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仙侠小说 > 重生之步步仙路全文阅读 > 番外之我是兔兔(下)

第三五六章 二重天清阳

本书类别:仙侠 作者:宅女日记 书名:重生之步步仙路

第三五六章二重天清阳这三年来,水蓝大陆热闹之极。正道,魔宗各个门派派去遮天岛试炼的弟子,还有无数散修,一夕之间,连同遮天岛消失的无影无踪。遮天岛被用作各派弟子试炼之地,当然不会放任它不管不顾,正道诸门和魔宗三派,每年都会交付一部分灵石给距离遮天岛最近的一个小门派,让他们就近维护笼罩遮天岛的大阵。可那个名不经传的小门派,竟然也不见了,只留下一座空空的岛屿,和带不走的房屋。这样一来,要说那紫玉门和遮天岛的诡异消失事件一点关系都没有,傻子都不会相信。

可别说水蓝大陆,就是其他星球也没有见到紫玉门人的影子,他们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隐仙派,执法堂。韩真冷着脸,眼睛像刀子一般,在下面站着的执法堂弟子身上,来回巡视。她得了执法堂武长老的青眼,收了当弟子不说,还将执法堂的大部分事情全都交给她处理,更是助其凝结元婴,如此看重,让韩真在隐仙派的地位提升了不少,在执法堂就更是位高权重,仅在武长老之下。“查到什么?”她的声音,跟她的人一样,没有一丝温度。

下面的人紧了紧心神,恭敬的答道:“师叔,遍寻不到紫玉门弟子的踪迹,弟子询问过曾经与紫玉门人有过交集的人,据说他们很早就在准备离开,问及目的地,却讳莫如深。”另一个弟子,紧跟着说道:“遮天岛消失的地方,弟子仔细的勘察了几次,也请天元门的人帮忙看过,和之前的结论一样,大阵所覆盖的区域,延伸至地下三十丈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被挪移走,至于是如何办到,天元门的猜测是,和咱们隐仙派当年从地球搬迁来水蓝大陆,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年各派送弟子去遮天岛后十余天,遮天岛才消失,这期间从遮天岛上出来的人并不多,弟子查访许久,只能确定四个人。允家的允之谦,毕家的毕闲云,太一宗的云剑子,妙心宗的安玉婷,还有一人,只听闻她是同这几人一齐出岛,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无法确定。”第三个弟子接着报告。“是谁?”韩真冷声问道。“是……莫师姐,莫颜。”那人踌躇了一下,看到韩真冷冽的目光看向他,一阵紧张,脱口而出。“碰!”猛的一拍,手下的桌子变成碎末,“什么莫师姐,她早就叛出宗门,是我隐仙派之叛徒。

”韩真声色俱厉的呵斥道。“是,弟子知错。”赶紧下跪叩首,没有丝毫停顿犹豫,要知道,面前坐着的,可是执法堂有名的煞星,心硬如铁,分派下的任务做的好是应该,可若是有一点差错,定重责不怠。“只有这些?”韩真轻飘飘的一句话,下面人的心弦立时绷的紧紧的。“紫玉门现在被天元门占据,据说是想要寻找遗留的蛛丝马迹,到底事实为何,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弟子曾想偷偷过去探查,却发现那岛上守备森严,只得作罢。”韩真拧着眉,静静思索着,天元门肯定不会闲着没事干,那就一定是那岛上有让他们心动的东西,可最初,在天元门没有封闭那里的时候,他们多次派人过去查看过,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啊。

不过她心中隐隐有个感觉,天元门在追查的事情,一定和消失的遮天岛和那该死的紫玉门有关。她紧咬着牙关,心中一片愤恨,若不是遮天岛离奇消失,岛上的人行踪不明,付宁宁和付婉婉殒命的事,她一早就差个一清二楚,哪容杀人凶手逍遥至今!“允之谦,毕闲云,云剑子,安玉婷……”她一个一个点着名字,“去查,给我仔细的查,师兄是元婴期的剑修,寻常元婴期的修士哪里是他的对手,何况,还有那么多弟子跟着,遇到强敌再不济,也能跑掉一个两个,哪能被人全歼。

