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神雕之龙儿别传全文阅读 > 创魂 4.2

sm 百变小樱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白蜻蜓 书名:神雕之龙儿别传

-----「樱,快点换衣服,体育课要开始了喔!」知世在走廊上催着还没换好衣服的樱,还有她身边的美智子。「知世,妳先去好了,我等一下和美智子一起过去。」樱不想让知世因为等自己而迟到,所以她要知世先行离开。「呼───快点快点!」樱以十万火急的速度换好了体育服后,便转身看看身后的美智子换好了没。「美智子?!」樱一转头便吓傻了,美智子的背上……有好多伤痕喔!美智子听见樱的惊呼后微微楞了一下,对她笑了笑。「怎么了?」「妳身上怎么有这么多伤啊?」「这个?」美智子扭头看了看背部,轻笑了一下「这是我男朋友打的。

」「什么?他打妳?」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一向看起来很温柔的美智子的男朋友会做这种事!「妳没有被李小狼打过?」「没有。」小狼一向对她很好,连在床上也非常温柔,总是怕弄痛了她。「美智子,妳不会生气他打妳吗?一定很痛对不对?」「樱……」美智子摇了摇头,拉下自己身上的胸罩。「哇?!这是什么啊?」美智子的**上佈满一个个红印,粉红色的**上也印了好几个紫斑。「这是晒衣夹夹的,樱,妳可能不知道,不管是多温柔的男人都会有想要虐待自己女友的慾望吧。

」「不知道……怎么会呢?」「他当然不会告诉妳,他怕吓坏妳啊!不过他可能有的时候会想吧?每个人不一样。」「可是……美智子妳不会痛吗?」「当然会!可是又不是每天都这样,他平常还是很温柔的,只是偶尔忍耐一下不会怎么样的。」「唔……」「妳可以去问问李小狼,试一次看看,就让他一次吧,一次也够了。」「小狼会高兴吗?」「这就不一定囉,见仁见智吧。」美智子故意卖了个关子,没有再继续告诉樱。小狼家────小狼从放学开始就觉得樱不对劲,她一直用眼角偷看着他,有时又喃喃自语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晚餐后,樱坐在他身边看电视,眼睛还是不时的偷瞄着他。「樱……」小狼终于受不了了,他合上书,转过头看着她。「有什么事吗?妳今天怪怪的。」「呃?」被小狼忽然一问,樱剎时词穷的说不出话来,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没有……没什么。」「……喔。」过了好一会儿,樱鼓起勇气叫「小狼……」「什么事?」「你会不会有时候想要……想要打我?」「啊?妳在说什么?」「或着是……夹子?」听了这一句话,小狼就明白樱在说什么了,那是在最近男女之间很流行的……**,他自然也耳闻过,也想过,可是最后还是因不想吓坏樱而作罢。

「妳为什么会这样问?」「你喜欢这样吗?」樱爬到他腿上说「喜欢吗?」「不排斥,可是妳会很痛。」小狼温柔的抚摸着樱的髮丝说「妳不是最怕痛了?」「嗯,可是美……同学说到最后就不会痛,会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你想吗?」「曾经想过。」小狼并不否认他的确有时候想要这样做,可是光想到樱的眼泪他就没办法了。「那我们今天来试试。」「妳确定?真的会很痛喔。」「没关係,痛也只痛一次而已。」小狼点点头,把樱抱进了房间,让她躺在大床上,自己则在衣橱中找起东西来了。

「小狼?」「等一下,妳先把衣服脱掉吧。」「噢……」〈没想到那傢伙给的东西还真有一天派上用场。〉小狼心想着,一边从衣橱的底部拉出一个棕色的箱子。那是以前朋友硬送给他的礼物,小狼一直推拒,认为没有必要,不过朋友还是说:「留着吧,总有一天会用到的。」那是一箱……**道具。小狼把箱子放在床头上,已经全身**的樱一手拿着床单遮住身子,好奇的爬了过来。「这是什么?」「妳打开看看吧。」「嗯。」樱掀开盒盖,顿时倒抽了一口气。箱中放了各种各样大小的夹子,从黑色的铁夹到一般的晒衣夹,还有的夹子上头带了鍊子,鍊子上垂了好几把沈重的锁头。

鞭子从细到宽,从长到短都有。还有粗大的蜡烛及麻绳,以及看了让人十分害怕的电动**,紫色的**大概有樱的手腕那么粗,使她光看就发起抖来。还有黑色的铁鍊、铁环和项圈,不知道如果真的戴上去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啊……」樱胆怯的望着那些可怕的刑具,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怕吗?」小狼搂着她的身子说「怕的话就不要。」「不……不会怎样的。」「确定吗?一但开始就不能停了喔。」「好……」小狼笑了笑,把樱抱下床,让她跪在地板上,双手背在身后。

