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村庙全文阅读 > 31章 村庙

20章 坟丘里的野兔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短刀 书名:村庙

夏日的夜晚,东渠边儿上处处可见三五一群的村民搬着小板凳坐在路边儿上,手里拿着扇子,一边儿拍打着扇风驱赶蚊子的叮咬,一边儿聊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和冬日里街道上时长冷冷清清不同,夏天的晚上人们都会出来乘凉,胡侃瞎聊一直到十点以后,才纷纷回到家里睡觉,有的干脆到房顶上,铺上凉席儿,一觉睡到天亮,比起在屋子里睡觉,要凉快许多。嗯,那时候家里按电扇的少,更别提空调这类高档的东西了,那玩意儿在大城市里都很少有人用。 况且即便是农村家庭条件稍好些的,家里买了电扇,可到了晚上,前半夜基本没电,有电扇又管个屁用啊?我们这帮人自然不会安安省省的坐在大街上乘凉聊天,要真能坐得住,那还叫年轻人么?至于喝酒嘛,那就少了,毕竟大夏天的,谁愿意喝那上火的白酒啊,而啤酒这种东西,嗯嗯,属于昂贵的东西,村里小卖店也没有,即便是有,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那玩意儿有什么好喝的?喝起来一股怪味儿,而且一点儿劲儿都没有,哪儿是酒啊?纯粹就是放臭了的水嘛。

没有喝的了,那自然就得往吃的上面想。那时候夏天可不缺少吃的了,更不会因为想解解馋而跑到庙里头偷点儿供肉吃。河里面白天可以钓鱼,若是没那个耐性,干脆几个人拿着一张大纱窗或者蚊帐做网,脱光了衣服跳到河里面,俩人抓着两头堵在一丛水草跟前儿,贴着河底,其他几个人窜到水草中间一通乱跳,得,鱼啊虾啊的全都跑到网里了,若是运气好,兴许还能弄到两条大鱼,甚至弄只王八也有可能。到了晚上,咱们可以下包钓鳝鱼去,鳝鱼可是好东西,这玩意儿骨头少肉多,而且肉质鲜美,油炸或者烤着吃,都特香。

这天晚上,我们几个人早早的吃过了晚饭,然后拎着竹竿和鳝鱼钩,拿着手电筒和口袋、镰刀去了北地。到了北地中央那条渠上之后,兄弟们开始分头行动,做先前的预备工作。有的去挖蚯蚓,必须要那种特大特粗的蚯蚓,而且有臭味儿的那种;有的去弄一些小树干,小拇指粗细就行,长短一尺多就可以;有的拿着镰刀到渠边儿上,把生长在渠边儿的水草割出半米方圆的缺口来,露出清水来,渠边儿上水浅,只有一尺多深而已,水草割除掉之后,不影响视线,这样的小块儿地方要割除二十几个地方来。

这些工作完成之后,我们就围坐在一块儿做鳝鱼包,这很简单,用巴掌大的一块儿小布,里面放上几条大粗蚯蚓,然后用细绳扎起来做个小包,系在小木棍的一头儿。做完了鳝鱼包之后,把每一个系着鳝鱼包的小木棍插在渠边儿那些割开了水草的水里,鳝鱼包悬浮在水中就行了。每一处都要插上鳝鱼包,蚯蚓的臭味儿会吸引鳝鱼前来啄那个包,它们绝对会不厌其烦的啄啊啄的,却始终啄不破布制的包。这个时候嘛,我们就可以拿着竹竿,竹竿上头绑着结实的丝线,丝线一段,绑紧了穿上蚯蚓的鳝鱼钩,这鳝鱼钩是用自行车车轮上的钢条磨制而成,非常结实,嗯,普通的鱼钩可钓不起鳝鱼来,鳝鱼力气大,能把鱼钩给拉直咯。

拿着手电灯,照在水里,看到鳝鱼包跟前儿有鳝鱼在啄包了,就把鳝鱼钩慢慢的放入水中,得,鳝鱼啄了半天没把包给啄开,现在看到了现成的蚯蚓,那还不疯了似的往嘴里吞么?这一吞,正好被钩子钩住,咱们就可以拉杆子把它钓上来了。嗯,放心,只要是慢慢的手电筒的光移到水草空缺的地方,鳝鱼多半情况下都不会跑,具体为什么,咱还真不知道,估摸着是鳝鱼包吸引着它舍不得离开吧。一般鳝鱼包下好了之后,都要登上二十来分钟,再挨个儿的巡查一遍,有鳝鱼就钓上来,没有了就过去,这样二十几个地点都查过了之后,再回来坐下,等上二十分钟半个小时的,再去转一遍。

