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仙侠小说 > 重生之步步仙路全文阅读 > 番外之我是兔兔(下)

第五八三章 抱抱

本书类别:仙侠 作者:宅女日记 书名:重生之步步仙路

第五八三章抱抱“炼虚?”雪颜挑眉。 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化神。”方亦儒一副上级审视下级的满意状,轻轻颚。两个人相视而笑。“你们两个这哪里像是久违重逢的夫妻啊”蓝光灼一个劲的摇头,对两个人的表现十分不满。“不像。”蓝光雉瓮声瓮气的点头附和,表情十分认真。雪颜抿嘴一笑,含笑不语。当着这种多人的面,她该如何?方亦儒该如何?她倒是想给他一个久违的拥抱来表达一下自己内心的喜悦,可要是真这么做的,估计在场的这些人会很接受不了。

“我看你还是伤的不重”方亦儒转头面向他,目光微闪,缓缓说道。“怎么不重,能到这里都算我命大,你们是不知道啊,那琉璃水母一族的王母可真不是盖的,这还是受了伤,要是全盛时期,怕是我不死也要去半条命,还好有后面那些人帮我转移目标,啧啧,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了”一想到被他引到水晶宫之上的水一派修士,蓝光灼突然心情大好,扯开嘴角,露出一齐的两排小白牙,自己笑起来。“那你自己回去看看好了,反正魔炼城才刚刚启程而已,不算太远。

”雪颜揶揄的笑道。老友重逢,雪颜的心情一直明朗如晴天。“上了你们的船,再想下去谈何容易。”蓝光灼故作哀怨状,连连叹气,“你也不问问你的夫君拐带着咱们跟他做了什么,水蓝大6,再没有咱们哥俩容身之地啊”他语气一转,对雪颜连连眨眼,十分幽怨的说道:“你们可要对咱们兄弟负责啊”雪颜仿佛看到了方亦儒脸上多了无数条黑线。“你们做了什么?”还水蓝大6没有容身之地?开什么玩笑,水蓝大6有多大,当她不知道吗,哪里就放不下他们两个,就算蓝光电鳗的本体大点,一个波澜海域不是将一族的蓝光电鳗都装下了吗?还是说,这三个人做了什么得罪本族的事?波澜海域也呆不下去了?“要是再晚走个一时半刻,估计就会有人杀过来了,也难怪你不知道。

”蓝光灼的语气颇为感慨,好似十分难过没被人追上的样子。雪颜想到他们三个相继而至,蓝光雉是最先到的,本体突然从海里跃出来,吓了底下的弟子一大跳,差点当成来犯之敌打起来,还好她的一直神识外放关注方亦儒的动向,及时制止住。蓝光雉这边还没说上几句话,方亦儒就到了。电影里怎么说的来着?脚踏七彩祥云而来?这位可没有,人家身携雷光而来,天空被染成一片肆意的紫色电网,绝对称得上是闪亮登场,要多拉风就有多拉风,再加上外貌分数很高,惹得城中的女修士目光一阵阵闪亮,吸引异性指数蹭蹭往上飙,她原本那点感慨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她万分不想承认的一点点小情绪。

蓝光灼是最后到的,相比前两个,他的出场更加有创意,犹如驾着风狂奔,到了地头,先喷了一大口血,一边擦着嘴角,一边还傻乐,念念有词什么“总算赶上了”“就我最倒霉”之类莫名其妙的话。然后突然想到什么,强烈要求马上启程,态度之坚决,神态之诚恳,雪颜前所未见,虽没弄明白这三人搞得什么名堂,她还是下令立时启程。对于蓝光灼的负伤状态,他不说,她也不好多问,关乎化形妖兽的尊严不是。但他自己主动提起,就是另一回事了,她当然会好奇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听蓝光灼讲故事,比说书人还要精彩,雪颜几次恍惚,竟是生出一种蓝光灼被“穿越”“附身”的感觉。不得不说,蓝光灼十分有语言方面的天分,只是凭借着和地球来的修士偶尔交谈,就能掌握如此之多词汇用语,让人不服都不行。听他说话,就好像以前在地球听人“侃大山”的感觉,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当时的场面啊,人群的慌乱啊,各色各样人脸上丰富的表情,甚至还十分不厚道的猜度一下人物的内心,不时还怪模怪样的学几声……这哪里还有一派妖兽的风范啊她敢说,蓝光灼是她见到最另类的一只了,前面绝对无古人,后面可以期待一下来者………看看蓝光雉的表情,明明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事,竟像是生在别人身上似的,听得十分认真,目光专注的不行,还会配合着在嚷嚷几句,大声附和……水一派只怕要恨死她了吧。