接着,一圈一圈的绳子上了樱柔嫩的身体,麻绳把樱洁白的**紧紧的绕住,被挤出的果实挺立暴露在空气中,使樱羞的闭上了眼。「先,装饰妳的身体吧。」小狼拿了两个铁夹夹在樱粉红色的**上,樱立刻发出痛苦的呻吟,身子不住的扭动起来。「早告诉妳会痛的。」小狼的手搓揉着她的**,手指拨弄着上头的夹子,使樱哀叫了起来。「只夹两个好像太单调了。」小狼从箱子中抓出一把晒衣夹,一个一个夹了上去。转眼间,樱的两只**上夹满了夹子,烧灼般的疼痛侵蚀着她的皮肤。

「啊、啊!」「我看别再下去好了。」小狼虽然已经被狂乱的虐待快感给淹没,但是在樱眼角泛着的泪光确有如一隻棒子狠狠的打醒他的理智。「不……不用,继续吧,不用管我。」樱把火辣的疼痛吞了下去,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我觉得很好。」「接下来,我不可能再停了喔。」「好……」小狼拿起铁环,把它銬在樱的四肢上,铁环十分的沈重,让樱觉得像被监禁了一样。「要开始了喔……」小狼一边轻声的说着,一边用另一条麻绳把樱的双手固定在天花板的樑柱上,把她吊在空中。

「呜耶?」当樱看见小狼的手中出现一条皮带时,她的脸开始逐渐发白。小狼绕到樱身后,用皮带的柄摩擦着她的臀部。「唔……唔唔……」忽然,小狼举高手中的皮带,用力往樱雪白的臀部打了下去。「啊!」樱发出痛苦的叫声,臀部随小狼的抽打而不断跳动着,一道道鞭痕出现在洁白的肌肤上。在樱的臀部已经被打的红肿不堪时,小狼手中的皮带改往她细嫩的背部鞭过去。「哇啊!」泪水不断的从樱的眼眶中掉落下来,无法克制的哀叫从口中断断续续的溢出。

小狼在樱的背上给了用力一击后走到她前面,拭去她满脸的泪水。「呜……呜呜呜……」小狼拉紧绳子,绳子一往上,樱的身体也跟着被拉直,坚挺的**被数十个夹子夹的红透了,大颗大颗的泪珠不断的从樱的眼中掉下。「拜託……把它拿下来……」樱哀求道「好痛,拿下来吧。」「好吧。」小狼说着便动手扯下夹子,一个个夹子被硬生生的从**上拉下,不弄还好,一拉樱觉得**像是会被这些夹子一起拉下来似的。好不容易,小狼把夹子全部拿掉,只剩下两个把**咬的紧紧的铁夹。

小狼伸手握住右乳上的夹子,用力的拉扯它,使**跟着被拉长,樱也发出了哀叫。「不要,好痛!」「妳不是说要拿掉?」小狼更用力的拉**上的夹子,直到它从**上脱落才罢手。两个原本可爱的**上多了深深的夹子印,才夹了不一会儿娇嫩的**就已经受了伤。「呜……」樱无力的垂着头,面对小狼手中另一条较宽的鞭子,她已经没有力气反抗或者是求饶了。小狼扬起鞭子,毫不留情的朝樱已经发红的**抽下去,鞭子打在**的**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原本一大片一大片的红晕上,又多出了鲜红的鞭痕。

「啊啊!啊!呜呜……不要!」樱拼命的扭动身躯想躲开如雨而下的皮鞭,但是双手被绑住的她根本动弹不得。等樱全身都佈满可怕的鞭痕后,小狼终于放下皮鞭,把她抱了下来。「呜呜……呜呜呜呜……」樱躺在床上,全身不停的发抖,被鞭苔的疼痛仍残留在身体上。「还没有结束呢。」小狼再度用麻绳把她绑在床上,她的两腿大开,私处清清楚楚的被暴露出来。小狼背过樱,用打火机点燃蜡烛,打火机的喀喳声吓坏了樱。「蜡……蜡烛?」「不要乱动喔,万一烧到头髮或身体就糟了。

」听了小狼的警告之后,樱吓的动都不敢动,畏惧的等着小狼。当手中的蜡烛燃烧一段时间,上头已经积满蜡油之后,小狼将蜡油往樱的**上滴下去。「呀啊啊啊啊~~~~~~~~~~~~~~~~~!」就像被火直接烧烤似的,樱哀嚎起来,发狂的扯着绳子。「别动,不然会烧到妳。」樱噙着眼泪停住挣扎,忽然,在慢慢冷却的蜡油中她不再感觉到疼痛,而像是一种催情剂一般的快感袭过了她的身体。「啊……」「听说,滴蜡油可以促进闺房的乐趣。」小狼一边说,一边将蜡油洒在她的腹部、**上,最后,一滴滴蜡油落在樱的私处。

「啊……啊啊啊!」樱不停的呻吟喘息着,私处被蜡油封住的疼痛及快感把她整个人都带入了情慾的旋风中,不由自主袭上的快感让她发出**诱人的呻吟。我喜欢……喜欢小狼这样子……望着樱身上一块块的红色蜡油,小狼有些心疼的解开她的绳子。「今天够了,妳一定很痛吧。」小狼抚摸着她身上的伤说「以后妳还想要吗?」「我想要……小狼呢?」「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还没有试。」小狼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之后抱着她走入浴室。不久,浴室中传出水声,还有男女呻吟及喘气的气息——**——樱坐在房间的大床上,绿色的眼睛流露出既期待又害怕的样子。