”“这事,定是元婴期修士做的,只是不知是正道还是魔宗,允之谦三人都是元婴期修士,在遮天岛上多年,认识的人只多不少,去打听清楚,到底有哪些元婴修士在岛上。”“还有一件,妙心宗的安玉婷既然是和他们一起出来的,他们之间有何关联,是何交情?那安玉婷进遮天岛没有多久,妙心宗又是出名的没有可战之力,定是有人帮忙,十有**就是他们,只是不知道,莫颜那贱人是不是也借了光……”她说到最后声音已是极低,可下面的几人还是清楚的听到她说的每一个字。

几个人隐晦的交换着眼神,在韩真甩手后,依次退出。离开执法堂老远,方才都松了口气。“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明知道韩师叔最恨的就是莫颜,别说称呼她师姐,就是提一下名字,她都要生气半天。”“唉……我也是给吓的,韩师叔上次因为什么罚平师兄,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不就是回话的时候,磕磕巴巴,话说的慢吗。我一着急,就脱口而出了,唉!”“以后多注意一点,咱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无过?如何无过?那允家,毕家的门槛都快被踏懒了,一直打哈哈。

太一宗的人脾气最是古怪,一说找云剑子,就关门谢客,水一派以势压人,想逼他们就范,人家倒好,直接封闭山门。五大派的面子都不卖,怎么会单单就给咱们隐仙派脸?查那岛上元婴期的修士都有谁,只能从别处入手。”“若不是莫师姐……莫颜脱离了宗门,咱们还能去妙心宗的安玉婷那里打听打听,听说她们是义结金兰的姐妹,莫颜就是为了安玉婷去的遮天岛。”“快别这么说,付师伯他们为何去遮天岛,别人不知,咱们还能不知,还不是被她落了面子,想去遮天岛走一遭,正正名声,若不是这样,也不会遭了大难,殒命在那,韩师叔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让人一见就胆颤心惊的。

”“还不是容师兄惹出来的祸事,若不是他见异思迁,就不会有这许多麻烦。现在事情虽然过去多年,可咱们隐仙派的弟子行走在外,依然免不了在背后被人指指点点,莫师姐哪里不好,哪里比不过那无为宗的郁袭香,哼!活该他现在出事!”“郁袭香可是无为宗的首席大弟子,以后就是无为宗的宗主,莫颜就算天资再好,也不过是个没依托的‘孤女’,别忘了,她的师傅,是因为什么死的,师傅做了那样的丑事,做徒弟也受连累,出了事以后,莫颜常年不在门内,怕也是这个缘由。

”“戚!容师兄要是知道现在无为宗的情况,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吧,听说,马上六大派就要同时公布首席大弟子的人选,咱们隐仙派必是楚师叔无疑,其他几派也早有定数,就是这无为宗,若是弄出一个行踪不明的首席大弟子出来,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定是要重新另选的。”“这一啄一饮,自有天定!当日他做下那等丢人的事,怕是没想到会有今天吧。”“外人不知道内情,难道咱们隐仙派的人也是睁眼瞎子?分明就是容师兄负了莫师姐,现在他们遭了难,莫师姐却逃出生天,哈,这就是报应!”“算了,不管怎么说,都是咱们隐仙派的人,私下里说说就罢了,到了外面,可不能如此,没得丢咱们自己的脸。

”“真是憋气,到了外面还要为那种人辩白……”“大姐,你来啦。”李茹馨心有所感,睁开眼睛,看到安玉婷笑盈盈的站在她面前,唇角自然的向两边勾起。“你倒好,在这里躲清静,难为我,又帮你做了回恶人。”安玉婷假意嗔怪道。“谁叫你是大姐呢,你不帮着我,谁帮着我。”李茹馨俏皮的眨眨眼睛,水样的双眸,波光潋滟,尽是笑意。“唐润风哪里不好,怎么这么不招你待见?”安玉婷也不用她招呼,自己寻了个地方坐下,问出长久以来的疑问。“没有哪里不好。

