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错时光的爱恋全文阅读 > 尾声

第四章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席绢 书名:交错时光的爱恋

冷刚,长着一张冷硬的脸,左脸颊一道由眉尾向下延伸到下巴的不规则伤疤,更是吓人。他没有石家兄弟的俊朗出色,全身上下都是男性化强硬的线条,与石无忌同年,是石家总管冷自扬的独生子。当年石家惨遭洗劫灭门,冷自扬夫妇冒死将四位公子小姐救出火海,藏在地道中。冷夫人更为了抢救甫三个月大的小小姐而丧命。冷家四代以来为报救命之恩而立誓世代守护石氏一门,至死方休。石家待冷家如兄弟,不为奴仆,更使得冷家忠诚以对。在大批食客做鸟兽散后,冷自扬带四位主人到北方,养大了他们,并且归还了鲜为人知的钜大产业——两座金矿、一座银矿,及三座煤矿。

这是石家一直保留的祖产,家大业大,也就不曾开采。因此没人知道北方数座石家所属的平凡荒山竟是宝矿丰富的金山银山。利用这些剩余祖产,石无忌才得以顺利在数年间经营“傲龙堡”成为北六省商界霸主。冷自扬却从不居功,仍以总管自居,辅助石无忌。坚持主仆分野。第五代的冷刚在他训练下成为石无忌的影子,致力于复仇。“如何?”石无忌进入书房,坐定后看着冷刚。石无痕、石无介眼中显出紧张。冷刚少言沉静,全然没有喜怒哀乐的脸看不出他的心思。但他却是可以为朋友出生入死,即使是丧命也不会眨一眼的汉子。

他拿出一本帐册交予石无忌。“他的暗帐。”石无忌交给无痕。无介迫不及待凑身观看。“消息呢?”“他反悔了。”冷刚指苏光平。这倒是意外!嫁幻儿过来利多于弊,何须反悔?“三天后他会籍探亲之名来北方。柯正明会随行。”“柯必威的儿子?不是一直在京中攀附权贵吗?”石无忌深思良久。“半年前,柯正明曾轻薄少夫人。”看来冷刚监视苏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石无忌双眸冷得可以结冰,这是他发怒的前兆。“不管他来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让他好过!”没有人可以轻薄他的女人,即使在未成夫妻前也一样。

“他结交了不少江湖混混。”意思十分明白。石无忌耸眉。“苏光平为何反悔?”“柯正明曾画出夫人肖相献给当今最有权势的赵平七王爷。就是想用美人计成为七王爷的心腹,进而接近皇上当个高官。”“而苏光平不知道?”“是的!而七王爷非常中意夫人,要柯正明将夫人带至京城。柯必威找苏光平商量,想藉七王的力量一石二鸟,消灭势力庞大的石家,谋取财产。用官方力量想定石家谋反罪名。再献上夫人,则一生衣食无虞,财大权大。”石无痕神色凝重的看着大哥,而无介早跳了起来。

“好歹毒!咱们先下手为强,杀他个片甲不留!”但石无忌却笑了!露出一个没有笑意的笑,看着冷刚。“他们发现了吗?”“只是猜测。”“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愿错放一个?够狠!他们比我所想的要聪明多了。还要幻儿偷帐册吗?”“要。这是苏光平的私心,想要独吞石家暗里的生意。”石无忌看向无痕。“好好研究这本暗帐。着手扯他后腿,我要他未回南方前先破产。”“知道了。”石无痕应允,起身回房研究。之后,石无介也给遣走了。石无忌沉吟良久,问:“三年来,你暗中观察苏家,对幻儿的看法如何?”“懦弱、倍受欺凌,最不具威胁性。

”“所以你建议我选她当妻子最为恰当?”“是。”他的幻儿从来就不是懦弱胆小之人。她甚至敢挑战他的权威,别人想欺负她,她也不会让别人好过。冷刚观人一向精确实在,但那确实不是他所知道的幻儿。这中间有诡异,他一直有所感觉,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苏光平让女儿读书吗?”他问。“没。苏光平自身没学识,也没请过私塾教子女识字。他连自己名字也写不全。”石无忌楞了下,道:“跟我来。”莫非幻儿是冒充的?冷刚所说的一点也不符合他所知道的幻儿。

