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村庙全文阅读 > 31章 村庙

03章 商议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短刀 书名:村庙

兄弟们最近这几天确实一直觉得憋屈,不仅仅是我和陈金俩人今天上午的时候偶尔听到了铜锁娘她们在奶奶庙里说我们的坏话,其他哥们儿走在村里,也偶尔能听到村里人指指点点的说着我们这帮人的不是。本来嘛,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我们应该怪罪在老王八精身上,应该对其恨之入骨,还应该像前些天那般,恨不得把老王八精抓来挫骨扬灰,活活炖了它,吃它的肉喝它的汤。不过现在我们可不那么认为了,反正他娘的做了好事儿不落好,好啊,那我们也不管那老王八精了,爱谁谁去,它祸害几个算几个,咱们去跟老王八精拼命干嘛?图什么啊?出力不讨好的事儿,何必呢?让那些对我们有成见的人,自讨苦吃吧!我们那时候确实年轻,火气盛,心胸狭窄,甚至在心里面都巴不得那老王八精赶紧再祸害死几个小孩子,只要跟我们几个没有直接关系,随便祸害去。

让这帮村里的老太太老娘们儿小媳妇儿再在背后说我们的坏话!她们就该得到报应。要是有可能的话,我巴不得能跟那老王八精认识认识,交个朋友,再商量商量,谁说我们坏话,就让老王八精从河里蹦出来,去祸害谁家去。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咱绝对不会和邪物同流合污呢。所以我们心里那股憋屈劲儿,想要发泄出去,那就要砸庙,狠狠的砸!而胡老四的到来,以及他来了之后所说的情况,更加坚定了我们要砸庙的决心,不砸庙不行了看来。 这村里绝对不能再有这么多小庙的存在了。

……胡老四来的时候,脸上满是焦急之色,一看就知道出事儿了。我说道:“哎哎,胡爷爷,看您着风风火火的,出啥事儿了?”兄弟们给胡老四让了个座儿,让他坐下,刘宾更是去给胡老四舀了碗凉水,让他先喝了解解暑。胡老四咕咚咕咚的喝下一碗凉水之后,才说道:“我刚才在家里睡觉呢,结果竖在祖师像前的几柱香,折了,我去找你了,你没在家,这不,就赶紧来陈金家了。”“香折了?好好的怎么会折了啊?”我纳闷儿的说道。 兄弟们也都有些疑惑,纷纷看向胡老四。

陈金说:“直接说重点,别说废话。”胡老四叹了口气,说道:“是这么回事儿,这些天啊,我一直在家里做法布阵,就在祖师像前插了香,施了法,要是有邪物进了咱们村儿,或者是靠近咱们村儿了,无论它在哪个方向,插在哪个方向的香就会折了,这也是为了确定那只鳖精藏在哪儿了,可这次……几柱香一下全都折了!”“全都折了?”我倒吸一口气,瞪大了眼睛说道:“那这,是不是说……来了好多邪物?”“嗯,应该是这么回事儿。 ”胡老四慎重的点了点头。

“操!”陈金撇了撇嘴,说道:“得,还真他娘的没完了,咱们算是捅了邪物的窝儿了,邪物一窝一窝的来了。”常云亮说:“那可怎么办啊?一只老王八精还没收拾掉呢,一下来这么多的话,咱们顾不上啊!”我皱着眉头不说话,脑海里忽然想到了胡老四和老太岁所说的往事,那次村中邪物齐聚,祸乱村民……我忽然意识到,这次会不会,和曾经的那次一样,出现许多许多的邪物,而导致我们根本就无法应对。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坏了,我们没有和老太岁一般的能力,如果只是一只邪物的话,我们几个哥们儿可以和胡老四并肩作战,我们可以跟那邪物拼命厮打,或有胜算。

