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浪漫小说 > 楚乡恋歌全文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楚致远对曾玉说:我们再也不分开

第十一章 曾玉需要楚致远的安慰

本书类别:浪漫 作者:梦歌 书名:楚乡恋歌

醒来时,已是清晨,街上的吆喝声叫醒了她,心思回到了现实中:想起了昨晚的经历的一切。 哎,没人和她结婚了,阎王也没有来叫她,只有老老实实地上班去了。她是个不善于交际的人,和那两个女孩子同住在一套房子里,却很少在一起,上班是例行公事,她的事情她们不清楚,被人甩了,也不光彩,还是让她们不知道的要好。手腕上的水泡隐隐作痛,她洗了个澡,有了一点儿精神,走在上班的路上,路上的景象一点变化都没有,店铺在开门早点摊子热热闹闹,花坛里的石榴树还是绿葱葱,开着火红的花,一切都是老样子。

开门,把该摆在外面的货摆出去,拖地。肚子好饿,吃了一大碗面条,不吃是不行的,生意不是很忙,有人来了,也是他们去迎接,曾玉忽然觉得自己在这里简单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今天才有了这种感觉。如果不来这个地方,张明君或许不会移情别恋,真的是不该来,原以为只要是不上夜班会有更多的时间和他在一起,男人真的是无情,说舍弃,当真就无牵无挂的舍弃了,爱了他两年,他差不多是从未将自己放在心中,她心中真的是有许多的委屈想要对人讲,她想到了楚致远,和一个不熟悉不相干的人讲是最好不过的了。

舞厅里一般都是七点半开场,到了八点钟,曾玉才去,她想不到用哪一种心情可以重新去想跳舞,跳舞是为了张明君,现在呢?去找楚致远诉苦吗?她发现自己已习惯晚上和楚致远在一起轻松地跳舞,她当他是一位可以信赖的朋友,如果舞伴不是楚致远还是别人,自己又怎么会想呢?张明君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她,此时在自己心中代替张明君的人竟然是楚致远,想到他的时候,心里没有刺心地痛。曾玉来到回廊,没有楚致远,又来到舞厅,眼睛不停地搜索,看见楚致远跟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在跳舞,她穿着一件无袖衣,一头短发,紧身的牛仔长裤绑着修长的双腿。

曾玉的心里又不安起来:我又不漂亮,又不会打扮,他们是多好的一对,容貌气质挺般配,他们跳的专心专意。天哪,他会耐心地听我说烦恼吗?没人乐意听的,我真的是不值得人去喜欢,男人都是喜欢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女人,让人心里愉悦。我呢,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独自伤悲。下一曲开始时,楚致远来到曾玉的面前,还是那笑容。曾玉看着他伸出的手,不由自主地随着他来到舞池,尽管心里畏缩,却无法去拒绝,楚致远同往常一样,总是纠正她不正确的姿势,见她愁容满面,关心地问道:“你今天怎么了,一双眼睛看得我象是做了错事一样,注意,旋转,我怎么看你都是心不在焉。

”他触到了手腕上的那个大水泡,曾玉“哎哟”一声的叫起来,楚致远拉着她走出舞厅,看清那个烟头烫的水泡,他收起了笑容说:“小苦瓜,是用烟头烫的吧?一定是你自己烫的,你又何苦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曾玉说:“你怎么知道我坐在这里的呢?到下面没有看见你,我看见你和别人跳舞,我以为你不会看见我的。”楚致远说:“你进来时,我就看见你了,你说我总不能把人丢下不管吧,要是你差不多会不礼貌丢了人家就跑。

你就象是我的亲妹妹,真的是这样子,如果你也是把我当做你的哥哥,你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他们走出舞厅沿着回廊走着,走到水中央的石桥上,石桥上时而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走过,但并不妨碍他们的谈话。楚致远一反平常彬彬有礼的样子,脱下两只皮鞋,丢在石桥的台阶上,说:“这石头上凉,不能坐,就坐在我的鞋上面吧。”曾玉说:“那怎么行,变了形就不能穿了。”“不要紧,虽然只花了五百元是绝对经得起坐的。”他一屁股坐在上面。

