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柳暗花明又一村全文阅读 > 86,尾声

80、惊雷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暮飒 书名:柳暗花明又一村

80、惊雷白莲哭得是梨花带雨,嘴里不停说道自个对不起杜舒云,知道这样罪该万死,她不求杜舒云马上原谅她,但是她会用一世去赎罪。杜舒云嘴角一抽,既然知道错又何必去犯,不是没事找事吗,若非知道能得到谅解或是抱着存着侥幸心理,谁还会明知故犯?如今这般不过是为自己行为找解脱罢了,还暗暗把自己往无辜善良中揣,仿若是不谅解,对方便是无容人之心非厚道之人。杜舒云心底更佩服的是白莲,这哭得是泪流满面,除了眼睛颇为红肿,却依然维持美丽模样,哪像一般人若是哭到伤心处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狼狈至极,也怪不得她喜欢哭,若是哭得狼狈不堪丑陋不已,估摸着一般人没事也不喜欢在别人面前露短,何况正值年少最讲漂亮的时候。

杜舒云佯作一脸迷茫试图把白莲扶起,“白莲妹子,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闹成这般,如此大礼,我可受不起,快起来吧。”白莲却是坚持不起来,抱着杜舒云的大腿哭诉起来:“受得起受得起,因为我请求你的谅解,这也是我应受的。”杜舒云见白莲不愿起来,也便是不顾,爱跪跪去,面上装模作样为难道:“这话我可是听不明白了,你是做了什么伤了我的心?我怎么不知道?”白莲一听哭得更伤心了,“姐姐这么美好这么善良这么贤良淑德这么信任莲儿,可是莲儿却是情不自禁的爱上了默哥哥,伤了姐姐的心,我知道这样会让你很生气、很难堪,可是就让莲儿爱着默哥吧,让我默默守着默哥,我只有这一点奢望,请姐姐成全我,请让我爱他吧!”杜舒云被这些话轰得头疼,这种话在现实中上演真是让人脑门一股股的抽,如今终于理解那徐家为何就这么作罢,事后不愿再提,这种场景有几个人能撑住啊。

李默被一群孩子叫了回来,正欲往里冲却被杜舒云使眼色制止住,这事人越多越乱,倒不如先看看白莲要唱什么戏再作打算,李默虽是暴躁却是作罢,对付这样的弱女子,他还真是拿捏不好尺度,只能看杜舒云眼色行事。白莲正好背对门口,因此并未发觉外边有人,而且这时候她也没心思去理会其他,又道:“请你不要责怪默哥哥,要怪就怪我吧,我并非要和姐姐争抢,只是希望姐姐能让我爱默哥哥,守着默哥哥。”杜舒云嘴角勾起一抹笑道:“你喜欢他我为何要怪罪于你呢?”白莲一听原先不停掉落的眼泪顿时止住了,站在外边的李默急了起来作势要往里边冲,却是被杜舒云眼神遏制住了,不甘不愿的退回去,一旁的平安小声道:“大哥别着急,嫂嫂自有分寸。

”李默这才平静下来。白莲激动道,“姐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读了这么多的书,肯定知道这样美好的感情,谢谢,谢谢!我……”杜舒云打断道:“先别谢得太早,你喜欢他是你的权利,我无法也不需要去阻拦,别说这世上这么宽,就这中坪村对他有意的也不止你一个,我若是在意那一天可不得愁死,不过不论是你或是别人,我都是一个态度,喜欢他可以,但是想夺走或者是与我分享想都别想。作为你的婶婶辈我也好心提醒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这种话还是少挂在嘴边为好,否则今后想找到个好人家可就不容易了。

