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焰娘全文阅读 > 后记

第2章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黑颜 书名:焰娘

这里很舒服,她再一次对自己说,有吃有住,还有人伺候,比她以前过的日子不知好上几千倍、几万倍。可是…那个二少爷什么时候才召见她啊?焰娘不耐地迈步走下石阶,园中各色菊花已开了大半。数数日子,她来到这里已有月多,身子早好得差不多了。可是除了丫环玉儿和那个想看又不敢看的没胆色鬼大夫外,她再没见过其他人。通过与玉儿闲聊,她了解到主人是当朝权势如日中天的卿家,难怪敢从一向飞扬跋扈的“快刀”马为手中夺人。由此她知道那二少爷便是江湖中有数的几位高手中的孤煞卿洵,那少女自然就是他的师妹杨芷净了。

江湖中盛传只要擒住杨芷净,不怕孤煞不低头,可见杨芷净对他的重要性。这样的人,这样的身份,这恩怕是不太好报啊。她停下脚步,目光落在一朵刚刚绽放的白菊上,一只浅黄色的蝴蝶立在上面,纤柔的翅膀在秋风中轻轻地颤动着。她习惯了流浪,无法再过温室中小花的日子。没有风吹雨打,没有死亡的威胁,又怎能显出生命的珍贵?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她,或者是所有的焰娘才会心甘情愿地被囚禁,但这种情况却又都是她们极力避免的。因为那代表着她们的生命将不再掌控在自己手中。

她蓦然倾身,吓得蝴蝶展翅而去,飞往花丛深处。焰族女儿一向主动,何时见有人像她这般呆等?去见了那卿洵,他要她报恩,她就报;他不要,她就走,胜过在这里干等。摘下一朵盛开的黄菊插在耳畔,人花相映,更增娇艳。收拾好心情,她袅袅娜娜地顺着小径向院外行去。☆卿府很大,一路走来,房舍连绵,道路交错。如非有人指引,焰娘早迷了路,不过她记性极好,走过后便不会再忘。顺着长廊再走半炷香功夫,出现一片竹林,卿洵的住所便在林中至深处。 就在此时,隐隐约约的琴声从前面不远处的粉墙内传出来,令她不由驻足聆听。

有人弹并不稀奇,惹起她注意的是那熟悉的旋律。她第一次听到这曲子是在十二岁离开族人所居之处的前夕,只是非琴所奏,而是以焰族独有的乐器红弈所吹。红弈的音色沉厚苍凉,在草原上远远地传送出去,落进即将被逐的女儿耳中,便似母亲偷偷的啜泣。那样的日子,那样的乐调,她怎会忘记。不知不觉她已随着琴声穿过月洞门,眼前出现一条假山花木夹峙的卵石小径。转过一堆山石,琴音倏转清晰,一道石砌小卑桥挡住去路,桥下流水淙淙,为引山泉之水形成的人工小溪桥对面有一八角飞檐的石亭。

从她所处位置可以看见亭中一坐一立有两位女子。坐着的长发松挽成髻,饰以三支不知何物打造的古朴发簪,身着湖水窄袖斜襟短衫、月白色缎裤,只看侧面轮廓,已是极美。她面前置有一琴,琴声便是由她所奏。她身后站着的少女作丫环打扮,想来是她的侍女。似乎感应到她的注视,琴声终止,那女郎转首向她望来,两人目光相接,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同时涌上两人心间,没有人说话。良久,叮咚的水声在三人耳中响着,仿佛想填满这无声的空白。“二夫人!”一旁的丫环忍不住轻唤道,不明白一向清冷的二夫人为何会如此失常地看着一个陌生女子。

那二夫人浑身一震,回过神来,目光却依然留在焰娘身上。“云儿,去请那位姑娘过来。”她淡淡地吩咐,声音便似她的人一样清清冷冷。丫环云儿应了,正待过去,却见焰娘妖妖娆娆地步上小桥,向这边走来。看到她的穿着打扮,走路姿势,云儿不由皱了皱眉,目中射出厌恶的光芒,她不明白这女子一看便是那种靠着身体吃饭的荡妇一流,二夫人为何还要同她打交道。“云儿,你先下去。”二夫人再次吩咐。她的语气中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云儿虽不情愿,却不敢违命,答应后匆匆走了。

