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武侠小说 > 金庸群芳谱全文阅读 > 第n1章 当一众淫贼相遇时

第3章 梅韵幽幽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金易羽 书名:金庸群芳谱

这日练完九阳真经后,记起闵柔临别信中的嘱咐,将九阳真经在心中默念一遍,发现一字无误后,就找来锄头铲子在后院挖了个坑,将四册九阳真经依然用油布包裹好后埋了进去。了却一桩心事后心情舒快,宝誉又向后山走去。走到半山腰见到一个灰衣女子站在路旁,这里平日少有人来,来此的不是樵子就是农夫,今日见到一个陌生女子站在这里,宝誉有几分好奇,不禁多看了几眼,那女子面容奇丑,神情木然,两只眼睛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山下,眼神又是幽怨又是恼恨。

宝誉一见之下不禁觉得心中冒出一股寒意,不敢再看。绕到她身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才发觉她一直盯着的地方正是玄素庄,忍不住好奇地道:“姑娘是要去玄素庄吗?我可以替你引路。”女子回头盯他一眼,眼中满是冷漠与厉恨,宝誉吓了一跳,赶紧退开两步,那女子又转回头去,不再理他。宝誉讨了个没趣,再也不敢搭理这古怪的女子,自行往山顶走去。没想到等他从山顶下来却发现那女子仍旧站立在原处,似乎连姿势也没有变动过分毫。这次他没敢再上前搭话,绕过她后就匆匆下山去了。

让他更感意外的是在随后的几天里,每日都能够看到那名女子,她好似从来都没有移动过位置一般牢牢地钉在那儿,一动不动,而且她的面容也是永远那幅表情,没有半丝变化,只有乌漆漆的眼珠或怨或憎还稍显生气,表明她是一个活人。有这些发现后宝誉愈加好奇,多看几次后畏惧之心大减,没事也找一些话上前搭讪,当然没有一次有回应。宝誉也不敢有进一步的举动,只要一接触她冰冷的眼神,他还是会觉得全身发寒,哪还敢有其他动作表示。这一日气温骤降,北风刮得愈加猛烈,到后半夜时已飘起雪花,纷纷扬扬越下越大,至清晨雪停时分四处已是银装素裹,一派北国风光。

宝誉这几个月练功已成习惯,早晨起来得很早,看着四周的白色世界只觉心情爽快,兴致大增,信步就步出房门,抓起雪团四处乱扔。自从修习这九阳真经后,他就觉得力气似乎大了不少,精神也好了许多,现在不论看多久的书都不会有疲倦的感觉,还有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完全不怕寒冷,若是在去年下这么大的雪,他根本就连房门也不敢迈出一步,穿着棉衣围着火炉还嫌冷,那能有现在这样的兴致出门游玩。出得门来,宝誉不自觉地又向后山走去,这几日都见到那奇怪的丑女子,不知今日这么大的雪她还会不会在那儿呢?宝誉竟有一丝期待,自己为什么会想见到那名丑女子呢?宝誉觉得奇怪,她有什么值得自己关注的地方吗?自己不是一见到她就觉得害怕吗?也许是每日都能见到她所以形成习惯了吧。

宝誉也只好这样为自己解释。崎岖的山路铺满积雪,湿滑难行,宝誉花费了好大力气才来到半山腰,令他失望的是没有见到期待中的女人,只有一个胖胖的雪人塑在那儿,真人一般大小。张宝誉感到好奇,什么人大清早会在这儿堆个雪人呢?是那个丑女子堆的吗?她堆个雪人做什么?为了好玩吗?看她好象也不是这样的人。按捺不住好奇紧走几步,凑近前去瞧个仔细。越看宝誉越觉奇怪,雪人仿佛也是一个女子,与那丑女子的姿态十分相似,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最奇怪的是它的两个鼻孔还在轻轻的冒着气,宝誉大感诧异,伸手就朝雪人的脸部摸去,这一摸雪花却应手而掉,现出一副女人的面孔,不是那丑女子还有谁。宝誉心中大惊,顾不得多想,忙挥手抹去她头上身上的积雪,这才发现确实是那平日所见的丑女子被冻僵在雪堆中。摸摸她的脉门还传来微弱的脉搏,知道她还没有冻死,宝誉松了口气。宝誉来不及细想她为何会被冻僵在这儿以及如何施救,只想尽快将她弄下山再说,去找人来帮忙恐怕来不及,只有辛苦自己了。

