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浪漫小说 > 楚乡恋歌全文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楚致远对曾玉说:我们再也不分开

第八章 在朦胧的夜晚遇见楚致远

本书类别:浪漫 作者:梦歌 书名:楚乡恋歌

曾玉欢欢喜喜的来到潜江城,。除了和张明君来的那个夜晚,曾玉从未来过。这城里比那小镇不知要繁华多少倍,公园、广场、大超市,她想着自己也过上了城里人过的生活,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张明君知道自己以后不需要上夜班,也会是很高兴的。要是他回来在潜江城买好房子,结婚后他做他的生意,自已按时上班,下班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日子该有多好。表姨有几个店,平常不在店里,一般是在快要下班时来收走当天的营业款。这个店里是卖建筑材料的,要是不能吃苦,真是做不下去。

这店里负责的人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叫杨丽华。除了曾玉还有三个女孩子,都是在乡下招的,初中毕业。曾玉明显地感到杨丽华对她不是很友好,后来搞清楚要不是自己,表姨会叫她的表妹来,自己来了,杨丽华的表妹就不能来了,表姨对曾玉说:“你刚来,什么都不会,她们都是你的老师,你要虚心地学习。”曾玉答应的非常快,对于住的地方曾玉也满意,那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是表姨以前住过的,她和两个女孩子一人住一间,这房子有个大阳台,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慢慢西沉的斜阳,如果不是牵挂着张明君,一切都会让她高兴。

说实话,她也并不是喜欢这份工作,又脏又累,这工作只是让她有了逃避的地方,是临时的,在结婚以前就这么混吧,结婚是不久的事。在下班以后,忙惯了的她竟然没有事做,她想到一件很想去做的事,学跳舞,自己学会了跳舞,也就可以大大方方的牵扯着张明君的手走向舞池,而不是畏畏缩缩的坐在墙角的椅子上。在一个傍晚,她走到街上,听得从公园边传来舞曲的声音,还看得见镭射的灯光,她买了一张票,里面很暗,看不清人的脸,反正谁也不认识,她只好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舞曲的节奏很有挑逗性,她的脚不由自主的合着曲子在地面上击打。

看着舞池里旋转的男女,她生出许多的羡慕,身材的好和坏根本不会影响到舞者的热情,坐了一会儿,看得眼也花了,才发现舞步是无法看明白的,来到售票的地方,问那售票员有没有人教她跳舞,那售票员睁着眼睛看了看她,问道:“你是会一点,还是一点都不会,你要是会一点,我给你找个人带你跳,你要是一点都不会跳,就给你找个老师”曾玉回答说:“不会跳,应该是找个老师吧。”售票员叫来一个人要曾玉领到舞厅的下面,下面有一条弯曲的回廊,顺着回廊七弯八拐的走,可以走到公园的广场,回廊里有几个人,那人说:“林老师,这是要学舞的学生。

”曾玉看着那林老师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个子不高,有些偏瘦,说话听得出来中气足,人显得特别有精神,他交待了别的学员几句话。来到曾玉的面前说:“你要是什么都不会,就从北京平四的基本步练起,来,练基本步,看我的脚,‘一二三四、一二三四……’”看似简单的舞步,都是有套路的,曾玉学的非常认真,因为舞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自己不会跳,张明君就有理由和别人跳,把她晾在一边。还有,自己是个乡下人,样子土里土气的,学会了舞,样子可以让自己显得新潮一些,在张明君的面前,或许会少一点自卑。

到了九点钟,北京平四前面一段的基本步都走的差不多了,林老师也要收工了,她问林老师教舞的收费方式,林老师说:“一个舞是五元,舞厅里常跳的七个舞都学的话,三十元。”曾玉交了三十元钱,心里非常的得意,回来的路上,总是想象着和张明君翩翩起舞的样子,在这美丽的憧憬之中夹杂着几丝的忧虑:自己的心里对他的为人从来没有放心过,他也没有给自己带来过安全感。店里的商品有一千多种,想全部认识的话,一天、两天也认不全,几个同事有生意时没有时间教,没生意时坐在一起聊天也不耐烦教。

曾玉只是独自凭着自己的观察和印象来揣摸这些东西的名称,对于这份工作,她的兴趣不是很大,对于同事的冷淡也不在意,也没有想和她们搞好关系的意思,或许不久,张明君就会带来结婚的消息。所以她对学舞的热情与认货学做生意的热情要高得多。每天一下班,到外面吃点东西,就跑到林老师那儿学舞,学了几天,她发现男步带着女步,会学的快一些,基本步子可以一个人练,要想将一段舞连贯起来,非常需要男步的配合,林老师的生意极好,学员一个接一个,也没有时间来陪她练。

