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浪漫小说 > 楚乡恋歌全文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楚致远对曾玉说:我们再也不分开

第十章 张明君找到合适的人

本书类别:浪漫 作者:梦歌 书名:楚乡恋歌

夏明慧确实很漂亮,一头披肩的长发,细细的杨柳腰,前面是丰胸,后面是美臀,让江浩不由得和林艳分开来追求她,没事的时候就在她的车位前剪线头,说说笑笑,林艳心里不舒服了几天,也就不去想了,那江浩也没什么好,除了长的可以家里又没房子又没钱,吹就吹吧。龚小菊叉着腰站在车间的中央,看见夏明慧和江浩讲着笑着,除了她们,全车间的人都在手忙脚乱的赶活,他们的笑让她这个车间主任感到非常的刺眼。这夏明慧看都象是个媚人的小狐狸,那江浩也是个感情不专一的花心鬼,她走到跟前说:“江浩,你不呆在机修房,呆在这车间做什么?”江浩头也没抬,漫不经心地说:“修车。

”龚小菊说:“怎么不见你修。”江浩一幅吊儿郎当的姿态说:“龚主任,未必我看她试车你也要管吧?”龚小菊说:“我当然要管,你们要讲下了班去讲,上班时间影响别人的情绪。”江浩今天也不太冷静,他呼的一下子站起来说:“你未免管的太宽了吧,你是不是看我喜欢她,你男人不喜欢你,你嫉妒。”‘龚小菊说:“你这样胡说八道,我打你两嘴巴,看你讲不讲。”江浩伸过脸来说:“来给你打,你今天不打,我就是你的儿子。”龚小狠狠的一巴掌下去,当然不是真打,是做做样子。

江浩见真的一巴掌下来,挥起拳头朝着龚小菊的脸上就是一拳,车间里的人都停住了,盯着他们。有的人在期待着比这更刺激的场面,还是有人上前把龚小菊拉到了办公室。江浩是呆不下去了,又是罚款,又是写检查。龚小菊对老板说上班都没有安全感,他修车就了不起了,会修车的人多的是,如果不开除他,车间里更不好管理。江浩想,难道就只有这里才能上班,你们容不下我,我还不想做了。江浩出了厂,龚小菊还不解恨,站在夏明慧的面前,又骂开了:“你们都听到,以后要是谈情说爱到外面去,车间里要任务要质量,你们有些人要骚不要脸,一天到晚嘻个嘴,跟你们说,你们不认真的做,到了年底不要嫌工资低。

”夏明慧也不想在这里做了,车间主任对她没有好印象,组长看她总是一幅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和江浩商量着,去别的服装厂,江浩说:“我有个熟人在离潜江不远的厂,我们去找他看看,如果他们那儿愿意收我们,你再去辞职。他们找到那厂,厂里的领导答应他们来,说缺的就是熟练工,把一切都安顿好,夏明慧就对江浩说要找曾玉,说找到她,以后要是放假也有个位置玩。找到曾玉时,已经到了中午,太阳晒的人没了精神。曾玉和张霞站在外面,看到小师妹,高兴的惊叫起来,拉着她的手,问了这个,问那个。

后来问她为什么没有上班,怎么有时间来,夏明慧说:“我不想到那厂里做了,你说我搞事又不比别人差,龚小菊就看我不顺眼,她看不得我,我还看不得她,趁早出来。师姐,你出来时,那两个月的工资领了没有。”曾玉说:“哪里领得到工资,来的时候只说是不上夜班,象奔命似的,你们要是不想做,工资总是领不出来。”夏明慧说:“什么贰佰元钱的报名费,一进厂想要出来就朝那报名费想,工资又不是一个月一发,总是为了那点血汗钱看组长,看车间主任的脸色,不做了,不看她的脸色行不行。