”白莲显然受了刺激,那眼泪又是一颗一颗往下掉,连忙道:“姐姐,除了他我再不想其他人,我求求你让我好好爱他,我并不是要和你抢,我不在乎名分,只要让我守着他关心他便好,我知道这样对你有些残忍,可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种美好的爱情,会理解我们的,只求你现在不要阻拦我们好吗?”杜舒云挑眉,别有深意的望了望院外,“你们?”白莲点点头,虽是落泪却带着丝丝羞赧和甜蜜,“我与默哥哥心意相通,不用言语便是知道对方的情意,只是他是个有责任心的好男人,一直尊重姐姐所以不敢表明心意,只要姐姐你愿意谅解我们,理解我们这美好的爱情,我们两一定会感激你的,我们一定会比以前更加尊敬你爱戴你。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对你存那份心了!”李默再也忍不住出声喝道,一群孩子也都跟了进来,香儿一边风凉道:“哟呵,这不是白家的闺女吗,怎么跪在地上,这样可不好,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怎么着你了呢。”白莲看到李默眼睛顿时发亮起来,边跪边朝着他那走了几步,香儿的讽刺如若未闻,其他人更视而不见。“默哥哥,姐姐这么善良这么美好,一定会理解我们的爱情的,原谅我们的情不自禁,你不用担心顾忌,我们一起面对,一起请求姐姐的谅解好吗?”李默一字一字铿锵有力,“我说话你听不明白吗?我说了我对你没那意思!”白莲眨巴眼,却是听不明白一般,自顾自道:“姐姐方才说了不会阻止我们相爱,默哥哥,请你也和我一样面对自己的心好吗?我知道这样让你很为难,你是这么的有责任心有担当,一定会觉得这样对不起姐姐,可是只要我们用诚心打动姐姐,姐姐一定会理解的,到时候我和姐姐可以效仿娥皇女英一同服侍你。

”李默脑门都暴起了青筋,吼道:“我不需要!我再说一遍我对你没那意思,不是因为舒云,没有就是没有!”“默哥哥,想不到你竟比我想象中还要有责任心,没关系,这个坏人就让我去做吧,得到姐姐的谅解之后,我们在坦诚相对好吗?”白莲有些受伤的哀求道。李默顿时抓狂起来,“你难道听不懂人话吗?你烦不烦啊!”白莲微楞了一下,正当大家伙以为她终于醒悟时候,突然冒出了一句更令人吐血的话。“莲儿最近是挺烦恼的,这个事一直让我很不安很犹豫,曾经也想就此放弃,可是真爱的力量让我鼓足了勇气面对一切,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今生竟要这么惩罚我。”李默抱头狂暴,其他人更是哭笑不得。白莲一脸无辜不明所以,半响才幽幽道:“默哥哥你并非对我无情是不是,你说的这些话只是不想被姐姐责备是不是?”李默已经被气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她,一副嫌弃模样,白莲觉得很受伤,可心底一想这真爱从古至今哪有这般容易得到,若是这般容易那便不是真爱,轰轰烈烈誓死方休天崩地裂才是真正的爱情。杜舒云淡淡道:“不管你听不听得明白,也不管你是清楚还是装糊涂,刚才他的心里话,他对你确实无情。

”白莲深吸一口气,摇头肯定道,“不会的!他爱我,只不过是怕姐姐伤心罢了。他若不爱我否则为何每一次见到我都羞涩的避开,从来不敢正视我的双眼,我一笑他便是跟着傻笑,我一哭他便陪着我一起悲伤,一直这么关心我爱护我,不愿让我受半点委屈。听说我要嫁人他又是那么的憔悴哀怨,借酒消愁,可是又因为疼爱我,害怕损我名节,不敢与我亲近,那时候他的痛他的伤,我都能感受得到。那日我受伤他离去的背影是这么的萧索悲凉,恨不得留下来亲手照顾我,却怕毁了我的名节不敢回头看一眼,可是却不忘让平安来查看我询问我的事宜。

我知道他一直在默默的关心着我,只可惜他害怕委屈了我,害怕负了你被你责怪。毕竟你是这么的美好,这么的贤良淑德,他这么有责任心的人不愿意看到两个最爱他,他最爱的两个女人忧伤。”白莲一副自我沉醉的模样,让那一番话杀伤力更强,一竿子人都倒下了,连杜舒云都呆住了,嘴角抽搐的望了望平安,平安指着脑袋瓜子摆了摆手。杜舒云清了清嗓子,道:“这些都是你自己的猜测罢了,他一个大男人若真有这心思,难道连这点都不敢承认吗?若是如此你还有什么可留恋的?”白莲惊住,嘴里喋喋不休说道只要杜舒云肯谅解,愿意接纳她,李默便是会承认,被反驳几次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眼神恍惚,不愿相信别人的说法,喃喃道:“不会的,我这么爱他,他怎么可能不爱我?”杜舒云扶额,“若是照你这么说,我这么爱银子,银子怎么这么不爱我,不主动投入我的怀抱就算了,还让我一点点这么辛苦的去挣?!”“那怎么会一样!”杜舒云嗤笑道:“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一个理吗?又比如,这村子里以前也不少小伙子喜欢你,为你还争吵过,难道你每个人都爱?你每个都得嫁?”“我,我,那不一样!我对默哥哥是真心相爱的!”白莲磕巴了一会,突然坚定起来,一双眼闪闪有神,也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自顾自说道起来。

