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焰娘全文阅读 > 后记

第10章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黑颜 书名:焰娘

长相思,相思者谁?自从送上马,夜夜愁空帷。 晓窥玉镜双蛾眉,怨君却是怜君时,湖水浸秋菊花白,伤心落日鸳鸯飞。为君种取女萝草,寒藤长过青松枝。为君护取珊红瑚枕,啼痕灭尽生网丝。人生有情甘自首,何乃不得长相随。潇潇风雨,喔喔鸡鸣。相思者谁?梦寐见之。焰娘坐在古藤架起的秋千上,悠悠地荡着、荡着,似水的目光越过重重楼宇,落在天际变幻不定的晚霞上,纤长的眉笼着一股浅浅却拂之不去的愁绪。红瑚柔婉凄怨的歌声似魔咒般紧握住她的心,挥之不去。

六年前听到这首歌时,自己还大大不屑,不想却已刻在心底深处,隔了这么久。依然清晰宛在耳边。“又在想他?”白隐的声音从一侧传来,似二月的风,清冷却不刺骨,轻轻拂去她满怀的愁绪。焰娘偏头而笑,看向这个从一生下来便戴着光环,不知忧愁为何物,除了笑不会有别的表情的俊美男人,却没回答。“如果连笑都带着忧郁,那还不如不笑。”白隐走上前,抓住秋千俯首看着她,俊美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泛着银光的眸子却透露出不悦,显然很不满焰娘的敷衍。

焰娘闻言,不由轻轻叹了口气,偎进白隐怀中,“二哥,奴儿与傅昕臣明天成亲,他、他可能会来。”“你在担心什么?”抬起她的脸,白隐问,“你不是说过你和他已经没有瓜葛了吗?既然他不将你放在心上,你又何苦如此折磨自己。”“我、我…没有办法不想他。”焰娘眼眶微红,蓦然立起身,走到一株开得正盛的石榴树下,垂首轻轻饮泣起来。自从见到白隐之后,她便变得脆弱易哭,与以前坚强的焰娘完全不同。无奈地一笑,白隐步态优雅地来至她身后,双手按上她的肩,安慰道:“为什么又哭?二哥又没叫你不想他。

乖,不要哭了,你看!”他伸手摘下一朵似火焰般绽放的榴花递到焰娘眼前,“我的小五应该是和榴花一样热情奔放,尽情享受生命,而不是现在这样多愁善感,眼泪始终于不了。”接过榴花,焰娘拭干眼泪,安定地看着那似血似火的颜色,她怔怔出了神。多年前,那红纱飘飞,无拘无束,除了生存什么也不放在心上的女孩到哪去了。自从那一夜见到那个丑陋冷情的男人之后,她便开始逐渐迷失自己,直到现在,连她都快不认识自己了。难道说爱一个人,真的会丢失自己?将榴花插在鬓边,焰娘转过身,对着白隐露出一个比花还娇的笑颜,双手背负,轻盈地转了个圈,裙据飞扬之间道:“小五可比榴花美丽百倍。

”见到白隐之后,她开始逐渐找回在卿洵身边丧失殆尽的自信心。既然她决定活下来,自然要活得像个人,而非行尸走肉。“小心!你的身子还弱得很呢。”白隐大悦,却不忘伸手扶住她。“没事。唔…穿鞋真难受。”焰娘抱怨地踢了踢穿着鹅黄缎面鞋子的脚,非常不满意那种被拘束的感觉。“活该,谁叫你不珍惜自己。”白隐毫不同情地以指节轻叩她光洁的额,“还有,我警告你,不准偷偷脱鞋。“哦,知道了。”焰娘皱鼻,无奈地应了。心中一动,记起一事来,“二哥,你认识阿古塔家的女儿吗?”记得红瑚曾向自己问起过明昭成加,想必两人相识。

