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武侠小说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阅读 > 第八章 禁忌快感

第二章 人间地狱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易天下 书名: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舵手迅速转动船舵,“水蛟”号仿佛真的化身成一只撕海猎洋的狂蛟怒龙,向着未知的方向行进。空气中充满山雨欲来之势,三张绣着怒蛟飞龙旗的白帆怒张,迎飞展至极限,很快在众人视野中出现了一艘货船。杨权远远看出这是一艘远洋货船,不过此时船身已破损大半,从破损的严重程度来看,不久前曾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海战。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活着?谢成就心中叹道,在货船的四周海面上漂浮着若干船员是尸体,鲜血染红了海水,浓烈的血腥味漂浮在空气中,闻者欲呕。

越是*近货船,那股刺鼻的气息越是让人难受,而此时“水蛟”号上的怒蛟帮船员同时注意到那些漂浮在海面上尸体竟然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残肢断臂,内脏器官,这简直是噩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谢成就向杨权轻轻点头示意,后者吩咐帆手落帆,同时数十名帮众将特制钢爪抛向货船,让“水蛟”号能够*近货船。“张杰,蹬船。”杨权向身旁一名得力手下发令。得到蹬船命令的张杰立刻顺着铁索攀上对方货船,当他高瘦的身影落在货船甲板上时,突然传出一阵惊恐万状的惨叫。

没有言语能够形容怎样的恐惧能令人发出这样的歇斯底里的尖叫,仿佛死神就在眼前,巨大的赤血镰刀正砍向自己。心中震惊,不明就理的杨权和谢成就同时怒喝道“怎么回事?”鬼哭神号也不过如此,这深具穿透力的刺耳尖叫同时也惊动了张霈,他翻身下铺,跨出内舱“发生了什么事?”没有等张杰的回答,杨权右脚在“水蛟”号甲板一踏,吸气发力,身体仿佛一只展翅大鹏般向着货船掠去。年轻人容易冲动,特别是有些本事又没有受过挫折的年轻人,所以杨权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轻易的亲身涉险,也没有考虑是否会有什么陷阱或是危机。

当张霈出来的时候,谢成就拦阻不及,杨权已经跃到货船甲板上,谢成就担心他会发生意外,跟在后面追去。怎么这里会有一艘受损如此严重的货船,张霈脑中同样满是疑问,看着杨权和谢成就先后向着货船掠去,心中诧异的张霈身影一晃,消失在船舱大门。张霈此时的轻身功夫在江湖上已经勉强能够挤身一流高手之列,虽然起步比谢成就慢半拍,可是身体在空中一扭,双脚一个蹬跨动作,落地时却与对方不分先后,两人同时落在货船甲板上。此时原本还一脸轻松的张霈突然愣住了,那懒洋洋的笑容也凝固在脸上,仿佛凝固的不是脸部的肌肉而是天地空间。

“所以人留在“水蛟”号上,没有我的命令不要接近货船。”谢成就脸色惨白,可是仍然下令其余手下不要再贸然蹬船了。杨权虽然刚经历过尊信门的一场恶战,可是眼前的场景仍然使他忍不住扶住断裂的桅杆,俯身干呕起来。红,血红。张霈双眼赤红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当蹬上货船甲板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刺目地血红,仿佛置身人间地狱。那溅满了甲板,船壁,甚至彻底染红了断裂桅杆的白帆,被无数被肢解成巴掌大小的尸块铺满了整个甲板,一颗颗死不瞑目的头颅被长刀狠狠地刺穿,插在地板上。

在张霈面前,一具早已停止了呼吸,面部极度扭曲,四肢呈怪异的角度不自然曲折的尸体被残忍的钉死在舱壁上。地上到处倒毙着失去生命,身体却无意识抽动的尸体,鲜血和将偌大地甲板整个浸染成红色,断裂的肢体散落各处,刺鼻地恶臭让人每次呼吸仿佛都要耗尽全身力气。“啊!”张霈愤怒的吼声仿佛若平地炸响的惊雷“是谁是谁干的给我滚出来滚出来”声音轰隆隆的传开老远,回响在整个空荡荡的天空,仿若来自地狱的妖吼。突然一声微不可察的轻吟从船舱中传来,张霈身体猛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护身气劲保着身体,直接撞破舱门,进入室内。

眼前阴暗狭长地楼道上满是残损不堪的人体组织,殷红地血液顺着墙壁和天花板滴落地面,绽开一朵朵妖艳的血花。入眼处尽是一片红色,内脏和肢体夹杂在一起,整条走道仿佛地狱魔王的血管。强忍着脑袋强烈的晕眩感觉,张霈屏住呼吸,踏着这条诡异的走道,向着深处行去,他走的很慢,每一步似乎都将他全部的体力抽空,地上留下一窜红色脚印。传出声音的位置是货穿的厨房,张霈拉开破损着大半的木门,眼前睚眦欲裂的场景几乎使得他崩溃了。在一口大锅里,滚烫的血水中,赫然是一个不足三月大的女婴。

当温热的血水被火焰烧炽的时候,女婴已经停止了呼吸,她小小的眼睛已经变成血肉凝的两个深孔,仿佛在怒叱着世间的不仁与不公。静,极静。突然,四周的温度瞬间下降到一个常人难以忍受的地步。张霈眼瞳中爬满了一条条狰狞扭曲的血丝,体内那星云状的气旋疯狂的旋转起来,心中一股毒火猛的烧腾起来,仿佛要将他的身体焚毁。四周的物件开始轻微的震动,最后竟然随着张霈体内气旋的方向旋转起来。杀气,仿佛被凝练冻结,有形有质的杀气从张霈身体里疯狂的涌现出来,那毁天灭地的气势充满了暴戾的**与杀戮的冲动。

“砰”的一声惊天巨响,整个货船厨房的四周舱壁被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道整个撕裂,粉碎一个人影自漫天的烟尘中走了出来,张霈面沉如冰,双眼赤红如血。杨权将今天一整天吃的东西全部吐的一干二净,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后的一天里,他的胃里也绝对装不下任何东西,谢成就的情况要比杨权好一点,不过也仅仅是好一点。最不济的张杰已经彻底晕过去了,由于受的刺激过大,他在事后三个月才恢复正常。虽然这鬼地方让人一刻也不想多待,可是张霈已经独自进入了货船的船舱,谢成就无奈之下只能在外面等着他。

不知道张霈看见了什么,他没有说,谢成就也没有多问。最后目无表情的张霈抗着晕厥的张杰,脸色苍白的谢成就扶着同样脸无血色的杨权回到了“水蛟”号。离开那修罗地狱般的货船,惊魂未定的杨权终于恢复了说话的力气“谢大叔,你说这么残忍的事是什么人干的?”谢成就一时间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能够使出如此残忍的手段,江湖上各大杀手组织也没有一个听说谁的行事作风如此残忍的,即使是残暴不仁的元人在大厦将倾的时候,镇压起义军的手段也不曾如此血腥残酷。

“不象是情杀或者仇杀,对方明显是一艘远洋货船,可是我注意到船上的货物已经被人洗劫一空,这情形倒象是劫杀。”整理了一下纷乱的思绪,谢成就不是很确定的说道“难道是海盗所为?虽然有些海盗的作风的确是不留活口,但也绝对不会如此残忍。”此时杨权心中算是彻底服气了,凌战天手下怒蛟帮老一辈人的经验和胆识的确比自己这些初出茅屋的年轻小子要强太多。若是平日杨权相信自己同样能够发现那些货物被人洗劫一空的事,可是在刚才那样惨烈的场景面前,自己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谢成就竟然还能留意到线索,这些都是没有经历过血与火洗礼的后辈应该学习的地方。

在这一刻,杨权真的服气了。张霈面朝大海,声音冷的如同寒冬腊月“我知道是什么人干的。”谢成就和杨权同时将目光移到张霈身上,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当张霈自对方货船上回来以后,身上总是透着一种让人全身颤栗的冰冷感觉,在他们内心深处对这种霸炽的气息本能的感到恐惧。“只有日本人才干得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张霈口中每一个仿佛都是咬着牙愤怒的自牙缝中蹦出来的。日本人其残忍至极,凶狠至极,变态至极,全球罕见,在全世界的人类社会当中是独一无二的。

当年日本人在中国进行南京大屠杀时,日军采用枪击、刀砍、刀刺、活埋、火烧、溺毙、踢死、喂犬等手段,残杀无辜市民、村民、难民总共三十万中国人;日本731细菌战部队先后毒杀了近十万中国人,朝鲜人,以及联军战俘;日本侵略者在华北沦陷区制造的许多骇人听闻的“万人坑”这些浸竹难书的罪恶谢成就和杨权是不知道的,可是张霈却清楚的记得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罪行,如此血腥残暴的手段除非是心理变态,否则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够做的出来。

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比诛!屈辱必须用血来清洗,张霈心中吸收的洪荒异种白蛇的兽性被完全激发出来,他的心中现在有的只有杀意,无尽的杀意。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你杀我一人,我便屠你一村;你戮我十人,我即灭你一镇。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全文阅读,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最新章节,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