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无良军嫂全文阅读 > 新文求支持啊《擒兽老师,放开本姑娘

第八十八章 终于吃了顾彻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漫南 书名:重生之无良军嫂

重生之无良军嫂第八十八章终于吃了顾彻址为:font>.net千万别记错哦!重生之无良军嫂,第八十八章终于吃了顾彻,庄雅轻的话成功地让顾彻的眼神更加炙热了。两人紧紧对视着,然后,顾彻像是被野兽附身了一般,猛地咬住庄雅轻的红唇,啃噬着。似乎庄雅轻就是可口的食物,而他,就是饿极了的野兽。顾彻的动作有些重,庄雅轻清晰地感觉到唇上的刺痛,但是,庄雅轻并没有因此生气或者推开顾彻,反而将自己更加凑近了顾彻,俨然就是准备献身献身了。

现在森么问题都没有了,还用考虑什么?及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庄雅轻的心思。况且,庄雅轻早就想知道顾彻在床上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顾彻的身材,应该是很棒的。撕碎,对,没错,就是撕碎。顾彻将庄雅轻的裙子给撕碎了。被毁坏的可怜的裙子才买了不到一天的裙子,就这样变成了两块碎布,安静地躺在庄雅轻的脚边。顾彻也三两下除去了自己的衣服。这就是对待自己衣服和别人衣服的区别啊。顾彻渐渐温柔了起来,轻轻吻着庄雅轻的唇。双手渐渐地从庄雅轻的腰间转移到了庄雅轻的后背,抚摸着庄雅轻光洁的肌肤。

庄雅轻对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是特别注重保养的,不只是注重脸而已。所以,皮肤特别光滑,娇嫩,吹弹可破。与顾彻的手掌完全就是对比。终于,顾彻的手落在了胸衣后面的扣子上。庄雅轻自然也是没有闲着。早就在脑海中想象过顾彻的身材了,现在一看,比想象中还要好。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省略……)“嗯……”顾彻忍不住哼了一声。身体变得更加紧绷。那一处也是更加火热,仿佛就要爆炸了一般。不知道为什么,顾彻忽然就听了下来。打来淋雨,激昂自己于庄雅轻身上所以的妨碍物全部除尽。

飞快地在庄雅轻和自己身上冲洗。就用了几分钟,顾彻将庄雅轻身上的水珠擦干,自己的也擦干,抱起庄雅轻走向了卧室。躺在柔软的灰色系的大床上,庄雅轻忽然觉得紧张了起来。这,可是自己和彻的第一次。想着,庄雅轻的脸蛋红了。这么热的天,但是,赤(和谐)裸地躺在大床上不着寸缕。,还是觉得有点冷。庄雅轻缩了缩。随着顾彻身体压了下来,便不再冷了。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柔软。相互挑逗着,对方的欲望。那热烈的唇,紧紧地缠在一起,唇与唇的纠缠,舌与舌的纠缠。

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庄雅轻的脚踝,灼热的碎吻徐徐地。徐徐地往上移动。庄雅轻怎么也没有想到,顾彻会吻她的脚踝,更是没有想到,自己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脚踝。从未有过的刺激,让庄雅轻叫出了平时难以启齿的声音,在此时却是多么契合的声音。闷热的房间里面,连冷气都没有来得及开。但是,现在谁还会在乎这个?从下午一直到晚上,两人饭都没有吃。直到了午夜,都饿了,才起床找东西吃的。“彻,我饿了。”庄雅轻身上搭着一张薄薄的毯子,修长的腿还露在了外面。

眼睛紧闭着,也没有张开。没有办法,顾彻的能力实在太强,下午到晚上,足足做了三次。一次的时间也够长。最后庄雅轻是被累得睡着了,顾彻才停了下来了。这个证实了一点,顾彻,果然是积累了二十六年啊,一朝爆发,那实力,杠杠的。有了毯子的阻挡,庄雅轻上身的肌肤若隐若现,还有那淡淡的吻痕,几乎布满了庄雅轻的全身一样,密集。顾彻却不像是庄雅轻那么累,反而和吃了菠菜的大力士一样,更加精神抖擞。庄雅轻睡着了后,顾彻并没有睡下,而是帮庄雅轻擦了身子,擦了药,然后才躺在了庄雅轻的旁边。