这一团混乱弄得他不由自主的心急!一切都那么怪异。幻儿给佣人匆匆忙忙带到前厅。心下没好气得很。无瑕刚才满腹心事来找她,她正要安慰她,却给石无忌召了来。她非常的不高兴。无瑕从来没这模样,同生为女人的她看无瑕难过,心也拧疼了起来,恨不得为她摘下星星博她一笑。可是此刻却得匆匆丢下她,火烧屁股的来“觐见”丈夫。她不高兴绝对是必然的。由于太生气了,进入前厅时忘了跨过高高的门槛,结果整个人只好往前仆倒了。这次石无忌可救不了她,离太远了,赶过来时正好可以扶起她。

“难道没有人向你报告这门槛有谋财害命之嫌吗?再摔几次我铁定成白痴。”她恨恨的踢了下高高的木板。“疼不疼?”他担心的问,扶她到首座。“不疼。”幸好门内着长毛波斯地毡。“找我来有什么事?”她眼光一转,看到右方坐着一个左颊有着一道血红性感伤疤男子。不出色,但有型且充满男性气概。她好奇的走近他,就要伸手摸他伤痕,但身后石无忌立刻抓回她,而冷刚的脸则别向一遏。她不依的看着石无忌。“我只是想摸摸看那是不是真的而已。那有人伤疤红得那么均匀好看的?”现在石无忌不仅要怀疑她的真实身分,还要确定她是否有特异于人的审美观。

打从冷刚有那一道疤起,没有人敢正视他原本就吓人的脸,甚至还有女佣为此吓昏。石氏兄妹从不觉得难看,只是感到愧疚。直至目前说好看的,只有幻儿了。“幻儿!你不会以为丈夫会忍受得了妻子碰别的男人吧?”他警告的看她,押她坐回位置上。“当然——好吧。”古今皆同。如果做丈夫的够在意妻子的话,就忍受不了。“他是冷刚,我的兄弟,自小一块长大。”他介绍。“你好,我是苏幻儿。”她轻快的打招呼,似乎还想证明那伤是否为真的,所以眼光直在那疤上打转。

石无忌不是味道的扳过她的小脸。“不生气了?”刚才明明看到她怒气冲天,怎么才摔个跤,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好本事!他会以这么轻松自若的口气对她,想必视冷刚为自家人,在佣人面前他都是冷硬无情的,在冷刚面前却不会。她经无忌提醒才道:“无瑕在房中等我,一副难过模样。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不然她向来温婉安静,从没有像今天这种落寞的模样。如果没事我回房了,看看她怎么了,需要大夫我再跟你说。”就要站起,冷不防捕捉到冷刚酷汉表情中的一抹关切。

一时之间也不大明白,没多想就抛诸脑后.对丈夫一笑就退回后院了。“怎样?”直到幻儿走得够远,石无忌问。“一模一样的面孔,却是南辕北辙的性子。”冷刚不可思议的说着。想了下道:“出嫁前一天,她自缢未成。”这又能代表什么?不算是线索吧?谁能提供答案?石无忌微微苦笑。无论如何,他的心只为眼前的幻儿跳动。温柔懦弱的典型千金小姐,是他曾经认为会中意此刻却敬谢不敏的。幻儿多好!独一无二,最合他脾胃——这样就行了。目前只能如此而已,等其他事了结完再来慢慢探查这奇怪事件。

摇了摇头,对冷刚道:“一起回去吧。你三年没回傲龙堡了,冷叔十分想念你。”冷刚没有说话,但神色复杂。石无忌啜了口茶,眼光定在窗外那一大片蓝天白云,心思沉静。对冷刚,他该说该做的都做了,如果他不接受,石无忌也无法子了。世间无限里,却只情字最伤人。Д绣芙蓉2003年7月8日更新回到房中,却见无瑕哭成泪人儿。幻儿忙坐在一迸,直问:“怎么了?怎么了?倒是说呀!”无瑕是典型的大家闺秀,举止有礼有分寸,这般失态前所未见哪!幻儿探探她额,摸摸她手,没什么事呀!悲从中来是什么道理呢?需要发吧?她想。

