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全文阅读 > 番外之——杨宇辰

原来如此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小晚 书名: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听着院内热闹的声音,杨宇凌忽然心中升起一种陌生的感觉。自从他在别人眼中看到自己尴尬地位的那一刻开始,他便下定决定要做最优秀的皇子,以此来获得父皇重视的目光。为此,他的整个童年都是在泪水和汗水浸泡中长大,何曾有过如此单纯的快乐?“二皇兄一个人在院外岂不孤单,何不进来一起?”杨宇辰瞥了宋骅影一眼,眉眼弯弯地朝院门的方向看去。宁王在院外?宋骅影拿筷子的手一僵,愣了一下,继而埋怨地瞪了杨宇辰一眼,埋怨他不早点提醒自己,埋怨他无缘无故居然叫宁王进来。

杨宇辰只是冲她弯起唇角,一脸神秘的坏笑。再抬眼,却见杨宇凌踏步走来,清透的面容带着一丝温和的笑,衣衫飘袂,淡色冠带在他身后飘扬,衬得他如斯般俊逸,他的身后跟着柔若无骨体不胜衣的原纪香。他不经意地看了宋骅影一眼,径直走到杨宇辰面前,轻笑道,“三皇弟的耳力,为兄佩服的紧,倒是不知道是什么风,将三皇弟吹来了这秋疏斋?”杨宇辰看了原纪香一眼,似笑非笑地弯起嘴角,“是啊,不知道是什么风,将我们兄弟一起吹来了秋疏斋,竟然连原二嫂也一起来了呢,好难得啊。

”原纪香婀娜的身段盈盈朝杨宇辰和宋骅影各福了一下,声音轻柔如水,“妾身见过三皇子殿下,见过姐姐。”杨宇辰素来对她没好感,“嗯”了一声后便陪着小琢儿吃食物。宋骅影想起今日的自己,虽然没有浓妆艳抹,但是因为忙着烧烤,被烟熏过的面容看起来应该有些狼狈,应该不至于会招惹到宁王的目光吧?但是,他却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宋骅影打定主意,故作不悦地朝一旁的原纪香横了一眼,脸上的讽刺不加掩饰,“哟,妹妹身为王府的掌权人,受妹妹这一礼,姐姐如何敢当?妹妹从来不到秋疏斋,不知今日过来,有何贵干?”杨宇辰了然地看了宋骅影一眼,眼底暗笑。

“姐姐为何要说这样的话,妹妹是妾,给姐姐请安是理所当然的。”“是吗?既然理所当然,为何之前不见你来过?”宋骅影横了她一眼,目中讥诮。“姐姐……”原纪香垂眉低首,搓着衣角,满脸委屈,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抬起头,美眸饱含秋水,带着一丝委屈,“姐姐才是宁王府的女主人,妹妹虽然暂时代为管理,但是有些大的事情始终要姐姐拿主意,所以妹妹才过来秋疏斋,如果惹姐姐不高兴……”原纪香咬着唇角,眼中晶莹的泪珠滚滚而下,走到一旁放着茶水的桌上,倒了一杯,缓缓走到宋骅影面前,“姐姐,妹妹给您赔罪了,如若妹妹以前有对不起你的地方,还望您大人大量,原谅妹妹的不是。

”杨宇凌静静看着两个人,俊逸的面容上面无表情,但是眼底始终凝着一抹淡漠。宋骅影看着向自己低头的原纪香,看着她晶莹泪水中波光盈盈,闪过一丝诡谲,再仔细看她葱白玉手端着的茶杯中热气氤氲,白烟袅袅升起……只一瞬间,她便明白了原纪香的诡计。在她犹豫的瞬间,余光瞥见杨宇凌眉宇微蹙,眼中似乎带着一丝若有所思……今天的自己在他眼中实在是太不自然了,难道已经惹他起疑了?既然原纪香自己心甘情愿要这么做,那么既成全了她,又保护了自己,何乐而不为?唉,可惜了这一双纤纤玉手了……她看了原纪香一眼,心中暗叹。

