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无良军嫂全文阅读 > 新文求支持啊《擒兽老师,放开本姑娘

第七十一章 你还要和你的未婚妻结婚么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漫南 书名:重生之无良军嫂

重生之无良军嫂,它判断得没错,庄雅轻和顾彻确实丝毫抵抗力都没有了。就是它到嘴的美食了。但是,忽然涌出的成千上万条的海蛇是怎么回事?怎么斗殴不怕自己了反而将自己团团围住撕咬自己?一条海蛇肯定抵不过鲨鱼,但是也能伤到鲨鱼,因为海蛇身子灵敏,比起笨重的鲨鱼占有很大的优势。但是,也最多伤害到鲨鱼而已,确实鲨鱼太多皮粗肉厚了,海蛇的牙齿没有那么长。但是,成千上万条就不一样了。小小的蚂蚁一只那是可以轻轻捏死的,成千上万只的蚂蚁是能够将人给吃掉的,海蛇对上鲨鱼也是如此。

鲨鱼苦苦挣扎了几下就挣扎不了了,海蛇的毒性那么强,那么多海蛇,鲨鱼,那算什么?一部分的海蛇吃着从来没有享用过的美食(以前怎么敢吃鲨鱼?),一部分海蛇看了看正在下沉的庄雅轻还有顾彻两人,心不甘情不愿地摆动着细长的身子朝着两人过来。然后,几乎是一同地,在两人的身下,密密麻麻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张海蛇席子。简直就是比七夕的时候那个鹊桥壮观多了。海蛇们全部在两人的身下聚集着,然后,一起往上面游动,将两人顶了起来,形成了一张浮板,让两人不至于在水中溺水窒息而死。

这样的工程是艰巨的,两拨海蛇一直轮流交换着来。知道,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太阳升起,直到,水已经渐渐消退。海蛇们将庄雅轻和顾彻两人送到了已经退去水的地方,然后纷纷散开了。再不散开的话,不知道被别人看见这个场景会变成什么样子,说不定直接被吓晕的也有。庄雅轻手腕上的血颜在庄雅轻身上游走着,如同第一次一样,一边游走,一边吐着长长的鲜红的舌头。似乎,看在了血颜在庄雅轻的脖子上伸出了尖尖的牙齿,然后,就那样咬了下去……庄雅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挣躺在一个房子的楼顶上,水已经消退了大半。

身边,顾彻还睡在那里。庄雅轻拍了拍顾彻的脸,顾彻没有一点反应。“顾彻,顾彻……”一般按压着顾彻的心脏,一边叫着顾彻的名字,是那样心急,那样迫切。庄雅轻将顾彻的脖子边上的扣子解开,使顾彻的头稍稍往后面仰一点,让气管可以更加通畅一点,深吸一口气,苍白的唇覆在了另一张苍白的唇上面。将腹中的空气度给顾彻后,庄雅轻连忙再2按压顾彻的心脏,然后又人工呼吸,又按压心脏,这样来来回回差不多二十次,才见将顾彻胸中积压的水给按出来。

顾彻咳了几声,悠悠地睁开眼睛。睁眼看见的就是庄雅轻欣喜的笑容。没有什么比这个时候更美了,没有什么比现在更让他庆幸的了。他们都没有死,都活着,斗殴活得好好的,没什么比这个更……真的找不出什么形容词了。庄雅轻的这个笑容,比任何时候的笑容都还要美,美得让他想要将庄雅轻的笑容给深深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美得,想要自己独藏这美丽,那是自己一个人的,这样的笑容,只能让他看见。“醒了就好。”庄雅轻瞬间觉得词穷了,只是这样说了一句。

