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神雕之龙儿别传全文阅读 > 创魂 4.2

天淫星传奇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白蜻蜓 书名:神雕之龙儿别传

-----小名已经七岁,父母经常出差,就把他送到大姨惠芳家住。惠芳三十三岁了,早年离异膝下无子,所以很希望小名能陪她住。惠芳的年龄正是如狼似虎之时,经常长夜难熬。于是每天晚上小名摸着大姨的**入睡。有时候小名睡了以后,惠芳还要自己解决一下,在空虚的**过后才能入睡。这天,惠芳下来班把小名从学校接来,在回家的路上与小名聊天。“今天你们换老师了?”“嗯,新来的老师挺厉害的,而且好象没有**。”“坏孩子,不准和外人说这种话。

”“您又不是外人。”回到家里吃完饭后,惠芳准备好一大盆热水,要小名洗澡。小名迅速脱下衣服,坐进浴盆,惠芳惊奇的发现小名的那个小**好象又大了一号,可能是自己常摸得缘故吧。惠芳插洗着小名的身体,把全身上下都洗得干干净净,然后把小名报出浴盆,放到床上。惠芳长的很高大,颇有点力气。小名知道又要对自己的小**动手了,小**自己就条件反射的硬朗起来。惠芳两只手顺着小名岔开的双腿从脚部摸将上去,一直摸到小名的两个小蛋,在用手指夹着小名的**套弄着,小名的脸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

惠芳今天对小名的**格外喜欢,突然一反往常,把头低了下去,用嘴巴吸住小名小小的**,用舌头在嘴里挑逗着小名的**。小名被突然的动作搞懵了,但是强烈的快感刺激着他。惠芳吸着吸着就想起来前夫的大**,自己的**也湿了起来,理性慢慢的减弱,终于,惠芳脱去自己的衣服,嘴里说到“大姨今天给你个好东西”。小名看着平日里自己常摸得大**在自己的眼前裸露着,觉得甚是美丽,但看到大姨下身小便处黑乎乎的毛不禁有点荒,“这好东西是什么呢?惠芳哪容小名细想,自己躺在床上,把小名拉过来,夹在两腿中间,在把两腿高高抬起,脚蹬在墙上,让小名趴在自己身上吃奶,一只手摸到小名的小**,把它强拉到自己**的**,臀部一举,小**就没入肥大的**里了。

惠芳不断摇着小名的屁股,但是小**太小,对自己的刺激太少了。惠芳终于放弃了这个想法,而小名的**经受不住强烈的刺激,抽动了几下就见软了。惠芳把小名推开,拉过来小名的手,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用你的手指摸摸”,小名充满好奇的摸着,不断的问这是什么,惠芳解释着~~~~~。这以后惠芳知道小名的小**太小,不能解决问题,就很长时间不再挑逗小名了。小名毕竟年龄小,没有太多的**,所以也没有在意。可是一天夜里,小名被大姨惠芳的呻吟声弄醒了,心想莫不是大姨得病了。

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大姨赤着身子,岔开两条浑圆的大腿,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而另一只手好象在拿着什么东西往肥穴里面抽动着,哦,看清了,是一只大香蕉。小名终于明白了,大姨嫌他的**太小,所以用大香蕉自己“玩”,想到这里,小名感到自己很伤心,觉得自己很没有用,大姨宁可与香蕉玩,也不和自己玩,自己还比不上香蕉。但是小名是个乐观的孩子,马上就想到要加入大姨的游戏中。他爬了起来,大姨看到小名醒了,动作就停了下来。小名说:“大姨,我来帮你吧。

”说着,就把大姨手中的大香蕉接了过来,向大姨的洞口猛送,“轻点,小名。”在大姨的指导下,小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他不断的用香蕉翘起的一边,勾着大姨洞壁的上方,有什么把手指也伸进去。惠芳不断的扭动着腰肢,嘴里的呻吟声越来越不清晰了。“啊,小名,快点。”“啊——,嗯——,啊——,呵——,啊——”就这样,小名在大姨家愉快的生活着,自己的小**在大姨的抚摸下已经长大了很多。香蕉,黄瓜轮流用,有时候自己的小**也上场用两下。

