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全文阅读 > 番外之——杨宇辰

他是藏墨?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小晚 书名: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宋骅影和小舞在马车上换过衣服,在河伯的驾驶下朝与原剑昀约定的地方行去。百茶园,很普通的个茶园的名字,但是在音国,还没有人不知道它的存在。因为它是音国文人雅士最为尊崇的地方。在里,壶红茶可以卖到百两,块云酥糕可以卖到十两,但是大家都乐得掏银子,因为在里吃,是种身份的象征。当宋骅影驱车赶到的时候,原剑昀正个人静静地坐在百茶园最贵的雅间里,手中端着杯茶,看着墙上的壁画,脸苦思。“明明相爱却还要互相伤害,何必呢?”宋骅影带着小舞推门而入的时候,正好看到原剑昀正在静静地看着墙上的壁画,画中正是奕国最为繁华的都城,而颖华此刻正在那都城的皇城里面。

原剑昀的心里明明就没有放下,却还要狠狠地捅彼此刀,何苦呢?原剑昀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回头便看见立在门口脸淡笑的宋骅影,阳光自身后斜射过来,洒层橘黄的光辉,让整个人看起来朦朦胧胧。而的身边,站着位脸怒容的小书童,仔细看,认出来是小舞。“宋兄都知道?”原剑昀在见到宋骅影的那刻便收起情绪,淡笑地站起来。他之前和颖华在起的时候,曾起结伴到过音国,所以也见过宋骅影,但是他见到的宋骅影直是妆打扮,所以并不知道的子之身,就如同他直认为是情敌的秋沉落也是子之身样。

“都知道倒没有,在下次到来不就是希望从原兄口中知道些所谓的事实吗?”宋骅影也不客气地径直走到桌边坐下来。“可是在下约宋兄出来,只是有几件生意要与详谈,并没有要别的打算。”原剑昀不动声色地看眼,眉宇凝着抹淡漠。“颖师父到底有什么配不上,为何要抛弃?”小舞挥舞着小拳头,怒气冲冲地瞪着原剑昀。当初如果不是被颖师父捡到,只怕现在的小舞早已饿死在街头。虽然颖师父救只是时性起,虽然颖师父最爱欺负,但是在心中,颖师父直是无所不能的人,直是崇拜的偶像,但是偶像居然被眼前的个人抛弃,小舞气不过,没听宋骅影的吩咐便冲上去怒视原剑昀。

原剑昀面无表情地瞥眼,深邃的黑眸闪过丝阴沉,仰头,将杯中的茶口饮尽,像喝酒样干脆,放下茶杯,他忽而苦涩笑,“是,是原剑昀负李颖华。”“原本想为而放弃家族仇恨,但是就在那刻,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傻……原来在的心目有个人,至始至终都比重要!”原剑昀冷凝的面容微微颤抖,苍凉笑,“那个人,不用,们也知道。”“的那个人是……落儿?”宋骅影惊愕地看着原剑昀。原剑昀吃醋吃得也太烈些吧,落儿明明是儿之身……“除他还会有谁?”原剑昀很快便控制自己的情绪,别过脸去看窗外的残阳,目光隐隐带着嫉恨,“他们两个号称‘秋华双月’,个清逸出尘,个艳冠群芳,本就是全江湖人人殷羡的神仙眷侣,而算什么?不过介商人,颖华又岂会真将放在心中?”宋骅影脸上浮起个怪异的笑容,心中早已笑翻。

个原剑昀竟真得将落儿当成情敌,在落儿面前自卑的主动放弃;而颖华却认为他因着上辈的恩怨,对忽冷忽热,继而抛弃。只不过……个乌龙实在是大些……不过宋骅影又想起颖华信中提到待落儿高中状元后便会下嫁于落儿,从此之后远离皇宫的纷纷扰扰,做个真真正正的平常人。其中很大的部分原因只怕也与原剑昀有关吧。宋骅影知道的心中最牵挂的其实还是眼前个自怨自艾的原剑昀,所以,准备顺势帮朋友把。想至此,宋骅影嘴角淡淡笑,“原兄真是豪爽儿,放手便放手。