心中的担忧,终究可以放下了。这个时候,庄雅轻才发现自己还是双手撑在顾彻的两边,居高临下地看着顾彻,这个姿势,真的很不雅。庄雅轻想要躲开,还没哟偶动作,就被顾彻拉住,没有撑住,庄雅轻跌在了顾彻的身上。顾彻将庄雅轻紧紧地抱在怀中。“我们都还活着,真好。”庄雅轻没哟偶故作矜持地非要起来,顺势将头放在顾彻的心口处,听着顾彻那沉稳中稍显的有些快的心跳,听着顾彻说话的声音。声音通过腹腔传到庄雅轻的耳朵里面,感觉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听着,庄雅轻觉得自己的心都要醉了。难怪那么多女人都喜欢这样靠在自己爱人的怀中,原来感觉是那么得好。“是啊,真好。顾彻,你还要和你的未婚妻结婚么?”庄雅轻这个时候问了最煞风景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庄雅轻想要知道的。在经首页上一段...重生之无良军嫂,过这样的事情下,她知道,顾彻心中绝对是有自己的,那么,自己就一定要问清楚、但是,问清楚了又怎样?要是顾彻答案是是,那么,她是要放弃?还是要坚持?不管顾彻怎样回答,庄雅轻都会坚持,在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庄雅轻就下定了这个决心的,不管什么,都不能阻挡她庄雅轻和顾彻在一起。

顾彻有未婚妻怎样?未婚妻就是没有结婚,那么,退了又如何?自己也有未婚夫那又怎样?她就要和顾彻在一起,别人是不会考虑的,那什么诅咒的婚约,退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就是千多年前的诅咒?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害怕什么?“我……”顾彻犹豫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庄雅轻觉得自己心跳加快,真的,很期待听到顾彻的回答,还害怕听到顾彻的回答。庄雅轻的心都揪在了一起。顾彻还是没有回答庄雅轻,而是,将庄雅轻抱得更紧了。庄雅轻像是知道了顾彻的心意,挣脱开顾彻的怀抱。

顾彻很惊讶庄雅轻的动作,不知道庄雅轻为什么要挣开他的怀抱,然后,顾彻知道了,懂得了。庄雅轻捧着顾彻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娇嫩柔软的唇紧密贴在顾彻略显得有些坚硬的唇上,辗转。唇瓣将顾彻的下唇含在口中,丁香小舌逗弄着顾彻的下唇,庄雅轻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放开顾彻的下唇,庄雅轻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顾彻的唇瓣,沿着顾彻唇瓣中那一个小缝隙钻了进去。找到顾彻的,然后,深深纠缠起来。忽然,顾彻翻身将庄雅轻压在身下,面色有些铁青,带着疯狂,掌握了主动权。

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席卷了庄雅轻的一切,他的唇带着粗鲁狠狠地吸住她的小舌头,用力拖,重重地吮,力道很重,吮得她舌头开始发麻……“啧啧”的亲吻声,从他们密合的嘴唇间传来,怎么吻都吻不够似的……她软软地躺在他的身下,唇内被他的舌头堵得满满的,他的力道很强,弄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庄雅轻想要让顾彻放开一下,不然可能会窒息的,但是顾彻怎么会让她躲开。惩罚一般地,顾彻的力度更加强烈,像是要毁灭一切。良久,顾彻才渐渐温柔起来。

如果说刚刚那是狂风骤雨,那么现在便是旭日和风。最后,顾彻还惩罚性地咬了庄雅轻的下唇,力道有些重,庄雅轻感觉有些微微刺痛,但是,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不是因为自己长年的训练让自己已经不怕疼或者已经没有了痛觉,而是,她现在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心里高兴了,那点小痛算什么?腿上的伤才严重了,都不觉得痛了。“说,你的接吻技术则呢么那么好的?跟谁学的?”顾彻轻啄着庄雅轻的唇瓣,细细碎碎地吻着。一般吻一边问道。“看到你就无师自通了。

”庄雅轻打趣道。“你呢?记得你上次的时候还是一个愣头青,那么青涩,接吻都不会,这次技术怎么就那么好了?难道背着我和别人练过?”“我才是无师自通。”顾彻闷闷地说道。“呵呵。”庄雅轻知道,顾彻是知道她怎么这么会接吻的,怎么那么熟练的。顾彻可是唯一知道她前世的事情的啊。当然也知道,她前世结过婚,而且结婚几年,这点算什么的。所以,顾彻才是加上“才”这个字。他才是无师自通的啊。“不对,你可不是无师自通,我就是你师傅啊。”第一次还是她教的呢。

