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浪漫小说 > 楚乡恋歌全文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楚致远对曾玉说:我们再也不分开

第三十一章 她毫不犹豫的离开沈一冰

本书类别:浪漫 作者:梦歌 书名:楚乡恋歌

和沈一冰不温不火的生活着,沈一冰不仅是个医生,在曾玉的面前是个食疗的专家。早春吃鸡蛋牛奶,葱姜蒜,仲春吃菠菜,莴笋,暮春的绿豆汤,到秋天多吃橘子,猕猴桃,再到各式各样的粥,山芋粥,莲米粥,红薯粥,红枣糯米粥,什么睡前在眼睛上贴上苹果可以治黑眼圈,什么蔬菜的搭配,曾玉有时候呆呆地望着他。想着:他真的是神赐给我的加一半吗?沈一冰问她对自己有什么看法,曾玉总是不回答。到了冬天,吃着香喷喷的莲藕,沈一冰说什么生藕清热除烦,熟藕补心生血。

曾玉说:“一年也快到头了,常听你说什么时候适合吃什么,我发现,适合吃的时候,都是时令蔬菜,都不是反季节的,造物主真是伟大。他知道他创造的人什么季节吃什么东西最好,所以就创造出什么东西。不过,在南方这感觉好象不太明显。”沈一冰说:“和你相处了快一年,我真是不能了解你,我妈打电话,说准备过年回去结婚的事,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曾玉说:“结婚,和谁,和我吗?”沈一冰奇怪的问:“难道你没有准备和我结婚吗?”曾玉看着沈一冰,看着这个和她生活了快一年人,如果没有想到要和她结婚,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吃饭。

这一年有了沈一冰,时间过得很快,有了沈一冰,人们的眼睛看着她,议论她都不是把她当一个与众不同的怪物,有了沈一冰,她的心里有了主心骨,让她知道自己是有人爱的人。沈一冰说:“曾玉,好多次我想把你留在这里,但我尊重你的意思,你是个很传统的人,我知道。所以我不强迫你,也不要求你,你难道心里就没有需要我的想法,就没有要和我结婚的想法吗?”曾玉笑着说:“结婚,也许是工作太忙了,到了放假,思维才会想到这个话题吧,你真的愿意娶我吗?”沈一冰说:“开什么玩笑,如果不结婚,我才不想在你身上浪费一年的时间。

”白云飞又到怡林查货,接待查货的人是质检科长的事,曾玉不和他有正面的接触,有时看到白云飞也不是怎么热情。白云飞的神经有些不正常,过了一年也还是没有结婚。看曾玉对他冷漠,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就在厂里说曾玉和肖老板好过,和他白云飞也好过。在厂里这是个爆炸性的新闻,人们在单调枯燥的生活中有了一个可以去议论的话题,甚至于猜测曾玉和钱老板的关系,沈一冰也知道了这新闻,试探的问曾玉和白云飞曾经有过什么关系。对于以前的事,曾玉不愿意去想,她还是轻轻的说出来。

沈一冰说:“在我的印象中,你应该不会是他们所说的那种人,你为什么不去澄清呢?”曾玉说:“在去年,也就是我经历那个谣言后,我就不把别人的活当一回事了,越去想他心里越烦,索性不去想,清者自清,现在只要你相信我别的都无所谓。”在白云飞看来,他是想要拆散她们才过瘾,沈一冰的涵养再好,也不会娶一个不是正经人的人。沈一冰的心里也很矛盾,他感觉不到曾玉对他有热情,他也开始怀疑曾玉的心意,如果和他们都没有关系,那最好。

元旦节,曾玉想起玲菊师姐,她对沈一冰说,要他和她一起到深圳市区去找她。沈一冰很高兴,早早地起来准备着,他也想趁机向她求婚。到了深圳,沈一冰和她圈到珠宝柜台,他看中一枚戒指买下来一戴在曾玉的无名指上,曾玉的心里也不曾喜悦,她心里的冷让她感到害怕:难道真的是一个不正常的人?到了玲菊师姐那里,看见她时她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玲菊师姐发了财,在房价低的时候买了几套房子,她和她老公非常的恩爱,把她的爸爸妈妈从老家里接到这里,和她们住在一起,曾玉很羡慕师姐的幸福生活。