转眼间,小名已经十岁了。班里新换了个年轻女教师,用小名的话说,“真想摸摸她的**。”女教师叫玉波,名字起的真好。玉波上课的时候,小名就很兴奋,经常摸同桌女生的大腿跟。那女生叫小霞,和小名很要好。小名经常把手放在她裙子里,她觉得很舒服。正巧学校要组织春游,玉波和其他学校的负责人带着学生到山里面去玩。玉波个性开朗,胆子大,很不愿意陪小孩子玩,于是找其他的负责人帮着看一下自己的学生,她就自己一个人走向丛林去了。走不多久,她惊喜的发现有一个水潭,非常清澈,看看蓝蓝的天空,耀眼的太阳,四周没有人,远处传来学生们的喧闹,玉波迅速把衣服除去,连内裤都脱了,然后慢慢走进清凉的水潭。

用手往身上撩水,真舒服啊。玉波在师范学校的时候,是一个不太规矩的女孩子,成绩很差,男朋友常换,到小学教书是迫不得已,实在难受。玉波想,学校里全是些妇女和糟老头子,就是没有小伙儿,要是教高中多好啊,那么多少男,一定会被我迷的神魂颠倒。想着想着,她充满自信的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的**,手刚摸过去,**就硬起很高,“可能是好就没接触过男人了吧”,玉波想到,“唉,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正当玉波为自己的美好身材无用武之地时,突然听到一个男孩的声音,“老师,原来您在这玩哪。

”玉波回头一看,原来是最近总盯着自己胸部的小名,而且他现在也眼睛不眨一下地看着自己的胸部。说来奇怪,这个小男孩看胸部的眼神却与大男人不同,不急不躁,完全是在欣赏着着什么东西,但是**却感到了压力,就好象他正在不慌不忙的摸着这对**。玉波虽然久经沙场,也下意识的用双手遮着胸部,“你跑到这来干什么?”“我一直想找老师玩。”小名的盯老师**的视线被老师的双手阻挡住了,于是他就向下看去,老师阴部的毛没有大姨多,但是也很黑。

玉波这才想起,连忙用一只手挡住下面。可是她却发现小名在脱衣服。“你在干什么?”“脱衣服啊。”“脱衣服干什么?”“下水与老师玩啊。”“——”,玉波正待说话,却突然哑住了,因为她看见小名除去内裤后露出与他身体其他部分很不相称的大**!玉波立刻想到了一个男友,曾经有一根很大的**,可是那个男友和她相处没有多久就出国了。实际上小名的**没有玉波想象的那么大。因为小名没有阴毛,再加上腿细,所以显得**很大,实际上也就是一般偏小。

正在玉波发楞的时候,小名已经甩掉内裤走了过来,**硬邦邦的翘着,昂首挺胸的朝着玉波前进。“你要怎么玩”玉波问。小名说:“我要吃老师的奶。”说着拦腰抱住玉波,张口向老师大**的**上咬去。但玉波首先感觉到的不是小名的嘴,当然也不是舌头,而是下面的**。玉波有些动情了,“看来在小学也有浪漫的。”小名是吃奶长大的,舌头很会玩,把玉波添的心痒难耐。她一手摸着小名的头,一手伸向小名的**,“咱们到那边树林里玩如何?”“我听老师的。

”小名仍旧含着奶头,含乎地回答着。玉波拉着小名的手,裸着身子冲出水潭,钻入了茂密的树林。“你先站好。”玉波让小名站在一棵大树前,在仔细端详着小名的**,充满好奇心地附下头,心想:“一个小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呢,真是造化。”小名突然转到老师的身后,说“老师再低点,咱们这样玩吧。”就把手指伸进老师的阴穴,那里早已是一片汪洋了。玉波受到强大的刺激,低下身,习惯性跪在地下,说“快用你的**吧”小名于是就把小**对准老师的小洞,因为老师的腿长,所以小名只要略微弯着腿就行了。