可如果多了的话,凭着我有一条腰带、胡老四那点儿微末的道行么?显然是不行的。突然在村中出现一大堆的邪物,那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村民会受到多大的祸害?不敢想象啊。我问道:“胡爷爷,这次……来了多少?”“不知道。”胡老四摇了摇头,“最少有三四个。”刘宾忽然说道:“要这么说的话,也不算多吧……”“嗯?”我们几个都看向刘宾,陈金说道:“这还不多?你自己去摆平吧!”“我不是那个意思。”刘宾连连摆手,解释道:“你们想想,三四个,咱们就按四个说吧,牤牛河里有只王八精,算一个,南河堤上抚养河边,龙王庙里,那只老蛟如果只是路过呢?又算一个,这么算的话,新来的就只有俩了,对吧?”我们几个面面相觑,觉得刘宾说的有道理,这小子还真能想得到啊,我们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南河堤上的龙王庙里,还可能有那么只蛟呢?毕竟这都是提前答应了的,那只蛟可以随时到龙王庙中小歇会儿啊。

胡老四点点头说道:“假如那两只邪物,仅仅只是怪的话,就好对付了。”“万一要是精呢?”姚京说道。“应该不会是精。”胡老四摇了摇头,皱眉说道:“如今这世道,精怪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少了,尤其是精,少之又少,咱们村儿只不过是因为地灵气被当年的那些冤魂厉鬼给磨去了一些,再加上老太岁的吸取,没了地灵气儿,精怪才会往咱们村儿跑,唉……”陈金哼了一声,说道:“就算是怪,我也知道好对付,抓住它,杀了它就行了,可是那只老王八精呢?你能对付得了么?”“这……再想办法吧。

”胡老四模棱两可的说道。“嘿嘿,再想办法,好啊,继续想吧,想得时间可真不长,都死了一个人了。”陈金扭过头去,冷笑起来。胡老四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赶紧说道:“别废话了,现在咱们该怎么办?万一明儿个再来一群邪物的话,那不就是更难对付了么?”“就是。”薛志刚说道:“反正那只老王八精,咱们不是说好不对付了么?让它活着吧,其它再来的,咱们收拾掉再说。”哥儿几个纷纷点头,就是嘛,老王八精咱们不管了,常汉强干脆说道:“要我说,咱们干脆哪个精怪也不管了,反正不落好!图什么啊?”胡老四疑惑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什么不落好啊?”我苦笑着把我们刚才商量的事情跟胡老四说了一遍,胡老四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孩子们,雷锋同志做好事儿从来不留名啊!”“扑哧!”陈金笑了起来,说道:“你要我们学雷锋啊?那没问题,我们哥儿几个可都是好雷锋啊,勇救落水儿童的英雄,哈哈,可现在呢,村里人都说淹死那孩子是我们几个害死的,哎我说胡老爷子,雷锋同志做了好事儿不留名,可他当初,是不是也有人说他做的那些好事儿,都是干的坏事儿啊?”“这……”胡老四哑口无言。

兄弟们就都笑了起来,本来嘛,我们做这些事儿虽然从一开始是为了哥们儿义气,是为了发泄怒气,后来又是为了钱,然后又是闲得没事儿吃饱撑的,找刺激呢。可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干了好事儿了吧?咱们当初也没打算着让村里人都夸奖我们啊。但是现在我们却要背上那害死人的黑锅,让人整天指指点点,那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胡老四想了一会儿,眼睛一亮,说道:“哎你们不是说要砸庙么?”“对啊,你可别想着劝阻我们啊,这事儿已经定了!谁说都没用!”陈金昂首说道,一副爱谁谁的模样。

胡老四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对,就得狠狠的把庙都给它砸咯,全都给砸咯,看那些邪物来了,它们住哪儿,哼!也省得我再去挨个儿的庙宇里头布阵施法烧符纸了,又没人给我一分钱。”我们几个愣住了,操,胡老四这家伙原来还巴不得我们干这事儿呢。我说道:“那邪物来了之后,没有庙住,它们就不会住到谁家里么?照样祸害人啊。”“那更好啊!”胡老四笑着说道,老脸上竟然露出了得意和狡诈。“操,邪物住到人家里祸害人,这算什么好事儿?”常云亮怒道。

