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全文阅读 > 番外之——杨宇辰

设个圈套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小晚 书名: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没错,其实藏墨就是音国的二皇子杨宇凌。”杨……宇……凌……那岂不就是二皇子殿下,也就是宁王,更是与才有几面之缘的相公?!宋骅影突然有种旋地转的感觉,手脚顿时松软无力,面容平静却始终苍白。原剑昀将目光转向言不发,神情有些痴呆的宋骅影,不由地有些好奇道,“难道宋兄和宇凌兄相识不成?”“相识?”与宁王何止是相识……在外人的眼里,他们两个的关系只怕比任何人都要亲密。脑中忽然想起那日在宏远寺中,他对藏墨的评价。他,藏墨生性孤僻,行事乖戾,他笔下的水墨花草不是孤傲不群,便是带有愤世嫉俗的愤懑,在在下看来,也没有可取之处。

当时他为何要样?难道在他心中,对他自己的评价便是如此不堪吗?还是他想通过自贬让别人褒扬他?犹记得自己当时对他的评价是孤高不失其率真,至情至性的性情中人……犹记得自己当时完句话时,长身玉立在庭院里的杨宇凌错愕震惊的面容上浮现抹欣喜。原来藏墨就是他!“原兄多虑,在下直隐居幕后,又岂会与宁王相识?”宋骅影此时早已收敛惊讶之色,只是脸上还带着抹淡淡的苦笑。如果不是原剑昀相告,又岂会知道原来自己直派碧落宫的暗线暗中查找的人,其实就是被自己推得远远的宁王?听原剑昀的口气,似乎宁王对救过他的自己念念不忘,甚至情根深重,直随身踹着暖水袋试图找寻自己……忽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正在宋骅影思索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阵细微的脚步声。

“王爷,家少爷就在里面。”小厮的声音隐隐从外面传来……宋骅影浑身打个寒战,倏然站起身来,对原剑昀急切地低声道,“不要告诉宁王见过!切记!”完,拉着小舞朝窗外跳去……杨宇凌听到门内传来道略为熟悉的声音,急切中推门而入,忽见窗门大开,目光精锐的他捕捉到抹月白色的身影在窗外划过……而室内,仅余原剑昀张错愕的俊颜。“剑昀兄,怎么只有人?”他明明听到另有道刻意压低的声音。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朝窗外瞟去,但是窗外除残阳余晖,哪里还有那抹亮眼的月白色。

“本来就知道小弟人啊。”“可是刚刚愚兄明明听到……”“噢,那个啊……”原剑昀忽然想起宋骅影的警告。宋骅影是颖华的朋友,他岂敢轻易得罪?“那个是落华影的暗影,落华影的幕后首脑让他稍口信今日有些俗世缠身,不能前来赴约,以后有空再行联系。”原剑昀他自己也满腹疑问,便随便编个借口。幸好原剑昀没有提起宋骅影对暖水袋的异样表情,还有最后被杨宇凌吓走的事实,不然以宁王对暖水袋姑娘的心心念念,只怕瞬间便会将两件事情给想到块。

原剑昀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能够快速到达奕国,阻止颖华下嫁新科状元的事情,更何况宋骅影在他面前直以装示人,自然没有将与暖水袋姑娘联系在起。“听宇凌兄的暖水袋被人偷?不知是谁有么好的身手?”原剑昀好奇地问道。杨宇凌蹙下眉头。“不会是那暖水袋姑娘知道在找,所以派人将的暖水袋偷走吧?”原剑昀笑着调侃。杨宇凌苦笑道,“不是,只是个市井小偷。如果真的是派的人那倒好。”“宇凌兄真的对那姑娘如此念念不忘?非找到不可?”杨宇凌想会儿,目光炯炯地望着原剑昀,语气坚定,“是,就如同对颖华般。

