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再嫁全文阅读 > 293 不是报复是报应

146 得病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七月的夜 书名:重生之再嫁

林五娘叹口气道:“中风,不过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相信很快就会醒过来。”“这样!”楚天承似是一失神,旋即冲林五娘一笑道:“辛苦你了。”林五娘一抬头失笑道:“没事,”稍稍的迟疑一下,没来由的道:“我,对不起!”“啊?”楚天承不解的看了一眼林五娘,回身对太监宫女道:“你们都下去吧,太皇太后怕吵,朕与苦清师父在此守着就好了。”这些太监宫女虽然不解,可是乐的去休息。带众人下去之后,楚天承走到林五娘的跟前,抬手一摸她白皙娇嫩的脸庞,“怎么了,干嘛跟我说这些?”林五娘低头将脸颊在他的手上蹭了蹭,轻声道:“你给我写的,我看到了!没想到我会带给你如此痛苦。

”“小傻瓜,我那哪里是痛苦,我那是在炫耀,历来那个皇帝不是孤家寡人,可是我不是,哪个皇帝身边的女人不是为了名和利,可是你不是,真希望有那么一天,我能走出皇宫,带你去世外桃源隐居。”楚天承说着,便将林五娘拉到了怀里。此时躺在床上的太皇太后嘴里轻哼一声,林五娘赶紧挣脱了楚天承的怀抱,回身一看,太皇太后正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林五娘惊得深吸一口气,看了楚天承一眼。楚天承道:“别怕,一切有我呢!”就在这时,外面通传,太医院的太医到了。

“让他们进来吧!”楚天承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太皇太后,一直身子,冲外面道。林五娘赶紧退到了一边,太医院的几个太医进来之后。见太皇太后已经醒了过来,心里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们现在最怕的就是给太皇太后看病,明摆着现在太皇太后是年岁越来越大,不管得个什么病,都有可能要命,谁要是碰到了,谁就是杀头的重罪。他们相互之间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愿先上前,“钱太医。你是太医院的主管,你的医术是我们中最高的,还是由你来给太皇太后诊脉吧!”楚天承见他们都在踟蹰。

忍不住说道。钱太医回身干笑一下,冲楚天承点头哈腰一通,终免不了上前去给太皇太后诊脉。钱太医小心翼翼的将手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不一会儿,一脸轻松的开了药方。自信的道:“皇上请放心,太皇太后虽然是中风,不过微臣保证太皇太后不会有生命之忧,不过一时之间太皇太后可能无法恢复语言功能。”楚天承一听,肃穆的脸上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笑,道:“好。能保住太皇太后她老人家的性命,朕便重重有赏,你们先下去吧。”太皇太后的嘴歪到一边。

嘴里哼哼唧唧不知道想说什么。楚天承看了她一眼,俯下身,低声道:“皇祖母放心,朝政有贤皇叔帮朕呢,你就安心养病吧。”对身后的太监道:“来人。将太皇太后送到慈宁宫去。”太皇太后一听,嘴里的声音更急促了。可是谁也听不出她说的什么意思。楚天承的话音刚落,便有太监准备好了竹轿,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太皇太后放到了竹轿上,抬着去了慈宁宫。众人走后,楚天承回身看看林五娘,一脸小心的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没有人情了,竟然在这样的时候,还去刺激太皇太后。

”林五娘一笑:“没有无因之果,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身为皇帝应该有这样的杀伐手段,如果总被无谓的东西牵绊,怎么能守得住这大好河山呢。”说到这里她不由得一顿,道:“皇上真的觉得贤王可信任吗?”楚天承低头一笑,心里由不得佩服林五娘的聪明,不过他点点头道:“我觉得贤皇叔是一个可堪大任的人,虽然他的名声有点狼棘,可是并不妨碍他很有能力。”林五娘一听心里一急,不由得叹气,皇帝到底还是不够老辣,可是此事却有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于是道:“越是对这样的人,不应该越是要提高警惕吗?”楚天承一脸笑意的端详着她,道:“你这么担心我,不如进宫给我做皇后吧,有你给我出谋划策,我就不用靠别人了。

”林五娘一愣,道:“我在跟你说正事呢,不是开玩笑!”“我也是在跟你说正事啊,如果你肯进宫,我便可以——可以天天见到你了。不用每天想你想的这么辛苦。”说到这里,楚天承满眼的渴求倾斜而出,让五娘有些恍惚,心里一下涌上一股强烈的要点头答应的冲动,可是终究还是将头歪到一边,回避了他的这个眼神,“长相守不若长相思,我们现在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时常能够见面,若每天腻在一起,说不定你不长时间便厌烦了,倒不如这样来的长久。