可是原兄也知道颖华的脾气,生性孤傲,乖戾偏执,自从被抛弃后便回奕国皇宫。可惜的是颖华时气愤不过,便赌气要嫁给新科状元郎。”颖华要嫁给新科状元郎?!原剑昀突闻噩耗,面容瞬间僵硬,脊背发寒,深黑的瞳眸隐隐跳跃着火焰。“落儿和颖儿自小起长大,相伴携手游历江湖,感情自然比般人要好上许多,但是据在下所知,们虽然亲密,却也是朋友之谊,与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见原剑昀要反驳,宋骅影抢先步继续道,“如果颖儿心中所爱之人真的是落儿,那么颖儿离开之后为什么不和落儿在起,而是独自回奕国皇宫?再们之间真要在起,早就在起,哪里还会多出个?”宋骅影直没有破落儿的儿之身。

因着朋友的默契,知道,个秘密是颖儿手中的王牌,要也只能自己。细细观察着原剑昀的面容,果然见他瞳眸中闪过丝悸动,继而调侃笑,“原兄,奕国离里千里迢迢,就算用最快马也要走上个十半个月的,算算时日,再过七八日科举便开始,就算原兄才高八斗,此刻也没用武之地。”“不过既然原兄都已经放弃颖儿,也就不关的事,但是为何现在又露出样焦灼的神情?”宋骅影再接再厉地接上句,揶揄他。“宋兄笑。”原剑昀干咳声,借以掩饰自己方才的尴尬之色。

宋骅影见该的话也的差不多,忽然想起原剑昀之前在信笺中提过要给介绍的神秘高人,便好奇地开口询问,“原兄之前要介绍的神秘高人不知是谁?现在何处?”原剑昀看着墙上的壁画而发呆,忽然听见句问话,忽然想起来杨宇凌到现在还没到来。他边遣人去外面等候,边对着宋骅影淡笑,“位神秘高人定然会喜欢的。”“噢?倒不知是何方高人?”“宋兄之前托在下代为打听藏墨的《茶花魂》、《孤禽图》等真迹的下落吗?还记得吗?”原剑昀见宋骅影听见藏墨个名字,双眼倏然湛清片,忙头,兴致高昂地盯着他看,不由地笑道,“《茶花魂》等图是找寻不到,不过好歹请藏墨过来让宋兄见上面,不知宋兄有没有兴趣?”藏……墨……饶是宋骅影平日副自信从容的淡定模样,此刻听见消息,也不由的有些激动。

君儿素来爱画,在旁耳濡目染多,也就喜欢上,虽然不如君儿执着,但是还真的是很喜欢藏墨的作品,此刻听藏墨就要现身,自然很兴奋。“原兄先前为何要故弄玄虚,直接藏墨岂不更好?”样,就可以将君儿带来。君儿如果知道个消息,还不定能高兴成什么样呢。“不是在下故弄玄虚,实在是藏墨为人太过小心,不喜别人知道他的行踪,所以才不愿在信笺中提起。”“毕竟没有人见过藏墨的真实面目,原兄又如何确定请来的人是藏墨?”宋骅影虽然对原剑昀深信不疑,但是藏墨行踪飘忽不定,他又如何能够找到?“不瞒宋兄,其实藏墨本就是在下的朋友,不过他封笔已久,所以画难求。

”“与藏墨是朋友?!”宋骅影再淡定从容,此刻也不由的满脸惊愕。藏墨乃是闻名下的画圣,传言他生性癫狂,嬉笑怒骂,卓尔不群。有人传言他是飘然世外的得道高僧,有人他是眉发须白的耄耋老人,也有人他是癫狂狷介的落榜书生,但是却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甚至连碧落宫的暗线都追查不到任何信息,但是,原剑昀竟然不声不响地与藏墨做朋友!“是的,朋友,就像跟颖华那样的朋友。次他之所以会来见,是因为是落华影的幕后首脑,而他有求于落华影。

