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武侠小说 >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阅读 > 第八章 禁忌快感

第七章 客栈激情(下)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易天下 书名: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好宝贝,哥哥马上就给你。”张霈的双手恋恋不舍地离开在自己搓捏之下泛着艳红的丰耸娇挺,开始朝着单疏影的发起进攻单疏影唯一遮羞的短裤在张霈的一双魔手下不知何时离开了自己柔软的娇躯,晶莹无暇的**玉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雪白细腻的娇嫩肌肤柔滑软润,吹弹得破,手感色泽均属一流。单疏影这块地在张霈的不懈开垦下已经开始焕发出一股属于妇人的妩媚诱人与成熟风韵,如花般娇艳的少女正不知不觉向着性感成熟的少妇发生不可逆的转变。

张霈不停地爱抚单疏影玲珑有致的骄人玉体,眼睛却停留在她神秘柔嫩的圣洁幽壑,感觉着那里涌动的润意与黏湿。张霈的大手越过活那片芳草萋萋的黑森林,慢慢将大手滑向少女令他魂牵梦萦的娇嫩,身体传来一浪高似一浪的强烈快感,酸、痒、酥、麻,单疏影高耸的胸脯荡出一圈圈美丽而诱人的曲线。欣长秀眉微蹙,媚眼春意迷离,娇喘吁吁的檀口中不时发出一声声令人魂荡魂摇的嗯嗯唔唔,咿咿呀呀娇喘吁吁,香汗淋漓,单疏影整个身体娇软无力的依在张霈温暖的怀里,仿佛一只被剥光了的小羔羊,惹人怜惜。

张霈将鼓胀欲炸的火热,往单疏影**的送去,身子向前一挺,炙热的男**望重重进入她娇嫩的身体深处被翻浪涌,春色无边。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一声幸福而愉悦的高声长叫结束了一切。不停娇喘的单疏影躺在满头大汗的男人怀中,激情过后的她**的身体尽是一片娇羞的潮红,随着急剧的呼吸,说不出的诱人激情过后张霈却并未见丝毫疲倦之色,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全身放松,静静体会这**后的余韵感觉。一个缠在张霈身上的滑腻娇躯蛇般轻轻扭动起来,单疏影伸出香软滑腻的舌尖轻轻在男人的胸口允吸。

张霈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将单疏影紧紧搂在怀中,坏笑道“小妖精,这么快又想再来一次了吗?”单疏影在张霈胸膛的敏感部位用力咬了一口,娇嗔道“总是爱说疯话?”“疯话?”张霈学着单疏影的声音说道“啊哥哥不行了影儿要不行了”“呀!”单疏影一声惊叫,撑起身来抡起拳头在张霈胸膛又锤又擂,张霈看着那两团耀眼的白花花的雪白丰硕玉兔般弹跳起伏,两点殷红的娇艳更是刺目惹眼。张霈甚至能听见自己喉咙滚动吞咽唾液的声响,他情不自禁的反身将单疏影压在身下,在这美妙的玉体上贪婪的抚摩亲吻起来。

没多久,单疏影的本已逐渐平缓的呼吸再度粗重起来“哥哥不行了影儿受不住了”单疏影轻轻按住张霈在自己身上游走的那双散发着热气的魔手,道“哥哥,影儿不行了”“嗯”刚才单疏影一共泄了三次身,张霈知道她已经不堪自己再征挞了,他强制压下沸腾的**,翻身放开怀中美人儿,同时把右臂放在她的玉颈下面让她枕着。男人**太强烈而又没法找到能够满足自己的女人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张霈左手将单疏影胸前上可爱的相思豆握在手中,笑嘻嘻的望着他,眼中满是捉弄的狡黠之意。

