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同人小说 > 神雕之龙儿别传全文阅读 > 创魂 4.2

安琪儿①~美少女侦探.静香~2

本书类别:同人 作者:白蜻蜓 书名:神雕之龙儿别传

-----「ACT3」嫌疑犯。热海康介二十分钟後乌塔木馆里挤满了处理善後的警察。有的拍照存证,有的采集指纹,有的搜寻凶器。全体客人和旅馆人员都被集中到玄关旁的大厅里。两人组的上班族女郎一副恐慌的模样。「美代,接下来到底会怎麽样呢?」「我怎麽会知道?不过回公司之後可有话题和课长他们聊了。」「我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像你那样蛮不在乎的。」不伦的那对男女也一脸担忧地在窃窃私语。「我们的事应该不会上电视或报纸吧?」「我想不会吧┅┅。

总之我会去拜托警察不要公布我们的名字的。」「这趟旅行真不祥。一定是老天给我们的惩罚。」「你别这麽说嘛,搞得我心情也越来越糟。」五人组的老婆婆完全失去了活力。「虽然说活得越久经历越多┅┅」「可是真没想到连杀人事件都会碰上。」「好可怕喔。」「一想到我就全身毛骨耸然。」没有同伴的橘洛玛一个人安静地坐着。像往常样沈着的表情,但是脸色也不太好。老板娘的仓敷英惠和山田一郎始终保持着沈默。是否在想些什麽,那就不得而知了。

然後是康介和静香。「康介,到底发坐了什麽事?」对於静香在耳边小声问的问题,康介感到不知所措。「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在浴池里昏倒了不醒人事,直到你叫醒我我才发现文江的尸体浮在那边。」「你说的是实话?」怀疑的眼神。「真、真的啦。我没有骗你。」「电视的悬疑片里通常犯人都是相关人物呢┅┅。」美代喃喃地说着。大家恐惧地面面相视。这时,表情严峻身穿老旧风衣的刑警从男更衣室走了过来,向大家欠身致意。

强硬的体魄、强硬的表情,令人感觉彷佛经过严格锻炼过似的。那刑警站在原地开始发表谈话。「我是负责这件案子的搜查组组长。请大家务必和我合作。」他说完,立刻拿出了黑色皮革的记事本出示他的身份证明。「钱方平吉副警部长。」静香一念出他的名字,刑警赶忙以手指着,「不是钱方,要念成钱形。」「可是上面明明是写着钱方呀┅┅」「错了!」钱方刑警大声地制止了她。「我的本名确实是钱方。但是!我希望大家读成钱形。

为了效彷我们日本国警界所崇拜的永远偶像,将那个神田八下掘的手下钱形平次的威望发扬光大。」他说着说着,从口袋里抽出了双手摆了个POS。「钱、钱形平次┅┅?」康介瞠目结舌地开口问道。「对,你知道吧。在电视或是舞台剧上相当有名的。「鲁邦三世」卡通里也出现了一个同名的警察。虽然一方是高阶的警官,而我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乡下警察,但是我有自信自己的抱负和能力决不比钱形警官来得差。所以请大家称呼我钱形,知道了吧。

」「好吧,既然你这麽坚持的话。」「嗯,接下来就开始调查吧。」「呃┅在这些人之中吗?」满子心惊胆颤地询问着。「为了明白事情的真象,各位的证词是非常重要的。不过各位也用不着担心。凭我的实力,这件案子很容易就可以解决了。」钱方拿出警察手册翻阅着。「鉴定的结果是这样的。从血液的流量来看,死者遇刺的时间应该是在尸体被发现之前不久,最多五分钟之内。因此犯案的时间应该是在六点二十五分到六点半之间。为了谨慎起见,请大家尽可能详细报告一下各位在这六点到六点半这三十分钟里的活动。

我先声明,若是有人刻意说谎的话以伪证论,最好是别耍什麽把戏。那麽就从旅馆人员开始吧。」钱方看向老板娘仓敷英惠。「是这样子的,六点的时候我正分送晚餐到每个客人的房间去。因为我们这儿的晚餐是订在六点。我和厨师山田两个人一起送的话大概五分钟就送完了。」「厨师兼司机的山田一郎,她说的没错吧?」「是的,在那之後我和老板娘两人就在厨房里吃我们的晚餐。然後六点半就听见浴场传来的惨叫,以及橘小姐等人大喊「杀人了!」。

我立刻从男更衣室冲进浴场。於是知道了泷川小姐遇害之事。」「厨房在男更衣室的对面是吗?」「是的。」「在那一段时间里有没有人出入男更衣室呢?」「好像没有┅┅」「我们都没注意到。」「接下来该问客人了。请说一下六点到六点半的时候你们在做些什麽。」钱方刑警一一地盘问着每个客人。每个房间晚餐所送到的时间都大约在六点。美代和满子一直在房间里用餐到六点半为止,之後就到浴场去了。在半路上碰到了独自在房里用餐完毕的橘洛玛,所以大家就一同进入了女更衣室。