宝誉抱起比自己还高的丑女,一步一步向山下艰难的行去。上山容易下山难,道路实在是太滑,稍不留神脚下不稳就会变成滚地葫芦,还有性命之忧,况且抱着这么一个冷冰冰硬邦邦的女人,简直难受之极。宝誉也不知自己哪来的这么大的勇气,拼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慢慢下行,一路不停地祈求神灵保佑。好在练习九阳真经后力气大增,腿部也稳健不少,终于有惊无险地下得山来。宝誉没有将丑女送到大夫那儿去,因为最近的大夫离村子也有十多里路,只怕到达时她早就断气了,宝誉还是决定先将女子安置在自己家中。

回到卧室,宝誉将女子的湿衣通通脱去后将她放进自己的被窝里,又搬来火炉,将房间烘映得暖暖的。忙完这一切,宝誉回转来检查女子的情况,只见她身子仍然冰冰冷冷的十分僵硬,手足青紫嘴唇发白,奇怪的是脸色却并不如她身子的其他地方那样难看,仍旧如最初见她时那般。心里虽觉奇怪,不过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将家里所有的被子都抱来压在她的身上,但好象效果也不明显,显然用被窝捂着并不能使她的体温上升挽救她的性命。是去找大夫呢?还是烧一大锅热水让她泡个澡,还是给她煮碗姜汤?宝誉犹豫不决。

突然灵光一闪,想到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介绍人的体温可以御寒,特别是男女互相拥抱在一起时更是效果明显。“嘿嘿!”宝誉贼笑两声决定采用这个方法,虽然这女子丑是丑了点,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只有牺牲自己啦。转念又一想如果事后这丑女发现清白受辱后要以身相许,那自己该怎么办呢?确实要让他娶这么一个丑妻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三分。难以决断,最后终究是恻隐之心占了上风,以身相许就以身相许,大不了等自己有钱后多娶两个象闵姨那样漂亮的小妾就是。

打定主意,迅速地脱去衣衫,只留一条小底裤就钻进被窝将丑女抱个满怀。那知刚一沾身宝誉就想跳将起来,原来那女子全身冰凉,宝誉一抱之下就象抱着一块寒冰一般透彻心骨,赶忙放手,运起九阳神功才将那股寒气驱掉。没有想到她的身体会如此寒冷,宝誉担心自己在将她救转前也早已被冻僵了,若是就此见死不救又于心不忍,最后还是决定舍生取义,说什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去。宝誉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决定,只好归结为自己天生就有侠义心肠吧。

不过如果要救的是一个男人呢?要他用这种香艳的救治方法肯定是不可能的,只好将之送到大夫那儿就算是仁至义尽啦。抛开这些胡思乱想,宝誉将九阳神功运遍全身,感觉身体微微发烫后才将丑女缓缓抱住,这次没有感觉刺骨的寒冰,但还是凉凉的不大好受。宝誉持续不断地运转神功不让体温下降,并不停地搓揉女子的肌肤,以增加她的血液循环,让她尽快恢复温度。没想到她的肌肤极好,柔嫩腻滑,如丝似玉,简直让宝誉爱不释手,禁不住低头将她再次细细打量起来。

她的肌肤雪白如玉,状若凝脂,仔细观察才会发现她身体的肤色也面部的颜色有很大的不同,手感也大不一样,这让宝誉大感惊奇,忍不住用手在她脸上重重揉了两把,那知这一揉她的脸皮竟然皱了起来。这下宝誉被吓得够戗,《聊斋》中《画皮》的故事立即冲进脑海,这个丑女莫非就是那披着人皮的妖魔鬼怪。宝誉掀开被子就想逃,却发现自己手脚酸软,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爬伏在这冰冷的娇躯上发呆。过了好一会,他见丑女没有丝毫异样,胆子才渐渐大起来,觉得手脚又能活动了,鼓足勇气,颤颤巍巍地伸手向丑女的脸上摸去。