“啊!”几个星期没有碰男人的**亢奋的年轻女性在男人的**刚插入时都会惊呼一声,而玉波的声音格外强烈。小名开始了对有生以来第二个女人的**。不断的抽动着。“老师感觉怎么样?”“嗯——”小名可惜人小,不容易够到老师的**。玉波感到小孩子的力量毕竟不行,很不过癮,“咱们换一下姿势吧”。这回玉波让小名平放在自己的身下,骑在小名的身上,不断的用自己的**挤压小名的**,由此产生强大的刺激。“啊,啊,——”玉波已经达到了一种忘我的状态。

小名看着老师越来越红的脸,用手摸着老师两只丰满而有弹性的**,体会着小**在老师**里的摩擦,看着老师红着脸张着嘴喘气,一种从来没有过得满足感占有感充实感油然而生。由于小名还没有完全成熟,所以一直没有射精,而玉波叫几声就瘫在小名小小的身上,两只大奶几乎压的小名透不过气来,而小名的**还保持着高昂的状态留在玉波体内,享受着老师**里的高温。玉波在穿衣服的时候正叮嘱小名不要把这事告诉别人,突然猛听得身后一阵急促的响动,然后就是小名“啊”的一声。

玉波连忙一转头,看见一个似猿的怪物抱着小名迅速消失在树林中。心中想到了传说中发情的野人。原来小名刚穿好衣服,突然觉得被一只手臂抱住腰夹了起来,然后就觉得耳旁生风,眼中的树木快速向后移动,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去哪里,吓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那怪物就这样跑了很久很久,终于跑进了一个山洞,把小名放下。小名已经被夹的晕了过去。等到小名清醒过来,刚睁开眼睛,就又被自己看到的情景吓了过去。那怪物长得似人似猴,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野人吧。

小名再次清醒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被人摆弄,挣开眼睛,就看见那野人正在用两手拨弄着他的**。小名心里虽然害怕,但是那**却很不听话,竟然硬了起来。小名这时注意到那个野人是雌性的,因为胸前吊着两个发红的**,**已经硬起好高,野人的眼睛并不凶恶,当它发现小名醒了以后显出很高兴的样子,然后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跨在了小名身上。看来这野人是第一次干这事,刚才偷看了玉波和小名的**,现在学着做却怎么也做不好。小名天生的淫棍,对着浑身长毛的野人居然也动了兴,他坐了起来伸手去够野人的**,刚摸住时,野人好象有点害臊,似乎躲了一下,但随后就乐于小名的抚摸了。

小名感到野人的**好象更有弹性,虽然不如大姨的大。他的手习惯性的转移到野人的**。野人显然对小名的抚摸有强烈感受,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小名感到确实很心奇,**迅速大了一号,他把胯往上一挺,**自己就找到了**洞,一头钻了进去。野人哼了一声,好象有些苦楚,但马上就露出了喜悦的表情,它开始象玉波那样不停的动起来——就这样小名在野人的洞住了下来,虽然他想逃跑,但是外面是深山老林,远离人迹,他没有这个勇气。在野人洞,野人每天从外面搞来吃的,有野果子,有小动物,没有火烤只有生吃。

小名开始吃不贯,但是慢慢就不觉得了。慢慢地,小名胆子大了起来,经常出洞帮野人找食物,有时也攻击一些小动物。野人发情的时候并不多,一年也就几次。大约两年以后,小名正在树林中走动,突然听到身后有声响,立刻警觉的向前一跳,在空中把身体转了过来。只见一只豹子突然向他扑来,他连忙一闪躲到树后,但是豹子马上转身又扑了过来。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从树上落下一个大物,正是那雌野人。豹子被野人突如其来的出现吓了一下,但是马上露出狰狞的面容,向野人扑来。

野人顺势向后一倒就和豹子滚在一处,小名在一旁吓得六神无主,突然想到捡起石头打豹子。等石头捡起时,发现那豹子已经和野人不动了。野人的身上被豹子抓的都是鲜血,脖子上被咬了一口。而豹子的肚皮也被野人的手撕开了,肠子流了一地。小名非常伤心,伤心之余很内疚,自己作为雄性,反倒要雌性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生命。于是小名提起了勇气,向东方走去。因为他在地图上看到东边是海洋,只要向东走就能走出森林,这是他的逻辑。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后,小名突然发现一些很平坦的山路,心想“快离开这深山老林了”。

