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村庙全文阅读 > 31章 村庙

18章 去时仍留铭心言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短刀 书名:村庙

冷风从洞口处刮入洞内,卷出凄厉的呼啸声来,将皎洁的月光吹的都晃动了起来,直欲将那月芒吹入洞内漆黑的深处。寒意陡起,冷风刺骨,因为都喝多了酒,身体里面热乎,体表被寒气一激,众人都忍不住打起了寒噤,裹紧了衣服,抱紧了双臂,皱着眉头顺着老太岁的眼光往洞内看去,猜测着老蛟难道要从里面出来了么?漆黑的洞内深处,突然传来巨大的啸声,似野兽的吼叫声,却又比野兽的吼叫声多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霸气,啸声回荡着盘旋在洞中,震耳欲聋,一股亘古的苍凉气息随着声音在洞内升腾而起,让人禁不住呆住,被声音吸引,被气息感染,被强大的气势所震慑。

龙吟声荡漾着,回旋着,越来越小,直至彻底的消失,我们这些人皱眉,凝神,忍不住想要去追寻那声音的发源地,想继续聆听那撼人心肺的声音。老太岁站了起来,手里依然拎着一个酒瓶子,仰头灌了两口酒,微微一笑,说道:“孩子们,站在原地莫动,我先过去了,待得老蛟飞升之后,你们可去洞外平台上,捡到我的灵核,或放置在此山洞之中,或埋藏于村北太岁庙下,千年之后,亦不知你们轮回几次,若有缘,我们依然可见。”“太岁……”我失声叫道,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太岁,您老……”“太岁,一路好走!”……众人无不失声,无不动容,却都不知道在此时此刻,说些什么才好。哽噎抽泣之声在洞内响起,却没有人会去看看是谁哭了起来,或者,是自己在哭……老太岁长笑出声,双眼中泪花荡出,在洞内的淡黄色光团里翩然飘舞,晶莹剔透,若朵朵梅花,似点点水晶。老太岁向洞内走了几步,忽而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头,望着我们,眼神里透出了不舍和牵挂,无奈和绝决……终于,复杂的眼神变化了千百次之后,回归到了坚毅,老太岁的声音飘然若九天天籁般在洞中回响起来:“我走以后,村中若有邪物再现,无需惧怕,银乐陈金等人定要助胡四驱怪除精,护卫村中平安……”“我走以后,胡四当时时警惕,当年未被斩杀之邪物多半将会回村中报复,在我灵核存放之处,要布下阵法,防止邪物吞噬太岁灵核,助长其邪性增长……”“我走以后,若有遭邪物侵害,命在旦夕者,可食用太岁灵核,救其性命……”“我走以后,无需让村民供奉膜拜,庙在可在,庙之没落,亦不必耗资重修,不纪念,不祭祀……”“我走以后……”……一字字,一句句,犹若磐石般落入我们的心海之中,声声敲响心鼓,呕心沥血,诚挚至大善的心声,如何能不感人肺腑,让人如何不感动哭泣,声泪俱下。

洞内响彻起我们这些年轻人悲恸的哭声,不断的有人喊着“太岁,太岁……”黑暗中,突然冒出两个如灯笼般大小、电灯般明亮的眼睛,紧接着,漆黑的洞中突然亮了,金黄色的光芒从洞内延伸而出,直至洞口,与洞外洒入的月芒相连,黑暗消失不见,处处金芒闪烁,让人觉得放佛置身于一个堆满了黄金珠宝的洞穴中一般。一条巨大的蛟龙从洞的深处,从金黄色光芒中陡然出现。蛟龙通体紫金色,龙鳞上光芒闪烁,龙眼中寒芒四射,蜿蜒游动间,整个蛟龙巨大的身体停止在了距离我们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大致的目测下,蛟龙足有十四五米长,粗有一米五左右,龙头像是一辆拖拉机头那么大,龙爪张开的话,绝对能有一张八仙桌大小。