白隐微微思索,之后摇了摇头,一头银发在阳光下波动着耀眼的光芒,令焰娘再次产生“他是否是天神下凡?”的想法。从小她就像崇拜神棋一样崇拜着他,直到现在,她依然有这种感觉。“怎么想起问这个?”白隐随口问道,扶着焰娘往屋内走去。她身子初愈,不宜站立过久。“人家记得你呢。”焰娘怨责地怪白隐的无心,人家女孩儿将他放在心上,他却连人也记不起,真是枉费人家一片心思。白隐淡淡而笑,丝毫不以为疚,温声道:“多年来,我救人无数,哪能记得那么多。

她是不是阿古塔家的女儿,我根本理会不了。你也清楚,我救人是从不问对方姓名来历的。”这倒是。焰娘在心底为红瑚叹息,她这二哥与她想的丝毫不差,是个下凡来解世人的天神,永不会动男女私情。只可惜了那个孤傲女郎的一片痴心。“那么你以后别忘了这世上还有个‘不肯随人过湖去,月明夜夜自吹萧’的美丽阿古塔姑娘。”她认真地建议,只因世上最可悲的事莫过于自己倾心相恋的人却不知有自己的存在。她做不了什么,只能让明昭成加记住有红瑚这么一个人。

“不肯随人过湖去,月明夜夜自吹萧…”白隐低声重复,带笑的眸子中掠过激赏的神光。好个孤高清冷的女子!只凭这一句诗,他几可在脑海中勾画出她的音容笑貌。“我要去看看奴儿,她从没见人成过亲,现在一定不知所措了。”焰娘转开话题,心中惦记着叶奴儿,其他的事都成了次要。“一起去吧。我去和傅主聊几句,你切记勿要太累,过一会儿我来接你。”“知道了…”☆“一拜天地…”鼓乐喧天声中,一对新人开始行跪拜大礼。大厅中虽坐满了人,却不嘈杂喧闹,只因参加婚礼之人均非常人。

而其中又以立于新人之旁不远处一峨冠博带的中年男人最为醒目,不只因为他笔挺魁伟,高人一等的身材及充满奇异魁力的古拙长相,还有那似悲似喜,却又似憾悔的面部表情。焰娘坐在白隐身旁,目光却专注地观察着男人的表情,心中忆起奴儿昨夜同她说过的话。“他是我爹爹。我…叫叶青鸿。”“二十几年来,我记得的事并不多。但是记忆中竟然有他…我坐在他怀里,他用胡子扎我的脸,我笑着躲着喊着爹爹求饶…”“…他为什么不要我…”“他现在对我这么好又是为了什么?我明天就要成为傅昕臣的妻子了,以后、以后…”看来,奴儿的认知一点没错。

叶洽除了与她有相似的五官外,他现在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想必他一定很遗憾自己不能坐在高堂的位置受新人参拜,这可能会成为他终身的憾事。焰娘无声地叹了口气。“二拜高堂…”司仪高喊,叶洽脸上闪过一丝激动,却强忍住了,什么也没做。焰娘再次在心中叹了口气。“且慢。”一沙哑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打断了正欲下拜的新人。焰娘僵住,他还是来了,还是念念不忘为他的师妹而来强行分开一对真心相爱的人。他还是这么死心眼。大厅登时一片寂静。 声音传来处,只见卿洵一身灰衣,神色阴鸷地立于门外。

久违了!焰娘只觉眼眶微涩,目光落在那令她魂断神伤的男人身上,再也不能挪开。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她没着,却知道那是白隐。他在担心她,她唇角浮起一抹淡笑,她没事!她真的没事了!“卿公子如果是来观礼的,请于客席坐下,待我主行完大礼,再来与公子叙旧。”龙源主事之一关一之的声音传进焰娘耳中,她不由心中冷笑,他会来观礼,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也不可能。丙然,卿洵理也未理关一之,一双利直射傅昕臣,木然道:“你背叛净儿!我会杀了她。

