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神雕之龙儿别传全文阅读 > 创魂 4.2

非Y金庸---陆子云传 YY引(五) 尤物三娇娘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白蜻蜓 书名:神雕之龙儿别传

-----秦红棉修罗风流淫戏娇娘秦红棉与仪琳温存时遇秦红棉,被视“淫贼”,子云被制时说道“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秦红棉闻语思情,百感交集,惊愕间反被仪琳所制。看着眼前冷眼泼辣的美妇,仿佛依昔木婉清的容颜,陆子云刚才挑逗仪琳时引发的**再涌心头,不顾美女的怒视,将秦红棉双手上举吊在树干上,欺身环抱,双手搁衣抚摸着美女成熟性感的屁股。秦红棉欲待喝骂,却被子云侍机吻住小嘴,香舌毫无阻碍的送入“淫贼”口中。陆子云一手搂住秦红棉的纤腰,一手紧捧她的后脑,舌头在美女口中肆无忌惮的侵犯,毒蛇般缠住美女香舌搅动着,贪婪的吸吮着美女的甜津。

渐渐地,秦红棉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身体也渐渐酥软。陆子云顺着玉颈一路吻下,口手并用,所到之处,衣衫尽除。霎时秦红棉已半裸着上身高举双臂直立在绿荫下,一对高耸的秀峰被陆子云握在受中揉捏着。陆子云一边玩弄着这俏丽的美妇人,一边以强者的气势逼视着她。在陆子云的施为下,秦红棉早已满脸通红,鼻息中娇喘声声,已是一副情动不堪的神色,只是由于高傲的本性不甘屈服,一对大大的俏眼也狠狠的迎接着陆子云的挑战,但明显的芳心已受极大屈辱,眼里积满泪水滢眶欲滴。

秦红棉虽人愈中年,但一生中只与段正淳有过一段孽缘,其对风雨之事床第之情还尤如处子,甚至还远不如其当年的女儿木婉清,虽一时强忍屈辱“勇对淫威”,但内心已思潮万千,意志力一点一点的消退。陆子云此时可说已历经花丛,美女的强作坚强更另他欲火大盛玩心大起,邪邪一笑加大手下劲道,几近粗暴“摧残”着身前的美女。秦红棉不经意间感觉**一阵剧痛,再也无法忍受,“啊”的一声,螓首上仰,眼泪也霎时流落面颊,她万没想到自己一时的“行侠仗义”竟招徕如此横祸,不知接下来等着她的还有什么恶梦。

陆子云双手离开玉峰抚向秦红棉的腋下,沿着两侧的曲线向下移动,最后将秦红棉下身的遮挡物也彻底清除,尽露美丽俏妇成熟诱人的完美**。陆子云自来异境,阴错阳差数度奸淫美女,但如此吊着玩弄一个成熟美女却还是头一遭。他迅速除掉身上衣服,转到秦红棉身后,坚挺的**顶在她的股沟,双手在她大腿内侧一阵磨娑,然后停留在**间柔抚轻挑。秦红棉不堪刺激,娇躯一阵痉挛。陆子云见火候已到,便埋头轻咬秦红棉的香肩,双手从背后抓住秀峰,下身一挺,直插美女后庭。

秦红棉一声大叫,情浓似火,陆子云双手使劲揉弄着美女的**,下体剧烈的冲击她的后庭。在身后一波接一波的冲击下,秦红棉肆无忌惮的大声娇叫着,心中仅有的骄傲和自尊也随之消灭饴尽。在痛楚的快感中秦红棉几度**,陆子云也终于爽到极点,一阵痉挛,趴在秦红棉背上稍息片刻后又移转到前面。看着秦红棉浑身无力软软的吊在树下,想像当年书中此女的冷傲与英气,心中油然征服的快意,再次抱住这浑身被汗水浸湿的美妇~~~此时的秦红棉神智已剩无几,下体骚痒难忍,急切地想要找个东西来抚慰一下,最终茫茫然的将两腿打了开来。

陆子云的大腿插入秦红棉的两条**的**中央,感觉到秦红棉的下身已经是泛滥成灾!**汩汩而出,实实在在地涉露了她此刻所受的煎熬!陆子云将**对准花蕊一插而没,久未经人事的秦红棉犹如处女,紧凑不亚仪琳,陆子云托起她的臀部,放肆的**着。剧烈的摇动使枝绳断裂,秦红棉双手一经自由,潜意识中想推开眼前的恶魔,奈何下体传来的不可抑制的快感却又使她不能自拔,一双玉手刚接触到男子的肌肤却不由自主的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将头伏在他的肩上,全身的重力都倾向了这个抱住自己的“恶魔”身上。

