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冷血黑道总裁转全文阅读 > 终曲

第6章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月凌情 书名:冷血黑道总裁转

深夜十一点,雷法伶还是以猫为借口离开雷园。「哥,谢谢你。」不放心她半夜下山,雷法厉开车送她到台北大厦。「妳邻居也真是的,不过是件小事,也一直打电话催妳。」「哥,人家是热心帮我忙,你再这样说下去,下次就没人可以帮我养猫了。」她神色不定。「好吧,那我陪妳一道上去谢谢人家好了。」他打算下车。挡在他车门旁,雷法伶笑得勉强。「哥,不用了,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快回去吧,不然嫂子会担心的。」「这……」看看大楼,又看看她,雷法厉微微蹙紧了眉。

他始终觉得法伶这阵子言行举止十分怪异。「小五,妳真的没事吧?」他不放心的问。她愣了下,继而一笑。「当然没事,我会有什么事呢?有你们四个大男人保护我,我哪会有事?你们放心,我没事的。」「这……好吧。」看看时间真的已经很晚,雷法厉终于点头倒车离去。他的车一远离视线,雷法伶即快步走进大楼,搭乘电梯上楼。她拿出磁卡,刷过门旁科技辨识器,再推门进入。才关上门,转过身,按下室内照明,雷法伶即因眼前凌乱的一切而顿瞠双眸。有窃贼!?她心一惊即转身想开门往外跑。

但再回头仔细一看,她发现客厅只是凌乱,并没有遭窃,而且四周还多了十几、二十支的威士忌空瓶……「杰克?」叹了口气,她拧眉动手收拾落地的抱枕与空酒瓶。砰!突然,房间传来一声巨响。快步走进房门,雷法伶愕瞠双眸看着手拿酒瓶,倒坐在一堆或倒或立酒瓶中的黑杰克。「你怎么喝那么多酒?」站在房门口,她拧眉看着他。听到熟悉的嗓音,醉倒在地的黑杰克,勉强集中视线望向房门口。「法……法伶?妳……妳回来了!?」映入眼底的美丽身影,教他笑颜顿开。

他努力站起身子,猛扑向她。「哎呀!你小心点。」差点让他扑倒的雷法伶,又气又笑的扶住他。「我、我就知道妳心里还是有我!」他笑咧嘴,打着酒嗝。醉了的他,有了异于平常冷硬的举止,而无法控制情绪的朗声笑着。「呵呵呵……」对着她,他傻笑着。「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雷法伶使尽力道,困难的将他高大的身子弄上床。「怎喝这么多酒?这样会醉的。」扑鼻而来的浓浓酒味,教她拧了眉。「呵……就怕喝不醉,会……会去找妳麻烦……呵……」他醉笑着。

「杰克,你--」「但……但妳还是为我回来了……我就知道妳会回来……」黑杰克兴奋的直往她脸颊亲吻。伸手探至她身后,他拉下她洋装背后的拉炼,直想剥下她的衣服。「哎!你醉了。」雷法伶又急又羞地推开他,重新拉好拉炼。「不、不、不!」他又打了酒嗝,「我没、没醉,我很清醒。」「是吗?」她摇头无奈笑道:「醉了的人,从不会承认自己醉了。」「呃!」又一个酒嗝响起。「呵,那我醉了……真的醉了……醉在妳的美丽里……呵呵呵……」他一双手胡乱挥,对她呵呵地笑着。

「你……」见他已经醉得一塌糊涂,还胡言乱语,雷法伶觉得自己根本拿他没辙。可是,知道醉了的他,依然将她放在心上,她红唇淡扬。「今天有什么事吗?为什么一定要我回来?」她问着。「呵呵呵……今天是、是我的生日,所以我……我想和妳一起过……」他一把紧抱着她,又亲又吻的。「今天是你生日?」她睁大眼看他。「可……可是妳不理我……妳只在乎妳的家人,妳不管我的心情,不理我的感受,法……法伶……我好难过……」靠着她,他突然轻轻哭了起来。

他孩子似的哭泣,教雷法伶愣住了。「杰克你……」「我……我是这样的在意妳,还将妳当成是我的唯一,为什么妳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为什么妳还要为他们忽略我……」张着一双醉眼,说着醉语的黑杰克,失常得令她惊讶,却也感动。「我知……知道妳家人不可能接受我,但我不在乎,我只要妳……」抓着酒瓶,他又灌自己一口酒。「杰克……」「只要妳有那么一点在乎我,我就……我就无所谓,我真的可以不理他们……」他抓住她的手,抹去自己嘴角的酒汁。

