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无良军嫂全文阅读 > 新文求支持啊《擒兽老师,放开本姑娘

第七十章 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漫南 书名:重生之无良军嫂

重生之无良军嫂,整个F市都变成了一片大海。唛鎷灞癹晓庄雅轻和顾彻两人正在努力想要快些感到樱越大酒店的时候,在庄雅轻还没有挂断对讲机的时候,水面居然剧烈翻滚起来,两人几乎是同时伸出自己的手,抓住对方的手,那样紧,那样贴近,仿佛已经连在了一起一般,怎样都分不开。另一只手便是牢牢地抓住自己身下的浮板,毕竟,这种时候浮板的作用很大,只要坚持了过去,这一波停止,他们就能够安全了。不能掉了浮板。拼尽全力地,抓着。其实,这个时候两人完全能够放开彼此的手,双手抓住浮板,这样,生还的可能性会更大。

两人的能力不是不知道,双手抓着,相信两人都不会丢失浮板,但是,他们还是在同一时间选择了拉住对方的手。一个巨大的海浪拍打过来,两人却是毫不畏惧地迎接着那海浪。向来都是自我为中心的庄雅轻这个时候想,要是这次没有办法度过这一劫也不是那么不能被接受,因为,还有他陪着。殊不知,顾彻心中也是这样想。但是,这是最差的情况了,最好的,还是两个人能够活下来,活着,在一起。庄雅轻和顾彻还能够坚持,但是,身下的浮板在这样激烈的震动,拉扯,拍打下已然坚持不住了。

这本来就是由两个小小的浮板粘在一起的,能够抵抗多长时间?渐渐地,两个小浮板开始慢慢分开,分完全开,最后彻底分开了。在水流的压力下,两个小浮板分别往并不同的方向挣扎,庄雅轻和顾彻一人在一个浮板上。是要浮板,还是……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这样下去肯定是会分开的,身下的力量太大了。两人的指节都变得有些泛白,在黑夜中,觉得有些诡异。庄雅轻放弃了自己的浮板,本来想要和顾彻共用一块,虽然一块浮板并不能支撑两个人,但是,哟偶一点作用就可以了,总比没有好。

谁知,顾彻居然也在同时,放弃了自己身下的浮板。两人震惊地对视一眼。在漆黑的夜中,炙热,深情。怎么办?凉快浮板都没有了。浸泡在水中,庄雅轻的手被顾彻牢牢握在手心。“不要怕,有我。”顾彻对庄雅轻说道。庄雅轻点点头,然后又担心顾彻没有看见,连忙说道“嗯,我相信你。”唯一的办法,就是游往不远处的樱越大酒店了。至少,能够有支撑点,不会让自己被海浪卷走。好在,现在已经平静了很多,游起来并不是那么困难。眼看着就在前方,却发生了意外。庄雅轻的腿不知道刮在了哪个地方,鲜血瞬间涌出,蔓延在水中,扩散开来。

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在庄雅轻撞到什么东西,身体的那微微的停顿,顾彻就意识到了除了什么事情,现在闻道这么浓的血腥味,他没有受伤,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的了。“再坚持一会儿。”顾彻紧皱着眉头,沉声安慰着庄雅轻。并且将庄雅轻大部分的体重压在自己身上,这样,相当于自己抱着庄雅轻在游着。“不用,我自己可以。”咬咬牙,自己还是能够坚持的。但是,顾彻并不愿意让庄雅轻逞强。“抱紧我。”庄雅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牢牢抱住了顾彻。现在争论并没有什么用,指挥使浪费时间。

况且,庄雅轻也知道自己腿上的那道口子到底有多深。说不定很快她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休克了呢。血腥味怎么这么重?庄雅轻皱眉。这个地方,虽然不是海,现在也变成了海一样的,没有什么区别了,这么重的血腥味,不会引来什么食肉动物吧?那样可就完了……庄雅轻的预料可准了,和那个人在囧途中那个乌鸦嘴一样了,庄雅轻这次,居然说准了。“不对,有东西在靠近。”顾彻忽然停下,然后加快速度。“快,有大型动物靠近。”大型动物,水里的大型动物,基本上都是食肉动物的。

