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无良军嫂全文阅读 > 新文求支持啊《擒兽老师,放开本姑娘

第六十七章 如何面对你,顾彻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漫南 书名:重生之无良军嫂

重生之无良军嫂,庄雅轻看见在门口张望,明显是在找人的顾彻,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抱起红酒,倒上满满的一杯,一饮而尽。唛鎷灞癹晓甜辣的味道刺激着庄雅轻的舌头,喉管,进去胃中。萧逸凡一个没有注意,就看见庄雅轻喝了那么大一杯酒,这个酒的后劲可是很强的,一口气喝那么多,庄雅轻会受不了的。顾彻已经找到萧逸凡了,但那时,同时也看见庄雅轻。还有那个炮灰,哦,就是搭讪庄雅轻的男人。再见庄雅轻,顾彻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觉,有高兴,但是更多的,是无奈。

他已经是有婚约的男人了,不能耽误别人。看见萧逸凡细心地给庄雅轻擦掉嘴角的酒渍,顾彻只觉得闷闷地,有些喘不过气来,尤其是看见庄雅轻温顺的靠在萧逸凡的怀中,笑得那么甜。才和他……现在又和逸凡在一起,庄雅轻,我看不透你。到底,你对我有没有真心。顾彻心中想,然后又告诉自己,别想那么多,不管有没有真心,他们都是不可能的。庄雅轻能够和逸凡在一起,那是再好不过的了,自己又在不高兴什么呢。对,他刚刚是不高兴了。过去,顾彻走带萧逸凡面前,站在那炮灰旁边,两人的气势差距明显,顾彻比他高很多帅很多,气势更是不在一个水平,男人也自觉压力甚大。

但是就这样放弃,又觉得心中可惜。正在想着下一步怎么做的时候,只听顾彻有些压抑的声音“滚。”男人脚一软,也不敢看顾彻什么神情了,匆匆离开。在这个过程中,顾彻从来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看庄雅轻一眼。“逸凡,明天还有事。”萧逸凡点头,知道顾彻的一声。不要喝太多酒,顾彻了解他,他喝酒喝多了就会忘记所有事情,顾彻是担心他忘记明天的任务。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么会忘记,怎么敢犯险让自己喝醉?萧逸凡觉得顾彻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居然还亲自跑来了。

这些事情,明明在电话里面也是可以说的。顾彻也没有话说了。顾彻今天中午就过来了,一直在萧逸凡那里。晚上吃过饭后,萧逸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并不说话了。沉默了很久,逸凡说要打电话。然后就真的打了。开始他并没有听出逸凡是给庄雅轻打电话的,也是听见萧爷爷忽然自言自语说到庄雅轻,这才知道逸凡是给庄雅轻打电话。然后,听见逸凡约庄雅轻到沉沦。他没有什么表示,逸凡开车走后,他陪萧爷爷聊了一会天,然后是在坐不住了,所以就来了。自己怎么变毛躁了,顾彻没有思考这个问题。

这样匆匆赶来,顾彻给自己的解释是,害怕萧逸凡喝酒误事。现在萧逸凡已经给了答案,不会喝太多酒的,那么,他还在这里干什么?“我先回去了,早点回来,明天一早的飞机。”顾彻说完,就离开了。从顾彻过来,到离开,庄雅轻知道,顾彻看,都没有看过她一眼。又倒了满满的一杯酒,庄雅轻正要喝,被萧逸凡抢走了。“还给我。”这酒真好喝。借酒浇愁,愁更愁。所以说,这是很不明智举动,但是仍然有很多人会这样做。庄雅轻这样做,就更加不明智的,原因就是,她喝酒很行,从来没有醉过。

对于顾彻,庄雅轻也不比顾彻好多少。庄雅轻也不知道自己对顾彻到底多深,但是刚刚顾彻一直没有看她,确实很受伤。“这酒后劲很足,喝多了回去会很难受。”萧逸凡劝诫。早知道就不开这瓶的。庄雅轻也不管萧逸凡手中的酒杯了,拿过酒瓶子,直接就喝了起来。酒大半部分是被庄雅轻喝下去了,还有一小半是流出来了,顺着庄雅轻的嘴角,一直流向庄雅轻的脖子,然后流进衣服里面。萧逸凡看着,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居然就这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了。喝完,萧逸凡才反应过来。