没有亲身如此近距离的靠近蛟龙,没有亲眼看到过蛟龙,没有亲身经历感受那种亘古苍凉的王者气势的人,绝对是无法体会到当时那种激动、畏惧、恐慌、震惊……等等复杂的情绪,你会忍不住浑身战栗,你会忍不住想要膜拜在地,你会忍不住想要退后,却发现腿脚不听使唤……之后我们才知道,当时郭超被吓得尿了一裤子,而姚京,不仅仅是尿了一裤子,还屙了一裤子。蛟龙盘卧在地上,龙头抬起足有五六米高,俯视着我们,两根粗大的胡须飘荡着,粗大如同老树根般的龙角一抖一抖的,龙眼瞪的滚圆,龙嘴一张一合……对于我们,老蛟似乎不屑一顾,它只是在等什么。

“银乐,这老蛟看起来就凶巴巴的,个头也这么大,真打起来的话,咱哥儿几个捆到一块儿也不是它的对手!”陈金忽然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我点了点头,心里骂着陈金这不是废话么,还真佩服这小子,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跟老蛟干一架呢,我说道:“少废话,认真看。”“看什么看?它在那儿不动弹,有什么好看的?”“那你问问它在干吗呢。”我没好气的压着嗓门儿说道。“哦。”陈金点了点头。我心想着这小子还真是闷不住啊!可我绝对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还真就开口跟老蛟说话了,他往前走了几步,歪着脑袋仰着脸,好奇的盯着老蛟看了会儿,突然抬手冲老蛟摆了摆,老蛟好奇的看了看陈金,陈金见把老蛟的目光吸引过来了,干咳了两声,说道:“哎,那什么,也没啥事儿,就是问问你,啥时候飞呢?你总该不会就在这洞里头飞升吧?”老蛟怔了一下,看了看老太岁,似乎让陈金给弄懵了。

我赶紧上前拉了一把陈金,想把这小子给拽回来,他娘的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万一惹怒了老蛟,它在飞升前一口把我们给吞了垫吧垫吧,那可就坏菜了!“哎,拽我干啥?”陈金挣开我的手,仰着脸对老蛟继续说道:“我得先提醒你一声啊,你可不能在这洞里头飞升,你要是想着一脑袋把洞顶给撞开了飞出去可不行,兴许你有这个本事,可问题是我们还在洞里呢,万一洞顶子让你给撞破了,掉下个大石头碎石块儿的砸着了我们,可不好了,哎我说,要真这样,你招呼一声,我们先出去,要不……你出去飞升,行不?”“金子,你少废话了,我靠!”我忍不住声音也大了起来。

“你拉我干嘛?万一真掉下石头来砸着了怎么办?还有五辆自行车呢,砸坏了可咋办?”陈金再次挣开我的手,似乎也担心老蛟生气吧,陈金又对老蛟说道:“我这也就是跟你商量商量,你想想,我说的是这个理儿不?”这句话说完,陈金便不再做声,歪着脑袋看着老蛟,等着老蛟回答呢。洞里安静了下来,静的出奇,我们几个人心惊胆颤,大气都不敢出,警惕的注视着老蛟,防止老蛟发飙。我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胡老四,他那副老身板也在微微颤抖着,右手下垂,手里握着几张符纸,瞧那紧张的模样,大概那符纸也是刚摸出来,以防万一呢。

老太岁头也没回,只是静静的站在我们几个前面几米远的地方,昂首看着老蛟。老蛟好像听不懂陈金说了些什么,又或者是在考虑陈金说的话,或者,是根本不屑于搭理陈金。它只是静静的注视着我们,哦不,它在注视着洞外。过度的安静,反倒让我们心里更加的不安,陈金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嘴,又忍住没有说,顺着老蛟的眼光,往洞外看去。我们这帮人忐忑不安了这么一会儿,也终于发现了老蛟压根儿就没把我们当回事儿,它只是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洞外呢。