“哥哥,坏死了。”单疏影全身仿佛触电一样,酥、软、麻,伸出纤手将张霈的魔爪抓在手中,告饶般道“哥哥,别在逗影儿了,人家真的受不了,真不知道你是什么做的。”“你说我是什么做的?”既然双手都没有发挥的余地,张霈便将身子紧紧挨在单疏影**的娇躯上,让火焰般的灼灼热力,通过肌肤传入她体内。单疏影轻轻翻侧了一子,将粉脊玉椎整个贴*在张霈怀中,娇声道“哥哥,陪影儿说说话吧!”张霈笑道“说什么”沉默了片刻,单疏影轻声道“我把自己的事讲给你听,不过听了,哥哥可不要笑话人家”张霈心中一颤,单疏影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而他这个作丈夫的竟然连她喜欢些什么都还不知道,实在是有些对不住人家。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单疏影抓着心爱男人的大手,轻轻将它覆在自己丰耸的娇挺上,感受着整颗心都被他握在手中的温暖,慢慢的开始吐露少女的心声“东溟派在流球享有很超然的地位,生下来就是东溟派小公主的我注定没有朋友,童年孤单但我至少还有一个幸福的家,爱的爹娘”单疏影说到这里,她的眼睛突然红了,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仿佛随时都可能破眶而出。感受着怀中那娇柔的身子在轻轻的震颤着,张霈无声的叹了口气,伸手翻开身旁锦被将两人**的身体来盖掩起来。

“可是幸福却转眼就离我而去,因为爹被人害死了”单疏影的声音寒的就像缭绕在无间地狱的阴风,那刺骨的冷意令张霈都不禁有些皱眉,心中暗自想道,原来她都知道。“那时娘以为我还小,什么都不记得,所以就瞒着我,以后也从来没有提起过”单疏影的声音有些呜咽,惹人怜爱,“我知道母亲是担心我去找仇人报仇,她是关心我,所以虽然我早已知道父亲并非如她所所是得了不治之症,但却一直都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天下幸福的人都一样,不幸的却各有各的不幸,张霈倾听着少女向自己倾诉从未对第二个人说起过的心事,忍不住心中恻然,有力的双手紧紧抱着她,似乎要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她,驱散她心中的冰冷。

张霈在单疏影耳边柔声道“影儿,在你前二十年的生命中我不能陪伴你,但我保证在你以后的人生里我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疼爱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单疏影轻轻“嗯”了一声,脖子缩了缩,声音坚定道“我一定要杀了那个毁了我的幸福的人,为自己,也为母亲”张霈轻声道“影儿,你是我妻子,你的仇就是我的仇,我不会放过他的。”单疏影感受到张霈对自己的爱,她按紧男人覆在自己酥胸上的大手,把整个人缩近了他的怀里,心情放松下来,继续道“大家都怕我,不敢与我亲近,特别是我长大了以后,所有人见到我的时候都是恭恭敬敬的”人没有朋友那要怎么活?想想自己读书的时候那些和他一起聊天、逃课、打球、玩游戏的同学和朋友,张霈的鼻子有些发酸,他强笑道“那是因为我的宝贝影儿实在是太美丽了,美的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连月宫里的嫦娥仙子也比不上看见你的人都自惭形愧,连上来搭讪,嗯,连上来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哪里还谈得上和你亲近其实想和亲近的人不是没有,但是你是东溟派的小公主,没有身份的人连和你说话的资格都没有”“真的?”听到张霈近乎肉麻的赞美,单疏影美丽的眼眸再次亮起耀眼迷人的光。