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把玩着庄雅轻的柔软顺滑的头发,调皮地将发丝绕着圈。看着庄雅轻的睡颜重生之无良军嫂,第八十八章终于吃了顾彻,,顾彻满心都是幸福。他的房间,他的床,以及,他的女人。庄雅轻紧紧的依偎着他,红唇轻启,娇嫩地犹如玫瑰花瓣。如果不是害怕吵醒了她,也想着庄雅轻确实累坏了,他还真的想俯下身来,再次品尝那只属于他的甜美。庄雅轻是被饿醒的,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要吃的。“等等。”确实,晚饭两人都没有吃。所以庄雅轻说饿,顾彻二话不说就起床,给庄雅轻弄吃的去了。

因为现在已经是午夜了,吃太多油腻的东西也不好,所以顾彻就住了一锅粥、既能够填饱肚子,也好吃。还不用担心积食引起肠胃不舒服。吻着香味,庄雅轻笑得很美。她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了。有人说,完事后,留下钱就走人,那是招女支。完事后,两人靠在床头抽烟,那是炮友。完事后,男人会帮女人擦身子,然后深情地看着女人,或者轻轻吻着女人,那么,这才是。他们之间,就是那美好的。甚至,已经超过了。顾彻端着冒着热气的瘦肉粥进来,细心地帮庄雅轻盛进小碗中。

那小碗被顾彻握在手中,看起来是那么小,几乎能够被顾彻的大手全部包住。是那么地不协调。可是,却又是该死的协调。盛好了,顾彻还放在勺子,递到了庄雅轻手中。衣服都没有穿,仍然是不着寸缕的,但是,庄雅轻就不会那么容易害羞,反正早就赤(和谐)裸相呈了,现在害羞是不是太晚了。大方地结果粥吃了起来。虽然皮蛋瘦肉粥并不是很珍贵的,很罕见的,但是,这次却是该死的好吃。从来没有觉得过,皮蛋瘦肉粥也是那么好吃啊。“看着我干嘛?你不饿?”庄雅轻感受到从顾彻那边传过来的炙热的视线,放下碗,无奈地望着顾彻。

“你毯子滑下来了。”顾彻说。双眼紧紧地盯着庄雅轻的娇躯。“哦,没关系,又不是没有看过。吃你的饭。”庄雅轻口头上说没有关系,但是还是将毯子拉上去了。不是害羞,是害怕顾彻不让她喝粥了,要先吃她的。吃饱了,庄雅轻给满意地摸了摸肚子,然后躺下来接着睡大觉。可怜的顾彻,还要洗碗。次日,顾彻已经醒了,庄雅轻还没有醒,因为天才刚亮的。看了看身边正在熟睡的庄雅轻,顾彻轻轻地将放在自己身上的手移开,然后,动作轻柔地起床,穿衣服。穿好衣服,庄雅轻还在睡着。

顾彻笑笑,在庄雅轻的唇上吻了一下,写了一张纸条放在庄雅轻旁边就出去了。做好了早餐,放在餐桌上,顾彻就离开了。这两天由于心情一直不怎么好,所以基本上没有去军区,搁置了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所以,没有办法,只好先去处理了。一般等着顾彻处理的事情都是比较重要的,别人不能随便下决定的。况且现在正是两个国家见跋扈脏的当口,更是要小心些了,事情也更加多了。上次谈判可是算是已经失败了。那么,关系更加紧张了。很可能就要开始打仗了。顾彻匆匆赶到了军区。

果然,刚刚一到,陆陆续续就有人送来了需要他审阅的文件,没一会儿,就堆成了一座小山。没办法,开始看吧。谁让自己旷工了两天呢。两天,居然就堆积了多东西。庄雅轻醒来也已经是太阳晒到了屁股了。顺手摸了摸旁边,果然是空荡荡的了,也已经冰冷了。看来彻已经起床很久了。摸到了顾彻留给她的纸条,庄雅轻仔细地看着纸条上面顾彻留给她的话。“雅雅,我去军区处理事情了,早餐已经做好在桌上,醒来自己热一热。想我了给我电话。”顾彻的字就像是顾彻的人一样,刚劲有力。