玲菊说:“这里好,也不好,老爸老妈一直想回去,说在这里象牢房,以前认识的人,几年都见不到一面。虽然买了三套房子但是工厂的规模老是扩不大,以前在摊位上接的门市活,现在都是外贸的订单,单多得做不完,发给别人做,质量也让人操心。特别是这几年,有的新客户知道我是潜江人,就马上签单,刚开始我还没有察觉,后来才知道我是沾了我们《潜江裁缝》这个品牌的光。几年没有回去,潜江的变的我差不多不认识了,不过现在我在考虑扩大投资是在内地,还是在深圳。

“曾玉说:“既然这样你不如回去,老家正在对服装厂招商引资,正在修建的工业园,有许多优惠的的政策。”玲菊的爸爸说:“不错,到老家好,我真怕死在这里。”国平说:“昨天您是在做梦吧,在念诗,什么诗。”“明月故乡晓钟,远隔千里心同,不知今夜何处,犹疑思乡梦中。”曾玉说:“您还是一个诗人。”“以前在家里时,还写写,现在在这个地方,哪里写的出诗来,这是曹老写的,早就要他们搬回去,他们就是不,我是做梦都想回去。”玲菊对鲁国平说:“我们也可以考虑,办个大厂,现在以我们的订单,收一千人都有事情做。

”玲菊又对曾玉说:“提到办厂,曾玉你是蛮有经验的,要是我和他做了回去的决定,你一定要来帮我。”曾玉说:“一定,一定。”吃过饭,曾玉告辞,师姐留她住宿,她说明天要上班,还是和沈一冰出来了。沈一冰问:“曾玉,你的师姐过得真幸福,你的师傅真是会调教徒弟,你们几个,都能干的很,曾玉,我想我们要是结了婚,也会和她们一样,曾玉,不如我们今天不回去,好不好?”曾玉故做天真的问:“不回去,到哪里过夜呢?”沈一冰说:“你难道真的不明白吗?曾玉,我喜欢你,难道你感觉不到吗?”曾玉说:“我知道,如果你不喜欢我,你不会每天都给我做饭,好,我听你的,你说我们真的会结婚吗?”曾玉忽然发现了自己非常的害怕,如果沈一冰发现自己不是第一次,他一定会愤怒,一定会厌弃自己,他是个追求完美的人。

沈一冰和她面对面的坐在床上,曾玉心里紧张的想起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无情无义的张明君,如果沈一冰知道自己是个不纯洁的女人,他会怎样,早就应该听从楚致远的话,要是找个不纯洁的男人,对不纯洁的男人,是没有愧疚之心的。沈一冰开始解她衬衣的纽扣,曾玉忽然忍不住的说:“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沈一冰说:“不要说,有时候说出来比不说出来更好。”曾玉说:“我发现我为什么对你不够热情,我明白是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沈一冰说:“不要说出来,说出来会影响现在的气氛。

”沈一冰的手停下来,曾玉说:“这不是我的第一次。”沈一冰说:“是和那糟老头吗?白云飞说的是对的。”曾玉看着沈一冰,他的脸上忧愁密布,羞辱,又象是被愚弄。曾玉说:“也许,有些话真的不该说出来,也许,我不该接受你的好意,可是,我需要一个男朋友,对于你的关心和爱护我很内疚,这应该是我对你总是没有激情的原因。”沈一冰的脸开始变得愤怒:“和一个糟老头子,是和白云飞说的那样是三个人吗?这真是个奇耻大辱。”曾玉激动的说:“你不要把我想的那样贱,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连你都不能忍受我有那样的行为,难道我会接受那样恶心的事。