况且,庄雅轻受伤了,那么重的血腥味,怎么会不引起这些食肉动物的疯狂呢,自己居然没有想到这点。庄雅轻也放开顾彻了,自己同顾彻一起拼命游着。从来没有觉得,几百米的路程会是那么遥远,远的遥不可及一样。就算是自己怎么拼命,也跑不过在海里生存的鲨鱼。顾彻摸出了自己腿上的非卖品的瑞士军刀,冲着鲨鱼游去首页上一段...重生之无良军嫂,。一味地逃是逃不过的,那么,就迎难而上吧。与鲨鱼一搏胜算很小,但是也不是没有。庄雅轻一直被顾彻牢牢虎仔身后,感受着顾彻坚实的后背,庄雅轻觉得,顾彻这是在为自己撑起一片天,也是,在用生命为自己搏斗。

庄雅轻决心,自己就算是背负着小三的骂名,也要和顾彻在一起,一定,要喝顾彻在一起,只要他们两个能够活下去。两人的习惯都是那么默契,庄雅轻的靴子里面也藏着一把刀,是当初破仓送给她的,很锋利的刀。怎么可以自己在后面安然享受顾彻给予的片刻安宁呢,庄雅轻也加入了战斗。一来,庄雅轻就直直地刺向鲨鱼的另一只眼睛。开始那只眼睛被顾彻给刺伤了。再一次的受伤,鲨鱼开始疯狂了,在水中疯狂地挣扎起来,引起巨大的海浪。险险躲过鲨鱼的一波攻击,庄雅轻再次朝着鲨鱼的脊椎出刺进。

只可惜,鲨鱼皮糙肉厚的,并没有刺进去多少,没有对鲨鱼造成致命的伤害,只是让它更痛了。越痛,鲨鱼越是发狂。别说和鲨鱼搏斗了,就是在鲨鱼造成地这样剧烈的波动下要想稳住身子都是极其困难的。更何况,庄雅轻现在已经失血过多,顾彻也是精疲力尽。“不要怕,有我。”顾彻还是这样说的。然后,顾彻居然放开了庄雅轻,慢慢地接近鲨鱼嘴薄弱的地区,也是他最危险的地方,鲨鱼的下颚。这个地方,鲨鱼的皮没有那么粗肉没有那么厚,要是能够一刀刺穿这里,那么这只鲨鱼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但是,这里也是最危险的。到了这里地方,那么久意味着顾彻必须要游到鲨鱼的嘴边,这不是自己给鲨鱼送美食么。庄雅轻在一旁担心的同时,也过去了。她的目的,就是利用自己身上更加重的血腥味引开鲨鱼的注意。毕竟现在它已经瞎了,只能依靠鼻子来判断他们的位子,最重要的,自然就是身上的血腥味。顾彻知道庄雅轻的企图,新下赞叹的同时也不敢松懈,尽量减少自己产生的波动,不要引起鲨鱼的发现。这样的计策成功了,在鲨鱼更判断庄雅轻所在的位置,并且往庄雅轻游去的时候,被悄然到了它身边的顾彻一刀刺穿,下颚就这样被顾彻刺穿。

还有,都知道人的脖子是最薄弱的地方,刺穿肯定会死,因为脖子被刺穿,不仅是大动脉,还有事关气管一样被刺穿,必死无疑。鲨鱼亦是。在鲨鱼还在垂死挣扎的时候,顾彻游过来,拉住庄雅轻的手“快点,很快就会过来一大群。”鲨鱼体积那么大,血量自然也更多了,而且,比起人的血腥味,鲨鱼的重上不知道多少倍去了。现在只能期望他们快一点,鲨鱼群慢一点了。这只鲨鱼其实同它一起来的就是一大群,只不过后面的速度没有它快而已,要么有的就是在途中碰上了淹死的人类,所以听了下来。

它目的性很强,速度很快,所以锁定了庄雅轻的目标就没有一点停留赶了过来,却不知道,赶过来面对的不是美食,而是两个恶魔,它面对的是死亡。后面的鲨鱼群本来就在不远处了,闻到了同类的血腥味,速度加快,很快,就追上了庄雅轻和顾彻。一群不比一只,更别说已经被上一只给弄得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庄雅轻虚弱地说道“我们完了。”“我不会留下你。”这个时候,顾彻要是放弃庄雅轻,绝对还有生还的机会。庄雅轻身上的血腥味可以留住这群鲨鱼,至少可以为他多争取一点时间。