呃,以郭红衫的性格,怕是见到她,立时就会扑过来将她生撕啃咬了。说到底,起因还是在她,蓝光灼和蓝光雉到底不是人类,妖兽行事最是随心,肆无忌惮,想到就做。而这主意很明显是出自……蓝光灼打劫了许多疗伤的丹药自去休息,蓝光雉说要在城里逛逛,两个人回到住处,面对方亦儒带着火苗的目光,雪颜很不自在,别过头不去看他,随便找些乱七八糟的话题扔出去。方亦儒只似笑非笑的看她,有一搭没一搭的与之交谈。与郭红衫斗法之后,她思来想去,总觉得郭红衫此举并不单单只是为水一派挣回面子,或者是对她的意气之争,还有很多深意在其中。

就比如说,她若输了只困不杀的赌注。她想这个结果更多是指向冰宫,水蓝大6的人对天机门并不了解,但按照他们知道的资料汇总,始源星是高于水蓝大6的修真星球,她被派遣到此地,属于“下放”,是一种不被重视的表现。但天机门不重视,还有冰宫这一层,她到底出身楚家嫡系,是当着差不多整个水蓝大6修士的面,拜了祖宗,录入族谱的。想来,水一派依旧保持着对冰宫适当的敬畏,但也仅仅是适当而已。郭红衫指名点将,分明是一种试探,一种对冰宫态度的试探。

挑选她作为切入点也是有讲究的,说她是嫡系,但是后认的,又不在冰宫修行,拜入天机门成为其门下弟子,说她是楚家的边缘人也不为过。冰宫会不会追究此事,如何追究,才是重点。经过一系列培训的雪颜,看事情不再只流于表面。如水一派、冰宫、甚至天机门这类名门正派,行事要有方有度,总要有一套站得住脚的说辞。就好像她和郭红衫“两败俱伤”这件事,冰宫完全可以借题挥,借以打压水一派,稳固其在水蓝大6的至高地位。打压的程度变相说明冰宫的态度,对水一派做大的态度,是听之任之,还是不能容忍,又或者扶持第三方借以平衡水蓝大6的各方势力……权谋的手段层出不穷,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对雪颜来说,她只是不喜在这些事情上多费脑筋,很多时候刻意的忽略,但并不意味着她看不清楚,想不明白。“咱们可是将水一派得罪的狠了,现在他们忙着整合水蓝大6的势力,没时间料理咱们,日后,郭红衫一定会杀过来,找你们二人报仇。”雪颜十分驽定的说道,她有感觉,与郭红衫之间还会纠葛不断,就好像她们初一见面就大打出手一样,相似又不似的两人,始终站在对立的两面。方亦儒倚坐在床沿,十分自然的拉起她的手,轻巧的往前一带,雪颜斜靠在他身上,想起身无果,脸上升起淡淡的红晕。

“来就来吧。”“她身上被种了仙根,杀不得重伤不得。”她刚刚已经将梅枝和风神的事说与方亦儒知道,仙陨之说亦在其中。“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方亦儒的声音在耳畔回响,明显心不在焉,一只手摩挲着她俏丽的短,动作轻缓温柔。手指不经意间碰到她的耳朵,有意无意的勾勒着耳廓的形状,火烧一般。雪颜此时真正是面红耳赤,偏又挣脱不开他的怀抱,抬眼看到方亦儒深邃的目光,都忍不住堕入其中,舍不得再移开。她突然握拳捶在他胸口,一点力度都没有,像是小猫爪子轻轻的按了一下。

这种类似撒娇的动作让她本人也为之一愣,随后是恨不得钻进地缝的羞怯,她根本是无意识的动作好不好,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同样迷茫的还有方亦儒,不过男人有时比女人想的要简单的多,也自以为是的多,他只当这是久别老婆给老公的信号,欣喜的同时马上展开下一个步骤。…………(此处省略无数个字,是什么步骤,大家懂得on_no~)当两个人共同攀上极致的高峰,雪颜立时惊觉体内多了一个不属于她的东西——元婴是方亦儒的元婴颤抖的欢愉还没有散去,她还没来及做出反应,那如同缩小Q版的小方亦儒已然拉起小雪颜的手,她心神俱震,从未感受过的情愫在心底滋生蔓延,而当两个小人在她体内展开友好的抱抱。

她只觉得整个人有如在天上飘,没有一点重量,偏偏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那种难言的激动与兴奋。。.。更多到,地址μοΜ。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仙侠小说 重生之步步仙路 全文阅读,重生之步步仙路最新章节,重生之步步仙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