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北大差生全文阅读 > 第五十八章

第三十三章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破脑袋 书名:北大差生

善善看到我,一脸的奸笑加淫笑:“林林啊,多日不见,刮目相看啊。不愧为是军中小霸王。”军中小霸王是我小时候的荣誉。我笑道:“好汉不提当年勇,君子莫提当年糗。”善善没理会我,只是压在方予可的身上假装不停地撕扯衬衫,边扯边学女声叫:“怎么这么多扣子啊,你给我脱了……”人要脸,树要皮,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我虎躯一震,大吼:“方予可,你以后一定要给我穿T恤,不准有扣子,知道没有?”方予可没脾气地笑。这种笑容真让我为难。我重申,我是酒窝控,但为什么看到没有酒窝的脸绽放出来的笑容还是这么灿烂夺目,这么摄人魂魄呢?真是个危险的征兆。

北方人看颐和园是看山看水看小西湖,对于我们三个从小就在白娘子和许仙的神话熏陶下,在依山傍水的环境中长大的南方人来说,颐和园已经没有多少吸引力。最后玩得兴趣索然,我和方予可坐在长廊上休息,善善因其庞大的体积只能独自坐我们对面,拿着根台湾香肠吃得不亦乐乎。按照常理来说,当我想不明白某件事情的时候,我会选择放一边不去思考。但昨天晚上朱莉说的那套理论却阴魂不散地在我脑中高空盘旋,迟迟无法着陆。究竟是我移情别恋,还是这只是一个纯粹的事故?我再笨也不应该到弄不清楚自己喜欢谁的程度。

小西就像话梅浸泡后的黄酒,清冽浓香,喝完之后暖心暖胃,后劲很足;而方予可是……“喂,发什么楞?”方予可推推我。“我在思考人生重大问题。”我不理他,继续进行我的研究。“唉,思考的时候眼神还能放空成这样!你动脑子和不动脑子的时候表情都是一样的。有做猪的潜质。”方予可故意把“猪”字拉得很长。我白了他一眼,不屑于跟他贫嘴。“哦,对不起。”方予可顿了顿,“说潜质太低估你,你那就是由内而外散发的猪的气质。”我后悔把他放在和小西一个水平上比较,我真是瞎操心,怎么可能喜欢上这种毒舌呢?我彻底不说话,看他能把我损到什么程度。

“生气啦?你看麦兜多可爱,做猪有什么不好,也不用去考虑很复杂的问题,不高兴的时候睡睡觉,高兴的时候哼哼声,不是你追求的生活吗?”“我追求什么样的生活你怎么知道?我的梦想是——”我向天仰望45度的豪情万丈戛然而止。我真的没有梦想。我现在能想到最远的梦想就是顺利毕业,其它的人生规划还没来得及——或者还不晓得怎么做。我沮丧地低头。也许我真的是现实版的麦兜。麦兜曾说:“我做人真的很简单的,没有鱼丸,粗面也行,没有粗面,鱼丸也行。

”但现实是,鱼丸和粗面,我都得不到。老天说,鱼丸和粗面都有人预订走了。我苦笑:“真被你说中了,我果然是只猪。幸亏你还找了个可爱的形象代言人,我心里还稍稍平衡一些。”方予可望着远处的湖泊,微笑:“麦兜贪爱,所以愚笨。你呢?”我终于知道,方予可像什么了。他像唐伯虎说的“含笑半步颠”,用蜂蜜,川贝,桔梗,加上天山雪莲配制而成,不需冷藏,也没有防腐剂,除了毒性猛烈之外,味道还很好吃。方予可说话说得再毒,再让你无法忍受,最后总会让你有一丝喟叹、一缕温暖。

我又困扰了。果然,麦兜贪爱,所以愚笨。我不得不同意他。我对方予可的重新定位,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比如贫嘴不再肆意,见面刻意减少,以前毫无顾忌的身体接触更是降到零的程度。起初方予可还不在意,直到我连续两次不参加游泳训练,他才察觉异样。他生硬地把我叫下楼,一开口便是凶巴巴的语气:“你最近吃错药了?上次说你像猪,你记恨这么久。以前没那么小心眼儿的。”我拿鞋尖踢了踢路边的石子没说话。方予可有些着急:“真还生着气呢?以前更过分的话都说了,现在怎么这么脆弱了?要不要我给你也说个脑筋急转弯,再讲个冷笑话就算过关了?”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张口闭口都是以前。我怎么告诉他,以前是以前,现在我有点晃神,不明白自己喜没喜欢上他?表白这种事,一辈子做一次就行了,或者一辈子被拒绝一次就行了。不然就跟我和小西一样,原以为可以做普通朋友,没想到见面说话都成了对方的负担。方予可学我在公车上的样子,摇头晃脑地说:“一只乌龟从一堆大便上走过,却只在上面留下3个脚印,为什么?”“因为它一只脚捂着鼻子。”我轻声说道。方予可吁了口气笑:“果然脑筋急转弯让对方答出来的感觉很不爽。

不过,这次例外。因为你终于和我能正常说话了。”唉,算了吧算了吧。别把感情太当回事情。还没理出个头绪就让我烦恼,真要说出个一二三四来,我不得抓狂?方予可看我稍微放松了些的脸:“下午游泳吧。你再不练,真及格不了了。”我决定战略上我要藐视它,战术上我要重视它。具体地说便是思想上,我总结这次和朱莉谈完话后迷茫的情绪纯粹是一种心理暗示,跟感情无关,我要鄙视像我这样,轻易徘徊于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实际行动上,我不可掉以轻心,切勿在他跟前面红心跳,得瑟装逼。

所以在游泳课上,我便人格分裂般跟方予可对话:“会游泳了不起啊?有本事长两翅膀飞天去啊?一口气飞200米试试?”——找茬型。“你游你的,别牵我手。男女授受不亲。我这纤纤玉手可是你这样的乡野粗夫能拉的。”——装B型。“嘿,不让你碰,你偏碰。谁脸红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脸红了?今儿色盲吧?”——阴损型。“谢谢你,教我游泳哦。大恩不言谢。改天请你和茹庭吃饭。”——彬彬有礼型……方予可跟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忽然扑过来揪我头发,边揪边说:“把头套摘了!你不是周林林,说,你是谁?谁派你过来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人家四两拨千斤,幼稚无比,却仍把我弄得破功了。

因为我立马更幼稚地配合地说:“贫尼本是庵堂小丫头,清明节见小施主在庵堂桃花林过。施主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小尼便日日害相思,惶惶不得,斗胆化身俗人,见施主一面,以解相思。”方予可恢复正常语气:“这样才正常啊。刚才说话阴阳怪气的真别扭。以后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看谁受得了你这个样子。”他这样说的时候,我忽然心里一软,便把战略战术之类的东西抛到脑后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北大差生 全文阅读,北大差生最新章节,北大差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