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悬疑小说 > 村庙全文阅读 > 31章 村庙

91章 身中散魂咒

本书类别:悬疑 作者:短刀 书名:村庙

今日这一章更新字数达到五千多点儿,嗯嗯。————以下,正文,接上回书。拖沓的脚步声传来,我皱眉想到了刚才白狐子临走之际说的话,该死的老东西说的是谁?还算你命大,是算我命大还是算那个未知的老东西命大?谁他娘的大冬天冷飕飕的大晚上的不睡觉来村边儿上晃悠呢?我抖擞了下身子,心里想着难道是胡老四么?想来那只白狐子有些畏惧和愤怒的样子,八成应该是胡老四那个神棍,也只有这个老头儿才会让邪物畏惧不是么?不管是谁吧,我总得摆出一副无所谓的造型和表情来,毕竟狼狈不堪的模样会让我很难堪的,面子在这儿摆着呢。

“咳咳……”一连串的咳嗽声中,拖沓出脚步声的人已经转过弯儿来。我心里一阵郁闷,郭老汉这么晚了冒雪跑到村北头儿干啥?我好奇的出口问道:“哎哎,郭爷爷,您这是干嘛去?下这么大雪,又是大半夜的。”“哦,银乐啊,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是来看看。”郭老汉浑身上下都披着雪花,那破烂的衣服倒是不平时好看了许多。我呵呵一笑,心想你看什么看啊,这黑灯瞎火的,难不成专门儿跑来看我和白狐子打架么?我说道:“郭爷爷,您老没事儿早点回去歇着吧,这几天村里不太平,您身体也不好,出来逛游啥啊?”郭老汉忍不住有咳嗽了几声,浑身颤抖着,我急忙上前两步,生怕这老头儿一个不小心没喘上气儿来就过去了。

郭老汉喘息了一会儿,这才笑着说道:“银乐啊,你们这帮年轻人可是了大财咯,怎么样?这就知足了,不再去杨树坡打黄狼子了?”“啥?”我心里一惊,*,这个老不死的难不成想讹诈我么?好吧,我承认自己不是个好东西,当时我心里相想到的竟然是趁着四下里静悄悄的,来个杀人灭口,干掉郭老汉。我说道:“哟,郭爷爷,您这从哪儿听到的话?我们这帮人什么财啊,不就是打了些黄狼子么,您要是喜欢,现在我就给您拎两只过来,在家里放着呢,皮都没剥。

”“哎哎,你小子可别跟我打马虎眼儿,太岁庙和杨树坡那块儿地方,没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郭老汉笑着说道。“得得,您老什么都知道行了吧?知道的多了不见得就是件好事儿啊!啊?是吧?”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话里满是威胁的语气,接着一挥胳膊招手说道:“得了您呐,早些回去睡吧,我也睡觉去啦。”郭老汉原本眯缝着的老花眼突然间爆出一团光芒来,弄得我紧张起来差点儿拎着腰带抽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刚才那白狐子眼里就是爆出这么一团光芒来好像……咦?不对,白狐子的是绿光吧?“等等,银乐,你手腕上的是什么东西?”郭老汉面色紧张的上前抓住我的左臂举了起来,撸起袖子看向那个斑痕。

我真没想到原本病泱泱的郭老汉手上还有这么大力气,我本能的挣扎竟然毫无作用,愣是让人家给抓住左手腕举了起来。我不禁有些恼怒,龇牙咧嘴的说道:“哎哎,干啥呢?”“银乐,你怎么会中了这散魂咒?”郭老汉没有理我的话茬,反而凝眉问道:“那只黄狼子的魂儿呢?”我安静了下来,*,今晚上是第二次听到散魂咒这个词儿,也是又一次被问及黄狼子魂儿的去向,难不成真如同郭老汉所说,太岁庙和杨树坡那一带,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儿么?而我手上的斑痕,正是从杨树坡回来后出现的,而且是黄狼子的魂儿消失之后的事儿了,难道…...这真是什么咒语?听起来,这个散魂咒带了散魂俩字儿,那只黄狼子不就是魂飞魄散了么?难不成……它魂飞魄散之后,给我下了咒语么?见我皱眉思考,不做回答,郭老汉追问道:“是不是魂飞魄散了?”“嗯。