这时在寻找康介的静香来了,并且发现了文江的尸体和昏倒在一旁的康介。不伦的这封中年男子和上班族女郎六点到六点半之间也是在房间里吃晚餐,一步也没离开过房间。老人会的五个老婆婆表示一直待在房间里。「最後是你了,热海康介。」在钱方尖锐的目光之下,康介紧张了起来。「你记得是几点进入浴场的吗?」「六、正好六点整。」「那个时候有其他的人跟你一起进去吗?」「没、没有。」「那之後呢?」「呃┅┅」康介微微地瞄了静香一眼。

「我比他晚到一会儿。因为康介在里面┅┅所以我立刻就出去了。」「你们两个不是情侣吗?居然见到彼此的**还会不好意思?」静香愤恨地瞪了钱方一眼。「我们还不是情侣。」「那麽为什麽两个人一出来旅行呢?」「这跟你没关系吧?」「有没有关系我自然会判断!」钱方的大嗓门使得窗户的玻璃震动欲裂。静香捣住隆隆作害的耳朵不住地眨眼。这样奇妙的迫力即便是静香也几乎要招架不住。钱方冷冷的机续说着。「这麽一来,浴场就只剩下热海康介一个人了。

再来没有其他的人进去过吗?」「这个嘛┅┅」康介犹豫着。这时候应该提起那五个谜样的美女吗?但是,如果说出来的话,那麽和那五个美女**的事也就非说不可了。康介偷偷观察了一下静香的神色。静香正以凌厉她的目光盯着他。康介不由自主的就这麽开口了。「没有。一个人都没。」「一个人都没有?」钱方的眼中闪烁着光芒。「你连泷川文江进来了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失去意识了。」「失去意识!怎麽回事?」「呃┅┅热水泡太久,整个人昏了过去。

」「这麽说,当你女朋友离开浴场之後,留下来的你因昏迷而失去了意识。当你醒来的时候泷川叉惠的尸体早已在浴池里了。这段时间里所发生的事因为你失去意识,所以你完全不知情。」「是┅啊。」一段连自己都不太相信的供词。「那麽你,傲慢的千金小姐,」「我不是千金小姐,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姬乃树静香。」「别顶嘴。你们的房间就在女更衣室的对面对吧!」静香气呼呼地点头。「在事件发生的六点半左右,你听见更衣室的门的开关过几次还记得吗?」「呃┅┅」静香的记忆力一向很好。

一下子就清楚地想了起来。「只有一次。我想大概就是满子她们进去更衣室之时所发出的声音。」「门只开过一次而已,你确定吗?」「是的。」绝对没错。她想到她听见了那个声音,并且不想让康介有机会和别的女人一起入浴。「嗯,这麽一来结论就很明显了。我的推理能力果然是不同凡响。」「你的结论是┅┅?」康介提心吊胆地问着。「你还想不到吗?那个浴场只有两个出入口,男更衣室和女更衣室而已。男更衣室没有人进出过,这点刚才老板娘和厨师证实过了。

」「┅┅┅」「假设嫌犯是由女更衣室进出的。在此情况之下那扇烂门应该会发出很大的声音才对。」静香不安了。她大约地了解到钱方刑警想说的重点为何了。「然而,这位傲慢的千金小姐却说只听见一次开门的声音。也就是这边的上班女郎和占卜师三位进入更衣室的声音。也就是说,犯人并非是从男更衣室或女更衣室进出的。」康介的脸色刷地一片惨白。「既然犯人不曾出入浴场,那麽结论只有一个。和死者同时留在该处之人,换句话说,热海康介,你就是凶手!」钱方的十指全都指向康介。

紧张的沈默在大厅漫延开来。所有的人都以恐惧的表情看向康介,当他是杀人凶手。静香的脸色一片苍白。这是怎麽回事?自己的证词居然变成了康介是杀人犯的证据┅┅。钱方看着静香。「我先说明了,如果你是为救男朋友而打算改变证词的话,那大可不必。因为我对大家的询问就到此为止了。」被抢了先机,静香哑口无言。「我不知道她的动机为何,不过这真是傻事一件。最近的年轻人啊┅┅」「不是我─!」康介惨叫着。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啊!」「别吵了!」钱方以更大的声音制止康介,窗玻璃再度被震得嗡嗡作响。「在案发现场只有你一个人而已。根本没有其他的人出入过浴场。你认罪吧!」静香忍不住开口了。「等一等,康介根本不是那种会去杀人的人!」「多说无益。总之事情的经过我已经详细调查过了,我们警察有权利拘捕嫌犯。」「可是这不是很奇怪吗?如果康介是凶手的话,在杀了文江之後为什麽不逃走呢?」「那可不一定。