在与焰娘擦身而过之时,故意连眼尾也不扫她一下,轻蔑之情溢于言表。焰娘脸上依然挂着可颠倒众生的笑,并不介意云儿的无礼。来至小亭,二夫人站了起来,目光清冷地看着笑意盈盈的焰娘。“你好!”焰娘娇声问好。“你…焰娘?”二夫人犹豫半晌方问出心中的疑问。两人虽不认识,但直觉让她知道眼前的女人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焰娘目光微沉,唇畔扬起一个淡漠古怪的笑,“没想到在这卿府之中也可遇到焰娘。如果奴家没猜错,姑娘必是阿古塔家的小姐。

”焰族中只有阿古塔家族天生擅长乐器,此女能将红弈曲改成琴曲弹奏,身份自不难猜。“小姐?”那二夫人冷冷一笑,目光嘲讽地看着眼前自甘坠落的女人,不屑地道:“身为焰族女儿,谁有资格被称为小姐?你告诉我。”焰娘笑而不语,纤指慵懒地划过琴弦,拔出一串不成调的叮咚声。二夫人继续道:“而且我不叫焰娘,我叫红瑚,自从…”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两秋水变得更加冷冽,“被逐出族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焰娘。”她的声音中有着无尽的忿恨,没有犯错,却从一生下来就被定为劣等生物,这种待遇有几人能忍受。

“是吗?”焰娘满不在乎地轻笑,款摆生姿地走至旁边,目光没有焦距地落在满园花草上,幽幽地道,“无论如何奴家还是要恭喜你成为焰族女子有始以来第一个能找到自己幸福的人。”数百年来,焰女尚无一人能成就美满姻缘。红瑚何其有幸能打破宿世的诅咒。红瑚缓缓坐下,漠然道:“你怎知我找到了幸福?”幸福不过是上天唬人的玩意,她不屑!焰娘不解,转过身讶道:“你不是已嫁为人妇了么?你嫁的难道不是自己心爱的人?”本来,她不需此问,因为自古以来,焰族女子可以将身体给任何男人,但却决不会将自由送给非自己所爱的男人。

可是红瑚…“是,我嫁人了,那又如何?我何时说过他得到了我的心?”红瑚美目中掠过对自己与身俱来的身份的无穷恨意,冷漠无情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焰娘一震,不敢相信自己耳中所闻,“你不喜欢他却嫁给他…”这是身为焰娘所不容许的,但她却做了。“是。”红瑚目光中流露出一丝骄傲,“不可以吗?我不想再过朝不保夕的日子,也不想在不同的男人中间周旋,所以选择了卿九言。他财势兼备,嫁给他后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什么不好?”“卿九言?”焰娘脸上的媚笑消失,鲜艳的红唇紧抿,蓦然转身往亭外走去。

原本她以为红瑚嫁的是卿家二少爷卿洵,不想却是卿九言。卿九言是卿家大当家的,是卿氏三兄弟的父亲,且不说年纪足可做红瑚的爹,众所周知的,他对自己的元配夫人敬爱有加,红瑚她竟然毫不在意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么?她已不是焰娘,自己也没必要再和她说些什么了。“站住!”身后传来红瑚的冷叱声,显是对她的行为相当不满,“你瞧不起我是吗?你以为你比我好得了多少?连卿洵那个怪物都愿意陪,你比我还贱。”一向没有感情的卿洵竟然救了个女人,这事在第二天便在府中传开了,红瑚身为主人,又怎会不知,只是她没料到的是那个女人和自己竟来自同一个地方罢了。

