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村庙全文阅读 > 31章 村庙

41章 火烧王八壳子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短刀 书名:村庙

抬起二百多斤的东西对于几个年轻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但是要抬着一个二百多斤的王八壳子走上几百米的路程的话,那可真是够难的了。这玩意儿没有抓的地方,完全凭着手上用力气互相挤着,推着抬着那王八壳子,让它依然是盖儿朝下肚皮朝上,事实上就是几个人伸手端着它差不多。反正我们几个从桥上走到河堤口,就不得不放下来好好的歇了会儿。而从河堤口一路顺着渠边儿走到胡老四家门口,我们一共在路上停歇了三次。不过我倒是没有参与抬着王八壳子,我只负责拎着腰带在旁边儿看护着,防止老王八精出什么幺蛾子,这玩意儿被我们轻易的抓到,兄弟们心里面还是有些不放心,怕它会给我们这帮人来个什么突然袭击,所以兄弟们一致决定,让我拎着腰带跟着,随时准备出击。

大家都知道我这条腰带很厉害,邪物的克星嘛。到了胡老四家门口,我也不招呼胡老四,伸手直接把那破旧的栅栏门给搬开了,然后挥手示意兄弟们往里面抬。于是大家伙儿在陈金的带动下,开始吆喝起了号子:“一二,一二,同志们加把劲儿哟,嘿嘿哟喂……”当然了,我们吆喝的目的是为了吵醒胡老四,在他面前显摆下我们的丰功伟绩,不过吵到了街坊四邻,那就有点儿不地道了,所以兄弟们吆喝号子的声音并不算大,基本上都压着嗓门儿呢。推门入屋,我毫不客气的摸到门后面的灯绳,轻轻一拉,电灯亮了。

“操,咱们这跟进了自己家似的……”陈金笑着说道。兄弟们嘻嘻哈哈,小心翼翼的抬着那老王八精进了屋,然后砰的一声扔在了屋中央。胡老四早就从炕上坐起来了,老眼昏花的还纳闷儿我们这帮人这是干嘛呢?深更半夜的还让不人睡觉了?胡老四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们这帮小崽子,这大半夜的干啥呢……哟,那是啥?”“老王八精啊。”我一脚踢在王八壳子上,王八壳子受力,立刻在地上晃悠了几下,我说道:“您不是说这玩意儿本事大着呢,尤其在水里,那简直就是无敌么?这不,我们哥儿几个把它给逮着了,给您老抬了回来,任凭您老处置……”“什么?”胡老四大吃一惊,翻身从炕上下来,连鞋都没顾得穿上就跑了过来,围着那老王八壳子转了两圈,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皱着眉头说道:“奇怪啊,还真让你们给逮着了,这,你们这是怎么逮到的?”哥儿几个一看胡老四瞠目结舌的样子,都洋洋得意起来,陈金说道:“嗨,这有啥难的,前些天你没听说牤牛河桥下面出现了一只提着灯笼的无头鬼么?”“啊,我听说了,压根儿就没当回事儿,只当是传言呢,那玩意儿不会有的。

”胡老四点头说道。“对啊,提着灯笼的无头鬼没有,可老王八精还真有一只,嘿嘿。”我笑着说道:“您老应该知道,这老王八精那俩眼睛睁开之后,跟俩电灯泡似的,发出的光那么亮,在桥底下照来照去,可不就让人以为是有灯笼么?再加上这老王八时不时站起来把脑袋缩在壳儿里头,在桥下转悠着故意吓唬人,这就成了无头鬼。”“哦,原来是这样啊。”胡老四恍然大悟,接着又皱眉问道:“那你们这是……怎么逮到它的?”我还没说话呢,哥儿几个立马你一句我一句的抢着讲给胡老四听了。