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他在杀了泷川文江之後滑了一跤撞到头,真的失去了意识。第二,他在杀了泷川文江之後正准备逃走之时,发现你们进来了,他没有时间逃走,所以乾脆当场倒下,假装昏迷。」「太离谱了!」「要是听信这小子所说的,凶手和泷川文江在他昏迷失去意识的时候进来了,凶手并且在昏迷的热海康介身旁杀了泷川文江。之後呢,凶手既没有从男更衣室或女更衣室脱逃,难道就这麽凭空消失在浴场之中了吗?」「可是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啊!」「你以为编出这种愚蠢的故事会有用吗?你也未免太小看日本警察了吧!」这时走来了一个制服警察。

「钱方警官!」「不是叫你们要称呼我钱形的吗?」「啊,对不起,钱形警官。指纹检验的结果出来了。是否可以过来一下?」钱方向那制服警察点头示意了之後转向康介。「不论如何你是这件案子的重要人证。待会儿我还有话要详细盘问你。你先回房间去乖乖的给我待着,知道吗?」说完钱方就随着制服警察走了。「重要人证┅┅我┅┅」康介脸色惨白,彷佛随时都会倒下似的。静香慌忙过来扶住他。「康介,你要振作一点。

总之我们先回房间去,好好商量一下该怎麽办。」康介丧气地垂着头。回到房间的康介和静香面对面地叹着气。「真是没想到会卷入这样的事件里。」「文江真是可怜┅┅」康介随地坐了下来。萍水相逢有过一次关系的交情。这样的一个朋友被杀之事对於大而化之的康介而言的确是个震撼。「如果我没有昏迷的话,也许就可以保护文江了┅┅」「康介,这不是你的错呀。」「也许吧。」「对方是个可以从没有出入口的地方凭空消失的凶手耶。

即使你在场也没有用,他还是有办法以巧妙的方式杀死文江的。」「静香,你相信我是无辜的吗?」「当然啊。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说你是杀人犯,我也绝对会相信你的。」「静香┅┅」康介的心中扩散着一股暖意。「我太愚蠢了。有这麽一个优秀的女孩在我身旁,而我却不断的和其他的女人纠缠不清。」康介的眼眶因感动而湿润,紧紧握住了静香的手。静香的脸刹时布满红霞。「讨厌,这麽严肃的表情说这些干什麽。」静香羞得想抽出手,但是康介硬是将她拉住不肯放开。

「洛玛说得对。千万不可忘了最重要的人,要是因其他的女人而眼花撩乱,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麻烦之中。静香,这次我真的清醒了。」「康介┅┅真的?」「真的。我和你约定好。等一切事情过去我们平安回到了家,我决不再花心。」「你说的是真的?」康介用力的点着头。两个人的距离慢慢拉近。眼看两个嘴唇就要碰上的瞬间。「等、等一下!」静香推开康介的脸拉开距离。「怎麽回事啊!」「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再不想办法的话你说不定真的会被当成杀人犯的。我们再从头整理一下案发过程。」「真是的┅┅我好不容易为了真爱而清醒了┅┅」静香拍掉康介不断伸过来的手,努力将话题转移到事件的方向上。「首先,怎麽都令人猜不透的就是,凶手究竟是从哪里逃走的这件事。这个谜题若是无法解开的话,别人始终会把你当成凶手的。」康介正经地坐回原地。「没错。」「如果犯人从男更衣室离开的话,老板娘和厨师应该会看见的。而从女更衣室走的话,我也会听到开门的声音才对。

」「静香,你真的只听见过一次开门的声音吗?」「很抱歉,真的只有一次。康介,在你洗澡的时候真的没有什麽奇怪的人进去吗?」康介迷惘了一下。该说出那五个谜样的美女吗?可是静香的怒气好可怕┅。结果康介选择了装傻。「真的什麽人都没有。」「你确定?」「嗯。」静香交叉着手臂思考着。对於这麽认真为他担忧的静香撒谎实在是於心不忍,但是说出真相的话又怕会对她伤害更大。「康介,文江到底想和你谈些什麽呢?」康介吓了一跳。

「她说她死去爱人的鬼魂出现了┅┅」「鬼、鬼魂?」「是啊,而且她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难、难道,杀死文江的是┅┅」康介和静香互看了一眼。这时晚风也渐渐地增强,吹得窗户格格作响。「┅┅静香,你在想什麽?」「和你想的一样┅┅」「┅┅这麽说,你也认为凶手是鬼魂罗?」「说不定呢。」「也对,总觉得这间旅馆阴森森的┅┅说着,两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极了。「假如杀死文江的真的是鬼魂的话,那麽凶手可以自没有出口的澡堂消失也就找得到理由解释了!┅!」「但是那个刑警会听信这个解释吗?」「是啊,从外表就看得出来她是个顽固的单细胞生物,一脸笨头笨脑的蠢相。