“当然是真的?”张霈轻轻移动了一体,感受着与怀中美人儿玉背粉臀紧紧相贴的动人感觉,继续道“以前有个名叫商秀珣的女子,她家里是经营牧场的,那个牧场里养着几千匹战马,可以说是富可敌国。可是啊!她和你一样,因为美貌和身份的关系,所以一个朋友也交不到”单疏影幽幽一叹,轻声道“这位姐姐真可怜。”“不过她最后遇见了一位真正爱她的男人,而且难得的是对方还是富贵人家,与她门当户对。”张霈当然知道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才是最能打动少女心扉的,“她们最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单疏影果然甜甜一笑,*在男人怀中的娇躯轻轻扭动了一下,柔声道“影儿也很幸福,因为影儿遇见了哥哥。”张霈不知廉耻道“影儿,你的话说错了,应该是你比她更幸福才对。”单疏影秀挺的瑶鼻中轻“哼”一声,轻轻叹息道“人家商姐姐遇见的是王子,而影儿遇见的是绝世大魔王。”宋师道那傻帽除了比我专情,全身上下他有哪一样强过我,不过这话张霈没好意思说出口。单疏影娇声道“哥哥,影儿有件事想求你?希望你能答应我!”求我办事?张霈微微一愣,伸手轻轻抚摩单疏影的脸颊,笑道“小傻瓜,我们俩之间还用说什么求不求的?说吧,什么事?”单疏影声音柔柔的撒娇道“你先答应人家嘛!”见美人儿似已敞开心扉,张霈心中甜蜜,虽然知道按照以往台湾肥皂剧里剧本的发展规律来看,答应了绝对要吃亏,但他仍然点头应允道“好影儿,哥哥答应你,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会替你办到。

”单疏影飞快的敛了敛欣长的微卷的睫毛,声音轻快道“我希望你能让我娘快乐。”“好。”张霈想也没想就脱口答应了单疏影的要求,不过他强大的大脑记忆功能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又将这句话反反复复在脑海中回响了十万八千次,不禁失声问道“影儿,你刚才说什么?”单疏影调皮道“我让你要想办法让我娘快乐。”天底下有这种好事,张霈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妻子让我去帮岳母“快乐”,男人的心开始不安分的跳动起来。“自从爹去世以后,娘就一直闷闷不乐的,这些年我从来没见她真正开心笑过。

”单疏影幽幽一叹,旋又有些激动的说道“但是自她收你为徒之后,我发现娘的笑容渐渐多了,以往她虽然也笑的很好看很妩媚,但这是不同的,现在她的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高兴。所以我才希望哥哥能多陪娘说说话,陪娘”晕!我就说天上怎么会掉丈母娘嘛!原来是让我当“三陪”,若陪睡我到挺乐意,张霈的心仿佛从云端落到了谷底,再次用血淋淋的事实,应证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真理。单疏影摇着张霈的大手,让他感受着胸前娇嫩在手掌中胀大的全过程,媚声道“哥哥,怎么样嘛?你可是答应人家了,不准反悔。

”“影儿,皇帝还不差饿兵呢?你要哥哥帮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啊!”张霈在单疏影火烫的耳垂上轻轻舔了一下,美人儿浑身轻颤,**不由紧紧地夹并起来。“你”单疏影低声吟呤一下,慵懒地将身体挪了挪,挤在他强壮的胸脯里,呼吸着属于心爱男人特有的气息,“你要人家表示什么?”“你不知道?”张霈将挺起的轻轻地顶在单疏影湿滑的花蕾上,笑着说道“我要你”空气再次暧昧起来,一个法式湿吻直到两人近似窒息时才喘息着依依不舍的分开。

张霈的手移到了单疏影那滑腻的幽壑,嘴唇舔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舔、舐、吸、允,直让紧咬朱唇的美人儿发出诱人的“嗯嗯”声。张霈搂过单疏影那白花花的大腿,脸贴着大腿内侧滑腻的肌肤不断落下一个又一个火热的吻。单疏影的身子轻轻地抽搐起来,身上仿佛无数在蚂蚁爬行,羞涩地睁开春意昂然的眼睛看了张霈一眼,仿佛在呼喊爱人快点疼爱自己。张霈猛然压去,喉间不断发出低沉的嘶吼,她紧紧抱着单疏影纤细的腰身,分开那湿润的花道,猛然一挺,两人同时发出一声酣畅淋漓的酥爽轻吟。

在张霈近乎无度的索取中,两人不断变换姿势,一声声激昂的呻吟从单疏影红艳艳的樱桃小嘴里颤抖地逸出。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全文阅读,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最新章节,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