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村庙全文阅读 > 31章 村庙

27章 陈金死了么?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短刀 书名:村庙

我想,若是蛟之前不与那老王八精一场大战,若非是老王八精拼死给了蛟浑身的伤痛,我们所有人包括胡老四在内,早就被蛟撕成成碎肉了。即便如此,蛟的威力也足够把我们几个全部干掉了,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和难易程度上的一些稍许区别而已。现在,我们就在老王八精的帮助下,挣扎在蛟无法快将我们毙命的那一点点的时间里。我和陈金俩人给它来了个突然反击,打它一个措手不及,并且很强悍的冲到了它的身上,专门挑它的伤口上打,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啊!疼的那蛟浑身哆嗦,痛的它暴怒的要狂。

硕大的身躯疯狂的扭动,忽而左摆忽而右摆,再上窜下跳,要将我和陈金俩人从它的身上和尾巴上抛下去,然后再狠狠的踩几爪,把我们弄死。一时间,蛟倒也顾不上去击杀我的其他哥们儿了。不过我那几个哥们儿也着实让蛟的威力所震慑,懵了似的哆嗦着站在水草当中,嗯,即便是他们想要冲过来帮我和陈金俩人,他们也冲不过来,根本就近不了蛟的身,就算是靠近了,那也是丢命的事儿。要知道,蛟正在疯似的蹦达着,就差没飞到天上去了。我和陈金俩人在蛟的身上也顾不上攻击蛟的伤口了,急忙紧紧的抱住蛟的身子,双手扣紧蛟身上鳞片之间的缝隙,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蛟给扔下去。

胡老四此时在河堤上急得团团转,手里夹着符纸不知道是扔还是不扔,蛟上窜下跳乱蹦达,他胡老四也没个准头不是?而且蛟这上窜下跳乱蹦达不同于一般人啊,那玩意儿个头儿那么大,在有着两尺多深水的河堤下面的草地中,再加上雨水密集,它这扑腾起来,那真是水花四溅,浪花翻滚,杂草都糟了殃,成片成片的倒下,一堆堆的被蛟爪挠起来,在大雨中纷飞。终于,蛟受不了我们俩在它身上死缠烂打不松手的折磨了,它放弃了高贵的尊严,选择了就地打滚儿,要用这种懒驴打滚的无赖招式,将我们俩滚翻在地,甚至用巨大沉重的身躯将我们俩压扁,压成肉饼。

就在蛟突然停下身子,猛然侧身开始翻滚的时候,原本就警惕着蛟用出这招的我和陈金,立刻松手就地直落到水中,并且在落入水中的同时,手脚并用,向蛟龙翻滚方向的逆方向滚去,侃侃从蛟刚开始倾斜翻滚的身子底下滚了过去,算是避过了这一难。躲过之后,我立刻挥着腰带冲那条蛟杀过去,趁它翻滚的时候,攻击,然后飞撤退,此为上策。陈金似乎也明白我的想法,就是要打蛟个出其不意,所以也干脆追上去,蹦起来双脚同时踹向蛟的脑袋。而此时蛟已经现我们俩跳下了它的身子,并且夺过那驴打滚的攻击,还对它展开了进攻。

蛟怒了,眼睛里那股怒火还没有喷出来,就被陈金的两只沾满了泥水肮脏不堪的布鞋给踹了回去。陈金这小子真是有种,而且功夫绝对练得好,踹中了蛟的眼睛之后,随即借力一个后空翻,竟然晃悠着在水和杂草之中站稳了。与此同时,我手里的腰带也狠狠的抽打这身上那最大的一块儿伤口,那里的鳞片损失干净了,全是肉,还流着血呢,只不过泥水和血水混合这,显得很恶心。蛟被我攻击吃痛,巨大的身躯摆动起来,蛟爪猛然挥过来,我急忙闪身避开,同时又用腰带在它腿根儿处抽打了一下,然后立刻向后急退。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那蛟的身躯虽然大,但是却并不笨啊,它的后爪突然诡异的像是能长能短似的,忽然间出现在了我急退的身体侧后方。我赶紧就地翻滚,堪堪夺过那致命的一击,上衣却被撕扯下来,并且带动着我的身体都凌空飞起一米多高。随即噗通一声趴在了水中。我顾不上疼痛,赶紧翻身,然后我就绝望的看到了从天而降下来的那只巨大的爪子,我甚至清晰的看到了那锋利的爪子尖儿上泛起的寒芒,能看到爪子中间那一条条褶皱。完了,彻底完了,在那一刻,我心里只知道自己完了,根本没有想到别的东西,然后本能的挥起胳膊,举着腰带,想要阻拦那从天而降挟万钧之力拍下来的一爪,那足以把我击打成肉饼的巨爪。

就在那巨大的蛟爪越来越大,眼看着要拍在我的身上时,我的腰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是被人给狠狠的踹了一脚,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在水中贴着杂草横向滑出去半米多远,只是这么短的距离,依然在蛟爪的打击范围之下。紧接着,对,就在那千分之一秒,或者在那一脚踹到我腰上的同时,一个人影从我身上翻了过去,两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一股力道将我拉起,我又是一个翻身,整个人便面朝下贴着那个人影飞出了两米多远。在那一刻,对,就在那不足一秒钟的时间里,我面朝下腾空,我的后背随时都要被那蛟爪拍到,而我的身下,是陈金,他双手将我抓住,将我举起,将我抛向一边儿,是的,刚才踹了我一脚的是陈金,把我抓起来狠狠的翻身扔出去的,是陈金。

在我凌空飞出去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巨大的蛟爪拍向了陈金,我看到了陈金冲我笑了笑。是的,他当时真的对我笑了笑,他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里,那双透出绝对的勇气绝对的勇敢绝对的仗义的眼睛里,分明带着笑,带着欣慰和满足的笑,带着成功的笑。是的,他成功了,他的目的,不就是把我从蛟的巨爪下救出去么?可是,他自己却被蛟爪狠狠的击中了。哗啦啦一声水响,水花四溅,水流乱涌,我趴在水中像是了疯似的大吼起来:“金子!”不,不是像是了疯,我是真的了疯,我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我用自己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在了蛟的身体上,出砰的一声,无济于事,蛟的身躯没有被我撞得向后退出一毫米的位置。

蛟的爪子再次举了起来,我看到了陈金躺在了水中,四周的水流夹着杂草涌了过来,将陈金的身体吞没,我看着那极快的一幕,就觉得陈金的身体不是被水流所吞没,而是缓缓的沉入了无尽的深渊中一般。“我日你祖宗!”我大骂着,我疯狂的嚎叫着,我像是一只被打瞎了一只眼睛的恶狼,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我冲向了蛟,我扑到了它的身上,我张嘴狠狠的撕咬住它掉了鳞片后露出的一块儿肉上面,我狠狠的咬着,将那块儿肉撕扯下来,我手里的腰带还狠狠的在蛟的身上抽打,啪啪啪的声音不断。

蛟疼痛了,它再次长啸,它的身体猛然扭动,巨大的力道将原本就没有抓牢蛟身的我,抛出去两米多高,五米多远,噗通一声落入水中。我的脑子里一片火红色,是被怒火烧的全部都融化了一般,我从水中爬起来,水珠让我的视线模糊,怒火让我视线不清,然而我还是用最快的度扑向了那只蛟……我忘了那一刻我是否大声怒骂怒吼嘶喊了,但是我听到了其他哥们儿的怒吼声,我听到了胡老四那苍老的声音中也充满了怒吼,我听到了哗啦啦人足和腿快趟水的声音……在水中奋力的奔跑当中,快要冲到蛟的跟前儿时,我看到了迎面扫过来的蛟尾,我毫不畏惧,甚至是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了,根本不知道害怕了,我迎了上去,我挥动了腰带,我龇着牙想要冲上去咬下来蛟身上的一块儿肉,不,我要生吞活剥了它,我要吃掉它所有的肉……我真的疯了。

事后想来,若是我当时被蛟尾扫中,那一重击,足以要了我的命。只是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害怕不知道什么是生死了。就在那一刻,我的胳膊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然后那只大手将我扔了起来,扔到了一边儿去,我再次凌空飞翔,然后狼狈不堪的掉落在水中。我从水中爬起来,我看到了让当时已经处于疯狂状态的我都瞠目结舌的一幕。二牛叔双腿跨立,稳稳的站在水中,两臂抬起,硬生生用身躯抗住了那蛟横扫过来的巨尾,紧接着,二牛叔双手一把抓住了蛟尾,哦,不,确切的说,是他用他钢铁浇筑而成的双臂,紧紧的抱住了蛟那巨大的尾巴。

“找死!”二牛叔的怒吼声直破云霄,便是那密集的大雨,似乎在那一刻也被二牛叔的怒吼声吓得静止在了半空中不敢落下来。让人更加吃惊的一幕出现了,二牛叔竟然抱着那蛟巨大的尾巴,嘿的一声,抡了起来,将硕大的蛟身给抡了起来,慌乱中的蛟四爪乱舞,身躯摆动,却依然不能脱离开二牛叔那如铁似钢的双臂,它被二牛叔抡起来,狠狠的摔在了水中,出噗通一声巨响,水花溅开,还未再落下,二牛叔再次将蛟抡起来,重重的摔下去……我真的到现在都不明白,都不敢相信,二叔他的力量真的有那么大么?那简直乎想象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啊!太现实了吧!只是,那一幕确确实实真实的生在了我的眼前。

接连四五次的摔打之后,二牛叔大概也感觉累了吧?他的双臂稍微松动了一下,那条蛟挣脱开了二牛叔的双臂,扭动着身躯愤怒的长啸着想要反击,蛟头刚转过来,还没张大嘴巴呢,就被我二叔一脚踹在了嘴唇上,厚大的嘴唇儿竟然被踢的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喷溅起来,而且蛟的头也被踢得向后甩出去一米多的距离,整个身躯都被带动着翻了半个滚儿。二叔大踏步上前,重拳狠狠的击打在了蛟那硕大的身躯上,砰砰砰的声音如同擂鼓一般。蛟的身体颤抖着,抽搐着……蛟终于服了,怕了,意识到了不行不行,太危险了!它选择了跑路,飞快的扭动着身躯向河中窜去,我二叔在后面紧追不舍,拳打脚踢。

蛟窜入了水中,我二叔也跟着跳入了水中,继续着拳打脚踢,滔滔的水面上,浪花翻飞,巨浪涌动,哗啦啦的水声不绝于耳。大雨倾盆而下,比之先前,尤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看到了蛟那硕大的身躯在河面上翻滚着,时而潜入水下,时而翻上水面,巨大的身躯扭动着,翻滚不息。二牛叔也是时上时下,怒吼声和蛟的长啸声夹杂着,一个比一个,一个赛一个的震破苍穹,震耳欲聋。然而蛟还是跑了,便如同上次老王八精逃跑时,在宽阔的滏阳河水面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宽大的水痕,向南飞游去,逃之夭夭!二叔奋力的游着想要追上去,游出了几十米之后,他终于放弃,明白追不上蛟了,这才游到岸边,上岸踩着杂草和两尺多深的水,向我们这边儿走来。

我和几个哥们儿还都在震惊中没有缓过神儿来,只是那么呆呆的注视这二叔,像是看着一个神仙突然从河水中浮了上来,向我们走来。还是胡老四反应过来的快些,他大喊着:“都别愣着了,先救陈金啊,救陈金啊!”喊话时,他已经拖着那副老身板,从河堤上艰难的跑下来,摔倒在水中之后,又爬起来蹒跚的跑向陈金刚才被重击的地方。我们几个终于回过神儿来,也都大惊失色的向陈金那里跑去。我的度最快,也距离陈金最近,第一个跑到了陈金跟前儿,伸手从肮脏不堪的水中将陈金捞了出来,我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喊得撕心裂肺,喊得凄厉悲鸣……然而陈金并没有听到,他没有任何的回应,他闭着眼睛,脸色泛白,嘴唇也白,但是泛着青灰色,他身上的衣服都破了,碎了,他的身体是那么的软,那么的无力,那么的沉重。

我哭了起来,我大哭着喊叫着陈金的名字,我抱着他就往河堤上跑,我要救他啊,我不能让他死啊!我摔倒在了水中,我挣扎着要站起来,其他几个哥们儿冲了过来,帮我一起把陈金抬了起来,向河堤上跑去。我们一步一滑的登上了河堤,我们在泥泞不堪的河堤上向村里狂奔,我们忘了二牛叔还像是一个神仙一般的在河边儿的水中走着,忘了二牛叔在最危机的时刻,便如九天下凡的战神般突然出现,将蛟痛揍一顿……事后,我才知道,二牛叔起初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说不来看了,可是他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不放心我们,所以从家中冒雨匆匆赶来。

然而他来的晚了些,救了我,却没有救得了陈金。医生家的院门本来就是敞开着的,可是却依然没有能够在我们的焦急担忧以及愤怒中幸免于难,被我们一帮人给撞开了,撞裂了,撞得轰然倒塌,就连那门头上的砖头,都掉下来两块儿,有一块儿还砸在了薛志刚的眉头上,流了血,可我们谁都没有喊疼。我们喊的只有快救救陈金,快救陈金。杜医生被我们这群浑身湿透浑身泥巴浑身烂草叶子的年轻人给吓坏了,可看着我们一个个眼睛瞪的跟牛犊子似的,他也不敢问什么,也不好说什么,他只有赶紧的抢救陈金,查看陈金的伤势。

陈金被我们放在了一张单人床上,洁白的床单立刻被浸透了,沾满了泥点。我们纷纷围拢在床边儿,满是怒火和担忧的看着杜医生给陈金检查伤势,没有一个人再喊叫着,都静了下来,静得似乎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了,就连外面哗哗的雨声,我们都听不见了。杜医生仔仔细细认真的查看了之后,他缓缓的扭过头来,看着我们。我们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绝望看到了失望看到了无奈看到了可惜……但是我们不相信,我们无法相信,我轻声的颤抖着问道:“杜医生,他,他怎么样了?”杜医生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了。