于是我们也都扭过头去,看向洞外,至于身后老蛟会不会突然发起袭击,我们倒是不在意了,在意有什么用?防备有什么用?用陈金的话说,咱们这些人捆一块儿也打不过老蛟,它要是真想干掉我们,我们防备也没用。再说了,不还有老太岁在么,它总不会眼睁睁看着老蛟对我们施加暴力的。此时的洞外,圆月似乎比之前要明亮了许多,遍野银光铺地,亮如白昼,深邃的夜空中繁星也都亮了起来,竟敢从青黑色的夜色下探出头来,与皓月争辉。洞口的平台上,积雪泛着月光,更是洁白的如同绸缎般晶莹明亮。

突然,平台上凭空出现一个直径足有四五米左右的洁白的光圈,像是一副图画,又像是一个圆门,说是一个巨大的白盘子来形容,也不为过,就是那么个东西,说平面不平面,说立体,又不立体的东西。这白色的光圈一出现,我们还在诧异这是个什么玩意儿的时候,身后突然一阵狂风袭来,老蛟的身体从我们头顶上方飞快的游过,顷刻间便落在了平台之上,那白色光圈跟前儿,先是盘卧在地,接着巨大的龙头回首,望向洞内。我们几个急忙扭头看去,只见老太岁从洞中缓缓向外走去,脸上挂着淡然的平静的笑容。

我想,老太岁这是要去让老蛟吃掉了,我想要伸手拦住,可是又不敢拦。胡老四也知道,其他兄弟们也都知道,可谁也没有伸手拦一下老太岁,陈金的手伸出去了,可自己又收了回来。我们所有人的目光,就跟随着老太岁的脚步,一点点的移动着,直到老太岁走到了老蛟那巨大的身躯跟前。老蛟收了收脖子,慢慢低下了龙头,闭眼,躬身,似乎在向老太岁鞠躬般,连续做了三次同样的动作之后,老蛟缓缓张开了大嘴,露出了锋寒的獠牙和那两排同样闪烁着寒芒的牙齿。

老太岁淡然一笑,双手背负在身后,抬腿步入了老蛟的嘴中。说起来也奇怪,那老蛟的大嘴张开,无非也就是一人高而已,里面却没有那般大,可老太岁步入其中,却显得很是宽敞,一点儿都不狭小,一点儿都不局促。我们这些人都睁大了双眼,看着老太岁一步步走进了龙嘴之中,看着它淡然的身影慢慢的变小,慢慢的往龙嘴的深处走去,慢慢的消失在了龙嘴之中。老蛟的嘴巴没有合上,一双巨大的龙眼这次是真真的盯住了我们这帮人。我心里一颤,身子不由得往后退了半步,心想他娘的老蛟该不会是要赖账吧?把老太岁吃掉之后,再把我们所有人给干掉么?我日它个八辈儿祖宗的,它要真这样,那我们还真是没辙了呢。

我的右手不由得伸向了腰间,握住了腰带扣,这段时间以来,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在遭遇危机的时候,我会很自然而然的伸手触摸腰间那条乌梢皮做的腰带。陈金似乎也觉得老蛟有点儿不对劲儿,挪动着脚步与我并肩而立,刘宾站到了我的身后,胡老四此刻却昂然前出,站在了我们这些人的前面。不过,老蛟的眼神里,并没有一丝的杀机和怒意,它看着我们干嘛?老蛟看了我们一会儿,眼神专注的盯住了我,我甚至能感觉到老蛟这狗日的东西盯住了我的腰部,我心里一紧,坏菜,奶奶的老蛟发现我的腰带了,那很有可能是它儿子的皮啊!就在我紧张万分,惊恐不已的时候,老蛟缓缓合上了它那巨大的嘴巴,老太岁,算是彻底被它吃掉了。