”李茹馨轻轻一笑,说的云淡风轻。她对唐润风也不是全然没有好感,可这远远不够。莫颜的事就是前车之鉴,女人虽说到底要嫁人不错,可修真者却没有这样的硬性要求。做不到举案齐眉,夫妻恩爱,还不如孤家寡人一个来的自在,无拘无束。地球上的人追女孩子可是花样百出,若是仅仅是这样闭门不见,唐润风就打了退堂鼓,那她也没必要再费心留意他,还是当师兄一般敬重了事。要不是当年曾经亲眼目睹他与水莲碧双生两姐妹的纠葛,连这个考验的机会她都不会给他。

说到底,她看中的便是唐润风的“傻”。不管别人如何评论他,单就那一件事,他就是个傻的。而和这样有些聪明,实则很傻的人相处,甚至以后一起生活,才会舒心,才不会累。安玉婷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她们三个姐妹,李茹馨最聪明,也最有主意,若说谁能左右她的心意,怕是只有莫颜一个人了。只可惜,小颜一直没有消息,也不知道传送过去的那边是什么样子,有没有危险,过的好不好?这三年,她们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找寻魔偶和制作魔偶的方法,可一直没什么太大的收获,收到的魔偶无不是有所缺失,哪怕是李茹馨的义父,号称阵法大师的李秋亭李师伯,都对修补魔偶,束手无策……“二妹,宗门的首席大弟子之位,我们真的不争一争吗?”安玉婷换了个话题,过不多久,六大派便会将人选公布,妙心宗有实力竞争这个位置的人不少,但是要真算起来,怕是只有她们两个,和宗主亲传弟子丁岚。

李茹馨摇摇头,轻声说道:“丁岚和我们一向走的近,她当了首席大弟子对我们没有坏处,咱们这一支一向超然,没有必要卷进那些勾心斗角中。摆在明面上的东西,都是虚的。现在妙心宗有什么事,宗主还不是第一时间和师傅商量,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安玉婷了然的点头,她也只是担心郁袭香有朝一日回来,另生变故罢了,若是她或者二妹当上首席大弟子,起码还能起到一个制衡的作用,但听到李茹馨如此说,也觉得很有道理,明里的事情真的做不得准,六大门派表面风光无限,背地里,还不是有看人脸面的时候。

为了这六大门派同时选定首席大弟子的事,她们不知道筹谋了多久,费了多少脑细胞,私下里做了多少事。当然,仅仅靠她们两人肯定是不够的,安家,毕家,允家,还有欧阳家,她救了一命的欧阳丛杰,也出了不少力气。这几大家族虽然在水蓝大陆远没有在他们各自的星球有影响力,但是借着遮天岛离奇失踪一事,水蓝大陆上人心稍有不稳,适时施力,让六大派早定后继之人,还是没有问题的。谁又能想到,这么大的事,却是两个小女子,一手策划,一手推动,继而成事!“也不知小颜在那边怎么样了……”安玉婷叹息道。

“她一向能把自己照顾好。”李茹馨虽然如此说,可眼中却有化不开的担忧。“我现在倒希望小颜不曾离开隐仙派,起码,还能知道是生还是……”“那个满世界找小颜的楚前辈,不是驽定小颜不会出事吗,义父也说楚前辈不是一般人,绝不会无的放矢。”李茹馨微蹙眉心,她自然希望莫颜平安无事,可不管谁说,总归没有亲眼让她看到,来的安心。“当日容白羽若是知道小颜还有这样一门亲戚,怕是永远都不会放手,只会将小颜抓的死死的,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安玉婷咬牙切齿,面带怒容的说道。

李茹馨揉了揉眉心,“这是容白羽的不幸,却是小颜的幸事!那种男人如何配得上我们小颜,与郁袭香作对倒是衬当。我只希望他们命大,有回这水蓝大陆的一天,呵!一个失了首席大弟子之位,一个在门派不得人心,一定很有意思……”顾长寿觉得婉儿没先到家,而是先来他这里,一定是来查账的,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用钱的地方,竹筒倒豆子一般,事无巨细的说起来。“我不是回来查账的。”莫颜有些哭笑不得,顾家村的发展,她还愿意帮忙参详参详,毕竟借了这顾清婉的名字,占着人家的身份,帮顾家村富起来,不过是小事一桩。

