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无良军嫂全文阅读 > 新文求支持啊《擒兽老师,放开本姑娘

第七十七章 宠妻无度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漫南 书名:重生之无良军嫂

顾彻头也没回,也知道孙炳元以及那一众军人是什么表情的。“我的老婆的腿是你们能够碰的?”顾彻和别人说话不比和庄雅轻说话,带着冷清,威严,让人不自觉想要听从的气质。“是。夫人,请上飞机吧。”庄雅轻点头,手搭在顾彻的肩膀上,朝着飞机走去。花若跑了过来,同时那些个乘客也都跑了过来了。刚才他们被那场打斗给吓坏了,好多人都吓出了尿,其中还有开始说庄雅轻说得最畅快的那更年期。“你没事吧?”花若担心地问道。刚刚在那边看见这儿的情况,可是担心死了,自己也想庄雅轻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厉害呢,原来是军人的。

“没事。”“夫人,对不起啊夫人,我之前不是故意的夫人,带我一起走吧。”更年期跑到了庄雅轻面前跪下,想抓住庄雅轻的腿,被组昂雅轻躲开了,于是趴在雪地上,也不怕雪的冰冷了,哭的声泪俱下。“你说你不是故意什么的?”庄雅轻知道会出现这一幕了,只不过,想象中没有这么夸张的。“我不是故意骂你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饶了我吧,呜呜。”“不是故意的难道还有人拿着枪顶在你的头上叫你骂我的?”靠,本来自己现在没有心思收拾你了,混过去就得了,居然还蠢得自己送上门来的,送上门来不整一整真是难泄心头之恨啊。

“我错了,我嘴贱,我嘴贱。夫人你大人有大量,就饶过我一次吧。”没想到i这女人来头这么大,现在在这种鬼地方,要是这女人不下令带她一起的话,她不冷死也要饿死,她还没有活够的啊,呜呜。“嘴贱?嘴贱的人应该怎样处理?”“我掌嘴我掌嘴。”靠,这更年期真上道,一看就知道绝对是宫廷剧看多了。壮年雅轻还没有说什么,就真正自己掌嘴了。庄雅轻站在,被顾彻扶着,更年期跪着,一边骂自己。一边掌嘴,看起来还真像是古代宫廷里面被妃子欺负的可怜小宫女呢。

庄雅轻便没有再看着更年期了,给了孙炳元一个眼色,就和顾彻上了飞机。萧逸凡也被太伤了飞机,花若当然是紧跟着庄雅轻的。在门口的时候,庄雅轻忽然再吩咐了一下“之前骂过我的,自己自觉一点。”庄雅轻的姿态,俨然就是一盛宠在身的贵妃娘娘,雍容华贵啊。虽然便面看看起来不像,但是那个气质,就是那样的。“你帮忙照顾一下逸凡吧。”这儿除了庄雅轻就只有花若是女孩子了,其他都是大大咧咧的男人,要说把萧逸凡交给那些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照顾,自己还真的不放心。

况且,自己对花若还是挺有韩干的,这女孩子不错,要是能够不和逸凡在一起也是再好不过了。只不过自己只能帮助两人相处,具体会怎样自己也是不能太过参与的实在不来电也没有办法。花若看了看俊美的萧逸凡,萧逸凡因为处理伤口的,衣服都脱了下来了。看着萧逸凡赤裸的上身,花若的脸又红了。花若虽然不是那种特别漂亮,让人一眼就难忘的类型,但是是那种越看越觉得有韵味的那种,就是很耐看的。越看越舒服,越看越好看的类型。现在小脸儿红得跟苹果似的,更是娇俏可人了。

庄雅轻冲着顾彻笑了笑,顾彻也明白了庄雅轻的意思。两人在这方面很是默契,都希望萧逸凡能够找一个好的归宿的,这个女孩,虽然背景什么的都不知道,看是,绝对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配萧逸凡还是可以了。果然,花若虽然很害羞的,但是听到昏迷中的萧逸凡说着要喝水,就连忙到了一杯水,然后试了试水温,合适了才小心翼翼地喂萧逸凡喝下。庄雅轻看到这一幕,得意得冲顾彻笑笑。看吧,我挑的人,可以吧。“还要看逸凡喜欢不了。”顾彻说。“那是,花若这孩子应该不用太担心的,看样子就春心萌动了,就看逸凡了。