他接着就顺着山路走。将近中午时刻,小名突然听前脚步声,马上警觉地的躲在树后。看着前面走来一个人,女人。小名首先是惊喜,其次是兴奋,他的**迅速翘了起来,是自出世以来最硬最大的时候。小名仔细看那人,穿着朴素,是个农家女,年纪跟玉波差不多,手里拿着个包裹。小名笑呵呵从树后走出,向那女子走来,差点没有把那女子吓死。原来小名在深山中生活了两年多,其恐怖的样子可想而知,身上一丝不挂,一跟粗长的**硬生生地挺在腹前。农家女“啊”的一声,手中的包裹掉在地上,转身就跑。

小名很是纳闷,“她为什么怕自己?”。他也不管那么多,捡起包裹看,发现里面是些衣物,干干净净的,小名就把衣服穿在身上,向着那村女逃跑的方向赶去。终于,小名到达了一个村庄,向一位老大爷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并得到老大爷的同情。“我们穷,没有钱给你买车票,你先在这住吧。等通知了县里,会来人送你走的。”小名当晚就住在这了。村里交通不方便,一时又忙着农活,没有人愿意为小名跑一趟县城,只能等机会一层层上报,那相当慢。所以小名就必须暂时在那住,平常帮那位老大爷——赵爷爷干点活。

一天夜里,小名在村外的路上閑逛,想起家人,不胜感伤,而自己的**又飢渴了许久。小名想到这,就想把**掏出来玩弄一会儿,突然听见身后有人道:“你是谁家的亲戚?”小名回头一瞅,正是那个村女,小名问:“你先说你是谁?”那村女说:“我叫憨娃。”小名于是也讲明了自己的来历,当憨娃得知小名就是那个野人时,立刻想到了小名的大型**,脸就有点热,当她感觉到脸热,就更紧张了,脸就更热了。小名说:“这么晚了,你出来干啥?”“我看见有人往这边来,以为有偷庄稼的。

果然碰上一个小贼。”说完就笑了。“谁是小贼?”小名装作愤怒的样子,要胳肢憨娃,憨娃躲,小名就追。小名在深山里和野人在一起,练就了矫健的身手,假装笨拙的样子,突然一发力,就从后面抱住憨娃柔软的腰,顺手就抓住了憨娃的一只**。别看憨娃年纪不大,那**可真不小。憨娃当即感到一阵酸软,又感觉到了小名坚硬的大**,想到那天看到的景象,不禁感到浑身无力。小名顺势把她放倒在地,压在她的身上,除去衣物,迫不及待地将**往憨娃的**洞捅去。

小名在深山的这两年,**比以前大多了。憨娃丈夫的**根本不能和小名的相提并论,再加上农活重,没有太多的精力用在女人身上。所以在小名插入的时候,憨娃大声地哼了出来。小名暂时放进不动,他想好好体会一下感觉。憨娃有点急,自己的腰先扭了起来。小名也忍不住了,好象失去理智一样,猛烈的干了起来。憨娃这回受不了了,直嚷慢点慢点,可是小名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仍然迅速的抽差着。憨娃突然抱紧小名,小名感到憨娃饱涨的**顶着自己,然后,憨娃的**有节律的收缩着,收缩的力量相当大,憨娃闭起眼睛轻微的哼着。

小名待憨娃的**不收缩了,又开始**起来,憨娃有时象死了一样没有动静,有时不断的哼哼,来了许多回。最后,小名终于感到小腹一阵热流,**猛涨了一下又一下,前所未有的快感袭遍全身。这是小名的第一次射精啊,小名终于成熟了。小名的内心相当激动,趴在憨娃的**上,喘着气,感受着**的余波。第二天,小名就被县城来的公安人员带走了,然后按照小名所说得城市,与该市联系,终于把小名送到了父母的身边。小名由于荒废了两年多的学业,就在原来那所小学继续读六年级,而他原来的同学们已经上初中了。