「嗯。」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的心,但她不知道他竟如此的真。「可……可是妳……」突然,他愤眼一瞪,再度仰喉灌下浓烈酒液。过于激动的情绪,教他全身颤抖。虽然醉了,但他还是想克制自己的激动,他不想伤害她。只是那一再窜上心口的怒焰,就像是要吞噬他、焚毁他般的教他无法再隐忍下去。愤站起身,他醉眼阴狠,高举酒瓶就往墙角愤掷而去--铿!锵!瓶身碎地,烈酒溅洒四处。「杰克!?」「妳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我对妳还不够好吗!?」他愤声吼着。

「杰克,你……」他的狂怒,惊吓到她。「为了妳,我连兄弟的话都可以不听;为了妳,我可以重惩跟了我几十年的兄弟,那为什么……为什么妳还这样不在乎我!?」一把抓起她,紧箝住她双肩,黑杰克奋力猛摇她。「妳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妳知道我也是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我……」突然,他怒火乍止,愣瞠醉眼,直望着她,「不,我不是活生生的人,我只是存……存在着……」突地,他抓起地上一瓶酒,一开瓶就往喉中猛倒。「我没活过,我只是存在着……」久久之后,一句无力的重复醉语,随着他溢出唇角的酒汁幽幽传出。

「杰克,你醉了。」「不,我没醉,我知道现在是……黑夜……」他转向窗外一片黑,「我一直是这样见不得天日的存在着,一直这样无声无息的呼吸着,黑夜是我,而妳……是我唯一的白天……」像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他顿然倒坐床沿,神情怅然若失。「难怪妳从不在乎我的感觉。」垂下头,他怆然一笑,「像我这样一个给人定忌日的人,哪有过生日的资格……妳不想回来是应该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从未见过他如此无奈感伤,雷法伶的心微微的痛着,「我们现在就帮你过生日,好吗?」她打起精神,对他笑着。

「不用勉强,以前没过生日,今年也不用过,但是……」拾起一双醉眼,他醉看着她,「就因为我……我是阎黑,所以妳不能喜欢我,是吗?」「我……」她紧咬唇。「其实我也希……希望自己不是阎……门的人,不是阎黑,不是黑道的人,但……我没办法。」他泛染醉意的黑眸,有着仅余的清醒。「为什么?你可以回头,不要再……」忘了他已喝醉,她认真想劝他。「妳知道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他忽然笑了起来。「话不是这样说的,只要你有心,也可以和依伶一样脱离阎门……」「依伶?呵……」他醉笑失声,「当年要不是我外祖父为报答妳二哥救他性命而出面保她不死,这个世界上早没有宋依伶这个人了。

呵呵呵……我干脆再告诉妳好了,我外祖父是高雄的大流氓,爸爸生前是美国军火商,妈妈则是人见人怕的大姊头,妳说有这样的背景……我当好人谁会相信?」「这……」雷法伶突然无言了。是生长环境造就了这样的他。轻抿着唇,她拿走他手中酒瓶,让他躺下,帮他盖上被子。「如果可以当大少爷,当天使,谁愿意当流氓、当撒旦?」望着她无言的容颜,他笑得无奈。「这……」他的话,教她又心疼了,「别再想那些了,快睡吧。」「法伶,为什么我没有早点认识妳?」看着她,他叹出一口气,「如果小时候我就遇见妳,也许妳就可以拉我一把,也许我就不会认识我义父,也许我就不会进他的阎门了……」「那你会做什么?」「做什么?我想我会进雷集团……然后把那些对妳有非分之想的男人一个一个做掉,再想办法把妳弄到手,要妳当我的唯一。

」一个翻身,他醉卧在她膝上,侧看着前方化妆镜里的她。「你……」他的话,让她想笑,却笑不出来。因为他已经习惯了黑道的日子,思考与行为都是黑道兄弟的模式……「好了,你快睡觉吧,不要再说话了。」坐在床缘,她轻拍他的背,想安抚他人睡。「法伶,永远不要离开我,也不要再让我生气了……」「那你可以为我离开阎门吗?」虽知是奢望,但她仍这样想着。如果他能离开黑道,那她与他的阻碍,就会减少很多;到时,她就可以与他一块走在阳光下,而不需要再避开她的家人。