”“跟们不样。都没见过的面,如果长的丑若无盐,性情凶悍泼辣呢?还能对网情深?”不知为何,杨宇凌忽然想起新婚之夜见到的宋骅影……丑若无盐?凶悍泼辣?那日,便将八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个能读懂藏墨的人,必定是空灵剔透般的人物,又岂会是丑若无盐,凶悍泼辣之人?”杨宇凌脸的自信。路马不停蹄地奔回秋疏斋后,主仆俩才面面相觑。小蝶对两人的反应很是奇怪。小舞惊咋也就罢,但是小姐无论什么时候副淡定从容的模样,但是此时却是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待小舞用那夸张的语调描述当时的惊险场面后,小蝶暗呼幸好。幸好当时小姐带的人是轻功不错的小舞,如果当时带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那岂不是要被宁王面对面碰个正着。“小姐,小舞宁王殿下就是藏墨,而且他对情根深种?”就连小蝶也觉得件事很是匪夷所思。宋骅影还没话,就被小舞抢话,的干脆,“小蝶,宁王对暖水袋姑娘往情深那是不争的事实,而那位暖水袋姑娘恰巧就是小姐,还好小姐明智,当时便吩咐不要再用暖水袋。不过来宁王也真傻,气日渐热,谁还会拿出暖水袋来取暖啊。

”“宁王就藏墨,小姐就是暖水袋姑娘,而藏墨对暖水袋姑娘情根深重,也就是宁王对小姐往情深!小姐,您和皇上的约定中不是只要宁王对您动丝情意,您就得无条件的留下么?”如果,如果宁王知道他直疯狂找寻的人就是他弃之不顾的正妃,不管他表现的是深情还是暴怒,小姐离不开宁王府就是不争的事实!“小蝶的对,小舞绝对绝对要管住的嘴巴,都不许透露,知道吗?”“可是,小姐,小舞能不能再问最后个问题?”小舞被宋骅影端敛的神色给吓住,噘着委屈的小嘴,竖着右手食指,弱弱地问道。

宋骅影知道不问个清楚,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出个什么差错就为时已晚。“小姐,既然宁王直在找您,而您也直在找寻他,那为何们不干脆都开,好好的在起岂不更好?”宋骅影愣,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仰慕藏墨的人是君儿,不是家小姐。”“对,小姐,今日宫里派人传话,请小姐明日携原侧妃起进宫见皇后娘娘。”小蝶忽然想起来件事。皇后娘娘?宋骅影脑中浮现出那张端庄慈爱的面容……次进宫,因为宁王不在,所以也无需为宁王坐哪辆马车而暗自较劲。

倒是当宋骅影见到原纪香的那身金缕罗裙的时候,微微怔下,身边的小舞小蝶亦是副略为吃惊的面容。而原纪香则趾高气扬地瞥眼,体态婀娜地走到后面的那辆马车旁,在丫鬟的扶持下,踩着奴才的后背,轻轻松松地就上去。宋骅影们三人相视笑。皇后在御花园设宴,所以下马车,内侍便径直将们带往御花园而去。远远地看着皇后娘娘身边坐着几位妃嫔,太子妃亦端坐在侧,冷眼看着宋骅影。们走近时,原纪香下子就吸引住众人的目光。只见着身淡金色轻罗纱衣,玲珑的身躯上似乎渡着层淡淡的金辉,灼灼发光,裙摆随着的脚步摇曳,就好像笼罩在浮云里般。

静静地立在那里,尊贵华丽,美不胜收。“衣裳是哪里来的?倒是精致的很。”皇后娘娘首先夸出来。“谢母后赞赏。”盈盈拜,体态婀娜,更衬得罗裙如浮云般飘渺。垂眉低首,眼含秋波,就是不出来是哪里来的衣裳。“傻妹妹,有什么不能的呢。”太子妃笑着看原纪香眼,上前将拉到旁坐下,转身对着皇后娘娘笑道,“是二皇弟送的衣裳,傻妹妹害臊呢。”太子妃边着,还边得意地瞥宋骅影眼。宁王有买过金缕灿衣?怎么不知道?件金缕灿衣乃是彩蝶轩今年春季重推出的罗裙之,不过由于材质稀有,做工精细,彩蝶轩总共才做两件,没有几千两是买不到的。