宝誉下了个狠心,说什么也要看到她的真实面目,能看到鬼的样子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而且自己救了她的命,她应该不会吃了自己吧。接着又暗骂自己胆小,她现在还处在昏迷中,自己把她看个通看个透她也不会知道。想通这一层道理,宝誉的胆子大了许多,伸手摸上了那层面皮,心中不停地祈祷千万不要是个青面獠牙的大怪物,最好是个千娇百媚的小狐狸精。面皮终于被取下,宝誉慢慢睁开眼睛偷眼瞧去,一瞄之下竟再也收不回来,祈祷居然灵验啦!虽然不是个美丽的小狐狸精,但绝对是个不大不小、能迷死大多数男人的狐狸精,无论怎么看她都是宝誉目前见过最漂亮的女子。

心中虽不愿将她与闵柔进行比较,不过不得不承认她确实要比闵柔还美上两分,她与闵柔年纪相诺,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显示她高傲倔强的性子,脸色异常苍白,应该是长久戴着面具的缘故。见到她并不是青面獠牙的可怕模样,还是如此的娇丽妩媚、美艳动人,宝誉早已不知惧怕为何物,管她是狐狸精还是妖女魔女,能和这样的美人呆在一起,宝誉觉得是死而无憾,那颗小小的色心又活络起来,一伸嘴就在女子苍白冰冷的嘴唇上重重吻了一记。抱着这样一个不言不动的冰美人绝非宝誉所愿,他决定尽最大努力赶快将她救醒。

运足真气他又在女子身上更加温柔怜惜地搓揉起来,不过这次他将重点放在了美女的丰胸翘臀、娇背嫩腹上,过足了手瘾,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女子的素手纤臂、长腿莲足,均是一一细加揉抚,希望她能尽快恢复体温与活力。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宝誉感觉内力即将枯竭之时,身下的美女终于轻微地扭动一下,察觉这一变化宝誉自是欣喜若狂,加紧施为,女子的身体终于慢慢恢复温暖软柔,脉搏的跃动也逐渐强健有力起来。随着女子体温的上升,宝誉渐渐感觉到身上棉被的对自己来说实在是太厚了,头上已经慢慢开始冒出汗珠,而因为担心女子的身体还未复原又不敢取掉厚重的被子,宝誉左右为难。

而这时肚子也“咕咕”地响起,原来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宝誉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开始变得温香软腻的美女胴体,穿妥衣物,回头看到已有了几分血色的美女粉面,忍不住又低头在她的玉颊柔唇琼鼻粉额上狠吻几记,才心满意足地到厨房熬了一大锅皮蛋瘦肉粥吃了个饱。回到房间,宝誉就坐在床沿静静地看着美女,期待着她睁开美目时的样子。这回他的愿望很快得到了满足,女子睡眼惺忪地睁开杏眼,疑惑地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目光落在了宝誉的身上,眼神中满是冰冷刺骨的寒光,比在半山腰时看见的更加凌厉阴冷。

瞬时宝誉就觉得被炉火烘得暖暖的房间立时冰冷下来,四周的空气似乎已被坚冰封凝住,宝誉几乎立即就想转身逃开。他已经在后悔为什么要让她醒来,她闭着眼睛作睡美人状时的样子可是比现在美丽可爱万分,莫非她是一个千年寒冰精,不过好象也没有听说过这种妖精。女子冷冰冰的声音传来:“你是谁?这是在哪儿?”声音虽然冰冷狠厉,却也十分娇脆动听。宝誉不敢在她面前表现出丝毫不敬,艰难地挤出几缕笑容,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叫张宝誉,现年十四岁。

这里是我家。”本来他还想在“现年十四岁”后加上“尚未娶妻”,可一接触到女子的目光,这半截话立时就咽了回去再也吐不出来。女子显然还没有清醒,疑惑地道:“我怎么会在这儿?”宝誉笑嘻嘻地道:“你在山上被雪埋住冻僵了,是我把你从阎王那里救回来的。”同时心想,这下你该感谢我了吧,我这么舍身相救而且与你有了肌肤之亲,你可不能不报恩喏,当然最好是以身相许,这个美女虽然凶是凶了点,不过确实是长得漂亮,相处久点应该就会被我打动,变得温柔点吧,这时他也不在乎她是不是妖精了。

他也不管自己是否是太过自信还是太过天真,就开始美美地胡思乱想起来。正想到得意处,忽然一声凌厉的尖声惊叫在屋中响荡起,他的魂魄立时就被惊得唤了回来,只见被窝中的美女正恨恨地瞪着他,一字一句狠狠地道:“我的衣服呢?”宝誉一惊忙后退两步解释道:“你的衣服全部被雪水浸透了,要是不脱掉你一定会被冻死,所以我就帮你脱下来晾在了屋外。”女子狠厉的脸色没有一丝的松弛,仍旧是那狠狠的语气道:“是你帮我脱的?”宝誉傻傻地点头道:“家里就我一个人,只好由我帮你啦!”女子又道:“那你看见什么没有?”这时候傻子也知道要是再说实话意味着什么,宝誉连忙摆摆手道:“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

”美女也不知是真相信他的话还是怎么着,居然没有再往下追究,淡淡地道:“没有看见就好,要是看啦,看我不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语气虽然轻柔,但话里内容差点没有把宝誉吓得趴下,连忙辩解道:“绝对没有,绝对没有!”接着又讨好地凑上前道:“你的肚子饿了吗?我给你煮了皮蛋瘦肉粥,要不要来一碗。”女子看也没看他一眼道:“就先来一碗吧,也不知味道怎么样?能不能吃?”宝誉谄笑地道:“绝对好吃,保证你吃了一碗还想要第二碗。

”盛好粥进到屋内才想起美女的衣服还都晾在屋外,她光溜溜地在被窝里可怎么吃粥呢?忐忑不安地来到床前道:“粥来啦,你现在吃吗?”美女瞪了他一眼道:“我这个样子怎么起来吃呀?”宝誉忙道:“你的衣服是不能穿,要不你把我先母的衣服穿着试试。”美女无奈地点点头。宝誉看着穿着母亲的衣服的美女忍不住就笑了出来,原来宝誉的母亲比这美女矮小许多,这衣服穿在她的身上自然是显得又短又小,胳膊小腿肚脐都俱都袒露出来,衣扣也扣不严实,露出白白的一片娇嫩胸脯,怎不惹人发笑。

美女的脸上也飞上一抹红晕,随即一偏头瞪他一眼道:“这都怨你,你还敢笑话我,再笑我就撕烂你的脸。”这话的语声已不复先前的凶狠,带着两分羞涩反倒有些撒娇的味道,宝誉也不敢让她太难为情,忙止住笑道:“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还是坐在被窝里吃吧!”美女也依了他,没有下床偎着被子就吃起粥来。她似乎也是饿极,居然一口气连吃三碗还不罢休。宝誉就坐在床沿盯着她的娇魇,欣赏她的一举一动。女子终于吃足,摸摸有些发胀的小肚皮,这才发现男孩正呆呆地望着自己,奇怪地问道:“你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男孩还没有回过神来,喃喃地道:“你真美!”女子神色一变,伸手往脸上一抹厉声道:“我的面具呢?”宝誉一呆,傻傻的道:“什么面具?”女子一把抓住宝誉的脖子,指着自己的脸道:“就是戴在我脸上的东西。