“轻轻,我们回去吧。”萧逸凡说道。庄雅轻首页上一段...重生之无良军嫂,根本就不听萧逸凡的,又叫了两瓶威士忌。“不走,要走你走吧,你还有重要的事情,别耽搁了。”“怎么忽然想喝酒?”开始轻轻并没有想现在这样啊?怎么一会儿的功夫,轻轻就变成这样了?萧逸凡想理清头绪,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就是想喝了。”庄雅轻笑笑,真的是一点醉意都看不出来,只是脸蛋比之前要少稍微红了那么一点点,但是来像一颗成熟的苹果,让人想一口咬上去。

萧逸凡想着,居然也扑上来了。庄雅轻没有注意,被萧逸凡按倒在沙发上。“喂,你怎么了?”庄雅轻推推萧逸凡,但是,萧逸凡就只有刚刚一个动作,现在趴在她身上像一滩软泥,一动不动的。真是没用啊,这么容易就喝醉了。刚刚顾彻是不是说让萧逸凡少喝一点?原来要少到那种地步。现在不喝醉的也已经喝醉了,庄雅轻也没有办法。将萧逸凡不管不顾地丢在这里,然后自己继续喝自己的?那不大可能。庄雅轻从萧逸凡上衣口袋里面摸出手机,找到顾彻的电话,现在也只有顾彻来把萧逸凡接回去了。

一般来说,老天都会让人事与愿违的。刚刚按了拨号键,萧逸凡的手机居然没电了,再开机也开不了了。偏偏她出来又没有带手机。怎么办?自己把萧逸凡送回去咯。萧逸凡的车子在外面,要是在包包里面,庄雅轻将萧逸凡拖出去,扔进了车。还是二十八楼,萧逸凡并没有别的房子,一直都是住在‘人间天堂’的顶楼。按门铃,是顾彻过来开的门。顾彻意外地看见庄雅琴,然后视线落在醉成一滩烂泥的萧逸凡身上。“他怎么喝醉了?”“没有注意。”“轻丫头来了啊,进来坐坐。

”萧穆看见庄雅轻热情地说道。都已经这么晚了,萧穆居然还没有睡觉。庄雅轻拒绝了萧老爷子的好意“不用了,很晚了。”将萧逸凡交到顾彻的手中,庄雅轻准备离开。“那好,路上小心。”“恩,再见,萧爷爷。”庄雅轻看着被顾彻随便拎在手中的萧逸凡,一脸同情。这像是手中是一个人吗?分明就是像手中拎着不明物体。可怜的萧逸凡。“会做醒酒汤吗?”庄雅轻正要关门,顾彻忽然说道。庄雅轻愣住,然后看着顾彻的眼睛“会啊。”“帮个忙。”“有什么报酬没有?”庄雅轻并没有马上答应。

靠在门口,双手环胸地紧盯着顾彻的眼睛。“你想要什么?”顾彻声音变得低沉了些,却不敢看庄雅轻的眼睛。庄雅轻忽然抓住顾彻的衣领,将顾彻的头拉下来了一些。没办法,顾彻太高了,男女的身高差距向来如此。凑到顾彻的耳边,庄雅轻小声地说道“如果我说要你呢?”顾彻心头一紧,庄雅轻的气息扑打在他下巴上,暖暖的,痒痒的。尝过庄雅轻的味道,现在和庄雅轻的距离又是如此之近,看着那有人的红唇,顾彻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但是,顾彻从来都是冷静的,失控也是只有上次,仅仅那么一次而已。

推开庄雅轻,沉声道“慢走,不送。”声音是那样压抑,富有磁性。如果这个时候庄雅轻不是这样顾彻,而是直接吻上去的话,顾彻就算是自控能力再强,恐怕也会舍不得推开庄雅轻的。庄雅轻大笑“不过是开玩笑而已,用得着那么认真么。”径直走向厨房,然后开始准备起来。笑声,掩藏了庄雅轻内心深处的那么一点心酸。如果,如果刚刚顾彻没有推开她,或许,她真的愿意不顾一切和他在一起呢?不管那什么未婚夫,不管那什么诅咒,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做了小三,但是……顾彻推开她了。