焰娘背对她站了半刻,突然爆出一串娇笑,转过身时,又变得风情万种,“卿夫人何时听说过不贱的焰娘?可是再下贱的焰娘也不会否认自己血液中流动的是火焰之神的血…”“我说过我不是焰娘!”红瑚忽地将古琴扫落地上,几乎是尖叫着道,似乎这样便可将一切否认。只要想起焰族男人们对自己不公平的对待,她就会变得歇斯底里。美目飘过摔在地上断了几根弦的琴,焰娘点了点头,俏脸上依然是不屑的媚笑,“是,卿夫人果然不是焰娘,血液中没有流动着阿古塔家族对乐器的狂热崇拜。

毕竟奴家便从未听说过哪位阿古塔会毁坏乐器的。”红瑚闻言站了起来,纤手紧握成拳,不知是因焰娘的话,还是因自己天生俱来对乐器的精擅,她纤柔的身子轻轻颤抖着。突然,她伸手解开盘扣,在焰娘愕然的表情中,一把脱下短褂,露出里面藕色绣着芙蓉的肚兜。她脸上并没有丝毫赧色,显然早已习惯别人的目光。一旋身,她将雪白赤裸的背部转向焰娘。焰娘微惊,只见在那片雪白如玉的背上赫然横着一条尺许长弯曲丑陋的疤痕,像盘着一条蜈蚣般恐怖吓人。

“看见没有。”红瑚一边优雅地穿上衣服一边冷笑,“我身上阿古塔家的血早在蒙都之战的时候已还给了他们。我和焰族人再没有任何关系。”她端庄地坐下,看着焰娘的目光中流露出骄傲、怜悯以及鄙夷。“蒙都之战?”焰娘惊呼,出生以来首次失态。这场战争是焰族和强悍的地尔图人为争夺广阔丰茂的蒙都草原而发生的规模始无前例的大型战争。在此战役中双方死伤均惨烈无法计数,焰族虽取得最终胜利,但也因此而大伤元气。“十年前?你怎能加入那场战争?”这简直就让人无法想象。

红瑚没有回答,目光朦胧地望向亭外小溪,思绪随着溪水的流动飞得很远很远。见她久久不理自己,焰娘皱了皱眉,大感没趣,边往外走边道:“奴家要走了,改天再聊吧。”口中还是如此说,她心中却是暗暗祈祷两人别再碰面,这女人怪怪的,一点也不好招惹。“等一等。”红瑚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惊了焰娘一跳,她回转身疑惑地看向眼前这冷傲的美人儿,不知她又有什么要说的。“你是哪家的?”红瑚的口气变得和缓,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的眼神很温柔。

焰娘一挑秀眉,好奇地想探知什么事可令她变得如此,但随即将这种想法强压下,好奇心太重可不是一件好事,对她们尤其如此。“成加。”她从不讳言自己的姓氏,因为这对她毫无意义。“成加?”红瑚怔忡,“成加…”很久了…一个满头银发,却俊美无俦十分爱笑的男孩浮现在她眼前,令她眼眶微润。在蒙都之战中,她还了阿古塔的血,却欠了明照成加一条命,她记着从不敢忘,只是怕今生怎么也还不了啦,因为被逐出的焰族女子是永生永世都不能回去的。

面前这女子和他会是什么关系。“是啊,成加。”焰娘笑眯眯地跃到亭子栏杆上坐下,此时她反而不急着走了,耐心地等着红瑚回神。“焰娘成加。”良久,红瑚突然唤道,清灵忧郁的目光仔细打量起焰娘来,渴盼从她身上寻找到一丝一毫那人的影子。许久,她失望地垂下眼睑。没有,一点也没有,虽然都爱笑,但一个让她觉得纯净温暖,一个却让她想到不好的东西。“叫奴焰娘就成了。”焰娘柔媚地笑道,柔若无骨地倚向身旁的柱子,“姓对于焰族女儿没有丝毫意义,不过是方便你我站在一起时好区分罢了。

