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全文阅读 > 番外三

chapter10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不倒 书名: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眼前的莫岩昂首挺胸,看得出才二十出头的样子,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子的热切的激情。那是一种他这个年纪特有的朝气。健康的小麦肤色,浓眉大眼,挺鼻厚唇,长的确实不错。牧子扬浓黑的剑眉越发的紧皱起来。过于激动莫岩丝毫没有察觉到牧子扬的不悦。还想说些什么,奈何牧子扬的耐心早已在听到“莫岩”两个字是宣布告罄,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告别了莫岩,牧子扬的心情愈发纠结起来有,信步沿着绿化带走出了宿舍楼。同样的地点,早已不再是当年的场景。

以前那些每到下雨时就会趟着小水坑路早已经换成了平坦的水泥大道。那些泛着褐色铁锈的训练器材再也寻不道踪迹。十年前,他也是在这里参加的军训,认识了一帮铁杆兄弟。一起忍受着烈日的暴晒,一起在泥水里摔跤打滚,一起在完在训练场的单杠上玩引体向上…………………有多久没来过X大了,七八年了吧,他读大二时就进了特种部队,后来几乎就没怎么回来过了。不得不说,这么多年,变化还真大啊。回忆潮水般涌上心头,不经多想牧子扬径自的就朝着旁边的单杠走去。

那时候才刚上大一,年轻气盛的年纪总是喜欢争强好胜。那时班上有个叫冷寂林的人,无论是军师技能还是其它方面都和他旗鼓相当。两个人你不服我我也不服你。记不清是谁起的头,最后两个人吃饱了没事做的跑来训练场旁的单杠下比引体向上,谁坚持的久谁就赢。最后冷寂林赢了,那个人从骨子里散发着永不认输的决绝,即使整个人已经筋疲力尽到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了,他也要死挂在单杠上跟你硬撑着。好像认输就会要了他的命一般。坦荡的牧子扬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当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之后也不强求。

输给这样的人,他并不觉得可耻。两人相视一笑,最后默契的对拍了一掌,成为了好朋友。牧子扬并没有想翻上单杠,只不过走进看看而已。可是当他才走道单杠下时,耳边就传来了一番令再也迈不开步子的谈话来。王韦和李敬是莫岩的室友,上次喊跑到这里来看沈言,并且吃饱了没事干喊嫂子的人里就有这两个家伙。此刻这两人正窝在树上,四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训练场。整个训练场很空旷,靠近学校的外围墙,围墙的前面是一排高大的香樟树,香樟树的前面则是长长的一排单杠。

而此时牧子扬所在的单杠就在王韦和李敬窝的香樟树正前方。李敬特别大爷的躺在树干上,无聊的摘了一片子叼在嘴里,略带郁闷的说“我看们还是走吧。莫岩都已经走了,这戏估计是看不成了。”王韦昨天无意在听到莫言在打电话订玫瑰,就猜到这家伙今天要行动了,特意拉着和他一样喜欢凑热闹的李敬来这里看好戏。王韦不死心:“还是再看看吧,说不定一会他又回来了呢?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为了今天的告白废了多少心思。”“可是人家小学妹跟本就没来啊?”“这不是去找了吗?安拉,估计一会就来了。

”“啧,追个女人还真麻烦,你看莫岩那样激动的那样,在训练场上站了一小时还不甘心。瞧见墙角那个树上藏的包了没,里面可是一束好大的玫瑰花啊。啧啧,那都是钱啊…………………”李敬表现出一副无比肉疼的模样,心想着,那些钱要是拿来请他吃饭多好啊。王韦不以为然的鄙视了李敬一番,“靠,这点玫瑰花算什么,你也不想想人家小学妹长的有多好看,绝对的校花级人物。NND,要是有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天天给她买玫瑰我都愿意。”…………………………………………………….后面的话牧子扬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莫名的忧虑袭上心头,那家伙刚才去沈言宿舍楼,不会是去告白的吧?刚想到这里牧子扬莫名的感动一阵后悔,他应该狠心一点再打个电话把沈言叫醒的。