重新回到学校后,小名很高兴,所以学习成绩很好,而且小名在深山中锻炼出来的体魄超乎常人,在学校的运动会上大显身手,赢得了全班同学的钦佩,尤其是女生的青睞。他的同桌女生叫惠兰,有些早熟,两个**象小馒头了,平时总注意男人的裤襠。小名对她早有图谋,上课时常摸她大腿。只是再往里摸她就不让了,每次突破都不能得手。小名最后想出一个好办法。这天,大家上自习,小名与惠兰坐在最后一排,小名靠墙。小名先偷偷把裤门解开,然后拉过惠兰的手,先是摸了摸,然后把她的手拉向自己的裤襠。

惠兰一开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突然感到一根巨大的**碰到自己的手心,然后手被小名从外面包起,被迫紧紧地握着这个没有看见的的大**。惠兰的脸马上热了起来,心跳急剧加快,不自觉地开始喘着气,尤其当小名又把她的手引向两个**蛋。惠兰浑身发软的伏在桌子上,但那只手却开始主动地摸着自己梦中的东西。小名感到时机成熟了,把手伸向惠兰的裙下,隔着三角裤摸着惠兰的隆起处。看到惠兰轻哼了一声,小名的**就猛增了一号。小名的手指隔着惠兰德三角裤顺着她**之间的裂口处划了几下,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挑起她的三角裤,把手接触到稀疏的草地,中指老马识途似的早到了小小的**洞,借着泛滥的蜜汁溜入惠兰体内。

惠兰浑身颤抖着,脸色红的发紫,只是因为埋在桌子上别人瞧不见。小名终于忍不住了,把惠兰拉了过来,让惠兰骑在自己身上,拨开三角裤的阻隔,把大**顶着惠兰的**洞就往里送,惠兰啊的一声,小名感到惠兰的**太紧了,就象憨娃**时收缩的**一样,真舒服啊。这时班上其他的同学早就惊动了。后排的同学最先发现,其他的同学在听到啊的一声后也转过了头。不过由于裙子挡着,这些同学大都不諳此道,也不知道在他们干什么,有的甚至看了一眼就转回头干自己的事去了,因为小名一向喜欢调戏女生,有的好奇地看着小名抱着惠兰,两个人的腰为什么都在扭动,小名为什么用手不断的晃动惠兰,他们实在想不明白,看了一会就转过头去了。

后排有几个学生一向早熟而且顽劣,看过少女之心,懂得男女之事,所以看得很过癮。小名身高力大,经常欺负别人,平时其他的同学都怕他,这几个顽劣的学生甚至很崇拜他,这下就更崇拜了,也没有人敢起哄。他们的小**也都翘了起来,其中一个甚至也要挑逗同桌的女生,于是开始与同桌的女生争执。而其他同学因为好奇,也交头结耳了起来。整个教室乱成了一锅粥。小名一手抱着惠兰的腰,一手托着惠兰的屁股。惠兰的身躯很娇小,小巧柔软的屁股也别有一番风味。

小名不停的**,终于忍不住了,把惠兰抱起来放在桌上,两手扶起惠兰的腿,把一个硕大的长枪猛顶进去。惠兰此时已经不觉得疼痛了,只觉得如神仙一般。这下,同学们有的瞧清楚了,教室里就更乱了,有人甚至喊到:“好大的**!”那名试图说服同桌的男生也开始试探着“做”了,只是总也不得其法。不一会儿,惠兰到达**,小名的**停在那里享受着**有节律收缩带来的快乐。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女子的声音:“怎么这么乱,都给我回座位!”同学们小声嘟噥着:“教导主任来了。

”纷纷回到座位。只是小名,实在舍不得离开惠兰的身体。那教导主任看到这种情况大吃一惊,怒道:“你怎么能这样?跟我到办公室来!”小名转头一看,原来正是玉波,没想到她改行做了教导主任。小名冲她笑笑,没想到她毫不领情:“刚进来就胡闹,别以为你老爸有钱,我照样把你开除!跟我来办公室!”原来,小名失踪后这玉波把此事推得一干二净,用靠卖色在各学校间转来调去,最后回来做了教导主任,专管纪律。平时对学生横眉立目,对权威的男人却抛眉弄眼。

