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全文阅读 > 番外之——杨宇辰

绝不放手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小晚 书名: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王爷……王爷您怎么了?您这是怎么了?”原纪香被宁王吓得魂飞魄散,赶紧跑下去扶起宁王,却见他很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全都喷在她的脸上,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原纪香被宁王喷了一脸的鲜血,又气又急,手无足措地看着怀中晕厥过去的宁王。她看看周围,除了那些玩得快活的动物,没有一个人。宁王会不会死啊?原纪香紧张地低头,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往下掉。她害怕地伸出手,探了下宁王的气息,还好,虽然微弱,却还是有点温热的呼吸。

她想扶起宁王,可是宁王虽然看起来精瘦,抱起来却一点也不轻,骨架纤细的原纪香自然扶不动。忽然,她茫然的脑海中陡然浮现出一根救命稻草。宋骅影,对,她这么厉害,一定会有办法的。如果宋骅影知道,在宁王病危时刻,原纪香第一个想起的是自己而不是慕容神医,不知道她是该哭还是该笑了。“王爷,您撑着点,臣妾就去找人来救您。”言罢,她依依不舍地看了宁王一眼,撒腿就往宋骅影的悄然苑跑去,虽然跑得跌跌撞撞,不过速度却是极快。当原纪香脸色苍白,发丝凌乱,鬼一样出现在宋骅影面前的时候,宋骅影倒是真被她吓了一跳。

“王爷、王爷他快要死了,求求你们救救他,王爷真的快要死了……”原纪香的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宁王快要死了?宋骅影直觉以为原纪香在说笑。她虽然没有亲自去看他,但是每天都有人亲自汇报他的病情,所以她很清楚,宁王复原的还算不错。但是看原纪香的反应,还有她脸上的血迹,她的心莫名其妙地慌乱起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杨宇辰焦急地一把揪住她的手臂,厉声问道。什么叫二皇兄快要死了?他这么强悍的身体怎么可能会死掉?难道是黑衣杀手卷土重来?“王爷突然就呕血了……突然就晕了过去,在藏墨亭……”原纪香脸上身上血迹斑斑,她的身子忽然一软,整个人瘫倒在地面上,不知道是劳累过度还是惊吓过度。

眼见原纪香瘫倒,宋骅影眉间灼灼,心绪焦躁,回头便对杨宇辰说道,“你快去请慕容神医。”说完,头也不回的拔腿就往藏墨亭跑去。杨宇辰被她眉间的焦灼刺痛了一下,呆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却见她早已跑远了。他也凝神屏息,朝慕容神医的院落飞去。当宋骅影跑到百禽园的时候,远远就看见那一抹淡雅的身影仰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上一滩血迹,触目惊心。他就那么静静地躺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看上去是凄凉。宋骅影心中一阵疼痛,她跌跌撞撞地跑到宁王面前,半跪着抓起他的手腕开始把脉。

还好……她抹了一把汗,脉象还算沉实,比初始在黑洞里的时候要好的多了。她能把脉却不能医,所以在慕容神医没有到来之前,她除了帮他包扎右臂的伤口,清理嘴角的血迹,别的什么都不能做。宋骅影有些心疼地看着他……他的五官原本完美到极致,俊雅白若霜雪,一点瑕疵也没有,他只要淡淡一笑,周围的一切便都失了颜色,但是现在,绝美的容颜上却到处都是擦伤、淤青、红肿,还有一丝丝殷红的血迹。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指尖莫名的颤抖却不敢触摸他的伤口……可是,宁王怎么会突然间晕倒呢?她不由的抬头看前方的斜坡,坡上隐隐有一丝血迹,很显然,他是直接从斜坡上滚下来的……好好的,怎么会滚下来?藏墨亭里又有什么玄机?宋骅影正欲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拽住,低头一看,却是宁王那只刚被自己草草包扎过的右手。

“王爷,您醒了?您醒了吗?”宋骅影轻拍他脸上没有受伤的部位,然而宁王却俊目紧闭,眉宇也不蹙一下,只是紧紧抓住她的手,力道之大,让她心惊。这是怎样一只手啊?淡色锦缎衣袖上,血迹斑驳,手背血肉模糊,皮肉都翻了出来,连指甲里塞满了木屑,而且都断裂了好几根,指尖更是一片殷红。他为何会重伤如此?指甲上的伤又是如何而来?而此刻,宁王就是用这只伤痕累累的手,紧紧地拽住了她……她的心忽然一阵抽搐、绞痛。如果不是周围血迹斑驳,宋骅影会以为宁王在跟她开玩笑。