她缓缓伸出手,在她就要碰触茶杯的时候——忽然,只听见“膨——”的一声响,伴随着几声尖叫,滚热的茶水往原纪香手上、身上泼去……“你怎么这样?!原二嫂哪里得罪你了?!你竟然拿这么热的水泼她!”馨然公主见原纪香柳眉紧纠、泪光盈盈、一脸的痛苦,立马冲上去扶住她,转脸对着宋骅影怒喝。杨宇凌眼底沉暗,眸光寒光万点,冷冷地看了宋骅影一眼,走到原纪香身边,扶住她低声细语的安慰。“王妃娘娘……如果不原谅妹妹……不想喝这杯茶……只说便是……但是为何要将茶水……泼到妹妹手上?”她的泪水滚滚而落,强忍着刺骨的疼痛,咬牙切齿地说出这番早就酝酿好的污蔑话语。

痛!真的很痛!当滚热的茶水泼到手背裸露的白嫩肌肤上时,那股钻心的痛痛得原纪香整个人都麻木了。泪水迷蒙,遮住了她眼底的毒辣……王爷对自己不冷不热,虽然一脸的温和,但是骨子里却一片淡漠。甚至连这王府的掌权也是他为了补偿自己而特意给的权利。她一直知道,王爷对自己并不上心,甚至连新婚之夜,当所有人都以为王爷夜宿霜雪楼时,他却独自翩然离去……她一直以为在王爷心中,自己虽然不够分量,但是宋骅影更没位置。但是当她看到王爷静静地站在秋疏斋,露出她从所未见的真心笑意时,她的心慌了,一股永远失去心爱男人的恐惧从她脚底升起。

她不能失去王爷,所以她只能对自己狠!“是她自己摔的杯子,与本王妃无关。”宋骅影委屈地看着宁王,而让她心颤的是,这次,宁王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怒火中烧。他只是冷冷地,冷冷地盯着自己,眼中一片沉暗……面对任何人都从容不迫的宋骅影此时在宁王的注视下心跳开始加速,虽然她脸上依旧神色如常。“你做了什么,自己心中有数!”他冷冷地看了宋骅影一眼,扶着原纪香转身离去。晌午过后,绵绵春雨终于停止了,阴阴沉沉的天气也散了开来。“小姐,前厅下人来报,说老爷正在大厅等候,不知道小姐要不要见?”小蝶打发了前来报讯的下人,走进里屋,见宋骅影正在看碧落宫暗线收集的密报,神色有略显凝重。

“爹?他来做什么?”宋骅影眼睛也不抬一下,继续盯着手中的情报。据密报所言,最近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暗中盘查“落华影”的幕后首脑。这股力量与当初老狐狸派出的人有些相似,但是老狐狸早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甚至已经将自己骗到宁王府了,自然不需要大张旗鼓地盘查。那么,这股力量究竟是谁?“小蝶不知道老爷过来做什么,不过看老爷的神色有些焦虑,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吧。”小蝶回忆了下在大厅里走来走去的宋翰林,凭直觉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噢?不会是好事的话,我倒要听上一听。想必爹要说的事情应该不会想让很多人知道,你去叫爹到秋疏斋来。”不会是好事的话,应该是那件事吧,宋骅影的眼角不由自主地弯起来。她边站起来边吩咐小舞将手中的情报烧掉。“爹爹怎么亲自来宁王府了?”宋骅影讥诮地看着他走来走去略带焦虑的身影,眼底闪着一抹讥诮。“这个……”宋翰林见到宋骅影,搓搓手,一派欲言又止的模样。宋骅影见他如此,心底更是暗笑,故作亲热的端了杯茶亲自送到宋翰林手中,期待着望着她,“爹爹,不知道七姨娘在景园住不住得习惯?”一提起这件事,宋翰林的脸忽然涨得通红,刚刚酝酿好的仁慈笑容倏然不见,又气又怒地瞪着宋骅影,“是你搞的鬼?”由于情绪变化太快,所以嘴角有些扭曲。