”曾玉说:“等你当了老板,你就把职工的工资一个月一发,让那职工都不看你的脸色。”夏明慧说:“真有那么一天才好,我就这样。哎,我姐夫来找你没有,你的位置还是很好找的。”曾玉问:“张明君吗?他还不知道我在这里。”夏明慧说:“江浩在镇上碰见他几次了,前呼后拥,气派的很。”曾玉说:“你有没有搞错,几时看见的。”江浩说:“昨天都看见了的,在餐馆吃饭,一大桌,我都跟着沾了点光。不过,听她们说好象他要和别人订婚,说是你进了城就和他分了手是不是?”曾玉的心里很不舒服,眼泪差点流下来,她强忍着问道:“你准备和江浩都到这里的服装厂上班,你们家里人承认你们的关系了没有?”夏明慧说:“我们开始其实没有那个意思,他们机修班的班长和财务室的出纳好上了,两个人天天躲在机修房,江浩没地方去,只有到车间,组长和车间主任又看不顺眼,现在狼狈的从厂里出来,我也不敢对家里人说,过一段时间再说。

”曾玉问:“那出纳不是结婚了的吗?”“就是,龚小菊还说我是妖精,我看出纳才是个妖精,结了婚都去勾引别人。”夏明慧看着曾玉的样子,越来越冷淡,刚刚看到自己时的热情已经一点都没有了。她想,一定是为了张明君的缘故,可怜的师姐,她竟然不知道张明君的旁边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这话更不能说,他们告辞走了。曾玉看着她们走,也没有挽留,她没有力气了,张明君回来,却没有来找她,还说是要订婚。自己连他回来了都不知道,这意味着在张明君的心中,自己什么都不是。

她回想和张明君的点点滴滴,心里巴不得马上去找他,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快快的来到车站,赶上最后的一班车,车上的人不多,可以轻轻松松的坐下来睡觉,难闻的汽油味,没有以前的那样令她难受,她要快快的回去,找到张明君,问个为什么。到了镇上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曾玉下了车,却不晓得到哪里去找。他不会去他的父母的家,那个家不是他喜欢呆的地方。摩的停在她的旁边,问她要不要车,她想了想,去他的家,或许会有他的准确的消息。

摩托车停在那个破旧的房子前,曾经因为张明君的存在是一座宫殿的破房子,越发的陈旧破败。他的母亲告诉曾玉,张明君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前几天蒋清在街上碰见他,他要蒋清带回来三百块钱,不晓得他在外面做什么,只说是要他们不为他操心。曾玉想去找晓春,又想,晓春也许不知道什么,既然前天他都在镇上,应该还是在镇上,她又坐着摩的来到了镇上。张明君已经回来了,为什么不和自己联系呢?难道他把自己忘了吗?如果是,找到了他又能怎么样呢?问他个为什么,还是要讨个说法,曾玉真的不愿意相信,张明君是个薄情寡义的人,她想听他亲口告诉她:他要和别人订婚,摩的把她送到街上,她的心麻木茫然,两腿无力,沾满灰尘的脚,不知道要走向哪里,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幅落魄狼狈的样子。

站在曾经熟悉的路口,看着服装厂内熟悉的灯光,熟悉的电机声,要是不从这个厂里出去,张明君会不会是这样子的呢?此时的张明君会在哪里呢?饭店、旅馆,吃饭的时间已经过了,睡觉的时间又没到,最有可能的就是在舞厅,在镇上有三家舞厅,他现在这么风光一定是在最高档的一家,一定是。老远就听见舞厅的舞曲,她寻声走过去,卖票的大姐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奇怪,这个样子的人上舞厅真是有些少见,微弱的光线,拥挤的舞池看不见人的脸,她没有力气了,颓唐的坐在椅子上,面前晃动着许多兴奋的男女,那裹在衣服里的每一寸肌肤都跳跃着,散发着青春、活力,跳动的人,旋转的彩灯,让她晃晃惚惚,如置身梦中,仿佛楚致远就站在面前,请他跳舞,不停地说着放手旋转,挺胸。