」「长得一脸笨头笨脑的蠢相可真是糟糕啊。」纸门忽然被拉开出现了钱方刑警的脸。「哇!」「刑、刑警先生,你是什麽时候来的?」「怎麽会有鬼魂这种东西呢!全是骗人的。在现代这种科学文明发达的时代是不可能会有鬼魂或幽灵这种东西出现的。」「但那是文江自己亲口说的呀。」「那只不过是玩笑而已不可当真。对了,有几个人想见你。」「想见我?」纸门被完全拉开,出现在门後的是老人会的五位老婆婆。钱方声音里充满了得意。

「怎麽样,还记得这几个人吧!」「当然啊,在巴士里还有刚才在大厅里都见过呀。」「不止如此,在你犯罪之前还曾经跟她们共浴过不是吗?」「什麽?」「康介,你刚才为什麽说?」「我没说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和这些婆婆一起┅┅」刚才在浴室里一起进行那场激情游戏的谜样美女是五个人。而这边也是五个人。「不、不不不不会吧┅┅」康介脸色大变,钱方一定是弄错了。「你不用再伪装了,所有的事情我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了。

」五个老婆婆一齐脸红了。「可、可是!和我在浴池里作爱的是五个美女啊!」康介啪地住了嘴。然而已经太迟了。静香愤怒地抬起头来瞪着康介。「在浴池中作爱?」「呃┅我┅┅」「到底怎麽回事,康介!」「别装糊涂了!」钱方的声音比静香还要大。「什麽五个美女。和你在浴室还发生关系的就是这五个人,没别人了。」这时五个婆婆开口了。「刚才在众人的面前说不出口,最後还是被这位刑警追问出来了。」「杀人这件事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他刚才又对我们那麽好。

」「多亏了这位小哥,我起码年轻了五十岁。」「上一次有人这麽温柔的对我已经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静香愁眉苦脸地倒退了几步。「┅┅康介,你真的和这些老婆婆┅┅?」「才不是呢!那个时候的的确确是五个丰满的美女的。我承认我是有点浸昏了头,彷佛像在梦里一样,但是把老婆婆都看成是年轻的女人,那就太不可能了!」「你说什麽都是没有用的。因为有当事人的证词指证你。老实说,我一点想了解的兴趣也没有。事实就是事实。

热海康介,你刚才为麽没有提到和这些人共浴?」「那是、那是因为┅┅」康介瞥了静香一眼。「你说不出口的话让我替你说好了!你不记得你在这些老太太进浴场的时候说了些什麽吗!?」「什麽啊?」「你还装傻!」钱方的声音有如打雷一般。康介的耳朵被震得哦嚼作响。「婆婆,我到底说了什麽呢?」老婆婆互看了一眼窃窃私语了起来。「你对我们那麽好,可能的话我们真的不想说出任何不利於你的话┅┅」「可是我们又不能对警察说谎,请你原谅我们。

」「我到底说了什麽,快告诉我呀!」「我们从更衣室进入浴场的时候你说了一句「文江吗?」。」康介的身体整个僵硬了起来。听她们这麽一说,自己好像也有点印象。「你想起来了吧。」钱方缓缓地靠近康介。「也就是说,当时你是在那里等待泷川文江的。因为杀人的念头而亢奋的你於是就和这五个老女┅,妇人一一的发生关系。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对吧。」「你胡说八道!」「是不是胡说八道,等回局里我再慢慢盘问你。还有你和泷川文江的关系以及你杀人的动机。

嗯,带回去!」听见钱方的吩咐,走廊上的警察立刻咚咚地进来房间。「静、静香,救救我!」康介不自觉地住静香的背後躲。「康介,你刚才对我说的话都是骗人的是不是?」「啊?」静香的肩膀颤抖着。不用想就知道是极度愤怒的结果。回过身来的静香揪住康介。「静香,你冷静一点!」「大骗子!」啪─!清脆的一响,静香在康介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飞身而出的康介就这样跌入警察的手中。警察稳住了康介。

「啊,等等啊!我真的没有做!」「有什麽话待会有的是时间让你说。」康介在瞬间被带了出去。「多谢合作。」钱方一面说着一面打了个礼。静香这时才忽然惊醒来。「等等我,康介!」她急急忙忙冲到走廊上,但是已看不到康介了。「康介!」等静香穿上脱鞋冲到昏暗的户外之时,康介所乘之警车正好鸣起警笛离开了。在警车中的康介好像在对静香喊着什麽,但他的声音被警笛声掩盖住了。「康介!」静香的声音也同样无法传到康介那里。

警车在瞬间消失於黑暗之中。警笛声也越来越远。站在原地静香的身旁不知何时冒出了叨着香菸的钱方。「是痴情的纠葛还是怨恨?或者另有难言之隐呢┅┅。虽然还不知道他的动机,但是应该所去不远了。才不过是个乳臭未乾的小子,居然是个好色的窝囊废。而且还是个杀人犯!你真是遇入不淑啊,小姐。」静香猛然地转过身瞪着钱方。「你什麽都不了解!康介的确是愚蠢好色又冒失,下半身毫无节操可言,而且成绩和运动神经也都不怎麽样┅┅」钱方一脸的不可思议。