”“只要落华影能帮的,自然会帮,不过……在下能不能请藏墨去见个人?”如果能请藏墨指下君儿的画技,或者收君儿为徒的话……宋骅影心思转动,瞬间已想很多办法。“个……在下实在不能做主,恐怕只有等宋兄见到藏墨然后亲自问他。”原剑昀见宋骅影脸的算计,不由地无奈苦笑。杨宇凌有求于落华影,只怕还真的会被算计上。原剑昀看看外面的色,残阳片,橘红满,已近傍晚时分,杨宇凌怎么还没来?他招手叫过小厮,在他耳旁吩咐几句,小厮头,快速离去。

很快,小厮便回来,附在原剑昀耳旁叽里咕噜低语番。宋骅影见原剑昀微微蹙下眉头,眼中还有丝苦笑,不由的好奇道,“原兄,不知发生什么事?跟藏墨有关?”还想带着藏墨回去让君儿好好高兴高兴呢。自从上次在宏远寺中匆匆离别之后,君儿带着小松鼠回无白居,而自己则带着小舞径直回宁王府,犹记得当时君儿满脸忧色,做姐姐的也应该做件让弟弟高兴的事情。“事,的确跟藏墨有关。对,宋兄可曾听过暖水袋东西?”“暖水袋?”听到次,宋骅影心底咯噔下,脑袋懵下。

原剑昀见如此反应,只道没听过所以觉得茫然,便笑道,“暖水袋倒真的是件好东西,由坚韧的牛皮所致,外面缝上玄色狐毛,冷时在里面灌上热水,干净又方便,倒是比手炉要好上许多。”“听原兄来,暖水袋确实不错,如果能在市面上流通,倒是能狠狠赚上笔,特别是京中的贵族小姐夫人,对此物定然喜欢。”宋骅影也是做惯生意的,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只是不明白,原剑昀为何会突然提到暖水袋……“不过可惜……藏墨也只是给在下看眼暖水袋,坚决不予以制作出售。

”原剑昀长长叹口气,“痴儿啊……藏墨他也是痴儿啊……”藏墨……暖水袋……宋骅影心中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而且股预感随着原剑昀的话越来越强烈……“原兄……暖水袋……是藏墨的?”宋骅影心中颤,话也有些结巴,只是脸上还依旧维持着不动声色。“倒也不是藏墨的,听是救过藏墨命的那位姑娘所赠。他虽然没见过那位姑娘的面容,但是却早已对情深片,唉,奈何缘分浅薄,两人就算见面也互不相识啊。”言者无心,听着却有心。宋骅影听到此处,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马车上救过的人,自己曾将暖水袋置入他的怀中为他取暖,但是——新婚之夜便认出那人不是别人,而是宁王杨宇凌。

宋骅影藏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却听原剑昀继续道,“藏墨对那暖水袋宝贝的很,因为那是他与那姑娘相认的唯凭证,所以才不让在市面上大范围的流通。刚小厮回话藏墨在路途上被人偷走暖水袋,所以紧急追赶去。藏墨对那暖水袋姑娘算是情根深种,只可惜他家里那两位新婚王妃。”“新婚王妃?”宋骅影捕捉到最后句话,心中阵紧张,目光炯炯地盯着原剑昀,“藏墨是位王爷?”千万不要是那个让旋地转的答案……原剑昀神色倏然变,发现自己早已漏嘴。

他忽而笑,音国新婚的王爷能有几个?宋兄聪明绝顶,想必早已猜出来,如果再行隐瞒的话,倒显得自己矫情。“没错,其实藏墨就是音国的二皇子杨宇凌。”宋骅影和小舞在马车上换过衣服,在河伯的驾驶下朝与原剑昀约定的地方行去。百茶园,很普通的个茶园的名字,但是在音国,还没有人不知道它的存在。因为它是音国文人雅士最为尊崇的地方。在里,壶红茶可以卖到百两,块云酥糕可以卖到十两,但是大家都乐得掏银子,因为在里吃,是种身份的象征。当宋骅影驱车赶到的时候,原剑昀正个人静静地坐在百茶园最贵的雅间里,手中端着杯茶,看着墙上的壁画,脸苦思。

