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全文阅读 > 番外三

chapter12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不倒 书名: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沈言和郑宁是第一次来酒吧,两个人就跟乡下姑娘进城似的,两个眼珠子到处乱转。其实酒杯里的氛围并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那么乱,最前面是台吧,左边是舞池,中间有一个圆型的小舞台,上面摆着一个高架话筒,一个留着齐肩长发的男生抱着吉它在台上轻声的弹唱。右边摆着许多组桌椅,墙角下是成直角摆放的两组皮质长沙发。昏暗的彩色灯光不停的转动着,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暧昧而颓废的放纵感。曾静语径直往台吧走去,沈言和郑宁的赶紧的跟上。曾静语一屁股坐在台吧前的红色高脚椅上,很豪气的对酒保打了一个响指,点了一杯鸡尾酒。

随后又转头看向后面跟上来的沈言和郑宁,“你们要喝什么?”郑宁没来过这种地方,也不晓得有些什么酒,就点了和曾静语一样的。沈言很淡定的摇了摇头,“我不要”上辈子她曾经偷偷的喝过爸爸的酒,呛的她咳到不行,从此以后她就再也不碰酒了。还有就是电视看多了,她总觉得在这种地方不安全,多留个心眼比较好。沈言和郑宁在曾静语的身边落座。曾静语巧笑嫣然的和前面的调酒师“调情”,完全不见往日里男人婆的形象。曾静语其实长的很好,浓眉大眼的,只不过平时凶猛惯了让人家忽略了她的长相。

今天她有预谋的穿了一件V领束腰的裙子,大红色,中间收腰的部分是镶着一圈水钻,整个裙子只到大腿的中部,配上一双五厘米的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艳丽而妖娆。从第一次跟大院里那群人去酒吧被说成土包子以后她就特意置办了这么一套,出门前还特意抹了一层嫣红色的唇彩,整的跟相亲似的,出门时还还被郑宁笑话了好久。不过曾静语丝毫不以为意,得瑟的扬了扬下巴,“我跟你这种不懂情调的人简直无法沟通。”末了还不忘给了郑宁一记同情的眼神。

沈言有些无聊的坐在台吧上对手指,郑宁一脸好奇的看着台上浅吟低唱的男人发呆。酒很快被调好了,蓝色的液体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泛着淡淡的萤光,像晴朗的夏日里纯净的天空,在着昏暗朦胧的灯光下晕出一股子暧昧来。此时,低缓的音乐正慢慢的收着最后一个尾音。瞬间,带着耳麦的DJ“噢唔”的大吼了一声,动感的摇滚响起,台下的人立即响应,不断的摇摆着身。,整个酒吧顿时沸腾起来。曾静语全身的细胞顷刻沸腾起来,拉起身边的沈言和郑宁往舞池奔去。

她要的就是这种刺激奔放的感觉。舞池里的人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扭腰摆臀,甚至有些男女直抱在了一起。保守的沈言受不了这种场面,才脱离曾静语的魔掌,立马就借口上洗手间跑开了。留下曾静语郑宁两个人在舞池里群魔乱舞。台吧上,调酒师看着三个女孩子走远了才转头看向边上坐着的男人,“吴少,看上哪个呢?”吴止祥是这家酒吧老板的外甥,老爸是煤老板,典型的暴发户二代。长的不是很高,一米七零出头的样子,微胖,面相很大众化,仗着自己家里有钱就喜欢到处玩女人。

吴止祥一脸无害的对调酒师一笑,将手里的粉末一点一点的撒到曾静语的酒杯里,贱贱的说:“你猜猜?”调酒师淡定的看着吴止祥的动作,一点也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对吴止祥会意的一笑,略带好奇的问:“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青苹果类型的了。”尽管曾静语的在着和动作上故意表现出一股成熟女人的姿态,不过在两个久经沙场的男人面前,一眼就被看穿了。“就因为是青苹果所以我才给她加点料啊,不然在床上还有什么乐趣可言。”这种来酒吧买醉的女人他看多了,从沈言她们三个一进来他就注意到了,特别是曾静语那种穿着打扮的,一眼就知道是来钓凯子的。

曾静语和郑宁回来的时候,沈言已经坐在台吧上了。曾静语出了一身大汗,一上来就直接把酒当茶似的喝的一口不剩。郑宁受不了这中味道,喝了一口呛住了,全数吐了出来。坐在一边的吴止祥一直观察着这边的动向,看见曾静语一口去把酒全喝了下去,嘴角微不可查的扯出一抹奸笑。沈言看曾静语闹的差不多了,便提出要回去,郑宁也只是图个新鲜,早就没有了继续下去的意思是,两个人虎视眈眈的看着曾静语。其实曾静语对酒吧并不是多喜欢,只不过在学校里憋屈了蛮久,想释放一下而已。

她自己也估摸着玩的差不多了便爽快的答应了。吴止祥没想到那三个人这么快就走了,他故意坐在曾静语的旁边,还以为那女人会来勾搭他的,没想到游戏还没开始人家就已经喊停了。吴止祥浓眉紧皱,想走?没那么容易。只要他看上了,管你是不是出来卖的,他都要弄到手。吴止祥把手中的被子猛的往台吧上一扣,立马追了上去堵住了三人的去路。“美女,陪我喝一杯怎么样?”吴止祥直接伸手扣住了曾静语的肩膀,笑的一脸淫/荡。曾静语低头看了一眼搭在肩上的手掌,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不耐烦道:“走开,姐姐我没空。

