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军事小说 >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全文阅读 > 番外三

chapter14

本书类别:军事 作者:不倒 书名: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邵家很小,在一片贫民区里。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加起来才三十几平米。家里很少来客人,一般都是邵妈妈睡卧室邵俊睡沙发。回到家,邵妈妈直接把曾静语扶进了卧室,把她安置在自己的床上。曾静语不停的扭动着身子,嘴里不停的叫着“我热,好热。”甚至还不时的扯身上的衣服,试图把它脱掉。邵妈妈是个善良而胆小的女人,没读过什么书,当年丈夫背着她出轨,后来公然把小三带回家,她气的连半句话也骂不出来,最后还是年少的邵俊哭闹着把那个女人赶出了家门。

这样子的经历让邵妈妈对小三这类角色有着一股子深入骨髓的痛恨。而此时的曾静语,无论是从穿着打扮上还是行为动作上,都很难让人把她想成是一个好女孩。特别是在1984门口那会,曾静语一点不顾及旁人的眼光就那么直剌剌的搂上了邵俊的脖子,好似恋人一般的轻吻呢喃着。这本来就让邵妈妈受不了了,更何况现在这姑娘还动不动的就扯衣服,更是让邵妈妈止不住的皱眉。要是儿子找了这么一个折腾人的儿媳妇,以后可怎么得了啊。邵妈妈心里不住的犯低估,给曾静语换了一条湿帕子就直接起身关门出去。

邵俊被带去警局了解情况,直到一小时以后才赶回家里。才进家门就被邵妈妈截住,问那个女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女朋友。少俊是个很孝顺的孩子,本来疲惫的脸上因为听了邵妈妈的这番话止不住的轻笑出来。“妈,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她怎么可能会是我女朋友。”想想曾静语在学校那彪悍的母老虎形象他躲还来不及呢?更何况人家还是军长的女儿,女朋友?怎么可能。不过,有时候往往你觉得越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有可能变成现实。尽管知道这孩子从来不撒谎,可邵妈妈还是有点担心,能去酒吧消费的人向来都是有来头的,要是莫名其妙的就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她们母子以后可怎么办啊。

“那姑娘是什么人?可别惹出什么事来才好啊。”邵妈妈是经历过人生疾苦的人,想事情自然现实些。邵俊很了解妈妈此时的心思,此时的曾静语,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好女孩。“妈,你别担心,没事的。她是我们学校医学部的新生,军长的家的千金。不会闹出什么乱子的。”听了这话,少妈妈才彻底的把心安下来。她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要儿子有出息,以后娶个贤惠的媳妇,再生个大胖孙子,那么她这一辈子就圆满了。卧室很小,仅有一张木制的单人床和一组装衣服的柜子。

曾静语不安分的躺在床上,衣服早已经被她扯的凌乱不堪,肩带掉了下来,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裙子的下摆几乎快撩到了腰上,露出白皙修长的玉腿。原本搭在额头上的毛巾早已经纠成一团掉在地上。初看到这副撩人心扉的场景,邵俊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尴尬。他冷漠怪了,一向不怎么和女孩子打交道,更别说找女朋友了。眼看着曾静语发狂的连内衣带也准备扯下来,邵俊一个激灵,连带着被子把曾静语抱起直接往洗澡间走去。狭小的空间里,没有豪华的浴缸,没有温暖的热水,有的只是一个正在浇着冷水的花洒。

邵俊死死的连着被子将曾静语抱住,冰冷的自来水哗哗的从头顶倾泻而下,邵妈妈在一旁看着儿子,一脸的担忧,可是却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在一旁默默的守着,陪着。………………………………………………………………………………………………………………………………..另一边,郑宁和沈言从警局出来后就坐上牧子扬的车去了医院。除了左脸被曾静语打肿了之外,其它地方并没有伤着。郑宁则不同,和吴止祥拳打脚踢的干了那么久,身上脸上都有伤。

急症室里,牧子扬陪在一边,脸色冷凝的好像只要一靠近就会被他冻成冰块一般。漂亮的护士小姐给了沈言一个冰袋让她敷在脸消肿。郑宁伤的较重,不知道伤到内脏了没有,医生建议她先去照个B超。“你还在生气吗?”沈言猜不透牧子扬在想些什么,心里有点慌。牧子扬低眉看了沈言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听不出任何情绪。沈言知道牧子扬说的是假话,那天让他白等了那么久,不生气是不可能的。沈言抵着脑袋脸上微微的闪过一丝歉疚。“我知道自己很任性,让你等了很久。

”理了理思路,接着抬头眼睛直视牧子扬,好像正准备慷慨赴死的战士一般。“我犹豫过要不要去见你,我想过你会很生气。可是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你。我不知道见面了该说些什么,我………………”沈言思绪开始紊乱,不晓得该如何形容自己复杂的心情。“还有晚上去酒吧的事情,我没有想过要去的,可是静语很想去,我和郑宁劝不住,又不放心她一个人才跟过去的。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沈言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那句几乎为不可闻了。牧子扬淡淡的看着一脸紧张的沈言,听着她急切的解释的话语,所有的怒气瞬间被平复了。

