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冷血黑道总裁转全文阅读 > 终曲

第8章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月凌情 书名:冷血黑道总裁转

黑杰克明显察觉到她近半个月来情绪大起大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前一刻,她可以对他笑得温柔,但这一秒钟,她已发了呆,眸光失焦地怔望窗外远方,下一秒钟她又神情凄然,好似心底藏了什么秘密……只是热情之后,她往往躲进浴室,借着强大水柱掩去她的放声痛哭,也借着关灯沉睡,来遮住自己哭泣的容颜。她以为他不知道,但他怎可能不知道?他只是不想拆穿她的假装,他希望她能主动告诉他,是哪里出了问题。但一等十数天,面对她白天若无其事的模样,他失望了。

他想她若不说出来,他很有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她这阵子的改变所为何来。但这一天……「呜!」早餐才吃下一口,雷法伶脸色一变,急捣住嘴冲向洗手问。「法伶!?」黑杰克心一惊,快步跟上,但被她阻于门外。喀地一声,她落了锁。「怎么了?不舒服吗?」「没、没事……呜!」又是一声呕吐。蓦地,黑杰克黑眼一亮。想着她日渐苍白的脸庞,不振的食欲,消瘦的身子,还有她已迟来多时的月事,他怀疑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但他需要确定。五分钟之后,雷法伶终于走出洗手间。

「我陪妳去看医生。」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在他心底轻飘荡着。「看医生?」她神情微慌,扯着谎,「不、不用,我没事的,我只是近来肠胃差了点而已,没事的。」「是吗?」他笑宠着亲吻着她的额。「你吃吧,我上班要迟到了。」无法再面对他的怜惜笑颜,雷法伶勉强回他一个笑,快步往房间走。拿起梳妆台上的皮包,穿过挡于房门口的他,她故作镇定走出家门。「今天早点回来。」他笑着搂住她的肩,伴她搭乘电梯下楼。他打算等她下班回来,就带她到妇产科诊所做一下检查。

她愣了一下,急忙摇头,「不、不行,今天公司会很忙,我会晚点回来。」「妳星期五不是都可以早点下班?」他浓眉微拧,凝眼望她。「这星期比较忙。」她垂下容颜,避开他的锐眼。「是吗?」「嗯,你快上去吧。」不想再多说,电梯门一开,她便快步走向停在专属车位上的红色轿车。拉开车门,她坐进驾驶座,像是急于逃离他似的快速发动引擎,放下手煞车--打档踩下油门朝地下室出口急冲而去。而站立原地,看着已空无车影的车道出口,黑杰克蹙拧浓眉。****************下午两点钟,黑杰克倒了杯刚煮好的黑咖啡,走出厨房转进书房。

他一边喝着热咖啡,一边翻开白亚送来的各地豪门酒店上季营收报表。看着报表上各地豪门酒店营收数字皆大幅成长,他唇角微微上扬。这季的红利,又可以给大伙一个惊喜了。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他的轻松心情。是沉迪来电。快速拿出身上手机,他拧眉按下通话键,即听见沉迪的抱怨--「黑少,你太不够意思了,要当爸爸了也不通知一声。」「你怎么知道的?」黑杰克神情微诧。「咦?不是吗?我以为她到妇产科看诊,就是……」「法伶现在人在妇产科?」一道笑意,扬上他的眼。

原来她自己也注意到了。「你等等,我先进去探一探好了,免得误会让你空欢喜一场。」「先告诉我,你们在哪里。」记下诊所地址,黑杰克一手拿着手机等待,一边快速收拾桌上档案资料,转进衣物间拿西服外套及车钥匙,就大步迈向玄关,走出大门,想尽快赶到诊所陪她。不管是或不是,他都应该陪在她身边。但他真的有百分九十九的把握,自己就要当爸爸了。想到法伶即将为他生下孩子,一道暖流缓缓滑过他的心头。「原来你不想要这个孩子,难怪你连提也没提过。

」沉迪声音再起。「谁说我不要孩子?」突然入耳的话,教黑杰克微愣而停下脚步。「黑少,你不要再骗我了,如果你没有不要这个孩子,那她怎么可能来做流产手术?你当我脑子有那么简单吗?」沉迪觉得自己被要了。瞬间,黑杰克俊酷颜容骤然冷下。「你说她要动流产手术!?」伫立电梯问,他紧握双举,脸色阴沉,全身则闪意外得知的消息而颤动。「你不知道?」沉迪惊讶道。「可恶!」黑杰克愤握拳头,狠劲朝墙壁重击而去。砰!似再也无法抑制此刻心底狂乱飞窜的愤火怒焰,一声声沉重喘息自他口中愤然吐出。