”庄雅轻悄悄和顾彻两人说道。希望逸凡能够喜欢上花若。孙炳元是最可怜的,还有跟着孙炳元一起的几人。他们面前面对的不是什么敌人,军队,而是一伙子男女老少都有的本国人。但是这些人都全部跪向庄雅轻的方向,而且一直扇着自己的巴掌。不知道要打多久才够的,外面真的很冷啊。“夫人,要多久才让他们进来?”孙炳元进来请示庄雅轻的意思。“哦哦,脸肿了为止。”庄雅轻忽然想到上次墨森收拾那一伙混混就是这样的。这感觉真爽啊,太爽了。顾彻没有制止庄雅轻相当于无理取闹的举动,他也很生气的,这样的惩罚算是轻的了。

只要雅雅开心,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唉,要是庄雅轻是盛宠在身的妃子的话,顾彻就是那宠妻无度的皇帝了。呵呵,在古代庄雅轻肯定要被说成是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顾彻就是昏庸无道沉迷美色的昏君了,嘿嘿。孙炳元嘴角抽搐着跑出去继续监督了,夫人说了要脸肿了为止,那就只有等到他们的脸打肿了为止吧,谁都让这些人谁不得罪偏偏得罪了夫人呢,唉,也是活该。只以后千万不要得罪了阜新才是。自己这张脸虽然不帅,但是毁容了就更找不到媳妇儿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全部人脸都已经肿了,其中最后的那些人还是他们帮忙才打肿了的,也就终于可以走了。最后上飞机的孙炳元忽然觉得,好像他才是最倒霉的,在外面站的时间最长了,这到底是惩罚的谁啊这是。孙炳元欲哭无泪的那是。飞机上,开始问别人的那中年男人并没有骂庄雅轻,所以早早就进来了,但是他被带到了后面,并不是额庄雅轻在一起。经过自己游说了好久的,守着的军官才让他过去的。中年男人背了一个箱子走了过来,还没有接近到庄雅轻呢,就被挡住了。

“我是医生,我看他们受伤了,让我过去,这是我的行医证还有药箱叶子啊这里。”庄雅轻现在就却这个,真是及时啊。“让他过来吧。”“是,夫人。”从庄雅轻惩罚那些人的时候,这些人就有些能够接受庄雅轻了,有魄力。况且,顾彻,他们的军长对夫人好的程度大家也都是看到了的,所以对庄雅轻也生出了一种敬重之意。中年男人走过来,一直低着头。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觉得本来就是应该这样做的。从刚才那阵势,他油然而生了一种敬意,不管是对顾彻庄雅轻还是萧逸凡,都有一种敬佩的感情在里面。

那些人是r国人。所以该被打的。“夫人,请我为你看看腿吧。”听到那些个军官叫庄雅轻夫人,所以他也跟着叫夫人了。庄雅轻点点头,但是,也并没有让这人帮她看“把药箱给我就是了,我自己能够处理。”这医生对庄雅轻的话算是言听计从了,也没有提出一点质疑的话,将自己的药箱交给了庄雅轻。虽然这个药箱里面有自己祖传下来的东西,基本上是药箱在人在,药箱没人也不能有的。但是,自己就这样交给了庄雅轻。庄雅轻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药箱,打开,就知道了,药箱里面别有乾坤。

打开一看,庄雅轻就看见了药箱的角落放着一卷羊皮。那羊皮看上去年代已久,至少也有几百上千年了。样子卷折叠东西,一定是好东西。只不过,庄雅轻就算再怎么想知道里面到底是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东西,也不能宿便乱动的。如果是,那这东西可是价值连城了,更是不能乱动。如果不是,这也会别人的珍藏了,还是不能乱动的。但是庄雅轻抑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用羊皮卷起来的,年代这么久的,放在一个医生的药箱里面的,很可能就是那件东西啊。要哦是真的是,就这样错过了,看都不能看一眼,会遗憾的。

所以,想要,要问得主人的意见才行。主人不同意,自己也只好放弃的,毕竟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抢别人东西的人啊。有的时候做人太耿直了也不好的,呵呵,所以很多人都想做坏人呢,那样就能够为所欲为啊。“请问,我打开可以看看这东西么?”庄雅轻礼貌地问道。医生愣了愣,没有想到庄雅轻会这么礼貌地问他,也没有想到庄雅轻会对那东西感兴趣。“额,可以。”能说不可以吗?他害怕这飞机上面的人把他给扔下飞机。庄雅轻抑制住自己紧张激动的心情,动作那是小心得不能再小心地打开羊皮卷。