她奇怪,只要是想到舞,最先想着的不是张明君,却是楚致远。她苦笑着,眼睛已经适应了暗淡的光线,看着那最美的女子,是个穿红色吊带裙的女孩,裙子随着她轻盈的旋转,象花瓣一样的张开,这艳丽的花旋转在舞厅,花瓣的中间托着一个皮肤白皙美艳的脸,她的舞伴穿着白衬衣,深色的长裤,曾玉定睛一看,是张明君,的的确确是张明君。他们从容不迫的跳着,眼里没有别人,曾玉站起来,想冲上去问他:为什么回来了不去找她,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去告诉他自己是多么为他担心受怕。

那么多的人,她似乎看到张明君无情的眼神,她又听到鼓掌声,是众人在为他们鼓掌,欢迎他们再来一曲,探戈、舞中之王,那跳舞的人仿佛是大明星,受着众人的欣赏,赞美,此时的张明君和他的舞伴才是天生的一对,是完美的一对,如果贸然上前,自己的样子,哎,你这只丑小鸭,只配坐在这个角落里,永远不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那个女孩子头发挽在头顶,脖子象天鹅一样的优雅,她是吴清风,曾玉认识她。每个人都喜欢美,曾玉也不例外,美丽的人美丽的事,人美不是错人不美也不是错,看着她们她没有勇气去面对,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她听到坐在旁边的人在议论他们,说什么他们是天生的一对,说什么刚开始吴老板不同意,他做他们家的女婿,后来又同意了,他们家就是希望有能干的人来管理。听说做个什么生意,赚了一些钱回来……曾玉听不下去了,他赚了钱,具体的说是骗到了钱,还指望服买房子结婚,自己真是痴心妄想,想到结婚,她心里一震,自己已经和他做了夫妻,难道就这样回去,也不问问他吗?或许都是别人的猜测,我要他亲口说出来我才信,吴清风漂亮怎么了,漂亮的女人能做一个好妻子吗?她漂亮有我喜欢他吗?张明君说过,我是最适合做他老婆的人,她漂亮又有什么用。

张明君从她面前走过,没有发现她,她太不起眼了,舞曲停下来,她实在忍不住的叫道:“明君。”张明君回过头来,带着春风得意的微笑,看见是她吃了一惊,对着吴清风低声的说了几句,和曾玉来到舞厅的外面。吴清风看了一眼曾玉,脸上毫无表情或许是看她根本没法和自己比。曾玉委屈的带着哭腔说:“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听见的关于你的事都是假的,是吗?如果你要结婚的话,一定是我对吗?”“结婚,和你结婚,你真是幼稚,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该不是以为我和你住过一夜,我们就必须结婚吧,我做事一向不喜欢强迫别人,别人也强迫不了我,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那个晚上,你是心甘情愿的,我并没有强迫你。

曾玉,如果我和别人住上一夜就非要和她结婚的话,那么,我不晓得自己到底要结几次婚,你不信吗?”“可是,你说过会娶我的呀,你说过我是最适合做你的妻子的女孩子。”张明君说:“你最适合,那吴清风没有你适合吗?她的家庭能让我有好的事业,你说你最适合,那她呢?”“是你说的最合适,她最合适是因为她的漂亮,还有她有钱,她比我更喜欢你吗?”张明君说:“那不重要,男人本是应该找自己喜欢的人做情人,找喜欢自己的人做老婆,可是我把这两种颠倒了,你不喜欢漂亮,不喜欢钱吗?你自己说我娶你,还是娶她,对我来说,哪个更合适。

”“你难道对我不曾有过一点点的真心。”张明君的电话响了,曾玉看着他从腰里取下了手机,他有钱了,有了老板的派头,他接电话的样子,已经变成一个可以目空一切的人。曾玉看着他,看着他挂了电话对着自己说:“你也许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但是我们不适合,特别是我,特别的不适合你,你好自为之,忘了我,把以前的事情都忘掉,你也可以重新开始。”张明君头也不回的走进舞厅。一切都换回不了,也不用在他面前再次的表白,错的全是自己呀,明明知道他不是真心,明明知道他不实在,明明知道他有满口的谎言,但是却无法摆脱他的存在。

