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柳暗花明又一村全文阅读 > 86,尾声

86、尾声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暮飒 书名:柳暗花明又一村

86、尾声春暖花开,大地回春,一片生机盎然。人们又开始一年一度的春耕,冬季积雪早已化去,嫩芽挂枝头。虽说去年冬天出奇的冷,还闹了雪灾,经过一个这段时间的休整以及朝廷的支持倒也平安度过,家家户户开始忙着新一年的劳作。瑞雪兆丰年,大难之后必有后福,大家伙精气神都足得很,并未因这小小的挫折而满目阴霾,反而越发充满干劲。经过雪灾,大家伙倒是对新上任的知县杜洛越发赞叹起来,原本还颇为担心这新来知县过于年轻,不能为百姓谋利,不能担这父母官之大任,如今却是都吃了定心丸。

杜洛这次再雪灾里充分表现出自己的能力,若非他有条不紊的指挥抢救以及灾后工作,这受灾的地方也不会这么快能安稳下来,为此上头还给了他嘉奖,要知道并非每个县城都如青云县这般指挥调度得当,也有些地方因处理不当出现大量冻死之人,灾民结伙抢劫等惨剧发生。“舅舅!”正在练剑的妞妞一看杜洛出现在院子口便是开心嚷道,扔掉手里的剑,欢腾的朝着杜洛冲去。杜洛一把抱住妞妞,笑道:“妞妞,想舅舅了没?”妞妞胖嘟嘟的小脸靠在杜洛胸前献宝道:“妞妞最想舅舅了,妞妞刚学了一套剑法,妞妞耍给舅舅看。

”说罢便是挣扎着下来,却是被刚出来的杜舒云拦下了,“妞妞一会再练,先让舅舅歇会,乖,去给舅舅倒茶。”妞妞甜甜的应了下来,便是跑进屋里给杜洛倒茶。杜洛笑道:“这妞妞真是厉害得很,没见过哪个姑娘家这么喜欢耍这些的。”杜舒云也颇为无奈道:“可不是,之前还想着估摸就是一时兴趣,可如今看这情形这就是她的命了。”杜洛道:“这也没什么不好,省得被人欺负了去。家里怎么就你们二人?”杜舒云道:“不知道你今儿来,他们都到地里去了,今天是春耕第一天,为了讨吉利便是都去了,若不是担心我身子不方便怕有闪失,你这时候来估计连个人影都见不着,你今儿怎么得空过来?你公务繁忙也不用勤着到这里看望我们,我们都好着呢。

”杜舒云如今肚子已经显出来了,虽是只有五个月,那肚子却是跟七八个月一般大,李默不放心便是不让他到地里,又担心她一人在家若是有个闪失没人知道,便是让妞妞留下照看,有什么事也有人通知,上次之事还是在李默心里留下了阴影,因此这次更为小心。妞妞虽是十分好玩,春耕第一日对她吸引力也极大,因此李默原本打算留乐乐,可妞妞却自己报名留下,说是她要留下来保护娘亲,虽然她小可她会武功,比乐乐要合适,直把大家伙都逗乐了,也把杜舒云感动坏了。

杜洛点了点头,表情却是有些不自然,欲言又止。这中坪村离县里有段距离,平时走动颇为不便,这开春县衙之事也多,杜洛虽然上任也有些日子,可是之前一直忙着雪灾之事并未曾有时间接着县衙日常工作,许多事情还需要去了解和处理,杜洛之前离开中坪村,便是说道近期不能到这拜访,没想到没几日便是过来了。杜舒云一看这表情便是了然,“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你但说无妨,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藏着掖着。”杜洛也是瞒不住心事的,便是直接说道:“姐姐,实不相瞒,我这趟来是为了平安来的。

”杜舒云不明,“平安?怎么了?”杜洛叹气道:“我也知道这颇为不妥,但是我也实在没法子了。是这样的,县里出了个命案,死法颇为蹊跷。可是之前那仵作回家过年不小心给掉山崖摔死了,新的仵作还得过段时间才能派下来,您也知道这验尸宜早不宜迟,否则越发难知道真相,而且这死者身份特殊,又有些权势,若是拖久了,他家人便是不依了,于是我这便是想到杜洛了。之前与他交谈得知他深谙此道,我也知道他是大夫,若是开始弄这些事可能会对他名声不好,可我也实在没办法,所以便是亲自过来问问看。