果然,羊皮卷的里面插满了大大小小的针。最细的是细如牛毛了。“你怎么有龙骨针的?”庄雅轻一个激动,语气不怎么好了。但是,好在这医生并没哟偶注意庄雅琴的鳄鱼漆,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庄雅轻的话上面去了。“你怎么知道这个叫做龙骨针?”“龙骨针,美曰其名,用龙骨做成的针。据说是当年伏羲在龙海游历的时候遇上了嚣张跋扈的纨绔龙太子,龙太子运气不好,干坏事的时候碰到了他。伏羲为了惩罚龙太子,所以剔除了龙太子的仙骨做成的。”这个羊皮哪儿只有几百上千年?大地才开始不久,人类才出现的时候的了。

自己是眼拙了。不过,那么多年,羊皮居然还保存地那么完好,真的,是一种奇迹可以说。“夫人真是见多识广啊、这是我们祖传的,其实我就知道这个龙骨针的来源,还有其珍贵程度,但是,说来也惭愧,我小时候因为贪玩,父亲传授我祖传的医术时并不认真,所以,这龙骨针于我,确实一点用处都没有。”那时候自己不懂事,并不觉得这个多么重要。后来,在自己懂事之前父亲因意外就去世了,自己猜开始懂事的,明白事理,才知道,那医术时多么重要。自己怎的而是有愧于整个家族,为整个家族蒙羞。

让流传了那么多年的医术从他那儿就彻底失传了。都不知道以后还怎么见列祖列宗。后来自己也想着,为了弥补一下,所以选择了中医。可惜,现在中医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西医昌盛,中医没落,真正懂得这些医术的,基本上没有了,要么就是造某个小地方隐居了。学了那么多年,自己还是个半吊子,现在快连自己的生活都……没办法,中医就是变成了这个样子,养家糊口都难。“哦。我可以借来用用吗?”都看到了,手痒。只能说,是庄雅轻手痒。要知道,任何人都会对某一种东西有一种偏执感。

比如古代练武的人,对于一本武功秘籍人人都想要得到,为了痴狂。对于医者,也是。特别是喜欢针灸的庄雅轻。这套龙骨针可是针灸术的鼻祖了。是任何银针都不可以比较的。“恩,可以。”自己也想见见龙骨针的作用,是不是如父亲说的那样神奇。庄雅轻激动地抽出一根银针,然后再三擦拭自己的腿之后,才对准腿上的穴位开始扎针。顾彻对这东西并没有研究,但是听庄雅轻说这龙骨针的来源,自己也想要瞧瞧,是不是传说只是传说,名过其实了。庄雅轻开始将针尖扎进自己的穴道,然后用力往里面推进,大约推进三毫米长,然后后往回抽出两毫米,再往里面推。

其实,庄雅轻还运用了所学习的内力,只有加诸内力以辅助,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肉眼并没有看见,那银针一直按同一个方向旋转着。一阵下去,庄雅轻本来还在流血的伤口血流立刻止住。第二针下去,伤口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在愈合。第三针下去,庄雅轻的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好了。“神奇。”顾彻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神奇,真的太神奇了。有了这个东西,受伤算什么?好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这会是医术上的奇迹。“你刚刚用的是……”看起来和自己父亲交自己的是一样的。

只不过,自己从来没哟偶打到过这样的效果。实验了无数遍都是失败。没想到,今日能够有幸再次看见这样神奇的一幕。此时,这医生对庄雅轻的崇敬更是高涨。“愈临针。”这种针法本身就是一种神奇的存在,但是,加上龙骨针,其效用可以增大几十倍。有了龙骨针,再加上这套针法,可真是,如虎添翼啊。“愈临针,真的是愈临针。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还能够再见到愈临针。本来我以为这针法恐怕在世界都已经失传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这样,我的罪过应该会减轻很多吧。

”医生感慨道。然后才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失态,轻咳两声,发现自己还没有做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华丰,是华佗的第九十八代传人。”“难怪会有龙骨针,原来是华佗的传人。”这样看来也就比较常理一点了。“惭愧。”“虽然现在应该把东西还给你了,但是,我能够再用用么?”“可以。”庄雅轻用同样的手法,将顾彻身上的伤给治好了,然后再治好了萧逸凡身上的伤,庄雅轻将针擦干净了才放回去。“这样珍贵的东西,还是交由你保管着比较好。”舍不得啊真心舍不得,这么好的东西,要是是自己的那该有多好啊。

“不,还是给你吧,我拿着它只能放在药箱里面,常年不见天日。还是在你受伤,才能发挥它最大的用途。龙骨针不是收藏品,它有它自己的效用。要是违背了制作龙骨针的初衷,那么我的罪过可更大了。”“这个……多不好意思,这可是你的祖传宝贝。”真的不想拒绝的,这么好的东西啊。华丰却很坚定“不,这东西应该是属于真正会使用它,让它发挥最大效用的人的。好东西不应该被埋没。”“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要是不嫌弃,我可以交你愈临针的针法,也当时报酬了。