他听说过现在的女孩子很多早恋,十七八岁的男朋友就换了好几轮,这阵子沈言一直对他很冷淡,他一直以为沈言是心里有别人。可是从她刚才的话里,很容易就能断定这姑娘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也没有谈过恋爱,甚至一个吻都会被吓到。可能是他太急切了,毕竟他们两个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就已经上升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怎么说她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孩子而已。牧子扬心里不经闪过一丝窃喜,可脸上却依旧冰冷如霜。沈言以为牧子扬还生气,整个人焉焉的耷拉这脑袋。

略带委屈的紧抿着嘴巴。一直被当作空气的老医生实在看不过去。忍不住也插了句嘴。“年轻人度量要放宽些,人家小姑娘话都说道这份上了。”牧子扬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有说怪沈言吗?他有说不原谅她吗?“我没生气。”这次牧子扬的声音温和了许多。要不是还有外人在场,要不是他身上还穿着军装,估计他早已经把沈言揽入怀里了。郑宁没几分钟就回来了。好在没有伤到内脏。回去的路上,牧子扬开车,沈言和郑宁两个坐在后座。郑宁是个好奇宝宝,拉着沈言的胳膊忍不住问道:“沈言,你和首长什么关系啊?”沈言低头思考了一番,最后很郑重的答了三个字:“未婚夫”貌似未来的丈夫,是叫未婚夫吧。

郑宁瞬间僵住,看鬼一样的盯着沈言。不是吧,沈言才多大啊,未婚夫??她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假的啊?”沈言好笑的看着郑宁,“真的,比珍珠还真。”正在开车的牧子扬安静的听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竟然没有觉得一丝聒噪。特别是沈言说“未婚夫”那三个字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心情大好通体舒畅。嘴角止不住的上扬。曾静语第二天醒过来的候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空间里,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最恐怖的是,连衣服也陌生的让人惊恐。 一套的火红色棉质花睡衣,很俗气的那种。

折叠的木制床,说不上古老,可是比起她家里KINGSIZE的席梦思而言,自然差了蛮多。曾静语打量了一下房间,第一反应就是,她不会被人卖到哪个山沟沟里了吧。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有一瞬。因为很快邵妈妈就进来叫她吃饭了。看到邵俊的一刻,脑海里模糊的闪过一些影象,不过她又不敢确定。“你昨天救了我?”“说不上救,正好路过。”曾静语止不住的抽了抽嘴角。救了就救了吗?搞什么客套。“虽然我以前老是和你对着干,不过我也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谢谢你。

”话说昨天要不是邵俊及时出现,她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没事”邵俊站在饭桌边上将油条装盘,,顺带着来了一句:“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吃吧。”他这话里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看惯了有钱人家子女嫌这嫌那的挑剔。他不确定曾静语是怎么想的。曾静语闻言眼冒绿光,久跟看见猎物的狼一般。嫌弃?有病吧。她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一手抓着了根条,一手抓着豆浆,狠狠的咬了一口,整个一几百年没吃过东西的饿死鬼。“你慢点吃。”邵妈妈生怕这孩子给噎着了。

邵俊低头看了眼正在狼吞虎咽的曾静语,眼角忍不住的抽搐,略带迟疑的提醒道:“沈言早上给我打电话了,说已经通知你爸爸来接你。放在酒店的东西她拿走了,到时候给你带回学校。”曾静语焉焉的“哦”了一句,带着一点任命的不甘,却又无能为力的无奈感。曾军长来接她,会死的很惨的吧。不死也得脱层皮啊。邵妈妈看出来了增静语的不情愿,微笑着劝解道:“天下父母心,你爸爸也是为你好。”曾静语撅了撅嘴吧,对上邵妈妈关切的眼神,咧嘴一笑,“我知道的,我只是喜欢过过嘴隐。

”眼睛里最为不可察的闪过一丝泪光。爸爸太忙,一年到头也回家。有一次妈妈得了急性阑尾炎,病了住了大半个月的院,可是他爸爸一次都没有回来看过。后来妈妈受不了这种孤单寂寞的日子,跟别人走了。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变得叛逆,到处吵架,闯祸,喜欢跟他爸对着干,只有每次把曾军长气跳脚她才能找到一丝丝的存在感。不同于昨天的排斥,几句话下来,邵妈妈觉的曾静语不过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忍不住的就多说了几句。“小语啊,有什么事情就跟你爸爸好好沟通沟通,那种地方女孩子还是少去,出事了可不得了啊。

邵俊昨天抱着你在那水龙头下淋冷水,我在一旁看着别提多揪心了。这要是你爸爸看到你这样,还不得心疼死去啊。”后面的事情曾静语都不记得了,感情还演了这么一出啊。着实她脸皮再厚也有点挂不住了,没想到邵俊会抱着她去淋冷水“澡”,怪不得身上的衣服被换掉了。正喝着豆浆的曾静语微微的抬头,咬着管子撇了邵俊一眼,只见眼前的邵俊专心翼翼的啃着有条,好像压根就没听到她们的谈话一般。曾静语突然觉得有点挫败。不由自主的害怕起来。军训期间只要一逮着机会就会跟他对着干,他不会记仇吧。

会不会很讨厌她啊????。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军事小说 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婚进行时最新章节,重生之军婚进行时
阅读提示: