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武侠小说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阅读 > 第八章 禁忌快感

第十一章 软玉温香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易天下 书名: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一张舒适的床,一个美丽的人儿,但是一床原本应该盖在美好娇躯上的鹅绒锦被却有大半落在地上。韩宁芷一丝不挂的娇俏身躯,以促使张霈全身血液流动速度提升三个百分点的诱人姿势呈现在他面前。全身未着寸缕的韩宁芷就像一具冰雪雕刻的美人,酣睡正香,灵秀的双眸紧闭,微长的睫毛无意识的颤动,鼻息舒缓平稳,樱唇微分,一丝晶莹的液体顺着嘴角落在香枕之上。微微隆起的上,两颗娇艳欲滴的红梅与欺霜赛雪的冰肌玉骨相互映衬,娇俏可爱的秀脐,光洁平坦的,浑圆修长的**,以及双腿间那抹令人心动的惊颤,好一幅美人春睡图。

裸睡!张霈实在爷没有想到韩宁芷会有如此前卫的睡觉方式,虽然科学已经证明裸睡对身体是有好处的,但是这小丫头的思想也太超前了吧,在二十一世纪这么开放的年代,大多数女生睡觉也是穿着内衣或睡衣的。张霈不是圣人,乍见如此春光,怎能不心猿意马,但是现在一门之外还有一个春兰,而且东溟夫人也在等着自己,张霈没有时间多作耽搁。虽然很想知道韩宁芷到底向东溟派的人说了些什么,但是转念一想,其实韩宁芷也并不知道自己多少事情,张霈看她睡的正香,遂放弃叫醒她的打算。

“乖乖小老婆,你好好休息了吧!”张霈在韩宁芷额头亲亲一吻,随手拾起落在地上的锦被,重新为她盖在身上。拉开房门,张霈轻声道“春兰姐姐,我们走吧!”春兰见张霈又唤自己姐姐,这次还将姓名也加了上去,美目朝他一瞥,眼中秋意盈盈,也不知是嗔是喜。张霈被她看的心中一跳,暗忖等他收了东溟夫人,这些陪嫁丫头迟早是盘中菜碗中饭,煮熟的鸭子飞不了。酒席设在宽阔明亮的舱厅,雅致而隆重,出席的尚有两男一女。除了东溟夫人以外,张霈只认识尚和一人。

另外一人看年纪似乎比尚和还要年轻,斜飞入鬓的浓眉剑目,眸子精光奕奕,面白无须,一席白色长袍,全身散发着令每个怀春少女为之怦然心动的独特魅力。女的大约二十来岁,眉目如画,体态撩人,生的颇为妖媚,说俗气一点就是一见之下立刻令人联想到床的那种女人。经东溟夫人介绍,原来那看似年轻男子名叫尚毅,竟是东溟派护派四将之一,擅使双刀,在东溟派也算得上一个高手了。至于那名叫陈芳的女子东溟夫人只介绍说是尚毅的表妹,其他只言未提。

接着东溟夫人又将张霈介绍给三人认识,不过除了尚和略略点头表示亲近以外,尚毅和陈芳都表现的很冷淡,似乎不愿意结交一个藉藉无名之辈,典型的心高气傲的人。张霈心中冷笑,眼中隐含不屑,面上不以为意。为了缓和气氛,尚和轻轻咳嗽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到他的身上,微笑道“张兄弟精华内敛,含而不露,显具上乘武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实在是难得,不知是何方高人门下?”东溟派真是藏龙卧虎,尚和这眼力可比翟雨时强多了,居然一眼就看出张霈不是普通人。

张霈这可真是冤枉了怒蛟帮的小诸葛了,要知他如今已是奇遇连连,早非当日可比,有心人自是不难发现他的特异之处。微微拱了拱手,张霈客气道“小子无门无派,只是学了几手庄稼把势,尚大叔见笑了。”江湖中自有许多神秘古怪的门派,他们并不愿弟子在行走江湖时,泄漏出师门来历。尚和并未多说什么,但是一直没有说话的尚毅却轻哼一声,似不满张霈的回答。居然敢给我老子脸色看,等着瞧吧,看我以后怎么玩死你。张霈完全当尚毅是透明的,此时不与他计较。

陈芳知道尚和是憨厚直爽之人,见他如此推许张霈,便不自觉朝他多看了两眼,这一看之下,才发现张霈竟然长的如此气宇宣昂,英俊不凡,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那对剪水秋瞳中似带着淡淡的春意。这春心荡漾的模样落入尚毅眼中,心中又是一恼,只是张霈是东溟夫人的贵客,碍于身份他不亦得罪,惟有苦忍。见张霈不愿意道出师门来历,东溟夫人心中也是一叹,她也认为张霈是不愿意如实相告。说假话的人是骗子,但说真话又没有人相信,张霈将所有人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东溟夫人声音不带一丝烟火气息,淡淡道“我们还是边吃边聊好了。张霈是真的饿了,眼见桌上尽是珍稀佳肴,此时也不客气,坐入席中,完全是摔性而为。众人依礼数邀东溟夫人入主席就座,尚毅和尚和陪坐左右,陈芳则坐在尚毅之旁,接着才是张霈。恭侯在一旁的俏婢春兰立时趋前为众人斟酒,东溟夫人似不喜饮酒,遂以茶带酒。说来惭愧,桌上佳肴张霈大半从未见过,多是海味珍稀,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毕竟不是富家子弟,张霈的确是没有吃过这些美食,现在虽然财大气粗,但那些敲诈自薛明玉的财物并未取出,而且也没有使用的机会。

除了张霈以外,其他人都是浅尝辄止,似乎这一桌的美味对他们根本欠缺吸引力一般。张霈埋首苦“干”,一点也没有应有的礼貌与客气,饭桌上与别人客气那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东溟夫人含笑看着张霈令人不敢恭维的吃相,心中竟然涌起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奇异感觉,似拨动了心底深处某根细弦。春兰对张霈吃饭的样子也大感有趣,只是苦于身份,不敢笑出声,她不时殷勤的帮张霈斟酒,担心他噎着。吃完之后,张霈还惬意之极的长舒了口气,那完全不看场合,没有任何顾及的模样,仿佛他才是此间的主人。

尚和摸不清张霈的底,只觉得他看似深不可测,却又处处透着天真随和。东溟夫人同样不知张霈底蕴,但是她并不着急,张霈已经上了飘香号,难道还能飞了不成。席散,下人收去碗碟,奉上香茗。张霈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这醒酒茶比之寻常茶水味道要浓烈许多,喝着嘴里满不是味的。其实这个时候的酒说是酿的米酒,张霈喝着并不觉得身体有何不适,根本没有醒酒的必要。心中挂念韩宁芷那小丫头,喝完醒酒茶,胡东胡西的随意攀谈了几句,张霈便淡淡道“承蒙东溟夫人款待了,不过在体有些不适,想要休息了。

”张霈刚被救起,的确需要休息,东溟夫人依他所言,把餐宴结束了。酒足饭饱的张霈没有回到自己的舱室,而是直接来到属于韩宁芷的屋子。韩宁芷仍然在香甜的睡梦中,朱唇微启,仿佛在呼唤王子的亲吻,不过这次身上的锦被却是裹得严严实实,只有一双雪白娇嫩的纤足露在面外。张霈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东溟夫人那双美丽的玉足,成人的丰姿怎是韩宁芷这种小丫头可比的,看着韩宁芷那白皙的足踝,浮想联翩的张霈突然有一种想要一口咬下去的冲动。韩宁芷虽然算不上绝世佳人,但是张霈只要一想到她的初夜权纵在自己手中,他就忍不住一阵激动。

什么样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权。江山美人在手,天下英雄低头。为了上诉张霈心中真正意义上男人的一生,他将来的路还很长。鼻息渐粗,张霈忍不住走到韩宁芷的身边,轻轻亲吻着她可爱的玉足。敏感的纤足怎堪挑弄,韩宁芷把脚收回温暖的锦被中,同时嘴里还不清不楚地嘟嚷道“小白,不要闹了痒”小白!虽然不知道确切答案,但是张霈可以肯定这绝对是宠物的名字。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张霈郁闷道“居然用阿猫阿狗来称呼你未来老公,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妮子。

”张霈仿佛一只饥饿的狼,将他贪婪的唇轻轻覆上了眼前那点朱红,温温柔柔地吮吸,恣意怜爱。韩宁芷秀美的脸颊上渐渐浮出一丝红晕,身体无意识的扭动,被吻住的香唇中不时飘出“嗯”的媚声,撩人心火。张霈灵巧的舌头在韩宁芷满是清雅幽香的檀口中肆意缠搅,挑引,刺激她的**。**的星星之火瞬间变成燎原烈焰,韩宁芷的三寸丁香终于也开始回应张霈的亲吻,唇舌紧紧交织搅动,发出糜的声响。此时如何还睡得下去,韩宁芷被从睡梦中惊醒,她一脸懵懂地睁开凝的双眼,当看清张霈正瞪着一双贼兮兮的眼睛看着她时,顿时羞不可仰的将臻首埋入锦被中。

这小丫头怎么如此容易害羞,张霈苦笑道“宁儿,弄你醒了吗?”“坏哥哥,你只会欺负宁儿!”等了好半晌韩宁芷低沉的声音才从锦被中传出,她说话的时候脑袋也没有露出来。“欺负?好老婆,这你可真是冤枉你老公我了。”张霈脸上露出那种很欠扁的表情,看着身子缩成一团,锦被裹得密不透风的韩宁芷,笑道“好宁儿,刚才你不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吗?居然还诬赖你的亲亲好老公,你还是乖乖出来受罚吧!”“你我我才不怕呢大坏蛋,嘻嘻”韩宁芷反击道,不过藏在锦被中的俏脸却已是一片绯红。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张霈嘿嘿一笑,高声宣布道“真的不怕?那我可要动手打了。”话刚说完,张霈猛地一下子掀开了盖在韩宁芷身上的锦被,在尖叫声中韩宁芷之丝不挂的雪白**再次暴露在空气中。张霈的目光立时被韩宁芷胸前娇小的所吸引,男人的手是最好的产品,不知道以后这对自己全心打造的诱人之处,会是怎样一番光景。想着想着,全身一颤,张霈竟连口水的流出来了。两颗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的粉色樱桃映衬着韩宁芷水嫩冰肌玉骨,显得分外诱人,她的双腿紧紧夹紧锦被一角,掩住少女的禁地。

“还给我,坏哥哥,快还给我!”韩宁芷**紧闭,双手遮蔽着微微隆起的发育处。张霈知道此时不能太过份,韩宁芷还是脸嫩皮薄的小姑娘,现在毕竟是东溟派的船上,这幼娈之癖虽然不是什么杀人越货,天理难容的恶行,但是毕竟还是会惹人非议。若是再传到东溟夫人耳中,张霈将她收入私房的幻想可能就要夭折了。张霈借口身体不适才摆脱东溟派人的纠缠,现在是万万不能在韩宁芷屋中多待的,更甭逞在这里睡觉休息了。来日方长,这青涩的果子还是等完全成熟了再摘采好了,难道这孙猴子还能翻出如来佛的五指山不成。

张霈脸上露出一副大灰狼摇尾巴的表情,将锦被重新盖在韩宁芷身上,掩住她外泄的春光。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韩宁芷究竟告诉了东溟派什么事情,张霈心中有个打算,只是这样做会不会成功他还没有把握。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全文阅读,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最新章节,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