只好等她哭完再说吧!美人哭也是一种艺术,所谓的梨花带泪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幻儿老会忘了自己并不比无瑕差,却老是被无瑕的容貌所吸引。好看呀!哭得楚楚可怜,另一种教人心疼的美。幻儿这样痴看,教无瑕不好意思再放纵情绪了。“嫂嫂!”她羞赧低语。“有什么话说出来会好过一些。闷在心底会短命哦!”她端给无瑕一杯茶。无瑕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千头万绪没个头。幻儿是唯一可以信任并且可以倾诉的对象,才教她失态了。“他……他不喜欢我。”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幻儿双手横胸,有些深思。不知怎的,她竟然把冷刚与无瑕想到一块儿,刚才她与无忌提起无瑕,冷刚就有些怪异。而这厢的无瑕,早不失常,晚不失常,却在今天莫名的哭得一塌糊涂。不会吧……冷刚与无瑕?“冷刚?你喜欢他是吧?”幻儿柔声问着。无瑕毫不遮掩的点头,这番坚定让幻儿明白这情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如果是青梅竹马就合理了。冷刚是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但要了解他不简单,要长期相处才体会得出他的好。无瑕握住她的手。“嫂嫂,我长得不堪吗?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别乱说,你长得天仙绝色,没人比得上。

我想他是自惭形秽的可能性较大。无忌知道你的心事吗?你与冷刚的感情如何?”她问。“大哥……不知道。而冷叔……说主仆不能逾越本分。冷刚……我不知道他怎么想,我怎会知道呢?未出嫁的姑娘不能想这些的,我只是一厢情愿。”是了。她老用二十世纪的心态去看这年代,偏差太大。这时代女方有意也不可明说,只能静坐闺房让人上门提亲。冷刚又没表示什么。女方又怎好厚颜诉情衷呢?石无忌又怎么会不清楚?至于冷刚的父亲那关才是主要原因。不好搞哪!宋代门第观念深重,要打破传统还得看众人成不成全。

不过她猜测无瑕不是自作多情。只消一个神色,她大致看出冷刚情有所钟。事情就这么胶着住,结局非常清楚,男方将会抱憾终生;女方嫁人成怨妇。不行!这事她管定了,天生好管闲事的细胞又抬头了。一桩桩的事揽在自个儿身上,也不管担待不担待得了。话说回来,像无瑕这种柔顺不会替自己争取幸福的人,将来随便找个人嫁了不是很凄惨?何况心又早有所属。反正她闲来没事权充一下月老也不错,替她与冷刚穿针引线,有情,就结合了;无情,也有个了断。首先必先要了解他们之间曾有怎样的纠葛。

“怎么会喜欢他?总有个因果吧?”无瑕一双翦水双眸变得迷蒙!眼光看向远方,彷佛到许多许多年前的景象……一会儿,悠悠开口:“小时候,冷刚打我有记忆就一直在身边。他不大理我,不与我说话,只是默默跟着我。是冷叔要他保护我的。因为三个哥哥都忙着练武,被冷叔送到雪山,不在家中。所以,冷刚对我而言像是大哥,又像是父亲。”“十岁那年,冷叔带我与冷刚到雪山看哥哥,半途却被狼群攻击。好多的狼,成百成千的围住马车。冷叔与车夫都全力应付,而冷刚抱紧我。

一手握绳策马狂奔。有些大狼企图跳上车咬人。大概看我人小没反抗能力,一直攻击我。他……脸上的疤就是为了保护我而受伤……被狼爪抓伤……那时冷刚放弃马车全力护我,被三只大狼撞出马车外,滚落十来丈的岩谷中……未落地前仍以身体为垫使我免受撞击,……可是他的背却面目全非了!有一块尖峭的凸石几乎使他丧命,穿透他右肩,整个背部插入了大大小小的碎石尖石……”无瑕再度落泪,神色一片自责与痛楚,紧抓住幻儿的手,哽咽道:“冷叔是用拔的才拔出那块穿透他肩膀的岩石。

赶到山上求医,哥哥的师父们都说他没救了,死定了!幸好,幸好当时有一个来雪山找灵药的奇人路过,带走了他,花了一年的时间治愈他。三年前,他曾经回傲龙堡一次。三哥说他已是江湖上有名号的人物。传承那奇人的卓绝医术,并且有一流的武功……我好高兴他回来了。那年正是我十五岁及笄,刚受完成年礼,有很多人上门提亲。我希望我能当他的新娘,希望他会向大哥开口提亲,可是,他没有,住了三天又消失了,那三天又对我避不见面。消失后就没再回过堡中……他不愿待在有我的地方。

大嫂,我喜欢他呀!不是愧疚,不是报恩,我心中只有他呀!为什么他要避着我!即使他不要我,我能看到他也就满足了……他今天来牧场,我不敢去看他,怕他又要消失……我好难过,嫂嫂——”哎!这可怜的小可人儿。生在这种时代就是这么悲哀。女孩子不能吐露自己的情意,不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凡事全凭父兄做主,婚姻就这么订下了;再者,凭媒妁之言,胡乱牵线,那有当事者吭声的份?幻儿对冷刚深感佩服。冷刚这么保护无瑕,那有对她无情的道理。

她心中转了几转。“别哭了,无瑕,冷刚一定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才逃开你。”无瑕摇头。“不,他一定憎恨我才躲着我。我害他破了相,害他几乎丧命……”无瑕自怨自艾的数落自己。幻儿打断她的话。“绝对不是。我问你,冷刚的父亲就是冷叔,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只是个总管,为什么你们对他那么尊敬?为什么无忌他们跑到雪山练功?放你一人。”她还不了解石家的过往。此刻她当然不是在替苏光平打探些什么,而是她发现冷刚的父亲必是阻止冷刚的最大阻力;反正她也对冷叔这个人好奇。

幸好无瑕也不认为幻儿在打探什么。轻道:“我出生三个月,爹娘就死了,冷叔一手带大我们。经营我们石家的产业,在大哥能独当一面后全部移交给大哥,而自己退回总管职位。我原本想拜他做义父,但冷叔不肯,他很严守主仆之分。他与我爹是一同长大的好友、生死之交,世代一直是石家的总管。将来冷刚也会是。冷家的祖训是守护石家,世世代代,直到灭绝。”这种祖训太不合理了!那有要自己子孙世代为奴,不得翻身的祖先?这当然很让人感动,冷家世代忠贞不阿,放眼古今中外,倒还真是少见。

能如此忠贞,一定是某一代石家有大恩于冷家。可是祖训订得严苛,世代下来,主仆分得如此明确,那就麻烦了。就像现在眼前这一对,弄不好就成了牛郎织女,完蛋啦!无瑕喝了口茶又道:“我们石家,曾经给土匪洗劫灭门,才送哥哥们上雪山学艺。”她没心思多谈。那么苏光平铁定脱不了干系。这事无瑕了解必定不多,以后再问无忌好了。幻儿柳眉一挑。“无瑕,想不想见见冷刚?顺便让我观察他是否对你有情?”“想呀!可是他会躲着我。”幻儿诡异的笑了。“有什么方法可以使你马上生病?”无瑕一楞,笑出来。

哦!老天,只有嫂嫂才想得出。可是她向来很少生病,顶多自昨天开始食不下,身子虚了些而已。“反正你马上躺着,装病就行了,其他的我来负责。躺好!我去叫人了。”幻儿拉无瑕上床,盖好被子,即往外走去。倒要看看那医术卓绝的冷刚如何诊断法。在书房找着了石无忌与冷刚,故意不看冷刚,装出一脸忧愁的对丈夫道:“无瑕病了!你快找医生来替她看看。她昨天就没吃东西,脸色很不好呢!”就要拉无忌走。石无忌神色凝重,看向冷刚。“他就是现成的大夫。走吧!”幻儿捕捉住冷刚忧心的神色!耶!她猜对了。

一行人到房中。无瑕见到冷刚就流下泪了,忙躲开眼,怕一片深情溃堤而出,而冷刚站在床沿,迟疑不前,楞楞的盯着比三年前更加美丽、更加出落得有如天仙一般的无瑕。幻儿暗中扯了扯丈夫衣袖,轻轻揶揄:“哇!好厉害,用眼睛就可以看出无瑕生什么病呢!”石无忌横她一眼,走上前,把无瑕的手交给冷刚。冷刚微微一颤,马上收摄心神,认真把脉,一会儿立即松开手。“小姐身子较虚,我开几帖补品每日服两次即可。”没有多言,就要与石无忌一同出去。