“明明相爱却还要互相伤害,何必呢?”宋骅影带着小舞推门而入的时候,正好看到原剑昀正在静静地看着墙上的壁画,画中正是奕国最为繁华的都城,而颖华此刻正在那都城的皇城里面。原剑昀的心里明明就没有放下,却还要狠狠地捅彼此刀,何苦呢?原剑昀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回头便看见立在门口脸淡笑的宋骅影,阳光自身后斜射过来,洒层橘黄的光辉,让整个人看起来朦朦胧胧。而的身边,站着位脸怒容的小书童,仔细看,认出来是小舞。“宋兄都知道?”原剑昀在见到宋骅影的那刻便收起情绪,淡笑地站起来。

他之前和颖华在起的时候,曾起结伴到过音国,所以也见过宋骅影,但是他见到的宋骅影直是妆打扮,所以并不知道的子之身,就如同他直认为是情敌的秋沉落也是子之身样。“都知道倒没有,在下次到来不就是希望从原兄口中知道些所谓的事实吗?”宋骅影也不客气地径直走到桌边坐下来。“可是在下约宋兄出来,只是有几件生意要与详谈,并没有要别的打算。”原剑昀不动声色地看眼,眉宇凝着抹淡漠。“颖师父到底有什么配不上,为何要抛弃?”小舞挥舞着小拳头,怒气冲冲地瞪着原剑昀。

当初如果不是被颖师父捡到,只怕现在的小舞早已饿死在街头。虽然颖师父救只是时性起,虽然颖师父最爱欺负,但是在心中,颖师父直是无所不能的人,直是崇拜的偶像,但是偶像居然被眼前的个人抛弃,小舞气不过,没听宋骅影的吩咐便冲上去怒视原剑昀。原剑昀面无表情地瞥眼,深邃的黑眸闪过丝阴沉,仰头,将杯中的茶口饮尽,像喝酒样干脆,放下茶杯,他忽而苦涩笑,“是,是原剑昀负李颖华。”“原本想为而放弃家族仇恨,但是就在那刻,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傻……原来在的心目有个人,至始至终都比重要!”原剑昀冷凝的面容微微颤抖,苍凉笑,“那个人,不用,们也知道。

”“的那个人是……落儿?”宋骅影惊愕地看着原剑昀。原剑昀吃醋吃得也太烈些吧,落儿明明是儿之身……“除他还会有谁?”原剑昀很快便控制自己的情绪,别过脸去看窗外的残阳,目光隐隐带着嫉恨,“他们两个号称‘秋华双月’,个清逸出尘,个艳冠群芳,本就是全江湖人人殷羡的神仙眷侣,而算什么?不过介商人,颖华又岂会真将放在心中?”宋骅影脸上浮起个怪异的笑容,心中早已笑翻。个原剑昀竟真得将落儿当成情敌,在落儿面前自卑的主动放弃;而颖华却认为他因着上辈的恩怨,对忽冷忽热,继而抛弃。

只不过……个乌龙实在是大些……不过宋骅影又想起颖华信中提到待落儿高中状元后便会下嫁于落儿,从此之后远离皇宫的纷纷扰扰,做个真真正正的平常人。其中很大的部分原因只怕也与原剑昀有关吧。宋骅影知道的心中最牵挂的其实还是眼前个自怨自艾的原剑昀,所以,准备顺势帮朋友把。想至此,宋骅影嘴角淡淡笑,“原兄真是豪爽儿,放手便放手。可是原兄也知道颖华的脾气,生性孤傲,乖戾偏执,自从被抛弃后便回奕国皇宫。可惜的是颖华时气愤不过,便赌气要嫁给新科状元郎。

”颖华要嫁给新科状元郎?!原剑昀突闻噩耗,面容瞬间僵硬,脊背发寒,深黑的瞳眸隐隐跳跃着火焰。“落儿和颖儿自小起长大,相伴携手游历江湖,感情自然比般人要好上许多,但是据在下所知,们虽然亲密,却也是朋友之谊,与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见原剑昀要反驳,宋骅影抢先步继续道,“如果颖儿心中所爱之人真的是落儿,那么颖儿离开之后为什么不和落儿在起,而是独自回奕国皇宫?再们之间真要在起,早就在起,哪里还会多出个?”。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全文阅读,下堂妻的悠哉日子最新章节,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