「邢你为什麽愿意做她的女朋友呢?」「因为他也有他的优点呀。康介绝对不会去杀人的。这点我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还要清楚。我一定会想办法证明康介的清白。你等着瞧!」钱方嘲讽地微笑着。那表情摆明了一副像你这样一个小女孩能有什麽能耐。「虽然很想祝你成功,不过你还是别白费心机了。凶器上的指纹已经证实是热海康介的了。」「指纹是她的┅┅?」「我劝你还是尽早忘掉这件事,拿出精神来好好的念书考上好的大学,将来在社会上做个有用的人吧!」钱方说完之後便弹掉菸蒂,背对着静香走开了。

静香几乎要冒出火花的凌厉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背,直到警车开走了为止。「康介,你等我。我一定会帮助你的。」静香认真的说着。「ACT4」幽灵凶手?「你还不老实地给我认罪!」啪!钱方刑警用力拍着审问室的桌子。「你要我认什麽罪,根本不是我做的啊!」康介的眼睛下方出现了黑眼圈。这里是乌塔木馆山下的警署。案发的第三天,星期一的早晨。「所有的迹象都显示你就是凶手!而且你还和泷川文江约好了在那里见面。

凶器上也有你的指纹。如果你不是凶手的话,一切又该如何解释呢?」「你不要问我呀!事情怎麽变成这样的,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看来你是打算一直装糊涂下去罗?」「最起码,我没有理由杀死文江呀!」「也许是感情纠纷,也或者是分手出了麻烦,反正就是这一类的原因吧。」「从在电车里认识以来也不过才五、六个钟头而已,那有时间制造什麽感情纠纷啊!」「爱是不需要时间的。」「太离谱了!」「让你听听我的推测。

你和泷川文江约好了在澡堂里见面。反正是四下无人的用餐的时间,顺便也可以进行那件事。像你们这种轻薄的年轻人都称**为那个对吧。」「不要乱套用年轻人的话!」「你先进了澡堂等着泷川文江,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回事。可是泷川文江始终没有出现。就在你的忍耐到达极限的时候,那群老婆婆进来了。被**冲昏头的你的本能反应只要是女人都可以,你就和那群老婆婆发生关系了┅┅」康介恨得咬牙切齿的。「不要说了∼∼。我不想再想起那一段了。

」「这时,泷川文江终於来了。明明和你约好了,你却做出那种事情,於是你们两个发坐了争执,愤怒的你随手拿起了身旁的刀子就往泷川文江的身上一剌。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如此了对吧。」「为什麽在澡堂里会有刀子呢?」「这一点只要你肯招供的话,不就可以真相大白了吗?」「可是,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啊!」「真是嘴硬的家伙!」┅┅就这样,康介被拘留在警局里,一次又一次的重覆着同样的过程。开了一个铁窗的拘留室。

康介望着格子外的蓝天叹气。「静香,快想想办法呀!这个时候我只能靠你了┅┅。※※※※※※这时,静香对康介依然十分生气。「人家那麽为他担心,那个混蛋,居然还足对我撒谎!简直是不可原谅!」静香等人聚集的老地方国立两高中体育馆今天依旧是艳阳高照「康介怎麽会卷入了杀人事件啊!」蹲坐在地上看着报纸的人就是那个一张老脸、留着一头庞克头的空手道部主将菊池完二。

「平常看他傻里傻气的,没想到真的做出了傻事。」「他哪有那个胆量呀!」在完二旁边听着消息的是自称是静香徒弟的神原龙子。「原来他跟一般的色狼大不相同呢,真是令人大吃一惊。」再过去以同样姿势聆听着的是原察同好会的会长井上美玉。她毫无防备地露出了内裤坐着。因为色狼康介不在了,所以一点也不用担心会被人偷窥。报纸上以红色的标题写着∶**杀人!凶手是都内高中生!报导中充斥着「疯狂青春期的性」和「现代教育的盲点」等等字眼。

当然康介的名字受到了保护以「少年A」代替,但是叙述文字却极尽恶毒。「从以前我就这麽想过了。那家伙并非是寻常色魔的那种慢性**男。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搞出一番大事来的。」「我就不这麽认为。以她的脑袋所能想到的顶多就是偷窥女更衣室、骚扰女孩子啦,或者是偷偷内衣裤之类的行为。」「对呀,再不然就是和班上的女孩纠缠不清。」「┅┅说得还真贴切呢,我也是这麽认为。」静香表情复杂地说着。对於完二等人的话她的确是深有同感,然而在听到那些话的时候她还来不及生气就先感叹了起来。