”闻言脸上的笑意悉数褪尽,换成一声讽刺的冷哼,“当了□还要立牌坊,别以为自己有多清高。一会儿让你哭着求我上你。”说着还不忘粗鲁的出手扣住曾静语的下巴。曾静语盛怒至极:“靠,你TMD骂谁是□,想死了吧你。”红墙大院里长大的曾静语向来都只有欺负别人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欺负她了,二话不说直接就一脚往吴止祥身上踹去。曾静语力气很大,把吴止祥踢的倒退了好几步。这下,吴止祥彻底怒力,一脸呈现出痛苦的表情,可是看着曾静语的眼睛却凶恶的好似要把曾静语生吞活剥了一般。

而这边的曾静语却丝毫没有一点怕他的架势,甚至还不怕死的叫嚣着:“来啊,怕你啊。”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热了,四肢酥软,才吼完整个人就往沈言身上靠去。沈言看出来了曾静语的不对劲,伸手从后面揽住曾静语的腰,“你怎么了?”曾静语极力的隐忍的身体的不适,恨的咬牙切齿,“MD,这王八蛋在我酒里下药了。”见状,吴止祥一改痛苦的表情,大有扬眉吐气的架势:“你个贱人,看我怎么弄死你。”说完又大步朝她们走来。吧厅的音乐声很大,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边。

郑宁见吴止祥走了上来赶紧的挡在沈言和曾静,屈膝握拳,摆好干架的姿势。吴止祥一脸的不耐烦,“老子从来不打女人,识相的给我快点滚开。”郑宁紧紧了拳头,狠狠的瞪了回去,压根没有半点要退让的意思。沈言上辈子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从来都见过这种场面,心里怕的发慌,可是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只是轻轻在曾静语耳边问道:“现…..现在该怎么办?”沈言的语气里隐隐的透着一丝惶恐。曾静语的情况已经越来越糟了,一股燥热之气从小腹慢慢的向全身蔓延开雾,手指紧紧的拧住大腿才能保持一丝理智,“我…….我的手机在包里,快给我爸爸打电话。

”说到打电话,沈言猛的想起牧子扬来,上次刘正文带她去的公寓就在市中心。赶紧透陶出手机给牧子扬打电话。此时的牧子扬还在部队的办公室里,那天在X大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沈言的人,电话又打不通,窝了一肚子火,直接又把车开回了部队。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牧子扬眼里闪过一丝错愕,不过很快又反映过来。“喂”牧子扬的声音低沉中隐隐的透着一股子怒气。眼前的郑宁已经和吴止祥打了起来,沈言怕到不行,根本没有心思理会他老人家的怒气,急切而恐慌的求救道:“牧子扬,你快来,快点来,静语出事了,静语出事了。

”沈言有点口不择言,也不管牧子扬认不认识曾静语,只知道一味的重复那句“曾静语出事了”急的好似要哭出来了一般。沈言那边很吵,牧子扬只听见了沈言最后那句“出事了”顿时整个心的提了起来,“言言你先别慌,告诉我你在哪,我马上就到。”他试图安抚沈言激动的情绪。“酒吧,我们在酒吧,叫1984的那家,你快点来好不好,郑宁已经和他打起来了,你快点来。”沈言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带哭腔了。此时正巧被吴止祥一拳打在肚子上,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沈言忍不住的惊叫了出来。电话那头的牧子扬听到沈言的惊叫声整个人一僵,急的大吼:“你怎么了,说话,说话啊………….”从部队到市区,开车再快也的半个小时,此刻,牧子扬真的开始慌了。中心思想表达清楚了,沈言已经顾不上电话。她努力的说服自己要冷静要冷静,把手机往裤兜一扔,连拉带拽的拖着曾静语往外走。吴止祥和郑宁此时正打的火/热,顾不上其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曾静语被沈言带走。察觉了沈言的意图,曾静语愤怒的捉住沈言的手腕,极力反抗,嘴里还不是的叫喊着:“你干什么,郑宁还在里面。

”沈言丝毫不理会曾静语的怒吼,只是一味的拽着她往外走,也所幸她们本来就离门口不远了,不下几分钟出就走了出来。一出来曾静语就挣开沈言的控制狠狠的甩了沈言一巴掌,并瞪大眼睛怒斥她:“你这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给我滚开。”豆大的泪珠顿时从沈言乌亮的眼睛里砸下来,她没没想到曾静语会这么说她。顾不上脸上的疼痛,只是略带委屈的看了曾静语一眼,并没有解释。把包往曾静语怀里一塞,交代道:“你中了药,在那里只会拖累我们的。 我顾不上你了,你快点打车去医院。

”说完就急匆匆的又跑进去了。曾静语看着沈言远去的背影整个人愣在那,半天动弹不得。她刚刚干了什么,她不仅误会了沈言,还打了她…………………………………曾静语瞪大眼睛仰着头,忍着泪水不让它流下来。迈开步子,准备再冲进去,可是脑海里却不停的回荡着沈言临走前的话,“你进去只会拖累我们的,你进去只会连累我们的。”仿佛魔靥了一般。是啊,自己现在这副看见男人就恨不得扑上去的样子,进去除了拖累他们进去还有什么用。 她不想拖累她们啊,可是,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不是她又是谁呢?当初要不是她执意要来,也不会闹这样啊。

最让她愧疚的还有沈言最后那句:“我顾不上你了,你自己打车去医院。”她打了沈呀,可是沈言还在为她着想,这让她情何以堪……………………。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婚进行时最新章节,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