“雅儿,我嫉妒了。”顾彻忽然说道。庄雅轻有些觉得好笑,但是,确实那么得开心。第一次知道,顾彻还会哟偶这么孩子气的一面。还有,顾彻居然喊自己雅儿……“以后,我只吻你一个,而且,我现在这个身子初吻不也是给了你么……”庄雅轻安慰着顾彻这个孩子。“你脑海中有和那个人接吻的记忆。”真是,从来不知道,顾彻这么会鸡蛋里面挑骨头。“额……不然我去催眠,然后把有关于那么男人的事情统统忘记怎么样?”庄雅轻就想到这样一个办法。“不好,那样你也会忘记他曾经对你的坏。

”那么多年的感情,万一,雅儿又喜欢上了那个男人怎么办。“...重生之无良军嫂,呵呵,好了,我的腿真的好痛啊,我们先找人好吗?”庄雅轻注意做出可怜的样子,装作自己真的很疼,然后,看见顾彻神色忽然变得慌张起来,愧疚之色表露无遗。“雅儿,对不起,我居然,该死的,我居然给忘记了。”顾彻连忙起身检查庄雅轻的腿。他居然忘记了雅儿身上还有伤,刚刚自己还那么粗鲁,真是该死!“呵呵,没事。”庄雅轻笑笑,在顾彻的唇上轻啄一下。然后,忽然发现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的萧逸凡。

“逸凡……”庄雅轻直视着萧逸凡,本来苍白的唇在刚刚那样狂热的吻之后变得娇艳鲜红。萧逸凡才更像是受伤的人一样,面色苍白,双手都握成了拳头,看着那么和谐,那么般配的两个人,一句话不说,直视望着庄雅轻和顾彻。顾彻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明明知道逸凡是喜欢雅儿的,逸凡也比自己先认识雅儿的,但是自己还那样,顾彻忽然觉得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萧逸凡。萧逸凡是他的兄弟。“逸凡。”萧逸凡就这样看着两人,良久,忽然笑了起来“呵,看我吓到你们了吧,开个玩笑。

”萧逸凡匆匆走过来,看了看庄雅轻那样惨不忍睹的腿,还有庄雅轻身上,顾彻身上的伤“你们怎么样,没事吧?”“还好。”“昨晚,是你们?”现在已经风平浪静了,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但是,仍然可以隐约感受到昨晚的激烈,那么浓的血腥味啊。“恩,遇到了鲨鱼群。”顾彻回答说道。顾彻仅仅就是这样一句话,几个字就叙述了昨晚那么激烈的状况。现在一切语言都是那么苍白无力,但是,看两人现在的惨样也就知道,昨晚,那是多么激烈,壮阔,多么,九死一生。

“你们运气很好。”萧逸凡笑笑。他昨晚一直担心着顾彻,一直站在那儿,基本上就没有动过。提i,不远处他看得一清二楚。他看到了自己担忧了一晚上的顾彻,也看到了自己想念了一晚上的庄雅轻。本来很意外庄雅轻怎么会在这儿,本来很意外顾彻怎么和庄雅轻在一起,但是,他还是很高兴。经过一晚上的担忧想念,第二天一早就能够看见自己担忧的人还活着,自己想念的人在自己眼前。这是幸福的。可是,下一秒,幸福就破碎了。庄雅轻和顾彻抱在了一起。庄雅轻和顾彻接吻……这些,都给予他深深的打击。

当时,在顶楼天台上面的时候,他险些就站不住了。他不想去看缠绵在一起的两人,但是,又忍不住不看。他这是在折磨自己,看着爱的人,呵呵,他爱庄雅轻。看着爱的人和自己的兄弟接吻……自己给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才过来的。没想到就近看着两人,心,还是那样不自觉抽了一下。“是啊。”顾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鲨鱼群中逃生的,自己记得最后精疲力竭的时候,周围还有一大群的鲨鱼看着自己虎视眈眈。雅儿也是,那时候雅儿已经昏迷了,不可能是雅儿,就算雅儿没有昏迷,也不可能战胜那么大一群鲨鱼的。