”“你他娘的放屁!”薛志刚一把揪住了杜医生的衣领,将他拎得只有脚尖儿点地,“你给我治啊,治啊!”薛志刚突然松开了杜医生的衣领,蹲下去哭了起来。杜医生被吓着了,他连忙退后,退到墙根下,连连摆手,颤巍巍的说着:“真的不行了不行了,骨头都断了好些根儿,没气儿了都……”我们几个突然间炸开了锅,哭着叫着骂着,全都冲杜医生走了过去,将他围住了……我们并不是想要揍他,而是,而是当时心里乱了,心里不相信啊,想着让他赶紧救陈金啊!就在这时,二牛叔的吼声在门口响起:“别闹了,赶紧往大医院送,抢救啊!”我们被二牛叔的吼声给惊的回过神儿来,是啊是啊,去大医院抢救,赶紧去抢救,杜医生说没救了,是因为他这里条件不好,他的医术不行,肯定是这样的,绝对是!陈金不会死的,怎么会死呢?他命硬啊,他八字硬鬼神敬,算命的都说他命大啊!兄弟们扭头到床边儿就把陈金给抬起来要往外走,杜医生叹气说道:“别去了,真的没用了!”我们几个又炸开了,冲着杜医生又骂又吼,若不是还都抬着陈金呢,非得冲上去揍杜医生,这是在绝我们的念头啊,绝我们的希望啊!好在是有我二叔在,他再次出声大吼震住了我们,屋子里一时间再次安静下来,二叔从外面走进来,说道:“都别闹,冷静点儿!杜医生,这孩子真没救了么?”说着话,二叔上前摸着陈金的鼻息,赶紧说道:“把他放下,放好了,快点儿,还有呼吸呢!”我们几个一听立刻紧张起来,赶紧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把陈金放下。

杜医生也上前摸了摸鼻息,摇头叹气说道:“这,唉……”他没再说下去,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二叔愣住了,我们愣住了,这……真的没救了么?我们全都眼里噙着泪花,看着陈金,他的胸脯上,清晰的显出几个凹陷来,骨头都断了啊!就在这时,胡老四也走了进来,他浑身也是脏兮兮湿漉漉的,挤过来看了看陈金,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我们几个那悲怆的样子,他颤颤巍巍的说道:“怎么了?这是……”杜医生摇了摇头,我们几个没有说话,眼里已经开始大滴大滴的流泪了,郭和姚京还有刘宾三人,已经哭出了声。

我二叔面无表情的看着胡老四,淡淡的说道:“胡老四,道术,能不能救这孩子?”“嗯?”胡老四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说道:“道术能驱邪治阴毒污气,这种伤势……不行。”我哽咽着撕扯着嗓子有点儿神经失常的大喊道:“行了,说这些干什么?快点儿,把金子抬走,抬到大医院去,到大医院救他去……呜呜……”我也哭了起来,真的哭起来了,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哭,有什么丢人的,有什么丢份儿的!其他兄弟全都哭了起来,他们纷纷点头,哭着说着要把陈金抬走,抬到大医院去,常云亮说要他爹找拖拉机来,赶紧送走。

我们几个又伸手去抬陈金,我们要救他……虽然,我们当时心里都明白了一点,那就是陈金没救了,救不活了。可是我们不甘心啊!我们舍不得啊!就在我们伸手正要抓住陈金的四肢和身体把他抬起来时,胡老四突然说道:“别动,都别动!让他躺好,我有法子救他,我能救他!”“什么?”一屋子的人都怔住了,杜医5无无=敌7龙龙龙5:“别动他,他骨头都断了,你们别乱抬!”说完这句话,杜医生才疑惑的看着胡老四问道:“您,您老……真有法子么?道术能行么?”不仅仅是杜医生,就连我们,还有二叔,也都在第一时间里认为,胡老四肯定是要用道术来拯救陈金。

胡老四摇了摇头,继而有些焦急的吩咐道:“银乐,薛志刚,快你们多来几个人,去家里拿铁锹去,跟我去北地!”说完话,胡老四扭头就走了出去,步履匆忙,人命关天,分秒必争啊!我们都不知道胡老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我们几个年轻人并不糊涂,也算是彻底糊涂了吧?反正一听胡老四说有法子救,也不问胡老四到底要我们回家拿铁锹去北地干啥!几个人匆匆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我才扭头冲屋里喊道:“把金子给我照顾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村庙 全文阅读,村庙最新章节,村庙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