陆子云抬起秦红棉的双腿,将她靠在树干上,秦红棉已完全凌空,双腿紧紧夹在陆子云的腰上。陆子云将头埋在秦红棉芬芳的秀发中,拖住她的腿前后耸拉着。秦红棉的矜持和羞耻已彻底击溃,**荡妇般在陆子云身上抖动着,放肆的淫叫不断从山谷传出~~~早在看原著时陆子云就对木婉清有种特别的感觉,意识中有股强烈的征服感,此回其母自投罗网送货上门,正好一慰与木婉清分离之苦,自是要好好享受这“美味野餐”。陆子云将秦红棉放倒在草地上再度肆意征伐。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旷寂已久的秦红棉冷艳的外表下隐藏的人性淫荡被陆子云完全激发了出来,先是竭力迎合着陆子云,甚至还曾一度反客为主,是陆子云至今所遇诸女中**最强的一位。可惜她碰见的是陆子云,陆子云将她翻来覆去倒上倒下数度奸淫,终于秦红棉主动迎合变成了被动承受再到痛苦忍受,欲仙欲死,声嘶力竭的呐喊也逐渐变成了凄声求饶~~~终于,在秦红棉最后一丝灵魂出壳的刹那,陆子云将久战的**送入旁边被刺激得不堪尤物的“玉箫战士”仪琳的口中~~~甘宝宝药叉俏女淫情花开甘宝宝幽谷一度征淫,修罗刀秦红棉的精神几欲崩溃,自此身心已完全臣服于这个也曾征服自己女儿的小孽家脚下。

~~~~子云、仪琳随着秦红棉入万劫谷遇云中鹤等人与钟万仇夫妇相斗,子云使计相助,当年助其轻松奸淫木婉清的“功臣”云中鹤与钟万仇同归于尽,谷中只余子云与仪琳、秦红棉及深受重伤的钟夫人甘宝宝。小淫徒看着俏丽的少妇“丈母娘”,贼心再起,淫心菲菲。天时~地利~人和~更有了刀白凤、秦红棉在前,对付重伤在身的甘宝宝自是得心应手,毫不费力。香闺房内,陆子云肆无忌惮直接进攻,环抱甘宝宝肆意亲吻,此时的俏药叉只得任人鱼肉。

在陆子云温柔的**手法逗弄下,意志低迷的甘宝宝已情不自堪,心下不胜娇羞,脑中幻想着当年初经人事的迤逦风光。甘宝宝不愧为一位美丽的尤物,清丽脱俗的面容,曼妙玲珑的曲线,肌肤晶莹洁白如玉,身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幽香,比之少女的体香更加激起男人的**。陆子云隐忍不住,迅速脱掉衣服,跪在甘宝宝的身边,放肆地吻著她嫩滑的脸蛋和娇艳的紅唇。甘宝宝娇躯微微颤着。亲了一阵,子云以舌轻启甘宝宝的双唇,挤开玉齿,緩緩地探了进去,象灵蛇一样滑遍美少妇口中的每一角落。

此时甘宝宝已是浑身燥热难耐,身体不安的扭动,喉咙里发出微微的哼声。耳边听着甘宝宝渐渐加重的鼻息;鼻中闻着她扑鼻的体香,陆子云欲火大炙,他略帶粗暴地褪去她洁白的衣衫,露出一具晶莹无暇的成熟少妇的美丽**~坚挺高耸的**上顶着两颗可爱的**,盈盈一握的纤细柳腰,圆润如梨涡的玉臍,浓密乌黑的阴毛整齐的覆盖在如花瓣的**上。陆子云用手指轻挑着甘宝宝美丽的花瓣,挤压着她的**。甘宝宝樱唇微张,一双柔媚的眼睛透出诱惑的光芒,俏脸上充满了春情;下体蜜洞里不断渗出玉液,混身上下浮現出淡淡的浅紅色。

陆子云玩弄了好一会,把甘宝宝挑逗得死去活来。陆子云将甘宝宝摆成侧卧的姿势,正对着她的后身,抬起她的一条粉腿,按着她圆润的香肩,**对着她暴露无遗的屁眼从后庭慢慢插入美少妇的身体。甘宝宝此前虽曾有过两个男人,但后庭被插还是第一遭,一种从未有过的撑涨感觉直冲脑勺,弥漫全身,嘴里也忘生忘死的发出悦耳的娇吟~~~陆子云忽然向后一倒,仰身躺在床上。甘宝宝也被带动仰天躺在陆子云身上,急得连忙将手撑在床上,嘴里发出一声娇呼,一对秀峰也随之被陆子云掌控。

陆子云双手穿过甘宝宝腋下揉捏着她的**,双腿曲撑着,下体上下升降,**在美少妇身体内剧烈**着。甘宝宝双腿叉向两边,下身迎合着陆子云俏皮的抖动,嘴里的呻吟也变成了一声接一声的呐喊~~~待陆子云感觉腰部酸麻时,他慢慢将甘宝宝移向床边,将甘宝宝的上身伏在床上,**落地分叉而立,形成弓形。待架好姿势后,陆子云趴在甘宝宝光滑湿润的玉背上,停留在其体内的**又开始活动起来了,同时双手探向蜜洞,揉扒着她的**,然后右手中食二指作箭状插入甘宝宝的**。