「康介的确是个轻浮的人,但他绝不是那种敢去杀人的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你这麽说也对。」「她是有色狼对**的那种疯狂,但是他从来不会对女人动粗的。」「凶手会不会是另有其人呢?」三人同时面面相视。「问题就出在这儿。」「康介肯定不是凶手。然而究竟是谁、又是如何杀了文江呢?」完二的目光依然停留在报纸上。「可是警方或是媒体全都断定康介就是凶手了不是吗?」「因为当时的情况还有指纹┅一切证据都对他不利。

」「再加上静香大姊的证词更是断定康介是凶手的关键不是吗?」「是呀,我还在内疚呢。」「更衣室的门只被打开过一次而已,就是那两个上班族女郎和女占卜师进去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美玉念出了报导。「没有人从男更衣室进出过。这点从在厨房里的老板娘和厨师的证词可以明显地了解到。凶器上有少年A的指纹。」「这样子的情形之下要证实他的清白不是难如登天了吗?」「我知道。可是如果我们都不帮他的话,康介不就真的被当成凶手了吗?那个叫做钱方的刑警很可能乾脆就替他编出个口供或证词之类的。

我只知道他是钱形平次迷,不过看得出来他的思想十分偏激。」「哇,对手是这样的人,我们可有得苦战了。」「大家帮帮忙吧。朋友陷入了绝境,我们怎麽可以见死不救呢?」「就算他不是朋友,既然静香大姊都开口了,我们也非帮忙不可了。」龙子站了起来抽掉长裙上的尘土。「对呀!管他热海康介会怎样,但是我们绝不愿意看到静香难过的样子。「算了,帮帮那个傻瓜也没什麽损失。之後再好好地讨回来就好了。」说着,完二和美玉也站了起来。

「谢谢你们,我会记得你们的恩惠的。」静香紧紧握住了三人的手。这三个人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都是十分难得的好朋友。┅┅而且其实他们也没什麽恶意,只不过是把实情照实说了而已。「那,我们要怎麽开始呢?」被完二问起,静香从口袋中拿出了记事本。「这里有当时所有住宿旅客的地址。是我从旅馆登记簿上抄来的。你们分配一下,再去询问他们一次。」「那你打算做什麽呢?」「调查的根本就在於现场。我要再去乌塔木馆看看。

」「乌塔木馆!现在吗?」「是啊,有句话说凶手都会回到现场,也评会找到什麽遗漏的线索也说不定。而且,我有一个疑问。」「是什麽啊?」「那就是,」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静香的脸上。「泷川文江到乌塔木馆之时不利用旅馆的巴士的理由。」※※※※※※「为了这个原因特地又光临本地,真是辛苦了。」乌塔木馆的老板娘仓敷英惠一如往常般悠闲地接待着静香。

警察和媒体已不见纵影。大概是觉得这样一个偏僻的旅馆没什麽值得大幅报导的,乌塔木馆又回复到原来的平静。「我认为康介不是凶手。拜托你,婆婆,你一定要帮我。」「这麽可爱的小姐的请求我怎麽能拒绝呢!只要是我老太婆帮得上忙的事情你尽管开口就是了。」「我想再看看浴场,并且四处绕绕。」「没问题的,你可以任意随处看看。」「不好意思。」静香换上拖鞋,上了乌塔木馆静悄悄的走廊。「现在┅没有客人吗?」「是呀。

本来客人就很少了,现在又发生了这种事情,客人哪里还敢上门呢?真是糟糕。」过了康介和静香住过的房间就是问题所在的女更衣室了。静香把手伸向那扇老旧的门,慢慢地拉开。吱嘎、吱嘎、吱嘎、吱嘎。果然不行。无论如何小心,就是无法不发出声音而把门打开。「我打扫过了,血渍和警察留下来的痕迹都清理乾净了。你慢慢的看。」老板娘说完就返到外面。留在浴场的静香仔细地环视着四周。墙壁和地上都铺着磁砖,很显然是不可能有任何秘密通道的。

天花板,大约有三层楼的高度吧。一方面也没有梯子,而且采光用的窗户也很小并且有铁丝网覆盖住。从那里进出也是不可能的。再来是浴池。热水出口对人而言实在太狭窄了。除非是幽灵,否则根本没有办法犯下这件案子。总觉得杀害文江的凶手好像随都会出现攻击静香似的,弥漫着一股恐怖的气氛。再待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收获的。静香忽然想起什麽似地朝男更衣室走去。吱嘎、吱嘎、吱嘎、吱嘎。这边的门也响得很厉害。一出走廊,眼前就是厨房的所在。

厨房的门大大的敞开着,一眼就可看到里面的水槽和角落的冰箱。「哎呀,你从这边出来了吗?」英惠从走廊的右手边,玄关的方向走了过来。「婆婆,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厨房里吗?」「这个嘛,我也跟那个可怕的刑警说过。在我们送完晚餐之後,我和厨师的上田就一起回到这里吃着我们的晚饭。」「那个时候这扇门是开着的吗?」「我真的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样子啊┅┅」若是门开着的话,只要是有人从男更衣室进出的话一定马上会被注意到的。

