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焰娘全文阅读 > 后记

第1章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黑颜 书名:焰娘

平静的江面上,一艘华丽的三桅巨舶顺流而下,飞快地向竟阳行驶,船首立着数名剽悍精壮的男人,看其气度身形,便知不是庸手。船身刻雕着一只展翼金鹰,在粼粼波光的映照下,闪闪夺目,以睥睨一切的姿态昭告着主人的不可一世。在二楼船舱一间类似书房的房内,两人凭几而坐,其间摆着一方棋盘,正在对弈。一为身穿雪白锦袍的男人,身形瘦削,长发披散至肩,长相十分丑陋骇人;另一位却是个发挽双鬟娇美动人的少女。两人坐在一起,十分扎眼,但当事人却恍若不觉。

男人一脸木然,深陷的双眸透露出思索的神情,少女则双眉紧锁,樱唇紧抿,神色之中颇有几分不悦。窗外传来木桨击打水面以及风过树梢的声音。两岸是苍莽的原始森林,不时可见孤崖峭壁、层峦叠嶂,秋日清爽的风夹带着潮湿的水气从打开的窗子吹进来,一切是那么的宁谧和悠然。突然,少女蓦地站起身,一把扫掉棋盘上的棋子,在棋子滚落地板的哗哗声中,只听她怒道:“不下了,你根本是在敷衍,和你下棋真没趣。”她的声音娇美动人,即使在盛怒之中,让人听着也觉十分受用,只盼着能再多听几句。

男人木然望向她,嘴唇微动,却没说出话来。少女小嘴一嘟,骄傲地抬起下巴,“我要回房休息,没到竟阳前不要来打扰我。”说罢,挺直纤细的腰肢,转身盛气地走了出去,没再看男人一眼。男人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脸上依旧毫无表情,他的目光落向窗外,深绿夹着明黄火红的美丽色彩立时灌满他的视野,他视若无睹。究竟他要怎样做,她才会开心?以往他赢得她一败涂地,她气得大哭,说再不和他下棋,今天他让着她,本想让她赢,只为博她一笑,不想她还是发脾气,说他敷衍。

他哪里敷衍了,对她,他怎会敷衍?他,卿洵,从小就立誓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丁点儿伤害。可是他千方百计地讨好,她却浑若不觉,而他总是做不好,总是让她生气。究竟要怎样,她才能感觉到他的心?船在竟阳港口靠岸,两辆镶有飞鹰族徽的华美马车以及十数名护卫及马匹早已等候在岸。卿洵和那少女——杨芷净,在一干手下簇拥下弃船登上马车,众星拱月般向竟阳城中的卿宅驶去。卿家是当朝大将,掌控着明江下游竟阳、龙行、微平、虎修、紫阳、明丘等郡的政治经济军事大权。

因临近大海,积极开展海上贸易,又与内陆贸易来往频繁,故十分繁荣富足。另外他还拥有一支既深精水战,又精擅陆战的可怕军队,人数虽然只有三万,但在足智多谋、善于玩弄权术,又深悉兵法的大家长卿九言率领下,其破坏力可想而知,故连朝廷对卿家也十分忌惮,不能除掉,那只能笼络。因此卿家是当朝最有影响力的豪族。前面一阵混乱,马车停了下来。正在闭目养神的卿洵睁开眼,待要喝问发生何事,突觉有异,在外面此起彼落的叱骂声中,一丝光线突然躲入车内,车帘已被掀起,一团红影扑了进来。

他神情一凝,却并不慌乱,提功运气,一手两指伸出袭向来人双眼,另一手则平举身前护住自己胸口要害,右足飞起点向来人下阴,左足则踢向他膝关节,招式毫无花假,又狠又辣,势要将来人一举制服。但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只见来人不闪不避,口中喷出一股鲜红的液体,身子像是凑上来给他喂招似的,直挺挺扑向他。卿洵眉头一皱,鼻中已闻到血腥味,不想弄脏自己,他闪身避过,方才所使招式立即全部报销,只听咚一声,来人倒在他之前下手的地方。