沈一冰,我不该接受你,因为我十八岁时犯的错,我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当时我以为他会和我结婚,和他有了唯一的一次,后来,他和一个又有钱又漂亮的人结了婚,我想,现在这世道,到结婚那天还是处女的人大概没有几个了,我一直这样安慰自己,如果你不能接受我,我们可以分手,生活的费用我会算给你。”沈一冰说:“如果我们分了手,我又怎样去面对我的生活。”一夜再也无话,两个人各想各的心事,第二天早早的回到厂里,下班后,没有到沈一冰那儿吃饭,到食堂吃小餐又怕人奇怪,来到寝室睡下,沈一冰打来电话,问她为什么不去吃饭。

曾玉说:“你准备了我的饭吗?”沈一冰说:“吃饭时没有你真不习惯,我也想清楚了,就当我们是相互需要,相互利用,都需要温暖,需要安慰,你是,同样我也是,你要是心里还是不舒服,大不了以后你批准我出轨一次。”快要回去了,曾玉今年是不害怕回去的,沈一冰似乎已经忘记了元旦节的夜晚发生的事,曾玉对沈一冰坦白的交待,心里平静了许多。回到潜江,沈一冰要她去他的家,曾玉说回去再说。去沈一冰的家是要慎重的不能马虎。坐了一天一夜的汽车,脸色也难看,人也没有精神,沈一冰说要是人疲劳的话,晚上在潜江住一夜,潜江也有亲戚。

曾玉说:“还是不用打扰别人,我们就住宾馆,一年没有回来,和你晚上转一转。”到宾馆订好房间,她和沈一冰来到街上,街上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热闹,他们到超市购买给四位家长的礼物,曾玉还想到了可爱的侄子。在超市里,曾玉看到了教舞的林老师,林老师已经不记得她了。曾玉喊:“林老师,您也在逛超市。”林老师说:“是啊,你也在买东西。”曾玉见林老师没有想起她,调皮的笑了笑,又说:“林老师,我前几年在您那儿学过拉丁舞,您不记得了吧,那个贾姑娘,那个小贾。

”林老师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学了舞就是好,天天锻炼有精神。这是你的男朋友吧,不错不错。”他走了一段似乎又想起什么,把曾玉拉到旁边说:“小贾,看到你和你男朋友开开心心的,我也替你高兴,前几年,一个男人找过你,他还把一个电话号码给我,说要我看见你,把那号码给你。”曾玉心里一惊:“哪个男人,是不是常陪我跳舞的那个男人。”林老师说:“是啊,我看他不安好心,就把那电话号码扔了,你看你,现在的男朋友多好,和你真的是天生的一对,多好,我们教舞的,也看不惯有妇之夫对你们小姑娘有什么坏主意。

”曾玉呆了,以前的事情又想起来了:楚致远来过,楚致远来找过她,林老师见她发呆,也就走了,沈一冰看见曾玉脸色难看,拉着她的手问:“曾玉,你怎么了?”曾玉回过神来说:“我有些不舒服,超市封闭严了,空气不是很好,我们回去吧。”曾玉昏昏沉沉的躺在宾馆的床上,对沈一冰说是昏车,她睡不着,她不停的想应该怎样的去选择,当真去拜会沈一冰的父母,当真是要和他结婚吗?沈一冰是个好人。好不容易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和楚致远骑着一匹白马在大路上狂奔,曾玉还牵扯着白马的缰绳,就象武侠剧里一样,仙袂飘飘,和心爱的人浪迹天涯。

从梦中醒来,她知道在内心的深处,自己的心里只有楚致远,和沈一冰结了婚对他真的是很不公平。早晨,沈一冰敲门进来,问:“你好些了没有,我们是先去你的家,还是先去我的家。”曾玉说:“还是回各自的家吧,你和你父母商量一下,我也和我的父母商量一下,都不是小孩子了,办事情要稳妥,不能慌慌张张的。”沈一冰对她不理解,还是听从了她的话。沈一冰把她送上回去的汽车,自己也上了回家的汽车。回到家的曾玉做了决定:和沈一冰在一起,自己很压抑,很愧疚,那也许只是分手的理由,如果不是碰到林老师,他会和沈一冰结婚的。