”她眸中幽晦难明,让人不知她在说这话时心中想到了什么。并没理会她的废话,红瑚收摄心神,冷淡地问:“明昭成加是你什么人?”她神色之间一片冷漠,并不显露丝毫渴盼知道的急切,仿似只是随口问问。可是焰娘却知道这事对她一定很重要,虽然相处只是片刻,焰娘却已了解到她是那种决不说废话的女人。“明昭成加?”焰娘以手支额作出一个诱人的思索状,随即迷茫地,“是成加家的男儿吧?你难道不知道在焰族中,即使是同一家族,男子与女儿是极难相见的吗?”“忒多废话!”红瑚冷叱,心中难掩失落,甩袖欲去。

既然这女子不认识他,那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她身上。“喂,怎么说得好好的就要走了?”焰娘美中闪过一丝促狭,但她聪明地没让红瑚瞧见,“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叫明昭成加的家伙了?”红瑚闻言一震,回眸狠狠地给了焰娘一个白眼。并不理会她,迳自缓步而行。“红瑚小姐,听奴家一句,焰族男人永生永世都不会娶焰娘的。”焰娘的声音柔柔软软,并没有刻意提高,却清清楚楚传进已走至小桥上的红瑚耳中,“而且你已为人妇了,不是吗?”红瑚没有回头,走路的姿势始终保持着优雅典美,“如果你不想失去舌头的话,最好现在就给我闭嘴!”她的声音似冰珠般一粒粒迸出,打在焰娘身上,让焰娘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

但是在焰娘目光无法触及的前方,她纤手紧握,秀美的脸上布满难以遏制的痛楚。焰娘看着她美丽的背影消失在假山背后,不由轻轻叹了口气,为了红瑚,也为了所有陷入感情漩涡的焰族女子。明照成加?想起这个名字,她的目光不禁有些朦胧。那个天生一头银发,十分爱笑的二哥,那个她自小便崇拜似天神的男儿;那个惟一不会瞧不起焰族女子的焰族医神;那个曾保护过自己的…她摇了摇头,抛开不应该的回忆。焰族中没有兄妹情,没有父女情,也没有…呵,母女情。

所以对于那个族群她一点也不留恋,但她亦不会企图如红瑚一样刻意抹灭自己的来历。☆静竹院名符其实全种满了竹子,除竹之外再无其他植物。沿着竹林小径前行,片刻出现一座庭院,青砖灰瓦,朴实自然。此时院中寂寂,只闻风韵生涛之声,令人不由心情神爽,凡忧尽去。会是这里吗?焰娘疑惑地站住,堂堂的卿府二少爷,江湖上威名赫赫的孤煞会住在这种地方?“有人吗?”院子里纤尘不染,焰娘犹豫着是否该踏足其上。等了片刻,并没人回答。撇了撇红唇,焰娘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正常了,她何时如此有礼过。

纤足踏上院中紧密相接的光洁青石板,焰娘向正对自己的房间走去。就在此时,身后小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似有几个人正向这里走来。她站住,转过身去,恰与来者打了个照面,双方均是一愣。来者共有四人,为首之人一身白衣,长发披肩,身形瘦高,容貌丑陋罕见,见到她,深目中浮现出嫌恶的光芒。她脑海中立时浮起几个月前在哲远的一个野村外的遭遇,那个灰衣男人和眼前的人…她尚未完全确定,耳中已听到那男人似沙砾磨擦的声音道:“谁当值?”他后面三个作同一色青衣打扮的汉子脸上均浮上惶恐之色,其中一人忙道:“回二少爷,是吴汉…”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卿洵扬手打断。

“你处理罢!”卿洵没有感情地道,“把那个女人弄走,再派人将地板冲洗干净。”语罢,转身朝来路走去。“是。”那回话的青衣大汉恭声领命,其余两人则随后跟去。焰娘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美目,从来没有、从来没有一个男人会这样对她视若无睹。他究竟是不是男人啊。“姑娘请!”耳旁传来男人有礼却强硬不容拒绝的声音,令她回过神来。横了那青衣大汉千娇百媚的一眼,趁他心神微兮的当儿,她脚尖在地上轻点,仿似一片枫叶般向不远的卿洵飘去。“不得无礼!”那男人涸旗回过神来,赶紧随后追去,同时一掌击向她。