他凝目望去,只见来人长发披散,身穿几近透明的红色纱裙,腰系金带,倒在那里,露出了大半截光滑白皙的玉腿,纤足赤裸,没有穿鞋袜,因是面朝下,看不到容貌。一个女人!他目光中透露出嫌恶与不屑。就在此时,车帘再次被掀起,现出数名侍卫惊慌的脸。“奴才该死!”刷地,外面跪了一地,个个脸色青白。卿洵冷然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再次落向车中女人。这女人能耐不小,在受伤的情况下仍能闯过一众侍卫的防护,冲进马车,要知这群侍卫若非身手了得,又怎有资格来保护自己和净儿。

钻出车厢,他游目四顾,发觉围观之人甚众,而最前面赫然有一群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这辆马车,为首的竟然是“快剑”马为。这人虽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但武功了得,看情形是这女人惹上了他,难怪讨不了好。跨下马车,他素性爱洁,被沾染了血污及那女人味道的车厢,他怎能再坐。“起来。”他的声音沙哑而没有感情,令手下摸不清他心中在想些什么,虽依命站了起来,心中却仍忐忑不安。“将那女人扔出来。”淡漠地,他继续吩咐,自己则缓步向前走去。

手下牵马给他,他却没有理会,他从不坐别人的坐骑。 “慢着。”正当马为一群人闻言露出欣喜之色时,前面一辆马车传来杨芷净娇脆的斥喝。只见车帘一挑,一道绿色的身影钻了出来,卿洵驻足不解地看向她。杨芷净来到卿洵的车前,撩起帘子向里看了一眼,秀眉一蹙,不悦地道:“师兄,你怎能这样对待人家女孩子!”“她不是好女人!”缓缓地,卿洵阐述自己的观点。就这女人的打扮以及会招惹上马为,就可看出不是正经女人,而且他没必要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去得罪快刀。

“不管,你要救她。”杨芷净一跺足,嗔道。 她也知道卿洵说的是实话,可是谁叫那个马为在不知她身份前曾调戏过她,就凭这点,她也要和他抢人。看见师妹又露出让他无法拒绝的小女儿娇态,卿洵只能心下叹气,扬了扬手,道:“走吧。”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杨芷净娇美的小脸立马浮起胜利的笑容,轻盈地跳上自己的马车。队伍开始继续前进。而似什么也不理会的卿洵却留意到马为眼中迸出的阴毒神色,心中不由暗暗警惕。卿家势力庞大,又兼自己在武林中还有点名头,马为不敢明惹,只能忍辱咽下这口气。

但是对于这种人,如果玩阴的,可当真是防不胜防。但他素性高傲,虽考虑到这点,却并不放在心上。☆“嗯,还真是个美人儿呢。”杨芷净瞟了眼床上的女人,有些不甘愿地承认。她一向自诩美貌,但这女人比之她却毫不逊色。只是从其打扮来看,不像正经人家的女儿,倒仿佛是在风尘中打滚多年的。“好生医治她。”虽不喜女人的穿着打扮以及那即使受伤昏迷仍无法消散的媚意,杨芷净还是如此吩咐。既然伸手了,自要援助到底,没听过救人有半途而废的。“是。”卿家专用的大夫王孟予恭敬地应道,但一双眼睛却不受控制地落在红衣女郎微敞的酥胸上,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

相对于杨芷净的清灵脱俗,眼前之女人更能吸引他的目光。“哼!”他色迷迷的表情被杨芷净逮个正着,心中不由一阵厌烦,“这女人是师兄救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这王大夫一向正正正经经,不想也是个好色之徒,实在令人讨厌。语罢,她转身走了出去。王孟予却控制不住机零零打了个寒颤。卿家有三兄弟,老大卿灏敦厚沉稳,善兵法,有大将之风,待人和悦,深得下人喜爱。老三卿溯诡计多端,喜欢与人嬉闹,故也无人惧之。只有老二卿洵狠辣无情,一张脸从不显露表情。

