哼哼德伊波勒却是气的伸手拧了他一把虽然她不喜欢和菲奥娜一样,一看到洛林就得要讨好,跟个女人一样,但是看到他以胸度人,却还是不禁有些生气,姑奶奶我胸部也不算,你以为谁都跟薇拉一样德伊波勒含怒出手,下手毫不留情洛林痛的惨叫了一声,然后偷偷地抬起手来,在正中间的桌子下面,悄悄地伸了过去,躲过了另外两人的视线,轻轻地摸了摸她丰腴的大腿,偶尔还要轻轻的捏上一把,道:“妹纸,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后天很重要,想要变大,就得多按摩按摩要不要我这个天才的按摩师给你多按几下,保证变大的而且还是免费的”德伊波勒感到腿上跟过电一样,又酥又麻又痒,在他的作怪大手之下,不禁有些全身软,但是却仍然强咬牙关,颤声道:“滚,滚远”但是虽然口中说着,娇躯却不禁滚烫了起来,只是这话听在洛林耳朵里,实在是显得加诱人了她水盈盈地横了洛林一眼,然后双手撑在身后,微微后仰了一下,在不易觉察之间,配合地微微抬了抬自己的翘tún,以便让洛林可以摸的顺畅一些她的这种习惯,一直让洛林很不习惯,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事情,但是她却一向是偷偷摸摸的,表面上假正经,骨子里却是如此的风情万种让洛林一直是无法理解最终却只能归结于,她是搞情报多了,因此上,变的异常腹黑,喜欢这种偷偷摸摸的刺jī感觉但是……管他呢,反正自己有便宜占就行了而且,偷的感觉,实在很不错阿德玲此时却丝毫未觉,将自己面前的水杯轻轻一顿,然后蹙起眉头,忧心的说道:“洛……雷洛,你究竟打算好了什么?咱们什么时候跑路啊?你看看,马上就要到德拉诺森,再过去几座城市,咱们就要到雷堡了前面就是雷闪的大本营了,到时候再不跑,咱们可就逃不掉了”她顿了一下,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洛林,然后又接着道:“我不管,你最好拿个主意,要是到时候,咱们逃不了到了结婚拜天地的时候,我就跟他们撕破脸皮,就说你勾引过我欺骗了无知少女的纯真感情”“靠”洛林不禁失声叫了一声,然后喃喃地道:“你……你这也太狠了?”“狠我的都,到时候……到时候……”洛林的俏脸红了起来,道:“我就说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了哼,看你怕不怕”这一次连菲奥娜和德伊波勒都惊呆了,愣了片刻,菲奥娜朝阿德玲挑了挑大拇指洛林笑道:“那等我真做了你再说也没关系,我这样很冤的”阿德玲冷笑了一声,然后又接着道:“那是你活该大不了,就拼一个鱼死网破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嫁给雷闪那个什么土包子王子听说他们半年才洗一次澡,一年才换一次bsp;洛林苦笑了一下,道:“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呢吗?这一路之上,全都是重重大军,防卫严密想要把你带着魂出去并不是那么简单虽然那些当兵的全都听我的指挥,但是要是我把你给带走sī奔,恐怕他们也就不会那么客气了就算带着你们sī奔了,咱们怎么安排路线,怎么到安全的地方,都是问题,我已经考虑了好几个方案了,但是都不太成熟”阿德玲轻叹了一声,脸上现出了一层幽然神色,突然道:“其实临来之前,有人已经和我说过了一旦我真的结了亲,那么两族联盟,回头必然是在大祭司的率领之下,进攻人族数以百万计的闪族男郎们抛家弃子,跨海远征到时候,不管赢,都会是血流千里,伏尸百万……”她顿了一下,然后脸上显出坚定的神色,道:“那将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所以,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数以亿兆的黎民百姓,这个亲,无论如何我也是不会结的哼,让那个雷闪的王子见鬼去”洛林听了,不禁暗叹了一声,这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的,把sī自逃亲,和别人sī奔的理由说的如此光明磊落,理直气壮,而且冠冕堂皇,大义凛然的,恐怕也只有面前的这个女人了不过,她这个道理也说得对,不结婚就不会两族联合,不联合闪族大祭司就不能动战争阿德玲此时又接着道:“雷洛,你最好早做准备这个雷堡,我绝对不会活着踏进去一步否则就是……”她刚说到这里,就听前面一阵大,人喊马嘶,jī飞狗跳的闹个不停众人不禁全都一愣紧接着,就听到有人高声叫道:“打劫