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全文阅读 > 番外之——杨宇辰

赤子之心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小晚 书名: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君儿生日,我这做姐姐的怎么能不去?”宋骅影笑笑,正欲继续说下去,却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听见那熟悉的声响,宋骅影微微蹙眉。“姑姑,姑姑。”琢儿迈着小腿肚,直往宋骅影怀里冲去,她的身后跟着一脸笑意的杨宇辰……宋骅影一惊,忙站起来,将怀中的手炉递给一旁的小蝶,生怕被这丫头撞翻了。“琢儿,二舅舅不是不让你来吗?”宁王刚还一副怕小琢儿被自己带坏了的模样,现在居然让她过来,神奇了。“因小舅舅说,琢儿经常跟小舅舅一玩,也没跟小舅舅学坏,说明琢儿是一个不会被带坏的好孩子,所以也不会被姑姑带坏的。

二舅舅就让琢儿来了,顺便让琢儿帮小舅舅看看,姑姑有没有欺负人。”欺负人?宁王还以为她带陈氏母女回来是打算再继续出气呢?宋骅影苦笑地翻了个白眼。“那琢儿回去要怎么跟二舅舅说啊?”琢儿一直扯着她的衣裙,要爬到她怀里,她只好弯腰将她抱起,反正在杨宇辰早就见过自己待琢儿的亲切,再装就显得虚伪了。“姑姑这么好,当然没有欺负人啦。”小琢儿自动环住她的脖子,小脸贴上她的颈脖,小孩子特有的奶香味飘进她的鼻翼,很好闻。宋骅影满脸笑意地拍拍她的头,忽然发现一双湛清黑亮的瞳眸一直打量自己,不由地迎上他的视线,“不知邪王殿下有何指教?”“指教如何敢当,小弟还要向您请教呢。

”杨宇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三殿下,您说笑了。”宋骅影敷衍地朝杨宇辰一笑,便吩咐小蝶和小舞带琢儿下去吃糕点。“但愿是小弟说笑了。只不过二皇兄去安慰那个女人了,二皇嫂难道一点也不介意?”杨宇辰端着茶,状似无意地吹着热气氤氲的茶水,抬起头,朝宋骅影调皮一笑。“说到此事,还真要多谢三殿下了。刚才如果不是三殿下帮忙,那场戏也不会这么精彩,不是吗?”听他的语气,宋骅影已经知道他已经很肯定自己的表里不一了,不过他似乎没打算要将这件事告诉他二皇兄,既然如此……“二皇嫂是聪明人,跟聪明人讲话就是有意思。

”杨宇辰放下茶杯,咧开嘴角朝宋骅影一笑,“那种女人在宫里见得多了,看得疲劳了,即使长得再美,小弟看着还是厌恶的很,能挫挫她的锐气,又能讨好二皇嫂,何乐而不为?”“讨好我?本王妃何德何能,需要三殿下您来讨好?”“二皇嫂冷静内敛,聪明过人,演起戏来更是惟妙惟肖,连二皇兄都瞒过去了,小弟心里不知道有多佩服。如果不是小弟无意中看见了二皇嫂您另外的一面,只怕在流言盛传下,也会对您这蒙尘的瑕玉看走了眼。”那天他果然在那棵古树之上……宋骅影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只是小弟不明白,为何二皇嫂可以神色如常地跟小弟聊天,但是在二皇兄面前却一副凶悍泼辣的模样?”他实在想不明白,二皇兄美名远扬,不仅是万人景仰的宁王殿下,也是俊逸如斯的翩翩公子,更是手握重兵的白衣儒将,女人无不对他趋之若鹜,为何眼前这个女人却唯恐避之不及呢?宁愿装腔作势扮恶人,也不要以真面目见他?宋骅影慢条斯理地喝着茶,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抬头看向窗外,只见天色阴沉,白雪纷飞,一片一片地落到地面上。“三殿下爱听真话还是假话?”宋骅影目光炯炯,异常认真地看着他。