玉波说完转身走出教室。小名不情愿的拔出**,整理好衣服,走出教室,来到玉波的办公室。小名已经十八岁了。他那**长得实在太大,没有女人能经受得起,所以反而无用武之地,只是大姨观赏玩磨的偶像而已。一天突然得知父母在外地因为撞车祸而死,便悲痛了几时。在大姨等亲友的帮助下,把丧事办完之后,小名便盘算起父母丰厚的遗产了。他早已为自己巨大的**发愁,现在有赶上父母离去的伤心事,对生活倍生厌倦。于是他把父母的产业卖光,放弃了学业,一个人到草原上骑马玩乐去了。

每日在草原上驰骋,小名的心情也渐渐好起来。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彩,绿绿的草原,还有蒙古姑娘红红的脸蛋,只是,小名只能欣赏,而不能用大**干,因为他的**太大了,他知道没有女人能经受得住。小名只能与自己心爱的白马,交流感情。他经常为爱马洗浴,把它的皮毛洗的干干净净,比天上的云彩还白。他给爱马起名为白妞,因为是匹母马。在草原上,秋天过去了,冬天过去了。开春后,那枯黄的草原开始复苏了。小名觉得**的火也越来越大,经常**,只是每次都不过癮,射精后很空虚。

小名时常想念自己的**在女人**里的感觉。一天,小名发现自己的爱马白妞有些不对,向邻居打听,原来是处于发情期。小名一听到发情,那个大**就有点蠢动。好不容易等到当天晚上,悄悄出了自己的蒙古包,把白马拉到某个大石头边上,屁股朝着石头,而自己登上大石,解开裤带,露出那惊天地,弃鬼神的大**,手持大**的**往白妞的屁股下找**洞。那白妞意思到主人正在碰它的阴部,也兴奋起来,主动往后面退,小名顺势一顶,那**就末根插了进去。

小名的感觉甭提多美了,禁不住哼了起来,小名拉着白妞的两条后腿,扭动的腰肢就开始干了起来。那白马的**实际上也将将把**紧紧的容纳,如果小名的**再大些,恐怕白妞也承受不了了。小名长时间压抑的**,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地方,小名猛力抽差,毫不停留,一干就是半个时辰。那白马情火渐熄,不愿意再干,突然身子往前,小名拉着它的腿也往前,就下了大石,**就顺势滑了出来。小名又急又怒,“这畜生太不残忍了”。小名两手紧握自己巨大的**,刚想**,转念一想,自己竟到了这种田地,与白马干都不成,不由得心灰意冷,回到那个大石上,坐下来发愁。

突然,后面有个苍老的声音说话:“何故发愁呀?”小名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位老者身着道袍,象是古装片中的老道。小名心想,“莫非遇见了仙人?”于是决定把自己的愁闷说出来。他指着自己的大**向那道人诉苦。道人说,你这物实乃天下第一棒,无人可敌,只是阳刚太过,不讲阴柔。贫道不愿天下奇术因此堕落,你又是百年一遇的人才,天淫星下凡,所以贫道决定将法术传授与你。小名千恩万谢,请教道人如何称呼。道人不答。当下,那道人教授小名一套口诀,曰阴阳如意咒。

道人说,念咒之时,你可随意控制阳物大小,只是最大不能超过你原来的大小。所以此咒对常人无甚益处,只是对你这样的有用。然后道人又拿出一本小册子赠给小名,说这里是采阴秘诀,能使你常享人间之大乐而又不损伤自己的元神。说罢,转身消逝在草原上,不顾小名的磕头拜谢。道人走后,小名决定演练几次,果然不错。那物可长可短可大可小,真是变化自如,称心如意。然后小名回到蒙古包,打开小册子开始连夜研习。小名**成了如意金箍棒后,对繁华城市又有所向往,想到大学中尽是些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就决定念念书。

有钱能使鬼推磨。小名为学校捐了些款,学校便把他当做大爷一样养着。于是小名开始了充满爱情的大学生活。神雕之龙儿别传。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神雕之龙儿别传 全文阅读,神雕之龙儿别传最新章节,神雕之龙儿别传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