他不想伤人,此掌只用了五六分功力,目的是想将她截下,谁知焰娘只是身形微晃,前行的速度丝毫不受影响。他脸色大变,追之却已不及。“停!”喝叱之声起,跟随在卿洵身后的另两个青衣人同时回身阻截焰娘。卿洵继续前行,连头也未回,仿似不知身后发生了何事。焰娘爆出一连串娇笑,竟然不躲不闪,腰肢一挺,双手背负,竟以高耸的胸部向两人的一拳一爪迎去。两人一惊,想要收手已是不及,只能硬生生改变方向,将招式击向一旁,卟卟两声,地上竹叶翻飞。

焰娘已来到两人之间,素手穿花拂柳般飞舞,两人要穴马上被制,动弹不得。他们二人武功本非如此不济,只是没想到焰娘武功既高,又会使诈,猝不及防地着了道儿。焰娘娇笑不断,长发飞扬中人已来到卿洵背后,口中道:“卿二少爷留步!”“没用的东西!”卿洵沙哑的声音响起,一个旋身,一样白色的物事飞上空中,平平展开。焰娘不由凝目瞧去,却是一块手帕,心中不解时,卿洵五指齐张,已向她抓来。这一回她不敢故计重施,只因知道他一定不会怜惜,忙撮指成爪向他掌心袭去,另一手则施展小擒拿手去扣他的脉门,此时手帕已落至她眼前并继续向下飘落。

出乎她意料的,卿洵只是痹篇她袭向她掌心的一撮,而对于她真正的杀招毫不理会,难不成他知道自己无害他之意?心中如是想着,纤指已扣上他脉门,只是她连欢快也来不及,便觉呼吸一窒,他的手已掐住了她的喉咙。而更让她心寒的是她发觉自己所扣之处便似铁铸一般,毫无用处,难怪他躲也不躲。她痛苦地呻吟一声,颓丧地垂下手,直到此刻她才知道那块手帕的用途,因为他的手正是隔着那块白帕捏住她的脖子。他、他竟然嫌她脏!她脑海中浮起他开始转身离开之前说的话,“把那个女人弄走,再派人将地板冲洗干净。

”心中恍然,她不由气得浑身发抖。“说!”卿洵像看着一件死物般看着焰娘美艳绝伦的脸,对于这种女人他一向不屑于动手,奈何自己的手下全是废物,平日里凶悍非常,谁知一碰到女人便都成了软脚虾,看来自己得检讨一下御人的手法是否正确了。“侬要奴家说什么?”焰娘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气恼,如花娇颜上又浮起可颠倒众生的媚笑,仿似在和情郎撒娇,而不是生死系在一线之间。卿洵不再和她废话,手指力道逐渐收紧,目光森冷地看着她隐藏在甜笑下的挑衅眼神,如非开始没感觉到她的杀意,这一刻便不会是他亲自动手迫供了,卿家刑室有的是方法迫一个人出卖自己最亲的人。

他并无意杀她,只是想给她点苦头吃,让她知道在卿府还没她撒野放浪的地方。只要她乖乖地说出来意,他便饶她一次。焰娘的媚笑渐渐凝结,呼吸困难地想抬手掰开他的手,却发觉两手乏力难举,竟是被他制住了穴道。她小嘴微张,动了动却只能发出嗬嗬的喘气声,丝毫说不出话来。完了,这次玩得太过火,要把命给玩丢了。随着呼吸越来越困难,她惟一能自救的方法就是朝着卿洵毫无表情的丑脸猛眨眼睛,谁知他竟视若无睹,手上力道越来越重。原来卿洵并没意识到自己已让她发不出声音来,还道她死到临头还敢卖弄风情,心中厌恶更增,怎会松手。

完了,下辈子再不做这种蠢事…焰娘的意识渐渐涣散,唇角不由自主浮起一个莫名无奈的笑。“该死!”卿洵低咒一声,松开手,任她软倒在地。没想到这个烟视媚行的女人竟如此倔强,实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他并不是一个容易心软的人,如非她昏迷前的那个笑容,他知道自己可能真会杀了她。那个笑清清淡淡,一丝淫邪浪媚的味道也没有,那一刻他才看清她的年龄,一个比师妹还小的女孩。想到师妹,他再无法下杀手。“二少爷。”三个手下惭愧地来到他面前,恭候处罚,如非焰娘没下杀手,否则已有两人报销了。