“是是,婉儿现在是仙师,自然不耐烦听这些。”顾长寿讪讪的道,这两年他实在是舒心的很,村里一天过的比一天好,见到婉儿回来,自然激动,也就忽略了婉儿现在的身份,仙师是什么人,哪会关心这些。莫颜淡淡一笑,看顾长寿的脸色,见他如此说,便将他的想法猜个**成。“不管我是不是仙师,终是这顾家村的人,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现在既然我有能力帮村里,自是义不容辞,何况我娘还在村里住着,我不能时时在她身边侍奉,还要劳烦村长帮忙看顾。

”“这是什么话!”顾长寿的眼睛笑得都没有了,“都是咱们应该的,都是一家人不是,一笔写不出个顾字,嘿嘿!”“我回家去看我娘。”莫颜拿出一袋灵石,放在桌子上,说道:“咱们顾家村临近大山,村里人常去打猎,买些灵石手弩发给他们,安全上也有保障一些,村里越来越好,也难免不被人惦记,总要有些自保能力,免得以后出事无力应对。”她见过婉儿娘的藏得那支灵石手弩,在修真者眼里,不过是不痛不痒的小玩意,但对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一件利器。

顾家村地处偏僻,以前过的不富裕,自然不会招人眼,以后嘛,倒是难说,不说始源星上有没有土匪强盗的,光是村长家里摆着的那些机械,就足以让临近的村落动心。明抢倒是不至于,暗中偷鸡摸狗就不好说了,有了灵石手弩,也能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再就是这山里,还真是不安全。边缘地带只是一些低阶灵兽,倒是不难应付,越是深处,灵兽的品级就越高,偶尔会有捞过界的情形出现,村里人也不是没有因为这个受过伤送过命。“婉儿你说的对。”顾长寿的神色很郑重,只要关系到顾家村的事,对他来说就是头等大事。

“可灵石你都给了我们,你自己怎么办?我听说,仙师用到灵石的地方更多。”他面有愧色,婉儿为村里做的实在太多,他很想将灵石还给她,可又舍不下,村里人的安危也很重要啊!“无妨,我没什么花销的地方,灵石来路也正当,门派每个月都有发,我自己还留下了很多。”反正顾长寿是不可能去天机门问她一个月领多少灵石的,对普通人来说,仙师就是无所不能的,不是吗?连灵石都比他们得的容易。莫颜嘴角嵌着笑,告辞离去。顾长寿看着桌子上的一袋子灵石,目光坚定,心中暗暗决定,今后一定要对婉儿娘更好一些,婉儿心心念念放不下的,不就是她娘吗?她不能尽孝,咱们就帮她多照顾,把这孝……尽了!“娘,我回来啦!”莫颜看着站在门口迎她的婉儿娘,含笑招呼。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婉儿娘有些恍惚,看到这个肖似女儿,又不是女儿的人,五味俱陈。待到莫颜走近,她颤抖着伸出手,朝莫颜的脸摸过去。莫颜没有动,静静的站在那里。“婉儿……”婉儿娘哽咽着,眼泪在眼中打转。“娘,咱们进去说话吧。”她回来的消息,在这个小村子里很快传开,婉儿仙师回来啦,还不是头等大事?老的小的,男的女的,全都聚集在她家周围,却又不敢上前,只直勾勾的盯着她和婉儿娘的一举一动。莫颜将婉儿娘扶到屋里坐下,婉儿娘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默默的与她进来,回家后,倒是镇定了不少,不若刚刚见到女儿活生生的脸那样激动。

“你……原本是什么样子?”婉儿娘迟疑许久,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出来。她甚至不知道这个幻化成女儿模样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今日见到她略有变化的脸,隐隐有些预感,再过几年,怕是再难见到“女儿”,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慌乱。莫颜想了想,随后在周围布下结界,用法术幻化出自己真正的容貌,只片刻,又恢复过来。即便是在顾家村,不会有什么危险,她还是小心的,没有卸去脸上的换容水,只用法术幻化,满足婉儿娘小小的要求。婉儿娘呆呆的看着她,半晌才又问道:“我一直在为婉儿祈福,吃斋拜仙,真的有用吗?”“当然!”莫颜很肯定的回答。