听完我们的叙述,胡老四很是诧异的盯着这只王八壳子,想了半天还是想不通,他说道:“等等,等等我再仔细看看啊,我先穿上衣服去,那什么,你们看好它,小心有诈……”说完,胡老四到西里间穿上了他那身道袍,又把桃木剑啊符纸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拿了出来,那样子一副如临大敌般的模样。我们几个就笑了,至于吗紧张成这样,这老王八精如今连脑袋都缩在壳子里不敢出来,你胡老四怕啥?再说了,刚才你还一点儿都不紧张不害怕,围着老王八壳子一直转圈儿仔细瞅呢,现在倒好,来真格儿的了么?大概是觉得自己先前说这只老王八精厉害的很,结果被我们几个轻轻松搞定,自己就没面子了,所以才搞出这么一副兴师动众的样子吧?我在心里腹诽着胡老四。

从西里间出来后,胡老四也不和我们几个言语,走到王八壳子跟前儿站住,然后凝眉直视着王八壳子,左手捏住两张符纸,右手桃木剑微抬起向下,剑尖指着王八壳子的大肚皮,嘴里开始碎碎念起来,嘀咕一番之后,胡老四嘴里轻呵一声,然后左手一抖,两张符纸轻飘飘的落在了王八壳子的大肚皮上,紧接着,一股黑烟从符纸上冒起,噗的一声,燃起两团火苗,顷刻间熄灭。“不对啊……”胡老四歪着脑袋想了想,扭头对我说道:“银乐,你有没有见到这老王八露出头来?”“见了啊,它只要一露头,我的腰带就抽上去了,抽了它两次,再不敢露头了。

”我得意的说道。“就是就是,那老王八的头还真不小呢,我们几个都见了,是吧兄弟们?”陈金在旁边说道。“是,对对……”哥儿几个纷纷点头应是。胡老四微微点了点头,皱着眉头寻思了半天,说道:“那行了,银乐、陈金,你们俩留下,其他几个人先回去歇着吧,这都夜里一点多了,快点儿回去吧。”“哟,这是什么意思?赶我们走呢是不?”常云亮不满的说道。“呵呵,感情又是一样的亲戚两样对待了,就人家银乐和陈金俩跟胡老四说得来,有本事,咱们压根儿就是些没用的人,唉,走走,咱们走……”薛志刚冷笑着扭头就往外走。

其他哥们儿也纷纷嘀咕着一些不满的言语,不过也不好说什么,扭头就往外走。我心说这胡老四真不会说话,这都第几次啦?不像话!我对兄弟们说道:“得得,哥儿几个也别生气,我也得回去了,奶奶的,困死我了。”“哈哈,我也走,我也走了,反正老王八精捉住了,扔给胡老爷子就没咱们什么事儿了。”陈金笑嘻嘻的说着,一边儿往外走。其实兄弟们和胡老四都看的出来,我和陈金俩人之所以这样说着要走,无非就是不想让哥儿几个心里不舒坦。不过我和陈金俩人心里还真有些觉得没啥事儿了,至于胡老四到底留下来我们俩干啥,我心里想,估计是胡老四觉得这次老脸丢大发了,然后把我们俩留下来,故意做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也好让其他哥儿几个觉得其中必有蹊跷,而我和陈金留下来之后,胡老四无非就是说一些不可大意,一定要小心之类的话……“哎别走啊,都别走,还有事儿呢……”胡老四气急败坏的喊道:“行了行了,都别走了,都留下来,全都留下来行了不?”我和陈金俩人走在最后面,还没出屋子门儿呢,其他哥儿几个已经走到了院子里,于是我说道:“哥儿几个,停止前进,原地待命。

”“去你娘的吧,你当自己是纵队司令员啊?”常云亮笑嘻嘻的骂道。常汉强说:“得了吧你,人家纵队司令员才不会这么喊呢,这小子充其量也就是一报信儿的。”陈金说道:“就是,老子这司令员还没说话呢,你赵银乐急个屁啊。”于是他立刻遭到了弟兄们的一番语言轰炸式进攻。胡老四在屋子里彻底无奈了,苦笑着喊道:“别闹了别闹了,赶紧干正事儿,那什么,都进来,把这老王八精抬到院子里。”哥儿几个站在院子里没动弹。我说道:“还愣着干啥啊?一个个那心眼儿别针尖儿都还小,不干是吧?走走,都他娘的走,老子自己也要把这老王八壳子给滚到院子里去。