”杜洛小心翼翼的望着杜舒云的表情,一边说道,唯怕杜舒云不高兴,毕竟杜舒云如今有孕在身,就怕情绪激动有何闪失。杜舒云也知道这世人对验尸这一事还是颇为惧怕的,对验尸之人总有些想法,思量许久才缓缓道:“这事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只不过得看平安本人意思。”杜洛一听顿时喜上眉梢,一刻也坐不下的冲出门跑到地里寻平安去,杜舒云那哭笑不得的在后边嚷嚷:“你慢点,别这么急,你知不知道地方啊,往东走,别找错地方啦!”果不其然平安同意了,毕竟当初看这些书也是有些兴趣的,如今能用到其处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拒绝,而李默也是支持,对孩子的选择,只要不是歪门邪道他一向都不加干预,甚至是极为赞许的。

时间不等人,两人便是连夜赶回县里,哪知道这一去平安便是在县里扎了根。那案子漂亮的破掉了,而平安的验尸为破案提供了不少线索,立了不少功。这案子错综复杂又与上边一高官有关,甚至惊动了当今皇上,案子一破,杜洛又立一大功,如今备受上头赏识。之前雪灾平安就助杜洛不少力,如今又有此举,加上他本身就是个秀才,便是任其为师爷,此世师爷虽非官职却也是吃公家饭的,甚至不少地方师爷被视为二把手,在当地颇有权势,在平头老百姓眼里还是颇为值得羡慕的。

而且这平安的医术若想精进,便是需要更多实践,这小山村毕竟人少偏僻,平时也就一些小病痛,到了县里却是不同,人口基数大,疑难杂症也更多些。因此李家人更是没理由反对,而且有杜洛罩着也不怕他在外边受苦,便是十分高兴的由他去了。起初杜舒云十分开心,觉得平安如今长大了,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当时还给他置办了不少新衣裳,不希望进了城和人拉太远失了面子,可平安这一走,便是极少能回来,虽是经常捎人带信回来,可这还是差了许多。

自打杜舒云到这中坪村便是一直与平安生活,如今家里缺了个人,那心里就跟被掏了个窟窿似的,总是不舒坦。“你怎么又叹气了。”李默用手指抹着杜舒云眉间的褶皱道。杜舒云一脸惆怅道:“方才吃晚饭,又多拿了一套碗筷,哎,这让我又想起平安来了,也不知道他在县城里住的惯不,这孩子有什么事都喜欢往肚子里咽,报喜不报忧,就算在外边受苦受累我们也不知道。”李默淡淡笑道:“他也不小了,就算受点苦受点累那也是给他锻炼。你看你,当初知道他到县衙里当师爷最高兴的不就是你吗,如今成天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要是平安知道可不得马上跑回来不敢去了?他如今一个大小伙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况且不是还有杜洛照应着吗。

”杜舒云道:“我知道这个理,可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每次看到平安屋里空荡荡冷冷清清的,我这心里就甭提多酸了,眼泪都忍不住要掉下来。”李默搂着杜舒云,轻轻摸着她的肚子,“孩子大了总是要离我们远去的,成家立业,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杜舒云不由叹气,“有时候吧老盼着他们快点长大,有时候真想永远如此,就这么小小的一直陪在我们身边,省得离我们远了,心里没着没落的。”李默笑道:“若真的如此,你可得更担心了。他们就算都走了,都不来看我们了,那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就我们两个清清静静的过着小日子,不用再担心耳朵被那些猴孩子吵聋了,不用再为他们愁这个烦那个,不用再担心想亲热一会被那些猴孩子打扰,哪怕一直坐在院子里搂着靠着,也不担心孩子们撞见。

就我们两个,直至白发苍苍,十指相扣,相互依偎,多美的事啊。”杜舒云闻言,脸上终于绽开了笑容,“你啊,就没个正形。”正当杜舒云适应了平安离开的日子,小肉包也开始往外跑了。宋和正式收小肉包为徒,带着他学做生意,这做生意不像念书,必须到铺子里看、去做去学才能更为精透,因此小肉包也跟着宋和走了。这次杜舒云不再那一天对着小肉包常坐的位置唉声叹气,并非她不觉得难过而是不敢,没法子,家里有个更夸张的。乐乐自打小肉包离开之后,便是一直愁眉不展。

