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浪漫小说 > 楚乡恋歌全文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楚致远对曾玉说:我们再也不分开

第十三章 生日夜她是幸福的女人

本书类别:浪漫 作者:梦歌 书名:楚乡恋歌

18号是个讨人喜欢的好日子,她穿上新买的衣服,现在她的想法在改变,从前认为外表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内心,现在她懂了以前书上的一句自己不曾注意过的话:女为悦己者容,在喜欢自己,或者自己喜欢的面前衣着是不能马虎的。以前不是穿不起,是压根没用心,她对于穿着打扮的体验和工作顺利一样,有了愉悦的体验。同样的一个人,因为有了不同的衣服,不同的心态,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上班时穿的浅蓝色的衬衣和黑色的长裤,让不苗条的身材看上去更胖,这套裙,让她的人看上去,小巧,温婉。

房间里回旋着深遂幽远的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曾玉对着镜子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她优雅的踩着细碎的步子,形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点,可是就有那么一点点,总是提不上来,土生土长的乡下人,还是没有摆脱惶恐胆小,心里总是放不开。她对自己说:你真是很美,今夜不是你的最美,但是你是今夜的最美。她和早晨出门一样,把贴在墙上的八条又读了两遍,在楚致远的面前,她可以笑,可以恼,她应该笑的。明天他就要走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象他那样关心自己的人,再也没有人象他那样耐心地听自己诉苦了,虽然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个席也散得太快了。

夜幕渐渐的降临,她紧张的关了灯,她的心里非常的的慌张,从来没有哪一次的生日会和今日一样的不同。走过小巷,熟悉的巷子恍惚间又陌生起来,远远地,她看见了楚致远,她轻轻地走到他的身后,他的胳膊支撑在栏杆上很关注的看着前方。他的头发,他的脸,他的衣服,干净整洁。曾玉想不出他的生活方式,她只是觉得他们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楚致远回过头来,眼里闪过一丝的惊异:“这才是我希望的样子,我还在想,你以后的每一天,会一天比一天漂亮。

”曾玉说:“那真是谢谢你了。”她知道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应该是完全不同的,虽然他笑的和蔼可亲,曾玉却总觉得他们的距离拉得很远,他不会是个简单的人,想到他的离去,她的心暗淡下来。“你怎么又不高兴了,说你漂亮错了吗?我说的可是实话。”“我总是想着,我们是不同生活圈子的人,今天我是不应该说这些扫兴的话的,我只是觉得,觉得……”“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对你无礼了吗?”“不,不是,想到你明天会走,我忽然舍不得你,心里……心里就象有什么地方被刺痛了,你要去哪?”“你真是可爱,又不听话了,今天不说明天的话,今天你觉得开心,你就开开心心行不行,你舍不得我走,对吗?”他的声调拖得长长的,曾玉想他是在笑话她,什么天长地久,怎么两个月不到,自己就把张明君放下了,还说要和他一生一世,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吗?太可怕了,对这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人又有些难舍难分,自己怎么见一个爱一个,太可怕了,她不知道忘记张明君楚致远用了好多的心思。

楚致远说:“你总是要问我去哪,我也不知道,有一本书,名叫《一生要去的六十六个地方》,我不能每个地方都去,但是我想去的地方就在这书里面。”“在你的面前,我知道的太少,你的学识可以说是渊博,你的人生经验可以说是丰富,我,太渺小,简单。”“又来了,又来了,我还没走,你就却这样了,酸不酸,傻妹妹,今天是你的生日呢,寿星一年才当一次,装也装的开心点。”楚致远的双手按在她的肩头上说:“真是个情绪化的人,告诉过你,不要喜形于色、怒形于色,那样,太透明,会给人利用。

”曾玉笑了笑,又恢复了信心:“你真比我的家长还要家长,我老爸都没有这样为我担心过。”“那你就要你老爸请我吃饭,谢我给他调教女儿,那是后话,今天晚上我请客算了,认识了你么长时间,也该让我绅士一回。”“今天我请你,我是主,你是客,怎么要客人付帐呢?”“别争了,我付帐,同女孩子吃饭,不付帐不好,虽然我现在不是很有钱,但是一顿饭钱还是出得起,我今天带你去一个你以前没有去过的地方。”看见曾玉不动,他说:“防卫意识还是要有的,你放心,我请你到富豪大酒店,那地方虽然不安静,但绝对喜庆,过生日,不就是要个热闹么。