那么,救了自己和雅儿的到底是谁呢?从鲨鱼口中救回他们还真是了不起啊。“雅儿,你知道我们怎么获救的么?”也不是逸凡,明显逸凡是刚刚才来的。庄雅轻笑笑“可能老天爷不让我们死吧,所以,是上天帮助了我们。”庄雅轻觉得这个时候不是把一切都告诉顾彻的最好时机,但是,自己是一定会告诉顾彻的。她就是这样,一旦决定了在一起,那么,机会毫不保留,将自己的一切都让顾彻知道,不会给任何不信任的机会。所以,以前才会那样一败涂地。要是这次再和上次那样的话,庄雅轻想,自己据算还有一次活下去的机会,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了。

所以顾彻,一定要给她幸福,不要让庄雅轻对对爱情彻底失望。这个时候浩川也找上来了,跟着来的还有好几个R国人。“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浩川高兴地过来抱住庄雅轻。“哼……”腿痛啊。恩,还有手臂也痛啊,被鲨鱼咬到了。“怎么了?”浩川这才放开庄雅轻,然后看见庄雅轻的伤。“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刚刚没有注意到。”“没关系。”痛了没关系,只要放开了自己就好。刚刚她可没哟偶忽略顾彻那不满的眼神啊。这才什么时候呢,就开始吃醋了。自己是重生之无良军嫂,找了一个醋坛子吗?听起来还不错。

呵呵,不知道回去后对于自己的师兄们顾彻又会吃醋成什么样子呢。但是必须肯定的就是,自己回去后要和师兄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了。不是说疏远他们,只是不能那么亲密了,比如,身体上面的亲密接触,额……就是拥抱牵手之类的还是能够避免就避免吧,自己家的这位醋坛子打翻了可能不好收拾。庄雅轻不知道,自己再次见到师兄们,会是多么久以后。“我们赶快让医生看看吧。”浩川担心地说道。天啊,那么恐怖的伤口,自己都觉得吓人,庄雅轻居然还能够保持微笑,真是,他们国家的女人要是这样了恐怕早就不知道哭成什么样子了。

这个庄雅轻,真是越接近越觉得佩服。浩川不知道,要是知道庄雅轻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怕是要对庄雅轻五体投地了。庄雅轻看着并不怎么专业的医生,是在不敢把自己的腿交给他处理,万一没有处理好发炎了那还的了?发炎了弄起来很麻烦的。所以庄雅轻坚决不让医生给她处理。“不要,你走开,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庄雅轻拒绝医生的帮助,但是这个举动在浩川看来,庄雅轻不过是一个闹孩子脾气的小女生,可能是害怕疼,可能是对于医生有一种天生的排斥感,浩川并不赞同。

“雅轻,不要胡闹,让医生给你处理。”浩川把庄雅轻当成小孩子哄道。因为这里的医生只有一个,还有一个就是了,并没有实质性的效果,所以顾彻还在一旁晾着。庄雅轻的伤势看起来更加严重些,而且女士优先,所以只好委屈顾彻在旁边等等了,没办法,谁让现在正在忙着呢,需要医生的人很多。浩川可能先叫道一个医生和过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在那群R国人看来,在之前那个救援队的队长看来,庄雅轻这样就是不领情了。“反正我就是不要,把东西拿给我,问我可以自己处理的。

”那是自己身上没有带够药,不然谁用你们那种劣质的东西啊。其实R国的医疗水平还是达到了一定国际水平的,这些药品也不是什么劣质产品,但是对于庄雅轻来说,自己制作的才是最有效最可靠的。而且多年来一直都是用的中医的,西医她现在真的用不习惯,只不过现在没有办法了。用这些药品工具处理了总部不管好多了,但是,她要自己处理。“你……”医生也不耐烦。他很忙的好不好,居然在这里因为一个女人耗着。要不是看在浩川的面子上,他还不来呢。