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快把阿德玲那个娘们给我交出来要是牙崩半个‘不‘了,我这手中的大刀只管杀,不管埋”众人听着那个劫道的专用语,当即很是面面相觑,心道,又来了虽然以前在灵闪的时候,很有些热血沸腾的年青人跳出来,要来劫走阿德玲,结果让雷欧很办了几届的全球强盗联盟职业化四六级资格考试,和教试培训班,大了一笔横财后来大家都听说了培训班的事情,想劫阿德玲就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钱包,慢慢来的人就少了但是没想到,现在到了雷闪,居然还有人这么不开眼,想要过来打劫阿德玲?而且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听那个声音,好像隐隐约约的,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但是究竟什么地方不对劲,一时却又说不出来就在众人疑惑之际,就听外面又传来了一个欢快的声音“哇哈哈哈哈,我以为没的玩了没想到现在居然又有人送上门来了奶奶的,这是什么年月啊这买卖真时越来越好干了啊白,白你个死胖子你别趴在那儿睡觉?没听到买卖上门了吗?咱们又可以开学习班赚钱了快,快,咱们快过去,逮住那子,不要让人给抢跑了”紧接着,就听外面一阵山摇地动的脚步声,像是有一辆重型坦克从身边经过一样轰隆隆直响,震的地面都是不住地颤抖雷欧一向是最爱热闹,唯恐天下不,听到‘打劫‘已经头前跑过去了洛林略略想了一下,在灵闪的一路之上,碰了不少的打劫,雷欧应付这种事情,一向是最有经验的,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因此上,他也就没有再出去,反正大家都知道,这就是一些年轻在胡闹,还能跟他们认真了但是随即,就听前面传来了大大一声惊叫,像是被人给踩了尾巴一样而且那声音极其的熟悉洛林不禁心头一紧,顾不得许多,当即就跳了出去其余三个女人也是对望了一眼,也是生怕有失,当即也是匆匆起身,向外奔去洛林来到了外面,却见那些没有职责在身的一众禁卫们全都一窝蜂地往前跑,一个个兴奋的两眼放光,跟看到féi羊的狼一样,嘴里还嘟哝着“快快,别让那家伙跑了”而那些正担保卫的禁卫们虽然仍然有条不紊,但是他们却也是时不时地就在马上站起身来,向着前方看上几眼洛林不禁些奇怪:这是有了飞碟ufo了,还是有外星人了?这些狗崽子们居然看的这么起劲但是他也无暇细加思索,当即就跳上自己的战马向前奔去他来到了前面,就见前队已经停下,围成了一个大圆圈,正对着里面指指点点,不住地嘻笑,明显是看到了很可笑的事情洛林虽然心生奇怪,但是却也放下了心来既然那些狗崽子们没有抄家伙,那也就是说,雷欧没有什么危险他当即拍马来到了前面,挤进了人群当中,抬头一看,顿时也是大吃了一惊,随即很是啼笑皆非此时,阿德玲三人也是赶了过来由于太过匆忙了,阿德玲一直到了外面,这才想起来,在自己的脸上门g了一层细纱,算是遮掩了过去,不过那效果比没遮好不到那去,倾国倾城的容颜美的眩目她们三人来到了跟前,一看场中的情形,当即也不禁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对视了一眼只见在前面的道路中间,站在一个英姿飒爽的拦路抢劫犯,身披锃亮的铠甲,手执长刀,骑着一匹枣红色的战马那整个人在阳光下,耀眼生辉,极是威风这看上去,虽然好像一个平平常常的抢劫犯,但是那怎么看,却怎么令人感到震惊阿德玲过了好半天,这才醒悟了过来她颤微微地一伸手,指对方,然后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你是一个女人……?”对面那人当即傲然地抬起了头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阿德玲果不其然,只见她黛眉如柳,星眸秀目,长披肩,胸前高高地耸起,纤腰一握,欲腿修长,正是一个正值青的妙龄少女虽然脸上还有几颗雀斑,但是却也是一个美人胚子阿德玲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对方,最后又伸出手去,狠狠地掐了……掐了正在旁边偷笑的德伊波勒和菲奥娜一把,听到那两人的惊声惨呼,终于确认:嗯,这不是梦,是真的想到这里,她不禁郁闷了起来:这雷闪果然和灵闪不一样啊,这些女人居然抢女人?