”他们拦上一辆的士,去那么豪华的大饭店。她想说不要去那种地方,又怕楚致远说她不自信,她暗暗的打气,怕什么,又不死人,死人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没见过世面吗?去了,不就见了。楚致远先带着曾玉来到“瑞丽形象设计”,形象设计的这个名字,在曾玉的眼中并不陌生,但是她没有尝试过,她没有机会去,也找不出可以进去的理由。在设计师的手中,曾玉成了另外的一个人,站在镜子的前面,她不相信镜子中的人就是自己,头发梳得工工整整,在发稍上喷上金粉,发梢一点点的卷曲,脸上的妆上的恰到好处,不浓不淡,嘴角微微的翘起,嘴角下垂大都是沮丧,上翘的唇形扫尽脸上的颓唐,她穿着同样是粉红色的连衣裙,温柔的粉色让她的脸衬得微红,神情象是一个快乐的小公主,高跟鞋增加了身高,婷婷玉立,一步一步缓慢的节奏,让她觉得有了优雅的自信,临出门的那提不上来的气也提上来了。

楚致远又递给她一个白色的亮亮的小包,搭配粉色的裙子。盯着她说:“在你的身上我终于感受到了一点细腰女子的风情,人还是要靠衣装。”曾玉说:“我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的漂亮,我也可以变的这样子的漂亮。”楚致远说:“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你本来就是这样漂亮的,今天你看见了你的另一面,以后对你的容貌可不要再怀疑了。”曾玉笑着说:“也许今夜的我,就象怒放的一朵花,以后会渐渐的老,不会再有今天这样的美。”楚致远拉着她的手,走到外面说:“傻瓜,你说这话可不对,今夜,我可没打算把你怎么样,况且,女孩子结婚那天才是最美丽的,你还没有穿上婚纱,你就不会老,懂不懂。

”曾玉见楚致远说没打算把她怎样,也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不再说话,任凭楚致远牵着她的手,楚致远拦了一辆的士,曾玉不管了,不管他要把她带到哪里。司机在酒店前停下来,楚致远拉开车门。曾玉走出去,眼前的酒店被霓虹装饰的流光溢彩,门口摆满了各式造型的鲜花,楚致远牵着她的手,人还没走近,玻璃门就开了,穿着大红旗袍的迎宾小姐将她们领到二楼的单间。楚致远拉开椅子等她坐好,才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对服务小姐说:“可以了。”服务小姐给他们沏了一壶茶,曾玉心里不安,她没有说出来,楚致远望着她又笑了笑说:“今天过生日,就当是个告别,在明天,你就把我忘掉,最好。

”“你为什么要我忘掉你呢?有人惦记你不好吗?你非要我忘掉你,我想总有一天会忘掉的。”她端来茶杯,呷了一小口,听那林妹妹说过:小小的一口叫品,大口大口的喝叫驴饮,曾玉实实在在是个驴饮之流,不晓得龙井、观音的区别,她在装斯文。服务小姐端来一个大蛋糕,蛋糕用樱桃点缀着可爱的心形。面对曾玉的喜悦,楚致远说:“点几支蜡烛呢?”“应该是二十吧。”楚致远说:“你许个愿吧,生日吹蜡烛时许愿是最灵验的,最好是许个能找个如意郎君。

”曾玉闭上眼睛,心里默想着:让眼前的这个人不要离开这里。她吹灭了蜡烛,有轻轻的乐曲在这个房间里响起来。“长了这么大,第一次是这样子过生日,你让我的心感到自己与众不同,有的时候怀疑你和我度过的每个夜晚都是一个又一个梦,这梦让我温暖快乐,也许你了解现实中的我,我了解现实中的你,反倒没有现在好。我已经二十岁了,按照我小姨的说法,女孩子过了二十岁就象一朵花怒放了,再就是渐渐的枯萎,我对你说,我表现出来的自信心是一种强迫,内心的痛苦才是自然的,因为我找不到一个与我志趣相投、相互爱恋、厮守终身的人,我希望和我爱的人有一个温暖的小家。

以前,我以为张明君是我要找的人,我是这样认为,他却不是这样想,不知道那一天几时才能到来,你和我在一起,将我当你的妹妹,我的心里是希望能够遇到和你一模一样的人,虽然你对我好,我又觉得如果那人是你,我又高攀不上,也不可能,你要走了,我想我会想着你的。”“那样可不好,如果我可能做你的男朋友,你也没什么高攀不上的,我现在是个失业者呢?我倒是配不上你,不要将我放在心上,不要依靠任何人,依靠自己不好吗?为什么要依靠的人?你看,我又靠不住,我是个飘荡在黑夜的幽灵,为了你的需要来到你的面前,你不要把我放在你的心里,女孩子在人格和生活中独立,在生活和精神上不要依赖任何人,生活才会自信、潇洒,别人都会和自己分开的,只有自己才和自己分不开,要靠自己。

”“世上的事大都不尽人意,有时候你太在意太想得到的东西,偏又让你得不到,有许多的阴差阳错,才会有许多的悲欢离合,你只是没有找到一个让你幸福的男朋友,你还有家,有父母,有姐妹,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自己的家,我呢,什么都没有。”“难道你没有父母吗?”“他们都不在了。”“难道你没有妻子吗?爱人在哪里,家也在哪里呀!”“老婆、爱人,你知道《蝴蝶梦》吗?我就是那个倒霉蛋,他比我倒好,不提这些,来喝一杯,祝你生日快乐。