昏迷了的人,又怎么会一下子就抓住自己的手,而且劲道如此之大?宋骅影没担忧多久,慕容神医很快便到了。却见慕容神医略带玩味地看了一眼宁王与宋骅影紧握的手,眉峰一挑,什么话也没说,便不动声色地给宁王把起脉来。除了慕容神医,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视线也落在那双紧握的手上……他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双手,目光里饱含复杂的情绪,忽然,只见他神色一变,倏然地转过去去,右手紧紧攥住胸口,然后他又似乎意识到什么般,很快自怀中掏出一罐药丸,有些颤抖地连着好几颗全都倒进嘴里……慕容神医抬头,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因紧紧盯着宁王而一无所知的宋骅影,轻叹一声,便低头继续给宁王施针……清琉院内,宁王静静地躺在床榻上,而宋骅影寸步不离,因为他们的双手紧紧交握,似乎没有任何力量能将其分开。

宁王即使昏迷着,但是他的力道还是很大,如果可以看的话,宋骅影被握住的部位此刻早已淤青一片了。她咬咬牙,忍着。比之宁王的伤,这点痛算什么?“王爷他……怎么会突然这样?什么时候会醒?”宋骅影挣脱不开宁王的钳制,所以只能乖乖地呆在他的身边,等他自动醒来。不是不走,而是走不开。她为自己的心软找了一个足以自欺欺人的借口。目光所及,没有见到杨宇辰的身影……“唉。”慕容神医再次看了眼他们交握的手,慢悠悠地黏着几个山羊须,面容有些凝重地看了双目紧闭的宁王一眼,目光又转到宋骅影身上,“影儿可还记得老夫之前跟你说过的关于宇凌的病情?”宋骅影见慕容神医的面容似乎比上次更加严肃了,心中早已漏了一拍,故作镇定地说道,“神医有话但说无妨。

”“宇凌之前后脑的八风穴受了重击,要知道这八风穴乃周身要穴之一,整个大脑都受它控制。上次万幸没有损坏了宇凌的智力,但是间歇性的头痛,发作起来可是非常厉害的。轻者头痛不堪,重者甚至会神志不清。依老夫估计,宇凌这孩子八成是间歇性的头痛症发作起来,导致神志不清,所以才造成了这些伤痕。”“头痛症有这么严重?”“就有这么严重!”已经梳洗干净的原纪香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身后,听见他们谈论宁王的病情,所以也只是静静地站着,现在听见他们谈起宁王发病的症状,便插口道。

自己可是当时唯一的在场人员,最清楚不过了。“怎么说?”宋骅影他们将目光定格在原纪香的脸上。害宁王至此的人除了宋骅影还有谁?如果不是她和三殿下一副亲密的样子,王爷也不会怒不可遏地丢下自己一个人摇着轮椅离开。看着王爷指甲断裂、指尖血肉模糊一片的手,原纪香怨恨地瞪了宋骅影一眼。她不会说的,不会告诉她宁王对她的在意。“原侧妃?!”宋骅影无意中加重了语气。所谓关心则乱,说得便是此刻的宋骅影吧。一向从容淡定占尽先机的宋骅影也有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

原纪香打定主意,便从藏墨亭开始讲述。回忆起刚才的情景,原纪香眼底的恐惧又渐渐凝聚起来,“刚才王爷到了藏墨亭后,原本好好的,但是突然整个人就像遇见鬼一样,全身颤抖,又突然疯了一样,对着一张画又哭又笑,像是陷入某种迷幻中,神志很不清醒……非常恐怖!”宋骅影和慕容神医面面相觑。宋骅影眼底盈满了自责和愧疚,而慕容神医的脸上却闪过一丝疑惑。刚才把过他的脉,脉象沉实,一时昏厥很有可能是怒急攻心,却怎么会神志不清呢?他目光瞥过,却见宁王的指尖微微颤动了一下。

他的眉峰微微一挑,眼底闪过一丝玩味的笑容,继而轻轻咳了一声,对着宋骅影端敛着面容,严肃地吩咐道,“宇凌现在的病情很棘手,不能受一点刺激,不然病情就越加难以控制,到时候连老夫都无能为力了。所以等他醒来后,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要顺着他的意,丝毫忤逆不得,知道吗?”宋骅影见慕容神医说得如此郑重,只当宁王的伤真的很严重,便很甘愿地点了点头。神志不清……这么完美的宁王被自己弄得如此狼狈,而这些天来自己还丢下他不管不顾,实在太过分了。

如果他能醒过来,不管是要打还是要骂,她都认了。于是,慕容神医以病人需要休息为由,出门的时候将不甘不愿的原纪香也给支走了。于是,宋骅影便成了任由宁王宰割的小绵羊……狡猾滴慕容神医唉。慕容神医的忽悠和原纪香的解释,无意中很好的掩盖了宁王知道宋骅影就是暖水袋姑娘的事实,同时消除了宋骅影的疑虑,也使得宁王在这件事情上占尽了先机。慕容神医他们走后不久,宁王便弹开双目,缓缓地坐了起来,森冷而又阴鸷的目光恶狠狠地瞪着宋骅影,脸上阴晴不定。

在宁王恐怖目光的注视下,宋骅影忽然觉得一阵寒风阴面袭来,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宁王一直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放开手,只是冰冷地看着她。忽然,宁王的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容,他的另一只手,慢慢地、慢慢地,移到宋骅影皓白的颈间,掌间炙热的触感烫烧着宋骅影的肌肤,而她只能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看着宁王,生怕自己一出声,他手下的力道就足以让自己窒息……如果说,之前宋骅影对慕容神医的话还有一丝怀疑,那么此刻,她是深信无疑了。