锋芒毕露。一笔一划,都透着一股浓浓的霸气。伸了个懒腰,庄雅轻起床。完了重生之无良军嫂,第八十八章终于吃了顾彻,,衣服!好像被撕烂了。庄雅轻正担心这个问题,忽然看到了床边的衣服。原来换的衣服也给她准备好了。真的是,得夫如此,此生何求。传好了衣服,庄雅轻出去,看到了顾彻给准备的爱心早餐。闻了闻,真香。到厨房将早餐热好了,庄雅轻一边吃,一边打量着顾彻的房子。第一感觉,很干净。并没有像一般单身男人的房间那样的,什么臭袜子,脏衣服到处扔,茶几上尽是零食袋子。

真的很干净,没有一点了乱七八脏的东西。第二感觉,果然是军人啊。庄雅轻发现了叠好了的被子,和网上看到的照片一样,活脱脱的豆腐块有木有?真不知道怎么叠出那种效果的,有空可以让顾彻教教。第三,庄雅轻找到了角落的一房间。这个房间和别的房间完全不一样,是上锁了的。其他房间都没有上锁、感觉有点像是以前凌天门里面放着血颜的那屋子一样。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顾彻看起来这么么重视呢?庄雅轻内心非常纠结啊,自己到底要不要打开?打开?还是不打开?最终,好奇心占了上风。

庄雅轻运用了自己的高超的撬锁技术,想要打开这门,但是,打不开。没想到这什么锁看起来这么不好打开啊?不是普通的锁。没有办法,打不开,庄雅轻还好放弃了。说不定,里面还有什么机关的呢?庄雅轻心里猜想着。吃过了,收拾好碗筷,庄雅轻这才发现了沙发上面的钥匙。顾彻认真地看着这些国家机密的文件,手机响了。“醒了?吃了饭没有?”这个时候已经早上十一点了。“嗯,吃了。彻,你的钥匙忘记拿了,要不要我给你送过来?”庄雅轻试探性地说道。其实,庄雅轻心里并不是那样想的,她觉得这钥匙可能不是顾彻忘记拿了的,好像是故意放在那儿的。

“那是给你准备的。”顾彻的回答就是庄雅轻想的那样的。“哦,知道了。现在也没有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果然是给自己准备的,哼哼,猜得没错吧。顾彻那样的有条不紊的男人,怎么会忘记拿钥匙嘛。“嗯,路上注意安全。车钥匙也在一起,我的车就在下面的停车场,你自己开回去就是。”他出来并没有开车,而是叫了车子来接他的。早就考虑到了庄雅轻要回去,车子都准备好了。不想看着庄雅轻辛苦挤火车挤客运的。有车子当然自己开车比较好了。“嗯,好的。”挂断了电话,庄雅轻看着手中的钥匙。

这个钥匙并不多,就两把。但是,大门好像是不同钥匙的吧,记得,昨天回来的时候,顾彻就是输的密码。房间,庄雅轻发现,别的房间真的没有钥匙的,最多就是拉住了关上,拧就开了的那种。唯一有钥匙的就是那个屋子了。那么,这个钥匙,就是开那个屋子的?庄雅轻看着那把小巧精致的钥匙。看起来并不怎么复杂啊?怎么就是打不开呢?于是,庄雅轻拿着钥匙过去试了试,还真的打开了。打开了,里面一片漆黑。没有窗子,连同着一点通风口都是没有的。庄雅轻站在门口,打开了里面的额灯。

看见了里面的东西,庄雅轻惊讶地长大了嘴巴。然后,也不进去了了。关上了灯,再关上门。这是庄雅轻第一次开顾彻的车,隐隐有些兴奋啊。怎么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庄雅轻觉得顾彻的车子,就是比自己的还要舒服。不过,用起来也要比自己的额重一些,要吃力一些的。只不过,适应就好了,这点问题并不在话下。庄雅轻开车回去的路上,又碰到熟人了。一回生二回熟,那么,对于陈启,果断就是熟人中的熟人了。只不过,陈启身边还多了两个人。一个不认识,穿着很正规,和陈启的嘻哈风格的t恤,脖子上戴着的骷髅项链以及破烂的牛仔裤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重生之无良军嫂,第八十八章终于吃了顾彻,而且,旁边有个女人,庄雅轻想,她认识她。——分割线——华丰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一直认为的哑巴乞丐,居然会说话,只不过,说着一口明显带有r国腔调的话。很明显,这个人,并不是z国人,而是r国人。只不过,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熟悉呢?“你,抬起头来看看?”华丰说道。对于r国人,华丰反正没有好感,所以说话语气有些僵硬。那人听了也抬起头看着华丰。只不过,脏兮兮的脸,不止上面有污垢,还有伤痕,而且还有些肿,所以,看不出那人本来的面目了。