”后面一句他是看着叶奴儿而言。一年多来他没找傅昕臣与叶奴儿的麻烦,除了因知道傅昕臣确实一直呆在梅园陪伴净儿外,还有就是那个女人的求情。如非她,他早杀了叶奴儿,也就不会有今天。而她,则如她自己所说,彻彻底底地消失在自己面前。一股无法言喻的剧痛自心底升起,就像年来每当想起她的时候一样。他赶紧深吸一口气,将那种痛楚强行压下,今天之后,或许他就不会再痛了。“傅某对你屡次忍让…”暗昕臣的话焰娘没有听进去,她只觉得眼前发黑,在恢复过来后,一股想狂笑的冲动差点逼疯她。

他心中始终念念不忘他的净儿,而她跟了他九年,却得不到他的一丝关注。他进来这么久,自己看了他这么久,他却毫无所觉。可笑啊可笑,可笑自己痴心一片,也可笑他的专情固执,不过都是枉然,如东逝之水,归去无痕,连一丝波纹也激不起。”“卑鄙!”白隐温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令她清醒过来,不由失笑,她这二哥连斥责的话也可以说得这么好听,他是怎么做到的?只是她尚来来得及细想,白隐已飘然离坐,一拳直袭仍立于厅外的卿洵。那边厢叶洽、关一之也各展绝技,与卿洵交起手来。

这三人之中,无论哪一人,都有与卿洵一拼之力,何况三人联手。虽知他们无杀卿洵之意,可是如果卿洵被他们活捉了,以他的烂脾气,不自我了断才怪。她现在武功尽失,已无力帮他,而就算她有能力帮他,这一次她也决不会助他破坏奴儿的幸福。压下心中的关切,她站起身向大门缓缓走去。不忍见到他被擒的狼狈,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开口为他求情,她只有强忍心痛来个眼不见为净。她会在外面等着、等着他。一双大手蓦然扶住她,她仰首对着从战圈中撤退的银发男人浅浅一笑,“我没那么娇弱。

”他总是不放心他。“爹爹,不要打了。”叶奴儿的声音突然传进焰娘耳中,令她露出会意及祝福的微笑,奴儿终于解开了心结,她一直都知道奴儿是个善良宽容的女孩儿,果然不错。就在叶洽雄躯一震,突然静止不动的时候,傅昕臣喝阻关一之的声音也传了来。奇了,傅昕臣好大的度量!焰娘虽心中讽笑,却也着实松了一口气,他没事那就最好,可是…☆白发男人蓦然退出战圈,卿洵立觉所受压力大减,心中微惑时,目光已透过叶洽的掌与关一之的爪隙间看见一人,登时如受雷击,整个人僵在当场,不能动弹。

叶洽的退开,关一之近在咫尺的攻击,他全然不觉,一双棕眸紧攫住那身穿水蓝色长裙的女子,连眼也不敢眨一下。是她么?是那个他再也放不下的女人么?她的纤瘦,她的憔悴,还有她虚浮的下盘,告诉他,她不会武,提醒着他的错认。可是那纤长的眉娇媚的眼,以及那动人心弦的笑,除了她,还有谁可以拥有?焰儿?焰儿!无法言喻的激动似巨浪般冲击着他早已腐朽的心墙,令他无法自恃。只是…她甜美温柔的笑刺痛了他的眼,那亲密相依偎的身影毁灭了他做人的自制。

“放开她!”他哑声怒喝,双眼几欲喷出火来。她是他的,谁也不准碰她。那明媚的眸子终于望向他,正当他为此而心跳加速时,却又淡然自若地移往身旁的男人。仿佛方才看到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那样的漠然,像一把利刃猛插进他胸口,痛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可是他的目光依然无法自她身上挪开。白发男人在他几欲置人于死地的目光下依然笑得悠然,那是一种旁若无人的笑,让人很容易想到即便世界毁灭,他仍可笑得如此自在。不过当他低首看向蓝衣女郎时,笑中加入了爱怜,声音中也充满了疼惜:“你还要和他牵扯不清吗?”他问。