乐乐自从入了李家便是一直和小肉包形影不离,时时刻刻都屁颠屁颠跟在小肉包身后,睡觉洗澡都是一起,有时候恨不得上茅厕也黏在一起。哪怕后来李家扩大了房子,还一直与小肉包一起住一个屋,当时为了不让两人挤得慌,还故意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大屋子,打了个很大的床,如今小肉包走了,那屋子越发觉得空荡荡,早几天乐乐都睡不着觉,总在梦中哭醒,嘴里不停叫这小肉包。其实以前小肉包也经常跟着宋和出去学做生意,可是每次都不会再外面耽搁很久,没两天就回来了,就算乐乐那惆怅伤心,也就一会功夫,人一回来便是没事,大家也没放心上也不觉得什么,可这次却是不同。

乐乐每天跟以前一样,把饭吃好自己的活干完,便是蹲到村子口那,一直苦巴巴的等着小肉包,一双大眼就这么直直的盯着进村的必经的路,眨都不敢眨一下,就怕错过。一旦有马车或是和小肉包略微相像的人形走来,乐乐便是兴冲冲的跑过去,可是一看不是,立马垮下脸来,有时候跑得太急狠狠的摔了几个大跟头,一看不是小肉包,小脸皱巴巴的,眼泪就这么一颗一颗掉下来,旁人看了无不心痛。不管别人怎么劝,说小肉包不会这么快回来,回来的时候回提前说的。

可乐乐就是不听,愣是坚持着守在村子口,下雨了就撑着伞站在房檐下,太阳大了就躲在树荫那,风大了多穿衣也要守着,说是怕小肉包回来不能第一眼看到他,会不高兴,会再也不理他。小肉包其实也经常捎信回来,给乐乐的就是图画,每次乐乐到村子口等的时候都会用手帕包着那些信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旁人不知还以为他揣着什么宝贝。杜舒云看乐乐这副模样,越发心酸了,可又不敢在乐乐面前唉声叹气,怕火上浇油,只能晚上拉着李默那又掐又挠的发泄。

于是,小肉包一回来,李默就把乐乐打包一起让宋和带走了。起初大家伙担心乐乐会是累赘,小肉包都做好一人干两份活的准备,结果乐乐不仅不是累赘还因为过人的做饭天赋,不仅让宋和和小肉包出门在外大快朵颐,还为饭馆增添了不少便宜实惠又好吃的新菜,而乐乐也随着眼界开阔,学了更多的菜式,虽然依然傻呆傻呆的,做个普通饭馆里的大厨是不成问题。小肉包和乐乐往外走,家里更是显得空荡荡了,或许是因为习惯了,杜舒云虽然心里依然有些不舒坦,却不再像之前那般难受了,而且也快临盆,也没时间想那些有的没的,一直忙碌着为肚子里两个小的做准备。

第一次知道肚子里怀着两个的时候,把李家上下给乐的,之前一直没怀原来是等着一起出来,只不过乐呵之后便是越发的忙碌,之前备的东西都是一份,现在可得多一个,还得多备一份,因为算着和香儿几乎是同时临盆,互相没法照顾,便是雇了村子一个妇人帮忙照看。时间越临近,家里的气氛越发紧张,在这医术落后的世界,生两子还是比较危险的事,虽然家里有刘阿公,可是李默依然担心早早把平安也叫了回来,虽然也不知道叫回来干什么,只觉得多个人心里也踏实些。

生产的那天小肉包和乐乐也都回来了,孩子呱啦一落地,一家子提心吊胆许久的心终于落地,两个都是男孩,母子三人平安。两孩子小名就叫豆豆和丁丁。豆豆丁丁满月,三个孩子又各自忙活去了,虽然少了人,可是两小鬼十分闹腾,因此李家依然十分热闹,再加上香儿又添了个女儿,总体人数持平未变,甚至更为热闹。杜舒云依旧天天盼着孩子们快快长大,哪怕每次平安、小肉包和乐乐回家又离开,她心里总难免要难过几天。有时候她也会被这几个猴孩子气到,恨不得重新塞回肚子里,可是更多时候看着他们就忍不住会心一笑,无来由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十分满足。

有时候她也会和李默吵架,大眼瞪小眼,大半天不互相说一句话,最严重的一次,两人晚上竟是分床睡,吓得妞妞赶紧给外边的叔叔们通风报信。结果没等大家都回来,两人又和好了,看到一群人急匆匆的回家,两人还一副茫然模样,知道真相后还责备他们大惊小怪,哪对夫妻不是床头打架床尾和。有时候也会冒出不少闹心的事,虽不至于天要塌下来,但是在当时看来也是一个难以跨过去的槛,可是无论多艰难都一起走了过去,家人相伴,何以畏惧。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槛,只有不想过去的人。

更有道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作者有话要说:=。=结局很早想好,可就是不知道为何老是下不去手……防止看不见,这里也贴——————春暖花开,大地回春,一片生机盎然。人们又开始一年一度的春耕,冬季积雪早已化去,嫩芽挂枝头。虽说去年冬天出奇的冷,还闹了雪灾,经过一个这段时间的休整以及朝廷的支持倒也平安度过,家家户户开始忙着新一年的劳作。瑞雪兆丰年,大难之后必有后福,大家伙精气神都足得很,并未因这小小的挫折而满目阴霾,反而越发充满干劲。

经过雪灾,大家伙倒是对新上任的知县杜洛越发赞叹起来,原本还颇为担心这新来知县过于年轻,不能为百姓谋利,不能担这父母官之大任,如今却是都吃了定心丸。杜洛这次再雪灾里充分表现出自己的能力,若非他有条不紊的指挥抢救以及灾后工作,这受灾的地方也不会这么快能安稳下来,为此上头还给了他嘉奖,要知道并非每个县城都如青云县这般指挥调度得当,也有些地方因处理不当出现大量冻死之人,灾民结伙抢劫等惨剧发生。“舅舅!”正在练剑的妞妞一看杜洛出现在院子口便是开心嚷道,扔掉手里的剑,欢腾的朝着杜洛冲去。

杜洛一把抱住妞妞,笑道:“妞妞,想舅舅了没?”妞妞胖嘟嘟的小脸靠在杜洛胸前献宝道:“妞妞最想舅舅了,妞妞刚学了一套剑法,妞妞耍给舅舅看。”说罢便是挣扎着下来,却是被刚出来的杜舒云拦下了,“妞妞一会再练,先让舅舅歇会,乖,去给舅舅倒茶。”妞妞甜甜的应了下来,便是跑进屋里给杜洛倒茶。杜洛笑道:“这妞妞真是厉害得很,没见过哪个姑娘家这么喜欢耍这些的。”杜舒云也颇为无奈道:“可不是,之前还想着估摸就是一时兴趣,可如今看这情形这就是她的命了。

”杜洛道:“这也没什么不好,省得被人欺负了去。家里怎么就你们二人?”杜舒云道:“不知道你今儿来,他们都到地里去了,今天是春耕第一天,为了讨吉利便是都去了,若不是担心我身子不方便怕有闪失,你这时候来估计连个人影都见不着,你今儿怎么得空过来?你公务繁忙也不用勤着到这里看望我们,我们都好着呢。”杜舒云如今肚子已经显出来了,虽是只有五个月,那肚子却是跟七八个月一般大,李默不放心便是不让他到地里,又担心她一人在家若是有个闪失没人知道,便是让妞妞留下照看,有什么事也有人通知,上次之事还是在李默心里留下了阴影,因此这次更为小心。

妞妞虽是十分好玩,春耕第一日对她吸引力也极大,因此李默原本打算留乐乐,可妞妞却自己报名留下,说是她要留下来保护娘亲,虽然她小可她会武功,比乐乐要合适,直把大家伙都逗乐了,也把杜舒云感动坏了。杜洛点了点头,表情却是有些不自然,欲言又止。这中坪村离县里有段距离,平时走动颇为不便,这开春县衙之事也多,杜洛虽然上任也有些日子,可是之前一直忙着雪灾之事并未曾有时间接着县衙日常工作,许多事情还需要去了解和处理,杜洛之前离开中坪村,便是说道近期不能到这拜访,没想到没几日便是过来了。

杜舒云一看这表情便是了然,“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你但说无妨,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藏着掖着。”杜洛也是瞒不住心事的,便是直接说道:“姐姐,实不相瞒,我这趟来是为了平安来的。”杜舒云不明,“平安?怎么了?”杜洛叹气道:“我也知道这颇为不妥,但是我也实在没法子了。是这样的,县里出了个命案,死法颇为蹊跷。可是之前那仵作回家过年不小心给掉山崖摔死了,新的仵作还得过段时间才能派下来,您也知道这验尸宜早不宜迟,否则越发难知道真相,而且这死者身份特殊,又有些权势,若是拖久了,他家人便是不依了,于是我这便是想到杜洛了。