哎可不是吹牛啊,多的时候,一晚上能钓到十多斤鳝鱼呢,足够好几个人明天全家都动动腥了。废话不提,且说我们准备工作就绪,也溜达了两圈之后,收获颇丰,钓到了十几条鳝鱼,还有条大个儿的,差不多有七八两吧?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围坐在渠边儿上一处比较干燥的地方,当然了,距离下着鳝鱼包的地方要远一些。几个人扇着扇子,抽着烟,乐呵呵的聊着天。聊了一会儿,正打算着再去转一圈儿钓几条鳝鱼的时候,西边儿突然传来了一阵小孩子的哭声,就是那种几个月不到一岁大小的小孩子的哭声,咿咿呀呀的,在这个夏日的夜晚,四处没有人烟的稻田里,听起来格外的瘆人。

哭声响了一会儿,突然消失了。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他娘的,这是要撞鬼了吧?在农村传说中,夜晚地里若是听见了小孩子哭,那多半是有鬼在作怪,吓唬人呢,它们以此为乐,要是能把人吓出病来了更好,它们干脆就会吸取人身上的阳气儿,来个采阳补阴。说真的,当时我们几个都相信是碰见鬼了,因为村里很多人都遇到过这种事儿,绝对不是胡编乱造出来的,虽然,我们几个人这是头一次碰上。哥儿几个没人说话了,歪着脑袋仔细的倾听着声音的来源,可许久再没有声音发出来。

陈金说道:“嘿嘿,跑了!吓跑了!”“啥吓跑了?谁吓跑谁了?”刘宾问道。“废话,当然是咱们吓跑鬼了。”我笑着拍了拍刘宾的肩膀,说道:“鬼这种东西算个毛啊,咱们可都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人了,妖精怪啥玩意儿没见过,各个儿身上带着气儿还想着找个脏东西练练手呢,你说,就这些小鬼儿碰上咱们能不害怕么?咱们可都是阳刚气十足啊……”“可是,我听说小鬼儿专门吸人的阳气的。”姚京谨慎的说道,四下里不停的张望着。陈金嘿嘿一乐,说道:“是啊,是吸人阳气儿的,可那得看谁,要是你姚京的,它准喜欢,因为你的阳气儿少,阳气儿弱,小鬼儿乐意吃,可碰上我们这样的,那它可不敢吃,会烧死它的。

”“什么啊,老子放开了让它吃,还不得把它撑死么?咱爷们儿有的是阳气儿。”我插嘴说道。姚京说:“扯淡,老子的阳气儿也够纯够多!”“我看你是够蠢吧,哈哈!”常云亮指着姚京的鼻子取笑道。兄弟们就都乐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好像是对我们这样满不在乎的态度很不满意似的,远处那小孩子的哭声再次的传来了,而且这次声音更响更亮更清晰,咿咿呀呀的,在宁静的田野里,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哥儿几个不约而同的止住了笑声,尤其是郭超和刘宾俩人,那嘴巴都不敢合上了。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往西看去,到处都是一尺多高的秧苗一撮一撮的插在田地里,稻田里的水泛着光一晃一晃的,再往西看,周家坟那一块儿几座坟丘黑糊糊的,大晚上的,看起来格外的阴森。如果没有听错的话,那小孩子的哭声,就是从周家坟那块儿传来的。正在我们几个屏息凝神专注的搜索着声音来源,并且所有人都把眼神注意到周家坟的时候,那小孩子的哭声突然顿了一顿,接着又响了起来,可是这次不是哭了,而是有点儿像在笑,笑得阴森森,凄惨惨……那声音,真的,让人一听忍不住浑身寒毛直立,后背麻嗖嗖的。

陈金突然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我,把我吓得哎呀一声跳了起来,一瞅是陈金这小子,气的我骂道:“你***干啥?想吓死老子啊?”“**,至于么?瞧你那点儿胆量,啥时候变得这么小了?”陈金鄙夷的说道。“呸,这是胆量不胆量的事儿么?啊?这是……这是……”我心里暗暗的骂起了自己,这不是扯淡么,丢人啊,面子丢大发了,我强撑着脸皮不屑的冷笑一声,说道:“老子刚才正想着怎么摸过去抓那只鬼呢,刚想到摸进坟圈子里,你丫的就给老子来了一下,能不紧张么?”或许我说这话有理,或许是兄弟们都不想落了我的脸皮,所以大家伙儿都点头觉得是这么个理儿。