且又长相骇人,在卿府中无人不惧。一听是他救的女人,无疑便是他看上了的,王孟予心中开始转的念头立时烟消云散,赶紧敛眉垂目,连多看一眼也不敢。由此可见卿洵的威势,大大胜过美色的诱惑。杨芷净出得门来,只见太阳已经偏西,小院寂寂,偶见一两个下人匆匆路过。这里是客舍,离她的梵清小楼还有一炷香的路程。微一沉吟,她向师父的啸坤居走去,一回来为了安置那受伤女子,她还没去见过卿伯伯呢。师父去承奉,也不知回来没有。“师兄?”在客舍外不远处的一堆假山旁,杨芷净看见卿洵负手而立,“你在这里做什么?”枉她与他相处了十多年,他的心思她却依然捉摸不透。

“等你。”卿洵淡淡道。他的声音沙哑,让人听着很不舒服,不知是不是因这个原因,他才极少说话。另外就是他的声音和他的脸一样,毫无情绪变化,因而几乎无人可以摸清他的心意,由无知到恐惧,于是他成了卿府中,乃至江湖中人人胆寒的角色。“那你怎么不进去看看那位姑娘?”杨芷净话一出口,立即后悔,又说废话了——除了卿家的人和她,师兄谁都不爱搭理,更何况是一个陌生的女人。果不其然,卿洵只抛了一个字出来,“脏!”他转身与来到他近前的杨芷净并肩向啸坤居走去。

园中花木扶苏,虽已值中秋季节,园中花草却丝毫不见衰败,只是更显苍劲。杨芷净闻言不由哑然。她这师兄怪癖多得很,爱洁得不得了,说话不多,却一点也不留口德,人家女子又没惹到他,他竟然这样说人。幸好她听不到,否则即便不会伤重而死,也会被他气毙。尚幸的是师兄待自己极好,连师傅也没他这么疼宠自己,大哥和三哥就更不用说了。☆听杨芷净讲完此次滇南之行的经过,卿九言转头向一旁未发一语的卿洵道:“你怎么看?”他这儿子虽然很少说话,但对事情的判断却极为精准,至今尚未出过差错。

“警惕!”卿洵只说了两个字。“有什么好警惕的,那宋锡元不过是个酒色之徒,能成什么大事?”杨芷净愠道。一说起那宋锡元,她心中就有气,都七老八十了,还左拥右抱。最可气的就是那双贼眼,在她身上扫过来扫过去,仿佛要将她剥光似的,让她浑身不自在。被她如此冲撞,卿洵却并不生气,反是唇角微露笑意,望向她的目光变得柔和,“他是故意的,或许他真好色,却决不昏庸。”只有是她,他才会不吝解释。“何以见得?”杨芷净不服地问。卿洵收敛了脸上难得一见的表情,转向卿九言,“我看见了雪湖秋。

”语罢不再多言,相信父亲应该明白。“那又如何?”杨芷净依旧不甘心地反问,一个雪湖秋又能说明什么,那老头子又不是他。卿洵没有回答,明显地表示出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的态度。“好了,好了,你们刚回来,就不谈正事了。”卿九言见机地扬手中断谈话,以雪湖秋的可怕及特立独行,竟出现在宋家,自可由此推断出宋老头不如他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懦弱无能。究竟,这老头葫芦里藏的是什么药呢?心中如此想着,他脸上却露出温和的笑容,转向杨芷净,道:“净儿,一路上师兄是否又欺负你了?”在这个家中,只有洵儿待净儿最好,偏偏净儿就是喜欢告洵儿的状,他早已习以为常了,如此问,只是想捉弄一下他这个从小便吝于表现感情的儿子而已。

“可不。”被他如此一提,杨芷净立时忘了开始的不愉快,跳到卿九言身边叽叽喳喳地数落起卿洵的不是。看到父亲调侃的笑容,卿洵只能无言以对。转身来到窗边,目光落在园中已含苞的菊花上,耳中听着师妹娇美动人的声音,心中升起一片平和。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稍稍感到生命的美好,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奢侈,所以他万万珍惜,生怕一不小心连这仅有的快乐也会消失无踪。他,真的很寂寞。☆吃过晚膳,杨芷净沐浴后换了一条淡紫色印花长裙,白色丝织宽带紧缚柔细的纤腰,在后面相结,带尾下长垂至地,走动时向后飞动,飘逸飞扬,很是美丽,配上月白色底蓝丝绣花宽披肩,仍湿润的秀发以紫色发带松松束在脑后,泛着健康的光泽,整个人散发出无与伦比的优雅与贵气,实在很难不让人倾服于她的美貌与气度之下。