早已叫得无力呻吟的甘宝宝再次发出惊声尖叫。陆子云两面进攻,前后夹击着身下的尤物少妇。~~~良久,陆子云一阵痉挛,一股热流射入甘宝宝体内。柔弱的甘宝宝娇躯一软,跪趴在床沿,已经昏死过去~~~陆子云伏在甘宝宝身上,大口的喘息着。待休憩片刻心境平和后,陆子云缓缓将**抽出甘宝宝体内,将这不堪折磨的美少妇扶上温床。看着晶莹的成熟美妇身体,想象初见时甘宝宝勇斗群匪的英姿画面,不禁淫虐之心再起,重又俯了上去~~`只是甘宝宝太过虚弱了,陆子云只是细细品舔着少妇光洁肌肤上晶莹的汗珠和玉液~~良久,甘宝宝的每一寸肌肤都难逃&qu;劫难&qu;,被陆子云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从前到后从后到前吻了几个遍~~~真正天生尤物,爱不释口~~~~陆子云埋首在甘宝宝**之间,舔舐着她的**,吸吮着她甜蜜的蜜汁。

在陆子云技巧无比的舌功下,甘宝宝从昏迷中惊醒了过来,口里再度开始呜呜呻吟。陆子云抬头邪笑的看着她俏丽诱惑而迷蒙的双眼:&qu;宝宝姐姐,小弟要进来了哦。&qu;甘宝宝娇羞嗔怒中闪过一丝紧张,举起玉臂欲待阻止。陆子云抓住她的手,将她坐起来,**在她的蜜洞口轻轻來回摩擦着。甘宝宝很紧张,全身都在颤抖着,**中不断的流出清香的花蜜來。陆子云再用力,将**一分一分地缓缓往里挺进。甘宝宝的蜜洞早被他手指开道,加之蜜汁的润滑,一路倒也畅通无阻,待到尽头,陆子云加劲向里一撞,直顶她柔嫩的花心。

甘宝宝一声冷颤,痛得连呻吟声都发不出來,只是僵直了身子。陆子云进去后按兵不动,静静的搂着甘宝宝消瘦的柔肩。将她搂在怀里。~~~强烈的痛楚过后,一种特别的感觉涌向心头,似酸似痒,隐忍难当,甘宝宝犹如身处云端,不知轻实。陆子云抱着她缓缓倒向床头,一曲动听的娇吟之曲又在山谷回荡……阮星竹星眸竹腰淫绝镜湖阮星竹一场激淫,俏药叉甘宝宝得尝生平绝乐,心性剧变,自此沉浸在在陆子云的**中一发不可收拾。~~~~甘宝宝伤愈后,陆子云携美**大理,却萦回绕转来到信阳,在小镜湖方竹林得遇阮星竹。

陆子云眼见阮星竹娇媚略带刁黠的面容,看着身边的修罗药叉师姐妹,心念一动……~~~竹轩幽闺,在陆子云的“淫逼”下,秦红棉、甘宝宝将昔日情敌阮星竹制于床上;阮星竹仰面躺在榻上,**向两边岔开被绑在床头,双臂分别被握在秦甘二人手中,柔媚俏丽的大眼紧紧盯着淫淫邪笑的陆子云,心里充满恐惧。陆子云跪在阮星竹岔开的大腿之间,双手撑在她的肩旁,俯身贴近眼下的一张俏脸直至两个鼻尖快要贴着了。阮星竹穴道被制,头不能动,呼吸逐渐加重。

盯凝片刻,陆子云伸出舌头在阮星竹的樱唇上细细的舔着。阮星竹紧咬玉齿试图做身体唯一可做的反抗。陆子云将头一偏,双唇压上阮星竹的玉唇,舌头在外亲舔细咂,觉那双唇柔嫩光滑,甘美爽口,阮星竹口中清香不时传入鼻中,沁人心脾。阮星竹被亲咂得哼哼唧唧,感觉口中被堵个结实,,一条如撒泼之兔儿一般的舌头在口中乱冲直撞,气儿亦喘得不畅。过不多时,阮星竹终于败下阵来,轻启玉齿。陆子云那滑溜溜的舌儿立即伸了进去,卷住她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吸浪吮,阮星竹那甘美香浸不断吸入口中,甚是甘甜。

阮星竹口儿本不甚大,被陆子云的舌头塞得满满当当,感觉那舌儿在自己口中翻飞,着力勾弄自己的舌头。阮星竹待了一会,舌头被陆子云所俘,不知不觉也将自己的舌尖吐在陆子云口里,那舌尖刚往陆子云口中一伸,遂被陆子云舌头紧紧搭住,着实吮咂,啧啧有声,直咂得阮星竹玉面火红,浑身麻痒。樱桃小口里的汹涌澎湃强烈刺激着阮星竹,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呻吟。一阵激烈的长吻,陆子云离开阮星竹甜美的小口,双手在她曼妙的身体上抚弄着,虽然隔了一层衣服,但仍能感受到那柔嫩滑腻富有弹性的肌肤,而且多了一层神秘感,更能带给掌心触觉的享受。

阮星竹虽然身体不能动,但嘴里急促的娇喘严重出卖了她……神雕之龙儿别传。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神雕之龙儿别传 全文阅读,神雕之龙儿别传最新章节,神雕之龙儿别传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