她竟敢这样对他?她竟敢这样对她!?不断上下起伏的胸口,满载了黑杰克此刻难以倾泄的愤恨。他一直视她为唯一,以真心待她,而今天她竞如此对他!?再也抑制不住的怒焰,剎那问直街上他脑子。「把那间诊所给我包围起来!」一句阴冷的话自他口中硬挤而出。「包围起来?」一声不解传来。「谁要敢帮她动手术,就把那人的手给我剁下来!」切断通话,他乘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原该迈开的脚步,此刻却如千斤重般的教他步步难行。强忍住胸口泛滥怒涛,他行到轿车旁,打开车门,将手机丢进车里。

咻!才一会时间,一辆黑得刺眼的奔驰跑车,已自台北大厦地下停车场疾速冲出。不顾黄色交通号志闪烁,黑杰克双手紧控方向盘,急转过弯,强行逆向驶往对面车道。紧握方向盘,他酷颜紧绷,黑眸森冷,全身僵硬而气血翻腾。****************像是要考验她不要肚里孩子的决心,三十分钟过去,等在手术室外的雷法伶依然见不到任何医护人员靠近她。隐约中,她依稀听见前面大厅有骚动声,但此时,她无心注意其它身外事。紧抿着唇,她脸色苍白,神情迷离地轻抚着依然平坦的腹部。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留下他,但……她不想看见自己的孩子,在未来走上黑暗的江湖路。缓缓地,一阵泪雾蒙上她的眼。她不要她的孩子将来有伤人的机会,也不要自己的孩子走上歧途。她没有选择,她只能在杰克还不知情的时候……微抿着唇,垂下头,她敛下眼睫,轻轻眨去眼中泪意。突然--「给我起来!」一强劲力道将她自椅上狠扯拉起。蓦抬头,乍见一脸暴戾的黑杰克,她双颊血色急速褪去,双唇骇张。他颜容冷峻,神情阴森,一身黑色西服如撒旦羽翼般,强释出他一身的阴沉与晦暗。

他知道了!击入脑海的想法,教雷法伶身子一震,唇角微颤。「进去!」狠着眼,黑杰克一把将她推进手术室,隔去另一扇门外的围观人群。「说,孩子多大了?」他言语森寒。紧抿着颤抖的唇角,她不发一语,想强作镇定。但见不到他眼底以往的温柔,见不到他唇际因她而有的笑意,她眼眶泛红,鼻头一酸。她的决定夺走了他的笑,同时也夺走了他的温柔……「我叫妳说!」他咬着牙施劲拐痛她的手。「两个多月。」她忍住痛。「知道多久了?」「半个月。」「半个月?妳已经知道这么久了,竟还不告诉我?」他冰冷的眼眸,有如千年寒冰般直冻她心口,「妳不知道这个孩子,我也有份吗?还足妳不知道这是我黑杰克的孩子,嗯!?」「我……」「妳找死啊!」怒到了极点,黑杰克黑眸愤瞠,大手高扬,眼看就要朝她挥掴而下--惊视他高举的大掌,雷法伶瞳眸骇瞠。

她是可以闪躲,但她想躲的不是他即将挥下的狠掴,而是他眼底无法隐藏的幽愤控诉。在她想杀死他的孩子之际,他绝对有权利打她,甚至杀了她。扬起苍白容颜,她闭上双眸,紧咬着唇,静待着他凶狠袭来的一掌。然而,看着她因怀孕而清瘦的身子,看着她依然傲扬的脸庞,他眸光幽愤,身一转,手一挥,将旁边手术器具盘奋力扫向墙壁。啪!盘飞旋空,刀起剪落,多样利器撞击墙壁而纷纷坠落地面,发出铿锵声响。「该死的妳!妳不知道我也有做父亲的权利吗!?」愤旋过身,他一把掐住她的颈子,咬牙恨问。

纵使害怕,脸色惨白,雷法伶依然毫不挣扎的凝望着他的眼。她以为自己可以正视他的愤怒……但乍见他愤厉眼底隐隐浮现的深沉悲哀,她神情骤惊而慌乱的别过头。她无法面对他眼底愤恨的严厉指控。「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是为了什么!?」紧咬着唇,她噙泪不语。「既然要拿掉,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知道的时候就拿掉,为什么还要留着让我发现!?」他狂吼道。「我……」仰望着他,她身子微颤,脸色惨白。她原以为能借着杰克对她激情动欲,自然流掉孩子。