”哥儿几个稍微犹豫了一下,就都没脸没皮的嘿嘿笑着走进屋子里,也不搭理胡老四,围住那老王八壳子伸手用力,嘿哟哟的喊着号子抬了起来,等走到门口之后,陈金干脆喊道:“得得,让开让开,直接滚出去得了!”兄弟们立刻点头,已经后退着走到门外的常云亮郭超俩人立刻松手闪开。我们几个大喝一声,手上用力一抬,向外一扔,二百来斤的老王八隔着门儿滚了出去,砰砰几声之后,从台阶上滚到了院子里,扣在了院子中间。砖头垒的台阶都被砸坏了,几块儿砖头上面都掉了好几大块儿。

胡老四心疼的跑了出来,捶胸顿足的骂道:“你们这帮兔崽子,把老子的门槛都砸坏了,台阶也坏了,明儿个你们谁也别想跑,都来给我修台阶……”“得了吧你,就你家里这破败样子,别说砸几个坑了,就是把墙拆了那也是装修房子。”陈金不屑的说道。我说:“行了,别废话了,胡爷爷,您老说吧,这老王八精也弄到院子里了,您打算怎么着?”“烧了它!”胡老四立刻恶狠狠的说道。“啥?”常云亮一瞪眼,说道:“烧了干嘛?你直接杀死它,留着肉啊,那可都是好东西,炖汤喝绝对大补。

”“对,不能浪费。”我点头称是。胡老四摆手说道:“这我知道,你们把这老王八翻过来,盖儿朝下,肚皮朝上,这不就是一口现成的锅么?等我用三昧真火烧死了它之后,咱们直接在下面烧柴禾炖汤喝……”“这主意好!”陈金拍手称是。“好个屁!”我说道:“那老王八肚子里也不用清洗干净么?肠子啊什么的,屎尿都还在里头呢,怎么吃?”“没事儿,烧死之后再清理也来得及。”胡老四摆了摆手。我们哥儿几个也就不废话了,上前将那老王八壳子给掀了过来,盖儿朝下,肚皮向上,老王八还晃悠了几下,像是个不倒翁似的。

“让开让开,都让开。”胡老四嚷嚷道。我们几个立即退后,闪开一大片地方来。胡老四从怀里一摸,摸出十几张符纸来,桃木剑在手中耍了个剑花,竖在面门前开始碎碎念,突然,口中暴喝一声:“皆……”左手一抖,十几张符纸如同十几把飞刀,嗖嗖的射向老王八精。唰唰唰,符纸如同带着浆糊似的,黏在了老王八壳子的四周边沿处,排列均匀,好像是量好了一样。胡老四再喝一声:“阵!”十几张符纸立刻燃烧起来,火苗呼呼的蹿起一尺多高。 那只老王八壳子剧烈的抖动起来,好像承受了多么痛苦的煎熬似的,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直欲反过来倒扣下去,最后干脆呼啦啦转起圈儿来,旋转的速度非常之快。

奇怪的是,那十几张燃烧着的符纸无论老王八壳子旋转的多快,带出的风有多大,偏偏就像是长在了王八壳子上似的,就是不掉,而且火势丝毫也不减弱,反而随着旋转的速度和旋转产生的风势,越烧越旺。就在此时,一股阴风突然在院子中刮起,像是从院墙外猛然扑了进来,又像是从空气中陡然爆发出来的一般,呼啸有声,凄厉的哀嚎声震荡在院落当中。 哥儿几个被风吹的都眯起了眼睛,不用招呼,几个人全都围拢在了一起,然后向我和陈金俩人靠拢。虽然说没啥很明显的危险,可我还是将腰带紧紧的握在手中,警惕的盯着那只还在飞速旋转的老王八壳子,此时那王八壳子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而火势也越来越大,整个王八壳子现在如同一个火球似的,在地上不停的飞旋旋转,火苗呼呼的蹿起的高度足有一米还多。