又是一个夜晚,在夜色的朦胧中,曾玉看着不远处的公园,公园里有五光十色的灯,这是她曾经向往的城市,回过头来看楼上的舞厅,乐曲时柔时狂,牵动她的脚步,想着要是张明君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又怎么会缺少舞伴,昨天把电话打到他妹妹的厂里,他也说没看见他,她只好把店里的电话号码给她,说要是看见她的哥哥,告诉他一声,要是他回来,一定要记得联系。明君真是让人操心,这么长的时间没有消息,该不是骗别人被人发现关起来了吧。她的脸色又暗淡下来,人把事情往坏处想的时候,心里又开起一种对于好的生活的向往:自己是杞人忧天,他那么聪明、能干,虽然做的事有些不地道,但他说过,只此一次,不要胡思乱想的瞎猜,还是抓紧时间的学,抓紧时间的练,好对自己有个交待。

“练得好专心!”曾玉哼着曲子练的正带劲,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是谁在说话,在不远处,有一从灌木,灌木散出淡淡的香味。在它的阴影里坐着一个人,不注意的话,还真是看不见,而那人可以清楚的看见暴露在灯光之下的自己,她缓过神来,礼貌地回答说:“跳得不好,老师又忙,只是在这里瞎练。”他说:“看你们都是交了学费的,别人要他去教,他就去教,你不去要他教你,当然轮不到你。”曾玉说:“算了,反正人笨,教的太多我也记不住,慢慢地磨,时间长了大概可以学会吧,老师忙的很,要是不忙的话,他会来教我陪我练的。

”说完,她继续一步步地走着,旁边多了个人,说不定那眼睛一直在盯着她看,一想到他在看,跳舞的姿势更是有些僵硬,说不定他在笑话她跳的乱七八糟。他看得见她,她又看不见他,索性不练了,走到林老师的那边,等林老师有时间了来教她。一阵微风吹来,让她觉得非常的舒服,那人走到她的面前,不紧不慢地说:“我的舞是跳的相当可以的,闲着也是闲着,来陪你练。”借着从窗户里透来的电灯的光,曾玉看见他穿着一件深色的T恤衫,头发随意地散在额头,轮廓分明的脸上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她的心里有些慌,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

她想除了林老师这个六十岁的老头子,在张明君以外还真没有和别的男人牵过手,这个不认识的男人要陪自己跳舞应该是不适合的。那男人笑了笑说:“对我有戒心,这里这么多的人,还怕我把你吃了,你看我的样子象个坏人吗?”曾玉的心里平静下来,看他的身形气质,应该是个很成功的男人,他的语气平和,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应该可以接受这个男人的好意吧。那人又说:“我可是高手,来当你的陪练,我以为你会感谢我,看你好象不情不愿。”曾玉想:不认识的人才好呢,不就是拉拉手吗,张明君不是也拉过别的女孩子的手吗?不和人练又怎么能把舞学会呢,何况看他的样子,不象是个坏人,她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那男人的手保养的很好,她想把手抽出来,那手反倒更紧了。

他说:“陪你练什么呢?平四、牛仔、恰恰,还是探戈?”他很自然的问着,象问自己的妹妹,曾玉对少了一些戒心说:“平四吧。”他又问:“北京平四有许多的花样,你学了几个?”曾玉说:“老师教了七个,只知道学了七个花样,我又笨学了前面的,又忘记后面的,学后面又忘记前面的。”“那你把你学的几个花样跳出来给我看看,我好带你,北京平四不象牛仔、恰恰有固定的套路,都是男步带随意穿花,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你学了七个,来,我来带你。

”有了男步带,合着他口中的拍子,他们从头到尾练了两遍,对别人来说是很自然的事,学了当然就会跳,曾玉特别的激动,对内向的她来说,这是一个进步,有好多人包括自己都以为在舞厅跳舞的女孩子是坏女孩,看到那女孩子在舞厅里跳舞,又是让她们羡慕的万种风情。“喂,你走神了,你还练不练?”曾玉醒悟过来说:“已经两遍了,我怕你厌烦呢?”那男人说:“我也好久没有跳了,正好现在可以活动活动,来,再来专心地练几遍,练熟了,我再教你新花样,看你小小的年纪,怎么就心事重重,是工作不如意,你是做什么的呢?”曾玉说:“来这个地方是为了学跳舞因为我的男朋友喜欢跳舞,我感谢你陪我练,别的话最好不说,你不要问我是谁?我也不问你是谁?”那男人说:“你的想法非常正确,看不出来,你很有心机,自我保护能力强,刚才的问题是我冒昧了些。