之前在马车前遇见原纪香的时候,宋骅影便认出来身上所穿的便是彩蝶轩的金缕灿衣,因为重推出的几件罗裙都是要由宋骅影亲自过目的,而且卖出去的账目都是要由宋骅影亲自看过的。据所知,金缕灿衣到现在也才卖出件,而买主,据是位外地的客商。“听件金缕灿衣乃是彩蝶轩今年春季重推出的罗群之,总工才两件呢。二皇弟么慷慨的就送个傻妹子,连王妃都没有吧?”太子妃得意地瞥宋骅影眼。“姐姐……”原纪香跺跺脚,似乎在娇羞,又似乎在责怪姐姐话太不留情面,但是眼底却是绝对的炫耀。

皇后娘娘何等眼光?自然看得出来太子妃故意讽刺宋骅影。只见朝宋骅影笑,将招到自己身边,亲切地道,“影儿最近怎么都不进宫?就算不陪母后,陪陪琢儿也好啊。那丫头最惦记,整拿着那只草编的蚱蜢是姑姑送的呢。”看着皇后眼中那抹然的目光,宋骅影心中颤,暗自沉思皇后是不是看出什么?正在时,只见小琢儿松开馨然公主牵着的手,迈着健壮的小腿肚飞奔过来。先奔到皇后娘娘面前,小小的身躯略略行礼,“琢儿见过皇祖母。”皇后娘娘拍完的小脑袋,才转过兴奋的小脸,扯着宋骅影的裙角,“姑姑,抱抱,抱抱。

”在众人的注视下,宋骅影还在考虑要不要和小琢儿表现得如此亲密,只听见旁的太子妃走上来,牵着琢儿的小手笑道,“姑姑很凶,抱不好琢儿,来,大舅母抱抱琢儿好不好?”琢儿转过小脸,看眼太子妃,清秀的小脸蛋笑,“琢儿谢谢大舅母,不过——”又转过头,无辜的小脸对上宋骅影,“不过,姑姑也不凶,姑姑,琢儿要姑姑抱。”宋骅影余光瞥见太子妃憋气到扭曲的美丽面容,心中暗笑,又看着小琢儿那张澄澈无辜的小脸蛋,哪里还会拒绝。弯下腰,把将小琢儿抱起来,刮刮软软的小鼻子。

馨然公主瞥宋骅影眼,还依旧记得宋骅影杯滚热的茶水全部倾倒在原嫂子的手上,害得筋骨受损,很长段时间内都不能再抚琴。“二皇嫂件裙子真漂亮,穿起来跳舞定很不错。”馨然公主转眼就看到原纪香身上的金缕灿衣,下子被那金灿的罗裙吸引住。“是啊,小公主真是好眼光,可是彩蝶轩今年春季重推荐的罗裙之呢,统共才两件。”太子妃在小琢儿那里讨个没趣,便笑吟吟地转到馨然公主身上,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再过半个月就是母后的生辰,如果然儿穿着件罗裙跳舞,定很好看吧?”馨然公主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那件罗裙。

么漂亮的罗裙,即使生为公主,也还没见到过。“那有什么难的?”皇后娘娘接口道,“到那日,跟原二嫂借穿着就好。”“或者可以叫二皇弟再买另件送给小公主呢?”太子妃帮着出主意。“母后,大姐,本来小公主喜欢,香儿自当让出,不过件罗裙香儿已经穿过,公主贵为皇,又岂能穿香儿穿过的衣裙?不如样吧,由香儿出面,替小公主将另件金缕灿衣买来,样可以吗?”原纪香主意出,自然众人都随着符合。“原侧妃,件金缕灿衣要花上好些银子呢,府里只怕……”宋骅影欲言又止,发现所有人都在瞪,大概是在怪小气。

“既然是送给小公主的,银子自然是香儿的私房钱里出的。”原纪香也瞥眼。要的就是原纪香句话。宋骅影怀中逗着小琢儿,心中却暗自好笑。原纪香将话的么满,难道以为另件金缕灿衣就真么好买吗?件金缕灿衣只花几千两银子,以为另件也么便宜吗?宋骅影低头考虑,要不要乘机狠狠赚上笔……。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全文阅读,下堂妻的悠哉日子最新章节,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