「你们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在一起吗?」「这个┅┅,我不太记得了耶。山田好像到办公室去了一下。不过应该都是在这房间里。你看这个房间,办公室刚好夹在中间,和玄关的柜台是相通的。所以一有客人的时候就可以立刻到玄关去接待。」「山田先生现在在哪里呢?」「他开着巴士到山下的车站去了。即使是平常的日子只要一有时间他都会到车站前去招揽客人。」静香技巧地将话题引导到自己的疑问所在。「说到这里,被杀害的泷川文江那天并没有坐巴士过来对吧!」「嗯,好像是这样子没错。

」「如果不利用巴士的话该怎麽到这里来呢?」「这个呀,因为山下的车站是民营铁路的终点站,所以如果在半路下车改搭计乘车的话会走内山的路从出的另一侧绕过来。」「文江为什麽不坐巴士呢?」「我也想不透。搭计乘车的话不但耗费时间而且也很花钱。比起来的话坐巴士要算多了。」「是啊┅┅」静香挽着手臂思考着。文江好像说过是想重游她和死去男友怀念的地方。那麽,也许她晓得什麽小路也说不定。但是她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呢?「对了,婆婆,你这里有从前的旅客住宿记录吗?」「有的。

从战前到现在,不论多久以前的记录我们都还保留着。」「这五年来的记录可以让我看一下吗?」「没问题的。有什麽用处吗?」「文江之前就曾到乌塔木馆来过。我想知道当时相她同行的人是谁。」「啊,原来如此。请到这边来。」英惠领着静香进入了厨房旁边的小办公室里。「呃┅应该在这边┅┅。啊,找到了,就是这个。」嘟嘟哝哝的,英惠踏上了木制的古老小板凳,从墙上的吊柜上取下了好几册以黑色细绳装订的本子。英惠呼的一吹,最上面的那本记录本上扬起了白蒙蒙的灰尘。

静香忍不住一手掩住口鼻一手接过本子。「真是太麻烦你了。」「哪里,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静香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开始从最新的一笔记录查起。她心里对五年份记录的份量早已有所准备,然而实际上却少得多了。看得出来生意并不是很好。首先,文江的名字并没有在今年的记录里。接下来是去年的记录。也看不到文江的名字。「来我们这里的客人经常都不用本名。说不定就是这样所以才找不到她的名字。」也许真如英惠所说的也不一定。

不过静香不死心,依然翻起了两年前的记录。「咦?」她的眼睛因怀疑而谜了起来。「怎麽了呢?」「真是奇怪。其他的本子都布满了灰尘,为什麽单就是这本没有呢?」「是啊,真的呢!」静香迅速地潮览着内容。一月、二月、三月┅┅「啊!」静香不觉停下了手的动作。三月份第一个星期的那一页完完全全不见了。静香和英惠互相对视了一眼。「婆婆,这是怎麽回事?」「那个、那个┅不太清楚。我们旅馆一向都十分仔细地保存着这些记录的。

」「一定是有人将这页偷走了。」「对呀。否则不可能只缺这麽一页的。」「会是谁呢?看样子方刚偷走不久而已。如果是更早的话,上面应该会有灰尘才对。这两三天里┅┅」「但是会是谁呢?什麽时候做的┅」表情向来悠闲的英惠,这时也不禁露出紧张的神色。「这个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是谁做的了。」「是谁?」「杀害文江的凶手。」静香盯着英惠说着。这麽一来,英惠大概是误会了静香的神情,恐惧地倒退了几步「不、不是我。

我这麽老了,那有力气去杀害一个年轻人呢?」「没有人会怀疑婆婆你的。如果你是凶手的话何必将登记簿给我看呢?哪有人会想故意引人怀疑呢?」「真是的,害我吓死了。」「那一页一定记录着文江和她男朋友的名字。不但是文江的名字,还有她男朋友的本名和住址。」「你是说,凶手是她男朋友吗?」「可是,真是奇怪┅┅。文江的男朋友早就死了呀。」难道鬼魂又出现了吗?杀死文江的鬼魂穿过墙壁离开了浴场,潜入这个房间将写着自己名字的那页资料偷走了吗┅┅?「┅┅太荒谬了。

怎麽可能会有这种事呢?」静香摇摇头,好像是觉得自己的妄想十分可笑。因为这个想法实在是人一厢情愿了。在这间古老的旅馆中似乎潜伏了一个不明的恐怖怪物正虎视沈忱的盯着静香。而且那种感觉一直紧迫地向她逼近。审问室里,钱方和康介隔着桌子僵持不下。「┅你还不肯从实招来┅┅」「我不是告诉过你不是我做的呀┅┅」两人的声音都已变得沙哑。四方形窗外的天空已布满了晚霞,而且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算了,今天的盘问就到此为止吧!」「你的话还真有关西艺人的幽默呢!」钱方拿起了置於角落的电话。