卿洵一颤,明白他的话意。她的选择…那蓝衣女郎回男人一个千娇百媚的笑,柔声道:“我的心思你是最了解的了,还用我说?走吧。”她没看卿洵,转过头,对叶奴儿道:“奴儿…”她的选择!卿洵痛苦地闭上眼,周围的一切全被隔绝到了心外。恍然中,他忆起两人怨爱难分的纠缠,一度他厌弃的生活却在她离开后的这段日子变成最难舍的回忆。一遍又一遍地重温两人相处的每一个细节,终于,他懂了自己的心。没有寻她,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勇气,他害怕会得到他最不愿面对的消息。

不寻她,他就还可以自以为是地认定她是为了叶奴儿离开他,而不是…那一掌他下手丝毫没有容情。是的,他没有想错,她不仅好好的,而且还找了别的男人。卿洵摹然睁开眼,嫉妒的火焰在他棕色的眸中熊熊燃烧着,似乎想将一切化为灰烬。看到她与银发男子打算离开的背影,他心中痛怒交集,蓦然一声悲啸,凝聚全身功力地一拳破空直袭银发男人,势欲将他击毙。她休想!自从他发誓的那一刻起,她就成了他的女人,一生一世。而现在他决定不止这一辈子,还有下一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他都要定了她,她逃不了。

银发男人丝毫不敢小觑他这含怒而发的一拳,忙放开焰娘举掌相迎。卿洵唇角勾起一抹冷孤,阴郁地望进一旁惶然失措的明眸中,森冷地道:“跟我去罢!”语毕,已拦腰勾住蓝衣女郎的纤腰,在银发男人反应过来前,向后疾退。卿洵打定主意逃,有谁能拦得住?☆在平静的江面上,一艘华美的楼船缓慢地顺流而下。焰娘坐在椅内,目光淡漠地落在窗外不断逝去的翠绿河岸,心思千回百转。他既然不要她,又擒她来做什么?本来自己已决定放弃,他、他又何苦再来撩拨她的心,让她心中再次升起渴望。

他难道不知道,现在的她已无力追逐于他的身后,摆脱她,这是最好的机会。他究竟想做什么?焰娘疲惫地闭上眼,为卿洵反常的行径头痛不已。舱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没听见脚步声,但是她却知道有人来到了她身后,不用回头,凭敏锐的感觉她也知道是谁。只是她料不到的是下一刻她已被打横抱起,向床走去。她吓了一跳,目光自然而然落在已换上一身白袍的卿洵脸上。那张脸不再有初时的怒意,恢复成以往的木然,但他的浅棕色眸子却紧紧盯着她的眼,令她不能移开目光。

“喂,你告诉我,捉我来有何目的?”收拾起消极的心情,焰娘顺势搂住他粗壮的脖子,故态复萌地撒起娇来。他最厌恶的就是这一套,也许会马上将自己丢在地上。很怀念啊,很怀念他轻蔑的表情,至少那证明他眼中还看得到自己。没有回应她,卿洵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正要伸直腰,却发觉她的手揽着自己的脖子没有放开的意思,木然地回视她,等待下文。“你不回答我,休想人家放开。”焰娘笑语嫣嫣地道。以前她都是这样逼迫这闷葫芦说话,没想到还会有这个机会。

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浮上卿洵唇角,他蓦然抱起焰娘一个转身,自己坐上了床沿,焰娘则被搁在了他腿上。喝!焰娘着实吃了一惊,忍不住收回手揉了揉眼睛,是她眼花了,还是她在做梦?她可以想出千万种可能性,也想不到卿洵会有这种反应。他,是不是生病了?纤手一伸,按在了卿洵的额上。卿洵看着她,突然紧拥住她大笑出声,声音虽然嘶哑难听,却极尽欢娱快活,仿似碰上了世上最令人开心的事一般。紧挨着他的身子,感觉到他胸膛从未有过的振荡,焰娘突然觉得头有些发晕。