他是个好人,也会是一个好丈夫,她要去寻找楚致远,就象楚致远寻找她一样,如果找不到,她也不想上班了。早就听说曾玉找到如意的男朋友,妈妈和爸爸商量过,春节女婿过来走亲戚,要买几家亲戚的东西,见曾玉在家里睡了两天,提都不提男朋友的事,妈妈的心里又没了底。小心翼翼地走到曾玉的床前,如果曾玉自己不说出来,一定是有难以启齿理由。妈妈问道:“曾玉,你打算明年到哪里,是出门,还是留在家里,你不是说有了男朋友吗?回来两天了,怎么不见他来。

”曾玉用被子蒙着头,不想回答。妈妈又说:“我知道你没有睡,你们吵架了?”曾玉说:“妈妈,我想和他分手了,他的电话我没有接,我在考虑我的决定,因为我发现我们不合适。”妈妈说:“我发现你疯了。”对于这个女儿,做妈的也没有办法。沈一冰也不知道曾玉在想什么,曾玉不接她的电话,他也想找到曾玉的家,面对面地问她,曾玉却打来电话,说:“我们分手吧。”沈一冰问:“为什么?”曾玉说:“你知道,在你的面前,我很自卑,我的文化不高,又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我。

”沈一冰说:“我已经不在意这件事了,就和你说的那样,现在这年头,如果非要去找很纯洁的女孩,恐怕找不到了,我是医生。”‘曾玉说:“你不在乎,我真的在乎,你太完美,虽然现在你在事业上没有什么值得你骄傲的,这样说吧,有些不顺利。慢慢地以后就会有好的职位,医生最重要的是经验的积累,对于分手这件事,我想了几天,我总是觉得配不上你。”沈一冰说:“和你生活了一年,我知道,那不是主要的原因,如果你在乎这些,你就不会接受我,现在你说这些是分手的理由,让我怎么相信。

”曾玉说:“我不是个好人。”沈一冰说:“我也不是个好人,我也是个不完美的人。”曾玉忍了好一会儿,下定决心说:“你说的很对,这不是分手的理由,沈一冰,你记得我和你在潜江到超市买东西,碰到了学舞的老师。他告诉我,在我生活中一个很重要的人来找过我,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年,但是我知道他还会来找我,或许他已经结婚了。如果说元旦节的夜晚,我和你说的话,你原谅了我,我非常的感谢你,也让你接受我,那是因为我的心在你那儿,现在我的心不在你那儿了,我放弃了你,又得不到他,我也认了,我放弃了优秀的你,选择了和我一样伤痕累累的他,我也不后悔,沈一冰,我们都不是孩子了,我不能欺骗我自己,在你的面前,我真的自卑,在他的面前,我很放纵,很自由,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心里想着的是另外的男人。

”沈一冰说:“是你以前的男朋友张明君吗?”曾玉说:“不是,在我的心中,早就没有他的位置,他怎么能够跟你比。这个让我难以忘记的人,改变了我的生活,我以为我会把那段经历珍藏在我心里,会把他当做是曾经出现的一个梦,可是我做不到,沈一冰,请你原谅我。”电话那一头的沈一冰沉默了很久,曾玉说:“喂,沈一冰,你在听我说话吗?沈一冰,我放弃了你,去等待那个也许不可能遇见的人,也许我会后悔,但是我没有办法。”沈一冰笑起来,说:“曾玉,我突然真的相信命了,你知道吗?为了逃避,我去了深圳,遇见你,我以为我会改变我的命运,可是回到家里,我改变不了,我有一个同学,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喜欢我,我却不喜欢她,我的父母和她的父母都同意我们的婚事,只有我不同意。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就象你忽然改变主意一样,只要我同意,我的婚期马上就可以定下来,我的宿命就是和她结婚,那是改变不了的,曾玉,谢谢你这一年来出现在我的生活。”曾玉说:“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果你要结婚,我会真心地祝福你。”挂断电话的曾玉,心里又轻松又失落。放弃了优秀的沈一冰,以后要是找到楚致远,说不定他也结婚了,说不定真的是嫁不出去,随他吧,不是自己的东西,就是得到了也会失去,明年去读书,还是上班,到了明年在说。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浪漫小说 楚乡恋歌 全文阅读,楚乡恋歌最新章节,楚乡恋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