她相信只要他肯离开黑道,过正常的日子,她的家人也会像接受依伶一样的接受他。但--「对不起。」翻过身,正视着上方早已隽入他心的美丽红颜,他紧握着她的手,静凝着她的眼。这一刻的他,像是清醒的。闻言,她眼色一暗,垂下了肩。「你……」他真的醉了吗?若是醉了,为何连哄她一次也不愿意?勉强张着醺醉的眸,他好象看见她眼底的怅然,也像是听到了她心里的声音。他……微叹了口气。「我不能违背义父死前的托付,也不能放弃那些曾经与我一起闯天下同生共死的兄弟,我……」轻合上眼,声声喃喃细语,消失于他微动的唇间。

****************那一夜,雷法伶感觉自己了解他许多,但她从不提那晚的事,也不再提要他离开阎门的事,她像是要遗忘两人间所有的问题。因为她已经知道,这一辈子他是不可能放开她,而她像是也舍不得离开他一样。尤其想起他生日那一夜,他说过的话,她的心就微微的痛着……我不是活生生的人,我……我只是存在着……我没活过,我只是存在着;我一直是这样见不得天日的存在着,一直这样无声无息的呼吸着,我好象是黑夜……难怪妳从不在乎我的感觉,像我这样一个给人定忌日的人,哪有过生日的资格?妳知道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如果可以当大少爷、当天使,谁愿意当流氓、当撒旦?每每想起他那一夜的话,她的心就像被针锥刺着般,疼了。

她以为自己是不会喜欢他的,但在意外听见他的醉语之后,她难以控制的一步一步走近他……她也原以为黑杰克会为她没帮他过生日的事,气上好一阵子。但他没有。每天早上醒来,他依然习惯性地亲吻她,送她出门上班。但看着这样的他,这样将对她所有的不满与埋怨隐藏于心的他,她觉得自己的心又痛了。她希望他可以不要再这样对她好,但他依然无视她冷淡的反应,继续做着他想做的事--无条件的疼着她、宠着她。他总是将她搂在怀里,与她一块看电视,或听音乐,即使不说话,她也可以感受到他只为她而有的温柔。

慢慢的,极少在家里开伙的她,出入厨房的次数已逐渐加多,现在每天早上她都会为两人准备原各自在外打理的早餐。就连下班回到家,她也会动手做晚餐,不再叫外卖,而他总是沉默不语的站在厨房一角,拧眉但却认真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就像现在一样。静倚在厨房一角,黑杰克蹙眉看着眼前拿着菜刀,俐落切着青菜准备下锅炒的她。她的改变来得太突然,让他怀疑她是不是生病了……「妳是不是生病了?」他突然的出声询问,教她闪了神,一不小心就切伤了手指。

「哎。」她轻拧眉放下手中的菜刀。见状,黑杰克快步上前。发现她左手食指淌出鲜血,他双眉蹙拧得更紧。他拉过她的手,旋开水龙头快速冲洗她的伤口。「保健箱在哪里?」看他皱眉模样,一丝笑意扬上雷法伶的唇。转了身,她走向大厅,自一旁矮柜里拿出白色保健箱。打开箱子,她拿出OK绷就想直接贴上--「还不行。」他摇头。取出箱子里的夹子、碘酒与棉花,黑杰克神情专注而细心的为她清理伤口。在他动作快速而熟练为她消炎、上药与包扎时,雷法伶静凝着他。

酷冷颜容虽无任何笑意,但他总以实际行动疼护着她。似乎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能感受到他心底的温柔。处理好伤口,黑杰克拿过她手上OK绷为她贴上。将保健箱收好放回原处,才转过身,他就看见还坐在沙发上的她,正莫名的直盯着他看。「怎么了?」近来,她盯着他看的频率似乎有些多。「没、没事。」脸颊一红,她急忙站起往厨房走。「妳最近怎么回事?是不是那夜,我说了什么?」忍了好一阵子,黑杰克终于问出心底疑问。想起生日那夜,自己很有可能因为酒醉关系,而说了不该说的话,他就一脸的懊恼。

那天他实在不该喝过量的。「那一夜?没有。」她淡笑带过,拿起菜刀想继续切菜,但却让他穿过她腋下的双手给拿走。「真的没有?」他不相信,但……不相信又如何?执起菜刀,他拧着眉,动作俐落的切着青菜。他快速而熟练的刀法,教雷法伶感到惊讶。「你会做这些事?」她转头看向紧贴着她站的他。「嗯。」「那你还会些什么?」她对他感到好奇。她没想到像他这么一个大男人,拿菜刀也拿得这样专业。「除了生孩子,妳会的,我应该都学得会。」调栘视线看了她一眼,他简单的说着。