”我点了点头,随即疑惑的问道:“您老怎么知道?”问完我心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么?他娘的那只白狐子看到我手腕上的斑痕后,就立刻猜测到了黄狼子已遭不测,那郭老汉既然知道这个什么狗屁他娘的散魂咒,肯定也知道黄狼子魂飞魄散了啊。“孽畜,果然歹毒啊!”郭老汉长叹一口气,似乎很生气的样子,浑身轻微的颤抖着,说道:“银乐,黄狼子的魂儿什么时候找到你的?你又如何迫使它魂飞魄散,不得不对您下了散魂咒?”“今天天快亮的时候,黄狼子魂儿去祸害我,迷惑我上吊,差点就害死我了,紧要关头我醒了,挣脱开绳套,没死,那黄狼子后来也没敢怎么着,就慢慢的消失了。

”我皱着眉头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郭老汉的话,没办法啊,我心里也慌了,看郭老汉那紧张的样子,这什么散魂咒肯定特别厉害,弄不好会要了我的小命啊!我也不能不信,毕竟邪事儿遇到的多了,这件事儿稍微考虑下其中的古怪之处,就可以肯定……黄狼子魂儿,散魂咒,很毒,很强大。郭老汉点了点头,随即又自言自语的说道:“孽畜,落到如此下场,竟然舍弃性命也要危害他人,唉,作孽啊!”“郭老爷子,您……这个,啥是散魂咒?我会有啥危险不?”我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散魂咒是邪物用来玉石俱焚的……”郭老汉话说了半截,突然怔住,想了想又说道:“银乐啊,什么是散魂咒你也别问了,这东西说出来吓人,你听我的,赶紧回家把那个三角金疙瘩用油浸泡着,记住在你手腕上的散魂咒未散去之前,千万别让那金疙瘩离开了油,一点儿都不能离开,必须泡着,明白么?”“明白明白!”我猛点头,这时候也顾不得想这其中是什么道理,咱服从命令听指挥就行了,又有些不放心的问道:“那个……郭爷爷,散魂咒到底……啊算了,我不问,我就想知道,我有啥危险?是不是把那金疙瘩用油浸泡住,我就不会有事儿了?”郭老汉摇头说道:“散魂咒这两天不会作的,不过半月之后,就会作了,我这几日帮你想想办法吧,哦对了,你们弄到的那些金子呢?”“分了!还卖掉几块儿。

”我毫不犹豫的说道,刚回答完,我心里就一阵后悔,*,该不会是郭老汉想横插一杠子,分些钱吧?故意把散魂咒说的神乎其神恐怖至极危险至极,然后把我吓得满脑子害怕,他呢,可以帮我解除散魂咒,当然前提是……得给他一笔钱或者两块儿金条?“傻孩子,乱想什么呢,我不会要你们的金子和钱的。”郭老汉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只是告诉你的伙伴们,任何人千万不要再卖那金条了,什么时候你的散魂咒解了,那些金条才可以卖,哦对了,暂时你也别告诉他们你中了散魂咒,会把人吓着的。

行了行了,赶紧回去吧。”这可就怪了,我又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郭老汉他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的?我干脆磨蹭着往裤腰上塞腰带,故意想拖延下时间,现在咱一脑门子的问号顶着呢,暂且不能全部问清楚吧,可我如何相信郭老汉他就有本事帮我解决掉这个什么该死的散魂咒啊?结果我还没问话呢,郭老汉又说道:“赶紧回吧,我这儿还有事儿呢,那啥,这几天就别去我家啊……”“那我万一出啥事儿了怎么找你?再说我还有许多事儿不明白,您总得跟我讲讲啊。