之前与他交谈得知他深谙此道,我也知道他是大夫,若是开始弄这些事可能会对他名声不好,可我也实在没办法,所以便是亲自过来问问看。”杜洛小心翼翼的望着杜舒云的表情,一边说道,唯怕杜舒云不高兴,毕竟杜舒云如今有孕在身,就怕情绪激动有何闪失。杜舒云也知道这世人对验尸这一事还是颇为惧怕的,对验尸之人总有些想法,思量许久才缓缓道:“这事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只不过得看平安本人意思。”杜洛一听顿时喜上眉梢,一刻也坐不下的冲出门跑到地里寻平安去,杜舒云那哭笑不得的在后边嚷嚷:“你慢点,别这么急,你知不知道地方啊,往东走,别找错地方啦!”果不其然平安同意了,毕竟当初看这些书也是有些兴趣的,如今能用到其处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拒绝,而李默也是支持,对孩子的选择,只要不是歪门邪道他一向都不加干预,甚至是极为赞许的。

时间不等人,两人便是连夜赶回县里,哪知道这一去平安便是在县里扎了根。那案子漂亮的破掉了,而平安的验尸为破案提供了不少线索,立了不少功。这案子错综复杂又与上边一高官有关,甚至惊动了当今皇上,案子一破,杜洛又立一大功,如今备受上头赏识。之前雪灾平安就助杜洛不少力,如今又有此举,加上他本身就是个秀才,便是任其为师爷,此世师爷虽非官职却也是吃公家饭的,甚至不少地方师爷被视为二把手,在当地颇有权势,在平头老百姓眼里还是颇为值得羡慕的。

而且这平安的医术若想精进,便是需要更多实践,这小山村毕竟人少偏僻,平时也就一些小病痛,到了县里却是不同,人口基数大,疑难杂症也更多些。因此李家人更是没理由反对,而且有杜洛罩着也不怕他在外边受苦,便是十分高兴的由他去了。起初杜舒云十分开心,觉得平安如今长大了,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当时还给他置办了不少新衣裳,不希望进了城和人拉太远失了面子,可平安这一走,便是极少能回来,虽是经常捎人带信回来,可这还是差了许多。

自打杜舒云到这中坪村便是一直与平安生活,如今家里缺了个人,那心里就跟被掏了个窟窿似的,总是不舒坦。“你怎么又叹气了。”李默用手指抹着杜舒云眉间的褶皱道。杜舒云一脸惆怅道:“方才吃晚饭,又多拿了一套碗筷,哎,这让我又想起平安来了,也不知道他在县城里住的惯不,这孩子有什么事都喜欢往肚子里咽,报喜不报忧,就算在外边受苦受累我们也不知道。”李默淡淡笑道:“他也不小了,就算受点苦受点累那也是给他锻炼。你看你,当初知道他到县衙里当师爷最高兴的不就是你吗,如今成天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要是平安知道可不得马上跑回来不敢去了?他如今一个大小伙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况且不是还有杜洛照应着吗。

”杜舒云道:“我知道这个理,可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每次看到平安屋里空荡荡冷冷清清的,我这心里就甭提多酸了,眼泪都忍不住要掉下来。”李默搂着杜舒云,轻轻摸着她的肚子,“孩子大了总是要离我们远去的,成家立业,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杜舒云不由叹气,“有时候吧老盼着他们快点长大,有时候真想永远如此,就这么小小的一直陪在我们身边,省得离我们远了,心里没着没落的。”李默笑道:“若真的如此,你可得更担心了。他们就算都走了,都不来看我们了,那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就我们两个清清静静的过着小日子,不用再担心耳朵被那些猴孩子吵聋了,不用再为他们愁这个烦那个,不用再担心想亲热一会被那些猴孩子打扰,哪怕一直坐在院子里搂着靠着,也不担心孩子们撞见。

就我们两个,直至白发苍苍,十指相扣,相互依偎,多美的事啊。”杜舒云闻言,脸上终于绽开了笑容,“你啊,就没个正形。”正当杜舒云适应了平安离开的日子,小肉包也开始往外跑了。宋和正式收小肉包为徒,带着他学做生意,这做生意不像念书,必须到铺子里看、去做去学才能更为精透,因此小肉包也跟着宋和走了。这次杜舒云不再那一天对着小肉包常坐的位置唉声叹气,并非她不觉得难过而是不敢,没法子,家里有个更夸张的。乐乐自打小肉包离开之后,便是一直愁眉不展。