一向以冷静自持的牧团长突然的不淡定起来。单从这点上看来,莫岩就比牧子扬聪明多了。他打了沈岩的电话没人接,立马又拨通了郑宁的电话。郑宁这时已经差不多睡醒了,一听莫岩说请她们出去吃麻辣火锅立马就兴奋的坐起身来。十分爽快的答应莫岩马上拉着沈言下楼。沈言是被郑宁硬拉起床的,她是睡神转世,没得四五个小时一般睡不醒。而郑宁绝对是属于见利忘义型的,也不管沈言有没有睡醒,直接爬她床上去拉人。然后胡乱的把衣服往沈言身上套。两人下楼时,莫岩已经在楼下等了将近半小时了,不过他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快,相反的,一看见沈言俏丽的身影出现在宿舍楼门口时,整个人立马就兴奋起来。

莫岩上前一步,和沈言并排,“走吧,我带你们出去吃火锅。”沈言僵硬的扯出一抹假笑,有些为难道:“额…….静语不在,还是下次吧。”要是那家伙知道她们背着她去吃好吃了的,指不定回来会怎么闹呢。郑宁:“去吧去吧,她被军长同志叫去了,肯定吃的比火锅好。”沈言说不过郑宁,最后只得投降。被莫岩和郑宁左右夹击,向校门口走去。接到牧子扬的电话时,沈言一行人已经快走到校门口了。牧子扬有些急切的问她:“你在哪?”沈言也没多想直接就说自己快到校门口了。

牧子扬语气郑重的命令:“你站在校门口别动,我来找你。”沈言些不解:“可是我和别人一起啊?”其实她没有别的意思,要是她一个人,等多久都没关系,但是现在要等的话,郑宁和莫岩势必得陪着她一起等,她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闻言牧子扬猛的停下前行的脚步,“你和莫岩在一起?”疑问的句式,可语气却透着十分的肯定。沈言不疑有他:“是啊。”丝毫没有在注意到牧子扬为什么会知道他和莫岩在一起。“……………………………………”牧子扬没有再讲话,只是加快步子朝校门口走去。

他的脑海里不停的响着刚才听的谈话“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为了今天的白废了多少心思。”也不知道莫岩跟她告白了没有。那边没有了回音,沈言以为牧子扬生气了,无奈的撅了撅嘴吧,“那你快点来吧,我等你。”沈言挂了电话,略带抱歉的看了郑宁和莫岩一眼,“要不………你们先走?”莫岩大方的给了沈言一个安心的微笑。“没事,一起等吧。”牧子扬来到校门口的时候开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沈言站在中间和郑宁喜笑颜开的说着什么,而一旁的莫岩则是用宠溺的眼神温柔的盯着沈言,时不时的答上一两句。

首先发现牧子扬到来的反倒是莫岩,那会沈言和郑宁专心的在说着什么,莫岩正打算抬头巡视一番看人来了没有,然后立马就看见了朝他们走来的牧子扬。“首长好。”莫岩向牧子扬敬了一个军礼。牧子扬看了他一眼,这次没有回敬,径直的走到沈言更前,霸道的说:“走,我带你去吃饭。”他口中的“你”仅仅指的沈言。沈言没有回答,分别瞟了一眼身边的莫言和郑宁,有些为难的看着牧子扬。他要是说带大家一起去吃饭也好,人家陪着她等了那么久,结果他一句话就要她把莫言和郑宁扔下,她总觉得这样子很过分。

牧子扬眉头紧皱,隐隐的透着一股子怒气。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此刻显得有多么小气,明明人家是三个人一起等了他那么就,却只带沈言一个人去。沈言一动不动的定在那里,无声的反抗者牧子扬的专制。好似一个跟大人闹别扭的小孩子一般,紧紧的抿着嘴巴,黑葡萄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牧子扬。其实牧子扬并不是小气,他只是不想看到让沈言和莫岩呆在一起,而对于郑宁,他基本上是无视的。莫岩很快就察觉到了沈言和牧子扬之间越来越冷的气愤,赶紧的跑出来打圆场。