“搞的鬼?影儿已经将整个景园都让出去了,就连君儿都搬了出去,留下清清静静的景园给七姨娘养身安胎,爹爹还要责怪影儿什么?”此时的宋骅影一脸的无辜,一抹顽色在她眼中一闪而过,但是宋翰林却并没有捕捉到。“真的不是你做的?”宋翰林的眼底带着一丝怀疑。“爹爹,影人一直都住在宁王府里,寸步不出秋疏斋,又能对远在宋府的景园做什么?爹爹莫不是高估了影儿?”她的确不能做什么,不过落儿留下的暗线中一个个武艺超群,飞檐走壁的,至于他们是不是做了点什么,也就难说了。

宋翰林用心一想,也觉得这个女儿没这么大的能耐,但是转念又一想,又觉得不对,他抬头冷冷地对着宋骅影,“影儿你的确没能力,但是如果叫王爷出手帮忙那就说不定了。”宋骅影此时已经可以确定宋翰林所谓的那件她搞的鬼是什么事情了。只是,她很好奇七姨娘现在……还安好吗?既然有本事抢她的景园,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宋骅影在心中冷冷地想到。原本她想一把火烧了景园,但是后来七姨娘执意要住进,她便将计就计,暗中放出爹爹要立七姨娘为正室的消息,其他的姨娘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些年里都在暗中计较,此刻得到这个消息,七姨娘还会有好日子过?更何况她做的还不止这些……“爹爹你在说笑吧?王爷他的确有这样的能力,但是他又岂会为了影儿做这种事情?爹爹不会没听说过,影儿自从成亲后就一直被王爷禁足在秋疏斋吧?”世人皆知宋骅影虽然飞上枝头,但是却无论如何都做不了凤凰。

虽然皇帝皇后对她宠爱有加,处处维护,但是宁王却对她爱理不理,成亲后便将她打入下堂,又岂会帮她?宋翰林一下子就被说的哑口无言。“不知爹爹这次来找影儿所谓何事?”宋骅影好像地看着他,嘴角隐隐藏着一抹讥诮。“这……”宋翰林的脸上闪过一丝赧然,犹豫的好一会儿,终于吞吞吐吐的说道,“影儿,你毕竟跟王爷是夫妻,你在他跟前还是能说的上话的吧?”难道爹爹有事相求王爷?宋骅影看他犹豫的脸色,心中明白了几分。“影儿你也知道,爹爹之前为了给你准备嫁妆,从国库中借了些银子,但是现在万岁爷派宁王清查积欠。

你也知道宋府这些年被你姨娘们败了很些银子,内中早已空虚,也就仅仅只能维持表面上的风光,欠国库的银子只怕一时半会儿……”宋骅影自然知道,三姨娘四姨娘她们暗中拿宋府的钱出去外面开店铺,一开始倒是赚了好些银子,但是一旦她们加大投资,不出几个月便连本带利赔了个光,气得她们咬牙切齿。她们又怎么想的到,其实这一切,都是落华影在暗中操作?但是爹爹一直自负清高,从来不管账房里的事情,他一直以为宋府家底殷实,财富雄厚,但是直到她出嫁时连嫁妆都凑不全的时候,他才知道宋府的现状。

宋骅影执意跟他要嫁妆,也是这个原因。“从国库里借的,不仅仅是给影儿做嫁妆吧?”宋骅影讥诮一笑。据他所知,爹爹从国库里借的银子很大一部分都被诸位姨娘分了去,而给她的嫁妆里虽然式样齐全,但只要观察仔细就会发现那些东西其实都是旧品,全都是诸位姨娘将自己不要的东西拿出来充数的。“但是影儿不能否认,国库里的借银有一部分给你的嫁妆吧?”宋翰林看见宋骅影眼中的讥诮,脸色一沉,语气也不悦起来。“爹爹,如果不是娘亲陪嫁的嫁妆在这些年里被诸位姨娘分了个精光,影儿又岂会厚着面皮朝爹爹讨要嫁妆?”“现在说这些无意,其实爹爹这次来……是想要你在宁王面前美言几句,虽然爹爹知道宁王对你不好,但是那也是因为你自己不好,在宋府作威作福也就算了,到了宁王府还这么不知收敛,李嬷嬷是你能随便动手的吗?也难怪王爷会厌恶你了。