”“我觉得你好像在怕什么,其实你不告诉我,我也大约能够猜到,世人常说:无情最是帝王家,你是怕我对你始乱终弃,是吗?”楚天承见林五娘不说话,脸上一笑道:“那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我不会在建议你做出什么选择,你按照自己的喜好去活着就好了,我会让你知道我对你的心的。”林五娘深吸一口气道:“我该回去了,以后太皇太后的病还用不用我诊治,我看她也难过年了,就算是我想尽办法,也难有所改变了。不过,这正是皇上亲政的好机会。

”楚天承一笑道:“这还多亏了你,我有些不明白,你给她吃了什么药,为什么御医们都没有发觉问题呢?”林五娘双手合十道:“佛曰:不可说!我也是为了保命而已。能帮到皇上不过是凑巧而已。”“你还是要来给她看病,她是不需要你看了,可是,我需要!”楚天承看着林五娘,眼中是化不开的浓浓深情。林五娘的脸上一红,道:“我走了!”楚天承一点头,道:“十天后再见。”林五娘还没有走出养心殿。便看到明德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太监走了来,道:“苦清师父,太后娘娘有请。

”林五娘一愣,不知道太后找她又有什么事,回身看一眼楚天承,他也是一脸的茫然,不过脸上一笑道:“放心去吧,兴许母后就是想你了。”林五娘深吸一口气,随着传旨太监去了坤宜院。在林五娘走了之后,楚天承也带着人匆匆赶往了坤宜院的方向。林五娘到了坤宜院之后。发现明德太后的气色已经比上一次好多了,看来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知道今天叫你来是为了什么吗?”明德太后今天穿了朝服,端坐在正厅坐北朝南的凤椅上。带着三寸多长的护甲的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一脸严肃的对林五娘说道。

林五娘双手合十只行了佛礼,低头垂目道:“苦清愚钝。”“你愚钝?你恐怕是最聪明的了,只是哀家怕你聪明反被聪明误。行错一步便是毁身丧命。”说道这里明德太后的语气加重了不少。林五娘面不改色的道:“苦清不明白太后娘娘的意思。”“我只是提醒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说到这里,明德太后转变了话题,问道:“今天哀家听人来报,太皇太后在养心殿病了,现在怎么样了?”林五娘一礼道:“回娘娘。太皇太后已经无碍了。”她此话一出,明德太后顿时从座椅上直起了身子,惊道:“无碍了?不是说很严重吗?”语气里难掩心中的不敢相信和遗憾。

她的话出口以后,知道自己的反映有些反常了,旋即道:“无碍就好。”林五娘心里轻声一笑,不禁感叹皇家之间的关系,何其冷漠!“太皇太后的生命是无碍了。不过恐怕在以后的日子里要在床榻上度过了,而且。太皇太后短期内还不能回复语言能力。”林五娘接着说道。明德太后听了之后,身体慢慢的考到椅背上,悠悠的道:“你的意思是太皇太后从此不能再过问朝政了?”林五娘一笑道:“苦清什么意思也没有,只是在单纯的陈述太皇太后的病情。”明德太后嘴角一扬,道:“你果然是很聪明,现在你与皇帝之间已经没有了阻力,如果哀家允许你进宫,你愿意进宫为妃吗?”“苦清与皇帝之间的阻力,从来都不是来自外因,而是苦清的内心,况且现在苦清是修行之人,不易谈婚论嫁,多谢太后娘娘的好意。

”林五娘认真的说道。明德见林五娘油盐不进的样子,只好叹口气道:“如此,你自己在外面凡是多加小心,你先下去吧!”林五娘退出坤宜院之后,还没来得及多想,便见楚天承站在坤宜院的门口等着自己了,笑道:“皇帝是来看太后娘娘的吧,现在太后娘娘正有空呢。”楚天承顾不得与林五娘开玩笑,赶紧问道:“母后没有为难你吧!”林五娘摇摇头道:“不过是问问太皇太后的病情,并没有说其他的。”“那就好!”楚天承松口气,冲林五娘一笑。 林五娘冲他一礼道“我走了!”楚天承想伸手拉住她,无奈身边跟着这么多双眼睛,之后眼睁睁的看着林五娘离开了,一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才地下头。