没想到还被嫌弃了。“医生,把药箱给她吧。”顾彻萧逸凡同时说道。顾彻那是信任庄雅轻,纵容庄雅轻,看顾彻那宠溺的眼神,像是不管庄雅轻做什么,就算是庄雅轻要去杀人,自己也会举着双手双脚赞成一样。况且,在他看着,庄雅轻这样做一定有自己的原因的,庄雅轻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他的雅儿才不是那些无理取闹的骄纵的大小姐呢,这点,顾彻是看得很清楚的。所以,顾彻是百分之百信任庄雅轻。萧逸凡也没有见识过庄雅轻在医术方面的本事,但是,他的爷爷不就是她医好的么,虽然自己并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但是,也相信庄雅轻是有这方面的本事的。

医生生气地扔下药箱就走了。既然人家并不待见他不信任他,那么他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受人白眼?那自己还不如出去找个女人玩玩来的开心自在呢,何必在这里受这样的窝囊气。不想我来要自己来,那么久自己弄好了,他还不稀罕。浩川想要叫住医生,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医生已经摔门离开了。看看门口,又看看庄雅轻等人,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走还是留,最后还是选择放下手中的消毒水,跑去追医生去了。其他R国的人也都陆续离开了,只剩下庄雅轻顾彻萧逸凡还有浩川四人。

“麻烦你,帮我把东西拿过来一下。”这句话,自然是对着浩川说的。浩川将药箱和消毒水棉签之类的全部放在了庄雅轻的旁边。庄雅轻开始给自己消毒,然后上药,然后再缠上纱布,动作那样娴熟,消毒的时候那样细致。将肉里面的全部碎渣之类的都清理干净了。她就是担心那个医生会清理不干净,那是非常严重的。手上还有一块被咬伤的。因为顾彻一直护着庄雅轻,所以庄雅轻只有这一个地方被咬伤了。“这是什么伤?”浩川问道。刚刚腿上的看起来比较平常,是被什么尖锐的物品给刺伤的,然后又被擦伤,但是肩...重生之无良军嫂,膀上这不规则的伤是怎么来的?像是被活生生扯下来了一块肉,非常狰狞。

因为衣服的碎片当初,开始没有发现这个伤口更加恐怖。“咬伤。”“咬伤?什么东西咬的?”庄雅轻消毒的时候,消毒水碰到伤口,发出滋滋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面格外清晰。顾彻过来,握住了庄雅轻拿着棉球的手“我来吧。”庄雅轻松开。顾彻蘸了消毒水,然后专心致志也给庄雅轻的伤口消毒,像是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一样,那样仔细认真。顾彻专注地看着庄雅轻的伤口,都是他没有保护好雅儿,所以才让雅儿受伤了,瞬间觉得自己好没用,好无力。“我说是鲨鱼你信不信?”庄雅轻不答反问。

眼光痛顾彻一样,也露在了顾彻的身上的伤口。因为要保护庄雅轻,所以顾彻身上被咬到的地方太多了,手臂上,腰上,腿上,到处都有着被咬过的痕迹。只是顾彻躲避还算及时,不然怎么可能只是被撕掉几块肉而已。好在,备有咬到身体上的大动脉啊。浩川顿了顿,显然不相信庄雅轻的说辞。这里这片海域里面有鲨鱼,他当然知道,而且他还知道,这里的鲨鱼很凶残。基本上要是出了安全区域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的。不过,一般只要哦不出了专门修建好的安全区域的话,是没哟偶危险的。

要是说从鲨鱼口中逃生,他不怎么相信,就算庄雅轻本事再大。“不相信吧?”谁会相信他们真的是从鲨鱼口中逃生了,还是一大群的鲨鱼,而且还杀死了不少的鲨鱼。前世的自己,也是不相信的,现在,自己却做到了,不过还是多亏了血颜了。血颜都活了那么多年了,年龄相当于庄雅轻祖宗的祖宗的祖宗了,但是还像个孩子一样,救了他们之后就邀功。虽然看起来好像血颜救得太晚,但是庄雅轻不觉得完了,只要在她死亡前,都不算完。况且庄雅轻知道,要在短短的时间聚集成千上万的海蛇那是多么不容易。