从晓春结婚时看见他,已有两年多的时间,这两年的时间,曾玉一直就是生活在不安焦虑中,渴望见到他,又害怕失去他,他给她带来不安,又给她带来憧憬,今天,她终于卸下了长时间横在心里的重负,两年了,忽然之间,自己的心全部的空了。她平静的站在舞厅的门口,看到那长长的街道,她的心里又升腾起孤独的苍凉感:一切的希望都不存在了,一切刻意描绘的人生都不存在了,该走了,又能去哪儿呢?回潜江,明天继续上班,幻想归幻想,希望归希望,现实还是要回到现实的。

这里已经不值得他留恋,不用再来了,拖着象是灌了铅的双腿,走到大街上。曾玉,你不过是张明君失恋的替代品,她对他的崇拜让他找回做人的尊严。一辆的士停下来,问她要不要车,司机是一个和善的中年男人,她问回城多少钱,司机说:“回头的,收十五块。”她拉开车门,从来没有坐过的士,没有防备车门她的脸上中间下一块皮,疼也不觉得,说牢骚话的心也没有,瘫坐在柔软的椅子上,车箱里有股水果的清香味,是空气清新剂,那味道,淡淡的。曾玉闭上眼睛,泪就不停的流下来,想忘就忘得了吗?现在就是出车祸也是无所谓,活着无趣,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个贤妻良母,不需要事业,女人要什么事业,找个好的男人就是有事业了。

以后怎么办?总不至于去死吧!心跳得恨不得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根筋从心脏连到舌跟在抽搐,无可奈何,用手狠狠地压迫心脏,也没有让疼痛减轻,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看着是美丽的,都是丑陋不堪的。的士走出小镇的街道在柏油路上跑的飞快,那路灯已被远远的甩在后面,她留恋地看了看,无力的回头,问那司机:“喂有烟吗?”聚精会神的司机回头吓了一跳,他觉得今天这个人真的是不正常的,他说:“要是晕车的话,把窗户还开大点。”曾玉的心还在疼,她又说:“我是问你有没有烟,我有些不舒服。

”“有,有”司机递过来半包烟,反正烟又抽不死人,“你不舒服,放歌给你听吧,听了歌心里或许会好受一些。”她又借来司机的打火机点燃烟,听着童安格沉没的歌:“为了生活,人们在四处漂泊,他们在追求什么……”她喜欢听音乐,喜欢小说、诗歌,她曾想着有才有情的张明君会读懂她的心灵,会和她一起看日落看朝霞,倾心花开的声音,为了书中的某个情节感动。其实懂又怎么,不懂又怎么样,如果他不喜欢你,他就会轻看你,只有喜欢你的人才会看重你、容忍你,她恨不得大声的叫喊来喧泄,除了流泪,心痛也许只有吃安眠药才可以缓解,还有酒,不是酒可以解千愁吗?她顺着车窗向外看,看到一轮圆月,挂在深遂的天空,几颗亮亮的星不停的闪着,路边的树不停地向后飞奔,月亮颤颤的随同走着,月亮啊、月亮,你懂得我的心吗?下车时,司机的眼里有些担忧,把她逗笑了:“放心吧。

我是不会去死的,还没活够,怎么会去死呢。”她只想好好的来忘却,买来两瓶啤酒,走到楼梯口,她咬开了瓶盖,“咕咚咕咚”的喝起来,喝得喝不下去了,才跌跌撞撞的上了楼。张霞、沈丽已经睡了。她们一个人一间房,都互不相干。曾玉躺在床上,又点燃一只烟,她又想到了一个发泄的方法,这方法几乎自残,将烟头接近手腕,看着红红的烟头在手腕上烫起了一个大大的水泡,看着它变大,一点都不疼,相反有些兴奋,真是痛快。昏昏沉沉的睡去,口渴得厉害,她知道桌子上有水,就是动不了,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了,真情遭人戏弄,以后怎么办?怎么办呢?。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浪漫小说 楚乡恋歌 全文阅读,楚乡恋歌最新章节,楚乡恋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