“你认不出来我是谁了?”男人看着华丰,说道。华丰一直想着,终于一拍脑袋,让他想到了这是谁了。“你是……”“对,我就是云震。”云震蹩脚地说道。那次庄雅轻还是解了他身上的毒,并且也将他戴上了飞机。只不过已到了燕京,他们就将他扔在下来路边。他说的z国话随便谁一听也知道不是本国人,带着浓重的r国腔调。两国正是这种时候,他身无分文,有的也只有r过的钱,到了z国,不说话还好,基本上看不出他不是本国人的。可是一说话就完全暴露了。

在z国几天,他基本上没有怎么吃过饭的,而且有的时候一说话,别人知道了他就是r国人,二话不说就暴打一顿。所以这么些天,基本上就是在挨打中度过的。后来自己学聪明了,也就是一直装哑巴,不说话还好。虽然会被人恩当成乞丐,敬而远之,但是总比被打要好,而且有的时候还会有一点收入。他一直想着去a市,所以才偷偷上了火车。没想到让他碰到了华丰。在飞机上他看见过华丰。于是,才一直跟着上来的。“你怎么在这里?”“下了飞机就被扔下了。”“你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的?”“当然,我也要找她。

”这些天他还想通了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必须要庄雅轻才能够帮到的。“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着来比较好。”尽管现在看起来云震一点呢威胁力都没有了,但是,华丰对于r国人还是比较厌恶的,对云震更是没有一点好感。“随便。”云震知道z国人是有多么坦言他们,从他身上的伤痕来看就知道了。所以也不勉强,至少华丰还没有用拳头来招呼他。两人说完,分开了各走各的路。就在浅雅珠宝的旁边,华丰租了一间小小的屋子,不大,只不过好在还是五脏家具全的。

这个租金,就花去了华丰手头上的一大半的钱。云震要惨些。尽管身上还有有点钱的,只不过小旅馆什么的根本就不会让他进去,还没有说话呢,就被赶出去了,何况也不敢说话。所以,还是和以前一样,虽在大街上算了,也不是没有睡过。两人就这样分开的等着庄雅轻现身。庄雅轻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事情了,发现了陈启一行人之后。于是,也不忙着回去了,调转了车头跟踪陈启。庄雅轻这次并不是开得自己的玛拉莎蒂,就算是陈启看见车子了,也不会联想到庄雅轻身上去的。

所以,只要没有被陈启卡怒道里面的额人是庄雅轻基本上就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小心为上。庄雅轻不可能让陈启发现她的跟踪的。才刚刚出了a市呢,又要回去了。庄雅轻跟着陈启,一路到了某家酒店,刚好,就是昨天他们吃饭的那家。于是,打了一个电话给顾子墨。“伯父,我是雅雅。”“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顾子墨正在办公室,也没有什么事情,现在。庄雅轻看了看紧闭的包间房号。这个时候,一个服务员过来了,看见了在别人包间门口有点鬼鬼祟祟的庄雅轻。

“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路过。”庄雅轻走到了酒店大厅,然后继续说道“伯父,我现在正在承悦大酒店重生之无良军嫂,第八十八章终于吃了顾彻,的大厅里面,我有点事情需要您帮忙一下……”挂断了电话,没一会儿,大堂经理匆匆赶了过来,站定字啊了庄雅轻前面“请问是庄雅轻小姐吗?”这位小姐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让自己的老板的老板亲自下达命令,让他过来接待。并且不管她要做什么,都全部服从,不能问原因。“是的。我想知道,你们的包间里面是不是安装有摄像头?”“摄像头是有,但是,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并没有安装音筒。