”“好。”“你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可以来a市找我,浅雅珠宝行可以找到我的。”庄雅轻承诺道。其实她看出了华丰生活的窘迫,自己也能够想到如今的中医在国内的萧条成都,华丰过来的话,她可以教华丰愈临针,还可以给华丰好的生活。这样,其实都还不够,但是,庄雅轻不知道自己还能够给华丰什么。给什么,都不值这套龙骨针的。“嗯。”他并没有什么东西,只不过一些日常用品之类的要哦收拾好。租的房子退掉就可以了。要学会愈临针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要准备好在a市常住。

庄雅轻高兴地将龙骨针收归囊中。“一件宝贝就麻烦够多了,现在恐怕会有更多麻烦。”顾彻说道。顾彻笑得很开心,为庄雅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由衷的开心。“你害怕麻烦?”“不,我怕你嫌麻烦了。”“呵呵,不会。”有好东西,随之而来的就是麻烦这是必然的。因为好东西是人人都想要得到的。庄雅轻是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如果自己并没有能力保护好这些东西的话,她是不会要的。因为拿到手中还是被别人抢去,还不如自己从未拥有过。但是庄雅轻知道,现在这东西曝光了,放在她手中比放在华丰手中安全系数高很多。

“开心了吧?”“当然。”萧逸凡现在也差不多醒了。看到身边的花若,萧逸凡愣了愣。推开花若给他擦汗的手,然后看了看自己的伤口,他的伤口呢?“我的伤口呢?”萧逸凡惊讶的说道“别说我刚刚受伤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他痛得那么真实,而且轻轻还为他流泪了,而且,看见整齐站立的军人们,也不可能是做梦。“呵呵,因为我有好东西,可以让你的伤分分钟就好起来,看起来像是并没有受伤一样。”庄雅轻大笑,笑声,感染了很多人,大家都高兴了起来。

孙炳元也是见证了这奇迹的其中一人啊,对于庄雅轻,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了。开始时因为顾彻才对庄雅轻那样恭敬的,现在,那是自己对庄雅轻产生的敬佩。就是这样的女子,太配得上他们的军长。孙炳元心里想的这话,也是在场所有军人们的心声。本来还不知道夫人的厉害,现在,大家知道了。夫人果然是夫人,军长的眼光没错。大家心里由衷认可庄雅轻还有一点原因就是,作为一名军人,受伤是很正常的事情,现在更是可能打仗。现在军长有了夫人害怕什么?简直就是无敌了。

受伤了分分钟就好了,军长本身就是极其强悍的,现在,那就更强悍了。庄雅轻并不知道,自己的这次表现,可以让顾彻旗下所有人都认可她,支持她。将来顾老不同意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是起了多么大的作用。很快就到了燕京了,庄雅轻站在自己本国的土地上,心情不是一般地好。这一趟太值了。不仅收获了爱情,还收获了龙骨针,哈哈,回去师兄们肯定得惊讶死的。本来是舍不得顾彻的,但是,自己已经快两天没有联系师兄们还有浅浅了,还是早些回去得好。

两天的时间,这两天,庄雅轻会记住一辈子的。庄雅轻和萧逸凡是要一起回去a市的,但是,又多了一个人。“你们能不能带上我?我,我无家可归了。”花若低着头,红着脸说完这句话。她本来就脸皮薄,大家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自己居然还赖上了人家似的跟着人家走,花若自己都觉得自己脸皮厚了。但是,是在没有办法,家不能回,朋友那儿肯定也不能去,朋友那儿爸爸肯定可以找到的,自己也没有一个人独自生活过,所以……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且……花若偷偷地看了一眼萧逸凡。

庄雅轻将花若的一切动作看在了眼里,包括花若偷偷看萧逸凡那一眼。果然自己没有估算错,花若这丫头是春心萌动了。要是现在就分开的话,那哈若和逸凡肯定是不可能再有交集的。现在花若主动要跟着他们,这不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么?但是,戏要做足的。庄雅轻问道“你怎么有家不能归了?”“我……”要怎么回答呢?如果自己说自己是逃婚的话,会不会给别人印象不好呢?况且,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有未婚夫的。“我爸爸妈妈离婚后,我就一直跟着叔叔在国外生活。