他身边的太监小德子,道:“陛下,还要不要去坤宜院看看太后娘娘?”楚天承歪头朝后一看,脸色一沉道:“朕就不打扰母后休息了,走吧!”林五娘除了皇宫,坐上马车回到了林家,她还没进宜心堂的院门便听到里面有争吵声,紧走两步,推开院门,看到翠儿与霞儿正站在院中吵得面红耳赤,紫姝拉了这个,拉不了那个,记得团团转。 “为何争吵,现在我们宜心堂是佛门清静之地,岂容你们如此放肆,再说。让别院的人听到会怎么想?”林五娘一进院门便呵斥道。

她们看到林五娘之后,便都自觉的住了嘴了。林五娘看了她们一眼,径直走进屋里,边走边道:“都跟我进来。”翠儿狠狠的瞪了一眼霞儿,跟在林五娘的后面最进了屋里,霞儿也不示弱,轻哼一声也跟着进了房门。“将门关上!”林五娘冷冷的道。她说完对翠儿道:“给我去搬把椅子过来。”从宫里这一圈走下来,她是真的走的累了,回来也不肃静,可是翠儿一般自持是这院中的大丫头。 事事都是坐在她们的前面,发生什么事也是一力承当,很少与院中的其他人发声争执。

今天的事肯定是有原因的。林五娘慢慢的在椅子上坐了,悠悠的道:“你们怎么回事?”霞儿一听林五娘问起,先用帕子捂着嘴哭了起来,看上去似是受了十分的委屈,道:“今天小娘子进宫之后。奴婢便进来给小娘子打扫房间,翠儿姐姐见了非说我是进来偷什么东西的,奴婢向来手脚干净,做事也勤恳,这个小娘子是知道的,翠儿姐姐无故给我扣上这样的罪名。奴婢誓不能受。 ”听她如此义正言辞的说着刚才的事,翠儿不由的气的失声笑了,道:“我还没看出来。

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挺会演啊,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明明看到你在翻经书,很明显就是在找什么东西,不然。就算是打扫也不用将所有的经书都从书架上翻一遍吧,况且这些经书是昨天我刚刚的摆上去的。那里就脏到要如此打扫的镜地,你明明就是在偷东西。”“我要偷东西也应该是去妆奁盒那里偷,那些经书能值什么钱,我疯了不成。”霞儿似是很有底气的说道。翠儿一时被霞儿说的词穷,气的喘了几口粗气道:“小娘子,我敢发誓她肯定是在偷东西,只是被我撞到了没有得手,才这样说罢了。

”霞儿听翠儿如此说,冷冷的一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不知道怎么的得罪了翠儿姐姐,竟然让你如此陷害我,我相信小娘子定然会做出公正的判断还我一个清白的。”林五娘听她们你来我往的说来说去,一直都没有说话,听霞儿如此说,好像自己如果听信了翠儿的话,便是处事不公偏向翠儿一般,心里不由得冷冷一笑,道:“事情我大约听明白了,现在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是,”翠儿道。“翠儿,平常是谁打扫我的房间?”林五娘一抬下巴问道。

翠儿低头道:“是奴婢。”“那你今天干吗去了?”林五娘的语气加重了几分。翠儿一咬嘴唇,便跪在了地上,道:“奴婢以为主子去宫里,可能一时半会回不来,便私自去街上逛了逛,买了点小玩意。”说到最后声音几不可闻。霞儿看到林五娘审问翠儿,心里不由得暗笑,嘴上却道:“就是因为翠儿姐姐一直不会来,奴婢担心小娘子回来之后房间还没有打扫,无法休息,便”霞儿还没有说完,便被林五娘抬手打断了。只听林五娘道:“我还没有问到你,你先闭嘴!”霞儿赚了个没脸,不由得低下了头。

“你出去可安排了人给我打扫房间?”林五娘只看着翠儿道。翠儿道:“我拜托了紫姝姐姐。”“将紫姝叫进来!”林五娘依然面无表情。不一会儿紫姝进来了,林五娘问道:“紫姝,翠儿拜托了你帮她做事,你为什么没做?”紫姝跪倒在地,小心的道:“原本奴婢是要自己打扫的,不过霞儿妹妹说她想学着给伺候小娘子,便跟我一起打扫了。”“翠儿进来的时候似乎是没有看到你?”“是,奴婢去外面打水了,正好翠儿妹妹进来的时候,只有霞儿一个人在屋里,不想她们便产生了误会,这都是紫姝的过错,请苦主子责罚。