我心里想着,这老王八精这么大的劲儿,看来肯定承受不住这种火势的煎熬,一定很痛苦啊,问题是……它早之前干嘛不跑啊?我心里其实一直有点儿纳闷儿,这只老王八精应该不会有这么不堪一击的,虽然说我手里的这条腰带却是不同反响,可也不至于让老王八精就这样束手待毙吧?还有,胡老四的本事可真大,这符纸烧得火苗,以前怎么就没见过这么厉害的火势?他好像说这是什么三昧真火,那不是用来烤孙猴子的火么?胡老四也会啊?看看胡老四,脸上写满了谨慎,皱眉瞪眼,桃木剑立于面门前,左手中还夹着好几张符纸,准备随时增加火力。

阴风在院子里肆虐着,凄厉的哀嚎着,像是那只老王八精在痛苦中挣扎着嚎叫着。陈金凑到我耳边说道:“银乐,你说这玩意儿会不会来个绝地反击啊?”“说不准。”我摇摇头,心想这要是再出现个意外的话,我一点儿都不会觉得稀奇,反而会认为很正常,老王八精嘛,想当初那好歹也是老太岁和胡老四联手都无法干掉的邪物。突然,那正在飞速旋转带着火苗如同一个火球似的老王八壳子上下颤抖起来,看那样子轻飘飘的,直欲飞起来似的,渐渐的,颤抖的越来越剧烈,却越来幅度越小,老王八壳子,竟然……飞起来了,缓缓的,慢慢的,悬浮了起来,直到离地大概有一米来高的时候,停止了飞升,不过依然在急速的旋转着。

火苗向四周扩散着,现在下面也悬空了,火势往下也探出直达地面,更像是一个火球了。火球中间是黑色透亮,四周火势熊熊。这种诡异的情形让我忽然想到了自然课本上所讲述到的那些如同太阳一般的星星,不就是这么长久不变的悬浮在茫茫宇宙中,不停的旋转着,燃烧着么?“操,这不是直升机么?”陈金骂了一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老王八壳子。“再烧下去,都烧成灰了,还吃肉,吃屁都吃不到了。”常云亮咧着嘴说道。姚京赶紧说道:“嘘,小点儿声,没听见阴风阵阵么?兴许老王八精招来了王八兵王八将,进来一大堆王八和咱们拼了呢。

”“扯淡,真要来一大堆王八,咱们就发了。”薛志刚冷笑着说道。我心想还真是哎,这要是真引来了一大堆王八,那我们岂不是发财了么?要知道,王八那玩意儿可是比鳝鱼,比黄狼子都要值很多钱的东西。就在这时候,那悬浮着的大火球突然暴涨起来,越来越大。胡老四暴喝一声:“兵!”左手一抖,手中那早已准备好的十几道符纸嗖嗖的如同飞镖般射向了那老王八壳子,并且割裂开熊熊的火焰,窜入火焰当中,然后火苗呼呼的大了起来。好家伙,这下火球更大了,直径一下达到了三米还多。

若非是我们几个闪的快,身上非得让火苗给舔熟几块儿肉不成。哥儿几个全都推到了墙根儿下,即便如此,那火势依然烤的我们浑身发烫,汗流浃背。院落里的阴风在此时更加暴怒起来,呼啸着在院子中旋转起来,好家伙,真是越红火越有凑红火的物事,阴风在院子里陡然形成了几个小小的龙卷风,呼呼的卷着旋着,要发飙似的发出凄厉的尖啸声,院子里好像突然之间多了好多只小鬼儿似的。那些个细小的龙卷风倒是不大,贴着地面儿的地步细细的如同杯子粗细,上面两米来高的最宽阔处,也就一米左右,上粗下细的小身材不停的扭动着,旋转着。