一定是她的病还未好,而且还有加重的倾向。笑声渐止,卿洵突然伸手为焰娘脱掉鞋袜,在她狐疑的眼神中,用他蒲伞般的大手轻轻握住她晶莹剔透的玉足,爱怜地摩挲,“我还是喜欢你不穿鞋的样子。”被他吓住,焰娘从没见过这么反常的卿洵,心中不由害怕,只当他是在捉弄自己。现在的她可经不住折腾。“你是你,我是我,我穿不穿鞋可与你毫不相干。”笑眯眯地,焰娘一边筑起厚厚的心墙以防被伤,一边挣扎着想从卿洵怀中挣脱,虽然留恋,她却知不宜久留。

卿洵脸色一变,双手用力,将她紧锢在怀中,令她动弹不得,“你是我的女人,怎么不相干?”沙哑的声音仿似警告,焰娘却敏锐地察觉到其中令人心碎的痛楚,不由微微蹙起了秀眉,他,可当真?“那是卿夫人逼的,你、你从来便不是心甘情愿。”低低地,焰娘忍着心中伤疤被撕裂的剧痛,说出九年来两人心中都明白的事实。以前她心中总是存着希望,于是从来闭口不提。可是现在她已是废人一个,哪里还敢奢望什么。“你送我回去吧,我发誓以后再不纠缠你。

”终于,的决定不再戴面具,秀美的小脸上一片惨白,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她禁不住微微颤抖。在他怀中,她从来便没觉得过温暖,可是真要离开,才赫然发觉没有他的怀抱,竟是如此的寒意浸人。可是她从来便没有选择。“休想!”卿洵闭上眼,痛苦地低吼,手上的力道令焰娘几乎喘不过气来,“我不放,永远也不…”他不善表达,即使到了这一刻,依然无法确切地表达出自己的心意,只知道用那双强劲的手臂紧紧地抓着,抓着自己不想失去的一切。“永远…”焰娘茫然,这两个字她从不敢想,可是却从他口中吐出,“我不走,你不要用那么大力,我快喘不过气来。

”他是否把自己当成了另外一个女人,他的失常让她不得不如此怀疑。卿洵的手臂微微放松,看着她的目光竟变得温柔,就连那一向丑陋骇人的脸部轮廓也因这而变得柔和。焰娘心中不由怦然,她恍然知道,就算他将她当成另外一个女人,她也甘愿在他这样的柔情下陪他一生。可是他又怎会长期将她错认,一切不过都是梦罢了。绝望地,她伸手勾住卿洵的脖子,吻上他的唇,与前不同的是,卿洵立即给予她热烈地回应,和以前的木然完全不同。“焰儿…”喘息的间隙,卿洵沙哑地呼唤出年来在他脑海中盘旋不去的名字。

从来没珍惜在意过,却不想已搁在了心中至深处。“什么?”焰娘惊愕地后仰,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他唤的是何人?“焰儿。”卿洵口中喃喃重复,不舍地吻上她仍紧蹙的眉,这里,不该有折痕,在这张脸上,他习惯看到笑容,“焰儿…”他喊的是焰儿!在那次被迫的选择中,他喊的也是焰儿,难道…焰娘不敢想下去,只因这一切是她渴望却从不敢冀望的,只怕、只怕还是梦吧。“卿洵,我是焰娘…那个…你最讨厌的…唔。”焰娘鼓起勇气,颤抖着声音想要确定,却不想被卿洵用唇轻轻吻去了最后的两个字,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卿洵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

“不要说…对不起…”自责的语调,任谁也想不到会出现在卿洵身上。可这一刻,不,在知道失去焰娘的那一刻起,即便他心中不承认,他就已经在自责痛悔了。“别…”焰娘伸手捂住卿洵痛苦的歉疚,呆呆与他深情温柔的目光对视半晌,突然一下子抱住他的脖子痛哭失声,她终于明白了她的所有深情都有了回报。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只从他看自己的眼神她就可以肯定这一点。可是焰族女子的情…。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焰娘 全文阅读,焰娘最新章节,焰娘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