以后真的不能见面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你,顾彻。萧穆眼睛并没有瞎,庄雅轻和顾彻的互动也是看在眼中的,心里不禁替自己孙子惋惜起来“凡儿啊,看来要让轻丫头成为我的孙媳妇儿,难度很大啊。”不是因为顾...重生之无良军嫂,彻比萧逸凡优秀,在萧穆眼中,自己孙子是最优秀的。而是,萧穆也是获过那么多年的年,阅历丰富,看得出庄雅轻和顾彻之间不一样的地方。而当庄雅轻和他孙子在一起的时候,是没有的。庄雅轻的醒酒汤很快就做好了,然后放在桌子上“走了,逸凡的车子我就先开回去了。

”她总不能走路回去吧。回去的时候,凌晨两点的,别墅的灯居然还是亮着的。客厅的,还有,师兄们房间里的,就连浅浅房间的灯,都还是亮着的。唯独,只有她的房间一片漆黑了。庄雅轻也没有叫大家了,而且关掉了客厅的灯,走进自己房间,睡觉。在客厅的灯熄灭之后,陆陆续续的,所有房间的灯斗殴已经熄灭、庄雅轻知道,这就是最好的办法。她睡了,大家自然也就跟着睡了。顾彻将醒酒汤灌进萧逸凡的嘴中,很快,果然,萧逸凡就醒过来了。“怎么了?我怎么回来了呢”“你喝醉了。

”“不是吧,我根本就没有怎么喝。”“萧逸凡忽然顿住,想到了庄雅轻喝酒的样子,鲜红的酒水,顺着庄雅轻的脖子流向……靠,原来是这样。顾彻不听萧逸凡解释,反正萧逸凡都会忘记自己到底是怎么喝醉的,说也是白说。”睡觉。“一早,顾彻就和萧逸凡上了飞机。庄雅轻,居然也已经醒了。很奇怪的现象,晚上睡得越早,早上起得越晚。晚上睡得越晚,她庄雅轻居然六点钟就醒了。这次总不能跟丢了。庄雅轻笑笑,然后随便开了一辆车出去。这次,她一定要知道师兄们到底瞒着她什么事情。

跟在破尘后面,庄雅轻保持着比上次更远的距离,况且这次谁也没有想到庄雅轻居然就起来了,所以,破尘没有太注意后面。不过,庄雅轻算盘可是打好了的。一般早上不到十点钟是没有人叫她起床的,所以她不用担心会被发现她已经出来了。自己拿的车,也是最不起眼的地方的,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发现少了一辆车,庄雅轻可以安心地跟踪破尘,只要破尘不发现就一切好办。果然还是往燕京走的。燕京和A市是邻市,开车也花不了太长的时间。这次庄雅轻可是小心了,一定要知道才行。

可是,刚刚开车到了燕京境内,庄雅轻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让她不得不放弃马上就可以知道的真相,调转了车头回去。打电话的是浅浅。莫浅浅也是焦急,庄雅轻一听就知道事情不妙,一定发生什么事情了。庄雅轻加快速度赶回浅雅。浅雅门口围满了人,将大门都堵住了,庄雅轻根本就进不去。庄雅轻看见门口的人群,聪明地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选地方的之后,庄雅轻怎么可能会不给自己留后路呢?浅雅珠宝还有一道暗门,除了她,浅浅,白宁知道以外别人都不知道。

庄雅轻就是从哪儿进去的。店员们也很惊奇,庄雅轻怎么从里面走进去的,明明老板就没有来的啊。”还说什么老板不在里面,那现在出来的又是谁?“一个女人指着庄雅轻破口大骂。女人穿着名牌的衣服,画着很浓的妆,尤其是口红,红得很艳丽。”到底怎么回事?“浅浅在电话里面根本就没有说清楚,只说浅雅出事了,让她快点过来。严莉凑近庄雅轻的耳边,向庄雅轻汇报。庄雅轻越听眉头越紧,最后居然笑了起来。”辐射危害?有人已经住院了?“靠,她店才开多久?辐射这么强?她怎么没事,接触最多的浅浅白宁还有员工们怎么没事?况且,大不了才佩戴了一个多月,就住院?又不是钛这些超强的放射性元素。

这话编得真可以啊。”是的,这些人是这么说的,并且还有医院的证明,确实是珠宝上的辐射造成的。“严莉回答。严莉也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情。最多也就是新闻报道什么珠宝某元素含量超标之类的,对身体有危害,但是他们的绝对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严莉打心底里相信...重生之无良军嫂,浅雅,浅雅现在就像是她自己的第二个家一样。当有人来问口闹事的时候,她真的很气愤,很想扇那女人两耳光,污蔑浅雅。但是她不会,因为这样做会讲浅雅推向另外一个风口浪尖。