老蛟扭过头去,我心里一松,想要长出一口气,却不敢,张大了嘴巴不敢出声。老蛟的尾巴摇动了几下,身形陡然拔高,那白色的光圈儿也突然悬浮起了两米多高,老蛟前爪舞动了几下,身形晃动着,一头扎入了白色的光圈中,便如同钻入了一条通道般,可是那一头,却什么都没有,空无一物,白色的光圈分明就如同一张薄薄的纸张一般啊!似乎钻入这个光圈里,是件痛苦的,很难办到的事情吧,老蛟的头钻了进去,身子却在圈外不停的翻滚着,扭曲着,挣扎着,龙爪张张合合,龙尾奋力的摆动着,就像是,就像是一条鳝鱼发现有人靠近了,正在奋力的想钻入泥土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了阵阵的闷雷声,原本晴朗的夜空中,陡然不知从何处涌来了层层叠叠的乌云,顷刻间便弥漫开来,将一轮华月与万千繁星遮住,闷雷阵阵在天空中翻滚着,似乎老天爷发怒了一般,正在咆哮着,准备要发动一场大的暴风雨似的,问题是,现在是冬天,难不成要下一场大暴雪么?“银乐,这是打雷么?我操,大冬天的,该不会还打闪下雨吧?”陈金悄声说道。“不知道。”我硬邦邦的回答道。“老蛟好像被捆住脑袋了,咱现在上去揍它两拳头,踢它两脚,应该没事儿吧?”陈金又说道。

“我操,你他娘的没病吧?”我大吃一惊,回头瞪了他一眼,骂了他一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这小子这么想,他还真有可能敢这么干。陈金不屑的说道:“这可是机会,我估摸着它钻进去之后,就是飞升了,咱得趁它缓不过来劲儿,抽不出精神头儿来对付咱的时候,揍它,发泄一下。”说完,陈金这小子呸呸往手里唾了两口唾沫,摩拳擦掌的就要往洞外走。我赶紧拉住他,说道:“别过去,指不定那外头是个什么玩意儿呢。”“对对,可千万别出去,听说人和邪物飞升的时候,是要遭一次天劫的,闪电狠命的往下劈,你要到外面,指不定就劈死你了。

”胡老四在旁边突然提醒道。这下陈金犹豫了,他还真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让闪电给劈死,可他又有些不甘心,干脆从腰里拔出匕首来,抬手瞄了瞄准儿,奋力的掷了出去……别说,还真够准的,那把匕首准确的插向了老蛟的尾巴,结果叮当一声脆响,被摇摆着的蛟尾拍打到了一边儿,感情人家老蛟那皮是铁做的。陈金愣了,这下可没辙了,看来老蛟果然难以对付啊!此时外面已经风声大作,滚滚闷雷之声越来越大,横空一道闪电成之字形划过,竟然没有消失,而是冲着我们这边儿飞了过来,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狠狠的劈打在了老蛟的身上,轰隆一声爆炸的巨响,老蛟被闪电这么劈了一下,身子摆动的幅度更大了,几个摇摆之后,身子又进去了一截,只余下少部分身体和尾巴在白色的光圈儿之外了。

又是两道闪电,从高空中垂直的降了下来,直插在了老蛟露在光圈外的尾巴上面,好像是穿透了一般,竟然从蛟尾下方透过,在平台上炸响,百十多平米的平台上,厚厚的继续顷刻间消失不见,便是在洞中的我们,都感觉到浑身剧烈的一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我是最后一个倒下去的人,因为我亲眼看到了身边的人都倒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我也是最后一个昏迷过去的人,因为我看到了老蛟的尾巴消失在了那白色的光圈中,然后那光圈凭空消失不见……接着,我也昏了过去。

_____________这两章,写的确实自己都有点儿难受,很吃力,很不忍心似的。废话不多说了,就这样。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村庙 全文阅读,村庙最新章节,村庙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