来到客舍,那红衣女子已经醒了,正背倚枕头,双手抱膝坐在床上,头埋在双臂间,长发披散,遮住了大半个身子。但即使如此,她身上仍带着可让男人血脉贲张的魔力。听到门响,她抬起头,露出那张艳媚的脸来,见到杨芷净,明显地愣了一愣,但随即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是姑娘救了我吗?”她的声音清柔似风。“你觉得怎样?”杨芷净并没走近她,只是远远地站着。对于眼前的女人,她实没有好感。“无大碍,多谢姑娘相救。奴家焰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对于她的冷淡,焰娘并不以为意,人家救过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既然无大碍,那便早点离开这里。”杨芷净冷冷地道,对于这种女人,她一向不假辞色。至于她的名字,她更不屑于去记,“你也不必谢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为了和马为作对,你们这种女人我是看也不会看一下的。”她语气中的不屑及鄙夷,令焰娘美目微眯,随即发出一串媚惑人心的轻笑,娇声道:“姑娘的意思是说焰娘可以不必回报姑娘的救命之恩吗?”轻轻一哼,杨芷净转身向外走去,“那自是不必,而且真正救你的人是师兄。”语罢,她已走出大门。

月色如水,杨芷净沿湖而行,湖水在月光下泛着点点银光。不期然,她脑海中浮起一张意气风发的俊颜,脸颊不由微烫。她不敢相信自己会如此大胆,竟然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结伴同游了两天。他说他叫傅昕臣,那本来是个冷绝孤傲的男子,可是在她面前他会欢畅地大笑,只是那笑声也带着无法掩饰的傲气,让她不禁猜测他的身份地位一定不低,只是为什么从没有听过这名字呢?“傅昕臣。”她轻念这个名字,想起两人分手时他的承诺,纤手不觉捧住小鹿乱撞的心口,“你说要来提亲的,可别忘记。

”她讲得极轻,生怕被风听了去。那个男人她只认识了两天,便和他订下了终身,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幽幽叹了口气,她嘴唇微动,向着天空中的明月不知说了些什么,呆了片刻,然后转身向来路走去。许久之后,一个瘦长的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方才站立的地方,神色复杂地仰望那冷月,似心伤,似落寞,又似心灰意冷。只因太过复杂,又或不习惯将表情写在脸上,让人无法确切地分清。“傅昕臣,我好想你。”杨芷净最后对月说的这句话还在他耳中回响,久久不散。

☆焰娘深吸一口气,吃力地站起来,脚步虚浮地向外走去。人家都说到这分上了,她怎能再留下。更何况她哪里不能容身?大不了被马为抓回去,多说几句甜言蜜语,赔上这迟早会被人占了的身子,应该还是可以留住一条命的。谁叫她招惹谁不好,偏碰上这煞星,活该倒霉。一个垂髻小丫环手捧托盘,上置一碗,出现在路的尽头,碗中冒着热气,看见已至院中的焰娘,她明显地吃了一惊。“姑娘身子还未大好,怎下床了?”她一边说着,步子不由加快,恨不得能赶上前将焰娘搀回屋。

奈何碗中的药汁大荡,令她不得不停下来稳住,以免泼洒出来。焰娘娇媚地一笑,柔声道:“我要走了,谢谢你。”小丫头看到她的媚笑,小脸不由自主一红,她可从未见过这么勾人心思的笑容,让人心跳也跟着加快。但是一听到焰娘的话,她便如冷水泼头,立时清醒过来。“你病还未好,怎就要走了?二少爷可知道?”谁都知道这位姑娘是二少爷救的,她走也自需二少爷同意。“二少爷?”焰娘微愕,脸上却笑得更加灿烂,“小妹妹,你告诉我,二少爷是谁?”她走不走与他何干?“二少爷?”小丫环显然被问住了,良久,才讷讷地道:“二少爷就是二少爷啊,是他救你的,难道你不知道吗?”焰娘闻言微奇,怎地又冒出这号人来,“救我的不是位姑娘么?”“你说的是净小姐,她和二少爷一起回来的,但是拉你回来的是二少爷的车。