”也就是说,只能看见里面的额人,但是他们交谈什么这个是不知道的。毕竟,在这里包间的人还是有点来头的,很多事情都是不能让别人听见的。安装摄像头只是为了保障客人的安全,及时了解里面的情况,甚至可以说,也能够看到里面的人是不是在做什么不正当的事情。“没事,你给我一套服务员的衣服,然后他们点了什么菜之类的都告诉我,其他事情就不用管了。”庄雅轻想了想,既然不能听,为什么不能自己安装窃听器呢?呵呵。“是的,马上。”趁着大堂经理不在的时候,庄雅轻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现在手机的功能真的很强大,比自己以前的诺基亚的功能确实多了很多。录音?呵呵,手机也可以嘛。窃听自然也是可以的。他们也不是什么情报局的,不可能身上还带着什么探测有没有窃听器的工具的。庄雅轻快速拆开了手机,然后拿出了手机里面几个极小的零件,组装。衣服拿来了,换上了衣服,庄雅轻满意地点了点头。只不过,这个妆要画一下的,不能进去就给陈启认出来了吧。于是,再画了一个比较浓的庄雅轻,稍稍用了点易容的技术在上面。镜子里面的人,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成熟的,看起来有点小寂寞的剩女样子了。

送菜进去的时候,庄雅轻还特地给陈启抛了一个媚眼。陈启看着庄雅轻那张有了皱纹的脸,是在不想多看。别过了头去,不理会庄雅轻。一般这种酒店里面想要榜上自己的客人的服务员多的是,所以庄雅轻并没有引起注意,更加让别人不愿意多看她了。趁着这个机会,庄雅轻放下了底部贴有窃听器的乘着鲍鱼的盘子放在了桌子上,出去的时候,又朝着和陈启一起的那男人抛了一个媚眼。还好没有将人恶心到,毕竟没有把自己弄太丑,太丑了会引起注意,况且不符合实际。

那个服务行业会选择丑的让人不忍心看的人?更何况还是酒店了,是不是想恶心人吃不下?庄雅轻最后那个媚眼,就好像不甘心陈启和那男人的无动于衷一样的,有些不甘心,生气,小郁闷地走出了包间。出去的时候,庄雅轻哈听到了陈启在说“哥,你的魅力变大了哦。”原来哪个男人是陈启的哥哥。庄雅轻才刚出去,就看见有人来了,是一个男人,脖子上的纹身还能够清楚地看到。这男人看了没有看庄雅轻一眼,就进了包间。陆陆续续的,还有两三个穿着光鲜*丽的男人进了去。

庄雅轻看见进去的人,就知道,自己这一趟回来地太对了,不然,可就要错过了一些非常好的机会了。后来来的人中间,有一个人,庄雅轻认识。说认识也算不上,见过两面。第一面,就是当初有人来浅雅闹事的时候,带着人来取珠宝回去检查的检测员的小队长,好像是。第二次见面,就是过来通知他们的珠宝确实有问题了。看来,珠宝没有问题,人有问题才是。“陈哥,怎么让我们跑这么远?”说话的人是庄雅轻不认识的,陌生人一号。“就是,从a市过来路上都要花两个小时。

其实我觉得请吃饭倒是没有必要了,况且还要跑这么远。”说话的是那个检测员。陈汕笑着招呼大家入座,让身边的额女人,林萱给大家倒上了酒“你们帮我了我陈汕这么大的一个忙,怎么能够不请吃饭呢?让大家跑这么远是在不好意思了,主要还是在a市不怎么方面,那个女人背后的势力也许比想象中还要大,在a市碰头就没有现在更加保险了。”陈汕说道。其实陈汕做事真的很小心,这点问题都能够想到,足以证明他的细心之处。但是,聪明人总会有一天反被聪明误的。

&nb重生之无良军嫂,第八十八章终于吃了顾彻,sp;如果就在a市,庄雅轻可能还不会刚好在了路上碰到他们。或者说,如果再a市庄雅轻碰到了,也没有现在这么方面了。陈汕想到了一点,没有想到庄雅轻背后的势力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几乎,超过了他的想象范围。也许,就算他今天并不是选择承悦,而是其他酒店的话,一样是在顾子墨旗下,也相当于是庄雅轻的背后援手了。庄雅轻听到了两句,哦,是在看到了那个检测员进来的时候就知道了,一切事情全部都是他策划的。

陈汕?是要比陈启聪明那么一点。庄雅轻大概猜到后面是什么内容了,刚准备取下耳机的,然后,在监控录像中,又看到了两个人。看来,事情远远比她想象中要又去多了。后来来的这两个人,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好是那天庄雅轻蹦极的时候,一直在旁边争执,男的让跳女的不让跳的那对情侣。“阿汕,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男人握住女人的腰,慢悠悠地坐下。陈汕也不生气,让林萱给后来的两位倒上酒“不算晚,我们还没有走,才刚开始。你哪次不是这样的?”“呵呵,还是阿汕了解我,没办法,做得太激烈了,忘记了时间。