两年前,她第一次回来顾家村,告知婉儿自杀的真相,婉儿娘便觉得生无可恋,有了轻生的念头。不得已,她只好将轮回转世那一套搬出来,说婉儿是自杀,轻生是大罪孽,要是没有人为她祈福,便会滞留阴司,不能投生转世。至于为什么不是拜佛祖菩萨,当然是因为莫颜修的是仙道,自然要拜仙。倒是选择哪一路神仙让婉儿娘祭拜,她着实费了一番心思,最后选定了阴司阎王。不是说,阴魂全归阎王爷管吗,拜他正对路。阎王爷的形象,她不知怎么就觉得黑面包拯的形象很贴切,用大块的白玉,给婉儿娘弄了一个阎王仙像,最后还恶搞的将他的脸弄成黑色,看着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对于不知内情的婉儿娘来说,反而觉得这样不同常人的形象,比较像有大神通的神仙。

那阎王可是掌管阴司的,这始源星的仙师,哪一个有这么大神通,和别人不一样才对,要是一样,她还真不信莫颜所说的话。“那婉儿什么时候能转世成人呢?我以后还能见到她吗?”婉儿娘急切的问道。当时她听了莫颜这种从未听过的说法,阴司,鬼魂,说的头头是道,有些晕头,只记得日日祭拜,却忘了其他的事,慢慢静下心,才想到这些,一直等着莫颜回来,想要问个清楚。“她何时能转世,还要看她的罪过消除多少,转世到哪里,都是阎王所定,咱们哪能知道,何况,就算婉儿转世也不会保有前生的记忆,不会记得你。

”莫颜在心中鄙视自己,越来越像神棍了。可她需要婉儿娘活着,这个谎言虽然处于她自己的私心,可的确是给了婉儿娘活下去的信念不是吗。“是啊,你说过,她转世以后就不会记得我,也会有新的家,新的爹娘……”婉儿娘有些失魂落魄,过了一会,目光又渐渐清明坚定起来,“不管怎么样,现在我是她的娘,我要为婉儿赎了这罪过,让她早早脱生!”莫颜低下头,静默不语。也不知妈妈和大雷叔过的怎么样?!她虽知道这始源星和水蓝大陆有所联系,却苦于查访不到踪迹,那些流入始源星的水蓝晶,数量极少,天机门曾经出现的几次,最后得知,是从外面买来的,而卖家,还不止一处,都不是她目前能接触到的。

她还没有嚣张到跑出去独自调查,自己有几斤几两她还是掂量的清的,在这始源星上,诸如天机门这样的庞然大物,都混不开,又何况是她一个连元婴期都不是的小人物。徐徐图之,稳扎稳打!便是她给自己定下的策略。“雪颜师妹。”新允眼前一亮,只觉得雪颜师妹两年没见,变漂亮不少,身形长高了些,更显苗条妖娆。待到近处,一双眼睛更是黏在她身上,移都移不开,那皮肤如玉般晶莹通透,粉嫩的能掐出水来,火红的小太阳在她周身游移,像从霞光中走出的仙子,眉眼如画,款款而来。

“新允师兄。”莫颜真不想见到他,但迎面遇上,也只能行礼打招呼。“恭喜师妹,不单修炼至炼气期八层,九天艳阳功亦有所精进,进入二重天的境界。”左家在天机门根深蒂固,新允对门内的功法有所了解也不足为奇,修炼九天艳阳的,又不是只有她一人。不过能看出她的九天艳阳有所突破,就与家世没多大关系了。这个花花公子,肚子里还是有点货的,莫颜在心里暗暗嘀咕。一重天即为初阳,二重天是为清阳。炼化了星火珠,为九天艳阳功找到了种子,她的九天艳阳功不止不再流于表面,还有质的飞跃,一下子就进入二重天的清阳阶段。

九天艳阳虽是一门提升修为极快的功法,每一重天的境界却极其难练,而境界达不到,诸多相应的神通自然施展不开。(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阿门!!!~~~)。.。更多到,地址ΜοΜ。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仙侠小说 重生之步步仙路 全文阅读,重生之步步仙路最新章节,重生之步步仙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