”我有些不满的说道,心里纳闷儿你这老头能有啥事儿?不会是像胡老四那样,为了保卫村中的安宁而去找邪物的麻烦了吧?还不让我去家里,真当自己那是个好家啊?谁没事儿多稀罕去你那破房子里似的。“去太岁庙,我最近晚上住太岁庙。”郭老汉扔下这么一句话,扭头就走,到了渠边儿转身往南,回头对我说道:“你们不是还要打黄狼子卖钱么?这以后黄狼子随便打吧,反正那只黄狼子怪已经死了,没什么祸害了……”说完,郭老汉便扭过头去,拖沓这步子往南走去。

落雪纷纷,四周一片安宁。我怔了会儿,转身往家中跑去。大概所有人都有同样的一种心性吧?但凡恐惧害怕的时候,先都会想到的是跑回家里去,即便是一个空落落的家中……况且,我还要赶紧跑回去将那块儿让我激动兴奋好长时间的金疙瘩,浸泡到油里面。*,这其中有什么说道?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回到家之后,我就直接找到爷爷,将郭老汉所说的话都一一讲给了爷爷听,连手腕上的这个斑痕是什么散魂咒,也一并告诉了爷爷。毕竟像这种稀奇古怪的邪事儿,还是跟老年人说了比较好,一来老年人本身年龄大,见闻多,对于这类事儿总能给予或多或少的意见帮助,二来嘛,爷爷和胡老四以及郭老汉,他们的年龄相差不大,互相也了解。

当然了,黄狼子来害过我诱惑我上吊的事儿,我没说,这事儿太恐怖,会让长辈们担心的。爷爷听完我的话之后,毫不犹豫的拎来一个腌鸡蛋的罐子,往里面倒满了食用油,又从床铺底下掀出来那块儿三角形的金疙瘩,扔进了油罐里。金疙瘩刚刚一扔进油罐中,里面便传出咕嘟咕嘟的声音,只见里面的油似乎沸腾了一般,翻腾着冒着一股股热气,就像是在用油炸油条的时候,油锅里冒起的热烟一样。我和爷爷惊讶的看着小油罐子里的那些油,我心里甚至怀疑这小油罐子会不会随时都炸开。

过了有个两三分钟吧,罐子里的油慢慢的平复下来。我纳闷儿的说道:“爷爷,这是咋回事儿啊?”“不知道。”爷爷摇了摇头。“爷爷,那个郭老汉是不是以前也当过阴阳仙啊?他咋就懂这么多?”我又问道。爷爷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郭老汉没当过阴阳仙,不过早先他负责看泵房的时候,村里倒是有人传言,说见到郭老汉经常晚上拎着酒去太岁庙,有人跟着过去看了,现郭老汉和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在庙里喝酒呢,后来村里人问起来,郭老汉笑着说是和老太岁喝酒了,村里人都以为他喝多了说胡话呢,当然了,也有许多人相信,毕竟那时候郭老汉去太岁庙去的次数也太频繁了些,有时候浇地呢,晚上别人去泵房喊他开泵,他都没在,去杨树坡那儿喊他吧,一准儿在庙里头呢。

”“可是……唉。”我叹了口气,摸着手腕上那块儿稍稍凸起的斑痕,说道:“这个郭老汉说能帮我解了散魂咒,可是我估摸着他最多也就是跟着那个太岁学了几招,连太岁都让黄狼子给骑在头顶子上拉屎了,你郭老汉那三招两式的,能治得了黄狼子的咒儿么?况且……还有只白狐子呢,和黄狼子指不定就是狼狈为奸呢。”话说到这里,我忽然心里想到,*狼狈为奸这个词儿,是不是就搁这儿来的?爷爷心疼的握住我的左手,用满是老茧的手指头抚摸着那奇怪的斑痕,用安慰的语气说道:“银乐啊,没事儿,别害怕,咱老赵家天生富贵,有祖上的福萌和留下来的仙气儿护着呢,啥邪物妖怪的,都害不了咱,别担心了啊!”“嗨,爷爷,我一点儿都不害怕,您孙子我啥时候害怕过啊?”我装作没心没肺的笑着站了起来,大咧咧的说道:“我是琢磨着,那只白狐子真和黄狼子有啥亲戚关系的话,是不是还会来找茬,我该怎么干掉那东西。