庄雅轻拿着严莉递过来的医院证明。上面清楚说着他们浅雅的珠宝确实有放射性元素,这些元素,刚好能够危害人体。最开始就是头发脱落,面色暗黄,佩戴久了就会出现心悸,呼吸不畅的现象,重则危害生命?”你们这些无良的商家,现在说说应该怎么办,我要求赔偿!“”我就说我怎么这段时间头发掉得厉害,原来是你们这里的珠宝惹的祸,赔偿太便宜你们了。真是为了赚钱什么都能够做得出来。“”关店关店……“一时之间,要求浅雅珠宝关店的呼声高涨。

浅雅里面的员工面面相觑,她们只是负责销售方面,但是珠宝是不是有问题她们也是不知道的。说不定这里的珠宝真的有问题。笑笑是个心思比较单纯的孩子,面对这样的阵势还是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居然躲到柜台后面偷偷哭去了。庄雅轻冷笑,上前”据我所了解的,宝石是会具有辐射性。“轰……”吵闹声忽然增大了好几倍。庄雅轻停下来不说话了,等这些顾客的声音小些了再继续说。“因为有可能宝石在漫长的地壳生成过程中和它旁边的具有放射性的物质共同生长,所以会具有辐射。

但是,一般来说,现在开采出来的宝石都是经过亿万年的地壳变化之后的,它的放射性早已衰变得已经不具有危害性了。当然,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专家所说的。”莫浅浅听了庄雅轻的话,眼睛一亮,她怎么没有想到这方面,只以为可能自己所用的宝石真的有问题也不一定。但是,她也不确定。她们购买的宝石都是经过国家检测的,照理说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所以莫浅浅一直没有说话。现在听庄雅轻说的,自己也明白了。莫浅浅也上前,向顾客们说道“我们所购买的宝石都是经过国家检测的,一系列的证书都在我这里,我可以给你们看。

我们的宝石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但是我姐姐确实是因为佩戴了再你们这里买的项链才住院的。”那女人又说话了,还扬了扬手中的医院证明,强调就是浅雅的原因让她姐姐住院。让本来已经动摇了的女人们又开始喷口水。这其中,居然还真的有朝庄雅轻吐口水的。庄雅轻躲过飞过来的口水,恶心了一把。现在这样的年代,还有人吐口水的,太没有素质了,而且还是一些贵妇。素质这么差,也难怪很多这样的女人的老公都被小三小四甚至是小五给抢了,自己独守空房呢。

老了年纪大也就算了,黄脸婆,皮肤出现皱纹,胸部下垂各种下垂也就算了,在家做个贤妻良母也不是不可以,这样还能够留住一些有良心的男人的心。但是素质还这么差,简直就是一泼妇了,面对这样的女人,庄雅轻是个男人都愿意面对年轻漂亮而且温柔的小三了。这话不是庄雅轻赞同做小三,只是庄雅轻觉得,当老婆的防小三首先要提升自己的素质,自身修养,然后就是提升气质,做好美容,自己有气质漂亮害怕斗不过小三?只可惜,庄雅轻都做到了,还是败了。

哦,那是完全的意外,主要是败在识人不清上面。被吐口水,稍微有点尊严的都会受不了,何况如今被娇惯了的庄雅轻呢。但是,庄雅轻不会这样不分时候,她有的是时间教训敢朝她吐口水的女人。“就是,你们开张的时候那么多大人物都来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要是想弄点假的证明那还会不容易?”人群中,有个尖锐的声音说道。庄雅轻锁定的第三个人就是那个尖锐声音的女人。这里面全部都是女人在喷口水的,有个别男人,都是被女人强行拉来的,但是,他们在公众场合,一般不会向女人一样破口大骂的,所以最多也就是在人群中看看热闹“就是。

”“想拿假证书给我们看?没门儿,想这样骗过我们。”庄雅轻面色一沉。说是诋毁浅雅也就算了,现在这说法一出来,要是她不澄清可不是浅雅的事情了,还会牵扯到梁政委,牵扯到易岩这...重生之无良军嫂,个市长,问题可就大了。。周围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周围的店子老板啊,员工啊,反正知道的都来了。他们有的看热闹,有的也是为了给浅雅证明一下的。毕竟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浅雅什么样的他们也都知道了一些。“哪儿的话,庄老板不是那样的人。