这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难得这个世界真的这么魂此时,就听雷欧大声叫道:“老大,快来,这女的,我下不去手你对付妞一向很有一手,就看你的了,上,把她拿下”洛林不禁一皱眉头,心中暗骂:这个流氓什么叫‘女的,下不去手’什么叫‘你对付妞一向很有一手’,呸的,你下不去手我就下得去手说的我都跟一个不要脸的花花公子一样,传出去影响多不好,坏我名声,回头扣你奖金洛林瞪了雷欧一眼,但是他还是拍马走了过去,然后一拱手,道:“这位好……”他想了一下,叫对方‘好汉’好像不太妥当,对方怎么看不是汉子,当即改口,道:“这位英……英雌,英雌哈哈,哈哈哈哈……”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要是一个男的,想要劫走阿德玲姐的话,虽然很暴力,很不要脸但是怎么想着,还是有情可原,但是你一个女人……你一个女人过来凑什么热闹啊?你劫阿德玲有什么用?你又没有那个那个……什么功能妞,你就别凑热闹了要我说,你还是省省心,回家赶快找一个婆家嫁了再不然,我看你长的也不赖,你看我们这儿这么多年青英俊的帅伙儿,你随便挑一个也成我就替你们做主了你看行不?”那一众禁卫们当即也全都是挺起了胸膛,一脸威风着那少女但是随即却是忍俊不住,嘻嘻哈哈地笑出了声来那名少女却是大义凛然地将手中的刀子向下用力一砍,大声叫道:“谁稀罕你们这些个灵闪来的土包子丑八怪而且一个个像草jī一样的软蛋风一吹估计都得全都跑了”在场的禁卫军当即全都拂然变色这妞也太不知道好歹了雷欧是在一边高声大叫道:“弟兄们,揍她揍她,把她抓起来,然后用浸了水的竹板打她的屁股脱了kù子打她的屁股”那少女当即一瞪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雷欧雷欧当即息了声,摸了摸脑袋,干干地陪笑了两声,最后躲在了洛林的身后,嘀咕一声:“我好男不跟女斗”此时,洛林试探地道:“那你是……”那少女冷哼了一声,然后双手抱着刀子,傲然说道:“我要把那个阿德玲给劫下来,然后告诉她,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不是靠着别人给予想要争取自己的幸福,就要靠自己的实力”“她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众人不禁面面相觑,一阵的茫然尽皆看到对方心中的想法:那丫头长的不错,可惜这脑子被驴给踢过,病的不轻啊此时那少女又接着说道:“然后,我要再和她比一比,看谁漂亮如果她漂亮,我就用刀子划了她的脸,如果我漂亮……”她说到这里,当即一顿,然后微微地抬起了尖尖的下巴,盛气凌人地说道:“如果我漂亮,就请你们这些人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我们雷闪英俊潇洒,傲然不群的罗严塔尔王子绝对不会娶一个丑八怪的我们雷闪所有的黎民百姓也是绝对不会容许这件事情的”那少女提到那个王子之时,两眼闪闪光,一脸的憧景洛林这才注意到,那少女身后还带着两面大旗,其中一面上用腥红的文字写着‘誓死保卫罗严塔尔王子殿下’,而另一面写着‘誓死与灵闪的狐狸精妖女斗争到底’洛林不禁轻轻一叹,算是开了一回的眼界,这雷闪少女们果然是名不虚传,真真是敢爱敢恨啊然后在心里大骂一句:m1gbd这都是叫什么事儿啊那个什么什么破王子,算是什么东西奶奶的,还没有露面呢,就把妞全都泡了光是这一条,就足以把他拖到靶场上,用火箭炮打上三十五分钟的就在此时,佛朗明哥也听到了消息,匆匆从后面赶了上来他看着那个少女,当即苦笑了一下,然后怒声喝道:“茉莉尔,你在这儿胡闹什么,快给我回家去”洛林这才明白了过来,为什么那些守军们看着那少女之后,却也是一动也不敢动了那少女却是一扬下巴,高声叫道:“我们雷闪的女儿一向敢爱敢恨,从就知道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罗严塔尔王子一定是我的,绝对不能让那个灵闪来的狐狸精给抢走了”阿德玲喃喃地说道:“我现在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想着到雷堡去看看了”(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xs52”,就能进入本站)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奇幻小说 赤血龙骑 全文阅读,赤血龙骑最新章节,赤血龙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