”“傻孩子,你可不能……”“哎对了爷爷。”我打断爷爷的话,说道:“明天我得喊我们那帮人都来把黄狼子皮给剥了,回头儿还得去杨树坡捉黄狼子呢。”爷爷立刻皱眉反对道:“还去杨树坡啊?不能去了,不能去了,万一再招上啥邪物的话那可如何是好。”我无所谓的说道:“怕啥,咱家有仙气儿护着呢。”“这……”爷爷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也不能把别人给坑害了,唉,你们这帮年轻人啊。”“好了爷爷,那个郭老汉都说了,让我们没事儿就上杨树坡打黄狼子去,现在杨树坡没了黄狼子怪,老太岁也出来了,准还得保护着人呢,您说是不?”我笑呵呵的抱起那个油罐子,说道:“爷爷,您早些歇着吧,我把这油罐子抱我那屋床底下去,省得碰倒了。

”爷爷苦笑着点头说道:“行行,明儿个我再去找胡老四问问去,这个老不死的总不能啥事儿都办不了,唉,村里又要不太平了……”爷爷后面说了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楚,我已经抱着油罐子走到了院子里。进到我的屋里,摸索着将油罐子放到桌子上,点燃蜡烛,将油罐子又仔细看了看,然后将罐口盖上一层塑料布,用绳子扎紧了,这才放到了床底下。说真的,我是不放心这玩意儿放在爷爷的屋子里,既然这玩意儿带着邪气儿呢,咱就得加小心了,虽然郭老汉说泡在油里面就不会有啥事儿,可我哪儿知道他的话就百分百保证安全呢?万一这金疙瘩上头那剩下的两只长翅膀的黄狼子再飞出来,俺爷爷那么大岁数了,可经不起这东西的折腾,毕竟……我已经身受其害,很清楚这种长着翅膀的玩意儿不是天使,而是魔鬼。

不过我好像没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不舒坦的地方啊?嗯,大概这就如同郭老汉所说,这玩意儿类似于慢性毒药,现在还不作呢,半个月后,作起来会……会怎样?*郭老汉没跟我说啊!我现在脑门子上顶着的问号太多了,压得我脖子都快断了。黄狼子魂飞魄散,给我下了个咒儿叫散魂咒,估摸着就是最后那一刻那*东西在那里一拜一拜嘀嘀咕咕,还真就是念咒儿呢,可散魂咒作后会是啥情况?又该如何解咒?郭老汉到底有多大把握……即便是,把咒儿给解了,会不会有啥后遗症呢?这个很重要,因为我就要娶媳妇儿,我快当爹了,孩子的身体健康很重要;白狐子知道黄狼子死了,而我是罪魁祸,就恶狠狠的说要撕碎了我,我还跟它干了一架,嗯,我打不过它,所以被击倒,很彻底的败了,它会就此善罢甘休么?那个老太岁,到底是如何神圣?它是恶是善?还有……黄狼子死了有魂儿,后来魂儿飞魄儿散。

那么奶奶庙的那条黑蛇,它死了会不会还有个魂儿呢?要真有的话,那……我头都大了一圈儿啊!思来想去,只好再次捧起《异地书》残卷,认真去看看那让人头更大的文言文,万一再能弄懂点儿什么关键问题了,兴许还真就能学以致用了。您说,是不?第一卷识村庙完。敬请各位支持《村庙》第二卷冬日寒————————————————分割线。原本想着可以有六千来字数,分为两章的,可是写出来只有这么些,一次性了算球!毕竟这是第一卷识村庙的最后一章啊!嗯嗯,第一卷算是完成了,让小刀休息两天,周一周二每日一章,周三开始继续每日两章吧好吧,我承认,是因为农忙我码不出那么多字来,汗一个先。

是的,我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敬请大家帮忙投票收藏支持小刀吧,成绩好,读者支持,码字的动力也自然就足了呢。我保证,自己一定会尽全力码字!。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悬疑小说 村庙 全文阅读,村庙最新章节,村庙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