胡老四一摊手,说道:“谁家里糟了不干净的东西,它们过的不舒坦了,准得找我,找我去的话,就得给我钱,我也不用拼命,把邪物赶出去就能赚到钱了,多好的事儿啊。”我一听这个就来气了,瞪着眼几乎吼似的说道:“胡老四,你这话说的跟放屁似的,那邪物被你赶出去了,不还的去别人家么?”“那我不管。”胡老四冷笑一声,说道:“我只要收钱,再去另一家赶邪物啊,反正照样赚钱呗。”陈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胡老四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原来你心眼儿比我们还坏呢,就知道钱钱钱的,万一那邪物害死人了怎么办?你怎么一点儿良心都没有了?你和人家老太岁也算是做过多年的朋友了,你想想老太岁,你不觉得脸红么?不觉得自己磕碜么?你……”陈金忽然止住了不说了,坐了下来,他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这是说谁呢?怎么越骂,胡老四越高兴啊?瞧那老脸笑得,就像是一泡牛粪似的。

我们哥儿几个也在旁边儿愣住了,心里都在想着,刚才咱们听了人家胡老四那些话,心里来气,心里着急,然后说人家这样说人家那样,心里还腹诽着人家。可咱们呢?说来说去,怎么好像在说我们自己似的?看着胡老四的笑容越来越温和,越来越慈祥,我们几个都羞愧的低下头来,陈金脸涨得通红,骂道:“胡老四,你***阴我们。”即便陈金满嘴的脏话,可胡老四并不与他一般见识,也不在意,微笑着说道:“听你们骂我这些,我还真是感到羞愧了,唉,我这张老脸真是白长这么多年,丢脸啊,好孩子们,你们心地善良,觉悟高,我得向你们学习啊,唉,看来老话说‘活到老学到老’真是没错儿啊……”操,这个老东西果然在阴我们,我心里暗暗骂道,嘴上却苦笑着说道:“得了得了,胡爷爷,我跟您陪个不是,您老别跟我一般见识。

”其他哥们儿听我向胡老四认错了,纷纷把目光看向陈金,毕竟刚才这小子骂人家胡老四最凶。陈金瞪着眼看了兄弟们一圈儿,梗着脖子想了想,泄下气来,不甘情愿的说道:“行了胡老爷子,我也不该跟您那么说话,您老别介意。”“呵呵,没事儿没事儿。”胡老四还真不客气,立马摆着手接受了我们的歉意,气得我和陈金俩人横眉瞪眼。常云亮说道:“算了,都别废话了,咱们今晚上的事儿,怎么着?办还是不办啊?”“办,当然的办了!”陈金一瞪眼,说道:“没听胡老四,哦,胡老爷子刚才也说了么?那庙得砸了,让邪物来了没地方住!”“嗯,没地方住了,胡爷爷就有钱赚了,而且是赚不完的钱。

”我讽刺挖苦道。胡老四不以为意,笑着说道:“庙自然是要砸的,不过不能全砸完了,留下那个新建的河神庙还有南河堤上的龙王庙就行了。”“为什么?”我们几个都疑惑起来,要么咱就不砸,要么咱就砸个干净,至于龙王庙,那是个例外,可以不砸,那河神庙干嘛不砸啊?难道胡老四也和我们先前想到一块儿了?就是要让老王八精住么?哦对啊,先前胡老四就说过,河神庙修好之后,只要老王八精敢住进去,他就有法子困住那老王八精。我们几个便想便点头,胡老四说道:“都明白啦?”我们几个又摇头,明白个屁啊,都是自己心里想的,谁知道胡老四心里头想什么呢,这老东西鬼点子多着呢。