他也只要多一点时间就已经足够,以为,樱越大酒店真的不远了。只要一点时间,并且没有拖上庄雅轻,那么,他是能够到达安全地界的。但是,他,绝对不可能扔下庄雅轻,用庄雅轻的命换得自己的生存,那样,下半辈子他同样会在自责内疚中度过,或者是在悔恨中度过,一辈子不得幸福。“你走吧。”说完,庄雅轻自己都惊到了。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以前看电视的时候,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女人是男人的累赘的时候,女人会让男人放弃自己逃生。

那时候她一直觉得女人太蠢了,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不,她才不可能这样做的呢,她从来就不是那种为爱愿意牺牲一切的人。一觉得,爱情,就是让两个人都开心快乐幸福,要是做不到这一点,还要牺牲自己的时间精力,甚至宝贵的生命,她宁愿不要爱情,绝不做亏本的生意。况且,骄傲的庄雅轻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遇到这样无能为力的情况,也会变成别人的累赘。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真的会那样说。“不可能。”那么大一群,是拼死一搏?顾彻看着迅速接近的鲨重生之无良军嫂,鱼群。

就算是再多是个自己也是不可能有胜算的机会的吧。顾彻自嘲一笑。也许,自己真的就要葬生鲨鱼腹了?自己做军人,从来都是有牺牲的打算的,但是,确实没有想过自己会死得那样憋屈,尸骨无存。如果真的要死,自己宁愿死在敌人的手中,至少,还是为了国家而献身,为了自己的理想而牺牲。但是现在……对,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我们不会死的。”庄雅轻说道,目光炯炯地看着顾彻,回握着顾彻的手。对,自己怎么可以这样消极呢,不会死的,相信自己的能力,一定能够坚持的。

鲨鱼毕竟是低等动物,只有蛮力没有思想。这,不过是安慰自己而已。庄雅轻忽然想到自己身上不是还有药么,妈的,居然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把关键的东西给忘记了。自己随身都是带着药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的情况,万一遇到强劲的敌手,自己打不过了才用的。身上又两瓶,一瓶是给自己的,一瓶是给敌人的。庄雅轻摸出自己吃的药,里面一共四颗,自己吞下两颗,另外两颗塞进了顾彻嘴中。顾彻居然也不管庄雅轻塞给他的是什么,就这样吞下去了。就算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吃下药,庄雅轻瞬间觉得自己又有力气了,浑身清爽,脚上也没有那么疼了。

血流在慢慢变小了。就是并不知道是药物起作用了还是庄雅轻的血流得差不多了。妈的,浪费了自己那么多血。庄雅轻在心中咒骂自己怎么居然忘记了自己的药。顾彻也觉得药吃下去的时候冰冰凉凉的,很舒服,沁人心脾的舒服清爽。酸痛的全身忽然不再痛了,充满了力量,似乎比自己本来的力量还要强悍。这是什么药这么神奇?但是,没有时间留给顾彻多问了。顾彻和庄雅轻两人纷纷加入了战斗。后面的鲨鱼群只是仗着数量多,要看个别,都没有开始那只来得强悍。只是,数量优势就是最大的优势。

这一只鲨鱼还没有解决,另外一只就在后面准备偷袭,想要一口将自己吞进肚子里面,这样的感觉,真他妈不爽。躲开后面的偷袭,迅速解决掉眼前的碍眼的大家伙,全力对付后面的偷袭鬼。不远处的樱越大酒店的顶楼上,站满了人,其中,一个妖孽得不是人的身子正站在楼顶的边缘,淡漠地望着下面。不远处那样剧烈的水声他听见了,顶楼的所有人也都听见了。和他们一起谈判的R国的那家伙正站在他旁边,胆战心惊地问道“下面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听起来不像是海啸了,声音就在那一块,像是什么很大的物体在水中打架一样的声音。

在寂静的晚上,听起来多么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啊。萧逸凡并不像理会身边这个一直靠近他的矮小男人,作为一国的高级领导人,胆子这么小,也不知道是怎么坐上那个位置的。萧逸凡不喜别人碰到他,更加不喜欢自己讨厌的人碰到他,所以一直避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一点点的身体接触,这个男人凑过来一些,他就远离一些。要是那个男人能够清楚看见萧逸凡的神色,那边是对他深深的恶心呢。该死的顾彻,怎么还不回来?到底到哪儿去了?不会是出事了吧?萧逸凡也正担心着顾彻,并不想多理会这个胆小的讨厌的男人。