”宝誉这才醒悟过来,指着床铺内侧道:“在那儿。”女子重新将面具戴在脸上,冷冷的道:“是谁教你把我的面具摘掉的?”宝誉看着她戴上面具,如花的娇丽容颜立即变得丑陋不堪,只觉天地似乎也为之一暗,心里就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说不出的难受,也不回答她的问题,扑上去抱着她的身子道:“好好的一张脸为什么要用这么个丑东西遮住呢?不要戴好不好?”女子身体一颤,眼神一阵迷茫,但随即一把推开男孩惨然道:“这容貌漂亮又有何用?你就只喜欢那个娇滴滴的小贱人,一点也不把我放在心上,一点也不在乎我,我还不如毁了它好。

”宝誉一惊,急道:“谁说我不在乎,我喜欢你得紧啊!你若愿意,我现在就娶你为妻。”那女子冷笑道:“我知道你心中就只有那个小贱人,我有那一点比不上她,容貌?武功?文采?还是女红厨艺?为什么你始终对我冷冰冰的,没半分好颜色,而见到她就有说有笑?”宝誉这才明白她说的“你”并不是指自己,而是美女始终苦恋着的情郎,只是那人似乎已有了意中人,因此对她不理不睬,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让她饱受相思之苦,脾气也变得古怪起来了。

怜悯之心顿起,上前搂着她道:“那个臭男人不在乎你,那是他没有眼光,你也不用把他放在心上。现在你遇到了我就由我来照顾你,等你嫁给我你就知道我比他好一千倍了。”女子幽幽地道:“可我心里就只有他。”宝誉这时一点也不觉得她可怕了,只有满腔的怜惜与柔爱,闻着她耳鬓发稍的丝丝幽香,又有点想入非非,一壮贼胆,伸舌在她耳垂上轻轻舔弄道:“他不爱你那是他没有眼光,没有福气享受你这样千娇百媚的美人,这样的男人那里配得到你的垂青啊。

”宝誉见她不做声,也没有拒绝自己,马上再接再厉开始推销自己道:“你看我就不同啦,我是英俊潇洒,风liu倜傥,年少有为,现在就已考取秀才,再过两年一定能高中状元。而且我充满爱心,温柔体贴;眼光高明,你戴着面具我也知道你是一个羞花闭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女子见他滔滔不绝地自卖自夸,比手划脚神态滑稽,心情愉快许多,忍不住戏道:“你真的有那么好?可我的年纪足以做你的娘亲了,这可怎么办?”宝誉忙道:“无妨无妨,只要两人是真心相爱,年纪相差再大也无所谓。

”接着又补充道:“你要是嫁给我,我保证你天天快快乐乐,再也不会一天这么多烦恼忧愁。书上说一个人如果烦恼多了皱纹就会增加,就会老得更快,你不会希望过两年就变成一个皱纹满面的老太婆吧!”他知道大凡漂亮的女子总是很在意自己的容颜,虽然这名女子故意戴着一个丑陋的面具,但也不表示她不爱惜自己的容貌,所以以此来劝解,希望她不要再如此执迷。果然那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惘,喃喃的道:“真的吗?”宝誉道:“当然是真的,十足真金。

”美女的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宝誉听她的笑声清脆娇美,可笑容却被那丑面具挡住无缘得见,暗叫可惜,禁不住伸手揉揉她的面部替她取下面具,双手捧着她的粉玉娇魇动情地道:“要是这张脸真的变成那面具一般,不知会有多少男人为之伤心难过,多少女人为之垂泪叹息。”女子白他一眼,啐道:“油嘴滑舌的小子,就会用些甜言蜜语来哄人。”可嘴角逸出的丝丝笑意却表明她对这些话语非常受用。宝誉乘机道:“那你就嫁给我吧,我天天都讲这些甜蜜的话儿让你开心。

”女子笑道:“你这个满脑子坏东西的小色狼,怎么成天就想着娶老婆呀!”宝誉将头拱进她怀里,双手搂着她的纤腰,施展他无往不利的无敌撒娇大法道:“好姐姐,你就嫁给我吧!”女子被他缠住,胸前裸露的肌肤正好枕在他的头下,腰间娇柔敏感的嫩肤也被他火热的小手不断摩擦,芳心乱颤,自小到大她从未遇到过此种情景,顿觉浑身发热手足发软,头一晕竟瘫到在床铺上,忙告饶道:“你快起来,我……我答应你。”宝誉大喜,却并不起身,继续胁迫道:“我们今晚就拜堂成亲,可好?”美女忙不迭地道:“好,好。