”到了九点钟,林老师在前面喊:“小贾,我们回去了,明天再来教你。”曾玉不想让人知道她在学跳舞,对林老师不说自己姓曾,只说自己姓贾,真真假假。见别人都走了,她对那男人说了一声谢谢,便快速的走到林老师那一伙人中,那男人也加快了脚步,走到拐角的地方,又停了下来,曾玉回头看了看他一眼,笑着给他打了一个拜拜的手势。回到住处,两个同事奇怪她每天都出去,问她在做什么。曾玉本来不想说,见她们老是盯着问,也就说了实话,反正自己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匆匆忙忙的洗澡,洗完衣裳已经十点多钟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打开灯,又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对着镜子看镜子中的自己,脸不黑,眼睛不大,眉毛不弯,嘴唇也不象樱桃那样诱人,看上去是绝对的不迷人。她知道自己是个没有个性不美,又不可爱的女孩子。一个小女人,今天能合着那男步跳舞,给她带来自信,要是天天都有人陪着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到舞厅去跳。那时候张明君看到她的样子一定会大吃一惊,张明君还是没有消息,明天再给她的妹妹打电话去问问,张明君不会是把自己给忘了吧。一夜夫妻百日恩,哪能那么绝情,说忘记就忘记呢?如果他把自己忘了,那该怎么活呢?表姨知道了她学舞的事,晚上快要下班,把曾玉叫到没人处说:“曾玉呀,我不是反对你去跳舞,跳舞本身没什么不好,只是舞厅里常去的人大都是一些闲人,你要小心自己的安全,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你刚来没几天,业务不熟,不是说你要和人讲生意,怕是你的货都认不全,价也没有记住,她们都是两个月的试用期,虽然说你是我娘家的亲戚,也不能特殊,越是亲戚越不能输给别人;现在你还是把精力多放些到工作上的好,你要是学会了,也免得给人谈论你的能力不行。

”曾玉心里想着:她们还在背后说我的能力不行,一个个冷淡的很,做什么事也不晓得喊她,她又不知道做什么,来了几天倒顺都没有摸清楚,要我拿什么货,那货我又不认得,只是叫我去拿,又不告诉我是什么样子在哪里,我找来找去找不到,她们又鬼喊鬼叫地说我蠢,我晓得在这里上不上两个月的班呢,等张明君一回来就和你们一伙人拜拜,其实和她住在一起的两个女孩子都不错,就是那杨丽华,难以挨近,定是她在挑拨离间。她对表姨说:“白天上班我都在学,晚上下班也没什么事,上夜班惯了,不上夜班,又有些闲不住,学跳舞,也是锻炼锻炼。

”表姨对她说:“你刚来,都不懂,这里人人都可以成为你的老师,下班以后的时间我不管,你要注意安全就行了,上班的时间还是要把精力全部放在工作上的。”曾玉说:“好。”表姨转到收银台去收钱,曾玉去拿货,隔着一堆货,听见杨丽华对表姨说:“她人倒是不笨,就是上班不怎么热心,一天到晚发呆,又象是晚上没睡醒,又象是有心事。”表姨知道杨丽华不喜欢她的原因,说道:“刚刚来,对什么都不熟,你们还是要抽时间教她。”见杨丽华在背后说自己,曾玉非常的反感,她不禁叹息:张明君,你还有几天回来,原来这里也是呆不下去的。

回到住处,心烦得很,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上楼下别人的阳台栽满了花花草草,这里光秃秃的。也想种几盆花,要是自己的房子就好。买房子,张明君会买房子,张明君,现在在做什么呢?他的身边一定有女孩子围着他,自己虽然是他失恋的替代品,但是他说过:只有自己才是最合适做他妻子的人。那各式各样漂亮的女孩子只不过是他人生路上的一道又一道的风景。她又想:如果真的和他结了婚,就会得到一生一世的幸福吗?曾玉闭上眼睛希望着会实现成为他的新娘梦想,在幻想中的一种忧伤的气氛,淡淡的缠绕,反之是从未相信他对自己会有一份真。

她为自己打气:曾玉,你要相信,你会很幸福!你会很幸福!不去舞厅,晚上也只有看电视看书,看的书应付张明君绰绰有余,张明君有时跟着她学一些风雅的词句在酒桌上卖弄,还尊称她为“才女”,“才女”有什么用,又迂又酸,若生在富贵人家才可叫“雅致”,还是跳舞好,把心窍都跳的灵活些。林老师看见她说:“小贾呀,昨天又怎么没来,今天教你个新舞,现在人少,教你走舞步,恐怕等到人多了,又顾不上你了。”曾玉跟着林老师走着舞步,等到学员多起来,林老师又教别人去了,曾玉又走到练舞的清静之处,几个简单的舞步练的还不连贯,就象结结巴巴的人在说话。