别说那么多聚集一起不容易了,而且,血颜毕竟是外来物,海蛇也算是比较高傲的蛇族了,要让海蛇臣服,也是需要时间的。所以,血颜不晚,确实应该好好奖励一下的。那天找点东西给血颜吃吃,让它好好补一补。“呵呵。”真的不相信。“不要问我被什么咬伤的了,说了也不相信。”庄雅轻看着顾彻的动作也很熟练,开始比较惊讶,后来又想通了。顾彻那绝对经过非常严苛的训练的,怎么会不会这种简单的包扎。所以庄雅轻也任由顾彻给她上药包扎了。“刚刚你怎么不说你来?”“医生比我专业。

”“不,对我,你也医生专业多了。”医生和她非亲非故的,哪儿有顾彻来得仔细,所以说顾彻比医生专业多了,因为顾彻会担心她会疼,所以动作轻柔得不能再轻柔,医生可能吗?因为顾彻担心哪儿做不好没有弄干净,庄雅轻会受苦,所以仔细得不能再仔细,医生会吗?他们充其量不过是完成任务而已。自己的伤口处理好了,庄雅轻接过药水开始帮顾彻处理伤口。自己会接受先给自己处理,其实庄雅轻是知道,顾彻一定会让自己先处理,不然顾彻是不会同意包扎他的伤口的。

“疼吗?”庄雅轻在顾彻的伤口处吹气。其实庄雅轻明显,这样的做法很不明智,因为自己呼出的气体一定有细菌,但是自己还是这样做了。毕竟还有消水的,自己呼出气体中的细菌都杀不死,那么这个药水就应该直接淘汰了。庄雅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幼稚的举动来,呵呵,其实也没哟偶社么作用的。不过,以前小的时候,自己受伤了,爸爸都会给自己呼呼,自己就真的觉得没有那么疼了。“伤口不疼,心疼。”“怎么了?”“我心疼,你受伤了。我心疼,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伤了。

”谁说军人就必须是木讷的,谁说军人就一定是死板的,谁说军人就肯定是不解风情,不懂浪漫,不会温柔,不知道怎么说情话的?看,顾彻完全打翻了这个说话。顾彻说这么肉麻的话都不觉得害臊,周围还有人的呢,都不知道避讳一点。人?对了,萧逸凡和浩川呢?&nb...重生之无良军嫂,sp;萧逸凡看着庄雅轻和顾彻两人,心里还是拔凉拔凉的,刺痛刺痛的,真心不想在这里看着这两人在这里秀恩爱神马的了,所以,还是出去,眼不见为净啊。

他可以笑着说祝福,但是不可能一直笑着看着两人如何如何恩爱,他萧逸凡不是那么大度的人。一直流传着的一句话,萧逸凡是不赞同的,说什么不在乎在不在一起,只要让我看着你幸福就好。妈的,能够笑着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人幸福,那男人不是就是对那女人的感情不深。自己就是多看一眼都觉得痛得无法呼吸,还要一直看着别人的幸福?真是扯淡。不知不觉中,自己居然中了爱情的毒这么深,但是,他中的是没有解药的毒。浩川也不是傻子瞎子,庄雅轻和顾彻两人之间的暧昧和情愫自己不是看不出来。

另外那人赌走了,自己也不可能留在那里当一个超级高的千瓦的电灯泡不是?别人好意思自己都不好意思的,所以,还是把这儿的空间留在这对恋人比较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和自己心灵契合的恋人呢?庄雅轻本来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是现在看来,明显就是名花有主了,他可不会做男小三的,那是可耻可恨的,自己还是另外再寻目标吧。庄雅轻,做朋友也不错。庄雅轻听到顾彻的话,脸皮一直很厚很强大庄雅轻居然也脸红了,一副娇羞的小女人样。

“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庄雅轻又开始说扫兴的话了……唉,她总是这样。亲们知道我们家顾彻会怎么回答呢?大家猜猜看往肉麻的方向猜吧现在是两人的甜蜜期,每天都是甜甜蜜蜜的哦...。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重生之无良军嫂 全文阅读,重生之无良军嫂最新章节,重生之无良军嫂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