陈金连连向我道歉,然后说道:“还别说,咱俩想到一块儿了,我也寻思着跟你商量商量,咱们摸过去看看是啥东西呢。”“中,咱们这就过去,哎,你们谁去?”我点头答应,顺便扭头问其他人,多个人多个帮手嘛。“哎别啊,咱别去招鬼,那脏东西沾上了,会得病的。”姚京赶紧说道。我瞪了他一眼,说道:“去去,你要是害怕就留在这儿,别扰乱军心,你们几个去不?不去的话我们俩去了啊,告诉你们,要是真逮到什么宝贝,嘿嘿,可别说我们俩不够意思独吞哦。

”“就是,快点儿,去不去吧?”陈金也在旁边儿笑嘻嘻的说道。而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周家坟那边儿还时不时的传来或哭或笑的声音,真真是阴森森的,让人头皮发麻,后背生寒。可心里面一想吧,咱爷们儿的话都撂下了,再不去的话那面子可就丢大了,再说了,咱们和那精啊怪啊什么的脏东西都干过好几架了,还怕这些小鬼儿不成?我估摸着,真要是小鬼儿的话,也就是在远处吓唬我们,等我们真走过去了,八成得吓死它,老太岁临去之前不是说了么?陈金天生的命格强硬,阳刚气十足,鬼怪不侵,我这个人更是沾了祖上的大便宜,有福萌仙气儿护着,咱还怕那鬼魅魍魉不成?常云亮似乎最是了解我和陈金的心思,他摆了摆手说道:“得得,你们俩要是想去就赶紧去,俺们可不跟你们俩瓜分宝贝。

”他的话立刻就得到了众多人的支持,都纷纷往常云亮跟前儿坐了坐,嚷着让我们俩赶紧去,还不时的警惕的瞅着周家坟那边儿。我和陈金俩人无奈,一咬牙,拿着手电筒就站了起来,俩人对视一眼,他娘的,走,看看去!看看是什么鬼东西在作怪呢。我们俩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加速跑了几步,跑到渠边儿之后单腿用力一跨,轻松从渠上跃了过去,刚刚落稳,渠那边儿传来了薛志刚的声音:“等等我,我也过去看看。”声音一落,薛志刚已经跳了过来,我心里一喜,这下好了,又多了一个好帮手,说真的,哥儿几个当中,薛志刚最是人高马大,而且胆量也在其他几人之上,一旦发生什么打斗,他可是一把好手,坦白讲若不论技巧,单纯靠力气死打硬拼的话,我跟他单挑绝对不是对手。

我们三人顺着渠边儿往北走了一段,然后左转,踏上了一条比较硬实宽大的田埂,顺着这条田埂能走到三队和二队地中间的那条路上,而周家坟,就挨着那条路呢。毕竟是晚上,田埂再宽大硬实,在稻田里也有滑的地方,到处都有水啊,田埂上白天被人走来走去的,有的地方就塌陷,和出泥巴来,不小心就会滑到。我们三人又都穿着拖鞋,走起来更得小心翼翼,而且手电筒也不开,生怕万一那周家坟上的玩意儿被惊跑了,咱们不是白跑一趟了么?一路小心翼翼,走到了二队与三队地中间的那条路上后,陈金小声的说道:“哎哎,咱们慢点儿走,等到了周家坟跟前儿了,再一起打开手电筒,知道了不?”“嗯,明白。

”我和薛志刚俩人点头同意。此时,那诡异的阴森的声音比之前小了许多,我心里琢磨着,难不成这东西知道我们几个过来了,害怕了?我们三个人把鞋子拖下来拿在左手上,右手握着手电筒,猫着腰慢慢的往周家坟走去。等走到了周家坟跟前儿的时候,那声音突然止住了,坟圈子里黑糊糊的什么也看不见。陈金和薛志刚抬起手电筒,正要打开,我伸手制止住了他们,示意他们再等等,这要是听着声音,咱们一开手电筒能照准了,现在黑糊糊的什么都看不见,一旦照的地方不对,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儿呢。