”红色的液体在高脚杯里闪烁着华丽的光泽,曾玉的脸红红的心里暖暖的,头昏昏的,和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朋友在一起,高兴,高兴。他们来到舞厅,曾玉昏昏沉沉地给楚致远牵着跳了一曲又一曲,他们的舞步随着楚致远的变化而变化,她高兴,她幸福,他们的舞步默契,她的双眼朦胧,她想着:他是我要找寻的爱人吗?上帝造女人,必定会从一个男人身上抽取一根肋骨,以后他们会在茫茫的人海中总会相遇、相识,走到一起,如果人真的是上帝所创造的,那么在自己来到这世上时,必会先有一个男人降临人世,那男人是属于自己,那个男人是谁?是眼前的这个人吗?她的耳边响起了歌声:爱我的人是谁,久久地握手,就是最妥贴的安慰,在人群的深处,你我都孤独,那黄昏的风,将为谁哭,寂寞的路,将你带到梦中的归宿。

她原本是个爱做梦的人,今夜真象是一场梦,曾玉期待这梦是张明君给的,却是楚致远。明天楚致远将会离开这里,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不管怎样,今夜是要快乐的,跳吧,跳吧,跳吧,开开心心地跳吧。舞,终究是要散场的,来来回回的走在长长的街道上,夜深了,风吹着,她清醒了许多,月亮缓缓地从云层里钻出来,云层渐渐地飘远,曾玉停下脚步,问道:“你明天真的要走吗?”“是的。”“这里难道没有什么能留住你吗?”“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可能会回到这里。

”“如果我请你留下来呢?如果你真的没有家没有妻子,你肯不肯为我留下来呢?”“你知道吗?我很穷,也没有工作。”“贫穷对我来说并不可怕,富贵我怀有向往,我们可以努力,喜欢一个人,就不应该看一个人的贫富。喜爱他,和他过贫寒的日子也无所谓。”“可是,你要想一想,一个年过三十的男人,没有工作,没有钱,你是没有理由去喜欢他的,你降低你的标准,只是说你的水准不高,而不是在说明你有忠贞的美德,为什么穷呢?有手有脚,只有又笨又懒的人,才什么都没有,你也要努力地改变你,我不是说你不好,我只是说你可以做的更好,否则,当你的那美好的姻缘来临的时候,你只会和他擦肩而过。

你也许会问我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自己却象个幽灵一样,穷的什么都没有。告诉你我是一个浪荡命,只能飘呀飘呀,这是我要走的原因。”楚致远拒绝了曾玉的请求,她只好说:“跟你开个玩笑呢?我哪会真的要求你留下来,我真是羡慕你,你可以自由自在的到处走,而我哪儿都没去过,我总是有走的心,却没有走的那胆,不如你带我走,你到哪我也跟你到哪,我没有哥哥,就当你是我的亲哥哥。”楚致远说:“不可以,我不能打扰你的生活,我是个浪子,我不能让你跟我受苦,天不早了,明天还要去上班,你回去吧。

”曾玉站在没动,他又说道:“我们在这儿站一夜也是要分手的……我可以拥抱你吗?”楚致远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他的脸停靠在她的肩上。在楚致远的怀中,曾玉想着,这是个我不能去得到的人,这个人不会为了我而留下来,她挣脱了说:“我走了,谢谢你,我不会忘记你,更不会忘记你对我说的话,我走了,在外面,你要保重。”她走了几步回头来看,见楚致远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如果此时离开了,也许永远不会再见面。她又回转,双手环抱他的腰,楚致远也紧紧地抱着她。

曾玉说:“我害怕,我现在走了,就再也看不见你了,你说我是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见一个爱一个,我实在是舍不得你离开,我真的难以离开你。我已经习惯有你的生活,我不了解你过去的生活,那并不重要,我记得你常常对我说的话,要自立、自信,你在我心里,你对我来说,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如果没有妻子,你可不可以为了我留下来呢?在这里,你也可以找一份工作,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我要你陪着我,宠着我,你可不可以为我留下来呢?”楚致远拥抱着他,听着她的话,好久,才说:“傻妹妹,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其实我也可以留在这里,见到你,对我来说是一个重生,你相信神吗?我信,是神让我在这里遇见你,遇见你,从前我经历的一切痛苦都不存在了,你知道吗?神会让我们承受苦难来让我们坚强,他知道我们各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傻妹妹,我的心里也恐慌,我也害怕,当我走后,我会永远的失去你,所以我决定留下来,留下来和你在一起。

明天我就去找工作,我们会幸福的,我知道,我们会有幸福。”他低下头,四目相视,难舍难分,嘴唇如磁石连在一起。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浪漫小说 楚乡恋歌 全文阅读,楚乡恋歌最新章节,楚乡恋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