乐乐自从入了李家便是一直和小肉包形影不离,时时刻刻都屁颠屁颠跟在小肉包身后,睡觉洗澡都是一起,有时候恨不得上茅厕也黏在一起。哪怕后来李家扩大了房子,还一直与小肉包一起住一个屋,当时为了不让两人挤得慌,还故意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大屋子,打了个很大的床,如今小肉包走了,那屋子越发觉得空荡荡,早几天乐乐都睡不着觉,总在梦中哭醒,嘴里不停叫这小肉包。其实以前小肉包也经常跟着宋和出去学做生意,可是每次都不会再外面耽搁很久,没两天就回来了,就算乐乐那惆怅伤心,也就一会功夫,人一回来便是没事,大家也没放心上也不觉得什么,可这次却是不同。

乐乐每天跟以前一样,把饭吃好自己的活干完,便是蹲到村子口那,一直苦巴巴的等着小肉包,一双大眼就这么直直的盯着进村的必经的路,眨都不敢眨一下,就怕错过。一旦有马车或是和小肉包略微相像的人形走来,乐乐便是兴冲冲的跑过去,可是一看不是,立马垮下脸来,有时候跑得太急狠狠的摔了几个大跟头,一看不是小肉包,小脸皱巴巴的,眼泪就这么一颗一颗掉下来,旁人看了无不心痛。不管别人怎么劝,说小肉包不会这么快回来,回来的时候回提前说的。

可乐乐就是不听,愣是坚持着守在村子口,下雨了就撑着伞站在房檐下,太阳大了就躲在树荫那,风大了多穿衣也要守着,说是怕小肉包回来不能第一眼看到他,会不高兴,会再也不理他。小肉包其实也经常捎信回来,给乐乐的就是图画,每次乐乐到村子口等的时候都会用手帕包着那些信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旁人不知还以为他揣着什么宝贝。杜舒云看乐乐这副模样,越发心酸了,可又不敢在乐乐面前唉声叹气,怕火上浇油,只能晚上拉着李默那又掐又挠的发泄。

于是,小肉包一回来,李默就把乐乐打包一起让宋和带走了。起初大家伙担心乐乐会是累赘,小肉包都做好一人干两份活的准备,结果乐乐不仅不是累赘还因为过人的做饭天赋,不仅让宋和和小肉包出门在外大快朵颐,还为饭馆增添了不少便宜实惠又好吃的新菜,而乐乐也随着眼界开阔,学了更多的菜式,虽然依然傻呆傻呆的,做个普通饭馆里的大厨是不成问题。小肉包和乐乐往外走,家里更是显得空荡荡了,或许是因为习惯了,杜舒云虽然心里依然有些不舒坦,却不再像之前那般难受了,而且也快临盆,也没时间想那些有的没的,一直忙碌着为肚子里两个小的做准备。

第一次知道肚子里怀着两个的时候,把李家上下给乐的,之前一直没怀原来是等着一起出来,只不过乐呵之后便是越发的忙碌,之前备的东西都是一份,现在可得多一个,还得多备一份,因为算着和香儿几乎是同时临盆,互相没法照顾,便是雇了村子一个妇人帮忙照看。时间越临近,家里的气氛越发紧张,在这医术落后的世界,生两子还是比较危险的事,虽然家里有刘阿公,可是李默依然担心早早把平安也叫了回来,虽然也不知道叫回来干什么,只觉得多个人心里也踏实些。

生产的那天小肉包和乐乐也都回来了,孩子呱啦一落地,一家子提心吊胆许久的心终于落地,两个都是男孩,母子三人平安。两孩子小名就叫豆豆和丁丁。豆豆丁丁满月,三个孩子又各自忙活去了,虽然少了人,可是两小鬼十分闹腾,因此李家依然十分热闹,再加上香儿又添了个女儿,总体人数持平未变,甚至更为热闹。杜舒云依旧天天盼着孩子们快快长大,哪怕每次平安、小肉包和乐乐回家又离开,她心里总难免要难过几天。有时候她也会被这几个猴孩子气到,恨不得重新塞回肚子里,可是更多时候看着他们就忍不住会心一笑,无来由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十分满足。

有时候她也会和李默吵架,大眼瞪小眼,大半天不互相说一句话,最严重的一次,两人晚上竟是分床睡,吓得妞妞赶紧给外边的叔叔们通风报信。结果没等大家都回来,两人又和好了,看到一群人急匆匆的回家,两人还一副茫然模样,知道真相后还责备他们大惊小怪,哪对夫妻不是床头打架床尾和。有时候也会冒出不少闹心的事,虽不至于天要塌下来,但是在当时看来也是一个难以跨过去的槛,可是无论多艰难都一起走了过去,家人相伴,何以畏惧。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槛,只有不想过去的人。

更有道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柳暗花明又一村 全文阅读,柳暗花明又一村最新章节,柳暗花明又一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