「我是钱方。派个人过来一下。」门立刻被打开,出现了一个二十五岁左右表情严肃的女警。哇,美女!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会丧失对女人敏锐嗅觉的康介立刻就注意到了。「樱井,把他带到拘留室去。」「是的。我知道了。」「你总是这样一丝不苟的,很好。要是生在江户时代的话绝对是个捕快最好的贤内助的。」「您太夸奖了。」「把他带下去吧。」「是。」女警扣住康介的手腕,将康介从彷佛随时会解体的椅子上拽起。「换个凉快一点的地方再好好的考虑考虑吧。

反正现在一切都已罪证确凿,乾脆识相一点早点认罪的好。」「呵,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感觉到钱方的视线在他的背後,康介随着女警出去。「喂,大姊。」「不可以叫我大姊,要称呼我女警。」「是的,女警。你在那种胡乱瞎搞的老头手下做事一定很辛苦吧?」「你胡说什麽呀?钱方警官热衷工作,又有很有能力,是个好警察。我十分尊敬他。」「┅┅你在开玩笑吧!」「当然是真心话呀。到目前为止他的手上还不曾有破不了的案子呢!」「在这种乡下地方能有什麽大案子!」「你说的固然没错,但就是因为有这麽一件大案子发生,所以他所有的斗志都被点燃了起来。

」「所以我就惨了呀。你也觉得我是凶手吗?」「除了那个老头之外你应该多看看年轻的男性才行。譬如像我。」「你在干什麽?身为杀人犯居然还想诱惑女警?」「你别说得那麽严重嘛。我是热海康介,你姓樱井对吧。我可以请教一下你叫什麽名字吗?」康介一边说着一边蓄意抚摸着女警的背。吓了一跳,樱井女警的动作刹时停顿住。眼神变得空洞,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呃┅女警,怎麽了?」「好热┅┅」「啊?」「我的身体┅好热┅┅忍受不了┅┅」她的脸颊骤然通红,并且出人意料的直住康介身上靠。

「女、女警,你怎麽了?怎麽突然┅┅」「我不知道,不知道,我无法忍耐下去了┅┅」她边说着边开始以身体摩擦着康介。康介感到受宠若惊。到目前为止他不知跟人搭讪过多少次,而几乎每一次都遭到拒绝。像现在这样顺利的还是头一回呢。尽管脑筋依然狼狙不堪,但是下半身却立刻充满活力。「我也不知道你是怎麽了,不过既然是如此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康介抱起女警火热的身体,鬼鬼祟祟地检视了走廊一番,选了间像是没人的空房间进了去。

幸好里面真的没人。「好热┅┅好热┅┅快点过来┅┅」女警叹语似地自言自语,一面迅速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噗噜,覆着黑色胸罩的胸部暴露了出来。「我忍不住了┅┅快点┅┅快点┅┅!」樱井女警紧绷的表情渐渐因渴求而扭曲,身体不断地偎向康介。「我知道了,你别催我嘛。」被康介摸到胸部,女警忽然「啊┅!」地向後倒退。「哇,这麽敏感!」康介再无疑问,立刻一嘴凑上女警的胸部。「啊、啊、啊啊啊啊啊!」制服的前襟敞开,樱井按耐不住地抱住康介的头,紧紧压在自己的胸前。

康介也忘我地吸吮着从制服里解放出来的胸部,舔绕着,以舌尖挑逗着,然後再度吸吮。樱井女警不耐烦地将身上的衣物扯下来。「求求你┅快来┅┅!」她要求着,并上到身旁的一张椅子上将臀部朝向康介,以朦胧的眼神凝视着康介。康介也十万火速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整装待战的康介暴露出股间。「我来了!」「好,快点!」女警的股间早已如洪水般潮湿。康介一口气进入樱井女警之中。「啊!」「喔─!」有如怒涛般汹涌,康介开始动起腰来。

「啊啊啊啊啊啊!」女警的声音在房间中回响着。一生中也许只有一次,也许再也不可能有这种机会了。这种特殊的情况使得康介的兴奋更上了一层。「啊,再激烈一点!」按耐不住疯狂的樱井哀求着。「没问题,看我的。」康介回应着她的要求开始奋力地运动腰部。粘膜摩擦的声音在厕所中回响着。也许随时会有人进来。但是这种惊快感却更加刺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人的呻吟交织着不断攀升。

啊─的一声,同时到达了顶点。「┅┅┅┅」馀韵在康介的脑中回荡着。樱井颓然地跪了下来。「女警,你还好吧!」然而对方却没有回答,完全陷入失神状态之中。「┅┅这┅莫非是我的大好机会?」康井换上了樱井女警的制服,将她留在原地轻轻地打开门窥探着走廊。一个人也没有。康介蹑手蹑脚地出了走廊,在警局中找寻着出口。神雕之龙儿别传。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同人小说 神雕之龙儿别传 全文阅读,神雕之龙儿别传最新章节,神雕之龙儿别传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