凭着她与杨宇辰了两次接触,她几乎可以肯定,杨宇辰虽然一脸坏坏的邪笑,有时候娇纵妄为了些,但是难得的是他有一颗赤子之心,况率性豪爽,只要以诚相待,想必他也会遵守承诺。“真话。”杨宇辰毫不犹豫地回答,丹凤眼认真地看着她。“三殿下可曾听过一生一世一双人?”宋骅影见杨宇辰愣愣地看着自己,不由苦笑道,“三殿下从小生活在宫中,自然是不会理解。一生一世一双人是一个很美很美的传说,而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期许的也不过是这七个字,但是你知道的,自从嫁入宁王府的那一刻开始,便不止一双人了,况且……宁王的一双人,指的并不是我。

”杨宇辰静静地听着她说话,她的声音很轻,很柔,沙哑中带着一丝无奈和苦涩。待他听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心忽然动了一下……他忽然想起三年前的那一天,二皇兄母妃的忌日。当时也是白雪纷飞的夜晚,自己和二皇兄喝得酩酊大醉,互相问起将来的时候,他记得很清楚,当时二皇兄说,“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如果不是父皇硬塞一个原纪香在他们之间,他们之间是否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以他看来,二皇兄对那个原侧妃也并没有如此上心。如果是他真正在意的人,他又岂会对她的受辱不管不顾?他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对那原纪香任意妄为的。

“二皇嫂又为何如此确定二皇兄心里的一双人指的不是你呢?二皇嫂又如何确定二皇兄心里的一双人指的就是那个女人呢?”“不是她难道还是我不成?”宋骅影苦笑地看着他,“刚刚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宁王为了她不惜朝我动手。”“那是因为二皇嫂一直在欺负二皇兄。”“欺负他?我是被欺负的那个才是吧。”“二哥性情温和,无缘无故怎么会动手?而且那一巴掌不是二皇嫂你自找的吗?”宋骅影低头想想,觉得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如果那一巴掌真的打到二皇嫂你的脸上,只怕你和二哥这一辈子还真的是不可能了。

所以小弟才会不惜得罪太子妃的亲妹妹而出手阻止的。”“看来三殿下对我与宁王的关系还有所期待?”“最期待你们的难道不是父皇吗?”宋骅影眉心紧蹙,不知道老狐狸将自己与他之间的约定告诉了这三殿下多少。“如若不是亲眼见到二皇嫂你的真面目,如果不是父皇亲口告诉我与他之间的约定,我也会如二皇兄所认定的那般,以为父皇不喜欢他,所以故意塞给他一个恶名在外的凶悍女人。”杨宇辰极其认真地看着她,目光凝重。“老狐狸不喜欢他?”世间不是传言他深得老狐狸器中吗?“只是二皇兄以为父皇不喜欢他而已。

如果父皇不喜欢他,又怎么会费尽心机,要二皇嫂入宁王府呢?”宋骅影有些不解地看着杨宇辰。“二皇嫂你有所不知,不过你应该有听说过父皇和母后夫妻恩爱的传言吧?作为一个皇帝而言,父皇还是专一的。当时的父皇认为,只有母后才有资格孕育他的子嗣。所以在这个皇宫中,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全部是母后所出,而二皇兄,却是那唯一的一个污点。”“况二皇兄的母妃早逝,所以二皇兄便有母后亲自抚养。母后虽然一视同仁,但是她自己也有这么多孩子,而且作为六宫之首,后宫的事情多不胜数,根本找顾不过来,况父皇对他也不好,所以二皇兄从小就是最被忽略的那一个。

”“在我的印象中,二皇兄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努力念书,努力习武,努力做所有他还不能做的事情。他的功课,学识,兵法……一直是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当中最好的,甚至笑容,也是我们当中笑得最温和的一个。当初年仅十岁的小男孩在两年之内每天仅睡两个时辰,背完了翰林书院的全部藏书;当初为了琴技超人,他十天磨破一把琴,十指断裂,鲜血淋漓,却不皱一下眉头……他要证明给所有人看,即使他不是皇后所出,他也可以很强,甚至比我们这些皇后所出的孩子还要强。