后来叔叔找了婶婶,婶婶不希望我还呆在他们家,所以就……我现在真的是有家不能回了。”她确实爸爸妈妈离婚了,这点不假。也确实基本上一直在国外生活,住在叔叔家的,不过,婶婶对她很好的。对不起了婶婶,让你背一下黑锅啊。“我家里住了师兄们,男人都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你一个小姑娘的过来也不方便。而且客房也住满了人,所以根本就不能住了。”庄雅轻为难地说道“我也想收留你,但是……”靠,花若真心不会书荒,刚刚那谎话说得太假了,自己都不相信的。

所以也没有再问下去,不然铁定穿帮。“那怎么办啊?”花若急了。“那不然你去逸凡家。”这才是最终目的。“不行。”萧逸凡立刻拒绝。庄雅轻看着花若都快要哭了,心想,你这孩子,太没用了,还是只有我来帮你一把。住在逸凡家,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要是能够一不小心让逸凡把你吃了就算完成了,逸凡肯定是会负责的,这点不用怀疑。要是不负责,自己揍他。最抬眼那种吃干抹净不认账不负责的男人了。“你怎么这么绝情?你忍心看着人家一个小姑娘的孤零零地无家可归吗?”“一个人生活的女孩子那么多,她怎么就不可以了。

”固执的男人。“你想想,花若这么胆小,人也漂亮,现在社会上色狼那么多,前几天还看到有报道huo女孩子晚上加班回家被先奸后杀,组后还碎尸的呢,你就一点doou不担心?那些人最喜欢找花若那样的女孩子下手了。”“啊……”花若先被庄雅轻的话吓到了。怎么有那么可怕的人?好恐怖啊。她更加不敢一个人生活了。花若真的哭了。“看吧,花若都吓哭了,你这恨得忍心?”萧逸凡看了看花若可怜的样子,以及那不停滴落的眼泪,想着万一这样一个青春的女孩子要哦是真遇上那样的事情,真的太可惜了。

想着想着,也觉得有些不忍“好吧,你住到我家去。”“真的?”花若立刻停止了卡哭泣,笑靥如花。这就是破涕为笑了。萧逸凡点点头。虽然自己并不是从来没有过女人,但是让女人住进他家的还是第一个。庄雅轻是第一个进他家的女人,这个,他本来也想过让庄雅轻做唯一一个住进他家的女人的。庄雅轻满意地点点头,花若啊,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个地方了,能不能将逸凡拿下,就要哦看你自己的了。“这还差不多。”于是三人行,一起回到了a市。“上去坐坐吗?”萧逸凡问道。

“不用了,我先去浅雅看看,然后就回去了。”庄雅轻拒绝了萧逸凡的邀请“花若,有空我来看你。”“嗯嗯,好的。”庄雅轻先到了浅雅,看到紧闭的大门,才想到浅雅已经关门了。不知道化验结果怎么样的。庄雅轻用公用电话给夏靖天打了一个电话,夏靖天答应把上过来接她。庄雅轻记忆本来就很好,所以对于她来说比较重要的人的号码都是能够倒背如流的。要记住一些号码比较好的,万一自己的手机没电了,掉了还是怎么的,自己想找人都找不到,那不是很悲摧?夏靖天很快就到了。

庄雅轻钻进了夏靖天的车子。“二师兄,速度又变快了。”“能不快么,你这丫头,最近总是这样,是怕我们不张白头发故意让我们急的是不是?”夏靖天幽默了一把。庄雅轻抓着夏靖天的头仔细看着“那我看看二师兄你紧张我不,长没有长白头发的。”夏靖天看着庄雅轻嬉皮笑脸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了。何况庄雅轻还是好好的。要是让夏靖天知道庄雅轻受过那么严重的伤,庄雅轻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蒙混过关了哦,肯定要被轮流教训的。好在庄雅轻换了短裤,针灸的时候还把血清洗干净了的,不然……到了家,小师兄,大师兄,浅浅,还有小玥全部都住在沙发上,看着庄雅轻走进门。

沙发上面还坐着一个人,沁雪。庄雅轻看到沁雪,那么长时间不见了,很是高兴,跑了过去抱住沁雪“师姐,你什么时候来的?”“你走的那天晚上。”庄雅轻忽然想起,那天好像打电话的时候二师兄是准备说个什么的,莫非就是告诉他师姐来了?庄雅轻讪笑“嘿嘿,嘿嘿。”破仓过来“别以为笑就可以了,说吧,去哪儿了?两天干了些什么?怎么电话都不打一个回来?”话一问出口,所偶有人都看着庄雅轻,庄雅轻被看得无所遁形。是在眼光力量太强悍,庄雅轻没有办法,举起双手,准备坦白“好啦,我说,我全部都交代。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请牢记:g..。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重生之无良军嫂 全文阅读,重生之无良军嫂最新章节,重生之无良军嫂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