不久,小狼打开了房门,站在门边望着她。「过来。」樱乖巧的走到小狼面前跪下,小手垂在身边。小狼抬起她的头,舌头滑入她的口中,和她热烈的缠绵起来。在几乎令樱晕眩的深吻中,忽然一个东西銬上了她的脖子,把她吓了一大跳。「什么?!」她推开小狼,往脖子一摸,一个圆形的东西牢牢的贴在她的脖子上。从墙上的镜子中,她看见了戴在她脖子上的棕色项圈。「这是什么啊,我不要戴这个!」樱心慌意乱的拉扯着项圈,没想到它怎么解都解不开,反而越来越紧的銬着樱的脖子,把她勒的几乎无法呼吸。

「越拉会越紧的。」小狼帮樱调整了一下,给她能够呼吸的空间。小狼蹲下身,在樱眼前亮出了一把钥匙。「上面有锁,要有钥匙才打的开。」「小狼……拿下来,戴这个样子好像……好像狗喔!」「我可爱的小宠物。」小狼摸摸她的头髮说「戴这样很好看啊。」说完,小狼把她抱到墙壁边,掀开了一条布。「啊……!」那是一条铁鍊,铁鍊的一端固定在墙上,而另一端上头有两个銬环。「小狼!」小狼握住她的手,把它銬进了铁环中。「呜……」樱被半逼着四肢着地,像狗一样跪趴在地上,白嫩的臀部向外挺出,两腿间的私处及略带皱摺的菊花洞全暴露在小狼面前。

「乖。」小狼轻轻在**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开始脱下自己的裤子,把硕大的**放置在樱的两腿之间。感觉到她的不安及害怕,小狼笑了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用力握住她的**。「啊!」小狼的手上好像涂了什么东西……好像是药膏……?小狼一边搓揉着樱的**,一边把手上的药涂在上头,同时,巨大的**也以破冰的气势用力插进她紧缩的菊花洞。「啊……小、小狼……那是什么东西?」「……」小狼没说话,只是更加用力的往她的身体深处插进,感受着她的颤抖及温暖。

在约三十分锺后,樱已经连续达到了三次**,小狼高明的**技巧把她弄得欲仙欲死,但是在三十分锺的折磨后她的力气已经完全被耗尽,但小狼还没射精。「啊、啊!不要了,好痛!」樱哭了起来,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状似可怜。小狼不理会樱的挣扎,大掌扣住她的腰枝,更加用力的在她体内律动起来,使她发出阵阵哀鸣。今天的小狼为什么这么慢还没有射呢……樱无力的趴伏在地,只有臀部依然翘的高高的,让巨大的猛兽在里头**。「呜呜……不要……」樱一声声可怜的求饶终于令小狼无奈的从她体内抽出,他实在无法无视于她的痛苦而自己享乐,但是他的慾望还积在体内,还没发泄出来。

小狼走到樱的面前,樱也像知道小狼的意思一样,乖乖的张开了嘴,让小狼把**塞入她口中。约二十五公分的东西要全塞进她的小嘴中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樱努力的吞进小狼三分之二的**后就已经快无法呼吸了。小狼温柔的抚摸她的头髮,**在她口中就像插在**中一样快速的抽送着,滑嫩的舌头以及溼热的口腔比**抽起来的感觉更好。他用力一挺,**伸入了她的喉咙中,使樱差点呕吐出来,但是她依旧是忍耐住,继续用舌头舔舐着小狼的**和**。

在樱已经逐渐习惯如此庞然大物在她口中时,一股炙热的液体忽然从**中喷射而出,像硫酸一般烧灼着她的食道。「呜!」当小狼想抽出时已经来不及了,大量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樱的喉咙中,逼着她不得不将它吞进去。结束后,小狼吻了吻她的唇说「妳在这里等我吧,我有点事要出去。」说完,小狼便放开她,转身离开,在走到门边时,他回过头说「刚才擦在妳胸部上的……是春药。」「春药……?」「简单的说,是能让圣女变荡妇的药。」「啊?!」「刚才,我在妳的身体下面也涂了一点。

」小狼淡淡一笑后便关上门离去,把樱一个人留在冰冷的地上,小狼忘了一件事,在这1月天,他居然没关窗,也没开暖气。在约十几分锺后,涂在樱**和私处的春药开始生效,酥麻感和微刺的感觉痒的令樱几乎要发狂。但是她的双手被銬住,想要自慰也没办法,只能痛苦的躺在地上希望减少一点不舒服的感觉。最令樱感到痛苦的是她居然涂了这个药之后开始想要男人的**,不管是谁的都好,只要能插进她的**减少想要的感觉,而且**的挺立似乎也在渴求着男人的揉捏、吸吮。

这不就像妓女一样吗?樱痛苦的忍耐着身体的飢渴和刺骨的冷风,风像针一样刺在她身上,加强了身体的痛苦。神雕之龙儿别传。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神雕之龙儿别传 全文阅读,神雕之龙儿别传最新章节,神雕之龙儿别传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