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北大差生全文阅读 > 第五十八章

第四十三章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破脑袋 书名:北大差生

名字的事情来日方长,我决定先不要和他计较。看事情要向好的那面看。至少说明方予可对将来有规划,而且这个规划里有我。于是,我爽快地说:“太遥远的事情我们就不要考虑了。以后的事情怎么样谁都不知道,干嘛自寻烦恼。”方予可的手一抖,撒了加倍的盐。餐桌上谭易对那盘齁死人不偿命的蟹黄豆腐表示了极度的愤慨。以前和方予可在一起,吃饭大快朵颐,狂卷佳肴,毫不顾忌形象。但是,现在身份升级,为了表示本人可塑性很强,可放浪可淑女,我细嚼慢咽。

看养生的书上说,饭要嚼36口,方能下咽。一般来说,我不会给食物和我的口腔提供产生JQ的机会的,一般口腔就是个过道,食物走个过场,便匆匆进入肠胃。忽然的细嚼慢咽让我口腔极度不适应,一不小心饭菜就已经入胃,害我空嘴作势,实在为难。方予可给我夹了块排骨:“不好吃吗?”我摇头:“没有,很好吃。”食不语食不语,知不知道?方予可又给我舀了碗蛋汤:“要是咸了,就喝点汤吧。今天的汤比较清淡。”我微笑,慢慢端起碗轻尝一口。谭易转头看我:“小可嫂嫂,今天吃饭不像你平时的作风啊。

”我瞪了瞪眼,示意他不要捣乱。“以前和我们吃饭的时候,不是你包圆的吗?现在吃饭怎么跟受罪似的。你别说菜不好吃啊,要是你有本事,下一顿饭你做。”我想一剑封喉。老娘好不容易装一回淑女,干嘛拆我台揭我疮疤?“你不是想装淑女吧?不用不用,你现在放个屁,小可哥哥也会说是香的。”谭易不看我眼色,继续独自说。“你才放屁——“我终于忍不住爆发。随着屁字发音,饭粒从嘴里百步穿杨,精准射向谭易的鼻孔。谭易嗷嗷地叫:“啊——小可哥哥,你怎么找了个这么一个人!扮淑女也会扮到这个地步。

”说句实话,我是有些害羞的。本人还能称之为女人,是基于我不能接受在有第二个人在场的时候放屁、挖鼻孔还有喷饭。所以我尴尬无比,只好又河东狮吼一把来掩饰自己的慌张:“你说谁扮淑女?姐姐我天生就是淑女、美女、圣女!”谭易用纸巾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是,菜市场上吆喝着的也是淑女美女圣女。中国男人真幸福。”我被全盘激怒,叉腰吼:“谭易,我诅咒你以后生儿子没P眼。”说完之后,我后悔不已。装淑女最后逼成了泼妇,何必呢。别看我周围毒舌毒妇一大堆,但我骂人的水平迟迟没跟上。

尤其是到情绪激昂、非骂不可的关键时刻,我便掉链子,只能发出“靠”“Cao”之类的单音节词,毫无气势,一副理屈词穷的颓然模样。小时候因为班长打我小报告而被罚抄三十遍课文时,我也只会在墙角拿粉笔涂鸦:班长是个乌龟王八蛋,然后后面画上乌龟一只,以示愤慨。所以我对周星驰《九品芝麻官》里将铁柱折弯、螃蟹离港的骂人绝技敬仰不已,终日幻想某一天我也能气吞山河、翻江倒海地骂人到扭转乾坤的境界。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终究骂得没有气场。

谭易将纸巾一扔,跟真看见自己儿子没P眼似的狂怒:“你家儿子才没有呢!”方予可站起来狠狠地拍了拍他脑袋:“说谁呢?!”谭易委屈地撅嘴:“你们两个人就会欺负我。明明是她先骂我的。”方予可坐下稳稳地道:“你嫂子要扮淑女你就让他扮,总比现在被骂好吧?她安安分分地吃顿半个小时以上的饭容易吗?你干嘛招她惹她呢?”我不乐意地用筷子敲碗沿:“我哪里装了?我明明就是贤惠持家的完美女人。”谭易哼了一声:“芹菜都被你摘掉了一大半,还说贤惠持家。

有本事你明天给我们做顿饭。”“没问题,我就做一次满汉全席给你看。你吃了我的饭,以后就不得嘲笑我。”谭易和我击掌为盟:“只要你的饭能让我们两个人能咽下一碗,我以后就不说一字,把你当神仙姐姐看。但如果做不出来,以后你在我面前喷饭的事情我将流传至全世界。”我妈从小就教育我说,宁可得罪一君子,不可得罪一小人,尤其是小心眼的小人。谭易被我喷饭,他儿子又被我辱骂没有某些必要器官之后,他已经和我卯上了。下午我开始趁他们补习功课偷偷上网搜索方便菜谱,懒人菜谱,速成菜谱,自动过滤掉需要三种以上调料的大菜。

最终决定我做的菜品为:小葱拌豆腐、煮毛豆、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蛋花汤。三菜一汤。他要嫌菜少,我就再给他买斤花生米。算计完后,我心安理得地继续躺在沙发上冥想我跟方予可之间的爱称。没想到午饭过后,大脑缺氧,没思考三分钟,我便沉沉睡去。梦中绿树红花,我身着浅色轻纱,长袖抚地,玉兔相随。我惬意地坐在古筝旁,纤纤玉指碰过古筝之处,便连成一曲花好月圆。忽然方予可跑过来说:“你端成这个样子很累吧?其实,你只要活你自己就好,不用非要变成淑女才行。