胡老四笑着说道:“其实也简单,邪物进了村儿为了啥?不就是为了让村里人都信仰它膜拜它供奉它么?它肯定会捡现成的庙宇住进去,而且越是哪个庙里香火鼎盛,它越愿意进哪座庙,如今河神庙刚刚新建,村里人都往那里面供奉上香,邪物自然也就愿意去了……可是好几个邪物都愿意进去,那一座庙,就有点儿挤了,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高!”我立刻想到了胡老四的意思,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够卑鄙!”陈金也竖起了大拇指,“感情您老想来个坐山观虎斗啊!”胡老四得意的笑着,眼睛都眯的看不见了。

郭超说道:“可当年村里邪物也因为这种事儿打仗了,可还是祸害人了。”“现在哪能跟当年比啊?”胡老四不屑的说道:“当年村里有多少邪物?精啊怪啊的聚集了一大堆,如今上哪儿找那么多邪物去?你当邪物跟母猪生小猪仔似的,一生一大堆啊?”我们几个都笑了起来,胡老四接着说道:“趁着它们斗得凶,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咱们出手,一准儿杀个干净,闹不好,不用咱们费劲,老王八精就得把刚来的邪物给除掉,明摆着村里建这河神庙就是给它老王八精建的,它能容忍别的邪物进去么?”“那龙王庙呢?”姚京说道:“那蛟不经常去啊,会不会住进去别的邪物?”我们几个立刻都对姚京竖起了中指,陈金说道:“操,你当邪物都跟你那么笨啊?傻到去龙王鼻子底下拔胡须?不要命啦?”“就是!整个儿一蜻蜓脑袋,头转眼不转的主儿。

”常云亮取笑道。哥儿几个又笑着闹了一会儿,我说道:“好了好了,那咱们晚上就砸庙,狠狠的砸,砸它个干干净净,拆它个片甲不留。”“对!”兄弟们齐齐点头。不过姚京又说道:“那样的话,村里人可就…….唉,那帮老太太们,肯定会和咱们闹个没完没了的。”“是啊是啊,我爹和我娘,一准儿会揍我。”郭超也点头说道。于是另外几个哥们儿也都沉默下来,一开始都是一腔火气,冲动的要砸庙,可一旦想明白了,这事儿还真不行,毕竟村里的这些庙宇,可都是村里几代人传下来的,是大部分村民的精神信仰,我们如果拆庙的话,那就等于是和众多村民为敌了,当初我和陈金俩人怒烧奶奶庙之前,还不是和村里那么多人发生了剧烈的冲突么?唉……兄弟们都沉默了,我和陈金俩人也皱起了眉头,其实我们俩是不害怕这些的,大不了和村里那些老太太们再吵上几次,实在不行,再跟她们家里的人干一架,那又如何?反正家里的爹娘都不信那些庙里的东西,自然也不算侵犯她们,大不了也就是挨顿打而已嘛。

可是其他哥们儿就不好说了,他们等于是跟爹娘对着干呢,等于是拆爹娘的信仰呢。而只有我和陈金俩人的话,这事儿确实难办,拆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再说还有老爷庙以及奶奶庙都是那么大的,前街的关帝庙也不小,拆起来得费多大劲儿?况且老爷庙是新建立的,老奶奶庙新修的,真要是拆了砸了……那等于是在我们村村民心中制造了一场大地震。于是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胡老四,他岁数大,应该还有别的想法吧?“哎你们都看我干什么?这种事儿我这么大岁数的老头子可干不来的。

”胡老四连忙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行啦,我明白,你们不就是害怕村里人和自己的爹娘骂你们打你们对你们不满意么?”“我可没说怕。”陈金瞪眼说道:“老子怕个球啊。”“我也无所谓。”我笑了笑说道。其他几个哥们儿都苦笑着不说话了,陈金骂道:“操,你们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刚才都还那么牛逼哄哄的,说要如何如何,现在都傻啦?不吹牛逼啦?”胡老四说道:“哎,要我说啊,你们就得好好跟人家陈金还有银乐学学,瞧瞧人家家里的家长,多明智啊,这庙里面本来供奉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祸害人,还得让人花钱浪费感情,浪费精力,那可是在消耗生命的精华给邪物吞噬啊,就是,就是减寿呢,明白不?”“啊?这么严重呢?”姚京吃惊的说道。