“你先跟首长走吧,我和郑宁去就好了。”他自作聪明的把大沈言十岁的牧子扬当成了沈言家的亲戚,并且为了要给牧子扬留个好印象,就这么大方的沈言给让出去了。沈言略带抱歉的看了莫岩一眼,这时郑宁也察觉到了沈言的小心思,赶忙安慰道:“没事的,你先走吧。”牧子扬开车,一路把沈言带到了他们刚才聚餐的福宁酒楼。直到进了包厢,两人都没有讲过一句话。服务员抱着菜单上来,牧子扬直接示意把才菜单给沈言。虽然刚才有点不快,不过美食面前,那点小插曲立马就被她自动忽略过去了。

两个乌黑的眼珠子不停的在菜谱上彷徨着,一直手抚摸着下巴,好像很用心研究的样子。吹了一路的凉风,牧子扬已经平静下来。深邃的眼眸一直缠留在沈言精致的脸上。心里不禁感慨起来,他到底是怎么了,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整的跟的毛头小子一般的动不动就情绪波动。沈言点好菜后服务员抱着菜谱关门出去。圆形的红木质桌子,牧子扬和沈言相邻而坐。牧子扬有意缓解氛围:“国庆我来接你回家,到时候带你出去逛逛。”沈言面上一喜,“好啊”她很早就想出去逛逛了。

牧子扬看着气氛好起来,开始有意识的旁敲侧击:“刚才那两个是你同学?”“女的是,男的是大三的学长。”沈言诚实的回答,可以很快又疑虑起来:“你不是认识莫岩吗?”刚才他打电话的时候还问“你是不是和莫岩在一起。”牧子扬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沈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过不敢肯定,娟秀的柳眉微微向眉心拢去,“你怎么知道我刚才和莫岩在一起?”牧子扬向来都是个磊落的人,并不想瞒着沈言,而且说开了正好可以警告沈言里莫岩远一点,便直言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想再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流言。

”沈言也怒了,不过内向的她并不擅长发脾气,和牧子扬一样,越愤怒就变现的越发淡定。“所以呢?”沈言这话说的情所未有的郑重,明明是反问,却又更像是责问。“我希望你离他远一点。”“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还是说,你觉得我跟莫岩有什么?”沈言一脸平静的对上牧子扬墨黑的眼眸,嫣红的殷桃小嘴微微嘟起。牧子扬没想到沈言会质问自己,他楞了一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事实上,他确实觉得沈言和莫岩之间有些什么。空穴不来风,更何况,他还在训练场上听到了一番那么□裸的对话,刚刚压下的怒火一下子被沈言挑了起来。

而此刻的沈言却淡定的好像这些事情和她无关一样。牧子扬的眼睛最后定格在沈言明艳的脸上,不可否认,她真长的很好看,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美的好像瓷娃娃一般。特别是那张微微嘟起的殷桃小嘴,厚厚的唇瓣,粉嫩嫩的,好像等着人采撷一般。牧子扬仿若被魔靥了一般,头就那么径直的朝着沈言的脸压了下去,到双唇相碰,仅仅几秒的时间而已。沈言肉肉的嘴唇出乎意料的柔软,牧子扬长臂一伸把沈言纳入怀中,由浅入深的吮吻着,舌尖细细的描绘,好像含着绝世的珍宝一样。

牧子扬突来的举动彻底的撕碎了沈言的淡漠,震惊的瞪着牧子扬,乌亮的眼珠好像下一秒就要挣脱眼眶的束缚跳出来一样。沈言很久才回过神来,双手用力,猛的推开牧子扬。一抹水汽突然的晕上眼眸,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项链一般,不断的从眼中砸落。牧子扬没想到自己会情不自禁的吻沈言,更没想到沈言会对他的吻那么反感,瞠瞠的楞在当场动弹不得。沈言站起神来,狠狠的用手背擦着嘴唇,朝着牧子扬嘶声力竭的怒吼:“我讨厌你,我讨厌你。”然后发狂似的朝门外奔去。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婚进行时最新章节,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