我数了数,好嘛,院子里围着那火球竟然有七八个小龙卷风在旋转,并且不时的将蹿到跟前儿的火苗卷入其中,冒出一股股黑烟。一股浓浓的腥臭气在院子里蔓延开来,让我们哥儿几个忍不住都蹲下来哇哇的呕吐起来,好家伙,真他娘的臭啊!我心里骂着难道这些邪物就不能有点儿香气儿么?这都遇见如此多的邪物了,每有一个不发臭的,他娘的,怪不得在传说中都把邪物说成是脏东西,我看以后改名吧,叫臭东西得了。那几个细小的龙卷风旋转了大概有十多分钟之后,渐渐的旋转速度慢了下来,越来越慢,越来越小,渐渐的消失掉了。

再看向胡老四,稳稳的站在门口,脸色在火光的照耀下泛着红光,脸部的肌肉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似的,嘴角处,慢慢的浸出了一些血迹。我大吃一惊,赶紧忍着肚子里翻江倒海般的呕吐感,贴着墙根儿跑过去扶住胡老四,说道:“胡爷爷,您老没事儿吧?”“没事儿,你先闪开。”胡老四推开我,右手紧握桃木剑再次耍了个剑花,剑尖突然前指火球,嘴里暴喝一声:“斗!”嗖!桃木剑如同流星般激射向火球中间,劈开汹汹烈火,直接插入其中的老王八壳子。

火势陡然缩小,老王八壳子砰的一声跌落在地,紧接着火苗不再像是之前那般向四周喷吐着火势,而是异常诡异的绕着老王八壳子燃烧起来,很明显,火苗缠绕的方向完全是逆着那老王八壳子旋转的方向。火苗的缠绕速度不快,而老王八壳子的旋转速度也渐渐的弱了下来。火光陡然亮了许多,接着,噼里啪啦爆裂的声音从火球中传了出来,像是在里面点燃了一挂一万响的鞭炮似的,劈啪声不绝于耳。终于,噼里啪啦的声音消失了,而老王八壳子也停止了旋转,火苗也弱了许多。

就在火苗即将熄灭的时候,已经成了黑色的老王八壳子突然轰的一声炸裂开来,爆炸的强度并不大,以至于炸裂成的碎片并没有迸溅出多远,只是在方圆两米之内落满了碎物,火苗也顷刻间消失不见。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了一丝的声音,安静的有些出奇。空气中,依然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儿,就像是……几百斤鱼虾在毒辣的太阳下暴晒了一天,腐烂之后产生的那种让人根本无法忍受的臭气。我们哥儿几个将胃里的东西吐的一干二净,连酸水儿都吐的再也吐不出来了,这才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诧异的看着那一地的肮脏物事。

正在我瞠目结舌的看着那一地的脏东西时,站在我身旁的胡老四突然发出剧烈的咳嗽声,接着身子一歪,急忙扶住门框,却依然没能坚持着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急忙蹲下扶住胡老四,让他倚靠在门框上,问道:“胡爷爷,您老怎么了?”“没,没事儿,就是累,累的,休息会儿就好,休息会儿就好。”胡老四有气无力的说道,眼睛都累得睁不开了,半眯缝着眼睛,盯着院子里那散落的物事。哥儿几个从墙根儿下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刚才王八壳子燃烧的地方。

那老王八壳子已经不见了,地上散落着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只是让我们感到万分惊讶的是,那地上散落的并非是老王八壳子的碎片,而是……一些好像是烤糊了烧焦了的鱼、虾、螃蟹……黑糊糊的。陈金伸手拿起一块儿,轻轻一捏,哗啦一声碎成了沫儿,他低声骂道:“操,都烧成这模样了,还怎么吃啊?”薛志刚捏起来一块儿像是螃蟹似的东西,扔进嘴里嚼了嚼,点头说道:“嗨,烧焦了,还挺脆,还挺香呢。”“是么?”常云亮也拿起一块儿来塞进嘴里,嚼了嚼,“嗯,还真是哎,刚才闻得那么臭,现在倒是挺香的。