“你好呀,昨天没来,我以为今天你也不会来了。”是前天带她跳舞的人还是坐在那儿,自己还真是忘了这么个人。曾玉说:“昨天有些事,就没来,你天天都能来,差不多天天都没有别的事。”那男人说:“我是个无业游民,当然没事。”曾玉说:“没事,怎么不在家里陪老婆呢?”那男人忍了一下说:“我倒是想陪她,可是她不要我陪,她在家里天天陪着麻将,你今天还要不要我陪你练舞呢?”曾玉说:“如果你愿意。我没意见,我很笨,你可别笑话我。 ”他们把北京平四复习了两遍,开始练刚学的牛仔,曾玉问道:“你的舞跳的蛮好,在哪儿学的。

”那男人说:“我的舞可是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学的,我们家的旁边就是舞蹈培训班,我的老师比你的老师专业多了,是个正宗学院派,我的舞当然跳得好。”曾玉又问道:“你好象不是本市人。”那男人说:“不是,你不是说要我们不要相互询问吗?你怎么也问起我来了,我愿意教你跳舞过一把老师瘾,来,好好的练。”有他的指点练的也快,他说:“这林老师教的舞只注意套路,一点都不注意基本步,牛仔、恰恰、伦巴都要这样练,来看我的扭胯,看我的手,看我的脚,学舞是急不得的,贪多嚼不烂,学基本功的时候就要一小节一小节的练好。

看你的两腿直直的,呼呼呼,难看死了。”曾玉说:“我又不是要去比赛,去拿名次得个奖,只要会跳就行了,人家林老师的学生还不是个个都在舞厅里跳,我现在也想快点把这七个舞学完,等我的男朋友回来了,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先学套路,基本步,以后慢慢揣摸,慢慢练。”“我也是在多管闲事,跳舞么,总不是自娱自乐。不过,你这人怎么看上去没有一点进取之心,要做就做得最好,还有你学舞,也是等老师有时间,而不是要求老师教,陪你练,也不是请我,还是我主动问你要不要我当你的陪练,所有的主动权都在别人,我再请求你,你愿不愿意我天天当你的陪练呢?”“学习阶段,是求之不得的,只是你在这里陪我跳舞,你老婆大人该不会有意见吧?我的男朋友是不想我与别人在一起的,这件事情,不能让他知道。

”曾玉看着他望着远处的广场,他的神情举止庄严,穿着一件休闲装,看不到褶皱,看他的样子,应该有一个好的职业,不象无业游民。如果是个躲躲闪闪的坏人,他的眼神又很镇静,曾玉想着对他的身份有了兴趣,听那男人说:“我说我是单身,你也不会相信,你会以为我在说谎,要是有个老婆,她应该没意见,我的老婆可不会为了我来学跳舞,她最喜欢的是麻将。”曾玉又想:他说他没老婆,鬼才相信,张明君知道自己和这人跳舞会非常的不高兴的,可对于这个男人,也应该提防着些。

又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他为这念头好笑,自己无才又无貌,穿一件蓝色的针织衫,一条黑色的长裤,脚穿一双高帮鞋,她们是在夜晚认识的,如果是白天,单从外表上隔的都是十万八千里。那男人说:“在想什么,这舞你还学不学。”曾玉一惊说:“当然要学。”也许是自己接触的男人太少,碰以一位就有戒心,要是他知道自己在提防他,不笑掉牙齿,真是自作多情,有人陪练就行了,想那么多干什么。九点钟时,舞厅散场,林老师和他的几个学员都走了,曾玉快步地跟着林老师,那男人说:“哎,哎,陪你练了一个晚上,怎么你谢谢都不说一个回头就跑,当我是鬼,还把你吃了不成。

”曾玉说:“我要回家,回去迟,不能进去。”那男人说:“我送送你。”曾玉说:“不,不,如果有熟人看见我夜晚和一个男人在街上走,那多不好,谢谢你,再见。”那男人说:“明天你会来吗?”曾玉说:“当然来。”那男人说:“告诉你,我的名字,叫楚致远,你叫什么呢?姓贾?贾什么?”曾玉想起诸葛亮的《训子篇》:“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自己的名字却是老土的很,随口说道:“我叫贾宝玉,你信吗?”不等他回答,快速的在他面前消失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浪漫小说 楚乡恋歌 全文阅读,楚乡恋歌最新章节,楚乡恋歌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