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红玫瑰与白玫瑰全文阅读 > 花凋(6)

心经(4)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张爱玲 书名:红玫瑰与白玫瑰

这时夜深人静,公寓里只有许家一家,厨房里还有哗啦啦放水洗碗的声音,是小寒做寿的余波。穿堂里一阵脚步响,峰仪道:"你母亲来了。"他们两人仍旧维持着方才的姿势,一动也不动,许太太开门进来,微笑望了他们一望,自去整理椅垫子,擦去钢琴上茶碗的水渍,又把所有的灰都折在一个盘子里。许太太穿了一件桃灰细格子绸衫,很俊秀的一张脸,只是因为胖,有点走了样。眉心更有极深的两条皱纹。她问道:"谁吃来着?"小寒并不回过脸来,只咳嗽了一声,把嗓子恢复原状,方才答道:"邝彩珠和那个顶大的余小姐。

"峰仪道:"这点大的女孩子就抽,我顶不赞成。你不吃罢?"小寒道:"不。"许太太笑道:"小寒说小也不小了,做父母的哪里管得了那么许多?二十岁的人了──"小寒道:"妈又来了!照严格的外国计算法,我要到明年的今天才二十岁呢!"峰仪笑道:"又犯了她的忌!"许太太笑道:"好好好,算你十九岁,算你九岁也行!九岁的孩子,早该睡觉了。

还不赶紧上床去!"小寒道:"就来了。"许太太又向峰仪道:"你的洗澡水预备好了。"峰仪道:"就来了。"许太太把花瓶送出去换水,顺手把灰碟子也带了出去。小寒抬起头来,仰面看了峰仪一看,又把脸伏在他身上。峰仪推她道:"去睡罢!"小寒只是不应。良久,峰仪笑道:"已经睡着了?"硬把她的头扶了起来,见她泪痕未干,眼皮儿抬不起来,泪珠还是不断的滚下来。

峰仪用手替她拭了一下,又道:"去睡罢!"小寒捧着脸站起身来,绕过沙发背后去,待要走,又弯下腰来,两只手扣住峰仪的喉咙,下颏搁在他头上。峰仪伸出两只手来,交叠按住她的手,又过了半晌,小寒方才去了。第二天,给小寒祝寿的几个同学,又是原班人马,去接小寒一同去参观毕业典礼。龚海立是本年度毕业生中的佼佼者,拿到了医科成绩最优奖,在课外活动中他尤其出过风头,因此极为女学生们注意。小寒深知他倾心于自己,只怪她平时对于她的追求者,态度过于决裂,他是个爱面子的人,惟恐讨个没趣,所以迟迟的没有表示。

这一天下午,在欢送毕业生的茶会里,小寒故意走到龚海立跟前,伸出一只手来,握了他一下,笑道:"恭喜!"海立道:"谢谢你。"小寒道:"今儿你是双喜呀!听说你跟波兰……订婚了,是不是?"海立道:"什么?谁说的?"小寒拨转身来就走,仿佛是忍住两泡眼泪,不让他瞧见似的。海立呆了一呆,回过味来,赶了上去,她早钻到人丛中,一混就不见了。她种下了这个根,静等着事情进一步发展。

果然一切都不出她所料。第二天,她父亲办公回来了,又是坐在沙发上看报,她坐在一旁,有意无意的说道:"你知道那龚海立?"她父亲弹着额角道:"我知道──他父亲是龚某人──名字一时记不起来了。"小寒微笑道:"大家都以为他要跟余公使的大女儿订婚了。昨天我不该跟他开玩笑,贺了他一声,谁知他就急疯了,找我理论,我恰巧走开了。当着许多人,他抓住了波兰的妹妹,问这谣言是谁造的。

亏得波兰脾气好,不然早同他翻了脸了!米兰孩子气,在旁边说:'我姐姐没着急,倒要你跳得三丈高!'他就说:'别的不要紧,这话不能吹到小寒耳朵里去!'大家觉得他这话稀奇,迫着问他。他瞒不住了,老实吐了出来。这会子嚷嚷得谁都知道了。我再也想不到,他原来背地里爱着我!"峰仪笑道:"那他就可倒楣了!"小寒斜瞟了他一眼道:"你怎见得他一定是没有希望?"峰仪笑道:"你若喜欢他,你也不会把这些事源源本本告诉我了。

"小寒低头一笑,住一绺子垂在面前的鬈发,编起小辫子来,编了又拆,拆了又编。峰仪道:"来一个丢一个,那似乎是你的一贯政策。"小寒道:"你就说得我那么狠。这一次我很觉得那个人可怜。"峰仪笑道:"那就有点危险性质。可怜是近于可爱呀!"小寒道:"男人对于女人的怜悯,也许是近于爱。一个女人决不会爱上一个她认为楚楚可怜的男人。女人对于男人的爱,总得带点崇拜性。

"峰仪这时候,却不能继续看他的报了,放下了报纸向她半皱着眉毛一笑,一半是喜悦,一半是窘。隔了一会,他又问她道:"你可怜那姓龚的,你打算怎样?"小寒道:"我替他做媒,把绫卿介绍给他。"峰仪道:"哦!为什么单拣中绫卿呢?"小寒道:"你说过的,她像我。"峰仪笑道:"你记性真好!……那你不觉得委屈了绫卿么?你把人家的心弄碎了,你要她去拾破烂,一小片一小片耐心的给拼起来,像孩子们玩拼图游戏似的──也许拼个十年八年也拼不全。

"小寒道:"绫卿不是傻子。龚海立有家产,又有作为,刚毕业就找到了很好的事。人虽说不漂亮,也很拿得出去,只怕将来羡慕绫卿的人多着呢!"峰仪不语。过了半日,方笑道:"我还是说:'可怜的绫卿!'"小寒眱着他道:"可是你自己说的:可怜是近于可爱!"峰仪笑了一笑,又拿起他的报纸来,一面看,一面闲闲的道:"那龚海立,人一定是不错,连你都把他夸得一枝花似的!"小寒瞪了他一眼,他只做没看见,继续说下去道:"你把这些话告诉我,我知道你有你的用意。

"小寒低声道:"我不过要你知道我的心。"峰仪道:"我早已知道了。"小寒道:"可是你会忘记的,如果不常常提醒你。男人就是这样!"峰仪道:"我的记性不至于坏到这个田地罢?"小寒道:"不是这么说。"她牵着他的袖子,试着把手伸进袖口里去,幽幽的道:"我是一生一世不打算离开你的。有一天我老了,人家都要说:她为什么不结婚?她根本没有过结婚的机会!没有人爱过她!谁都这样想──也许连你也这样想。

我不能不防到这一天,所以我要你记得这一切。"峰仪郑重地掉过身来,面对面注视着她,道:"小寒,我常常使你操心么?我使你痛苦么?"小寒道:"不,我非常快乐。"峰仪嘘了一口气道:"那么,至少我们三个人之中,有一个是快乐的!"。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红玫瑰与白玫瑰 全文阅读,红玫瑰与白玫瑰最新章节,红玫瑰与白玫瑰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