”陈金说道:“别扯淡了,肚子里现在都吐空了,主要是饿得,吃屎都香!”哥儿几个这次没搭理陈金,而是看着常云亮和薛志刚俩人拣着那些碎块儿吃的香喷喷的样子,纷纷伸手捡起来往嘴里塞,大嚼着,结果越嚼越香,几个人干脆跟抢似的在地上拣着那些黑碎块儿往嘴里塞了起来。陈金一看这还了得?再不抢就没了,干脆也伸手抢着往嘴里塞了起来。我在门口扶着胡老四呢,瞅着兄弟们各个儿吃的喷香喷香的模样,寻思着难不成这东西还真的很好吃么?哥儿几个不会是疯了吧?于是我也走下去台阶,试探着拿起一块儿往嘴里一塞,嚼了嚼,嘿,还别说,真香啊!那种香味儿,让我想起来烤鳝鱼和泥鳅以及螃蟹以及鱼的味道来,不用加什么佐料,只要在火上烤熟了,那就是个原汁原味儿的那种香……二百来斤的老王八精,在一通剧烈的焚烧之后,剩下来的这些碎块儿连五斤都没有。

就这么点儿东西,被我们哥儿几个三下五除二,风卷残云般吃了个干净,也没人嫌地上脏,心里面儿给自己安慰着,刚才一通剧烈的大火,什么细菌都烧干净了,绝对卫生。哄抢完了之后,陈金抹着嘴巴说道:“操,一个个都像是没娘的孩子似的,就吃这些乱七八糟的都那么没出息样儿,抢什么抢啊?没吃过是不?”“去,你他娘的刚才比谁抢的都多。”我骂道。哥儿几个哈哈大笑。胡老四在门口坐着哭笑不得的说道:“行了行了,孩子们,天不早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哎,对对,走了,回去睡觉。”常云亮站起身来就往外走,一边儿说道:“得,还是姚京老宅里吧,这么晚了回去敲门儿,我爹准不给开门。”“放心,我会给你开门儿的。”陈金笑嘻嘻的说道。“去你娘的!”常云亮骂道。兄弟们再次大笑,我说道:“哟哟,这会儿都不说人家胡爷爷赶你们走啦?都放心啦?”“这不是没事儿了么?老王八精也烧死了,吃也吃过了,还在这儿愣着干啥?学道术么?嘿嘿。”薛志刚笑呵呵的向外走去。陈金说道:“那你们先走,回头我和银乐找你们去,给留着门儿啊。

”“得,你们留着学本事吧,我们先走了。”姚京招呼一声,和哥儿几个一起走出了胡老四家的院门儿。我和陈金俩人上前搀扶起胡老四,往屋子里走去。之所以陈金说那句话,其实是看了我对他使眼色,所以才那么说的。而我心里有点儿疑惑,所以马上不想走,说起来也是因为胡老四,起初胡老四说要让哥儿几个先走,留下我和陈金,肯定是有事儿要说,如果仅仅只是因为烧死这只老王八精的话,胡老四好像没必要避着我那几个哥们儿吧?把胡老四扶到炕上之后,陈金掏出烟来,我们俩每人点上一支,又拿起胡老四的烟锅给他点上一袋。

我说道:“胡爷爷,您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没跟我们俩说呢?”“嗯,是啊。”胡老四抽了口烟,缓了口气儿,皱着眉头说道:“我总觉得这事儿有点儿蹊跷,老王八精没这么不济事啊,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让你们给逮着了?所以我觉得你们这些天,还是要天天去河里守着,看着,可别出什么事儿啊。”陈金说:“得了吧,您这也是杞人忧天,老王八精抓回来也让您看了,您总不会不认识它吧?死就死了,有什么好担心的,还让我们去河边儿守着看着,哦,这个大夏天我们啥也别干了,就守在河边儿守株待兔,随时准备当救人英雄么?”“就是,真那样的话,村里人也不会夸我们好,反而说我们傻。