”我立马说:“早说嘛,害我这么辛苦。”说完我就升了把火,把古筝当废柴烧了,顺便把玉兔宰了,烤一烤下酒吃。方予可惊恐地说:“原来你是这么残忍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把你娶回家,我都不知道你会不会有一天谋杀亲夫。我们还是分手吧。”我一觉醒来,分外惆怅。到家后,我特意去了趟厨房,和油盐酱醋培养一下感情,以免明天上演盐糖不分的惨剧。当然我也有自知之明,深知明天不可能像电视剧一样,默默无闻的灰姑娘忽然巧手变出一桌丰盛佳肴,所有尝了我的菜的美食家都拜倒在她的围裙底下,为她惊艳,为她鼓掌。

我的终极目标是:可以丢脸,但不可以太丢脸。老妈在厨房里看见我就跟在火星上看见我一样:“想偷吃点什么?”老妈是过来人,按她的话说,她喝的水都比我这辈子用的洗澡水都多,我问老妈:“妈,你年轻的时候,如果碰到特别不想做饭,又不得不做饭的时候,一般做什么给我们吃?”老娘一下子陷入二十年前一个月工资不够花,月底靠姥爷姥姥救济的岁月中:“那时候啊,(中间省略500字)为了省点菜钱,我还给你做过酱油拌饭。”“那酱油拌饭怎么做呢?”“那还不容易,把酱油倒在饭里就行了。

”“不需要其他调料了?”“你如果非要加,可以放点鸡精什么的。”哦,我决定明天的主食做这个了。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明天的饭会做糊或者烧焦。如果加点调料,至少能糊弄过关。第二天,我是提着一袋毛豆、三个西红柿、一斤鸡蛋、一块豆腐、二两小葱进的谭易家门。谭易拨了拨我的菜,然后长叹一声:“我真想拿豆腐砸死我算了。”方予可抚了抚我头发:“我今天特别带了三袋微波炉饭。你就放心大胆地做吧。”为什么?!为什么都对我没信心?连我自己听到微波炉饭的时候,我都产生了欣喜的感情。

方予可和谭易在客厅餐桌上学化学,我在餐桌上研究昨天打印出来的菜谱。在菜谱上,我用红色水笔高亮出关键词“西红柿-去皮”“毛豆-八角大料”“豆腐-切刀片”。我洗了洗西红柿,开始去皮。刚开始的时候我颇有耐心,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西红柿分泌出酸酸甜甜的味道,我不断咽口水,西红柿也只去了一半的皮,而且被去了皮的那一半坑坑洼洼,活像结了无数疤的癞子或者像被青春痘开垦殆尽的脸般恶心。方予可摇了摇头,跟我说:“把西红柿用热水烫一烫,就容易去皮了。

”我如获至宝,屁颠屁颠地跑到厨房拿热水,看西红柿的外衣被我一撕就掉,我露出嫖客般淫荡的笑。进了厨房后,我开始一个接一个做菜。首先毛豆:三公升水,加八角大料,加盐,加毛豆,煮沸为止。接着小葱白豆腐:豆腐切片,加小葱,加盐,加香油,拌烂为止。然后西红柿炒鸡蛋:加油,加鸡蛋,加西红柿,加盐,炒烂为止。最后西红柿蛋花汤:就是沥出西红柿炒鸡蛋汤汁加一勺水,再倒入一个鸡蛋。米饭仰仗电饭锅精确的量度,居然没有煮糊或煮焦。我犹豫地端着酱油瓶子,不知该不该按原计划进行。

后来一想,我是学德语的,德国人一切讲究的是有计划有步骤,于是我在饭锅里洒了一些酱油,再拿饭铲搅拌均匀。我是死也不能第一个尝的,这种需要牺牲味蕾、牺牲对美食憧憬的事情还是让谭易来吧。三人围坐在餐桌上,没有一个人动筷子,我相信每个人都在跟我思考同样的问题:谁做第一个倒霉蛋?我看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对谭易说:“你不是说要吃我做的菜吗?还不开吃?”谭易深吸一口气:“其实我很想吃肉,可惜你没有做,那这顿饭不如就留着以后吃……”我觉得这个提议非常好:“你说我怎么没想到呢。

要早知道,我就做个红烧肉、糖醋排骨、西湖醋鱼什么的。那要是去外面吃,你可不能说我输了,你没尝一口就当弃权处理。我也当自己没赢你,以后你就适当损损我就好了。”谭易激动地说:“嫂子,幸亏遇到你,我以后求偶的标准降低很多。基本上,只要是个女人就可以了。”方予可看着我们俩一唱一和的,敲了敲桌子:微波炉饭我热一下,里面有宫保鸡丁、梅菜扣肉什么的,也算是荤菜。这几个菜林林好不容易做的,都吃几口吧。要给新人以勇气。”最后,我看着方予可这位勇士不慌不忙地将第一口西红柿炒鸡蛋放进口中,匀速咀嚼,坦然咽下后,我也迟疑着夹了一口,然后也淡定地嚼完咽下。

谭易看了看我们,将信将疑地也要尝一嘴,等他放到口中后,我和方予可两人不约而同地冲到饮水机旁狂灌两杯水。谭易如武侠剧中中毒般捂着脖子,伸出一阳指奄奄一息道:“没想到,你们两个人居然这么幼稚——”然后脖子一扭,挂倒在餐桌上。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北大差生 全文阅读,北大差生最新章节,北大差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