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仙侠小说 > 重生之步步仙路全文阅读 > 番外之我是兔兔(下)

第七零二章 疯狂设想!

本书类别:仙侠 作者:宅女日记 书名:重生之步步仙路

假如像冷梅大大所说,受创而已,以她对冷梅大大的了解,事后她定会尽心将她治好,关于此点她都不是十分担心。这也算是自己一步登天的代价吧换了任何一个人来,可能早早就答应了,这可是成仙啊不是买白菜,买完不满意还可能退回去,成了仙人,实打实都是自己的,算一算,这要少多少年的苦修?何况还有渡劫这道坎,听这位大大的意思,是压根没将渡劫放到眼里啊想也是,人家这梅海芳田,不说冷梅大大手下的三员大将,就是小将,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有和人仙相抗的实力。

不过,这也和此地特殊的环境有关。梅海芳田,就是木系与冰系灵兽的乐园,以冰魄寒梅为中心构造的,是一个蔓延冷梅大大意志与形态的专属王国。“若只炼化我的寒梅,你的九天艳阳便会被抹去,那进化后的光华之力,着实可惜了”冷梅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所以,若你同意配合于我,便要同时炼化相若的火灵之力……”雪颜愕然,她刚刚确实没有想到此点,眉头不由微微蹙起。这个时候,上哪找火灵之力去?还相若的?能和冷梅大大的寒梅相提并论的火灵之力哪是那么好找的?难道真的要放弃苦修的九天艳阳?连冷梅大大也说,那进化后的光华之力着实难得,什么开先河,后世敬仰的,她都不在乎,可自己辛辛苦苦修炼来的果实,要这样被砍断,她实在是舍不得“这样说,我就只有放弃……”雪颜满嘴苦涩,最终还是艰难的做出了选择。

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她舍不得,她刚刚才想到,冷梅大大是个什么样的性子,若不是万不得已,绝不会出言让她帮忙,换言之,她现在所看到的顺遂只是表相?想也是啊那些与冷梅大大齐名的妖王还没露面呢还有那个隐藏在后面的天罚圣尊“不”冷梅摇摇头,指着一朵寒梅示意雪颜看,“你当初是凝成双婴,双婴融合,铸成冰火之体,现在也可以用同样的法子,找一火灵之仙,抹去她的神识,将仙婴打入你的体内,与我的寒梅同时炼化成一体,再经过天劫之雷淬炼,便能去芜存精,真正的为你所用”她的双眼精光连闪,脸上多出一抹浅淡的红晕。

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比之雪颜当初融合双婴更加的疯狂。双元婴融合失败,雪颜会被炸的尸骨无存,而双仙婴融合失败,怕是整个梅海芳田都要跟着陪葬雪颜震惊了她真的是被冷梅大大的话吓住了这……真根本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当然,她当年的举动就够大胆了但是和冷梅大大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她的眼珠费力的转了转,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猛然看清了冷梅大大指点的那个火灵之仙。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好嘛这是挖敌人的墙角啊这现成的火灵之仙,不是天罚圣尊的小蜜又是哪个雪颜的头有些浆糊了将别人的仙婴拿来,抹掉神识,放进她的身体,然后将它和冷梅大大的寒梅,她的元婴揉搓在一起,最后被天雷劈一劈,让其融合的更加紧密凝实……呃,静下心来顺一顺,逻辑还是不错的,理论上说的过去。

她的嗓子有些干,脸上的潮红红艳似血,明明,她应该选择最保守最稳妥的法子,可为什么,心底里那股欲、望抑制不住,难道是受了冷梅大大的情绪影响?这一位大大现在可是激动的很,那双眸子晶亮的让人不敢逼视,眼底的疯狂像天火一般,瞬间燎原了她的整个身心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干了不过她还是很小人,弱弱的问了一句,“大大,您有几成把握?”冷梅嗔怪的白了她一眼,其实雪颜的心思她多少能感应一些,这“冷梅大大”的称呼,她并不是刚刚才知道。

“六成”她驽定的说道,实际上她有八成的把握,前提是,那位和雪颜沾亲带故的离天妖王,肯大出血一回雪颜眉心的印记忽明忽暗,她顾不得失态,在原地转着圈圈。突然,她停下转身,满脸的绝然,“抓她过来会不会打草惊蛇?”冷梅浅浅一笑,双眸闪亮如星,有如智珠在握。“且放宽心那老魔头会将人送到咱们手上”雪颜微微眯起眼睛,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她喜欢“咱们”这个词,更喜欢冷梅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等方亦儒费力将风神“活捉”了回来,毫不意外的,再次受到楚家两父子的训斥。