”宝誉嘻嘻地跳将起来道:“我这就去通知街坊邻居,准备准备。”女子一把拉住他道:“我们拜堂成亲关旁人何事,我喜爱清静,不愿见那么多的人。”宝誉道:“那我们怎么拜堂成亲呢?”女子跪在床铺一侧道:“就在这儿,以天为媒,以地为证,行上跪拜之礼就成啦。”宝誉还是孩子心性,觉得有趣,也学着她般跪在床铺另一侧道:“好玩好玩,我们这就快来磕头吧!”说完就开始唱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对拜。礼成,新娘新郎送入洞房。

”女子觉得好笑,仿佛又回到幼时与伙伴游戏一般,也笑嘻嘻地与他一同胡闹,心中满是轻松与欢悦,还真是有点喜欢与这小孩在一起的感觉。正当她在憧憬如何洞房花烛时,张宝誉却突地扑将上来把她压在身下,同时樱唇被一件柔软的事物han住,让她放松的心情顿时紧张起来,惊恐地张大了眼睛。男孩感觉到她的不安,轻柔地在她的柔唇上慢慢舔弄,并不急于突破她的贝齿防线,同时双手在她的秀发背脊柳腰上轻轻柔抚,仿如一个风月老手,哪能看出他实际也是初明此道。

自从经过与闵柔的那番艳遇后让他领悟到许多,仿佛一夜间就成熟不少。女子显然对此完全没有丝毫经验,动作陌生僵硬之极,全然不知如何反应。羞涩之心使她想将男孩立即踢开暴打一通,但唇齿间传来的动人感觉又让她沉醉不已,男孩的轻柔爱抚更使她全身懒洋洋的,完全不想动弹,而且从内心深处还生出愿他更深入更猛烈地侵犯自己的渴望,心神逐渐放松,身子松弛下来,宝誉乘机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肆意掠夺开来。男孩按照美人师傅传授的本事及自己的心得体会将这门技巧充分地发扬光大,四处追击美人的丁香小舌,与她作最亲密的接触,一会又将她吸入自己口中惬意地品尝她的甘甜,当然也忘不了将美人口中的香液卷入自己嘴里品评一番,慢慢地好象有了一些感悟,但还是觉得吃别人的口水并不好玩。

美女活了三十余岁,虽然有了意中人,可一番单相思恋换来千般断肠烦愁,从未与任何男子有过肌肤之亲的她,那里经过这样的风liu阵仗,立时就晕晕沉沉莫辨东西,魂魄直飞上九重天外,兴奋莫名。终于她内心深处最隐秘潜藏的yu望被炙烈的情火点燃,促使她迅速地作出反击,翻身将宝誉紧紧地压在身下,尽情释放自己的热情。在宝誉已经感觉快要窒息时,美女终于一脸满足地放过了他,重重地喘了几口粗气,宝誉又感觉恢复了活力,想起一个重要问题,立即爬上美女的娇躯抚着她的霞红粉颊道:“姐姐,我们都成为夫妻啦,可我还不知道你的芳名,要是让人知晓了还不让人笑话。

”美女笑道:“谁让你不问来着。记好喔,我姓梅,叫……幽儿。”宝誉乐道:“梅幽儿,梅幽儿,这名字真好听。春梅料峭,幽清静雅。”梅幽儿傲然道:“那是当然。”宝誉的眼珠子贼溜溜地一转道:“我们夫妻堂也拜过了,现在是不是就该入洞房啦。”梅幽儿一惊道:“这青天白日的入什么洞房?”宝誉见她吃惊的样儿,怕她不肯,立即又凑嘴上去与她激烈亲吻,待将她吻得手足酸软时就开始替她宽衣解带,立时满屋就情焰飞腾春意融融,其中的旖ni风光自不必说。

,!。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金庸群芳谱 全文阅读,金庸群芳谱最新章节,金庸群芳谱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