曾玉盯着他,有些好笑的说:“吹牛,花五百元买一双鞋子。”她也坐下去,背靠着栏杆。“咱没花上五百元,就想它是五百元不行,穷也要开心一点么,告诉我这个哥,究竟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她不知道可以从哪儿说起,和楚致远在一起冲淡了心里的一些痛楚,她又在心里暗暗地想:也许要是再和一个男人上床,就会忘记了张明君,做个放荡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好,放荡的女人就不会为了和一个男人上过床来内疚自责。曾玉,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可是自己要是想去堕落都没有资本呀,美貌的人才有权堕落,同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奇怪,如果将他看成是一个大哥,他和蔼可亲,如果想象成一个可以和他去放纵的男人,他身上的冷漠高傲,让她难以接近,自己的想法真是太龌龊了。

“你沉默说不出来,让我来猜,你遇到的不顺心的事,当然不是工作,是为你的那宝贝男朋友吧,你沉默表示你认同,你的男朋友已经移情别恋,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不是个看相的,只是你的心在我看来是透明的,喜形于色,怒形于色,这可以说是单纯,也可以说是缺乏修养。你的男朋友对你并不是很好,你对他也没有信心,你一直以为你们可以在一起,我说的对吗?如果不对你可以打断我。”“没有打断,那么是我猜对了,你很聪明,你没有发现你的优点,你缺乏做人的自信,你又是个赌徒,将你的一切当作赌注,押在你的男朋友的身上,而丧失了你自己,一旦他离开了你,你就无所适从,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你这种人唯情最重,对钱好象不大看重。

”“你说错了,我可喜欢钱了,我非常希望有钱,如果我是有钱的,他就不会离开我,去要那个有钱的女孩了。”“如果他留在你的身边是因为你的钱,这种人你也喜欢,还把他象个宝。”“你不懂,也不会明白我的心,他是我的同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来往,自从三年前我遇见他,我就无法不去想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把他当做我今生今世都该去爱着的人,他的人品也不是很好,我知道,他的感情不是很专一,我知道,他不安分守己,但总是会给我带来联想和激情,让我的生活不再是一塘死水,他放荡多情,我知道他不会下流,我一直想着他会有自己的事业,我看他的未来,就是看我的未来,没有人象我爱他那样的爱着他,如果我有钱,他就不会选择别的有钱人而会选择我。

”“他如果和你结婚,是因为你有钱,也只是和你的钱结婚,看你把他说得优秀的不得了,真为他可惜,也为你不值,他的心里还是没有你,不是装着别的女孩子就是装着钱。我的傻妹妹,女孩子找个人做丈夫,一定要找个喜欢自己的才幸福,他喜欢你,才会宠你,疼你,天下那么多的男孩子,你只认得他,只有他一个人说要娶你的吗?”“那倒不是,我也知道他并不是很在意我,我只有拼命的对他好,来让他感动,我也知道他的身边有别的女孩子,我争不过她们,她们比我美,我只有拼命的关心他,让他娶我做他的老婆。

”“他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其实你也很美,只是不善于修饰和打扮,如果你是说你的身材不好,麦当娜只有154公分,照样可以成为天后,我弄不懂你的心里在想什么,男孩子又没钱,又还花心,他哪样都不好,你又不懂,哎,可怜的妹妹。”曾玉哭了起来说:“你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你是谁,所以我想对你讲,我是一个坏女孩。我和他……做过一夜的夫妻,当时,我以为我们迟早都会结婚照的,他现在要和别人结婚了,如果他现在反悔,回到我的身边,我可以接受。

对于他的无情,我忍受得了,我会埋在心里,但是我不能容忍我未来的丈夫知道我是一个不贞洁的人而轻视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我选择谁,都会很内疚,我会在心里对不起那个是我丈夫的男人,要是去死,又有些不甘心,从小的时候,对于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我都会很好奇,我又从未去专心做其中的一件事,我老是想着,从我的生活圈子里跳出去,却没有能力,只有指望婚姻,婚姻会带着我到另外一个我不曾知道的世界。”楚致远说:“人的生活有许多种,你选择的生活,却不是你自己的,如果你只是想去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你就是花上一生和时间也弄不清楚。