他们俩想了想,点了点头,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们三个人慢慢的蹲下来,屏息凝神,等着那声音再次响起来呢。过了好一会儿,坟圈子里的东西估摸着外面儿没了动静,没人了吧?它又开始又哭又笑的叫唤了起来。我们三个人精神一振,得,这次可确定方向了,就在那最大的坟和北边儿那座小坟中间。三人忽视一眼,手臂一抬,三把手电筒同时打开,三道光束立刻射向了那里。我们三人不约而同的骂出了声,他***,还以为是什么鬼东西呢,闹了半天是只野兔子。

也奇怪了啊,这野兔子好好的怎么就蹲到坟圈子里叫唤呢?还叫唤的这么难听,这么恐怖,这么……阴森森的。走到跟前儿一看,我们三人乐了,哎哟我的乖乖,可怜的兔子,感情让夹子给夹住了,后腿被夹子夹的都出了血,疼的它乱叫唤,以前还真不知道,这野兔子被夹住疼了,会叫唤出这种声音来。这也不对啊,我们以前下夹子也打到过野兔子,没听过这种声音啊,如此的凄惨,还真够怪的,而且,这是谁下的夹子啊?陈金忽然一拍脑门儿,笑着说道:“***,我说前些日子少了个夹子呢,这夹子是我下到这里的夹黄狼子的,来过几次都没夹到,后来就给忘了,得,也没算白费功夫,等了俩月还能夹到只野兔子,不错不错,明儿个炖野兔吃。

”我和薛志刚都笑了起来,陈金把手电筒挂在腰间,弯腰捉住那只野兔子,伸手将夹子掰开,一拉那野兔子,却没拉动,陈金“咦”了一声,拿手电筒一照,发现那只野兔子的另一只后腿深深的陷在了旁边儿那座小坟丘子的一个洞里面,仔细再一看吧,野兔的肚子也似乎被那洞给吸住了似的。“他娘的,难不成埋着的这位也嘴馋想吃兔子了不成?”陈金骂骂咧咧的,对我们俩说道:“来来,我这只手掰着夹子呢,银乐给我搭把手,拉出来。”“哎。”我答应一声,一手拿着手电筒,弯下腰来,另一只手抓住了野兔子的脖子。

我们俩喊一声“一二!”同时一用力,砰的一声把野兔子给拽了起来。薛志刚在旁边儿拿着手电筒照的清楚,不禁惊呼道:“**,腿都撕扯掉了,什么玩意儿吸着野兔子了?”我和陈金一看,可不是嘛,野兔子除了那条被夹折了的腿血淋淋的还长在身上之外,另一条后腿却被我们俩刚才硬生生撕扯断了,那洞里头肯定有别的东西咬着野兔子的腿了,或者是什么玩意儿卡着了,可这稻田里坟丘子中,能有什么玩意儿?野兔子的腿这么短,它也探不到棺材跟前儿啊。

仔细看了看坟丘子和那洞口,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碗口大小的洞口里,灌满了水,就是只兔子洞或者黄狼子洞吧?瞅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陈金蹲下伸手去那洞里面摸了摸,掏出一团泥巴来,说道:“***,难道是这里头住了个大龙虾么?”“扯淡,多么大的龙虾有这么大胃口?吃野兔子?”我笑了笑,说道:“得得,管它怎么回事儿呢,回吧,哥儿几个还在渠那边儿等着咱们呢。”“嗯。”陈金点头,在旁边儿的稻田里涮了涮手,站起来和我们俩一起往回走去。

我们仨还没走几步呢,身后突然传来咕咕的两声,声音很沉闷,闷得跟打雷似的,又有点儿像是癞蛤蟆的那种叫声。三个人猛的停下步子,同时扭头看去,三把手电筒也打开照了过去,没啥动静。估计是稻田里的蛤蟆刚才被我们惊着了吧?我们三人都笑了起来,扭身往回走去。等我们顺着路快走到那道田埂跟前儿的时候,前面路中间突然冒出了一个大坟丘子,有一米多高,两米多宽,把路给堵了个严严实实。“**,什么东西?”我我们三人同时惊呼出声,同时手电筒齐齐打开,照向了突然横在我们前面堵住了去路的东西。

,红票.量大概因为断更的原因吧,降低了何止几倍,苦恼中,大家帮忙宣传下吧,谢谢了。http://欢迎你!。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村庙 全文阅读,村庙最新章节,村庙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