其他几个哥们儿也都是目瞪口呆,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可不是嘛。”胡老四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去庙里拜那些邪物的时候,邪物就会偷偷的吃人的生气呢,明白不?生气,就是生命的气息啊……”我笑着摆了摆手,胡老四说的这些,哥儿几个听得悬乎,还不如我说呢,我说道:“哥儿几个,你们相信我们家那本《异地书》么?”哥儿几个点了点头,这事儿都知道。我接着说道:“我们家那《异地书》开头你们知道写的是啥不?”哥儿几个摇了摇头,这事儿都不知道。

我想了想,念道:“但凡村庙,多为邪孽异物所居,食人之信仰,取人之精神,得以长存;奉神名仙望,为害与人,索地方灵气,使万物皆难;虽偶有善者,亦不多也。然上天神灵悠悠,少有管制,神乎?仙者?无闲也……”“这话啥意思?”姚京问道。常云亮往姚京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说道:“笨蛋,这都听不懂,食就吃,取也是吃,就是说邪物吃人的信仰,吃人的精神,然后就能长命百岁了,哦不,是一直活着了,它们干的就是这种事儿,它们怎么就能一直活着了?那是靠人的命在添加它们的命呢。

”“对对,还是云亮听的明白,唉,上初中的时候,就数人家云亮成绩好,就是不一样。”我拍手称赞道,心里也确实佩服这小子,听了一遍就能说个差不多,我当初看这段话,看了好多遍才琢磨出什么意思来。哥儿几个全都听得纷纷点头,原来如此啊!既然这件事儿牵扯到了亲爹亲娘甚至爷爷***命,活的命数的长久,那就是大事儿了,那就必须得让我们哥儿几个格外的重视了,谁不想着自己家的爹娘爷爷奶奶长命百岁活个大岁数?谁舍得让爹娘爷爷***命数让邪物给吃掉?越想是越着急,越想是越恨那邪物。

得,兄弟们一拍膝盖,啪啪啪几声!就这么定了,***,拆庙,砸庙,杀邪物,与邪物势不两立,有它无我。至于其他村里人,爱谁谁,大不了,来啊,干架吧,怎么着?不服啊?谁不服谁有胆量谁就来一下惹我们这么多家的人,而且,还有个陈锁柱还有个赵二牛呢,谁有胆量放马过来!事情敲定下来之后,胡老四在一旁笑眯眯的,显然很满意我们几个的表现。我心里琢磨了,有点儿不对劲儿啊,胡老四来的时候那紧张的模样,好像天都要塌了似的,难道就凭着我们几个这么一说,胆子一大,敢抗事儿了,胡老四就可以完全放松下来了么?我疑惑的问道:“胡爷爷,您这……没别的事儿了?”“没了啊,还能有啥事儿?”“不对啊,您来的时候可是够慌张的,好像天都塌了下来似的,这就没事儿啦?”我满腹疑惑,其他几个哥们儿也瞅着胡老四,觉得是有点儿不对劲儿。

“其实吧,嗨,也没大不了的,只不过,只不过……”胡老四有些难为情的说道:“钱,有点儿不够了,我不好意思跟你们开口,不显得慌张点儿,是吧?”“那您直接说不就行了嘛!”我哭笑不得的说道。“钱不够了?给你那么多呢。”陈金一瞪眼说道。胡老四一摊手,无奈的说道:“那还不够我买棺材呢。”“嗯?”哥儿几个都怔住了,啥意思?买棺材?我说:“您老这身子骨还硬朗着呢。”胡老四摇了摇头,也不见他有多么担心,很轻松的说道:“谁晓得和邪物发生冲突后,还能不能活下来,要知道,那个老鳖精,实在是不好对付啊,唉……”我们几个都无言了,愣愣的看着胡老四,难道说,胡老四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要和老王八精死战了么?乖乖,那玩意儿有那么厉害么?————————————————————更新。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村庙 全文阅读,村庙最新章节,村庙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