幻儿一把拉下无瑕,无瑕痛叫出声,整个人跌下床。两个男人迅速转身,就见到无瑕袖子渗出的血迹。冷刚飞奔过来,拉高无瑕的衣袖,她撞伤了手肘,晶莹雪白的手臂,几处擦破皮。冷刚眼中的焦急担心显而易见。幻儿暗自吐吐舌,正巧迎上丈夫警告的眼光。他眼角余光看到幻儿做的好事。“有没有怎样?”冷刚终于对她开口。幻儿正巧在冷刚身后,拼命打手势,指着头疼、手疼的暗号。无瑕心虚的低头。“我头好晕,手也疼。”“冷刚,你好好替无瑕检查看看,我们去向总管拿伤药。

”幻儿交代完,马上拉着丈夫的手走出去,一直走到花园,就被石无忌由身后抱起,双脚腾空,她忙搂住他脖子。石无忌放她坐在凉亭的石桌上,盯着地问:“你在做什么?”“他们很相配呀!”她抬高下巴。“你反对吗?”石无忌笑了笑,释然了。她想玩,就让她去玩,这事他已做到无能为力的地步,也许幻儿可以。他轻按了一下她的俏鼻。“你做做看,回房我们再谈。该用晚膳了,看来大夥儿一起用饭妥当些。”他想到她下午的挑逗,邪气一笑。他不会忘记——要如何“疼惜”她,只是时间挪后而已。

幻儿此刻心思全在无瑕身上,没注意到丈夫得意的神色,犹天真的计划别人的好事。幻儿再度回房时,冷刚已经走了,她好奇问道:“你们有没有谈什么?”“我……不知道该谈什么……”无瑕挫败的说着。幻儿坐在她面前。“决定非他不嫁?”无瑕坚定的点头。这就好办了,她握住无瑕小手道:“我认为痴痴等命运之神眷顾是最愚蠢的行为。我们女人的幸福终其一生就系在一个男人身上,你是要与一个不相干的男人结成夫妻,还是要靠自己努力嫁给心上人?想必你也了解冷刚,太含蓄就完了,打死他也不敢想要娶你,虽然他可能已经爱你十七年了。

哎呀!真不晓得你怎么会看上那块楞木头。冷得像冰块,全身上下没一丝柔情,又长得不好看……”她故意愈说愈糟。无瑕可受不了。“他——他才不是!他不擅词令,可是他是个很好的人,他不会用浮华的行为表示对别人的关切。但只要他人有难,他却一马当先。而且,他也没有长得不好看,那道疤使他看起来更像男子汉。”无瑕激烈的反驳,在看到幻儿促狭的眼光后倏止,脸蛋迅速臊红不已,窘道:“大嫂,你——你坏死了!”不依的靠入幻儿怀中。“他这么好,你可要好好把握。

”无瑕在她怀中点头。一会儿,佣人来请吃饭。她拉起无瑕往外走,突然想到什么,笑道:“冷刚这个人倒有两句话可形容他:一双冷眼看世人,满腔热血酬知己。明天上马车我教你识字,就先学这两句吧。”无瑕欣喜的点头。可是幻儿又坏坏的加了一句:“让冷刚来教就正合你意了!”说完提起裙就跑。“嫂嫂!你好坏!”无瑕抡起小拳头追了过去。银铃般的笑声一路飘来前厅。跑得脸色红扑扑的两个天仙般美人同时出现,实在令人惊。幻儿找到丈夫身影忙躲到身后,笑得无力。

“救命哪!无瑕追杀我!”石无痕拉过妹妹坐在他身边,正巧间隔着冷刚。“依大嫂的能力,无瑕那里是您的对手?”“是呀!大嫂不欺负人就谢天谢地了。”无介也瞎起哄。幻儿给他们兄弟俩一个大白眼,冷笑。“要与你们一般见识不就降低我的格调,与你们同流合污了?”耍嘴皮子她从不落人后。“用餐吧。”石无忌带妻子入座,招呼佣人上菜,表示唇枪舌剑到此为止。一碗泛着香味的面条摆在她与无忌之间。其他人没这一道菜。她好奇的看总管李清。“为什么?”李清恭敬道:“这是牧场每对新婚夫妇都得吃的。