你想跳出你生活的圈子,如果人真可以用等级来区分,我们是生活在这世界上的末等,我们这等人中,有的人满足现状,有的人不满足,你说满足的人是井里之蛙,他认为自己是知足者长乐,不满足的人整日里羡慕别人好的生活,有的人自己不努力,有的人正努力的改变着,你想努力地去改变自己所处的环境,却不想自己去努力,却指望一段靠不着边的婚姻。”曾玉说:“我没有能力,我又不知道怎么去努力。”楚致远说:“人最初的努力是读书,走向社会后,也有很多种努力的方式,社会上有上流社会,有中产阶级,我们只是平民,你以为人人生下来就是贵人吗?不是的,如果你努力就有机会生活的好,你不满足现状,有一个感性的心,却选择错误依靠男人来改变,而不去靠自己,有的女孩子靠着嫁人就可以得到舒适的生活,那是他们的运气好,你和我一样,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只有自己努力,人不能瞎努力,要明确一个目标……。

”她又打断他:“你很会劝慰人,还可以当个演说家,你只是不能理解一个将女孩子变成女人的男人不能成为自己的丈夫,心里会有多么的难受,我才不管什么目标道路,我只是心里堵,你不懂我的心,你懂那么多,你又成功了吗?你又幸福吗?”说完,曾玉又后悔的看着他。楚致远忍了忍才一字一句的说:“真刻薄呀,我好心开导你,你这个样子真是没有礼貌,再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愁又有什么用,又不是他强迫你,心甘情愿都是这样的痛苦,那些被人强迫的唯一出路就只有死了,怕对不起纯洁的男孩子,找个不纯洁的男人不就行了。

”。。。。。。。。。。。。。。。“你说的对,我是不该痛苦,也没有必要去后悔,可是我现在不知道怎样去生活,我是该找一个快乐的理由,我应该找个奋斗的目标,可是我找不到,来这里学舞的目的是为给他一个惊喜,我勤奋努力快乐的学习着,可是现在呢?我一个初中文化,还谈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和那小孩子一样说:我想当医生、当老师、这难道不可笑吗?”“我可怜的妹妹,我真是不放心你,就是因为对你不放心,我才留在这里。不管你对我怎样,我都不会在意,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我要告诉你的是:无论你手中正在做什么,从事的是哪种职业,要做就要做的最好,我比你大几岁,见到的事总是比你多一点,女孩子和男孩子一样,都是要有自己的事业,而不是只做一个贤妻良母,做贤妻良母过幸福的生活是要碰运气的。

女孩子只有在经济上独立,人格才会独立,男人是靠不住的,他给你吃,给你穿,在心理上觉得有恩于你,就不会让你和他平等:‘人必先自爱,然后人爱之,人必先自敬,然后人敬之’,你自卑轻看自己,他又怎么会爱慕你,尊敬你,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今天你回去,好好的想一想,希望明天再见到你的时候,不是象这愁眉苦脸的样子。小傻瓜,我喜欢你笑的样子,只是你笑的太少了。”楚致远站起身来,伸出手来拉他,曾玉盯着他的脸,问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这样好,我值得吗?没有人会喜爱我,我不美,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也没有钱,不会让人有发财的联想,和你说的一样,我生活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我现在发现你很奇怪,竟然会把一些时间花在我的身上,凭我的感觉,你应该不会是一个坏人,我现在有了一种想了解你的想法……”楚致远微微笑了一下说:“你不需要了解我,就和你说我不需要了解你一样,你只要知道我不是一个坏人就行了,在我看了,只要你高兴,我就高兴了,就这么简单,来,快起来吧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要上班。

”楚致远的一话让她的心里得到许多的安慰,心里没有昨天的那样痛,回到住处,躺在床上静下心来仔细的想:“他说的真的是对的,张明君也许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她只不过是张明君失恋后的替代品,男人更爱虚荣,他需要象她那样喜欢他的女孩子,没有理由的爱他,做他精神的上的大后方,当他不需要时,又可以毫无理由的离开。曾玉又想到,在重新遇到张明君以前,村里有个男孩子对曾玉表达过自己的心意,她没有拒绝在晓春结婚那天又看见了张明君,就毫不犹豫的说再见,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儿的后悔。

他不是她所爱的,她不心疼,她也不是张明君所爱的,张明君也不会心疼,也许和他分手才是最好的结果,断了嫁他的念头,重新开始新生活。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浪漫小说 楚乡恋歌 全文阅读,楚乡恋歌最新章节,楚乡恋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