”还是有明智的人存在的。庄雅轻分不清对方到底是针对她,针对浅雅,或者是利用浅雅来针对梁政委,易岩这些都是有可能的。这些人,绝对被别人煽风点火弄来的。而煽风点火的人,应该就是刚刚那个尖锐声音的人没错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说,医院证明也是假的?想来,能够在我们浅雅买得起珠宝的顾客都是有一定资本的,弄一张假的证明自然也是不难。”庄雅轻说话声音不在,但是很稳,全部都进了别人的耳朵。“你不要挑拨离间。”“我挑拨离间?辐射什么样的你们知道吧,按理说,我,我的设计师们,我的工人,白宁,还有所有的员工不是比你们更早地接触这些珠宝,为什么他们没事?”“是啊,他们不是更应该先被辐射吗?”“就是。

你有没有出现什么不良反应?”“没有,就是最近头发有点掉得厉害。”“我也是,以前没有那么厉害的。”庄雅轻看了看,发现这些顾客没有别的什么症状,都是头发掉的厉害,只有带头的那个女人才是姐姐住院了。庄雅轻拉过离自己比较近的女人,把了一下脉,庄雅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们就是喝了加了一点东西的水而已,没有什么大碍。回去吧家里的水换了,换个地方买水就不会掉了。”“别听她胡说,她是想推卸责任。”带头的那个倒是没有说话,人群中那个尖锐的声音又出现了。

“他们的珠宝一定有问题。这些不良商贩买了劣质的珠宝,想要让珠宝变得光鲜亮丽,就采用人工辐照的方法,让珠宝光泽鲜艳。人工辐照对人体的伤害是比较严重的。”庄雅轻锁定了那个声音,正要将她带出来说话,那人看出了庄雅轻的企图,打算溜走。但是庄雅轻根本不给她溜走的机会,将她带了出来。“我说,你是什么人?竟然对珠宝这么了解?是不是,你干过那样的事情?”“我没有,我就是普通的顾客而已,我上网查了一些关于珠宝的资料知道的。”没想到自己会被庄雅轻给抓住,而且还拉到所有人前面,这个女人有些惊慌了。

“哦?你什么时候查的?”庄雅轻笑得优雅极了,尽管手中还拎着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庄雅轻受伤那浅红色的手镯样式的东西一端忽然出现了两只眼睛,然后又闭上了。“妈的,这个死女人还真的有两下。现在该怎么脱身?本来就是想随便制造一点舆论让浅雅关门的,现在居然把自己绕进去了。”庄雅轻想来也只有窥探过别人当时心中想的是什么,但是这次,她必须知道是谁暗地里耍阴招陷害她的。所以庄雅轻尝试着窥探这女人的记忆,但是很遗憾失败了。“我……我刚刚用手机查的。

”还算不笨。“大家可以自己去医院查查脱发的原因,我浅雅珠宝行就开在这里,怎么跑也是跑不掉的。要是真的都是珠宝的问题,那么,随时来找我也行。”大家被庄雅轻说动了,自己根本就不确定原因的,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保险。要是珠宝的原因到时候再来就是了。“你不会跑?”“当然不会。”“要真是你们这里珠宝的问题,我绝对不会饶过你。”“没问题。”庄雅轻胸有成竹。记者也来了,庄雅轻对记者说道“别的我不说了,能够麻烦你们帮我请一些检测专家来检测我们的珠宝么?我就不去了,万一被人说我还收买了那些专家呢?”说罢,庄雅轻自己都忍不住掩嘴而笑了。

手中抓着的女人想要跑?被她抓着,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挣脱开的吗?看到庄雅轻的神色态度,大家也纷纷信了庄雅轻。那个号称自...重生之无良军嫂,己姐姐住院了的,已经溜走了。庄雅轻笑笑,人走了有用吗?别忘记了那张单子还在她的手中,查出来,对她来说,当然也很简单了。人潮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来闹事的富婆们也就回去了。但是,顾客今天是没有了。庄雅轻看着空空如也的店铺,笑笑,这好像是第一次这么冷清,一个客人也没有。不管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有人故意这样做,但是,至少今天的效果出来了。