”“小心精尽人亡。”“不会,我每天都有补的。”“好了,大家都来了,我们就说正事吧。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事情也算是功德圆满了。”陈汕说道。一边夹了一个红烧狮子头。“那女人是死了,在中间你们可是帮了不少的忙,在这里我陈汕给大家表示感谢了。是你们替我弟弟出了这口恶气。这一杯酒,我先干为敬。”端着酒杯中的五粮液,陈汕一饮而尽。陈汕的豪迈,让大家觉得很尽兴。于是也举起自己杯中的酒,干完了。“说的什么话,大家都是朋友,举手之劳而已。”“为了表示感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林萱从自己的包包中拿出了厚厚的几叠钞票。据目测,每一叠差不多就是二十万的样子。在场的,除了陈启和林萱,其他人都是人手一叠的。几人说了几句客气的话,也都很不客气地将钱全部装进自己的腰包中。要说,不是为了钱,谁会帮着做事的?桌面上的话,不过就是客套话而已,这个道理谁都懂的。陈汕转头对那情侣说道“你们两个的戏简直演得要好了,要是你们做演员,影帝影后的位置,非你们莫属啊。”“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怎么样?姐扮纯情小女生有一套的吧?”女人点一支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红唇香烟,看起来很是诱惑。“花姐亲自出马,那是自然。”那女人便是花左岸,男人,当然就是王必荣了。当时在蹦极现场的时候,两人配合得可是天衣无缝了。说来,其实花左岸的年龄并不大,也就是二十五岁。只不过,十五岁,就被父亲卖去了夜店当小姐。母亲在几岁的时候就扔下她走了的。于是,本来单纯的花左岸,在烟花场所,怎么能够不学点心机,不学点技术傍身呢?滚打滚爬的,用了十年的时间,花左岸俨然成了三家酒吧的老板,也是一大群小姐的大姐头了。

这边正在给钱,相谈甚欢。庄雅轻在那边听得津津有味。刚才花左岸和王必荣进去庄雅轻是认出来了。听了花左岸的话,庄雅轻也都是挺赞同花左岸的演技的。当时她真的一点都没有怀疑到那上面去。因为那种情侣真的很平常的,也没有多想。看来自己就是栽那上面了。也不算是栽了,自己不也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么。“不过,那女人的尸体是没有见到了。”陈启忽然说道。他是看到庄雅轻掉下去。其实,那一刻心里还是有些不舍的。对于庄雅轻,他并没有到必须要庄雅轻死的程度。

只不过,当时不知道怎么就同意那个计划了。当看到庄雅轻掉下去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后悔的。叫了哥哥帮忙,最终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在庄雅轻面前驳回面子,然后得到庄雅轻。没想到,唉……得不到的是最好的?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的才是最好的。庄雅轻于陈启,就是这样的。本来还想看看庄雅轻尸体的,结果说是已经摔得不成样子了,不好带来。更何况别人也找去了,要是找不到就不好说重生之无良军嫂,第八十八章终于吃了顾彻,第7页过去了吧。陈启想想这个道理也是的。

再说,那三个杀手不也是回来说确实确定了庄雅轻已经死了的么。“尸体有什么好看的?”陈汕说道。当天他们看到了顾彻等人过来找人之后就走了。晚上很晚了三个杀手才回来的,只要确定了庄雅轻已经死了就好了。所以,今天就迫不及待地庆功了。庄雅轻听着吗,心想着,唉,看来你们要完了。哦,顺便还有你们当局长的老爸,也该是下台的时候了。不想多听,庄雅轻去下了耳机。刚好,缠上他们说的话,也全部都被录了下来。这个证据,再加上调过来的录像带,足以证明了浅雅的清白,以及陈汕等人的诬陷罪,故意杀人罪。

收拾好,庄雅轻打了声招呼就乐滋滋地开车回a市。那天晚上那三个杀手回去了的?她居然不知道,嘿嘿,师兄们对那三个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让那三个人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交代了,并且还帮忙欺骗陈汕他们呢?很好奇啊。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重生之无良军嫂 全文阅读,重生之无良军嫂最新章节,重生之无良军嫂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