但这些天下来,她肚里的生命,依然强韧的依附着她生存。「说!?为什么还要留着它,让我发现!?」怨愤的心,教他再朝她细白颈子施劲狠掐,似要夺走她已然微弱的呼吸。「我……」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能就此闭上眼,再也不需面对他似已无法平息的狂怒愤火。「把话给我说清楚!」他恨她的沉默。入耳的狂愤质询,一再渗入雷法伶似已空了的心绪。「我叫妳把话给我说清楚!」砰地一声,黑杰克怒得一手推开她。说清楚?在这个时候,他还想给她解释的机会?缓回过头,她回眸凝望着他狂怒容颜,一道水意染亮她清幽黑瞳。

他可以一掌就打死她,但……即使已怒到了尽头,他依然控制着手劲力道,依然无法对她下手,依然希望她能给他一个原谅她的理由?「你……」她是不是该笑他的傻?她遇到一个真心对她的男人,而他却遇上了一个……一个将他真心践踏于地,无视他心情感受的女人。这是她幸,抑或是他的不幸?「你想听什么?」她不想见他如此为难自己,她想帮他。「妳的身体不适合怀孕!?」纵使愤怒,他依然为她找着借口。「不,医师说我会是个健康的妈咪。」「妳讨厌孩子!?」「不,我一直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

」「妳!?」无法宣泄的怒火,狂烧着他的心。他将她硬逼退后,紧抵住白墙。他心中愤火狂燃,黑眼怒火愤张,以肘压制住她的颈。只要他再施加一分力道,她的颈子就要被他压断--「说,为什么要拖到今天?」黑沉眼底有着怒极反寒的威胁。「因……因为我下不了手,我等着你为我堕掉孩子。」徐缓地,她说出实情,毫不隐瞒。剎那间,他黑眼蓦瞠,神情骇然地瞠视着她。「医师说,怀孕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候,一不小心孩子就可能流掉,所以她建议我在这段时间里,不要做太过激烈的事……」闻言,黑杰克惊退数步。

他全身血液彷似倒流般地直冲上他心口--「所以妳这阵子对我所展现的热情,全是因为……妳不要这个孩子?妳要我为妳……堕掉我们的孩子?」重新获得自由,她脸色苍白如纸,无力地顺着背后硬墙滑坐到冰凉的地板上。「妳……妳怎可以这样对我?妳怎么可以要我杀了自己的孩子!?」他神情悲愤,紧握成拳的十指关节青筋尽现。看着他惊瞠而不信的黑眸,她唇角凄然淡扬,笑得缥缈虚无……「妳……妳怎能这样狠心?怎能这样狠心对我,这样对待我们的孩子?」狠?她狠心?剎那间,丝丝水雾遮去她的视线。

她也不想这样,但--「如果不这样,你教我怎么办?有了孩子,你教我怎么办?」眨去覆蒙视线的蒙蒙泪雾,她凄然笑着。「你要我以后怎么告诉我们的孩子,说他们的爸爸是黑道大哥?是游走在法律边缘,杀人不眨眼的阎门首脑?」愣望着她遭泪水染亮的黑瞳,黑杰克神情瞬间僵凝,满心的怒愤怨火似也在这一秒间被浇熄。她的泪水,剌痛他的眼,也椎痛了他的心。她是狠,但却狠得让他心疼……想到她的立场,他无法再责怪她的狠。「在妳原有的世界里,黑夜与白天没有交集,而像我这样只存在于黑夜的人,就完全没有拥有白天的权利,是吗?」凝望着她噙泪眼瞳,不再激愤怨怒的他,眼底有着既深又重的悲哀。

「杰克……」「但妳有没有想过,为了得到白天,我可以付出一切?」走到她面前,他朝她伸出手。「杰克你……」仰望眼前的大掌,她心口一颤。「既然妳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帮妳。」看着她,他怆然一笑。他的手早已染满血腥,那现在他又何必在乎一个未出生的生命?「你!?」仰看着他,她泪水潸然滑落,「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你可以就此放了我,甚至杀了我,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放妳?不可能;杀妳?我舍不得。」不想让自己有后悔的机会,黑杰克突然一把扯起她,将她上半身强压在手术台上,彷似没有明天似地激狂吮吻她的唇、她的颈。

啪!他双手施力扒开她胸前衫扣。空出一手,他解开自己腰带与钮扣,拉下拉炼,褪下长裤与棉薄,双手紧箝住她的腰。那激昂悲痛的情绪就如j□jj□j,教他胯间硬物不断胀大傲挺而胀痛。犹如炽情烈爱,好似没有明天,凝眼望进她盈泪眼瞳,他强遮掩去黑眸里的痛,紧抿着唇,朝她狂野顶去,激情摆动他抑郁难纡的悲愤j□j……。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冷血黑道总裁转 全文阅读,冷血黑道总裁转最新章节,冷血黑道总裁转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