真不敢想象,要是顾彻真的死在了这谈判中,死在了R国,死在了一场海啸之中,那么,会引起怎样的翻天覆地的动静。以顾家在Z国的地位,那就是皇帝一样的,顾家跺跺脚,整个Z国,甚至世界都要动了动。顾家的经济,是整个Z国的十分之一,顾家的手中的兵权,几乎就是Z国整个国家的兵权,只要顾家下令,几乎整个国家的军队都要听从顾家的指挥。从顾老开始,现在哪一个身居要职的官员不是顾老的门徒或者学生或者曾经的手下?现在顾彻雷厉风行以及那样认真刚正不阿的行事,手下哪一个不是深深佩服他的,不是愿意为他出生入死的兄弟?顾家,绝对可以只手遮天。

要是在古代,顾家就是土皇帝了。不敢想象,顾彻出事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说不定,顾家会一怒之下带着军队来灭了R国也不一定。R国的总人口还没有顾家旗下的军人多呢。要灭掉这样一个国家,踏平这样一个国家,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萧逸凡考虑最多的是,顾彻在哪里?到底出事没有。不是为了刚才的理由仅仅为了,他们是兄弟,顾彻是他兄弟。下面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听得萧逸凡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了。一个不留神,衣袖被重生之无良军嫂,那男人给拉住了。

“下面到底是什么声音?”萧逸凡抚开男人的手,幽深地望着声音的来源处。他根本就看不见,只能隐约看见翻腾的浪花。“可能,是鲨鱼群为了争夺食物打架了吧。”萧逸凡这是单纯为了吓一吓那个男人,说完,自己都觉得这个可能性好像确实有点大。男人一听,双手都缩回去了,环抱着自己。本来胆子就不大,还被萧逸凡这样一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很想找个温暖的床,然后将自己全身都埋在被子下面,那样他会觉得安全很多。但是,下面虽然还有几楼没有被水淹没,但是也全都被打湿了,要想找一床干着的被子,现在那是比登天还难。

从来没有落到这样的处境过。自己以前那不是要什么有什么,现在忽然觉得,被子太重要了,食物也太重要了。好冷,好饿……呜呜“呜呜……”想着想着,这个男人居然哭了起来。萧逸凡正在为自己的想法心惊。说不定,不远处真的是有一群鲨鱼在争夺食物而厮打起来了?越想越觉得可能,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什么的,萧逸凡怎么觉得扑鼻而来的风里面,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妈妈,我好怕。”楼顶上的一个小女孩忽然抱着自己的妈妈哭了起来。也许是女孩的哭声引发了大家的恐惧,本来都默默站着或坐着或蹲着的人都抱住了离自己最近的人放声哭泣。

哭声,将本来的水声掩盖了起来,但是,仍然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呜呜,我只不过是度假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倒霉事情。呜呜……”“我也是,我老婆劝我不要来,但是问我想要拍下美丽的海景,而这里的海景是最美丽的。”果然,最美丽的东西最致命,古人诚不欺我啊。“我……”一个男人有些觉得自己到这里来的原因比较难以启齿,但是想想,大家都不认识,这又有什么,今天过去,谁都不认识谁。这么黑,也看不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子,别人自然也看不清楚自己什么样子,说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说心里憋着实在太难受了。“我不该背着我老婆来这里和情人约会。”还没有等到自己的情人,就等在了一场海啸,果然是报应啊,报应。也不知道依依怎样了。也不知道自己老婆在家会是怎样,会不会担心得饭吃不下觉睡不着。“确实不该,回去好好对你老婆吧。”“一定,我现在才知道最爱的还是我老婆,要是能够安全回去,我一定全心全意对我老婆。”男人也哭了,他真的很后悔。要是自己真的死在这里了,那个那么深爱自己的老婆该怎么办?还有不到一岁的女儿该怎么办,孤儿寡母的,该是多么困难。