理由是,他用时太长,根本没有尽全力。这一刻,方亦儒忍不住泪流满面,心底的某个角落,有个Q版的小人,拿着树杈顿在地上画着圈圈,默默的诅咒着这两个得罪不得的长辈留下作业的离天妖王,离奇的不见踪影,自有龙女侍婢有礼的接过“战俘”,自去关押不提。至于有没有审讯,用刑,抽鞭子,滴蜡……就不在方亦儒的关心范围之内了他急得是,雪颜到底在哪?是不是在来梅海芳田的路上?还是出了什么意外?霜草连天的那一边,已经显露出了冰魄寒梅的真身,虽然还未有人接近,可并不代表着没人有这种想法他很怀疑,是不是梅海芳田的防御系统出了什么漏洞,所以,这株冰魄寒梅才会现身出来以他的眼界自然能看出来,其实这株冰魄寒梅始终都在这里,只是被阵法所遮掩,而这阵法虽然并不完美无缺陷,却因为天然形成的部分太多,很难被人识破,若不是中间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们这里这些人,包括实力最强的离天妖王,都没有勘破其中的奥妙。

“老爸”“爸”“爹”三个熟悉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方亦儒身子一震,难以置信的回头,那在心中回忆了千百遍的小人,现在好好的就站在他的面前。“大丫、二丫、小宝……”方亦儒的眼眶有些湿润,去他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没到激动处这一刻,他不是御使万钧雷霆的御雷之仙,只是一个父亲,一个想孩子,想老婆,想一家子平平安安过小日子的普通男人楚行纵看着面前的三个孩子和一个爹叙旧,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面想插进去说几句话,好好看看这三个孩子,一面心中腹诽着,这三个孩子的名也太那个了,虽说有老话说,这贱名字孩子好家养,可这上不上下不下的,也不顶什么事吧,这根本就是俗一点都不雅,肯定是他那个不着调的儿子起的,曾孙的名字就让他气吓了,还平凸,怎么不平树平山去,胡闹,太胡闹了方正一的话最多,几乎半刻不得闲,开心的,委屈的,好的坏的,恨不能通通和自家老爹汇报个遍。

方怡真和方怡静性子使然,话比较少,却言简意赅,两个人配合着,三言两语的倒是将他们一行人的经历和现状交待的清清楚楚。楚云才的表现淡定许多,看自家老爹急的那个样子,别过头撇了撇嘴。看看人家这父女父子情,他老人家还好意思往前凑?也不嫌臊的慌楚云才和楚行纵可不一样,他在下界可是家里最大的“老祖宗”,没见三个孩子喊完方亦儒,最先跑到他这见礼吗那一刻,他自遇到老爹之后的憋屈一下子全都烟消云散,扬眉吐气了他就是故意的又怎样?大度的挥挥手,一副体恤的模样让三个孩子和方亦儒说话去,故意没有介绍在他身边异常显眼的,更高辈分的“老祖宗”不过,雪颜在这里是怎么回事?来找方亦儒的话,怎么会到梅海芳田?难道他们一早就约定好的?怎么会?楚云才拧着眉,思索着其中的因由。

“你们妈也在?”方亦儒问的隐晦,也不知这隔墙有没有耳,当然要小心谨慎些,雪颜在,就意味着……也在“是,老妈让我们找您过去呢”方正一眨巴眨巴眼睛,极力卖萌,终于见到爹了啊他的靠山又回来了“母亲似乎是有事想与父亲商议。”方怡真轻声说道,老妈只是传音给他们,让人带了他们过来,但方家两姐妹不比粗心的方正一,从中听出了些许不同寻常的味道。还有带他们来的人,还分了一路去见离天妖王,不过他们走的慢些,并没有碰到。曾经在离天妖王的座驾上见识过这位离天妖王和梅姨的关系似乎有些不睦,此时却相请,怎么也让她们放心不下。

任凭她们绞尽脑汁,也绝难想到她们心中很靠谱的梅姨会想出这么大胆的一出。孩子们的话,将方亦儒重逢的喜悦冲淡了一些,思及现在一家人所处的环境,心中喟叹,想要过好日子,就要拿命去挣啊炎心转动着手腕处的妖火环圈,纯正的红色,如同流动的血液,比她这一身火红的艳丽长袍更加夺人眼球,幸而有宽大的袖子遮挡,才没露了形迹。她看着青碧张扬肆意的在空中施法,双眼迷蒙,心中不知怎么,划过浓浓的不安。天尊交待她,要在青碧全力转动仙婴的时候,祭出她手中的妖火环圈,到那时,精纯的木灵之力被妖火点燃引爆,将会引起整个梅海芳田的连锁动荡。