而且那些侍卫没有二少爷同意,谁也不敢做主救人,即便是净小姐发话也不行。”小丫头不过十二三岁,说起话来却条理分明,想必这事已在下面传开了。焰娘脑海中蓦然浮起今晨自己闯进马车的那一幕,当时情急之下,她什么也顾不得,只望能抓住马车中的人当人质,好命那些侍卫带自己走。却不想其中所坐之人武功奇高,她又身受重伤,在跃上马车之时已感不支,不要说与之较量,就是对方样貌她也没看清,便昏了过去。现在想来,那位必定是小丫头口中的二少爷了,看来她又多欠了一人。

不过她根本不在乎,报得了恩就报,报不了就算,反正她过的是朝不保夕的日子,今天过了还不知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呢。不过那二少爷必是个男人,男人的恩就要好报得多了。“我要走了。”一股寒意自底涌上,焰娘再次道,还不走的话她怕自己真走不了。这身子一向不娇弱,但受伤后又是另一回事。“等我好了,再来向你们二少爷道谢。”“别!”小丫环吓得赶紧将托盘放在地上,冲上前张开双手拦住焰娘,“没有二少爷同意,你走了,我们可活不成了。”看到那惶急的小脸以及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小手,焰娘只觉好笑,但一阵虚乏令她不由蹙起了秀眉,看来走是走不成了。

她恶作剧地眨了眨眼,纤手抚额,呻吟一声,娇软地倒向小丫头,小丫头赶紧伸手抱住她。焰娘身子虽纤秾合度,重量却不容小觑,对于一个小孩来说,撑住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见小丫头一边吃力地撑住她,小嘴还一边叨念,“看你,这个样子还想走,怕尚未出府已倒下了。”“嗯。”焰娘唇角微翘,轻轻哼了一声,“好冷,你扶我进去吧。”既然她不让走,自得由她承受让自己留下的代价。小丫头倒是没有怨言,深吸一口气,扶住焰娘,吃力地迈动起脚步。

感受到她纤细柔弱的肩膀,焰娘目中闪过一丝茫然,回想起自己像她这么大的时候生活的艰难。 偷蒙拐骗,什么不做?有几次还差点落入妓院和那些专门玩弄小孩的人手中,如不是凭着过人的机灵以及那自族中带出来的功夫逃脱,今日的她早不知被糟蹋成什么样子了。思及此,她不由慢慢收回压在丫头身上的重量。喝下丫头端来的药,焰娘从怀中掏出红色丝巾,将长发拢在一侧胸前。一挑眼,看见小丫环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不由失笑,故意抛了个媚眼给她,腻声道:“奴家好看吗?”小丫环脸一红,却并没移开目光,真诚地点头道:“好看。

”顿了顿又道:“净小姐也很好看。 可是我总觉姑娘和净小姐不大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她却说不出来。“当然不一样,我和净小姐本来就是两个人,不一样才正常嘛。”焰娘有意曲解她的话意,眼波流转中,媚态横生。“不,不是这个意思。”小丫头急道,然后闭眼想了一想方道:“看着你我会觉得心跳,觉得不好意思,对着净小姐却没有这种感觉。这、这总是不大妥当吧。”她觉得女孩子应该像净小姐一样,而不是像这红衣姑娘。她从小就呆在卿府,并不知道有专门靠勾引男人来维持生存的女人,故有此说。

焰娘淡淡笑了一笑,其中有着小丫头无法察觉的苦涩,“是不大妥当,小妹妹你长大了可别学我。”学她,不会有快乐,生命中充满的只是鄙夷、唾弃以及糟蹋。眼前的小女娃还不懂,等懂了就不会再和自己说这么多话了。不想再说下去,焰娘面向墙躺下,闭目假寐。小丫头只道她累了,也不敢再打扰她,端起空碗,脚步放轻走出房间,并悄悄将门拉上。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焰娘 全文阅读,焰娘最新章节,焰娘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