自己和依依是在老婆怀孕的时候在一起的。自己真是混账,为什么到现在还明白这个问题,混账混账。大家都开始说着自己到这里来的原因,倾诉者自己内心的恐惧。那个胆小的男人间萧逸凡并不愿意理会他,也走开了,和另外一个男人抱在了一起,相互取暖相互安慰。也只有萧逸凡了,一个人站在边缘,傲然而立。身影是那么萧瑟,那么孤独,也是那样,高大。要是自己死在这里了,轻轻会不会为了自己流泪?认识轻轻有一段时间了,从了来都没有见过轻轻流泪,不知道轻轻哭起来会是怎么样子,应该很美,美得让人心痛。

自己想看见轻轻为了自己哭,又不想让轻轻哭,真是矛盾啊。不远处,顾彻和庄雅轻还在为了生存而战斗。周围已经多了好几具鲨鱼的尸体,然后迅速被其他鲨鱼吃掉。那个用来对付敌人的药庄雅轻也用光了,不是别的,就是而已。因为在水中,被稀释了很多。药物毒性很强,但是也只杀死了几只鲨鱼。=还有几只只庄雅轻和顾彻一起用自己的力量杀死的。但是,鲨鱼还是一波一波地涌来,根本就,没有胜算了。在杀死几只鲨鱼后,力量,再次被用尽,更是比之前还要无力。

手,也都快太不起来了。一直游动的脚也没有力气了,好想就这样放弃,真的,没哟偶力气了。就算是现在鲨鱼全部离开,也不可能再游得动了。顾彻的情况比起庄雅轻好不到哪儿去,他同样也受伤了,肩膀上,手臂上,大腿上,都有被鲨鱼咬到的痕迹。要不是他动作快,恐怕早就被拆吃入腹了。力量,同样用尽了。庄雅轻给顾彻吃药后没有告诉顾彻,这个药的作用只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就会失效。副作用也就随之而来。药物作用那么强悍,瞬间让人...重生之无良军嫂,的力量提升两至三倍,怎么可能没有副作用。

这个药,不过是将人的潜能给刺激出来,透支自己的力量而已。一人最多服用两颗,多了,就会过了半个小时直接犹豫力量透支而死亡。顾彻当然也知道,是药三分毒,何况作用这样强大的药呢。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对付朝着自己游来的鲨鱼了。顾彻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将依然昏迷的庄雅轻给抱住,吻着庄雅轻苍白的唇。吻着,抱得紧紧地,两人的身体开始下沉。顾彻也在这缓慢的下沉中闭上了双眼。本来被两人的强悍吓住了鲨鱼群这个时候也发现了庄雅轻和顾彻的不对,脑筋再大条也知道,这两人对自己完全没哟偶威胁了,所以也没有了开始的恐惧,齐齐朝着庄雅轻和顾彻游过来,速度快得惊人。

满了到嘴的美食可就是别的鲨鱼的了,自己辛苦那么久就是白白辛苦了。鲨鱼群蜂拥而上,居然在还没有接近顾彻庄雅轻的时候开始起了内讧,开始者争夺着这鲜活的血肉。要知道,那些在海啸中就已经死去了人类的肉可是没有这种鲜活的那味道好,更别说这是经过自己辛苦得到的,所以味道更是不错的,自己怎么可能放弃。但是庄雅轻和顾彻两个人都不够一只成年鲨鱼塞牙缝的,更别说这么多鲨鱼的,那怎么够分?所以,庄雅轻和顾彻运气真好,还又多了缓和的时间了。

可是,听他们还是危险的,就算是没有被吃,窒息,也会让他们死亡。不知道过了多久,鲨鱼群中已经分出了胜利者。剩下的鲨鱼都安然离开,唯有胜利者,带着胜利者所有的骄傲,缓慢地悠闲自得地朝着仍然紧紧抱在一起没有分开的庄雅轻和顾彻。现在它并不急不是吗?猎物已经是囊中之物了,不会再从嘴边溜走,和自己争夺食物的竞争者也都全部离开了。现在,它完全可以慢慢地享用美食,那是多么美妙的滋味啊。水中的血腥味是多么诱人,多么香。以前一直被头头压着,没有自己出头的机会,现在头头死在了这两个人类的手中,自己就是王者了,谁敢不停它的?真是美啊,美得喜滋滋的。

...。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重生之无良军嫂 全文阅读,重生之无良军嫂最新章节,重生之无良军嫂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