原来白莲看上李默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早在李默来到中坪村的第一天,还是丫头片子的白莲便是被高大威猛又颇为英挺俊俏的李默吸引,而那打虎之事更是满足了她对英雄的渴望与向往。李默与白大哥交好,平日经常来往,到这白家吃酒做客也有好几次,因白莲是被当做大家闺秀养着,所以倒是与李默有几次碰面,却是没有怎么接触过,甚至说话都极为鲜少,可是白莲却是知道李默的每一件事,尤其是这以前当兵杀敌之事比李默还清楚明白。原来白莲从小喜欢听故事,平日又鲜少出门,又不喜与村子里同龄的姑娘玩耍,平日就喜欢看些书打发时间,白大哥并不识字,只觉得是书便是好的,便是任由白莲去,平日到了镇上还给她捎上几本书,也不管是些什么,一股脑往家里带,其中不乏一些痴男怨女情爱小说。

若是没书便是给白莲讲故事,而这些故事的主角经常就有李默在,李默以前就比较英勇,颇多事迹,可是再多也就是个普通的小兵,于是乎为了精彩说的时候便是有些添油加醋。再加上他也知道的不多,又见白莲爱听,有时候便是捡了些其他人或是说书人说的故事把李默给套了进去,当时白莲也还小,尤其在白大哥眼里更是一直是孩子,因此也没在意什么,长大了点他怕瞒不住才没说,可是那时候白莲已经不需要了,因为在自己脑子里李默的形象已经定格,哪怕平日听些传奇都把李默带入了进去。

李默一直帮衬着白家,白莲也是知道了,更加证实了他在自个心中那个形象,而且长的高大英挺让人心动脸红,少女怀春不嫌早,李默于白莲心中总是这么的高大令人向往,但那时感情是懵懂的、模糊的。爆发点则是在白大哥死了之后,当时的白莲正处于脆弱之中,家里最坚实的肩膀没有了,只剩下母女两孤苦伶仃,又有叔叔们的争夺,日子与之从前无法相比,更觉世间一人独立倍觉忧伤,心中空荡无物,这时候李默出现了。犹若书中描述一般,发散着耀眼的光芒,帮助他们家从黑暗走向了光明,寒冷的冬天被这沫阳光照得温暖,不似其他人的殷勤让她忍不住避让,李默与她一直隔着距离,态度也颇为平淡,却更觉神秘和高大让人想与之亲近,想知道那高大里的内心为如何。

若即若离的感觉,让她更加迷醉其中,越发不可自拔,内心的感情越演越烈似要把她灼伤。因为李默与杜舒云的感情极好,再加上世俗的约束,她也曾想过放弃,便是接受了那徐家亲事,那天找到李默便是想与之告别。当时紧追在李默后面,虽是焦急可是却让她感受到了追逐真爱的憧憬和美好,受了伤李默小心翼翼的安抚和领着,尤其一人拿着一头,让她觉得自己拿的不是木棍而是婚礼上的花,一人一半一前一后,那条路感觉没有尽头一般,两人不用言语,便是透知对方一切心意,一生一世携手相伴。

杜舒云听完叹了口气道:“自作多情这个词就是为你而造的。”白莲却是并未理会,转向李默眼泪一颗颗掉落,一脸苍凉道:“默哥哥,难道你忘了吗?你真的忘记了吗?你当初暗传给我的情意,那一字字,一行行都暗藏着你的每一份深情,里边的诗词我倒背如流,日日夜夜我抚摸着它入睡,又怕它被摸脏摸坏,只能用手帕包裹着,每一次思念便会拿出来翻阅一番,难道因为害怕你就忘了它们吗?不,你不是这样的人,你一定是怕我没有名分让我受委屈才这样对我的,可是我真的不在意啊,只要能与你在一起,什么样的苦我都能受得了。

”“什么?!”这话犹若平地一声雷,炸得大家不知所措,齐齐嚷道。李默更是被惊气得语不成调,“你给我说明白了!我什么时候给你传情书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柳暗花明又一村 全文阅读,柳暗花明又一村最新章节,柳暗花明又一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