「那你也会打毛衣、勾围巾?」转出他的怀抱,她故意问道。「需要我帮妳打一件吗?」他睨瞪她一眼,将青菜放下锅。突地,她笑了起来。乍见她美丽笑颜,黑杰克愣了下。近来的她,真的有些不一样,不仅时常盯着他看,脸上笑意也多了许多。「虽然我喜欢妳的冷,但我更喜欢看妳笑。」回过神,他拿起锅铲翻炒着青菜,「妳笑得很美。」「谢谢。」她脸颊泛红。他总是如此直接的赞美她,总是让她知道他有多喜欢她。只是看着身材高大俊挺的他,做着不协调的厨房工作,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有那么好笑吗?」见到她眼底的戏谵,他脸色有些难看。他是喜欢看她的笑,但他不想成为她心底的笑话。拧着眉,看着她,黑杰克犹豫着是不是要交出厨房工作。「还是妳……」瞥见她手指上的伤口,他撇着唇,收回已到嘴边的话。知道他的意思,她笑着想接手。「算了,还是我来好了。」他摇头拒绝,继续执掌两人今夜的晚餐。他动作快速,没多久时间,一盘盘的空心菜、高丽菜、煎豆腐、九层塔炒蛤蜊,及冬瓜姜丝汤已经上桌。担心她手指受伤不方便拿筷子,黑杰克坚持要她用汤匙,害得雷法伶足足瞪了他三十秒,瞪到他忍不住笑出声。

「别瞪了,快吃吧。」他笑着为她夹菜,也剔下蛤蜊肉送到她碗里。「我只是食指受伤,又不是……」她不甘心的用着汤匙舀一口饭。「再说下去,就连汤匙也不用拿了。」他笑眼威胁。「那我怎么吃饭?」她瞠大眼。「我喂妳。」「你、你欺负我!」放下汤匙,雷法伶又笑又气的出手捶他。突然,她倏瞠大眼。因为黑杰克当真顺手拿走她的汤匙,舀一口饭送到她眼前。「快吃。」他命令道。「不要--」瞪着眼,她开门拒绝,却让他顺势将饭菜送入口中。顿时,她脸庞绋红。「你……」咀嚼着送入口的晚餐,她的心似让甜蜜给圈围住了。

「再来。」他又送出一匙。看着他深邃温柔的黑眸,雷法伶似受到蛊惑般的张口含进它,慢慢咀嚼着。而这样甜蜜温馨的用餐气氛,让两人晚餐时间比往常多了一个小时。「你的厨艺比我好。」她收着餐桌,有点不情愿的夸着。「但我喜欢吃妳煮的。」看她一眼,他笑着接过碗盘放进水槽里。她笑眼瞪他,问道,「你在哪里学会做这些事的?」「这里。」「这里?什么意思?」她不解的看他。「很多事情只要多看就会了。」他简单说着。近来天天看着她下厨,就算不动手尝试,他也可以轻易掌握到厨房工作的重点。

「你智商很高?」收好餐桌,她转进厨房想清洗碗盘。「还好。」智商一百八十算高吗?他不知道,因为他从不信那些数据。抬起手,他阻止她碰水,再一次接手厨房工作。「杰克……」知道她想抗议,黑杰克干脆拿起一旁以往他专用的干布递给她,再把手中刚冲过水的盘子交给她擦拭干净。「少碰水,伤口过两天就会愈合。」他叮嘱着。「那我等一下要怎么洗……」意识到自己问错话,她脸颊再红。「我帮妳。」蓦地,他酷颜扬笑。「你!?」今夜的他,总是让她又羞又窘的,「只是个小伤口,你有必要这样整我吗?」「这不是整妳,是在宠妳。

」他俯身笑吻她的唇,继续洗着手中碗盘。「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喜欢这样宠妳。」停下手中清洗工作,他转身俯视她,「因为妳早已经知道原因。」「我……」「所以不管妳喜不喜欢,我都会一直这样对妳。」他顿了下,「就算我是妳的心理压力,就算妳已经对我感到厌烦,也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他就是想宠她、疼她,想看着她对他笑,想让她因他而开心、快乐。有她在身边,他就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而不是人见人怕的黑道首领。「我知道。」看着他深沉的眼,她点了头。

打从一开始的接触,她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强势、冷硬,但她似乎是他的天敌。因为在面对她时,他总是轻易暴露出自己的弱点,让她知道自己之于他的重要意义。只是……抬手抚上自己的心口,望着他越见温柔的眼眸,雷法伶清楚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正悄悄加速跃动着。她……好象也在无意中……泄露了对他的感觉……。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冷血黑道总裁转 全文阅读,冷血黑道总裁转最新章节,冷血黑道总裁转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