宁王,真的是疯了……周围一片寂静,房内的气氛也很怪异,他们的姿势则更加诡异。宁王受伤的右手紧紧地拽着宋骅影的左手,而他的另一只手,却移到她的颈脖上,目光阴鸷而又癫狂地盯着她,手里的力道慢慢收紧……就是她!自己费劲心思要找她,她明明知道,但是她非但不见自己,还一再的逃离,看着自己狼狈,践踏自己的自尊,她很开心是吧?!他觉得一股怨恨自心底渐渐升起,他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宁王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王爷……有话……咳咳……好好说……”他是真的想将自己掐死吗?虽然慕容神医说无论他做什么,都要顺着他的意,但是他现在是想要掐死自己哎!求生的本能使得宋骅影下意识地用另外一只手去掰宁王的手指,但是他的手指坚硬如铁,即使她用尽力气,他的手指却还是纹丝不动。“唔——”宋骅影憋得满脸通红,但是在黑暗袭来之前,颈上的力道却突然消失了。“咳咳——咳咳——”窒息的感觉骤然消失,宋骅影边咳嗽边拼命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倏然见到宁王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微笑。

她心里忽然划过一丝不安……难道宁王已经知道了自己就是他心心念念要找的暖水袋姑娘?不会不会,照慕容神医和原纪香的解释,宁王是脑袋受创后才会变成这样癫狂的。难道是……宁王知道了自己的伤势,所以才会如此怨恨自己?毕竟他脑袋上的伤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宋骅影为宁王的怪异行为找了个借口。这样的宁王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不能逃避,绝对不能逃避……宋骅影哆嗦着唇角,身子拼命地想往后退,但是心里却非常努力的告诫自己。“您的伤……并不是不能治,慕容神医连君儿的腿都能医好,一定也能医好你的。

”但是,宁王似乎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看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冰寒。原纪香说的没错,这样的宁王的确很恐怖。宋骅影想退开一步,却忘记了自己的左手一直被宁王捏在手里,只见宁王稍一用力,瘦弱的身子便一下子跌倒在宁王怀里。宁王左手抬起她的下颚,力道之大,几乎要捏碎了她的下颚骨。宋骅影一时吃痛,蓦然抬眼瞪他,却望进他那双残酷而又无情的双眸。疯子!眼前的宁王阴鸷而乖戾,残忍又无情,就像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宋骅影忽然想起慕容神医的话。

他说,宇凌现在的病情很棘手,不能受一点刺激,不然病情就越加难以控制,到时候连老夫都无能为力了。所以等他醒来后,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要顺着他的意,丝毫忤逆不得,知道吗?真是自做孽不可活……如果她知道会有今天的一切,当初在山洞里,就应该让宁王吻个够,吻个彻底!她紧紧攥着小拳头,悔得肠子都青了。她心中这样想着,却不料眼前忽然出现宁王放大的面容,他毫不留情地重重压上她的唇……宋骅影最近的运气真是背的可以,越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宁王狠狠地攫住她的唇,舌尖毫不留情地探进她的樱唇,肆虐的扯咬、蹂躏,被欺骗被愚弄被践踏的自尊与自卑化为狂涛的怒焰,活生生地欲将她凌迟。

虽然嘴里吃痛,唇畔被咬得鲜血淋漓,但是宋骅影却是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推开他,上次的事情就会重演。所以,她只能眼睁睁地任他予取予求,但是眼眶却微微湿润,带着委屈的红肿。看到宋骅影眼底的湿润,宁王的神智似乎稍微清醒了一些。他轻轻抚着她白皙的面容,一动不动地凝望着她……四周很静,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他们两个……宋骅影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因激动而跳动剧烈的心跳声,刚才还不觉得,但是现在忽然静下来,脸上微微有些烫红。

她见宁王慢慢平静下来,微微动了一下。没反应?又轻轻地动了一下。还是没反应?她一个咕噜坐了起来,指着宁王一直紧握的那只手,底气不足地说道,“能不能……放……手?”想要自己放手?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宁王瞪着她,脸色变得铁青,咬牙切齿地挤出:“你害本王变成这样,还想要本王放手?”“呃?”“本王的脑袋变得神志不清,难道不需要你负责吗?!”宁王露出森白的牙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慕容神医临走前说的那句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聪明如他,自然知道慕容神医给出的暗示,如果还不善加利用的话,连他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既然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她是暖水袋姑娘的事情,那就好好陪她玩玩。她不是喜欢欺骗喜欢愚弄别人吗?那么就让她也尝尝这个滋味又如何?让她尝尝这种痛苦是如何的痛彻心扉!至于离开?这一辈子,想都别想!宁王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阴冷。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全文阅读,下堂妻的悠哉日子最新章节,下堂妻的悠哉日子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