结果没有出来,事情没有解决,相信不会再有顾客。好消息总是不比换消息传得那样快的。客人是一个没有,但是,来的人越很多。开始是夏靖天,然后是墨森,紧接着易岩,梁希西他们打架都来了。易岩的梁政委才是,这件事情必须重视,尤其是易岩。人一个市长才来不久,给一家新店捧场,居然还除了问题,对他的仕途总是有影响的。“到底怎么回事?”夏靖天焦急地问道。他在办公室的时候看微博就看到了。这件事情才发生不久,传播速度之快,新闻还没有发布出来,微博里面就已经转发很多遍了,可见微博的强大,比什么媒体都强悍。

“就是有人陷害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方手段并不怎么高明,很快就能够解决了。”是的,报告出来了,那些顾客也查出原因来了,自然事情就解决了。反而,对方的这一举动,无疑是给浅雅打了一个免费的广告,相信效果还会很不错,她现在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扩张店面的问题了。易岩沉吟“我就是怀疑,对方的目的并不在此。”这么明显的污蔑,谁会那么蠢?只怕对方来者不善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或者,对方就是一个不聪明的人呢?”“你们在这里啰嗦那么多干什么?直接动手查不就是了?”墨森就是这样直接。

本来也是,在这里猜来猜去,不如快点着手去查得好。庄雅轻将手中的女人提到眼前“给你一个机会,谁指使你做的,目的是什么?”女人斜眼看着庄雅轻,呸了一声,没有说话。庄雅轻冷笑,不说?有的是办法让你说的。庄雅轻当然不会再这里动用私刑什么的,将人交给了夏靖天“二师兄,麻烦你了。”“没问题。”夏靖天像是提着很轻的物品一样,将女人带走了。“雅轻姐,你觉得谁的嫌疑比较大?”梁希西和夏靖天都是一样的,在微博上知道的。看见消息就跑了过来,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在上课中。

反正自己也经常逃课,没什么大不了。这学期还差两节课才会挂。“铭心珠宝上次找了人来闹事被解决了,这次并不能肯定。还有陈启,或者是你们政界上的对手,都有可能。”庄雅轻又想了想“不过,即是政界上的,应该没有那么蠢。”“所以才担心是别有所图。”易岩接话。“算了,慢慢查就是,正如我之前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大不了的。”“恩。”“大家都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吧,都谢谢你们这么关心浅雅了,别耽误了自己的正事才是。”现在这个时间段,有工作的哪个不是在工作中,在上学的哪个不是正在上课?大家听见小夕能够马上赶来,她庄雅轻已经很高兴了,不希望大家来趟这趟浑水。

“到底是谁我自己也会查的,不多麻烦你们了。”“客气什么?你一个人能查到什么?”墨森说。“还有,有人人你能去查么?”总是有人找浅雅的麻烦,上次那伙混混不也是?“那就谢谢了。”庄雅轻也知道,自己总是需要别人帮忙的。政界上目的是易岩梁政委的,自然就得他们两人去查。况且,她还有事情没有办,自己没有分身术,也是没哟偶那么多时间的。自己这是疏忽了。“没什么事我们也回去了。”梁政委有些不耐烦了。也是,自己根本和庄雅轻并没什么交情,上次浅雅开张也只是因为女儿拉着他来的,否则他是并不会参与这些事情的。

自己在这个位子上多年,一直都是依靠着明哲保身才能安稳。这次居然遇到这样的事情,能够不怪庄雅轻都是好的了。他...重生之无良军嫂,也没有那个资格怪庄雅轻,毕竟叫他来的并不是庄雅轻,只是梁希西的意思,在那之前庄雅轻并不知情。这事要真是针对他的,只能怪他倒霉了。大家都走后,庄雅轻还要安抚员工“你们先回去吧,这里可能要关几天了。工资我照常给,不会扣你们工资的。”听见工资一样给,还不用上班,大家自然是高兴的。她们并不在乎别的,只在乎自己的工资。

为了自己能够继续领工资,也是不希望浅雅出事的,现在浅雅毕竟是她们的衣食父母的。“老板,真的没事?”“放心,很快你们就能够回来了。”“恩,老板,那我们就先走了。”“恩。”员工走完了,只剩下庄雅轻莫浅浅还有白宁。三个倒是沉着了,完全没有了开始的情绪。关店,庄雅轻正当和莫浅浅准备去小玥的学校看看小玥的,在路上,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重生之无良军嫂 全文阅读,重生之无良军嫂最新章节,重生之无良军嫂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