这梅海芳田可不就是木系仙力浓厚之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同样的东西,可用之为盾,亦可妙用成矛梅海芳田的木、冰两系仙力,共有一个能克制它们的火灵之力。她忍不住想,当年她被仙尊抛到焚妖火山这八百年,是不是就为了这一天?这个念头像野草一般,难以抑制的肆意疯长着现在回想起来,青碧的影子似乎淡了许多,或许当年,是青碧动了手脚不错,才让她冲关失败,受了天尊的责罚,可现在看,未尝没有小题大做之嫌,天尊真的会在意她们的修为是否同步吗?不,天尊是在意的,只不过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那么严重最起码,青碧这么多年毫无存进,还不是好好的活着她有一种感觉,天尊一直想要的东西,就在这梅海芳田里各界之中,天尊亦常年派人搜寻着什么,许是人,许是物……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东西与天尊的五行功法有关,也唯有这功法是天尊求而不得的。

炎心和其他姐妹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仗着天尊的宠爱作威作福,打压姐妹,或者全力搜罗宝物巩固增进自己的修为,以期长长久久获得天尊的青睐,而是借着这份恩宠,探知了不少天尊的行事和过往。虽然只是只言片语,却足够她引以为戒。她小心翼翼的在天尊身边是伺候着,生怕错漏半点,为的不是别的,而是很现实的一点——活着天罚圣尊喜怒不定,前一刻能将你捧上天,下一刻就能打下万丈深渊关于这一点,她深有体会不是吗焚妖火山的八百年啊她日日夜夜受那妖火焚烧之苦,若不是一颗道心还算坚固,现在的她,怕是早就变成一个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了而用了八百年才凝炼出的妖火,被天尊炼制成了这一对妖火环圈……怎么能不让她多想?寻常的火焰,哪里能够奈何得了梅海芳田的冰魄寒梅,也只有这焚妖火山的妖火,借青碧的纯木灵气,才能一朝爆……遂了天尊的心愿“炎心,莫要错过时机”天尊的声音突然响在耳边,带着丝丝魅惑的味道,和往日在床底间的耳语一般无二,可炎心却没来由的更加恐慌。

她捏了捏手腕上的环圈,一双妙目紧盯着青碧的动作,不敢有半分懈怠。“你可以不冒这样的险”夫妻相见,本是欣喜之事,可现在的方亦儒并无半分喜意。自己老婆要去冒这样的险,即便说成功率很高,他也是不愿意的离天妖王出奇的沉默,并没有冷梅预料中的反对之声,倒是让冷梅诧异的很,不自觉瞟了他好几眼。“成功率很高”雪颜就是这样的性子,她认准的事,几万头牛都拉不回来。方亦儒抿了抿嘴,对妻子,还有比他更了解的吗?当然是木啊木啊“孩子们怎么办?”他这是打亲情牌了,前缀省略了,但大家都能自动脑补,你这当**要是出事了,孩子们得多伤心,后面还有一句得雪颜自己脑补,老婆有事,当老公的得多桑心?不过方亦儒很没把握雪颜能不能脑补得出来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他们现在有孩子了,有真正意义上的家了,还能和当年一样不管不顾吗?雪颜紧抿着唇,在场的人,包括冷梅,离天和她,都很清楚这是一场不死不休之战。

只有方亦儒并不知详情,只晓得情况十分危急,这是雪颜所要求的,如果可以,她宁可他什么都不知道,有的时候,不知情也是一种幸福起码不用面对艰难的选择,只要看着别人选择就可以了。残忍和更加残忍中间,雪颜选择了前者。冷梅并没有隐瞒她的底牌,将寒梅能视听方圆的能耐亮了出来。这也是离天未出言反对的根本原因,可站的高度不同,身份不同,方亦儒无法接受让雪颜去冒险,他宁可以身相待,只是冷梅很坚决的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没有时间了”冷梅淡淡的说道,非是她对雪颜毫不关心,而是她更理智的看到结果。

她的疯狂想法,完全是基于天罚老魔头那该死的疯狂之上,她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执念的要毁掉梅海芳田,她只知道,若是她不这么做,雪颜不去冒这个险,他们通通都要完蛋相信离天也一样猜到这样的结果,才会默不作声的站到她这一边。该死的,不是她想玩大,而是现实逼着她往大了折腾啊雪颜看着方亦儒,不一言。那双眼睛,有爱恋,有忧伤,有不舍,有绝然……万语千言,尽在四目相对。方亦儒僵硬的转身,双拳紧紧的捏紧,骨节咔咔作响。又一次又一次作为一个男人,他又一次让妻子站到了前面他的心在泣血,狠狠的抽搐着。

这一刻,他恨自己,更甚过恨外面围攻梅海芳田的敌人(2o11最后一天,恩,9ooo字,是个勉强满意的成绩~2o12的到来,大家一起迎来新的一页吧~嘻嘻~宅女的新书即将登场a~a).。.。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仙侠小说 重生之步步仙路 全文阅读,重生之步步仙路最新章节,重生之步步仙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