卿洵木然却似有实质的目光扫过他们,三人不由噤若寒蝉。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出现在竹林小径尽头,见到卿洵大喜,奔了过来。“二少爷,老爷叫你去见他。”他的目光好奇地落在软伏在地姿态撩人的焰娘身上,不禁暗暗咽了口唾沫。早听说二少爷救了一个动人的尤物,今儿一见,果然不假,怕也只有这样的货色才能让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二少爷心动了。只是她怎么躺在地上?心中虽有如此疑问,他口中可不敢问。 在这个家中,除了老爷夫人和净小姐,谁敢开口问二少爷,怕是想自找没趣罢。

卿洵闷哼一声算是回答,似死水般的目光扫过昏迷过去的焰娘,却并不作停留,转身缓步而去,只淡淡留下一句话,“问清楚。”“是。”三手下大喜,知道只要完成他的吩咐便不会有事了。另外知道二少爷对眼前的女人毫无兴趣,那他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博取美人青睐。面对如此尤物,只要是正常男人,谁不心动。惟有那中年汉子一脸不解地看了看三人的喜形于色,然后再恋恋不舍地狠狠瞪了眼地上的焰娘,才匆匆追着卿洵而去。 ☆走向啸坤居的一路上,卿洵习以为常地看着丫环婆子,只要是雌性动物,一见到他便吓得站在那里瑟瑟发抖,连看也不敢看他一眼,更不用说是喊他了,而雄性动物们则一个个噤若寒蝉。

他并不以为怪,仍旧腰杆挺拔,双手负后不慌不忙悠闲地走着,仿似天地之间便只有他一人般。打小开始,因着与生俱来的丑陋容貌,他就已经在学习如何面对别人的眼光。现如今已二十六岁的他如果还没学会,倒不如撞墙死了算了,省得活在世上丢人现眼。二十多年来,能够坦然面对他的女性只有两位,一位是他的母亲,因为她和自己一样丑陋吓人。 另一位就是师妹净儿,她是自己从小宠大的,只有她在他面前任性发威的份儿,哪有她怕他的道理。想起师妹,他脸上不由自主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因为没人敢看他,因而没人发觉。说来也有趣,三兄弟中只有他长得像母亲,大哥和三弟却和父亲一样俊逸轩昂,这才导致母亲只愿教自己武功,而其他两位只好另觅高人。只是到现在他仍没懂,母亲脾气怪异,容貌又丑,又是外族蛮夷,当年意气风发、年轻有为的父亲怎会娶她,而且直到如今仍事事顺从,恩爱异常,几十年来两人之间从未发生过口角。 “哦,不,不是没发生,而是母亲每一次发脾气,父亲都会有办法令之转怒为笑,实是让人佩服他的能耐。

”等等,他突然停住脚步,仰首望向高远湛蓝的天空,脑海中浮现出那红衣女子与他昂然对视的倔强眼神。他知道这世上又多出一个不惧自己容貌的女人,虽说是风尘女子,但敢无畏地与他对望,在他面前仍能谈笑自若者,独她一人。现下他倒有些佩服那女人了。深吸一口气,他将思绪转到老狐狸宋锡元身上,继续向啸坤居行去。那老家伙野心不小,暗地里招兵买马,偷运私盐,妄想垄断南方市场,以筹军饷。 他当所有人都是瞎子么?哼,本来他做什么都不干他卿家的事,可是他竟敢将触须伸进他们的势力范围,想蚕食卿家的权力财富,未免不自量力了些。

看来他是老得糊涂了,再活下去也没多大意思,只知道搅风搅雨,等哪天找个黄道吉日为他送终算了。他神色不变中已决定了一个朝廷大族之首的生死,难怪会有“煞”之称。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焰娘 全文阅读,焰娘最新章节,焰娘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