”紫姝说完便眼圈红了,给林五娘磕了一个头。霞儿以为此时如被昭雪了一般,站在一边用手帕捂着嘴低泣着。林五娘嘴角往上一翘,道:“霞儿,现在院中有翠儿和紫姝,你为何要学着伺候主子?”林五娘一句话便问的她无言以对,半晌才道:“我。奴婢,奴婢只是想学习一下,万一哪天二位姐姐不在的时候,主子不会没有人伺候。”林五娘一笑,“果然是衷心的奴才,我再问你,经书是昨天刚刚摆上去的,一望便知,你为何还要将经书都拿下来,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多此一举吗?”霞儿一愣。

支吾半天方道:“奴婢真的只是想擦擦书架,主子你一定要相信奴婢,如果奴婢想偷东西。就去西里间了,主子以前的衣物首饰都在那里,我何必费劲巴力的跑到小娘子的卧房里来,这些经书又不值什么钱。”“你说的似乎有理,这些经书或许真的不值什么钱。可是对你来说可能里面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只要是实话告诉我,我便会不计前嫌饶了你。”林五娘悠悠的道。从刚才进来,一直到现在,霞儿都是站着的,因为她觉得自己一跪便是认错了。这个错她不能认,只要她们没有拿出证据便不能认,否则自己便死无葬身之地了。

可是此时听林五娘的意思好像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不得已她跪在地上道:“主子,霞儿只是想擦一下书架,我不能说昨天翠儿姐姐擦的不干净,可是霞儿刚才真的只是在打扫而已,主子一向对下人赏罚分明。今天翠儿姐姐是擅自离家,回来之后便对我这个帮忙打扫的人百般职责。真不知道她是安得什么心,还望小娘子给霞儿做主。”林五娘轻声一笑,道:“霞儿,将经书都摆上去吧。”霞儿一听,不由得一愣,旋即站起身,走到林五娘的卧房,将拿下来的经书一一摆好,只听外面林五娘道:“翠儿擅离值守,罚一个月的月俸。

”林五娘说完之后便走进了屋里,霞儿见林五娘进来,本来手里拿着一摞经书停下细听的,赶紧将手中的经书放到了书架上,摆好之后,道:“主子,已经摆好了。”“下去吧!”林五娘说着便半躺在了床上,在霞儿退到门口的时候,她从身上取出了一个信笺,展开细细的看起来。霞儿的眼睛偷瞄一下,赶紧转身出去了。晚饭的时候,翠儿领了素斋回来,心里依然很气,见了林五娘道:“主子难道真的相信霞儿的鬼话?”林五娘放下手中的佛珠,坐到桌前,道:“我给她一次坦白的机会,也算是全了以前的主仆情谊了,她自己不抓住,就怪不得我了。

”她们正说着话,孟娘子进来了,凑到林五娘的耳边道:“小娘子,听说今天老爷在朝堂上被人弹劾了,好像挺严重的,大爷正派人打点呢。”林五娘听了之后,心里纳闷,怎么会,虽然林鸿九父子已经易主,可是毕竟表面上依然与四王府是姻亲,此时怎么会被弹劾?她站起身,对翠儿道:“我等会回来再吃,”说完冲外面喊道:“春容、春寒,跟我出去一趟。”林五娘出了宜心堂便直奔莲如的宅院而去,远远的便看到林知仁从莲如的院中出来,拐出二门而去,林五娘不由得加快脚步。

一进门看到檀香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道:“他没把你怎么样吧?”莲如轻轻的一摇头,檀香很自觉的一笑出去了。莲如冷笑一声道:“姐姐是不是也听说了,林家父子被弹劾了,真是活该!姐姐可知道是谁弹劾的他们?”林五娘摇了摇头道:“不知?我也是刚才刚刚的知道此事的,觉得有些奇怪,便过来问问你怎么回事,虽然他们林家是否一败涂地跟我们没关系,可是早些知道,我们也好想好退路,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莲如笑道:“姐姐虑的事,不过我们都应该不会有事,姐姐是为太皇太后修行之人,就算林家有什么祸事,也不会殃及道姐姐的,而我,再不济也是皇家的郡主,若林家破败,我顶多就是被接回而已,何况此次是四王世子楚天杰弹劾林家,我想他会把握好分寸的。

”林五娘一听不由得一惊,道:“是楚天杰?”PS:没有审稿,不好意思,一会儿替换!对不起啦。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重生之再嫁 全文阅读,重生之再嫁最新章节,重生之再嫁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