”“李嬷嬷?影儿堂堂一位王妃惩戒一下刁奴还需要别人指示不成?”宋骅影心中暗笑,原来李嬷嬷事件早已传得人尽皆知了,不知道传言中的版本是怎样的?“那也要看看是谁啊!她可是原侧妃的乳娘。你虽然是王妃,但是一点也不得宠,倒是看那原侧妃得宠的很,等她有了小世子后,你这王妃的位置能不能保住还很难说,你这样不争气,你要宋府的一家老小如何指望你?”宋翰林气呼呼地看着她不争气的女儿,却不知道宋骅影听到这番话,心中早已笑翻了。

那些姨娘以前那样对她们姐弟,那些所谓的弟弟妹妹可有一次将她们姐弟放在眼中?景园的东西他们能抢的全部抢走,抢不走的也要破坏了才开心。但是现在她做了王妃,爹爹就自以为是的将她当成宋府一家老小的指望?难道他就直觉的以为她忘记了以前的仇恨?难道他对她以前所受的苦就这么直接给无视了?难道他以为她是心甘情愿奉献的老好人?真是可笑!他还怨她不争气,不能让宋府一家老小指望。也不问问她宋骅影要不要让他们指望!“爹爹,千万不叫将宋府一家老小指望影儿,影儿如何承受得起,更何况影儿怕爹爹你以后会后悔呀。

”后悔这两个字,宋骅影的咬字特别清晰。“如果你肚子争气点,给王爷生个一男半女的,这王妃的位置就坐稳了,怎么还会承受不起?”宋翰林完全没有看出宋骅影话中的讥诮,哼了一声,自以为是的说道。总算他想起了自己今日来的目的,慢慢的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影儿,如果你不能说服宁王,要不进宫一趟?万岁爷不是对你不错吗?只要你好好求求万岁爷,如若能免了咱们的欠银,岂不最好?”宋骅影暗中翻了个白眼,突然为自己的娘亲悲哀,她怎么会为这样的男人而出家呢?真是不值得啊。

“爹爹,虽然万岁爷对影儿不错,但是毕竟宁王才是他的儿子,这世上还有宠爱媳妇多过自己儿子的吗?爹爹,如果是你,你会这样做吗?”宋骅影笃定地盯着他,果然见宋翰林长长叹了一口气。“既然这样,爹爹只能另想办法了,影儿你也别闲着,多替爹爹想想办法,如果能借到银子就送到宋府来。”要银子她多的是,至于给不给,这要看她的心情。宋骅影心中冷笑。“爹爹,七姨娘现在可安好?”“请了大夫开了药,胎儿总算没事。”宋翰林长叹一声,站了起来,不悦地看了宋骅影一眼,因为今天他厚着老脸特地跑来却什么收获都没有,“还不是因为你们那景园,不干不净的,害得你七姨娘三天两头的生病。

”也不想想当初是谁非要景园不可,现在出了事了倒来怪她。宋骅影心中冷笑,心中突然浮现一个邪恶想法。现在她好歹也王妃了,要不要去宋府耀武扬威一番?打定主意,她对着宋翰林笑吟吟地开口,“爹爹,影儿禁足期满,请示了王爷后便回府去看望七姨娘吧。”宋翰林看了她一眼,目光闪烁,欲言又止。宋骅影没让他说出口便将他打发走了。猜也猜的到,爹爹那眼底的意味其实并不想让她回门。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全文阅读,下堂妻的悠哉日子最新章节,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