”我笑着说道。胡老四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让你们整个夏天都守在河边儿,只是,只是……唉,这么说吧,我心里一直不放心,觉得今天晚上烧掉的这只老王八精,不是那只老王八精,哎呀怎么说呢,就是说,这是个冒牌货,是个假的。”“假的?”我愣了一下,说道:“您老看不出来真假么?”“看起来是没错儿,可总觉得不对劲儿。”胡老四皱着眉头吸了两口烟,说道:“这老王八精本事真不小,怎么就会让你们给逮着了呢?”“操,照你这么说,这老王八精让谁逮着才对劲儿?”陈金冷笑道。

我心里夸着陈金说的好,胡老四这是不服气啊,我们几个年轻人逮着了老王八精,他这张老脸没面子了。可我不能明说,毕竟我不像是陈金那个愣头青,想啥说啥,一点儿都不顾及人家胡老四的面子。而且……我心里也有点儿隐隐的担忧,或许是让胡老四给说的吧,我心里也泛起了含糊,万一这只王八精,真不是那只王八精,该怎么办?闹不好,那只老王八精还真给我们来了个狸猫换太子,以假乱真的话……我说道:“胡爷爷,您老也别想那么多了,就按照您说的,我们再小心注意几天,要是没啥动静的话,咱也别想的太多,这只老王八精死了就死了,您别想着是谁抓住的,就算是我们给逮着的,您也是有功之臣嘛,您还想法子杀死了它呢,要不是您的这三昧真火,老王八精缩在壳子里,我们也拿它没办法呢,是吧……”“你这是什么话?”胡老四眉头一扬,有点儿生气的说道:“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至于因为这点儿事跟你们抢功,嫉妒你们么?”“没,我绝对没那个意思……”我言不由衷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陈金冷哼着说道,一点儿都不在意胡老四的感受。胡老四叹气道:“你们啊,唉……也不是我多心,而是这事儿确实太过奇怪了,你们想想,这老王八精就算是被烧死了,也得留下那王八壳子吧?可到最后烧成了什么模样?碎了,而且碎裂的那些东西,就那么一丁点儿,碎片儿都像是螃蟹鱼虾似的……”“您烧死过王八么?王八烧完了该是啥模样?”陈金问道。“当然烧死过王八,早些年粮食不够吃,人们还都指望着从河里抓来鱼虾王八吃了填肚子么?那王八炖汤喝,有时候干脆就烧着吃,烧了之后也就剩下个壳儿,那王八壳儿硬实着呢,烧裂了它也不会碎。

”“哦,那您烧死过王八精么?”“没有。”“哦,烧王八也是用符纸,那个,用您的三昧真火烧的么?”“普通王八至于用三昧真火烧么?”胡老四不屑的说道。陈金冷笑一声,说道:“这不就对了嘛,您老也没烧死过王八精,也没用三昧真火烧,那您怎么知道这王八精让三昧真火烧死之后,就不是这模样了呢?”胡老四无语了。他们俩在进行着几句简短对话的时候,我在一旁却根本没有听进去,因为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奇妙感觉,对于胡老四的疑惑和担心,我开始从内心里,认同了。

那种感觉,让我甚至感到了一丝的恐惧,假如这种怀疑成真的话……老王八精的目的何在?我说道:“行了,咱们赶紧回去歇着吧,胡爷爷也该休息了。胡爷爷,您放心,这几天我还会去河边儿注意些,您老也多留意下。”说完,我起身往外走去。陈金笑着跟了上来,胡老四在后面说道:“嗯,回吧,我会想法子找找那只老王八精的。”“死了的东西还能找着,那就不是精,是鬼了,呵呵。”陈金不以为然的笑道。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笑,和陈金一起走出了胡老四家。

原本晴朗的星空,此时布满了一块块厚重的阴云,残月在云层中时隐时现。起风了,闷热的空气顷刻间变得凉爽了许多,看来是要下雨了吧?——————————————————————好的,大家赞美我吧,我更新了竟然九千多字的大章节嘿嘿,挠头挠头~~今儿个人品爆发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村庙 全文阅读,村庙最新章节,村庙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