”“他做到了,所以父皇开始考验他。让他参加科举,结果他便做了状元之尊;让他去军中磨砺,结果他成了闻名天下的白衣儒将;让他周有列国,结果四海升平,附国归顺。他通过了父皇所有的测试,但是最后,父皇竟然将你指给了他。”“二皇兄虽然外表一片温和,但是内心却是很敏感的。传说二皇嫂丑陋不堪,凶悍泼辣,没人敢娶,但是父皇竟然将这样的一个人指给他,还非娶不可,甚至拿他母妃生前所居住的丹阳殿做要挟。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说,谁不觉得这是一种侮辱?更何况是一心想向父皇证明自己的二皇兄,他的心里会有多敏感多委屈?当满朝文武面上恭贺心里嘲弄的时候,你要二皇兄怎么想?”“当二皇兄迎亲二皇嫂入门后,眼见的却是如传言般的恶女,丑陋,凶悍,泼辣,善嫉……二皇嫂你的确演的很逼真,但是你要二皇兄如何面对这样的你?他从小就那么努力的往上爬,难道最后只是为了娶一个他完全看不上眼的女人?你叫他情何以堪?”“如果你要二皇兄对你所伪装出来的那副面目的主人好,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那不是人会做的事情,就算神,只怕也做不到。因为在他眼中,他认为娶你是父皇不喜欢他甚至刻意践踏他的尊严,他认为是你毁了他的整个人生!只是他却不知道,其实父皇已经将天底下最适合他的女人指给了他。”宋骅影愣愣地看着他,为他这一席话而呆住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二皇嫂不要再欺负二皇兄了。”虽然贵为皇子之尊,虽然是万人景仰的宁王,但是此刻听杨宇辰娓娓道来,竟有一种心有戚戚焉的感觉。小小年纪的他在两年之内背完翰林院的全部藏书,这岂是常人所能做到的?就算是不眠不休,两年内将翰林院的藏书看完都不太可能……练琴练到十指断裂,鲜血淋漓,会是怎样一种凄凉?宋骅影心中动容,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淡淡地说道,“三殿下与我说这些又有何用?既然不能一生一世一双人,其他的便都是枉然。

”“或许现在没用,但是将来就说不定了。”杨宇辰看着她,笑得灿烂而潇洒,“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你说是不是,二皇嫂?”“将来的事情如何没有人知道,不过,眼下我有件事情请求你。”宋骅影定定地看着他,眼底满是真诚,“希望三殿下您不要将今日我们的这一番话告诉宁王,也不要说你所知道的关于我的任何事情,还希望三殿下答应我。”杨宇辰看着宋骅影,与她屏息对峙,直到确定她的无比坚定,才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本来就没打算要告诉二皇兄这件事。

因为这样,就很难可以再看到二皇嫂凶狠泼辣的模样不是吗?”坏笑又回到了杨宇辰的脸上,他好玩凑到宋骅影面前,满眼的邪恶,“不过,二皇兄不是笨蛋,他总有一天会发现你的真面目,到时候他那熊熊肆虐的滔天怒焰,不知道二皇嫂能不能承受?”“如果三殿下能管住自己,不要在宁王面前对我如此刻意的好,那么他发现的机会岂不是可以降低许多?”宋骅影笔直地望进杨宇辰那双深邃地让人捕捉不到任何思绪的眼睛,在心中无奈地苦笑。三殿下每一次都刻意向着自己,这一点已经足够引起宁王的注意了。

她可不想因为杨宇辰而自己的伪装破功。“对二皇嫂好不是刻意的,而是不由自主的行为,既然二皇嫂如此嘱咐,小弟遵命便是。”杨宇辰看着她,眼底漆黑一片,似乎别有深意,继而自言自语地低喃,“唉,父皇真是偏心啊,如果将你指给我,不就皆大欢喜了吗?”“三殿下?”宋骅影一时没有注意到他下面的那句话,不解地看着他。杨宇辰悠悠一叹,“二皇嫂,如果一年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要问什么,心中一颤,赶忙闭唇不语。“嗯?”宋骅影再次不解地看着他,却见他的眼睛下意识地避开自己,不由的大为好奇。

杨宇辰的面容早已恢复如常,嘴角挑起一抹顽皮的笑容,“如果一年后,二皇嫂能够走出这高宅大院,可千万别忘记了小弟的一分功劳噢。”一年之中,还是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杨宇辰的眼底闪过一丝深意。眼前的杨宇辰实在有点奇怪。宋骅影看着他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的面容,心中若有所思。回无白居。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全文阅读,下堂妻的悠哉日子最新章节,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