名叫‘天长地久’,上好面条,与陈年梅花酒加水果酒熬成,独家秘方,夫妻一同吃了,会长长久久,永不分开。讨个吉利。”“是呀,要一同吃。”无介起哄。幻儿皱眉。“这名字不好。”“怎么个不好?”无痕不明白。大家也不明白。幻儿吊胃口的摇头晃脑,久久才道:“这句‘天长地久’完整念起来,是这样的:‘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还会好吗?改个名字吧,我与无忌要快乐过一生,可不想成怨偶。”众人失笑出来,真亏她说得出这种杀风景的话。

“不爱吃是吧?硬找个名目推托。”石无忌真是了解她。“不是不爱吃,只是不愿给他们当戏看,又没有钱收。”她横了无介一眼,然后在丈夫耳边低语:“我们回房吃。”石无忌点头轻笑。任众人拉长耳朵也听不清,无介叫了出来:“有话应该光明磊落说出来,大家一起听。”幻儿得意洋洋的斜睨石无介。“叫你多看书你不要,孔子不是说:非礼勿听吗?没知识。这叫耳语,也叫私语。代表不宜宣扬,我还以为只有三姑六婆才有探人隐私的僻好。我说,无介,你确定你阁下没弄错性别?”话完,再也忍不住大笑出来。

除了石无介一张脸哭笑不得外,其他人都笑歪了,连一向七情不动的冷刚竟然也笑了!“嫂嫂,我那儿招惹你了?就是有也不致于罪该万死吧?”无介苦笑。幻儿竟然还有话说:“没那么严重!相反的,我觉得你很伟大。”“怎么说?”无介不信。“你提供本身当我们的开胃菜呀!你不明白吗?以前老莱子七老八十还在彩衣娱亲,列入二十四孝;你更伟大了,继老莱子之后不惜牺牲形象造福亲人。与老莱子齐名,能不伟大吗?等你死了,我会撰写第二十五孝为你歌功颂德。

”话完双手合十。“呸呸呸!不吉利,我还想活一百岁。”“那你就多保重。千万切记,明哲保身。”她好心的提醒他。无介不敢多言,安静吃饭。一顿饭倒也平安度过,没有风波。Д任何人不得未经原作者同意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用完饭,男人们转移阵地到书房。无瑕吃了药早早回房休息去!幻儿只好也回房了。浸在浴池中好一会儿,才起身披上一件真丝睡衣,反正也不打算出去了,衣衫不整也没人会看见,在小花厅晾着半干的长发,等无忌回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欲睡起来。

石无忌回房就是见到全身蜷曲在躺椅上的幻儿,像个孩子似的无邪睡脸。微光下映出她那一双修长均匀的美腿,可是教人心魂俱失,目眩神迷!他微笑抱起她。幻儿若有所觉,揉了揉脸,赖在他温暖怀中。“怎么去那么久!”“我不知道你会等我。”他吻了她一下,抱她回内房,轻放在软床上,自己也躺在一侧。幻儿恢复一些精神。“无瑕嫁冷刚好不好?”“不妥。”他拉过薄被盖住两人,并且拉她入怀。“为什么?”“不是门当户对的问题,是冷刚与冷叔不肯。无瑕那丫头的心思我不是不懂。

但冷刚行踪不定,居无定所,假如强迫他娶无瑕,他自是不会拒绝,但他要如何安顿无瑕?冷叔宁死也不肯拿取石家一分一毫的赠与。三年前他回来时,我就曾提过,并且也考虑好他的未来。我总不能让无瑕嫁去吃苦,冷刚也不舍得。可是他的心结太深,加上冷叔反对。冷刚第三天就走了,偶有书信往返却不露面,也许冷刚根本无意于无瑕。”幻儿反驳:“才不是无意!是两情相悦却苦于世俗眼光。你明知道却又坐视不管方可恶。你不管,我来管!他们是天生一对。”无忌这边的确不是问题,接下来好办多了……幻儿握住床单下不安份的手,低喘道:“你安份些行不行?我正在想要如何帮助无瑕呢!”石无忌翻身压住她,邪笑。

“先想想如何帮助你的丈夫吧!你不会以为我忘了下午的约定吧!”话完,便肆无忌惮,以唇封缄,没让幻儿有开口的余地,双双陷入狂热爱欲中,无需言语……。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交错时光的爱恋 全文阅读,交错时光的爱恋最新章节,交错时光的爱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